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糖盒H太妃糖17V22 我和麻麻的肉欲性事 驭房之术

2022-06-07 12:33:4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心里最复杂的莫过于贺非鹤,他陷入了沉默。……早上七点。病床上的女人手指突然动了动,三十秒后,她的眼睛睁开,露出迷茫的神色,环视了周围白色的环境,脑子里回想着昨晚

心里最复杂的莫过于贺非鹤,他陷入了沉默。

……

早上七点。

病床上的女人手指突然动了动,三十秒后,她的眼睛睁开,露出迷茫的神色,环视了周围白色的环境,脑子里回想着昨晚的事情。

她记得昨晚似乎在雨夜中晕过去了,晕过去时眼睛还被强光照射着,难道她被人送进医院了吗?

林夏花脸色有些苍白,强撑着床边坐起来,突然,她感觉手边似乎有什么东西,侧头一看,竟然是贺非鹤趴在床边睡着了。

她这一动倒是把贺非鹤弄醒了。

林夏花眼帘微垂害羞了复杂的眼神,她泛白的唇角扯出一抹笑,“谢谢你送我来医院。”

话音刚落,她突然感觉到了肚子有些疼痛,她着急的问,“我的孩子……”

还没说完,贺非鹤就给了她一个放心的表情,“孩子没事,医生说你淋了雨,身体虚弱,这段时间好好休息就行了。”

她这才放松下来,想到昨夜淋雨的不明智举动,指节泛白,脸色也随着苍白起来,她竟然忘了,肚子里还有她和许以墨的孩子……

贺非鹤眼眸紧紧的盯着她,见她对这个孩子如此在意,试探的问了一句,“他这样对你,你还愿意跟他在一起?这个孩子生下来如果得不到父爱,你可想过这样对孩子有多不公平?”

闻言,林夏花只是苦笑,她怎么会不知道,许以墨对这个孩子未必在乎,更甚者,他未必会让她生下来。

可孩子在肚子里已经成型了,她怎么舍得?这是她和许以墨的结晶。

见林夏花沉默,贺非鹤激动的握住她的手,一字一顿,言语诚恳,“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孩子你生下来,我愿意养他,我绝不会像许以墨一样辜负你和孩子。”

被他这番言辞震慑住了,林夏花迟迟没有回过神来,她迅速抽回手,平静的抿唇,淡淡道,“贺非鹤,我不愿意。”

“我是他的妻子。”

她偏过头,贺非鹤看不见她的神情,只觉得她的侧脸埋在阴影之中,是如此让人疼惜。

心中揪疼,远不及她刚才那句话疼。

气氛有些尴尬,下一秒,手机震动起来,贺非鹤握住机身,站起来,走到一边接了电话。

说着的时候他还看了林夏花几眼,神色复杂,眼眸中还有压抑的情愫。

电话打完,贺非鹤站在她面前,“如果,有一天你想放弃了,随时可以找我,我可以等你。”

话罢,拿起林夏花的手机,把自己的号码存了进去。

“待会我会让我的司机送你回去。”

林夏花微笑道好。

他的背影消失在病房后,她脸上的笑渐渐消失,她捏了捏眉心,一种无力感缓缓蔓延至全身。

贺非鹤的司机把她送回了许家。

刚开门,她就看见楼上的两人。

林豆蔻一脸决然提起脚步想要离开,许以墨皱着眉头挡在她的身前。

听见动静,许以墨随意望了一眼,楼梯间窗户的日光笼罩在他头顶,将他的小麦色肌肤照得白净却不显丝毫阴柔。

林豆蔻的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虽然时间短暂,但还是让林夏花捕捉到了。

她下意识的抚了抚肚子。

摸肚子模样的林夏花落在男人眼里,却是一种威胁及挑衅,他眯了眯黑眸,目光留在她身上,深邃的探究的中夹杂了几分似笑非笑。

林豆蔻的眼中划过几分显而易见的痛色,她走到林夏花面前。

沉痛的道,“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痴心妄想了,我……愿意退出,夏花,替我好好照顾以墨。”

她说着又看了一眼许以墨,决然的绕过林夏花欲离开。

一只大手拉住了林豆蔻的手腕,两人僵持着。

这个过程林夏花一直都没有说话,因为她突然觉得她竟然像一个局外人,她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身份去面对这一切。

她的姐姐和她的丈夫……

林夏花深深吸了一口气,耸了耸肩膀,好似无所谓的道,“OK,既然你们没有谈拢,那我上去吧。”

她转身,身后又传来一声低沉喑哑的声音,“站住,把离婚协议书签了你再走!”

林夏花怔了怔,猛的转身,“孩子呢?”

“打掉。”他毫不留情。

眸光沉沉,他继续道,“我会补偿你。”

“补偿?”林夏花呵呵笑了两声,笑声戛然而止,狠狠瞪着他,“许以墨,这是你的孩子!”

在听见他说打掉孩子的时间她的心一点一点的陷入了绝望,为她,也为她肚子里还未出生的孩子。

三年前,她嫁给他,他没有一天不是冷漠相待,只因为林豆蔻出国了。三年后,他逼她签离婚协议,让她打掉孩子,只因为林豆蔻回国了。

此刻她的心很是悲凉,或许真是她做错了,当初无论父亲怎么做她都不应该答应这门婚事。

“那又如何?”

“事后你没有吃药不就是为了今天?”他似笑非笑,日光投影在他薄唇上,竟然愈显凉薄。

林夏花拨了拨额前的发,用这个动作掩饰自己心中的慌乱。

她当时确实没有吃药,但目的并不是为了威胁他!

林豆蔻眼中有些异样的神色划过,她的指节弯曲握成拳。

就在这时,大厅的电话响起来了,打破了这个有些诡异的气氛。

林夏花兀自上前接了电话。

……

二十分钟后。

林夏花和许以墨站在许家老宅大厅,脸上神色各异。

再见许母时,她脸上连虚假的应付都没有了,单刀直入的问,“我听说你怀孕了?”

林夏花眼睛微垂,眸光轻颤,睫毛刷动了两下才安静下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目光看向男人。

许以墨不慌不忙的点头,对于这个“事实”并没有多大的反应。

“我还听说你们想要离婚?”许母声音拔高,变得尖锐不少,目光狠厉的朝着林夏花瞪去。

“是。”

许以墨的回答让许母很是不满意,她甚至根本就不关心他们要离婚的原因,她关心的只有一个。

林夏花肚子里的孩子,她的孙儿!

“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可以不管,我只有一点,必须把孩子生下来,之后的事情我不管,要离婚的离婚,该干什么干什么。”“妈,别的事或许我可以依你,这件事不可能!”许以墨气得青筋暴跳,但依旧慢条斯理的说。

“你这是要气死我!”

许母愤怒的指着他,情绪激动,指着指着突然有些喘不上气,又拍着胸口坐下来。

到底是自己的母亲,许以墨虽然不忍,但依旧态度坚定。

林夏花见两人僵持着,许母又在气头上,她兀自去了厨房倒了一杯水。

刚踏出厨房时,她听见许母问许以墨,“林豆蔻那女人就这么好,能让你放弃所有?”

许以墨背对着她,她看不见他脸上的神色,她的指节蜷缩,握住杯子的手也紧了起来。

“是,她比任何人都好,也值得我这么对她。”

闻言,林夏花的嘴角蓦地溢出一丝苦笑,她早该知道的,无论她怎么做,都动摇不了林豆蔻在他心中的地位。

她脚步微动,许母听见声音后就没再说话,林夏花把水递给许母。

许母看了她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重重的放下水杯,神情中染了几许严肃,对两人说,“不论你们是怎样的想法,在这件事情上,必须听我的。”

“孩子并不只与你们两人有关,他更关系到了我们许家的名誉和血脉问题,以墨,你不能这么自私!”

话说完,许以墨的心中动摇了几分,照着许家现如今的情况来说,有了这个孩子的确不一样。

他目光扫过林夏花的脸,见她一直处于沉默,眸光沉郁了几分。

这女人又在打什么主意?

许母见许以墨并没有反驳,便知道他的心中已经有了想法,她也不再逼他,便摆了摆手,道,“我累了,你们回去吧。”

离开许家老宅后,许以墨把林夏花送回了别墅。

佣人报告说林豆蔻还是离开了,她最后留下一句话,“我不想给夏花造成负担。”

许以墨沉默,时间似乎静止了一般,车厢中陷入长时间的静默。

时间长到她以为他不会再说什么正准备下车之际,他开口了。

他点了一支烟,手指夹住烟,吸了一口,缓缓吐出,青色的烟气萦绕在整个车厢。

在她的印象中,许以墨是不怎么抽烟的,此刻他却吞云吐雾。

“林夏花,乖乖把孩子生下来。”

“生下来以后再离婚,我会给你一笔补偿金,让你离开这里,孩子豆蔻会好好照顾的。”

她怔住了,显然没有预料到他竟然会做出这种决定,林夏花垂下眸子轻问,声音轻到似在你喃,“如果我不愿意呢?”

“你没有选择!”

……

他那样笃定的话甚至连她自己也要相信了。

林夏花躺在大床上,丝毫没有睡意,脑子里全是今天乱七八糟的事情。

她对这件事根本没有一点的思绪,如许以墨所说,她没有选择!

想要生下孩子的她,必须得走这一步才能安全把孩子生下来。

桌上,手机正无声的震动着。

林夏花没有睡着,却也没有听见手机震动声,不知道过了多久才闭上眼睛昏昏欲睡。

翌日。

“嗡嗡嗡……嗡嗡嗡。”

手机震动在这个安静和谐的早晨显得格外突兀。

床上的人终究被吵醒,伸手拿了手机看了看,这一看,几乎把她激动得跳起来。

她掩饰不了自己眼底的欣喜若狂,划开接听键。

“大花,我回国了,昨晚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啊?该不会是在干什么羞羞的事情吧?”电话那头有些稚嫩的女音传来,咯咯笑的声音悦耳动听。

林夏花听见多年好友回国的消息自然也是激动万分,而后又听见她话的另一半,狡黠的回应,“大概昨晚睡着了,你说的是什么羞羞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那一口颇带严肃又有些狡黠的话可把电话那头的人给气倒了,她不怒反笑,“好了好了,不调侃你了,十点钟老地方见,我现在还在婚纱店忙着呢。”

婚纱店?林夏花一怔,什么时候的事情?

“之前托人办的,开了也有半年了。”

林夏花眸光有些黯然,迟疑了一下,“那不如带我去你的婚纱店看看?”

“好啊!”连然自然表示是好,毕竟她可是有一个目的的。

两个小时后,林夏花按照短信上连然给出的地址赶过去。

连然的婚纱店足足三百平方米这么大,不仅装修精致,就连婚纱都是唯美,精心设计的。

那一件件纯白色的婚纱,让她想起了结婚时的那天。

她微楞了一会,连然走过来笑着问,“怎么样,心动吗?心动的话要不要进驻本店啊?”

她心中一动,但目光似乎瞥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定睛一看,确实是那个人。

林夏花心中一乱,拉着好友的手躲了起来,连然虽然不解但也没有问。

隔得不远,林夏花无法清楚那个人到底有没有看到她。

不远处两人走进婚纱店,林豆蔻一进来眼睛就泛光了,目光胶在洁白的婚纱上。

许以墨看着这一幕自然是心疼,沉沉的走过去,揽住她的肩膀。

这一切在林夏花看来极尽讽刺,她的丈夫和姐姐一同来这婚纱店。

林豆蔻感觉身上笼罩着的男人气息,心中欣喜,更加雀跃的挑选着婚纱。

她挑选了一件裹胸纯白,鱼尾后摆的婚纱,进了试衣间。

男人正坐在沙发上耐心的等着她出来,蓦然,他感觉到有一道目光久久停留在他身上,略有些锐利的扫过整个婚纱店。

林夏花心有余悸,好友连然见她这个样子更是好奇了。

这时,林豆蔻从试衣间出来,顿时惊艳了在场的所有人。

所有人都夸赞他们天生一对。

林夏花心中钝痛。

许以墨牵着林豆蔻的手,眼中笑意根本掩不住,他靠近她,将她侧脸的一倃头发理好,在她耳边说了一串的话。

具体说了什么林夏花不知道,只是能简单的从他的唇形中判断出四个字。

我会娶你。

这四个字意义重大,在林豆蔻和林夏花的心中都炸开了锅。

林豆蔻把婚纱脱下来后,两人走出了婚纱店。

连然皱了皱眉头,这一对似乎也没什么奇怪的啊,难不成是大花认识他们?

连然回过头去看林夏花,她正满脸泪水的揪着衣角。

林夏花忍不住想,是不是只要她离开了,他们三个人都会幸福林夏花止不住眼泪直流,也控制不住自己在好友面前失态。

连然多年没有回国,自然是不清楚她的事情。

“小然,是我失态了,不用担心我,我已经没事了。”林夏花停止了流泪,哽咽着声音劝慰好友。

这样子让连然心中更加不是滋味,她恨不得立刻就问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她不能,不能在大花伤心的时候还死命戳她的伤口。

告别了好友,林夏花失魂落魄回了家。

回到家就撞上了似乎正要出门的许以墨。

林夏花的眼眶有些红,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是哭过了,她走到男人面前,顿了顿脚步,又走开了。

径直朝着楼上走去。

许以墨穿上一件西装外套,似有似无的扫了她一眼,心中有种怪异的感觉,他总觉得这个女人有些不一样了。

至于哪里不一样,他却说不清楚。

电话响起来,是林豆蔻的。

林豆蔻在电话里欲言又止的说想找他谈谈,他答应了。

两人来到了咖啡店,点了两杯咖啡后,气氛一直就处于冷凝的状态。

他们两个都没有想要开口说话的迹象。

林豆蔻垂首,纤白的手指紧紧的捏着调羹,缓缓的搅动着冒着热气的卡布奇诺,心中思考了一会该怎么说才最好。

男人倒也不着急,端起咖啡缀了一口,气质优雅沉着,动作高雅得体,让人丝毫挑不出错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女人眼前的那杯卡布奇诺都快要冷了她都没有开口。

许以墨的双眸染上了几许奇怪的神色,终究还是忍不住问。

“你想说什么?”他的声音并不热情但同样也并不冷淡,让人挑不出任何错误却又觉得有些怅然若失。

“我想进军演艺圈!”林豆蔻抬首,目光对上他的眸子,丝毫不怯也毫无退缩之意。

时间似乎有几秒钟的停滞,许以墨盯着她的面容,确定她这个想法是认真的后,脸色冷了下来,淡淡问道,“理由?”

“我想试着过不一样的生活。”

好半天,她才开口,语气颇为沧桑,声音也有些沙哑,说完后,她甚至笑了笑,眼里是一片苦涩。

林豆蔻摩挲着杯子的边沿,一边又小心翼翼的盯着他的神色,探究着他的态度。

“我不同意!我许以墨还不至于落魄到让你出去抛头露面!”许以墨冷冷打断了她心中的思绪,一副不容拒绝的态度。

搅拌咖啡的声音戛然而止,虽然是预想中的回答,但真正听到的时候心里的失落不止一星半点的。

许以墨望着她的目光没有半分暖意,对于这件事,他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他根本就不需要她出去抛头露面的当什么所谓的明星,他比较赞同的是像林夏花一样在家相夫教子的女人。

林豆蔻看着他的目光暗自叹了一口气,垂了眉头眼眶红了红,“我可以答应你,绝不会给你添任何麻烦。”

这句话听上去像是妥协,但实则是坚定了她的想法。

许以墨听完,眉头重重的皱着,看着林豆蔻,不知怎的,眼前就恍然出现了林夏花的那张脸。

她低垂着脑袋乖巧的模样,竟该死的让他感觉到顺眼!

“别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你,这件事情绝对没有商量!”许以墨说着又觉得自己的口气太重,但也没有软下态度,依旧是不可拒绝的。

“但我就只有这一件事情想要求你,别的事情我奢求不了……”林豆蔻的声音哑哑的,眼眶红了一圈,手指沿着杯子边沿摩挲着。

此话一出,气氛就更加冷凝了下来。

“我可以给你时间再让你想想,你想好了再来找我。”许以墨说完头也没回离开了。

……

安城最大的酒吧思夜中。

吧台上,一个男人一杯接着一杯的往喉咙里灌酒。

旁边的好友饶有兴味的看着这一幕,就是没有上前去劝。

堂堂许总裁想要买醉,谁会这么没有眼力见去劝?

不远处的一个妖艳女郎对这个男人已经关注许久了,此时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上前。

许以墨又灌了一杯酒,抬首看见一个性感魅惑的女人向他抛了一个媚眼,甚至还在他胸前似有似无的蹭了蹭。

“帅哥,一起吗?”女人豆蔻小指捏着酒杯的模样极其诱人。

“滚。”

许以墨口中吐出这个字,沉重的让人心惊。

也确实如此,女郎看见他这个态度也没再自讨没趣就离开了。

好友见他这幅模样,忍不住开口调侃,“以墨你拒绝人家该不会是因为嫂子管得严吧?”

此话一出,连他都笑出来了,安城里谁人不知,许以墨对他的妻子最是讨厌。

可他刚说话这话,许以墨便停住了手中的动作,重重的放下杯子,起身,身影略微踉跄的离开。

身后好友一阵唏嘘。

深夜。

林夏花正陷入了深沉的睡眠,身边传来一声巨响,把她惊得猛的从床上坐起来。

抬眸才发现是许以墨。

他踉跄的走到床头柜边,正好晃到了杯子摔了下来。

室内没有开灯,但室外的月光很亮,亮得她甚至可以看清楚男人脸上的神情。

但看清楚后,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许以墨你想干什么?你清醒一点!”

许以墨不断靠近她,手中缓缓的解着皮带。

看着这幅样子的男人,她竟然觉得如此可怕,他像是地狱的使者一般,嗜血绝伦。

林夏花喉咙里的话被人堵住,呜呜的叫了几声。

殊不知这样的声音在男人听来更像是催情剂,许以墨本就泛红的脸颊布满了可疑又不正常的绯红。

他的视线盯着林夏花的唇瓣,娇艳欲滴又可人,许以墨便一口亲上去了。

身下的人儿扭动着身子,反而让男人的躯体逐渐热了起来。

“别乱动。”许以墨的声音有些沙哑难明,但更多的是压抑。

她被压在男人身下,重量足以让她喘不过气来。

林夏花手指无意中碰到了肚子,眼里这才流淌着惊慌的神色。

她紧紧咬着泛白的唇死命挣扎。

动漫关键词:我和麻麻的肉欲性事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