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办公室双腿打开揉弄高潮,老师用力挺进小雪

2022-06-01 15:10:2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就在她即将受不住男人犀利的目光,败下阵来的刹那,他低醇磁性的嗓音入耳。“语杉从小患有失语症,我带她看过无数名医,她不是器质性病变,不能发声的原因来自心理上的。”

就在她即将受不住男人犀利的目光,败下阵来的刹那,他低醇磁性的嗓音入耳。

“语杉从小患有失语症,我带她看过无数名医,她不是器质性病变,不能发声的原因来自心理上的。”

薄时衍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是第一个让她能够发声,说出‘妈妈’这两个字的人……”

“我让她能开口?”

“我没这个必要骗你。”薄时衍的目光从宁暖暖的脸上一掠而过,冷冷道:“我只图你能让语杉敞开心扉这一点。”

闻言,宁暖暖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与她身份泄露有关。

“只要你能治好语杉的失语症,你可以提任何我能做到的要求,定当满足。”

“不需要。”宁暖暖摇头失笑。

“人心不足蛇吞象。”薄时衍挑高眉峰,声线里尽是克制和冷漠:“不知有什么要求,是连薄家都满足不了的?”

“我看人心不足的是你吧?”宁暖暖白了他一眼:“不需要的意思,就是不需要薄家满足我什么要求。”

对上薄时衍凛冽的眸光,宁暖暖不卑不亢地答道。

“薄先生,我愿意无条件配合治疗语杉的失语症。”

“无条件?”

宁暖暖狡黠的眼神就像是可爱的小狐狸:“我喜欢杉杉,愿意多见见她,仅此而已。至于你和薄家,我没有兴趣。”

薄时衍与宁暖暖聊完之后,吩咐管叔找司机将宁暖暖送回家。

薄时衍看了一眼手上的便笺,上面是一串手机号码。

她…远比他想象中得更令他意外,不仅语杉喜欢她,连语枫也是!

家里这两小只,除了有些怕他会听他的话之外,其余小叔亲戚,管叔佣人,往往嘴皮子磨破也搞不定他们。

不仅家中这两只不讨厌她,连他也是。

一想到在车上那香艳一幕,薄时衍感觉下腹处的猛兽似乎又有了觉醒的迹象。

该死的!

他什么时候对一个女人的自制力这么差过?

“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

“进来。”

薄时衍有过目不忘的能力,早在那女人写下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背下来了。

可他并没有将便笺扔进垃圾桶里,而是放进了抽屉。

薄时礼走了进来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慵懒地翘起二郎腿来。

“哥,城东的地,我可给你谈下来了。”薄时礼一脸亲哥你快夸夸我的开森模样。

薄时衍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平时和语枫在一起的时候教他撩妹?”

薄时礼嘴角抽了抽,急了:“天地良心啊!小祖宗可是我们薄家的小苗苗,我胆再大,也不敢教他学这个啊!”

“以后带着语枫语杉的时候,不许和其他女人眉来眼去。”

薄时礼一脸懵:“恩?”

“哪怕不是你教的,也是看你学的。”薄时衍的凤眸微凛:“下次别再让我看到语枫跟你学那种不三不四的话。”

“不三不四?我侄子?”薄时礼跟薄时衍对了一眼,好奇地问:“这小祖宗脾气跟你一样……高冷,对,高冷,他一般除你的话谁都不听的,他会对谁说那种话?”

“你认识的,宁暖暖。”

薄时礼听傻了:“她?这小姑娘什么来路啊?语杉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现在连语枫这混世小魔王都喜欢他?”

“不知道也不重要,我只关心她能配合语杉做治疗。”

“哥,这女人长得是实在寒碜了点。”薄时礼耸耸肩:“不然就凭着这拿捏住这两位小祖宗的能耐,再给你放点钩子,指不定就能上位了!”

薄时礼话音一落,未关的房门口出现两道身影。

“小叔,你眼睛是不是出问题了?”薄语枫蹙着眉头,包子脸上写满了对薄时礼的不悦。

“我…我眼睛……”

“她哪里不好看了?”薄语枫似求证般地扫了妹妹一眼:“不信,问杉杉。”

薄语杉抱着只小熊猫玩偶,软萌的小脸蛋上也是破天荒出现超严肃的认真,使劲儿地点头。

薄时礼是真见过宁暖暖,满脸雀斑,除了一双杏眸,打哪儿哪儿平庸,倒是哪里好看了?

可一对上这兄妹俩同仇敌忾的目光,他求助般地望向他的亲大哥。

“哥,来来来,你说句公道话。”

不经意间,薄时衍又想到那双灵动的双眸,缓缓道:“挺好看的。”

薄时礼语噎。

说什么?!不说了!

这一大两小何止是胳膊肘子往外拐,现在简直是眼瞎了!!!

晚上,住在酒店里的宁云嫣,还是忍不住给薄家打了通电话。

五年了,宁云嫣到现在都没有薄时衍的私人手机号,有什么事都需要打薄公馆的座机。

“嘟……”

许久,电话被接通。

“喂,薄公馆。”

“管叔,是我。”宁云嫣微微一笑:“时衍在吗?我想和他讨论下孩子们的近况。”

“宁小姐,大少爷和二少爷在书房里谈公事,可能不方便接您电话。”管叔如实地汇报道。

“这样啊……”宁云嫣还是忍不住心中的落寞,小手攥紧了自己的裙角。

为了继续加深自己的慈母形象,宁云嫣虚情假意地问道:“语杉和语枫这几天还乖吧?我上次临时有事儿离开,也没好好和他们相处,他们没向时衍告状吧?“

管叔不知宁云嫣和薄语枫语杉之间的渊源,只想着可能是宁云嫣没和两位小主子生活在一起,才会相处起来不是那么自然亲近,所以对宁云嫣的询问是推心置腹的回答。

“小少爷和小小姐挺好的,特别是今天少爷带回一个客人,我难得见到小少爷对外人这么和颜悦色的……”

“和颜悦色?”

宁云嫣从血缘来说是他们的姨妈,从身份来说是他们的妈咪,但俩兄妹从没给过她好脸色看。

他们不会说话的时候就咬她。

会说话了不是冷落她,就是想办法整她。

“管叔,什么样的客人啊?”宁云嫣故作不经意地问道。

“一位小姐,听说是姓宁。”

宁云嫣的眉头狠狠一皱。

姓宁?那不就是和她一个姓?

而且,薄语枫对她还特别亲近,和颜悦色?

心中藏在最深处的秘密有一丝松动的迹象,某种不安愈发强烈起来。

“管叔,你知道那位小姐的全名吗?”

管叔仔细回想了下,答道:“好像…好像叫什么暖?对,叫宁暖暖?”

“宁暖暖?”

这三个字,令宁云嫣如遭雷击,原本姣好的面容此刻无比扭曲狰狞。

五年前,这个女人不是已经死了吗?亲手死在她布置的火海之中烧得尸骨无存?

她怎么可能会活着?恐惧如潮水般瞬间在心头翻涌起来,不可能,不可能的。

宁云嫣感觉自己都要窒息了,费了很大的力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可那声音彻底失去了刚才的甜美。

“管叔……我很好奇语枫语杉他们会喜欢什么样的人?你能给我形容下…那个姑娘大概长什么样?”

管叔想了想,据实开口道:“那位宁小姐,长得很普通,二十四五的样子,个头一米六五多点,五官除了双眼睛比较耐看之外其他就很一般……估摸着她平时一直都在晒太阳吧,脸颊上长了不少雀斑……”

听到这里,宁云嫣才狠狠松了口长气,如释重负地笑了出来。

她与宁暖暖是孪生姐妹,五官几乎一模一样,论整体的话可能宁暖暖还比她美上几分,可现在管叔却说这个来家里做客的宁暖暖满脸雀斑,那肯定不是她的亲姐姐。

挂了电话,宁云嫣转着手中的葡萄酒杯,眼眸里闪过一道狠辣。

当年是她亲手烧死的人,又怎么可能摇身一变重新回来呢?

那丑女顶着宁暖暖的名字,不过就是一场令人虚惊的巧合而已。

……

薄家的司机将宁暖暖送回家。

宁暖暖看到自己租来的一百二十平米的套间,顿时觉得和恢弘的薄公馆一比,自己这套新房简直是朴素得有些稍显寒酸了。

听到宁暖暖回来的脚步声,宁小熠从自己房间里走了出来。

“妈咪,我去给你热汤。”

没多久,宁小熠就将温好的猪肚鸡汤放在了宁暖暖的面前:“妈咪,这是猪肚鸡汤,我特意放了虫草花和黄芪枸杞红枣,都是对你身体好的药材。”

宁暖暖端起来喝了一口,感觉身体暖心里也暖。

虽然小熠的手艺比起薄家的御用厨师还是有点差距,可是宁暖暖却更乐意喝自家儿子亲手熬的汤,她也不含糊,将小家伙给她熬的汤全部喝下了。

宁小熠没着急收拾碗筷,而是拿出手机递给宁暖暖。

“妈咪,哥这几天刚进了一个剧组,他这次演女君的儿子。哥哥第一次见到网剧里演女君的演员都傻了,她除了气质比你差些,长得和你几乎一模一样。

哥哥没和那女演员说妈咪长得像她的事情,而是让我问问你,这个演员和妈咪有什么渊源吗?”

边说着,宁小熠边将开机仪式的照片点开放到大,定格在一个女人的脸上。

只一眼,宁暖暖就认出照片上的女人是谁。

宁云嫣。

这些年来,宁暖暖一直隐藏心中的仇恨,尽可能地让自己快乐,可是没人能体会到她内心深处的痛苦。

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夺子放火的一幕幕就像电影般在脑海里一遍遍地重复播放。

宁暖暖的手指掐着桌布,用力到要把桌布给扯碎。

“妈咪,你怎么了?”

“小熠,她是妈咪的亲妹妹,却也是曾经伤妈咪最深的人。”宁暖暖目光迷离地说道:“你转告小烯,让她不要暴露我的身份,也不要告诉宁云嫣我和他之间的母子关系。”

见宁暖暖神色痛苦,宁小熠懂事地点点头:“妈咪,我知道了。”

宁暖暖对两个儿子这番解释说得很克制。

虽然他们的智商情商双高,但是她要怎么告诉他们这个所谓的‘小阿姨’曾经试图烧死她,更是将他们的哥哥姐姐当野种一样地杀了?

这仇,她总有一天是要报回去的!

……

一转眼又到了母亲的忌日。

这五年来不在国内,宁暖暖一直没有去母亲墓前祭拜过。

所以这一次,宁暖暖起得特别早,着了一袭黑色,脸上没有再戴那张丑里吧唧的人皮面具,而是化了个很淡的妆容。

宁小熠趴在浴室门口,望着自家妈咪的背影,撇了撇小嘴道:“妈咪,你这次真的不带我去看外婆吗?”

“外面下雨,你外婆的坟在山头,路不好走,你乖乖留在家里。”

明明曾是宁家明媒正娶的夫人,但却葬在城郊不知名的山头之上,自己不在夏国的日子里,指不定母亲的墓前早已荒草丛生。

“那你下次一定带我和哥哥一起去。”宁小熠将绿豆糕打包好,递给宁暖暖:“妈咪,这是我给外婆亲手做的绿豆糕,你帮我带给外婆哦。”

宁暖暖抚了抚小东西的脑袋,笑容灿烂:“好。”

出门后,宁暖暖打了一辆车,去到城郊的天牛山。

到了那儿才发现,果然如自己所想的那样,下雨的山不好爬,她也是费了很大劲儿才爬到山头。

宁暖暖把墓碑上的泥泞擦去,将百合花和绿豆糕放在了墓前。

雨一直下,宁暖暖望着墓碑上温婉娉婷的女人,眼眶红得酸楚,伫立了许久许久,她才缓缓转身离开这儿。

扫完墓,宁暖暖从城郊回了市中心。

被雨打湿了身体有些冷,见到路边有家咖啡书店,她就推门走了进去。

这几年,宁云嫣在娱乐圈中崭露头角,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宁暖暖今天出门虽然没戴往常戴的面具,但是却戴着墨镜和遮住大半张脸的口罩。

“一杯黑咖。”

“一杯黑咖。”

随着宁暖暖点完咖啡后,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宁暖暖循着声音望了过去,却不出意料地瞥到男人深邃得宛若万年深潭的凤眸,这一刻她的心,狠狠一凛。

什么叫狭路相逢?

这就是!

她竟然在这里遇见了薄时衍!

薄时衍的面容极其俊美,如同上帝最精心雕琢的完美作品,周身散发的强大气场,让人很难忽略他的存在。

宁暖暖撇了撇红唇。

她与薄时衍见面的时候,脸上还顶着满是雀斑的人皮面具,可不长现在这样!

更何况墨镜,口罩,鸭舌帽,基本把她的脑袋都给罩得差不多了。

她不信就这样…薄时衍还能把她认出来?

当薄时衍的视线从她身上掠过时,宁暖暖的指尖上有节奏地轻点,墨镜下的杏眸里没掀起一丝波澜。

黑咖啡煮好后,宁暖暖想离开,但刚走到门口才发现外面已经下起瓢泼大雨。

想着等雨小些再离开,宁暖暖到咖啡店里找了个偏僻的角落。

她的屁股刚刚坐在位置上,包里的手机就瓮瓮震动起来。

宁暖暖接起手机,里面就传来薄家小少爷那又拽又奶的声音:“女人,上次我爹地在那儿碍事,影响我们之间相处了……

我爹地也不是针对你,他其实是有厌女症, 女人一靠近他,他就变得更加喜怒无常。”

宁暖暖:“……”

这小东西还是会挑时间吐槽,挑一个他爹地现在就和她待在一个店里的时候说?她要是现在开个免提,保准薄时衍回家把他的小屁股揍开花。

“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忘了我是谁?”

“怎么可能会忘?薄语枫啊。”

“你为什么不叫我小少爷?”小少爷反问道。

“你希望我叫你小少爷?”

“别人都必须叫我小少爷,但你可以不叫。”薄语枫奶凶地说道:“这个权利,我只给你,其他女人想都不要想。”

宁暖暖差点扑哧笑出声来。

啧啧啧,不愧是薄时衍的亲儿子,这霸总的气质都刻进遗传基因里留给下一代了。

“今天我打电话给你,除了是给我那个难相处的爹地向你赔个不是以外,主要是语杉妹妹想你了,你能不能和她说点话?她就在电话这边。”

宁暖暖想到语杉这只小可爱就止不住嘴角上扬。

想了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宁暖暖只能说点她平时对宁小熠宁小烯说过的话。

“电子屏很伤眼睛要少看,就算要看也要隔断时间休息会儿。”

“要多吃牛奶,多吃鸡蛋,不能因为觉得蔬菜有味道,就只吃肉。”

“要好好刷牙,睡前不要吃很多糖,牙齿会坏掉。”

“……”

“如果你想我的话,也不用一定通过哥哥打电话给我,你自己可以打电话我。你敲击手机三下,我就知道是你打给我的。”

宁暖暖不是那种同情心会泛滥的人,可是面对薄家那两小只,她好像就是那么没有抵抗力。

这种喜欢…完全不输于她对小熠小烯的,喜欢到连她自己都觉得惊讶。

和两小只通完电话,宁暖暖心里暖暖的,甜甜的。

就在她的小手想要拿起面前的咖啡杯喝一口的时候,粗粝的大掌却攥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人从位置上拉了起来。

抬眸,宁暖暖望向眼前凤眸幽沉的男人,心脏狠狠一凛。

薄时衍?

宁暖暖的鼻梁上还架着墨镜,可就算隔着镜片,她也能感觉到薄时衍的目光像是凛冬的深潭,冷凝得没有任何的温度。

“你刚刚和谁在通话?”男人垂眸,直勾勾地盯着她。

宁暖暖不信薄时衍能听清她和薄家那两小只的对话,干脆一口咬定:“我和自己的儿女通话不行吗?”

“你怎么会在这里?”

宁暖暖愣了一瞬,还没等她完全想明白,头上的鸭舌帽被薄时衍一把摘落,一头秀发瞬间柔顺地滑落下来。

宁暖暖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头,墨镜和口罩又先后被男人趁机摘走。

顿时一张化着淡雅妆容,惊为天人的小脸出现在了薄时衍的面前……

动漫关键词:老师用力挺进小雪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