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男朋友下面好硬弄得我好疼,才一颗珠子就疼成这样

2022-06-07 12:32:4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林夏花丝毫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一幕,瞪大了眼睛,直直看向许露露。许露露眼底酝酿了泪水,委屈的对她说,“表嫂,你是不是不喜欢露露?”听见声响的许母和许以墨也走了过来。许

林夏花丝毫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一幕,瞪大了眼睛,直直看向许露露。

许露露眼底酝酿了泪水,委屈的对她说,“表嫂,你是不是不喜欢露露?”

听见声响的许母和许以墨也走了过来。

许母看见许露露手臂上的那一片红,眉头紧紧皱着,不悦和愤怒积聚。

“林家的教养就是如此吗?林夏花你给我走,我家不欢迎你!”许母说到最后声音也拔高了不少。

那刺耳的声音一下就把林夏花嘴里刚要出来的话堵住了。

她暗暗将手臂内侧隐藏起来,静了静心,深吸了一口气。

林夏花看了一眼许露露手臂上的红色块迹,还隐隐约约的泛着红色的光泽,她垂眸,无论如何,总归是自己的失误。

“许小姐,很抱歉烫伤您,我刚才出神……”话到一半,就被冷冷的打断了。

“闭嘴,出去!”

林夏花急忙看向男人,见他眼底都是阴冷之色,丝毫没有想要听她解释的耐心,反倒是因为她的失误而更加觉得厌恶她。

一丝苦涩蔓延心里,她猛的看向许以墨,目光中有一些期许,“连你,也不相信我?”

许以墨没有看她,双手抄着口袋,冷酷中有一丝的痞意,然而他的目光仍旧是森冷得不可侵犯的,他一字一顿,每一个字都像是一块石头怦然砸在林夏花的心上。

“别让我再重复第二次!”他的声音平淡到没有起伏,似乎让人看起来他一向对人如此,冷漠到不近人情。

除了她,林夏花心里一阵抽痛,心里苦笑,是不是即便她做得再多,依旧不如那个她?

“以墨,你何必跟他浪费口舌,于妈,把她赶出去!”许母声音坚决,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怒气仍旧在心中流动。

“表姨,或许嫂子是无心的,我看得出来,她并不是那种表里不一的人。”许露露的声音适时响起,她极力帮助林夏花解释。

而许母在听见这句话之后,怒火更加旺盛,厉声打断许露露的话。

“露露,你不用再帮她说话了,林夏花是个怎样的人,我比你还要清楚!”

“于妈,我的话你是当耳旁风了吗?”许母呵斥。

于妈第一次听见喊声就进来了,一直没敢有动作,这下听到,也只能站在林夏花面前,有些歉疚的道,“少奶奶,请跟我出来……”

她只是个下人,哪敢和许家当家主母呛声,也只有为难林夏花了。

闻言,林夏花只是抿唇垂眸,听话的跟着于妈走出去,在经过男人身侧时,终究是忍不住抬了抬头,见他浑身冷意,由始至终也没有开过口,林夏花知道,是自己妄想了。

自从那人走后,他对自己从来都没有和颜悦色过。

大厅很快又恢复了欢声笑语。

林夏花现在烈日当空之下,炎炎烈日烧灼着自己的手臂,内侧那块红色的地方也隐隐作痛。

许露露端着的那一杯热水有一半都洒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可没有人注意着一幕,更加没有人帮她说话。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林夏花站得脑袋有些发晕,里面不曾出来一个人。

她必须得等许以墨出来才可以走!

余光瞥到了一道倩影,正在朝自己走过来。

许露露老远就在笑着,对她卑微的态度嗤之以鼻。

她走至林夏花面前,嗤笑一声道,“感觉如何表嫂?”

林夏花口舌干燥,嘴唇动了动,但嗓子还是沙哑的,“为什么要陷害我?”

许露露厉声道,“你没资格问!”

她又笑了笑,轻蔑的看着林夏花,得意的大笑,面容有些扭曲,“不过,表嫂,你就算是许夫人又如何?毕竟,你连个下人都不如!”

话毕,她昂着高傲的头颅,嗤笑了一声便离开了。

林夏花苦笑,她何尝不知道自己已经低微到这种程度了。

就在她愣神的同时,一道汽车的蜂鸣声响起,随之而来是关上车门的声音。

她没有抬头,须臾,一双黑色皮鞋出现在自己面前。

抬首,是一个有些熟悉的面孔,脑海中浮现出一副场面,她想起这个人了,林夏花意识到是熟人后眸色渐暗。

“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不进去?”男人激动的就要去扶住她的肩膀,询问道。

见她摇了摇头,不言不语,心中隐隐疼惜,贺非鹤一把拉住林夏花的手腕,“走,我带你进去!”

林夏花震惊,用力甩开那只手,想到自己这么做有些太伤人心,她又淡淡说,“不必了,我就站在这里等着就可以了。”

贺非鹤心中抽痛,叹了叹气,抬眸看了一眼大厅的方向,心下了然。

他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问了,“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话罢,又暗自责怪自己,难道这还不足以看出来林夏花的生活吗?

“谢谢你的关心。”林夏花目光丝毫没有闪躲,她只是语气很淡,淡得像面对一个普通陌生人一般,可没有人知道,就在贺非鹤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她喉咙还是不由自主的哽咽了一下。

三年来,从来没有人问过她这种话,没想到今天却遇上了。

贺非鹤看着她的面容,与三年前有些不同,多了几分坚韧,但却少了几分少女心。

“如果,你哪一天需要帮助的话,我随时都可以,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号码。”贺非鹤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镀金的名片,硬塞在林夏花的手里。

名片还未进入她的手中,又突然转了一个方向,到了一个宽大的手掌之中。

许以墨扯过名片,看了一眼,笑道,“表弟有什么事情需要越过我跟你嫂子商量的?”

这是讽刺,明晃晃的讽刺。

贺非鹤看着他手里夹的那张名片,又看着他带笑的脸,心下沉住,大方的笑了笑,“表哥你这是什么话,我不过是给了……嫂子一张名片而已,你要的话我也给你一张就是了。”

“是吗?既然如此,表弟更不应该跟你嫂子走这么近,也免得下面的人乱嚼舌根!”许以墨笑眯眯的,让人猜不出他的真实情绪来。

说完,许以墨也没有看贺非鹤的脸色,扯过林夏花的手腕迈向车旁。

开门,把女人扔了进去,上车,关门。

车子扬长而去。

路上,车里始终都是低气压,林夏花不敢开口。

车子似乎越来越快了,许以墨手中转着方向盘,嘴角浮现一抹讽刺的笑。

“林夏花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当着我的面勾引男人!”许以墨手中愈发用力操持着方向盘,略微有些咬牙切齿。

“你不用跟我解释,林夏花你给我听着,你最好别让许家丢脸!”“丢脸”二字从许以墨的嘴里说出来,她竟然觉得脚底冒着一股冷意。

垂下眸子,两倃头发顺势落下来,挡住了她的视线,抿抿唇,还是闭嘴不语了。

她看向车外。

车外乌云密布,时而响起几道雷声,风呼啸而过,就连坐在车上的林夏花都感觉到了几分冷冽的感觉。

“铃铃铃……”手机铃声在寂静的车里响起来。

许以墨骨节分明的大手拿起手机,接了起来。

林夏花也看过去,视线落在他的脸上,棱角分明的侧脸让人忍不住呼吸一滞,透过后视镜,她看见了男人眼里似乎闪动着几分异样的情绪,似是激动。

“告诉我你在哪儿!”

林夏花听了半天,只听见他说了这么一句话,还没等她回味过来,车子“吱呀”一声,迅速刹车停下。

男人那双没有波澜的眸子凌厉的射向林夏花,黑眸过于深邃,以及那如雕刻一般立体分明的五官,很难让人不痴迷。

被他突如其来的目光看的呼吸一窒,许以墨面无表情的脸,还有紧抿着的薄唇无一不透露出他的淡漠。

“下车!”

……

林夏花意识到他说什么的时候,人已经莫名其妙的下了车了。

她很久都没有见到那双眸子里那么明亮的颜色了。

那眼神虽没有任何的情绪,却也足以让林夏花心跳莫名的漏掉几拍,就连她的呼吸都明显缓了几分。

车子扬长而去,留下的是无尽的冷意还有苦涩。

许以墨,我就这么让你恶心吗?

林夏花任冷风侵袭,原本只是乌云密布的天空也飘起了小雨,单薄的衣衫被雨水湿透,乌黑的及腰长发也披散了下来,冷冽和寒气的侵蚀让她整张脸白得吓人。

她站在原地等了一会,目光一直看着车子远离的方向,心中还残留了一丝期待,很久很久,久到雨水彻底打湿身子,冻僵了身子,这才麻木的往回走。

夜深了,雨势有些大,街道上行人渐渐变少,林夏花行走在街道上,偶有几辆车卷起雨水从她身边疾驰而过。

尖锐的刹车声突然响起,在安静的雨夜里显得很是刺耳,昏黄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她用手挡了挡,再睁眸,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在离她不过半米距离处停下。

“你怎么在这儿?”林夏花有些虚弱的问,嘴角也无力的笑着。

“我没接到露露,刚才路过这里,车子开近看见是你,就停下来了。”

“上车!”不容拒绝的语气。

林夏花看了看自己湿漉漉的衣服,没骨气去拒绝他的话,便顺着他说的上了车。

上了车,她感觉到了一股暖意,抬眸,原来是贺非鹤把暖气打开了。

心里冒出了一点点的暖意。

但那仅有的一点点暖意很快就消失了。

车子里,林夏花一直到目的地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看着窗外。

他们再次说话是在目的地到达之后林夏花说了一声谢谢便急匆匆的下车了。

“林夏花。”

身后有叫喊声,林夏花回头,同时她的手腕也被一个温热的手掌拉住。

她拧眉有些不悦。

“我对你的心意一直都没有变,如果哪天你需要我,我随时会出现在你身边,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他柔情的眼睛坚定的锁在那抹有些瘦弱的身子上。

林夏花拂开他的手,自觉的后退了一步,抬眸亦是坚定说,“我不明白,我只知道我是你的嫂子,你是我丈夫的表弟!”

一句话,彻底把他回绝。

贺非鹤有些不甘,视线定格在她那片略苍白的唇瓣上,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他用力拽住女人的手腕,大手压住她的肩膀,狠狠的吻了下去。

他的吻是带着霸道的抢占的,林夏花睁大了眼睛,潜意识里的力气使了出来,用力推开他,在他脸上甩了一巴掌。

林夏花怒视,“贺非鹤,你记住你的身份,若是你胆敢再越矩半分,我会毫不犹豫的把这件事告诉许以墨。”

说完,大踏步的走了。

她完全没有看到在自己身后贺非鹤的苦笑,以及不远处的草坪后,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躲着,眼底有一抹惊喜。

林夏花进入别墅后,关上门,身子软倒在门背,腿脚再也使不上力气,她用力擦拭着本就苍白的唇。

脑袋有一些晕,林夏花撑起身子上了楼,洗了一个澡,又给自己熬了姜汤,这才倒在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她睡意正浓时,一声声激烈的“砰砰砰”惊醒了林夏花。

下楼,林夏花撞进一双震怒的眸子里,有些疑惑的皱眉。

她下楼时,正看见许以墨把那套昂贵的茶具摔在地上,茶具四分五裂。

安琪正笑着,她眸子阴狠,林夏花,你的死期到了,我看你还怎么跟我得意!

男人在沙发上坐着,双手看似随意的搭在上面,可那蜷起的指节发白,分明昭示着他的震怒。

“你刚才去哪了?”乌云密布的脸上是阴狠的冷意,冷肃的气氛让林夏花有些不知所措。

她小心隐藏了自己黯然的眸子,眯起眼睛有些好笑的问,“我的丈夫什么时候关心起我的事了?”

话音刚落,她就觉得自己的脖颈被人轻轻松松的抓住,呼吸一滞,就看见了那双慵懒又带着冷冽的怒意的黑眸。

深不见底,林夏花没由来的心惊。

在她呼吸困难之际,那只手还是松开了,林夏花后怕的摸着脖子,一沓照片飞速被甩在身上。

“告诉我,这些是什么?”

林夏花下意识的去看那些照片,不过半秒,她微微长大嘴巴,震惊的看着上面的那两个人。

那两人分别就是她和贺非鹤,而照片的内容是他强吻林夏花的一幕。

怎么会?这一幕怎么就那么恰到好处的被拍到了,还放大了照片,完全不存在PS的痕迹。

林夏花心里飞快的闪过一个念头。

猛的看向安琪,这个时间,他们在一起,除非……“怎么不说话了,我警告过你,忘了吗?嗯?”微热的鼻意喷薄在脸上,酥酥麻麻。

她也顾不得这些,眼睛看着许以墨,“你听我解释,我没有……”

正要解释时,她的右脸偏了过去。

“啪”声音清脆。

猝不及防又是突如其来的一个巴掌,可这次还没有落下去就被人扣住了手腕。

林夏花冷冷的甩开她的手,迎面捆了她一耳光,“就凭你也够格打我?再有下次,你的下场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安琪用她刚才扇过林夏花的手捂着侧脸,阴狠的死死瞪着她,下一秒,安琪便感觉到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她又立刻柔弱委屈的啜泣,“以墨,我不过是想替你教训教训她,她竟然威胁我。”

双眸微眯,那目光在触及林夏花脸上清晰的五指巴掌印时有些冰冷。

“仗着许太太的名声你倒是不甘示弱,就是不知道以后你还会不会有这种机会!”

他的话不知是嘲讽还是不屑,但林夏花却是真真切切的从里面嗅出了异样。

林夏花心下慌乱,面上依旧镇静自若,略有苍白的唇微启,“你什么意思?”

男人唇瓣冷然,从身后的抽屉里拿出一份纸张,扔在桌上,不咸不淡的道,“把这份文件签了!”

不是乞求,不是请求,是命令,绝对的命令。

从桌上拿起,“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落入眼眶,林夏花手指颤抖,有些发狠的捏着文件,忽然就笑了。

“我不会签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安琪也是看到了文件上的字,心下暗喜,但那抹喜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扼杀在摇篮了。

林夏花态度强硬拒绝了。

她原本以为这段婚姻对于林夏花已经名存实亡了,离不离婚大概没什么区别的,但她没想到林夏花脸皮竟然这么厚,非要赖着许以墨。

也难怪,许以墨的身份矜贵,A市不知有多少豪门千金想要给他当地下情人,不仅仅是因为他钱权两握,更是因为他英俊的外貌,引得一干女人眼红。

因此,许太太这个位置有太多的人正虎视眈眈。

安琪正想极力劝说,但又想着既然男人都没有开口,她也不好再说什么。

时间还长,这场仗也不急在一时。

可她没想到,对于她,这场仗她还未打便已经被退场了。

许以墨似笑非笑的盯着那张文件,那平静的目光染了寒霜,“你别忘了,我答应娶你的时候还说了什么。”

还说了什么?林夏花微楞。

那天他答应娶她,可也在她耳边冷冷说,“我可以娶你,但你记住,休想我会爱你。”

林夏花紧紧的捏住手上的戒指,心狠狠皱缩。

安琪看着林夏花的神情,蓦然走上前,甜腻的靠过去道,“以墨的话没有人可以违抗,就算你是他太太也不例外。”

意料之外,一双大手平静的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推开了一些距离。

他波澜不惊的眸子里没有半分的情感,拿出一张空白支票,扔到桌上,优雅坐下来,双腿叠在一起。

“以墨……”

“许太太岂是你能践踏的,即使我不爱她,我轮不到你来教训她!”

安琪没有想到会这样,大惊失色,垂眸落泪,不甘心的问,“你不爱我了吗?”

男人双眸倏然眯起,本来平静的神色忽而变得冰冷,“你太抬举你自己了,从今天起,你不用来找我了。”

他阴冷的神情吓到了安琪,她的脸色变得颓败,声音带着哭腔,“我,我不会再欺辱许太太了,以墨你别让我走……”

他无动于衷,就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给她。

“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男人突然阴沉沉地说了这么一句。

一瞬间安琪就面露惊恐,连低低的抽泣声都停了下来。

她确实有听说过,有不少纠缠着许以墨不放的女人,最后无一例外都在A市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她以为她会是个例外,原来是她一直肖想了吗?

“以墨,我想你可能是心情不好,那我先回去了。”安琪不由自主你后退了两步,转身要走时,怨恨的瞪了林夏花一眼。

客厅忽而又安静下来,空空荡荡的,有些让林夏花心惊。

她看着沙发上那个冷情的男人,目光垂了下去,他一直都是这样对女人的吗?

如果不是两人的结婚证以及父亲生前极力的安排,她恐怕也是如今安琪这个下场。

在她愣神的时候,男人忽然拉住她的手腕,林夏花摔在他身下。

温热的气息隔着单薄的布料传来,她发觉到是什么的时候,忽然红了脸。

她的手压在那上面,许以墨脸色变黑,身下微微撑起。

林夏花只觉尴尬,下一秒,她就被抱入卧室,被重重的扔在床上。

男人欺身而下,狠狠压着她,呼吸粗重,在她耳边厮磨着。

那粗重的呼吸又落在她的脖子上,男人似发泄一般啃咬着,大手落在衣服上,用力扯开衣服。

“你放手,许以墨。”

林夏花胸前一凉,衣服已经被扔在床下了,那粗重的呼吸和浓重的男人气息让她没由来的心惊。

她挣扎,拳打脚踢,要把男人从身上挪开。

双脚被轻松的夹住,那两条修长的腿狠狠的夹着她的,手腕也被擒住,许以墨轻嘲,“许太太是不打算履行夫妻的责任?既然如此,把文件签了。”

话落,林夏花眸子里滚落一颗泪珠,又以极其迅速的速度消失不见,忽然间,她就失去了所有的动作。

“好。”

眸子,绝望一般的闭上。

动漫关键词:才一颗珠子就疼成这样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