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车内挺进尤物少妇紧窄,美熟妇办公室撞击浪吟娇喘

2022-06-01 15:11:1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宁暖暖的眼睫轻颤,眸底闪过一道惊讶。完了!薄时衍已经看清她的脸,她再怎么遮也遮不住了。薄时衍眉宇轻蹙,“你不是在象屿基地拍戏?”“象屿…拍戏…&

宁暖暖的眼睫轻颤,眸底闪过一道惊讶。

完了!薄时衍已经看清她的脸,她再怎么遮也遮不住了。

薄时衍眉宇轻蹙,“你不是在象屿基地拍戏?”

“象屿…拍戏……”

她的大宝贝宁小烯不就在象屿拍网剧吗?

那薄时衍对着她说这番话,说明他把自己错认为成……那个女人了?

下一秒,男人低沉的声音给了她答案。

“宁云嫣,你在跟踪我?”男人冷冽的声音,充满危险。

宁暖暖稳住心神,整理思绪。

薄时衍将她认成宁云嫣,又知道宁云嫣此刻在象屿影视基地拍戏,那他与宁云嫣应该很熟,要是他知道她不是宁云嫣,那宁云嫣就能猜到她还活着。

宁暖暖绝没想过要在这个时候曝光自己的身份。

如果薄时衍已经将她认成宁云嫣,那就干脆误会到底吧。

宁暖暖转动手腕,试了半天能没能将手腕从男人的掌间挣脱出来,最终无奈地叹息道:“薄时衍,能不能松开我的手腕…疼……”

不是假疼是真疼,可她没意识到的是她此时声线娇软,清澈的杏眸满是委屈,就跟一只被欺负的小猫咪似的,糯得人甚至不舍得眨眼。

薄时衍的凤眸紧紧凝视着她,手掌的力道却轻了下去。

他从没见过这样充满灵气的宁云嫣。

印象中的宁云嫣娇纵柔弱,身上端着大小姐的范儿,一颦一笑完美得都像是经过训练过的那般精准,却让他看得索然无味。

“嘶……”

宁暖暖翻看了手腕,果然被他攥得差点破皮。

薄时衍面色冷了下来,挑了挑双眉:“你还没回答我,怎么会在这里?”

“想你了呗。”宁暖暖一脸天真无暇地睨着他,清澈的眼眸何其无辜:“趁着拍戏的空挡,偷偷溜回来想看看你…又不想被你发现……”

这话……

够油腻吧?

够赤裸裸吧?

刚才薄语枫在电话里说他爹地有厌女症,那现在她在薄时衍面前说这种恶心吧唧的话,薄时衍肯定要被她分分秒恶心到,接下来就是喊她滚了吧?

就在宁暖暖闭上眼,等待狂风骤雨降临的时候,这边薄时衍却连一滴雨点都没落下来。

半晌,她睁开杏眸,微愣了会儿,对上男人那双漆黑到有些深邃的凤眸。

“宁云嫣,原来你这么想我的?”

顶着宁云嫣的名头,宁暖暖索性胡作非为下去:“当然啊…想你夜夜在我身边啊!俗话不是都说孤枕最难眠,芙蓉帐最暖……”

宁暖暖说这话时自己都被自己恶心到了,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身后服务员端着煮沸的咖啡走过,宁暖暖无意识地往后一退,正好要与身后的服务员撞在一起。

在即将撞到的那一刻,薄时衍伸出胳膊,终究是接住了她。

垂下凤眸,薄时衍注视着怀里软绵绵的小女人,空气里夹杂了几缕沁人心脾的药香,清新又好闻,心弦被不经意间撩动。

印象中的宁云嫣有那么诱人吗?

诱人到让他的理智逐渐出走,体内的欲念随着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而不断地膨胀。

刹那间,这一低头的温柔已经错乱了他的浮生。

他的喉结动了动,只觉得眼前的樱桃小嘴似在对她发出无声的邀请,邀他亲自品尝。

宁暖暖的小手抵在薄时衍的胸前,想要推开他自己重新站好,可就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薄时衍揽住她的身子,狠狠吻在她娇嫩的粉唇上。

“唔……”

宁暖暖的杏眸圆瞪,不敢置信地望着薄时衍。

谁能告诉她?这他妈是厌女症?

宁暖暖的腰身被薄时衍箍得很紧,那力道仿佛要将她揉进他的骨血里,她的挣扎根本微不足道,可怜的是她的唇…被薄时衍这狗男人蹂躏得一片艳红。

宁暖暖的力气仿佛被抽走一般,在薄时衍的身前颤栗着,暴躁着却又反抗不得。

薄时衍虽然将宁暖暖欺凌得彻底,却也没有对她做更过分的举动。

当他放开她的时候,宁暖暖的脑袋因为缺氧还晕乎乎的,双眸凌乱。

除了六年前那一夜……

她从来没和男人唇齿相依过,即使是六年前她也是醉得稀里糊涂,不记得男人长什么模样,可男人刚才却直接强势撬开她的贝齿,汹涌地攻城掠地而来,逼得她都快要发疯了。

宁暖暖很久才回过神来,想到刚才那一吻,又恼又怒,抬手想扇薄时衍一巴掌。

可手刚扬起,薄时衍就已经精准无误地攥住她的皓腕。

“你不是患有厌女症吗?”宁暖暖没好气道。

“那需不需要我提醒你,说想我的人,是你。”男人突然凑近,俯身在她的耳畔说着。

男人灼热的气息拂过她的颈项,宁暖暖一回头看到的就是男人那双如鹰隼般锐利的凤眸,瞬间如临大敌。

该死的!真是要疯掉了?

宁暖暖原以为假扮宁云嫣,能把薄时衍糊弄过去,却没想她这边还没怎么样,就已经被这男人摁住狂吻不止。

他属狗的吧?

一个吻,都能把她的唇都给吻破皮了。

宁暖暖与薄时衍离开咖啡店时,外面的雨势已经小了。

苍梧开着悍马来接薄时衍,见到薄时衍与一个着黑色长裙的女人共撑一把伞,当看清那女人的面容时,他狠狠愣了愣。

这不是宁云嫣吗?

爷怎么会和宁云嫣在一起?

见苍梧来接薄时衍,宁暖暖梗着脖子,两片红唇翕动道:“我的助理稍后过来,苍助理既然来了,就先走吧。”

“恩。”

宁暖暖正暗舒一口气的时候,男人却长臂一揽,又将她纳入怀中。

这一刹那,宁暖暖软绵绵的身子瞬间绷紧,手就开始捶他,咬牙切齿道:“苍助理在……”

宁暖暖想骂他变态,可想到自己现在的人设,她立马忽闪着杏眸:“我们…这样不好吧?”

薄时衍勾了勾唇。

人却又朝她凑近了几分,凑到她的颈项处,嗅了嗅她身上甘冽的药香味,倏地张开薄唇,就猛地咬住她粉润的耳珠。

“疼……你吸血鬼变的?”宁暖暖捂住被咬出血的耳垂,急眼了。

薄时衍眸色一沉,与她四目相对道:“留个痕迹,下次检查。”

宁暖暖的心头一凛,望向眼前的男人,只见他抿着唇,冷眼望她,波澜不惊的眸底有一抹暗芒掠过,而自己像极了野狼相中的食物!

“你当苍助理是死了?”宁暖暖恼羞地小脸血红。

“你可以当苍梧死了,他不会看也不敢看。”

的确不敢看,此时的苍梧背对着两人,望着小雨如牛毛的天,人生第一次疑惑起今天的太阳是不是打从西边出来了。

薄时衍满意地瞥了一眼她耳珠上的咬印,坐上锃亮的悍马扬长而去。

宁暖暖站在咖啡书店的屋檐下,望着车子离开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丝腹黑的弧度。

如果不是不想暴露身份,能被这够狗男人这么欺负不还手?

以宁家和宁云嫣对她的厌嫌,是死都不会让薄时衍查到关于她的消息。

重新戴上口罩墨镜,宁暖暖打了一辆计程车回家。

一回到家,宁小熠就迈着小短腿来迎接她,可是看清她摘掉口罩的面容后,不禁蹙起小眉头问:“妈咪,你的嘴巴怎么了?是不是过敏了?

过…过敏?

宁暖暖低头对上宁小熠那双乌黑清澈的大眼,心儿立马就虚下来了。她这儿明显不是过敏,可是她总不见得要和一个五岁孩子解释什么是吻,而她又为什么和薄时衍吻上了?

宁暖暖想不到更好的理由,就顺水推舟。

“是啊…过敏了。”

“这样啊……”

“恩…就这样。”

宁小熠忽闪着如紫葡萄般的眼眸,又紧张又认真地追问道:“妈咪,那你的耳朵呢?你的耳朵为什么也出血了?”

他清澈的大眼人畜无害,包子脸上全然一副关心你的模样。

“咳咳。”宁暖暖被口水呛到了,好一会儿才缓下来:“小宝贝,还好你今天没和我一起去近郊山上给你外婆扫墓。那边蚊子毒虫特别多,我的嘴和耳朵都是在山上被蜇咬的。”

“妈咪,我给你拿下药膏。”

宁小熠智商再高,也不过就五岁,听宁暖暖这么一说倒也没再怀疑。

宁暖暖见小家伙相信了,揪着的心才慢慢放下来,可她在心里把薄时衍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遍。

啧啧啧,这薄时衍到底是有多饥渴,连宁云嫣喂都喂不饱,竟然把她搭进去了。

宁小熠拿来消炎的药膏时,也抱来笔记本电脑。

宁暖暖接过药膏后,就见小家伙把电脑屏幕对向她,迫不及待地搓了搓小手:“妈咪,我发现一个男人和我还有哥哥好像啊!我把照片发给哥哥了,哥哥看了也说很像很像。”

宁暖暖单手托腮,一语道破小家伙的小心思。

“觉得那男人不是你们亲爹,你们还在找你们心目中的亲爹?”

六年前那个与她春风一度的男人,宁暖暖离开夏国后也托人查过,查到了宁云嫣当时有花钱雇过一个叫周今阳的亡命之徒。

事后,那个男人拿了宁云嫣的钱,就没留下再多的踪迹,感觉像是从人间蒸发了。

但所谓的人间蒸发,大概率就是被宁云嫣彻底灭了口。

所以宁暖暖也没其他证据,手中只有他的照片,她也没瞒着两个小家伙,都给他们都看了。

谁知这两个小家伙却不约而同咬定周今阳不是他们的生父,说他们的生父肯定还活着,而且是另有其人。

也就是这个原因……

两个小家伙。

大儿子受邀当了童星,就是想让所谓亲爹主动看到。

小儿子自学编程黑客,就是想在各国网络上查亲爹。

“那个长得獐头鼠目,和我们完全不像的男人,怎么可能是我们爹地?”宁小熠的小嘴儿嘟得老高:“倒是今天我查到的这个男人,比妈咪你说的那个男人,更像是我们的爹地。”

得!

小家伙拗得很,她今儿个估摸着怎么都得看一下了。

“好,那你让我看看,你说得像倒是有多像。”

宁小熠的两只小手在键盘上捣鼓了一下,很快屏幕上就出现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这个男人脸部轮廓深邃,一双凤眸幽若深潭,五官精致绝伦。

纵使这不是张独照,但是他站在人群中,依然是最鹤立鸡群的那个存在,让人一眼就被他锁定住所有的视线。

“妈咪,怎么样?很帅吧?”

宁暖暖倒吸一口凉气,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在咖啡书店内将她压在书架上狂吻的男人。

薄时衍?!

动漫关键词:车内挺进尤物少妇紧窄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