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我们换着玩好吗,渺渺在公车被灌满jing液

2022-06-07 12:31:5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难得休息一天,顾念却因为帝长川这突如其来转入的巨款,而郁郁寡欢,就连早饭,都吃的意兴阑珊。重新回到卧房,趴在床上补眠了几个小时,再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张嫂适时的敲门进来,看着

难得休息一天,顾念却因为帝长川这突如其来转入的巨款,而郁郁寡欢,就连早饭,都吃的意兴阑珊。

重新回到卧房,趴在床上补眠了几个小时,再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

张嫂适时的敲门进来,看着一脸惺忪的她,小声道,“太太,到中午了,您想吃点什么?”

她蹙了下眉,思量番还是说,“不用为我准备了,我等下要出去一趟。”

张嫂点点头,转身出了房间。

顾念也尽快爬起来,重新洗漱换衣服出门,送去检修的车子还未修好,她徒步走了一段,遇到计程车,拦下上了车。

“福山路……”一个地名刚要报出,顾念似又想到了什么,转而说,“送我去付汇街的全香楼吧!”

司机未应声,却发动车子朝着付汇街驶去。

到了全香楼,点了几道菜,又去隔壁的酥雅买了些点心,提着包装精美的礼盒和餐点,重新拦了辆计程车,去了福山路。

长路的尽头,一个颇具复古风格的老式北欧风建筑,很快映入眼帘,她下车时,金银镶嵌的自动门旁,一个复古风域的‘顾’字,秀外慧中,更加将宅邸的古朴反衬出来。

顾念敛了下眉,迈步上前,输入密码,进了宅子。

此时的顾家早已今非昔比,家里没有佣人,她进了玄关,闻声走出的是这里的女主人苏漫。

四十多岁的女人打扮精致,妆容高雅,一见到她就露出了笑容,“念念回来了!”

看着她手中提着的东西,苏漫忙上前接过,并说,“拿什么东西呢,家里什么都不缺。”

“没事,小姨。”顾念换鞋时应了声。

没错,是小姨。

苏漫是她生母的亲妹妹,在母亲亡故后,便搬了过来,照顾她和哥哥的生活起居,时间一晃,差不多也十几年了。

俩人往前走,苏漫将东西先送去了厨房,再出来时手上端着一杯刚榨的果汁,递给了她,“你好久没回来了,今天是有事儿?”

苏漫知道,她虽然是顾念兄妹的亲小姨,但是因为她和顾绍元的关系,两个孩子对她一直颇有成见,随着成人立业,也便不怎么回来了。

每逢回家,不是重要日子,就是有事。

顾念接过那杯果汁,小啜了一口,里面有奇异果,所以酸酸的,很符合她此时的‘胃口’,所以忍不住多喝了几口。

苏漫坐在她身边,连忙又端过果盘,将各种水果递给她,热情的样子,亦如以前。

“小姨。”顾念出声打断她,望向她的目光浅淡,“确实有事,就是我妈妈在世时,曾经有一些祖辈传下来的苏绣……”

她刚提起,苏漫就连连点头,“对,是有一些,你想要?那我去找。”

说着,苏漫便起身就要上楼,而顾念却拦下了她,“不急的,小姨,我想要其中一幅苏绣百花图。”

“百花图,我有印象,稍后我找到了让人给你送去。”苏漫回应说。

顾念点头,余光瞥到楼上紧闭着的书房门,注意到她眸色微闪,苏漫忙说,“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上楼去看看你爸爸吧!”

她拉着顾念的手,“他很想你。”

顾念心绪一怔,随之应了声好,便起身上楼。

站在书房门外,她需要努力深吸口气,才有勇气抬手敲门,听到里面传出一声‘进’后,推开了房门。

她走进去,偌大的房间里,男人站在窗边俯瞰着外面,背对着房门,单单的背影,就让她心境微动,那个当年冷峻高大,一只手就能抱着她转圈圈的父亲,此时的背影,也出现了苍老,岁月多可怕。

“爸。”她出声道了句。

男人明显身影一顿,随之转过身,清严的脸上晕染着岁月的沧桑,就连看向她的目光,也都浑浊了几分,嗓音低沉道,“你怎么回来了?”

“过来看看您。”她顿了下,有些不习惯的又补充句,“还有小姨。”

顾绍元的脸色沉了下去,坐下后又言,“你最近和长川之间,怎么样了?”

“还好。”她话语简单,站在那里望着父亲。

年老的男人不悦的抬眸,视线冷然,“什么叫还好?他已经回来了,还没有和你离婚,就代表有原谅你的迹象,顾念,你就应该把握住这个机会!”

“爸,我和他之间,不是您说的这么简单,我……”

她话没说完,就被顾绍元突然呵斥打断,“不是这么简单,那又是什么?当初,是你做了对不起长川的事情,当时你和洛城夕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你让他如何受得了!”

“爸,当初是当初,何况那时候我和洛……”

顾念想要解释的话再次被打断,顾绍元怒火瞬间高涨,“你这是什么话,当初你做了那么多丢人现眼的事,反过来,时到今天你还想和长川离婚,如果不是你小姨打听,你是不是想要瞒着我一辈子?你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

胆子这么大。

好耳熟啊,差不多三年前,他也是这样训斥着她,生气的摔了杯子,溅起的碎片划伤了她的小腿,落下的疤痕至今还在。

顾念沉了沉气,看着父亲再言,“爸,当初您让我嫁给他,是为了维系关系,保证顾氏不倒,可是时至今天,顾氏早就破产了,不管三年前都发生过什么,不管是真是假,回过头您再想想,我当初的牺牲,还有意义吗?”

一席话后,顾绍元没有像以前那般大声训斥她,反而,这个日渐衰老身体孱弱的男人,沉默了。

良久后,他才望着她,缓缓开口,“顾念啊,你与长川这些年,对你来说,就真的只是牺牲吗?”

顿了顿,顾绍元又说,“你如果现在非要放下一切,那么,你让长川他怎么办!”

顾念轻微一怔,帝长川怎么办?

她不自然的抬手抚了下小腹,心里凉漠,到了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完全不知如何回答父亲,索性不回答,这还是当年帝长川教她的。

所以,顾念什么也没说,只是对着父亲轻微垂眸颔首,然后转身离开,留给顾绍元的,只是一道淡漠的背影。

他出声叹息,这个女儿,脾气秉性太像她母亲了,外表看似柔弱无骨,实则内心出奇强大,所以,当年她妈妈做了那种事,狠心的留下他们兄妹,致死都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而现如今的顾念,又执念颇深,非要从帝家逃离……

顾绍元执掌顾氏多年,就连亲生儿子顾涵东都看不上,却唯独钦佩帝长川,分外青睐。

他深吸了口气,一巴掌拍在了书桌上,敲门进来送茶的苏漫见状,忙上前劝慰,“别这样,你的苦心,总有一天念念会明白的。”

“哎,我只怕她这条路走下去,到最后,受伤的还是她啊!这孩子秉性和我最像,不到最后一秒,永不认输,以后她就自求多福吧!”从顾家老宅出来,顾念没有叫车,一个人在街上走着,脑中思绪万千,不断的沉浮,再沉浮。

天色阴沉沉的,闷闷的雷声滚滚。

她不想再耽搁,站在路边寻觅计程车,可偏偏这种时候,空车一辆没有,她等了许久,直到淅淅沥沥的下了雨,也没拦到车子。

顾念两手高举着包包,勉强挡雨,顺势快步走向路边的街店避雨,却一抬头,看到一家熟悉的粤菜馆。

正好也到了晚饭时间,肚子饿的厉害,顾念也没多想,抬步进了餐厅。

服务员热情的走过来,询问的话语还未道出口,耳边就被一道鲜明的女声抢了先。

“顾念?”

她闻声一愣,寻声望去,就看到一身妖娆的洛弯弯,就坐在不远处的卡座里,侧着身朝她挥手。

而餐桌对面,帝长川一脸冷然的坐在那里,周身西装革履线条利落,冷峻的轮廓依旧,霸气清冷的五官幽深,视线随着洛弯弯的声音微转,睇向顾念时,几分凉薄,几分漠然。

顾念轻微一怔,服务员见状,认为是认识的熟人,便识趣的避开了,洛弯弯也佯装热情的连忙起身,朝着她走来,“顾念,好巧啊!你一个人来的吗?”

她眨了眨眼睛,纤长浓密的睫毛微闪,极快的扫去眸中的凌乱,淡道,“嗯,我是来点外卖的。”

“外卖?”洛弯弯轻声重复,余光瞥向一侧卡座内的男人,杏眸转动,上前拉住顾念的手臂,同时说,“别点外卖了,过来,和我们一起吃吧!”

她丝毫不给顾念拒绝的时间,说完就拉着顾念来了卡座这边,还自言自道的解释说,“今天的天气不好,我突然想吃粤菜了,长川哥就陪我来了……”

清淡的话语,其中的暧昧,显而易见。

顾念微微皱了眉,刚要出声拒绝,而身侧只听‘咚’的一声,她低下头,一个椅子被帝长川长腿一踢,直接放在了她腿边。

她心绪随之一紧,接下来直接说,“还是不必……”

顾念的话都没说完,倏然,细腕上覆上一道气力,帝长川长臂一捞,她整个人直接跌坐在了椅子上,因为就在他近旁,男人大手下一秒环上她腰肢,将她整个僵滞的身体,往自己身边拽了拽。

“点菜。”他低冷的嗓音传来,霸道的丝毫不理会顾念的脸色和反应。

她不耐的眉心紧蹙,跟着视线睨向他的,还未言语,帝长川沉冷的寒眸迎上她的,抢先开口,“我说点菜。”

低沉的嗓音,透着不容抗拒的狠绝。

亦如他这个人的行事作风一般。

顾念的心紧了紧,脸上明显染上了几抹不悦,对面洛弯弯看着这一幕,不甘的手指紧握,伪善的笑容表里不一,“好了,顾念,我们点菜吧,你想吃点什么?”

洛弯弯说着,伸手就想去拿菜单,却落了空,菜单先一步被帝长川拿起,扔到了顾念面前。

刹那间,洛弯弯感觉跌下云霄,心里的愤然,慢慢扩散。

顾念尴尬的看着面前的菜单,一侧服务生面带微笑的望着她,还在等待,她深吸了口气,硬着头皮随意点了几个。

刚合上菜单递给服务生,身侧男人沉冷的嗓音倏地响起,补充了下,“再加个清蒸鲈鱼。”

“好的,先生女士,请稍后。”服务生微笑的离去,徒留下一桌上尴尬的几个人。

洛弯弯大大的杏眸忽闪,视线狡黠的望着顾念,“你知道吧?我哥他回来了……”

一句话,让本就寂寥的氛围,瞬间凝滞。

顾念目光婉转,略点头道了句,“嗯,知道。”

“所以你们见过面了吧?其实,我哥回来已经很久了,但他是洛氏的总裁,所以很多事情都要处理,他之前还……”

洛弯弯越说声越小,最后在触及到面前男人幽冷阴鸷的眸光后,下意识的戛然而止,噤声的速度太快,尴尬的自己满脸泛了红。

她又想了想,小声嗫喏,“抱歉啊,长川哥。”

男人沉冷的面色如冰,周身凛冽的寒气更为渗人,将周遭空气都携带的降了数度不止。

顾念感觉氛围太尬,凌乱的眸色微垂,服务生及时过来,逐一上菜,色泽鲜美,香气诱人。

几个人开始吃饭,顾念低着头吃着碗里的米饭,踌躇着尽快吃完然后离开,而一块鱼肉,突然落进了她碗中。

她蓦然一怔,抬起头,就撞上了男人那双波澜不惊的沉眸,只听他说,“吃。”

简单的一个字,低哑,寡淡。

顾念心里泛起些许不知名的情绪,皱了皱眉,将鱼肉放入了口中,一根鱼刺都没有,原来,他还记得……

很多年前,发生过一件事。

那是她第一次遇到帝长川,年幼的她,活泼好动,不同于他,虽然年纪小,但却性子低稳,长辈们都夸他,那时候的他在所有人眼中,就是天之骄子。

吃饭的时候,保姆喂了顾念一块鱼,因为鱼刺没有挑净,卡到了她的小嗓子,疼的她手舞足蹈,又眼泪汪汪。

当时上演了好大一处闹剧,后来请了家庭医生后,才恢复如初,可是从那以后,顾念便再也不吃鱼了。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家族聚餐时,她认真扒着碗里的饭菜,突如其来的一块鱼肉放入她碗中,顾念一愣,下意识的拿着筷子就要扔掉,而动作却被旁边的帝长川拦阻。

他语气淡淡,“吃吧,已经没刺了。”

顾念不信,执意还想丢掉,那时候起她的脾气就很倔,但他禁锢着她的小手,最后直接先一步夹起那块鱼肉塞进了她嘴巴里。

她想吐,他又捂住了她的嘴巴。

顾念不得不咀嚼咽下了那块鱼肉,这才发现,果然,一点刺儿都没有。

之后,他看着她,只说了一句,“你要信我。”

那一年,顾念五岁,帝长川八岁。

她及时扼住翻飞的思绪,再看向自己的饭碗,上面又多了好几块鱼肉,一时间心里泛酸,眼睛也瑟瑟的,顾念快速的垂下头,三两口便吃光了碗里的饭菜。

洛弯弯注视着她的目光,透着从未有过的怨怒,思量了下,她看向了帝长川,声音娇滴滴的,“长川哥,我想吃虾,帮我剥一个呗?”

“自己剥。”男人沉冷的声线如旧,同时,修长的大手推着菜盘到了洛弯弯面前。

“……”

洛弯弯有点无语,沉吟了下,还想开口,而面前的男人却已经放下了餐筷,动作优雅的拿着纸巾擦了下唇,放下后,抬手唤来服务生买单。

顾念见状,拿起包包起身,想要离开的动作未起,身侧阴影覆过,男人大手抚上她的腰,将人纳入了怀中。

“我们回家。”帝长川嗓音清淡,轻扫眸线看了洛弯弯一眼,又说,“你慢慢吃,等下林秘书会送你回去。”

说完,便搂着顾念,长腿大步的径直出了餐厅,洛弯弯注视着俩人离去的背影,愤然发狠的咬起了牙。顾念被他箍着出了餐厅,站在路边,林秘书开着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到了路边,停车后对着帝长川略微颔首,又转身去了停车场。

一连串的动作让顾念有些发懵,不等思量,只觉得掌心上多了什么,她低眸时,男人也适时的放开了她。

顾念看着手中多出的车钥匙,心下一惊,再抬眸时,正和帝长川沉冷的眸色相撞,听到他说,“给你的,开回去。”

给她的?车子吗?

全球限量限定款的兰博基尼,最少价值也是八位数以上……

“太贵重了,我不要。”

她想都没想,就想将车钥匙还给他,但刚伸出的手就被他大掌握住,禁锢着她的细腕,重新将手臂按回了她身侧,顺势帝长川凛然的身形再度向前,俯下身,凑到她耳边,旖旎的场景,温热的气息,却道出的字句阴冷如刀。

“记住你的身份,别整天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

顾念心里凛然一紧,些许的愤然就在心底燃起,“帝长川……”

她话音都未落全,下一秒,脖颈就被男人一把扼住,力道不大,却足以打断她的言辞,他沉冷的字句连带砸来,“别让我再重复,你应该知道,我对你没有耐性!”

话落,他直接无视掉她眸中还在萦绕的愠怒,又附加句,“自己开车回去。”

然后,帝长川收力,放开了她,转身走了几步,看着路边驶过的计程车,抬手拦了一辆,上车消失无踪。

顾念满腹凌乱的站在路边,拿着手中的车钥匙,看着近在咫尺的那辆红色跑车,只感觉尤为刺眼,也有些刺痛心扉。

“你应该知道,他给你车的初衷,并不是爱。”

身后,突兀的女声霍地响起,顾念身形微凛,洛弯弯就走到了她面前,一脸的盛气凌人,就连眸中都透着傲气,“长川哥只是看你太可怜了,毕竟,没离婚你还是帝家的人,他不想因为你这种女人,让自己脸上无光而已。”

顾念轻微的眉心蹙起,眼底渗出了不耐。

洛弯弯却不理会这些,只想尽快打压发泄,倾出自己的满腔怨怒,她又说,“还有啊,长川哥可是有洁癖的,尤其是对感情,像你这种,和别人睡过的女人,他还可能再要你吗?”

顾念眸色彻底沉了下来,莫名的心里有些烦躁,随口道了句,“这好像是我与他之间的事情,与你无关吧?”

之后迈步越过洛弯弯,走向红色跑车。

林秘书也在此时走了过来,对着洛弯弯颔首道,“洛小姐,帝总让我送你回去。”

洛弯弯没理睬林秘书,迈步追上顾念,尖锐的话语再临,“顾念,我看你就是恬不知耻,难道这点特性,是家族遗传吗?”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像钢针,很戳进了顾念的心,她正欲上车的动作蓦然一顿。

“听说你妈当初在世时,好像也是勾搭了个野男人,闹得是满城风雨,人尽皆知,所以生了你这么狐媚子,除了魅惑男人之外,你还会做什么?嗯?”

洛弯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能是刚刚用餐时受了点刺激吧,一时心里的怒火控制不住,全部发泄了出来。

丝毫没有注意到顾念此时逐渐阴沉下去的容颜,洛弯弯又说,“我看你只会爬上男人的床,用……”

“闭嘴!”

洛弯弯话没说完,就被顾念猝然出口的一句话封堵了回去。

旋即,顾念脸色清冷的落向她,眸底渗出的冷厉阴骇,一字一顿的话音,仿佛碾压在洛弯弯的心间,“我念在你是城夕的妹妹的份上,这次姑且算了,但若再有下一次,你敢污蔑我母亲,洛弯弯,可别怪我不客气!”

“哎呀,你这是威胁我了?”洛弯弯笑容讥讽,俨然是毫无畏惧。

顾念却不想再理会她,径直拉开车门,侧身迈步上车。

洛弯弯看她要走,岂能善罢甘休,上前伸手拦阻,顾念不耐的拨开她的手,一时间心绪不宁,没控制手上的气力,导致洛弯弯踉跄的身形向后,险些摔倒的刹那,林秘书急忙过来,一把扶住了她。

稳住了身形后,洛弯弯心里的怒意彻底爆发,一把推开身侧的林秘书,朝着顾念走去的同时,也扬起了手,“你竟然敢推我?”

她高举的手臂还未挥下,就被顾念先一步握住,与此同时,顾念另只手臂微扬,狠厉的一巴掌,精准无误的扇到了洛弯弯脸上。

放开她的刹那,洛弯弯身形不稳,直接狼狈的摔倒了地上。

“洛弯弯。”顾念居高临下的睨向她,目光冰冷,“我不仅敢推你,还敢打你,知道为什么吗?”

看着洛弯弯惊恐又愤怒的脸色,顾念在转身上车前,冷冷的留下句,“因为你管不住自己的嘴!”

注视着她疾驰而去的车影,洛弯弯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恼羞成怒的咬着下唇,凭什么?到底凭什么!

顾念永远都是这幅高高在上的样子,不管是曾经的顾氏千金,还是现如今的帝氏少夫人,她永远都比自己强,这到底是为什么!

夜晚的闹市繁华如常,霓虹炫彩,火树银花,当真无愧不夜城这个称号。

顾念驾驶着跑车一路驰骋,车窗外的路灯飞掠,拉出金灿灿的弧线,手机突然响起,她扫了眼来电显,是乔珊珊打来的。

她随手按了免提,“姗姗。”

“念念,在干嘛?还在做勤奋的小蜜蜂,奋斗在你急诊的第一航线上吗?”乔珊珊嬉笑打趣的声音晕染,“要不要来喝一杯?神清气爽呦!”

顾念轻微一笑,“你喝醉了?”

“才没有呢,我只是想你了,再不见你一面,都要忘了你长什么样子了!”乔珊珊说着,没忍住还打了个豪放的酒嗝。

顾念皱眉,这是没喝醉?

她叹了口气,“说地方,我去找你。”

这边话音刚落,顾念就注意到前方突然涌现了一道什么,下意识的转方向盘避开,却因车速太快,直接冲向一旁的防护栏。

跑车的速度,完全超乎顾念的想象,撞过防护栏后,又硬生生的撞上了路边的绿化带,最后,才勉强停了下来。

突然猝起的安全气囊和安全带,完美的让顾念避开了一切伤害,只是随着她下车查看,这辆崭新的跑车,却撞坏了保险杠。

不仅如此,那火红色的车身上,也大大小小的出现了无数道划痕。

顾念垂眸叹息,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车内的电话听筒里,乔珊珊惊诧的声音接连而起,“念念,顾念?你怎么了?那边发生了什么?”

她重新上车,拿出了手机,简单一句‘我没事,等下再说。’挂断了电话,然后无语的看着这‘伤痕累累’的车子,准备处理事故。

动漫关键词:我们换着玩好吗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