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征服美艳馊子赵雪

2022-06-07 12:34:4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医院内。于妈站在病床上居高临下的道,“太太,医生说没有问题就可以出院了,吴妈你去给太太办理出院手续。”吴妈应了一声就走了,留下病房两人。林夏花直觉到于妈对她并

医院内。

于妈站在病床上居高临下的道,“太太,医生说没有问题就可以出院了,吴妈你去给太太办理出院手续。”

吴妈应了一声就走了,留下病房两人。

林夏花直觉到于妈对她并没有善意,更加不知道许母派她过来除了监督她是否还有其他目的,她能做的就是安安静静的护着肚子里的孩子。

中午。

林豆蔻亲自下厨做了几个家常菜,端上桌后,喊了一声男人。

她本来并不精通厨艺的,是林母告诉她,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的胃。

虽然她不完全赞同,但这种说话也是经过实践的,毕竟林父会把林母娶进门,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她的厨艺好。

林豆蔻给许以墨夹了几块红烧肉,满怀期待的问,“怎么样?会不会太咸了?会难吃吗?”

从他入嘴后,她便着急的问,生怕做得不好,等会事情的效果会大打折扣。

许以墨细细咀嚼着,肉质鲜嫩多汁,入口是满溢的香气,但总觉得差了点火候。

比起林夏花做的,还是差了一个阶级。

许以墨皱眉,将筷子放下来,他这几天怎么会时常想到那个女人,他不是一向是最讨厌她吗?

眯了眯眼,将脑海里的女人摒弃不再出现后他才睁眼,一下子就看见林豆蔻期待的模样。

“嗯,好吃。”

这个话虽然简短,但却给了林豆蔻极大的自信,她抿唇轻笑,“既然好吃,不如我天天做给你吃?”

她眼里一道精光乍现,但仅有短短几秒。

“而且妹妹现在怀着孕,肚子再大一些便不能时常出门,岂不是很无聊,有我过去陪她解闷不好吗?”林豆蔻摇了摇男人的手臂,温柔可人。

他在犹豫,林豆蔻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她急忙委屈的垂下头,缓缓的扒着碗里的饭菜,但并没有吃一口。

过了几十秒,她才停下筷子,眼睛红红的咬唇。

“其实我只是想照顾妹妹,我搬过去也是想要她安安心心的生下孩子,以减少我的负罪感,我不想妹妹她一辈子都恨我,你知道吗?”

说到最后,哽住了喉咙,她捂着嘴巴掉泪。

“你真的愿意吗?”许以墨淡淡的问,话里听不出他的情绪。

她的嗓音娇软又沙哑,让人怜惜,林豆蔻使劲的点头,“我愿意,我怎么会不愿意?毕竟,是我对不起妹妹,我也希望能现在开始就和孩子培养感情,以后可以好好照顾他长大,我很清楚,如果从小母亲不在身边,孩子会有多伤心。”

林夏花肚子里的孩子就算生下来,两人离婚了,许母也不会轻易让林夏花把孩子带走,这是许家的骨肉,她怎么舍得呢?

而许以墨以后是要娶她进门的,那个孩子,以后将由她抚养长大。

但是,未必。

那个孩子未必能安安全全生下来。

……

“太太,小心些。”吴妈跟在林夏花身后担忧的喊了一声。

家里地板被佣人打扫得很干净,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会有些滑,尤其是林夏花现在有了孩子,更加要小心一些。

“哟,吴妈你还真是会大惊小怪,进个门还得小心翼翼的服侍着,整得也太矫情了。”于妈撇着嘴笑了笑,笑里带着不怀好意的轻蔑。

这一句话把吴妈和林夏花都置于尴尬的地步。

林夏花没有在意,只是眼底有些暗淡的神色。

“以墨,夏花是今天出院吗?”刚走到玄关,林夏花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她猛的一顿,像是被雷劈了一道似的,呆呆站在原地,如果不是吴妈叫了她一声,恐怕她还没回过神来。

也正是吴妈的叫声才把客厅两人的注意力都拉了过来。

“夏花你总算出院了,太好了,这下我也可以好好照顾你了。”林豆蔻扭头走到她面前,脸上都是喜悦的神色。

但从她嘴里说出的话像是要宣示她是女主人的地位一般。

此刻正是晚上七点半,林夏花又背对着月光,身子隐藏在阴影之下,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

她心里狠狠揪成了一团。

林夏花强颜欢笑,笑容不止一点的难看。

一杯白开水移过来,林豆蔻笑着献殷勤似的端到她的面前,“你的嘴唇有点白,喝杯水吧。”

“不用了。”林夏花说着用手轻轻推开,可杯子的表面滚烫不已,她的皮肤被烫得下意识的用力挥开。

“啊……”一声尖叫响起,林豆蔻吃痛的护着手背,泪眼朦胧的低着头,一副不敢说话的样子。

林夏花被吓得激灵一下,着急的去拿她的手背想要查看烫伤的情况。

忽然一个大手按压在她的手腕上,随即是强有力的一甩,林夏花摔在地上。

“滚开,不用你假惺惺!”许以墨的面色黑沉沉的吓人,浑身气息森寒,没有人敢靠近。

他居高临下的怒视着手掌抵住地板的女人,一字一顿,“当着我的面你都能这样对你姐姐,那以前呢?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欺负她的?”

声音如雷贯耳,猛烈的敲击着林夏花的心脏和耳朵。

她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嘴角扯出一丝更加难看的笑容,“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

说完觉得有些好笑,她低低的笑出了声音,“那我又何必再多说呢?”

肚子抽痛了一瞬,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强忍着心酸苦楚默默站了起来,吴妈主动上前搀扶。

许以墨由始至终对她都是冷漠而视,清俊淡漠的男人,扫了她一眼后眼神变得复杂冷沉。

他想到林豆蔻执意要入演艺圈的原因,周身气息更冷了,就连离她两米远的林夏花都能感受到他的冷冽气场。

众人的表情各有不同。

旁边的于妈则是一副看戏的模样,来之前老太太就交代过了,她只需要照顾好孩子就够了。别的事情不需要她管。

她一向看不起林夏花,这个结果她是乐见其成的。

许以墨冷哼一声。

“吴妈,把医药箱拿过来。”他说完,走过去查看林豆蔻的伤势。

吴妈为难的现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怎么?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许以墨震怒。

林夏花对吴妈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没有事,轻轻推开她的手。

“于妈,扶我上去,别忘了,你是被派来照顾我的!”她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强大气场把她的女主人风范尽显无疑。

于妈上前扶着她,可却在转过身的一瞬,林夏花笑着笑着竟然把眼泪笑出来了,心里再次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下午七点整。

厨房内一个小身影忙前忙后,不久便飘出来了一阵香气,让人闻着都能食欲大振。

林豆蔻取下围裙出了厨房,小心翼翼的踩着步伐站到坐在沙发上的人后面,轻轻的蒙上他的眼。

许以墨抿唇轻轻的溢出一抹笑来,猛的一拉她的手腕,反转将女人搂在怀里。

“做好了,我们吃饭吧。”林豆蔻娇羞的低着头,几乎要把脑袋埋进他的怀里。

林夏花一下楼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面,心中狠狠的抽痛着,她唇色白了又白。

她疼,不仅仅是因为两人如此亲密,更加是因为她觉得两人竟如此登对,如金童玉女般,可笑的是,她就像一个多余的人。

扶着楼梯的手差点不稳,见状,于妈不情不愿的迎上去,搀扶着她。

若不是因为老太太吩咐一定要照顾好她肚子里的孩子,她才不会如此上心。

于妈有些幸灾乐祸,连自己的男人都抓不住,她更加看不起林夏花。

她终于走到客厅,林豆蔻回过头来局促不安的看着她,颇有一种被抓奸在床的尴尬。

也确实如此。

现在的林豆蔻对她来说可不就是奸?

三人上了饭桌,林豆蔻和许以墨坐在一起,她则离两人有些远。

她很安静,并没有怎么说话,因为早上时她肚子有些不舒服,休息过后也只是减缓了一些罢了。

桌上,林豆蔻夹了一小块清蒸鲈鱼想要放进许以墨的嘴里,她夹到男人嘴边,笑得眯弯了眼睛,“张嘴,这道清蒸鲈鱼可是花了我很长时间才做的,你可不能不赏脸!”

白嫩嫩的鱼肉送到嘴边,许以墨微微皱了皱眉,他并不怎么喜欢吃鱼肉,但看到林豆蔻的期待,他还是吃掉了。

“嗯,鱼肉很鲜嫩,比起上一次有进步。”

眉头很久才舒展来,许以墨淡淡的抬眸看了斜对面女人一眼,见她根本不看这边,眉宇间愠怒了些。

林夏花并不是没有看,而且匆匆看了一眼又低下头来掩饰自己,许以墨从来没有这么和颜悦色对自己,他甚至连一个表情都不曾给过。

“你喜欢我就给你做,来,多吃点。”说完又夹了其他菜放进男人碗里。

“夏花,你怎么不吃啊?不会是我做的菜不合你的胃口,你不喜欢吧?”林豆蔻惊讶的看着她碗里的白饭。

听到自己被人提起,林夏花才注意到碗里的饭只吃了几口,菜更是一片没夹。

“没有,菜很好吃,我吃饱了,先上去了。”林夏花脸色淡淡,脸色少有的发白,放下筷子朝楼梯走。

未走两步,一道声音响起。

“太太,你还不能上去。”于妈的声音适时响起,虽然对林夏花不喜欢,但她不能不顾肚子里的孩子。

林夏花扭头扫了她一眼,等着她说完话。

“我来之前老太太千叮咛万嘱咐,告诉我一定要照顾好小少爷,您不吃可以,但不能枉顾孩子的健康饿着孩子,我的话你不听,那我请老太太过来便是了。”于妈说话时冷冷的,并没有什么表情。

这话,里里外外都是威胁指责。

闻言,林夏花抬了抬腿,最终还是走了回来,坐回饭桌上。

那心里的苦涩和委屈怎么都掩饰不住。

谁也没有注意到饭桌上的女人眼底得意之色闪过,连唇角也遏制不住的扬了起来,心情极好。

她心道,许母还真是神助攻,有了这位强大的角色,林夏花不可能不吃瘪。

此刻,她心情正好,夹了一块酸辣排骨放进林夏花碗里。

林夏花眸光暗暗,她并不喜欢吃排骨,即使吃着白米饭也没有碰那块排骨。

五分钟静静的过去了,餐桌上有些安静,谁也没有说话。

林豆蔻放下筷子,吸了吸鼻子,眼睛有些水汽,“夏花,你是不是因为我的存在影响胃口了?所以就算我给你夹了你最喜欢的排骨你也不吃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以后可以不跟你们一起吃饭吗?”

不在饭桌上吃饭一般都是下人,她把自己说得委曲求全。

所有人都去看,那块排骨确实安安静静的躺在碗里。

林夏花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掀唇正要开口,一道冷冷的声音震怒而下。

“你这么会生事,我看你也不用吃了!”冷哼一声,冷嘲热讽的神情刺痛了林夏花的眼。

她轻轻笑了笑,眼睛泛出的水光被狠狠逼了回去。

“为什么不吃?我肚子里还有孩子呢!”她自嘲的笑了笑,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许以墨被梗住了,他总不能连孩子都不管不顾的。

这顿饭,味如嚼蜡,食物无味不说,一顿饭下来,林夏花的心情更加低落。

在出院之前,医生叮嘱过林夏花,怀孕最重要的除了要小心,还要注意心情。

再加上她之前动过胎气,如果心情太过阴郁或者激动,对孩子会更加不利。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离开后,有一个女人找上了医生,把她的情况问得清清楚楚。

林夏花何其可悲,结婚几年来,他外面的女人不计其数,她既心痛也无奈,她只不过是披着一个许太太的名号。

许以墨目光微眯,漆黑的双眸投射出阴冷的光泽,为什么,他看见这样的林夏花心里竟然有些莫名的感觉。

“以墨,我刚才看了一下,你和夏花的房间是分开的,是不是夏花生你的气?如果真是这样,那……那我搬走就是了。”林豆蔻吃完,小心翼翼的开口,生怕那句话惹着男人不高兴,同时她也在观察着许以墨的表情。

男人眉头微皱,似乎有些反感这个问题,即便如此,他也回答了,“没有,我和她本就分房而睡的,你放心住下,她不敢赶你走!”

林豆蔻一副问错问题的样子,支支吾吾才开口,“夏花,我没有要说你坏话的意思,你别误会,只是这里毕竟不是家里,如果你不开心我住进来,我也不会厚着脸皮搬进来。”说完,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林夏花的脸色。

筷子被重重的放下,林夏花抬眸,略带讽刺的道,“我哪敢赶你走,再者说,你是我的姐姐,住进了我家里也是合情合理的。”

“我吃饱了。”她朝着于妈说了一句,没有去看两人的神情,径直离开。

走上楼梯时,许以墨冷冷说了句,“不用理她,她没有资格指责你。”

脚步微顿了会儿。

在走上二楼进入房间时,她似乎听见了林豆蔻在和男人撒娇,“以墨,明天陪我去试镜好不好?”楼下,许以墨双腿交叠,优雅坐姿以及那隐约冷冽的寒意给了他一种莫名的神秘感,像是黑夜中的吸血鬼王子,高贵冷艳。

他手里拿着一本最新的财经杂志,指节分明的手指缓缓的翻动着,脸上的表情甚至可以说是没有,直到林豆蔻说出想让他陪着去试镜的念头。

“可以吗?这是我的第一次试镜,我希望我的身边有你可以给我鼓励。”林豆蔻满怀期待的小心翼翼道。

在听完这话他的表情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众人皆知许以墨在安城的身份代表了什么,有他在的地方,没有人再敢出来自寻死路,他们都知道,对于这么一号人物来说,不敢惹是其次,惹不得才是最主要的。

因此安城的人也传出了一句话,宁愿得罪市长,也不得罪许以墨,他们之间的身份差距不止是一点半点的距离。

林豆蔻让他陪她试镜,但她真的不知道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就没有人敢把她给pass。

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明知而为之?

许以墨微微蹙眉,他不愿把她想得如此不堪,在他眼里,她依旧是那个一心一意把自己奉献给他的单纯女孩。

而非心机深沉的女人。

指节翻阅到某个页面之际,他停下来,“这几日公务繁忙抽不出时间。”

话以出口,林豆蔻的表情也微妙了起来,全身细胞都僵硬起来,许久才缓下来放松后告诉自己,他只是没有空而已,并不是借口。

所以她挤出一抹端庄的微笑,“没关系,你工作重要一些。”

如果许以墨抬起头来看,定能看见她笑容里面的逞强,以及不甘心。

他随意的“嗯”了一声,也没再说任何话。

林豆蔻见他沉浸在杂志中,以去房间休息为由离开了,转身后脸上才渐渐露出了怏怏不乐的表情。

她离开后,男人才抬起头来,目光停留在她背影上,许久许久才收回了视线。

许以墨收回视线之后,心思再也聚集不起来,甚至连杂志也看不下去。

许以墨烦躁的合上杂志,扔在一旁,目光灼灼的盯着某个房间的门。

他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林夏花的门前,眉头深锁不展。

单手口袋中,冷肃的气息中又带了一点随意慵懒,说不出的迷人。

刚走至门前三秒后,房间被打开,入目的是一张素面朝天的小脸。

平常就不怎么化妆的小脸并没有那些疙疙瘩瘩,反而平坦光滑细腻得不行,皮肤像剥了壳的鸡蛋让人有种爱不释手的错觉。

她身着一条米白色的过膝长裙,白皙嫩滑的手臂垂在身侧,脚上踩着一双平底鞋,身上散发着清香的沐浴乳的味道,他离得不远,鼻尖吸进一抹幽香。

诱得他有一种莫名的……

林夏花微微拧了拧眉,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开门就见到了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

她原本打算去散步一会儿,吃饱了没有完全消化肚子还有些胀胀的。

“有事跟我说?”林夏花缓缓开口,淡淡的语气让人感觉不到任何情绪。

“没有。”

闻言,林夏花迈开一步,见男人还没有让开,抬眸目视着他,偏头皱眉,似乎是在说既然没事,为什么还不让开?

“既然没事的话,那请你让开,还有,姐姐的房间在另一头,你走错了。”林夏花呼了呼气,冷冷掀唇说道,那双明亮的眸子里都是讽刺。

许以墨俊脸上的冰寒愈渐深厚,眼神变得复杂起来,沉声缓缓的问,“你要把你的丈夫推给别人?”

他出现在她的房门前,林夏花这个做妻子的非但没有一丝丝的高兴,还出言让他去安慰别人?

这是她的欲擒故纵还是丝毫不在乎?

听到这话的人唇角倏然溢出一抹笑容来,她轻轻笑着,“她可不是别人,是你从外面带回来的情人,我的姐姐,这怎么能是外人呢?”

她话里话外的嘲讽已经非常鲜明,几乎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许以墨,你怨怪我把你推给别人的那个人,是你自己带回来的!

林夏花觉得他这话真是可笑,他一心一意为了林豆蔻着想,回国赶走所有情人,又把人带回来,到头来还得怪她把他推开。

这可是她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察觉到她唇角的那一抹笑意,男人一双眸子定在她的脸上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眼底冷沉隐晦。

心里倒是莫名的掀起了一股波涛汹涌,他竟然没由来的想要发怒,想要搂住这个女人,狠狠的吻下去,缠绵枕席。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说说你,堂堂许太太,性子软弱到丈夫都带着情人上门了还能这么冷静,这到底是你的故作姿态还是真的大方到可以把丈夫拱手相让?”

说着说着,他的眼眶竟然充满了猩红色,似是怒到极点,放在口袋的手也换成了狠狠扣住女人下颚的动作。

他这幅模样,竟然像极了一只发怒的野兽,没有了理性,只会依靠着本能去行动。

眼前有些陌生的男人让她感到害怕的同时也在黯然神伤,只是这些情绪都很好的被她藏了起来而已。

林夏花下意识的咬了咬唇,许久才轻描淡写的抬眸与男人对视,凉凉的眸子充满了无欲无求,“那,如果没有把那人当作丈夫呢?”

这一番话她说得极其轻松,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说完后手心里沁出了汗。

林夏花放在侧边的手微微蜷起,不再停留,绕过男人扬长而去。

留在原地的男人浑身冷沉,又透着一股阴鸷,可怕得让人退避三尺。

他狠狠攥住拳头,像是再也受不了一样朝着墙壁狠狠一击。

冷静下来后,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那头林豆蔻娇软软的声音响起,她问他怎么了。

听到这话,许以墨皱了皱眉,心中竟然出现了一丝连他也察觉不出的厌烦。

可林豆蔻是他的初恋,他爱而不能得的女人,他怎么会对她感到厌烦。

许是刚才和林夏花争吵后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他如是想着。

冷幽幽的黑眸盯着地面好一会儿,富含磁性的嗓音才低低响起,“明天的试镜,我推了工作陪你去。”

动漫关键词:征服美艳馊子赵雪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