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迷迷糊糊挺进岳身体,贵妃喂奶H承宠之欢

2022-06-07 12:34:1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你讨厌我碰你,嗯?”许以墨醉人的脸凑近女人,滚烫的呼吸肆意喷洒在脖颈,引得她一阵酥麻。林夏花的脸迅速染上绯红,耳根红透,但大脑的理智没有丧失半分。她用手抵住他的

“你讨厌我碰你,嗯?”许以墨醉人的脸凑近女人,滚烫的呼吸肆意喷洒在脖颈,引得她一阵酥麻。

林夏花的脸迅速染上绯红,耳根红透,但大脑的理智没有丧失半分。

她用手抵住他的胸膛,阻止他的再次靠近,腹上一疼,让林夏花的呼吸狠狠的缩了缩。

“你忘了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吗?”林夏花撑着推开了一小段距离,身子迅速藏进了角落,肩膀不停瑟缩着。

“我的孩子?”

许以墨重复了一遍,眼底是迷茫之色,旋即眼睛里清明了几分,冷冷的扬起嘴角笑了笑。

“不,不是,你该明白这个孩子我并不想要的。”他的声音沉着有力,半点不像喝醉了酒的样子。

他的笑有些冷森,猛然让林夏花心中狠狠的颤抖。

“既然你这么在乎这个孩子,我偏偏不让你如愿。”话音刚落,男人的大掌沿着她腰际的曲线往下一扯。

她身上一凉,男人的身子也跟着压下来,双手擒住林夏花的手腕高举头顶。

“不,许以墨你清醒一些,你,你忘了吗?妈让我们好好把孩子生下来。”直到这一刻,她彻底慌了,慌不择话。

“你拿我妈威胁我?”森冷的话里有几分咬牙切齿。

下一秒,男人迅速脱了身上碍人的衣物,倏然,胃里翻滚不停。

许以墨蹙眉,长腿迈入卫生间,一阵冲水声响起。

身下的人儿早已布满了冷汗,林夏花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指尖颤抖的触碰着肚子,喃喃自语,“幸好,幸好你没事……”

否则她说什么都不能原谅自己。

时间过得很漫长,林夏花的后背因为挣扎而出了许多汗,正黏糊糊的贴在肌肤上,她撑着站了起来。

卫生间的水声停止,男人从里面走出来,林夏花蹲得太久又忽然站起来,腿脚不住的发软。

她惊慌的抬眸,发现许以墨并没有看着自己,也没有想要再次做出出格的事情,反倒是身体重重的倒在林夏花的床上。

他们一向是分房而睡,今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会突然闯进来。

男人躺在床上,高大的身体在地板上铺陈了一个人影,轮廓清晰。

林夏花等了一会才靠近他,确认他已经睡着了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指尖无意触碰到他的脸,她的手指下意识的缩了回来,指尖上还一层汗滴,男人脸上汗津津的,尤其额上。

林夏花进浴室拿了一条毛巾湿水拧干给他擦了擦脸,沿着脚步轮廓向下,突然,手腕被人生生擒住,她吓得几乎软倒在地。

“林……豆蔻……”好半晌他的嘴里才吐出这三个字来。

尾音婉转温柔,全然不似对着她的时候。

她的手腕被拉住,林夏花听见他嘴里叫着别人的名字时,心尖一颤,心里泛着苦涩。

清晨。

几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落进来。

许以墨翻了个身,双眸睁开,黑沉沉的眼珠子里还布满一层雾气。

大手掀开被子,正要起来时才发现了旁边的小小身影。

纤瘦的身体蜷缩在一起,女人的一半身体被裹在被子里,另一半露了出来,青丝如墨铺陈在枕上,遮住了半边的脸颊。

看见这一幕,许以墨的心中一动,眸色也暗了些。

林夏花均匀的呼吸声此起彼伏,精致的小脸透着淡淡的红晕,唇瓣轻轻抿着,散发着属于她的暗香。

裙子的一条带子滑落在臂侧,粉嫩的肌肤犹如最天然的玉石。

许以墨看着她,小腹一股热流窜过。

下意识的蹙了蹙眉,他虽然厌恶这个女人,但却对她的身体很有感觉。

只是看着就有了冲动。

许以墨侧躺着半撑在床上,指节分明的手指微微蜷缩向她滑嫩的肌肤伸了过去。

女人紧致的肌肤很有弹性,他像是入了魔似得触碰着,可刚碰到,小小的身体就扭动了两下,随即她的眼睛猛的睁开。

见是许以墨,林夏花的眼底不自觉的露出一抹惧怕,身体也向床边挪了挪。

这个动作落在许以墨的眼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眼底也有些愠怒之色。

“大清早的穿成这样是打算勾引我?”他冷笑的看向她身上的白裙。

林夏花本能的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有些语塞,昨晚的衣服被某人撕坏了,她才逼不得已换上了这一件。

林夏花没有开口,并没有打算搭理他。

见她不说话,男人更加怒了,冷冷掀唇,“下去。”

林夏花:“……”

“这是我的床……”她淡淡道,虽然这么说,但还是乖乖的下了床。

许以墨看着她的身影竟然有些难以明说的感觉,很微妙,很……奇怪。

纤瘦的身体正要进入卫生间,许以墨眼尖的瞥到了一幕让他心惊的画面。

他有些惊慌,但很快又消失在眼底。

“站住。”

林夏花脚步顿了顿,缓缓转身,歪着脑袋看他。

随即一阵风卷起,等她看清楚时男人的身子突然就出现在她面前了。

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有些慌神,林夏花又想到昨晚那一幕,惊慌的退了一步。

许以墨擒住她的手腕猛然一拉,将她拉至身前,手掌滑在她的裙上,最终在一个位置停了下来。

林夏花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她的裙上几点红色,已经干涸了成暗红色了。

“你连出血了都不清楚吗?”许以墨的语气有些指责之意,声音也大了起来。

“我……”

闻言,林夏花也慌乱了起来,她这才想到昨晚肚子确实有些疼痛,但她当时因为太过惧怕又因为男人倒在床上忽略了这个问题。

“吴妈,让司机备车。”

说完他就带着吴妈和林夏花去了医院。

挂了号后,医生给出的结论是胎气有些不稳,需要入院观察治疗几天。

这时两人才松了一口气,几人一起去了前台办理入院手续。

一阵震动和铃声同时响起,许以墨拿出手机,看见屏幕上的那个名字,沉着步伐朝另一边走去。

一分钟的接听时间,许以墨挂断电话后神色有些异样,他看着正在办理出院手续的女人,沉思了几秒。

吴妈见他有些异样,连忙迎上前去,恭敬的问道,“少爷,怎么了?”

许以墨将手机放回口袋,看着眼前那个小身影淡淡道,“吴妈,你在医院陪着她吧。”

说完,转身而去少爷,你去哪儿?”吴妈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问完才觉得不妥。

许以墨一直没有回头,更加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吴妈看看他的背影又看看林夏花的身影,无声的叹了叹气。

吴妈的手机响起。

她滑下接听键,边听里面的人问,边看着林夏花,皱了皱眉,浑浊的眼睛里都是无奈,她迟疑了片刻才回答,“……是。”

……

临见咖啡店内。

许以墨气场十足迈入店内,只一秒,他便看见了林豆蔻。

同时的,她也看见了他。

许以墨站在三米外,气场全开,身形颀长挺拔,衬衫领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小麦色的胸膛和锁骨。

对男人而言,这样既不会显得轻浮,也不会过于保守。

林豆蔻怔了一秒,虽然这张脸她看了不止一次,但每一次都能让她心动不已。

这个男人,是属于她的,她告诉自己。

即便一开始她是使用了一些计策,但这根本不影响她对他的爱,她想即使有一天他知道了真相也不会介意的。

毕竟,他是那么讨厌林夏花,又那么喜欢自己。

许以墨看了她一眼,瞳孔微眯,神情有些复杂。

下一秒,一个小小的身影扑入许以墨的怀里。

林豆蔻红着眼眶勾住他的脖子,“以墨,我想你,这几天来,我无时无刻都在想你。”

她在他胸膛上蹭了几下,像一只乖巧的小白兔,男人脸上的神情也柔和了几分。

许以墨将她的小脸抬起来,她两行清泪挂在脸上,苍白的唇瓣还有微黑的眼圈都在彰显着她这几日的心情并不好。

轻声问,“你可是想清楚了?”

闻言,两条小臂松了松,林豆蔻放下双手,低垂着头,局促不安的绞着手指,轻轻道,“以墨,是我错了,我不该跟你闹脾气,只是我……”

她仰起小脸,睁着杏眸无辜又委屈的看着他,眼眶里泛着泪水,也被硬生生的忍着,远远看着就能让人顿生怜惜。

“我……我有苦衷的,进入演艺圈并不是我一开始的意愿。”

林豆蔻抬起头,快速的看了一眼男人,苦涩的抿唇,又迅速低下头,不安的缩着身子。

“什么苦衷值得让你跟我闹脾气?”他淡淡的问。

林豆蔻发现他们正站在走廊上,已经不少人在注视这一幕了,便让许以墨跟她坐下来。

她捧着一杯温开水,袅袅轻烟从杯中飘出来,氤氲了林豆蔻的表情。

抬头轻轻的看了一眼男人,这才缓缓道,“你知道的,我妈并不是妹妹的亲生母亲。”

她苦涩的笑了笑,红色的眼眶略微有些发肿,倒是有几分柔弱的感觉。

男人眉头皱起,神色也跟着冷了下来,“这事跟她有关?”

就连他也没有发现,一旦遇到有关林夏花的事情或者问题,他会很在意。

林豆蔻的神色有些慌张,她一把抓住男人的手,急匆匆的解释,“你别误会,我并没有责怪妹妹的意思。”

“只是我有一次听见妹妹跟妈妈说,她说,说……”林豆蔻迟疑着没有说出来。

许以墨有些不耐烦了,嗓音变得冷厉,“说什么?”

“她说她从小就担心我比她优秀,这样爸爸就会多疼爱我,她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所以跟爸爸说禁止我学习才艺,爸爸他,同意了。”林豆蔻眼神像是陷入了回忆中,嘴角苦涩的勾起,眼泪流了两行。

她的意思很清楚也很简单,许以墨不过深想就能想到林夏花的心机有多深。

不过是担心林豆蔻比她优秀会夺走父亲的疼爱,就让林父下达这种命令,又因为计谋得逞跟林母炫耀,没想到被林豆蔻听到。

许以墨眸光深沉,隐隐约约有些狠厉的模样,他不会忘记,林父是有多么疼林夏花这个女儿,所以林豆蔻今日所说的不会是假的。

当年,如果不是林父从中作梗,他现在娶的就不会是林夏花了。

“如今,我身无长技,除了进入演艺圈还能干什么呢?如今的我,对于未来只有迷茫。”林豆蔻捂着泪脸说完了她心里的话。

“对不起……我真的不该因为这个跟你闹脾气。”

一只大手递过来一张纸巾,林豆蔻接过,擦了擦眼泪,哽咽着把心里的苦楚吞了下去。

“从今往后,我不会让你再次受到伤害。”他淡淡的声音响起,虽然有些平静,但里面的郑重是不容忽视的。

林豆蔻动容的扑进他的怀里,小声啜泣,像是要把以往的痛苦全都哭出来一样。

等她的心情慢慢平复,许以墨便叫了服务员过来。

“先生,我们临见咖啡店今天推出一个活动,凡是情侣的都可以享受到半折优惠。”

“请问,这位小姐是否是您的女朋友呢?”服务员面带微笑轻问。

听完,林豆蔻娇羞的低下了头,同时心里也正在等着他的回答。

许以墨眸色深了几许,他的脑子里浮现出一张清纯靓丽的小脸,他下意识的就抿了抿薄唇。

时间过去了三十秒,就连服务员都疑惑的看着他。

许以墨收紧手指,缓缓道:“……是。”

医院里,医生敲门进入。

白大褂的女中年医生推了推鼻子上的眼睛,看了一眼病例单,略微严肃的道,“许太太,您的情况想必也清楚了一些,您的肚子已经动了胎气,这种情况下实在是不宜同房,希望您能够好好听我的劝告。”

林夏花抚摸着肚子,眼神有些躲闪,迟了片刻才尴尬的回答,“我明白的,谢谢你医生。”

医生点了点头,离开了病房。

林夏花重新躺回病床上,吴妈正给她削着苹果,空气一片寂静。

林夏花接过苹果,眼神暗淡的轻问,“吴妈,他有没有说他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

其实不用问,她也知道他去了哪里,只是她不愿意死心,她只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如此狠心。

“这……”

“少爷他没有说,只是接了一个电话就离开了,可能是因为公司太忙了,太太您别担心,少爷忙完了公事一定会回来的。”吴妈轻声安慰道。

她心里叹气摇了摇头,太太这么好的人,为什么少爷就是不喜欢她呢?

算了,这些事情也不是她这种下人应该管的,还是顺其自然吧。

只是,老太太那里……

吴妈正想着,林夏花的手机便响起来了。

声音有些刺耳的划破了病房里的安静。

林夏花苦涩的笑了笑,看见了来电显示后顿了顿才接起电话。

“妈……”林夏花不过是轻声叫了一句,那边就劈头盖脸的骂了过来。

“林夏花,你知不知道自己是有身孕的人?”声音忽的拔高,隔着屏幕她都能感受到许母的怒火有多大。

林夏花咽了咽口水,缓缓道,“我知道。”

“既然知道,那你还不顾肚子里的孩子勾以墨,你光顾着自己爽了,我的孙子呢你考虑过吗?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女人,自私自利,完全不为别人着想的女人。”

“我们许家自认为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可你呢,嫁过来三年,一个孩子都没有生出来,现在肚子里终于有了我的孙子,你倒好,就这么耐不住寂寞!”

许母怒气满满和略带轻蔑的话像一把刀子一样狠狠的插在林夏花的心上。

她梗了梗,最终还是没有说话,乖乖的听着对方的骂语。

“你聋了还是哑了?”许母勃然大怒,自己说了这么多有什么用,对方根本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最让她生气的是林夏花竟然一点都不懂得安抚,像个木头一样说什么都没用反应。

若不是看在她肚子里的孩子份上,她才不会管她呢!

许母握紧了电话,有些愤然,林夏花,你最好保佑你肚子里的孩子是男孩,否则不管许以墨如何对她如何对那个孩子,她都不会管半分。

“……妈,我知道了。”林夏花低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丈夫不在身边,婆婆一通指责,没有一个人在乎她的感受,更没有人关心她的心情。

没人能够理解,出了这种事情,她比任何人都要着急,都要害怕。

“你知道什么你知道,知道的话就不会做出这种败坏家风的事情了!”

“妈,这件事情我知道错了,但我并没有故意要伤害孩子,昨晚以墨喝了酒……”她开口想要解释解释,但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闭嘴,你这意思还是我们家以墨的错了,你自己耐不住寂寞竟然还把这件事怪在他身上,你可真有本事啊!”许母震怒,额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呼吸也跟着急促了几分。

“好了,不用说了,你给我多注意我的孙子,万一出了好歹,我唯你是问!”

话落,电话就挂了。

吴妈看见她惆怅的表情心中有些不忍,主动站了起来解释,“太太,今天老太太给我打电话问你的情况,我一时说不清楚她就拿辞退的事情威胁我,我……对不起太太。”

她的语气里确实有惭愧,愧疚。

林夏花苦涩的摇了摇头,“不关你的事,我不会怪你的,这件事情即使你不说,妈早晚也会知道。”

吴妈叹了叹气。

病房里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没等林夏花应答,有人便推门进来了。

一个大约五十岁的女人走进来,表情冷漠中带着一点不屑,头上盘了一个髻,手上拎了一个行李箱。

她淡漠的道,“太太,我是老太太派来照顾你的,在你还没有生下孩子之前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服侍你。”

林夏花一时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回过味来。

她苦涩的抿抿唇,说是来照顾她的,不如说是来监督她的。

“好,我知道了,你……”

“叫我于妈就可以了。”她冷冷打断了林夏花后面的话。

这个于妈正是之前她把许露露烫伤,许母让人把她赶出来的那个人。

林夏花知道,于妈在许母身边待了很多年,这次让她过来,说明她是真的“不放心”林夏花。

……

许以墨被林豆蔻带回了林家。

她以换身衣服为由上了楼。

许以墨翻阅着杂志,长腿优雅交叠在一起,矜贵得体,被挽起的衣袖露出一截精瘦健壮的小臂,青筋从臂上一路蔓延而下,成熟的男人气息不减反增。

楼上传来下楼的声音,许以墨抬眸,就见林豆蔻穿了一条纱裙,若隐若现的肌肤隐匿在黑色的纱上。

林豆蔻一把扑入男人怀里,勾住他的脖子,红唇在他胸膛上蹭了蹭,她埋在男人身上,细腻盈白的食指玩弄着他衬衫上的扣子。

如此近距离,她相信,只要是个男人就不会有所不应。

但她错了。

许以墨闻着女人沁香的味道,不知怎的,眼前一张脸与林豆蔻重叠在一起,他又想到林夏花肚子里的孩子,身上的火从一开始的波涛汹涌到全然熄灭不过短短十秒钟。

没有感受到男人的热情,她疑惑的轻问,“以墨,是我没有吸引力了吗?你对我,怎么,怎么……”

问到最后,她又有些难以启齿。

许以墨拍了拍她的后背,“没有的事,你不要多想。”

“那是为什么?”林豆蔻嘟着红唇,说话间,她半跪在男人身上,纤白的手伸入衬衫滑上,轻捻慢拢抹复挑,又将自己身上的裙子扯下半个肩膀。

可即便如此,身上的男人还是没有半分想要把她压在身下的感觉。

“豆蔻,你别这样。”许以墨开口,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淡漠和低沉,但比起林夏花来说,还是多了几分柔和。

他替她穿好衣服后便收回了手。

林豆蔻看着他的动作不带任何的犹疑,羞愤的从他身上下来,颓然的坐在沙发上,咬着唇。

好半天,她抬起头来许以墨才发现她早已红了眼眶。

“你,是不是嫌弃我不是处了?所以即便我回国这么多天,你依旧没有碰过我。”林豆蔻挤出几滴泪水,声音哽咽发哑。

那次办公室里被林夏花撞见也是一样,她总有种直觉,即便林夏花没有闯进去,男人还是不会碰她。

到底是为什么?难道,他知道了真相吗?

这个问题只是想想林豆蔻便觉得全身发颤,又觉得不可能,按照许以墨的性格,知道真相他不可能如此无动于衷。

大手替她轻拭泪水,“我怎么会介意,你的第一次给了我,你是我的女人。”

许以墨突然抬起她的下颚,薄唇凑了上去。

一个温柔缠绵的法式热吻足足持续了一分钟,再分开时,林豆蔻的脸已经涨红。

“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许以墨捏了捏她的鼻子。

林豆蔻羞涩的低了低头,破涕为笑。

动漫关键词:贵妃喂奶H承宠之欢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