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打开双腿粗大噗呲噗呲白浊,晒晒14岁儿子蛋蛋竖起来

2022-06-07 12:33:1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半晌,没有她想象的云雨,耳边响起男人的轻嗤,“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碰你吗?因为你让人恶心。”身上忽然轻了,属于男人的气息很快消失,房间里也一如往常静谧。林夏花的心里却

半晌,没有她想象的云雨,耳边响起男人的轻嗤,“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碰你吗?因为你让人恶心。”

身上忽然轻了,属于男人的气息很快消失,房间里也一如往常静谧。

林夏花的心里却并不冷静,她肩头抖动,上身很凉。

恶心这两个字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里,林夏花几近崩溃。

……

那夜之后,许以墨几天都没有再出现。

林夏花一如往常的过,这两天,手机备忘录和铃声一直在提醒着她,生日将近。

她自嘲的笑,这次恐怕也如往年一样,也是无人庆祝,无人问津。

就在这时,桌上震动了起来,林夏花拿起手机看到了她给继母的备注。

收敛了几分神色,划开接听键,继母的声音很快从话筒那边响起。

“夏花啊,明天回家一趟,一起吃个饭吧。”

林夏花一愣,显然没有想到继母会让突然让自己回家吃饭。

这些年来,两人之间没有太多的联系,平淡如水,根本让人看不出来这是一家人的迹象。

似乎,是从父亲去世之后,她和所谓的“娘家”就断了联系。

如今再次听到话筒里那个熟悉的女声,她有些恍惚,有一瞬间觉得恍若隔世。

“好。”她冷不丁的应了下来。

挂断电话,手机再次震动,这次依旧是生日提醒。

她撤销了生日提醒,关闭了那个烦人的闹钟,这才回到床上躺下。

……

翌日晚上六点四十分。

林夏花拎了几袋东西进入林家,眼角充满了笑容,鲜少的好心情。

林家大门刚刚打开,她还没有踏进去,就看见了正坐在客厅餐桌上的人。

林夏花一怔,脸上原本明媚的笑容很快就淡了下来。

她看见了林豆蔻……以及她身旁那个冷情冷心的男人。

他们不知在说些什么,两人眼角都带笑,许以墨看着林豆蔻的眼神更是毫不掩饰的宠溺。

继母听见声音,从厨房走出来,看见她,笑着迎上去,接过她手里的袋子,“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多见外啊。”

继母也看到了她脸上迅速变换的表情,不悦道,“你不会是见到豆蔻回来了不高兴吧。”那语气是肯定的,继母的脸也冷了下来。

桌上的林豆蔻促狭的站起来,低着头闪躲着目光,似乎很局促不安。

她歉疚的看着林夏花,缓缓解释,“夏花,我回来的时候让妈不要告诉你,打算给你一个惊喜,你不会怪我没有提前告诉你吧?”

“不会。”

这根本不能算得上是惊喜,惊吓还差不多。

林夏花话音刚落就看见许以墨的那只大手将林豆蔻拉回了座位上,淡淡说,“刚才不是饿了吗?怎么还有功夫和闲杂人等解释?”

“夏花怎么会是闲杂人等,我看你呀,你的脾气也该收敛收敛一些了。”林豆蔻摇着头无奈的道。

男人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并没有反驳。

许以墨的话里不带任何感情,可正因为如此,林夏花才觉得自己和林豆蔻的巨大差别。

她表面没有露出什么,只是淡笑的道,“没关系的姐姐,我不会怪你。”

气氛有所回缓,继母拿出了一双碗筷,她坐下来。

这几日许以墨都未出现,原来是在林家吗?林夏花淡淡的笑,脑海里忽而想到那天雨夜里,许以墨突然接了一个电话就急匆匆的走了。

她如今想清楚了,想必那个电话正是林豆蔻的。

她苦涩的想,脸上有些悲伤的落寞。

林夏花静静的扒着碗里的饭,忽而听见男人关心的问,“这几年在国外过得不好吗?看上去瘦了很多。”

林夏花的筷子打滑,差点摔在地上,她急忙掩饰自己的情绪。

原来他不是不会关心人,而是要看那个人是谁。

林豆蔻端庄温柔的细语,“挺好的,只是有些不习惯。”

“既然不习惯为什么不回来?或者说,当年为什么离开?”许以墨有些激动的发问,看向林豆蔻的目光带着激动。

林豆蔻突然就没有了声音,看向了林夏花,微微叹了一口气。

气氛冷了下来,林夏花黯然,一直没有开口。

许以墨的目光也是有些幽深,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个自己深爱的女人。

当年,她究竟是因为什么离开?

饭后,林夏花抢过继母手中的碗筷,自告奋勇去洗碗。

至少这样就不会看见让她心痛的画面。

她快速收好了碗筷,拿进了厨房,她前脚刚走,后脚林豆蔻也进来了。

“我来帮忙。”明媚的笑意让人有些无法拒绝。

林夏花一怔,而后又淡笑,“姐,我很快就可以洗好,不用你帮忙,你帮我去陪着以墨就好。”

她不着痕迹的表露着她如今的身份是许以墨的太太。

林豆蔻身子一僵,脸部有些扭曲,可这一切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林夏花并没有发现。

林豆蔻柔柔的笑道,“没关系的,我来帮忙吧,不帮忙我总觉得过意不去,更何况,我正好也要跟你聊几句。”

话已至此,这下林夏花也不好拒绝了。

林夏花负责洗碗,林豆蔻便负责盛放碗筷。

把洗好的一个碗递过去,林夏花感应到有人接过便松开了手。

“砰哧。”碗摔在洗手台上,一片瓷块划过柔软的皮肤。

尖锐的碎裂声响起,林豆蔻被吓得惊慌失色,其他人也连忙进来。

许以墨一下子就看见了,缩成一团的女人,他一把将林豆蔻捞进怀里安慰。

林夏花的眼睛就落在那只轻拍着林豆蔻肩膀的手上,瓷片划过的手指还滴着血,啪嗒啪嗒。

继母指责她,厉声质问,“你是不是故意的?一进门就给我们脸色看,现在又摔碗吓豆蔻。”

“林夏花,你姐姐好心进来帮你忙,可你明知道豆蔻并不擅长厨房的事情,你就是这样对你姐姐的?”许以墨震怒,目光貌似并没有看见她滴着血的手指。

滴着血的手指被划开了一个口子,渗出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上,与瓷白的地板形成强烈的色彩差。

忽然,他感觉衣服一动,身后的女人轻轻拉着他的衣角,轻柔道,“以墨,你吓到夏花了。”

林夏花淡淡的看着这一幕,眼底那抹亮光一点一点的暗了下去,最终陷入了沉寂。

此事过后,她始终不发一言。

车上,她也依旧静静的接受着来自男人那沉着的目光。

许以墨猛的刹车,停下来,扭头,看着那始终淡定的女人,心中怒意更深。

扣住她的下巴,他面无表情,手中用力,“林夏花,你最好别给我弄出什么幺蛾子,否则,你也不会好过!”

“豆蔻不是你能够动的人,你最好给我安安静静的当好这个许太太。”

“当年豆蔻出国的事情,你最好希望与你无关,一旦被我查出,你也别当许太太了。”

一句比一句冷冽,一句比一句更加戳林夏花的心。

她的心一寸寸的沉了下去。

她忽然就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天,许以墨盛怒之下把安琪赶走了。

原来也是因为林豆蔻的关系吗?

因为她的回来,所有人都应该退位让贤?包括她吗?

“所以呢?你认为当年是我把她逼得出国吗?”男人抬起她的下颚迫使与他对视,咬牙切齿道,“最好与你无关!”

话落,他把林夏花赶下了车,车子扬长而去。

已经九点半了,四周围也没有什么车辆,夜深反而愈渐寒冷。

林夏花拦不到,只能步行,晚上近十二点才到家。

翌日清晨。

阳光从窗帘闯进来,爬在林夏花白皙的脸上,柔和的脸蛋还有一抹绯红。

“叩叩叩。”

突然,敲门声打破了平静。

林夏花问佣人什么事情。

“太太,总裁的资料落在家里了,听说是资料很重要,我也不敢乱动,您看……”

沉默了一会,林夏花道,“我现在送过去。”

拿起资料出门后,佣人的目光有些不安,手指微颤的揪着衣角。

到达许氏集团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了,林夏花很少来许氏集团,但并不少人知道她的身份。

但是今天让她奇怪的是,从前台到顶层办公室,她一路上收获了无数的目光,那些目光似乎带着好奇以及怜悯。

甚至还有些看好戏的成分在里面。

她听见有人议论,“你们看,她就是总裁夫人,听总裁办的人说,这次她总裁夫人的位置坐不久了呢。”

“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呗。”

“还不是因为总裁办公室里出现的那一位。”

林夏花坐着电梯直达最顶层,一路畅通无阻。

她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敲了几声门,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她不由皱了皱眉,尝试着扭动了门柄,没想到门竟然开了。

推门进入,入眼的是让她无法忘怀的一幕,沙发上,林豆蔻躺在上面娇羞的注视着男人,而她的丈夫,则是撑着手在林豆蔻的上方。

资料从手上掉了下来,林夏花心里揪成了一团,目光灼灼的看着两人。

见到她进来,林豆蔻猛的推开男人站起来。

“我,我们,夏花,这是一场误会,你千万别生气。”林豆蔻急急的解释,面上局促不安,双手无处摆放。

闻言,林夏花的目光随之移到了男人身上,他浑身冷意,领带有些歪,而西装也有些褶皱。

许以墨不悦的叫了外面的秘书,皱眉,声音带着冷冽,好像淬了寒冰一般,“怎么回事!”

秘书现在门外看见这一幕,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

“我不是说过,在我的办公时间,闲杂人等不准入内吗?”他脸色阴寒。

“还是说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秘书吓得冷汗直流,他刚才临时走开了一下,没有把许太太拦住确实是他的错误,他无法解释。

林夏花心头微颤,闲杂人等?原来在他心里是闲杂人等!

“你先下去,别担心,许总不会生气的。”她让秘书先出去。

秘书战战兢兢的退了出去。

“什么时候我的公司由你做主了?”许以墨冷讽。

“她没有错,错在我,我不该来。”她垂着眸,再抬起头来是淡淡的表情。

“夏花,这是一个误会,你原谅我好吗?”林豆蔻红了眼眶,五官和三年前并没有多大变化,一如既往的精致明艳。

“所以,这是什么样的一个误会?”林夏花歪着脑袋询问。

“这,我,我和以墨……”

“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

林豆蔻抽泣,柔柔弱弱的身体有些不稳,似乎下一秒就会随风而去。

男人身上很森冷,他背对着林夏花,给林豆蔻拭泪,冷然出口,“你没有对不起她!她没有那个资格。”

闻言,她心口一窒,身子颤了颤,呼吸有些低沉,难道他以为她刚才是在为难林豆蔻?

“以墨你别这么说,夏花是你的妻子,你别怪她这么说,当初要不是我……”林豆蔻眼角泛着泪,内疚的低泣。

林夏花心缓缓沉下去,她抬手想把资料递给男人,冷不丁的手臂被人拉住,又狠狠的甩开,资料掉了一地。

“滚。”男人的手掐在她手腕上的力道,重得让她吃痛。

“……好,我如你所愿。”林夏花低沉开口,声音有些沙哑,目光滞滞。

不做停留,转身离开。

……

她浑浑噩噩回到家已经是下午的事了。

没有吃饭就上了楼,再醒来的时候刚好别墅的门也被人推开。

林夏花觉得自己必须得和许以墨好好谈一谈了,掀开被子下床,出了卧室,从二楼看下去,俊美无铸的男人和一个女人站在一起,那模样竟然十分融洽配对。

她心中一紧,抬眸正好撞进男人深邃幽静的眸里,微微偏头,她现在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可笑的第三者一样插足了他们之间的生活。

男人单手插袋,邪魅的面容没有丝毫的情绪,像是在陈述一件事情一般,“豆蔻说要来看看你,所以你最好别给我摆出一副当家主母的模样,毕竟你比我还清楚,如果没有当年那件事,现在的当家主母会是谁。”

他像是在淡淡的说,实则是在警告林夏花别妄想用那些不入流的小伎俩对付林豆蔻。

楼梯上的林夏花指甲紧紧的抠着扶手,这才避免了她的情绪失控。

她淡淡启唇,“我很荣幸她亲自找上门来看我,但如果外界知道姐姐是你的初恋情人,而现在又在晚上把她带回家,总归影响不好。”

淡淡的嗓音充满了浓浓的自嘲意味,她缓缓转身,没看两人的表情,进入房间。

许以墨神色复杂,如刀子一样的眼光直直射向她的背影,眉心微微拧起。

突然,袖子被人扯住,他垂首,林豆蔻歉疚的说,“我想上去看看夏花。”

微微思考,男人淡淡道,“你对她这么好,值得吗?”

“她是我的妹妹。”林豆蔻眉眼之下尽是歉意和无奈。

她上楼,敲了敲门,推门而入,林豆蔻把门关了,并没有完全关闭。

林夏花从洗手间出来就看见她红着眼睛一把拉住自己的手,动情的说,“夏花,你把以墨让给我吧,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只要以墨一个人,你知道他对你没有感情,既然如此,何不把他让给我,我一直爱着他。”

闻言,一怔,心沉了下去,这话仿佛一把刀子一样剜心,林夏花微微拂开她的手,绕过她站到了另一边。

“当年,是你执意出国,你明知道我不会跟你抢。”林夏花不咸不淡的提醒她,说到最后,声音竟然有些沙哑了。

闻言,林豆蔻的脸部僵了一下。

既然你不愿意,休怪我对你翻脸无情。

下一秒,一双白皙的柔荑又拉住了林夏花,这一次的力道并不柔弱,因为林豆蔻扯住她的手腕,指甲对准她的脸划了下去。

脸部刺痛,林夏花吃痛,用力甩开,柔弱的身子似乎承受不住直直往下跌。

“咚。”

林豆蔻的脑袋撞到了桌子的一角,脑袋一歪,人已经晕死了过去。

这意外让林夏花有些震惊,没有过多思考,她正要走出去叫人的时候,一道身影迅速的冲了进来。许以墨冲进来,看见这个场面先是一怔,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打了一个电话。

打电话的时间对于林夏花来说是漫长的,她眉眼有一股化不去的浓郁,唇紧紧的抿着,浑身上下散发着凉意。

电话终于讲完,一只大手擒住了女人的脖子,微微用力,林夏花呼吸困难,她用手使劲掰开男人的手掌,男人丝毫不受影响。

她甚至用力去拍打手掌,她从那男人的眼里看见了肃杀的凛冽,看见了挥之不去的厌恶,看见了恨不得把她碎尸的咬牙切齿。

最终,在最后关头,那只手终于松开,林夏花的身子也软倒了,她拼命的呼吸着,又重重的咳嗽着,迟迟才缓过来一些。

“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堂堂的许太太竟然容不下她的亲姐姐,林夏花,你还真是恶毒!”许以墨无言的声音有着很重的压迫感,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林夏花抬首,眸子里盛满了难以言喻的苦涩,暗掐了自己一把,逼着自己笑出来,笑容难看得跟哭一样,“你认定是我害了她?”

“难道你还要告诉我是林豆蔻自己撞的?”

闻言,林夏花抬眸,雾气浮满了她的眼眶,她哈哈笑了两声,笃定道,“你说的没错,她就是自己撞下去的。”

她笑着笑着眼泪都快笑出来了,余光正好看见男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唇紧紧的抿着,气氛愈渐的凛冽。

他一副快要发作的模样让林夏花心中一抽。

突然,男人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份离婚协议书扔在她面前,“签了它,许家容不下你这种女人。”

心中一紧,笑容突然静止,时间像停止了一样,她忽然沉默了,许久才说出一句,“我不。”

明明听起来像撒娇可分明一点撒娇的意味都没有,只是在陈述自己的想法。

她拿起文件撕得粉碎。

下一秒,一沓文件扔在她的胸前,重量让她不由得踉跄了一下。

“你撕吧,撕完我这儿还有,不够我再让人送过来。”

林夏花心中浮起一些怒气,她歪着脑袋,可怜又可悲的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都不信我?”

“当年一样,今天也一样。”

她用尽一切力气去怒吼,想要把她心中的不公给宣泄出来。

林夏花踉跄着身子跑出去。

男人看向窗外,她跑出去的身影在雨夜里显得格外的突兀,他心中突然很烦躁。

……

林夏花跑出去的时候听见了自远而近的救护车鸣笛声,她更加用力去跑。

大雨瓢泼,林豆蔻的被雨淋湿了身上的裙子,头发也湿成一团,雨水夹杂着眼泪落下来。

“我可以娶你,但你给我听着,我不会爱上你。”

“当年的事情最好与你无关!”

“……林夏花,你还真是恶毒。”

过往的一幕幕突然浮现,一窝蜂似得窜了出来,她钻心的疼,大概是跑累了,林夏花蹲下来抱着膝盖,无所适从。

突然,一阵眩晕,本就有些柔弱的身子偏了偏,最终倒了下来。

不远处,一道强光照在女人的身上,一个男人从车上走下来,看见了女人的面容,心中震惊,急匆匆的抱着女人上了车。

市中心医院。

白大褂的医生从外科诊室出来时,许以墨正依墙而立。

医生战战兢兢的走到他面前,满头大汗的说,“林小姐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许先生你可以进去探视了。”

男人听了,长腿迈向病房。

他一走,医生身体差点软了下来,妈呀,这个男人太恐怖了,气场也太强大了。

病房内的人见到有人进来,她虚弱的看向门外,见是许以墨,强撑着身子坐起来。

“以墨,夏花呢?”

男人见状,上前去扶了她一把,不满意她此刻的行为,拧眉道,“走了。”

林豆蔻推了他一把,眉眼之间都是一股颇具关心担忧的意味,“你快去把她找回来啊,刚才的事情并不是她一个人的错,是我愧对她,她怎么对我我都不会生气的。”

此番话极度的体现了她的大度,同时又极力的坐实了林夏花害人的行径。

沉静轻飘的语气透露着对林夏花轻蔑,“她想回来自然就会回来了。”

林豆蔻都快急哭了,立刻撑着床站起来,又因为脑袋晕眩,摔坐回了床上。

正在这时,踹门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影冲了进来,对着许以墨的脑门挥舞着拳头打了下去。

男人没有料到有人冲进来,但还是在拳头挥下来的时候躲开了,即便如此,唇角还是被挥出了血丝。

许以墨用手背擦了一下血迹,眸子鹰隼一般盯着贺非鹤。

贺非鹤咬牙切齿,怒得红了眼眶,那只手因为激动而现出了青筋,“许以墨,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贺非鹤打的就是你!”

他愤怒的指着许以墨。

那根手指突然被人抓住,微微弯曲,用了五分的力气,贺非鹤吃痛的咬牙。

林豆蔻看着两人,着急的从床上站起来,走到两人中间,“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呢?非要闹得这么僵吗?”

她是认得贺非鹤的,当面两人在一起,许以墨几乎带她见遍了长辈。

殊不知她话一出口,贺非鹤就似笑非笑的说,“林小姐这么能装,怎么不进军演艺圈呢?”

林豆蔻身子一僵,皮笑肉不笑的问,“我不懂你的意思。”

“今晚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想必你应该很清楚!”贺非鹤瞪着眼前的女人。

原来是为了林夏花而来的,林豆蔻心想。

许以墨站到了林豆蔻的面前,挡住了贺非鹤的视线,巨大的身躯如同一片云彩笼罩了她。

他的声音低沉,脸色阴沉,像极了暴风雨前的宁静,“在指责她之前你有了解过事情的真相?还是说,林夏花跟你说什么你就信了?”

贺非鹤笑了笑,“她是什么人我比你还懂,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闻言,许以墨的表情突然变得高深莫测。

门外,护士用力的敲了敲门,“吵什么吵,这里是医院,还有,谁是林夏花的家属?”

贺非鹤关心林夏花的情况,第一个站出来,“我,林夏花是我的好朋友。”

护士突然就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反问道,“病人已经怀孕了,难道你不知道吗?”

话一出口,在场的人皆震惊。

“不可能,怎么可能……”林豆蔻失神一般喃喃自语,半晌,她捂住脸呜咽了两声,摇着脑袋难以置信,最终,她冲了出去。

许以墨表情复杂,见林豆蔻冲出去了,略一思考,脚步已经随之而离开了。

动漫关键词:晒晒14岁儿子蛋蛋竖起来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