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两个领导斗把我夹在中间&老板办公室里直接做

2022-06-01 15:09:3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那你放开我。”宁暖暖的眼珠骨碌转了几圈:“你绑住我的手,我怎么检验?”男人不置可否,却还是放开了宁暖暖的胳膊。下一秒,宁暖暖转过身子,提起拳头就朝男人

“那你放开我。”宁暖暖的眼珠骨碌转了几圈:“你绑住我的手,我怎么检验?”

男人不置可否,却还是放开了宁暖暖的胳膊。

下一秒,宁暖暖转过身子,提起拳头就朝男人挥了过去,怎料却被他轻松握住。他的大手握住她的拳头将她往他身边一扯,两人的距离再次倏然拉近。

“你还真是个长着利爪的小野猫。”

宁暖暖抬眸审视眼前的男人,眸光狠狠讶异。

冷隽绝伦的五官,完美到无可挑剔,一双凤眸冷沉幽邃,深得宛若千年古井,一望见不到底。右眼睑下方的泪痣,为他整张面容凭添了几分妖冶无双。

他的唇角噙着促狭的弧度,冷峻中透着亦正亦邪,神秘得令人难以琢磨。

活了二十五年,宁暖暖也见过很多皮囊好的男人,但是眼前的男人在她的心目中堪称完美。

宁暖暖看着怔愣的宁暖暖,眸光流光轻转。

“我一直想邀请宁小姐赏脸吃顿饭,可宁小姐一再拒绝,不得已采用这样的方式与你见面。”薄时衍的大掌松开了她的粉拳,薄唇轻启道:“薄时衍,这是我的名字。”

听到这个名字,宁暖暖才从怔愣中缓过神来。

“你就是薄时衍?”宁暖暖的身子尽量靠着车门,杏眸中满是对薄时衍的防备:“我和你又不熟,别告诉我,你用这种方式绑架我,就是为了和我吃顿饭?”

薄时衍见过形形色色的女人,高贵的,娇纵的,温婉的,柔弱的,但她们无一例外都想和自己牵扯上关系,可唯独眼前这小女人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却是充满着对他的警惕。

这女人长得其貌不扬,但她清醒理智得让他觉得很有意思。

薄时衍想要更加看清这小女人,倾过身躯,朝她一点点逼近。

宁暖暖却是不断后退身子紧贴着车门直到无路可退,背后的小手指缝里偷偷藏着银针,只待他再靠近一厘米,银针就扎向他脖子上的死穴。

正当宁暖暖要出手时,薄时衍却不再往前,大手伸向她的背后,将她藏有银针的小手儿捉了出来。

“你——”

宁暖暖没想过薄时衍的身手和观察力会如此惊人,猛地愣住了。

“宁小姐,你多心了。”薄时衍从宁暖暖手中将银针拿了出来,端详了一番:“我是薄语杉的父亲,请你吃饭是想感谢你在机场的时候帮我照顾女儿。”

薄语杉?

一提到这个名字,宁暖暖对机场里那个有失语症的小可爱有了印象。

“不用谢我,杉杉很可爱,换做其他人也会帮她。”

宁暖暖想到那个软软甜甜的小家伙,脸上的表情瞬间柔和下来,嘴角勾起温柔的浅笑:“小可爱也不知道最近过得好不好,她真是乖巧得让人想往骨子里疼……”

薄时衍打量着宁暖暖的小脸,五官确实很平庸,可那双灵动的眼眸却令他感到新奇。

这个宁暖暖似乎比他想象中更加喜欢语杉,那种语杉不是谄媚不是别有企图,而是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

这种喜欢的程度,甚至令薄时衍不自觉地产生一种错觉。

宁暖暖似乎比宁云嫣这个亲生母亲更加喜欢语杉。

就在这时,车子突然朝着右边急转,宁暖暖整个人不可抑制地撞向薄时衍。

但这一下……

更要命的是宁暖暖的小脸不偏不倚正埋在男人小腹以下的位置。

隔板前正在开车的苍梧,用车内通讯系统传了一条语音过来:“爷,对不住,前面刚才有一辆集卡突然变道,我来不及刹车。”

插曲过后,悍马车继续在路上疾驰。

死寂般的车厢后排内,宁暖暖和薄时衍之间却维持着一种暧昧到极致的姿势。

宁暖暖的小脸涨红,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用手撑着车座,想要从薄时衍的身上起来, 但是小脸刚抬起,头皮一痛她整个人又重新跌了回去。

“你在做什么!”薄时衍的呼吸突然加重,连着嗓音也有几分黯哑。

该死!

薄时衍很清楚宁暖暖不是在勾引他,但是她的小脸离他那儿太近,甚至还能感觉到她的呼吸。

“你别动。我头发勾住你……裤子拉链了。“

宁暖暖难得说话声音磕巴得不行,脸颊上的绯红不断蔓延到耳根,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一双眼睁也不是闭也不是。

真是狗血到家了!

她的发尾哪里不能缠,偏偏缠上薄时衍胯部的拉链上。

宁暖暖已经尽可能地远离那危险地带,可是她总要解开缠绕的头发,那位置几乎就是避无可避。

这时候,宁暖暖痛恨自己留那么长的头发,扯急了又疼,可是不扯那简直折磨得人要命。

宁暖暖不断暗示自己要冷静,她是学医的,更是见过无数具男性尸体,那玩意何止是见过,甚至是亲手用手术刀解剖过……

就在宁暖暖快要平复下来的时候,男人那里的尺寸却在一点点变化……

只一眼,宁暖暖就彻底破功。

妈的,以前看的再多也是死的,现在看的却是活的热的,这怎么可能是一样的?

宁暖暖终于忍无可忍地发声:“我已经在解开了,你能不能稍微克制点?”

薄时衍的凤眸幽深,低语道:“请问你的手在这边抖抖索索摸半天了,你让我怎么克制?你要想我克制,你就自己把问题解决。”

宁暖暖重重地咬了咬唇,真是要疯了!

“我知道了,我会快的,别催了!”

宁暖暖咕哝着,心想横竖都有这一劫,摸向危险处的拉链,一点点往下拉,把自己缠绕的发尾从拉链里扯出来,但是这也不可避免地让她摸到了不该触碰的地方。

“你到底在摸哪里?”

“我当然知道,你别吼了,马上就好了。”

当把拉链全解开之后,宁暖暖被缠住的头发就都被扯出来了,她慌乱地坐了起来。视线不小心瞥到那黑色子弹裤头里包裹着的高昂,吓得她赶紧把视线转移到别处。

薄时衍的脸色也很难看,修长的指将拉链拉了起来。

他一向禁欲克制,除了六年前那次失控以外,他还从来没有过像今天这样欲望濒临爆发的经历。幸好这个女人及时刹住车,不然他指不定被这个小女人撩到失控。

这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说过话,可是车内却莫名弥漫着迷之暧昧。

……

当车子停到一处别墅后,宁暖暖这才想起因为刚才的那段插曲,她都忘了拒绝薄时衍吃饭的邀请。

“到了。”

薄时衍不咸不淡地开口,可身上散发的气场,却让人不敢任意妄为。

宁暖暖知道薄时衍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人物,加上她有点想见见那只小可爱,也就没有推开车门从悍马车上下来。

当她望向眼前的蔷薇花园尽头的那栋豪华优雅的别墅,不禁内心咕哝道,这薄家到底是薄家,比她想象中还来得奢侈。

苍梧把悍马车停到院子里的专属停车位。

宁暖暖跟着薄时衍走向别墅,别墅门口管家管叔在门口等候归来的薄时衍,却在看见宁暖暖的时候,猛地大吃一惊。

薄家除了小少爷和小小姐的生母会来之外,这还是薄时衍第二个带回家的女人。

管家也没冒犯的意思,只是宁云嫣美艳得不可方物,眼前这个小姑娘满脸的雀斑,除了一双活灵活现的眼睛之外,实在是有点丑了!

管叔敛起疑问,面上仍是对两人一脸恭敬。

宁暖暖和薄时衍两并肩走了进去,内部风格低调优雅,装修摆设都以黑白灰为主。客厅处大片的落地窗,能够一目了然地望向院子里绽放的纯白色蔷薇。

宁暖暖站在落地窗前,眼眸半眯地看着薄时衍的背影。

她绝不相信只因为她在机场里捡到小可爱,像薄时衍这样权势滔天的男人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她示好,只是单纯地想请她一顿饭。

“薄时衍,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找上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薄时衍目光深邃地从宁暖暖脸上掠过,薄唇淡淡地掀起:“宁小姐,你的警惕心还真不是一般的强。不过,你到底是在怕我图你什么呢?”

宁暖暖被他的眼光看得很不自在。

男人的目光在她小脸上逡巡着,像是要将她整个人的灵魂深处都看透。

宁暖暖不禁想到薄时衍正如外界所传的那样,是一位强势专制,极不好糊弄的爷。他薄时衍看上的,还从来没能从他手中逃走过。

之前,她并非真的不把薄时衍放在眼里,她只是不想与这般危险的男人牵扯上什么联系。

“少爷,饭菜准备好了。”管叔这时进来汇报。

薄时衍唇角微勾:“宁小姐,一起用餐,尝尝我家厨师的手艺。”

宁暖暖也不多推辞,跟着薄时衍一道进餐厅用餐。

餐桌上放满了精致的佳肴,宁暖暖坐了下来,就开始干饭,虽然第一口就被薄家厨师的手艺惊艳到了,但是她干饭干得还算克制,与薄时衍一顿饭吃下来也算相安无事。

快吃完的时候,薄时衍的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随意。”

见薄时衍走开,宁暖暖整个人才放松了些。

一顿饭还没几口就吃完了,也没见薄时衍对她有什么刁难?难不成真是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薄时衍这正人君子当小人来看了?

宁暖暖刚想将小碗里的饭扒干净,忽然就感觉有一道凉飕飕的柔软缠住了小腿肚。

什么鬼?

宁暖暖低头一看,就见一条通体雪白的小蛇在她小腿上缠绕,正一寸寸地往上爬。它的蛇眸宛若晶莹剔透的琥珀石,小红信一吐一吐的……

她和从小长在城市里的宁云嫣不一样,在十九岁之前她一直生活在乡野里,稻田小河里都会有蛇沉没,所以她非但不怕蛇,小时候还总和小伙伴们抓蛇玩。

倒是后来来到城市,宁暖暖很少再见到蛇了。

宁暖暖放下筷子,将缠在自己小腿上的小白蛇给抓到了自己的面前,手指轻轻抚着蛇头:“小家伙,你很特别,不会是白素贞化的吧?”

要是这小白蛇没主,宁暖暖打算带回家给宁小熠当宠物养。

“你不怕小白?”一道稚嫩的童音响了起来。

“小…小白?”

宁暖暖的目光从小白蛇转移到餐厅门口的小男孩身上。

男孩长得粉雕玉琢得很漂亮,乌黑的大眼睛紧紧盯着她,那股漂亮劲儿全然不输给她的宁小烯,宁小熠。

仔细看的话,他长得和小熠小烯眉眼之间还有几分相似……

也许是这份相似,宁暖暖看到他就忍不住嘴角轻扬起来。

她捉着小白蛇,走到薄语枫的面前,蹲了下来。

“这条小蛇是你的吗?很可爱啊!”宁暖暖笑笑,垂眸对上小家伙漆黑的大眼睛:“它的名字是叫小白?”

小家伙撇了撇小嘴,哼唧了两声:“你长得不好看,但是胆子倒挺大,比那些只会对着小白哇哇乱叫的阿姨要好多了。

“喏,我把它还给你。”宁暖暖将小白蛇放到薄语枫的小肉手上。

薄语枫又哼了一声,视线却止不住地往她脸上瞥:“我刚才说你长得不好看,你为什么不生气?”

宁暖暖戴人皮面具就是想扮丑,所以她自然也不介意小家伙说。

“不好看是事实,没什么要生气的。”宁暖暖的小手揉了揉薄语枫毛茸茸的脑袋:“再说本来就不好看,要再生气那不是更丑了。”

薄语枫长到五岁,除了老爷子外,没人摸过他的脑袋。

他家爹地是从来没抚摸过他,其余人是压根没这胆子,连生他的那个女人,也能被他三言两语吓到,连他的身都不敢近。

可被这个阿姨摸头的时候,薄语枫只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暖。

这种感觉是他从来从来没有过的……

“你…你……”小家伙攥紧小拳头。

“嗯?怎么了?”宁暖暖停下动作,抬头看向一脸挣扎的孩子。

“女人,你摸了我的头,就要对我负责。”薄语枫目光定定道:“你做我薄语枫的女人吧,我发誓我这辈子都会倾尽全力保护你,谁也不能欺负你!”

“噗——”

宁暖暖忍不住轻笑摇头。

这小家伙看着也就和小熠小烯差不多大,这就和她告白了?关键模样那么软萌,却说出这么狂拽酷炫吊炸天的霸总宣言,让人实在觉得违和得想笑。

“你笑什么?”薄语枫包子脸严肃地问:“能被我看上的女人不太多,你是第一个。既然我和小白都不讨厌你,你就从今天开始留在我身边……”

宁暖暖琢磨着这孩子爹要是听到他这么说,不得气得颅内出血。

正在她这么想着的时候,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从客厅外踱步进来。

男人的眼神凌厉如剑,声音尽是冷沉:“薄语枫。“

薄语枫的小身子怔了怔,转过身望向从餐厅外走进来的薄时衍。

薄时衍的手中还拿着电话,纯黑色衬衫解开了两颗纽扣,紧窄的腰身,修长的双腿,一双如浓墨般的凤眸蕴着几分怒意。

小家伙瘪了瘪嘴,仰起包子脸不情不愿地唤了声:“爹地。”

宁暖暖对上那双愈发深不见底的凤眸,心中一凛,这玩蛇的小家伙竟然是薄时衍的儿子?那这薄时衍有的不止是语杉一个女儿,而是有一对龙凤胎喽?

薄时衍淡漠地瞥了薄语枫一眼:“你脑子里装了什么?让她做你的女人,凭什么?”

薄语枫见到薄时衍到底有几分畏惧,可是想着刚才还在宁暖暖面前信誓旦旦说要保护她,现眼下在爹地面前绝对不能太脓包,便硬着头皮道:“爹地,我喜欢她,我要她留下来。”

薄时衍眉头皱得更紧:“你懂什么叫喜欢吗?”

“我当然懂啊!”薄语枫的小肉手抓了抓耳朵,脸颊上浮出淡淡的红晕:“爹地,你能不能不要用有色眼镜看我,我已经长大了,知道要对喜欢的女人积极主动。”

“这话是谁教你的?”薄时衍冷声质问道。

“我……”薄语枫被薄时衍一盯,有点心虚了。

“回答我!”

薄语枫黑亮的眼珠转了几圈,把薄时礼给卖了:“是小叔,我听见他给一个阿姨说了那些话,那个阿姨很开心,我以为我这么说,她也会很开心,留下来陪我……”

听小家伙这么说,薄时衍已经在心里把这笔账算在薄时礼头上了。

“你回卧室,我还有话要和宁小姐说。”薄时衍淡淡地瞟了一眼小家伙。

薄语枫还想和宁暖暖独处会儿,可是爹地却一脸想将他赶走的模样,难不成他自己喜欢这个女人,自己想独占她,不让身为他亲生儿子的他接近她?

小家伙嘟囔着嘴,含糊不清地咕哝着:“爹地自己想霸占她…就用爹地身份压人…走着瞧……”

“薄语枫,你嘴里还在念什么?”

薄语枫蓦地乖巧摇头:“我…我上楼回房。”

走之前,小家伙还不忘和宁暖暖认真地解释道:“爹地不让我在这,我只能和你说拜拜了。”嘴上是这么说,但是眼神里却仿佛对宁暖暖说,爹地年纪大不懂事,你要谅解我。

宁暖暖蹲了下来,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拜拜~~”

目送薄语枫离开之后,宁暖暖转过身却发现薄时衍正静静地盯着她,那目光深沉幽邃,令她的心头微微一悸。

“宁小姐,你好像很擅长照顾孩子?”

“可能吧?”

宁暖暖觉得自己算不上什么会照顾孩子的好妈咪,她曾经也想好好照顾家中的两小只,但是等小熠小烯稍稍长大一些,反而是她这个当妈的被这对儿子疼爱照顾。

晚餐用完,宁暖暖随薄时衍去了二楼书房。

书房内。

宁暖暖除了看到办公家具外,还看到一整排气势恢宏的书架,最高层的接近五米了,需要靠梯子才能取到书,大面积的挑高令人觉得书房严肃又庄严。

薄时衍的眼神很冷,却很专注:“宁小姐,我的确有一桩交易要和你谈,我需要你帮我治好一个人。”

宁暖暖拧了拧眉心,难道他真的调查到自己的神医身份了?

宁暖暖以退为进道:“薄先生,你调查过我就该知道,我是法医,不是医生。一字之差,谬之千里。”

薄时衍一步步走近宁暖暖,那双凤眸目不转睛地审视着她。

被他这样注视着,宁暖暖只觉得自己像一个刚落地的婴儿,什么都没穿似的地站在薄时衍的面前任他度量,她竟被他生生地望到有几分心虚……

动漫关键词:老板办公室里直接做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