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将舌头伸入她两腿间的花缝里,边做奶水边喷h

2022-06-01 15:08:5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薄时衍?宁暖暖一惊,下意识想到了他发的委托。难道自己拒绝了委托,所以亲自找上门了?但是不应该啊,自己的身份绝对不可能暴露……那他又为什么找她?想不通就不想,宁暖暖

薄时衍?

宁暖暖一惊,下意识想到了他发的委托。

难道自己拒绝了委托,所以亲自找上门了?但是不应该啊,自己的身份绝对不可能暴露……

那他又为什么找她?

想不通就不想,宁暖暖向来不会自寻烦恼:“带句话给你们总裁,我忙着验尸,没空见他。”

这话一出,男人愣住了,连着黄彬和姜怡菲也跟着傻眼。

“头儿,邀请你的人是薄时衍啊……”

宁暖暖回眸瞥了眼身后两个跟班,蹙眉道:“那三大袋尸块都验完了?就算是你们想见薄时衍,也得回去先把尸块给我验清楚!”

清晨的阳光下,少女在逆光里其貌不扬,可一双眼眸却不怒自威,气场强大。

黄彬和姜怡菲知道这次尸检工作任务又重又急,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跟在宁暖暖的身后上楼去解剖室了。

苍梧望着宁暖暖决绝的背影,知道自己办事不力,只能灰头土脸地回到宾利的驾驶座上。

见苍梧回来,薄时衍的视线从手上的文件上抬了起来:“苍梧,那个女人呢?”

“我和宁暖暖说了,爷您想请她移步过来说些事,却被她拒绝了…而且是想都没想的那种拒绝……”苍梧难得说话没底气,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低。

想都没想?

薄时衍是为了语杉才带着诚意找她谈,但他竟然连她的面都没见着。

“有说拒绝的理由是什么?”

“她说忙着验尸没空见你。”

苍梧说完这话,小心翼翼地通过反光镜打量着薄时衍。

薄时衍的凤眸深邃冷黯,手指轻抵着薄唇,望向重案组大楼:“既然忙着验尸没空见我,那就等她验完了再见。”

这些年,薄时衍看似整天忙于工作,把家里一双儿女交给薄时礼照顾,但他对语枫语杉却从未疏忽过。

一听到语杉因为一个女人开口说话了,他立马让人查到了宁暖暖。

只要能一丝治好语杉失语症的机会,他都不可能放弃。

“苍梧,宁暖暖的资料发过来了吗?”

“有,但是就只有最基本的信息。”苍梧也是头疼道:“不知道是不是她职业的问题,她过往的经历都被隐匿起来了。”

“我们养的人黑不掉系统吗?”

苍梧老实交代道:“黑不掉。不仅黑不掉,我们的系统还被对方反黑一波,损失了几千万的代码。”

薄时衍的凤眸闪过一丝微芒,唇角勾起跃跃欲试的上扬。

“有意思!看来我更得见见这个宁暖暖了……”

……

宁暖暖三人一行,上了重案组大楼八层的法医办公厅。

宁暖暖也没多欣赏新的办公地点,就开始给自己做消毒,准备带两个法医进解剖室。

她一转身就见到姜怡菲站在玻璃窗前,目光直勾勾地望向地面上那辆还没有开走的宾利。

“还在想着薄时衍?”

姜怡菲像是被看穿少女的心事一般,矢口否认道:“没,没有…你别胡说。”

“我是不是胡说,你心知肚明。”宁暖暖冷冷地睇了她一眼:“我不干涉下属的私人生活,但如果你的私人情绪影响到工作,我会让你打包走人,哪怕你的爷爷是重案组最高长官。”

姜怡菲咬了咬唇,心里不甘却也没办法。

在宁暖暖正式就任前,爷爷就已经对她千叮咛万嘱咐,让她收敛大小姐脾气,虚心向法医顾问好好学习。如果法医顾问给她年终的评定不合格,那他这个做爷爷的绝不会包庇,按规定辞退。

姜怡菲也怕宁暖暖这一状真的告到老爷子那里,当下彻底绝了对薄时衍的心思,开始专心工作。

解剖室里。

宁暖暖开始利落地拼凑破碎的尸块,然后缝合……

她的动作专业熟稔,手术线在她手里穿梭得行云流水,看得黄彬和姜怡菲也是二脸惊呆。

他们虽然早知宁暖暖能当上特聘法医顾问,自然是能力一等一,但是他们没想到的这个宁暖暖专业水平能强悍成这样!

……

晚上,薄家。

宁云嫣结束了拍摄行程,就匆匆来到薄家。

虽然说是来探视自己生下的龙凤胎宝宝,可真正的目的是在薄时衍身上。

五年前,她以为能沾着这两个孩子的光,母凭子贵地当上薄家的少夫人,但是薄时衍却只承认了这对龙凤胎,并没有承认她这个孩子的‘生母’。

对外并没人知道她宁云嫣是薄家小少爷和小小姐的母亲。

即使是在薄家内部,众人也只当她是孩子母亲,没有人将她当薄家主母来看待。

这些年,宁云嫣一直在默默忍受,昧着本心对着宁暖暖生下的孩子好,就是想着自己有语枫语杉两个孩子加持,终有一日她能够被薄时衍扶正。

可是,五年不痛不痒地过去,她依然没有成为薄家主母。

“宁小姐,您来了。”管叔引着宁云嫣通过玄关。

“管叔,时衍回来了吗?”

“大少爷没回来,小少爷和小小姐在家。”管叔把宁云嫣当两位小主子的生母,对她格外恭敬:“您也很久没见他们了吧?”

宁云嫣一听薄时衍不在家,顿时就觉得头疼。

那对龙凤胎毕竟不是亲生的,和她一点儿都不亲,还总是挖坑给她跳。薄时衍在的时候还好,薄时衍不在,那对龙凤胎连一句话都不和她多交流,直接将她晾在一边。

她恨不得亲手好好教训这两个孩子,但是他们偏偏是薄时衍真正的心头肉。

她真怕自己一巴掌打下去,薄时衍再也不允许她出现在薄家。

“那就麻烦管叔了。”

宁云嫣缓了缓神,跟着管叔上了二楼。

管叔叩了叩薄语枫和薄语杉的房门。

“小少爷,小小姐,开开门,你们的妈咪来看你们了。”

宁云嫣当这两个小家伙会照例像之前那样对她不理不睬,但谁知这次一道脆生生的童音从里面响了起来。

“管爷爷,你就让她一个人进来,我和语杉想单独和她在一起。”

“好,你们好好聊,我就不打扰了。”管叔欣慰地离开。

宁云嫣心中却陡然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

推开房门,宁云嫣走了进去。

宁云嫣不喜欢那对龙凤胎,可是为了讨好他们,却依然强颜欢笑:“语杉,语枫,妈咪来看你们喽。”

薄语枫和薄语杉都坐在羊毛地毯上,听到宁云嫣那一声妈咪,两小只一阵恶寒。

虽说爹地亲口承认这女人是生下他们的妈咪,但是他们就是不喜欢她,而且是很不喜欢。

哥哥薄语枫乌黑的眼珠骨碌转了几圈,眼底闪过一丝顽皮。

“你过来一下,好不好?”

宁云嫣不知道薄语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走到了他的身边。

“我有一个很宝贝的东西,想要给你看。”

薄语枫难得收敛起恶魔的一面,粉嫩嫩的包子脸上的笑容要多无邪就有多无邪。

宁云嫣见薄语枫对她的戒心弱了很多,当下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和他拉近关系,故作温柔地开口道:“好呀,给我看看是什么宝贝呢?”

薄语枫把藏在背后的小手拿了出来,在他的手腕上有条通体雪白的小蛇缓缓缠绕,不断地吐着红信。

“这是我的宠物,小白。”

小白蛇似乎是听到薄语枫的介绍,琥珀色的蛇眸盯着宁云嫣,蛇信子吐得更加兴奋卖力。

当宁云嫣看清眼前的白蛇之后,她吓得魂飞魄散,后退了好几步。

“拿走!快拿走!别过来!”

薄语枫摸了摸蛇头,故意往宁云嫣这边走了几步。

“我和语杉都很喜欢这条小白蛇。要是你怕的话,那就别待在这里了。”

语杉不能开口,但她却在一边点头,表示对哥哥话的认同。

宁云嫣瞧了瞧这一对存心和她作对的龙凤胎,心里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巴掌扇他们脸上,可是再想了想打下去的后果之后,她还是忍住了。

“我毕竟是你们的妈咪!你们这样太过分了!”

丢下这句话后,宁云嫣怒意汹涌地离开薄语枫和薄语杉的房间。

薄语枫的小肉手把玩着宠物蛇小白,恨铁不成钢:“这女人也太废了吧?小白就能把她吓成这样?我们爹地当年到底是多想不开,会看上她?”

薄语杉点了点头,心中又想起机场上遇见的那个阿姨。

她真想换妈咪,那个阿姨才是她心目中的妈咪呢!

……

深夜十一点。

薄时衍回到了家里,管叔向他汇报了宁云嫣来家里探望过语枫语杉的事。

“宁云嫣这次待了多久?”

“比之前几次稍微长些,满打满算十五分钟。”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薄时衍扯开衬衣上的纽扣,微敞开衣襟,露出精致绝伦的下颔线和锁骨。

六年前,他被人下药,在欲火焚身快要爆炸的时候,他找了宁云嫣做解药,没想到后来有了语枫语杉。

明明六年前那一夜,他对那具青涩而又妖娆的身子深深着迷,即使她在身下如同小兽呜咽,他也不顾她的求饶,狠狠地霸占她。可这五年来,他面对同样的脸,同样的人,他再也没了那种血脉喷张的感觉。

他现在只把宁云嫣当孩子的生母,仅此而已。

薄时衍此时并不在意宁云嫣,她更在意那个让他早上吃了闭门羹的宁暖暖,想着他给苍梧拨了一通电话。

“苍梧,宁暖暖这边盯得怎么样了?”

“到现在还没下班,据说她验的是一桩碎尸案,工作量很大。”苍梧据实回答道。

薄时衍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眸光幽邃地开口道:“以我的名义,给她送夜宵。”

苍梧一听都惊呆了,但还是恭敬应声:“是!”

薄时衍起身站在大片落地窗前,望向院子内大片盛开的白蔷薇。

这些年为了治疗女儿的失语症,国内外的名医都请遍了,但都不奏效。

好不容易联系到了那个神出鬼没的神医,但对方却直接拒绝了他的请求。

如今,宁暖暖是最有希望让女儿开口说话的人了。

他不在意宁暖暖到底有多难缠,自己又需要付出多少,他只在意最后是否能请动她协助治愈语杉的失语症。

他不想自己的宝贝女儿一辈子都不能说话,连一声爹地都叫不出来……

……

重案组。

关掉解剖室的绿灯,宁暖暖摘掉脸上的口罩和护目镜,走到办公区域。

她刚想坐回位置上手签尸检报告,却见自己的办公桌上堆满了一盒盒包装精致的的夜宵,纸袋上印着三个古风字体——云海居。

“黄彬,这是什么?”宁暖暖的眉头一皱。

“头儿,这是给你的外卖。”黄彬的目光往精致的餐盒瞟了好几眼,颇为眼馋地说道:“云海居是帝都最高级的餐厅之一,传说是会员制的,光成为会员就要百万入会费,得要什么样的身价才能让云海居这么晚送外卖啊?”

“我的?”宁暖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谁送的?”

黄彬在餐盒旁边找到了一张小卡片,边看边念了出来:“宁小姐熬夜工作,辛苦了——薄时衍敬上。”

黄彬刚念完就被这卡片上吓到了,连着姜怡菲也是看不明白了。

宁暖暖在法医专业上的造诣已经令他们毋庸置疑了,可是论长相她真是个丑女,满脸的雀斑不说,五官也是平庸得让人根本记不住。

他们怎么都不相信薄时衍会眼瞎到追求宁暖暖这个丑女,但是眼前云海居的外卖,却又让他们不得不相信这两人之间的关系特殊。

黄彬硬着头皮问:“头儿,你和薄时衍是…什么关系啊?”

陌生人。”

“头儿,你是在骗人吧?”

“爱信不信。”

宁暖暖从黄彬手里拿过卡片丢进垃圾桶里,然后扫了一眼桌上的外卖餐盒,冷冷道:“黄彬,你拿着这些给今晚加班的法证部同事一起分,那边如果还发不完,就给看门的大爷送些。”

说完,宁暖暖从包里拿出一包压缩饼干吃了起来。

黄彬看不懂了:“头儿,你云海居不吃?吃压缩饼干?”

宁暖暖白了他一眼:“有问题?”

黄彬忙摇头:“没问题,我赶紧去发饭了。”

宁暖暖咀嚼着压缩饼干,当真连一眼都没再看那些餐盒。

云海居再奢侈豪华又如何?无功不受禄,不该她宁暖暖得的,她一分都不会要,只不过这些毕竟是来之不易的粮食,她不吃还是可以转赠他人饭香的。

姜怡菲没有去碰云海居的餐盒,而是一眨不眨地望着宁暖暖。

姜怡菲现在是越发觉得这个新来的头儿有点东西,不止是专业技术够硬,面对她爷爷和薄时衍这样的权贵,不卑不亢,进退有度,明明没有多耀眼夺目的外在,却偏偏一身从容淡定也能让自己看得目不转睛。

“头儿,能给我一块压缩饼干吗?”

宁暖暖与她四目相对,微微一笑:“你不吃薄时衍送来的外卖?”

“我也不认识薄时衍,之前只是对你和他之间有些好奇。既然头儿你说他是陌生人,那我自然要跟头儿保持一列。”姜怡菲见识过宁暖暖的专业和为人,已经心甘情愿将宁暖暖当上级来看待。

宁暖暖觉得老姜头的这个孙女挺有意思的,掰了块压缩饼干给她。

“给。”

两个女孩咀嚼着没什么味道的压缩饼干,却忍不住相视一笑。

这一对视,姜怡菲忽然觉得宁暖暖的五官虽然很普通,但是这双眼眸未免太漂亮了,特别是眼中含着笑意时,那眸底的灵韵和狡黠就更教人一眼难忘了。

……

第二天清晨。

高耸挺立的办公大楼里,薄时衍面对着玻璃幕墙,俯瞰着帝都川流不息的车流。

一袭黑色衬衣将他宽肩窄腰衬得更加完美,精致绝伦的五官如同雕塑般俊冷,周身散发着上位者的气息。

“爷,我怀疑那女人上的是2G网。”苍梧脸黑如锅底地汇报道:“宁暖暖不知道薄姓在帝都意味着什么,她好像也不知道云海居是什么级别的餐厅,我昨夜亲眼看到她派下属把云海居的餐盒派发给看门的大爷!”

薄时衍薄唇轻启道:“她未必不知道薄家,不知道云海居。”

苍梧咬了咬牙,说出自己大胆的猜测:“爷,如果宁暖暖不是真无知,那八成就是在欲擒故纵。这妥妥的就是给你放钩子,让你对她一步步产生好奇。如果她的城府真的那么深,也许以后还会利用语杉小姐……”

薄时衍的凤眸流转,指尖有节奏地敲击着办公桌。

“苍梧,你这脑洞不去创意部可惜了。”

“爷……”

“我们养的人都黑不到她的信息,到现在你还会觉得她是普通人?”薄时衍坐在老板椅上,凤眸内眸光暗涌,唇角勾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法医顾问?那不过是那女人的冰山一角而已。”

听了薄时衍的话,苍梧后知后觉地醒悟过来。

“爷,是我错误低估了。”

“没关系。”薄时衍双手交叠,抵在下颔处:“帮我推迟晚上所有的商务,我亲自接她下班。”

……

第二天下午。

宁暖暖靠着自己出色的专业能力不仅锁定了两个受害者的身份,还推断出第三个受害者,顿时让重案组成员刮目相看。

这女人也太牛逼了吧!

放眼整个重案组,谁能像她如此敏锐,缩短数个昼夜的爆肝调查,为提前破案争取到这么多宝贵的时间。

关键她才二十岁多啊!

长得普通又怎么样,他们宣布,宁暖暖久是他们新一代的女神!

更衣室里,宁暖暖刚换下身上的白大褂,就接到小儿子的电话。

“妈咪,你是不是忙起来又把我忘了?”宁小熠虽然是对宁暖暖的抱怨,但是却听不出任何责怪的意思,相反满是暖心:“把我忘了就算了,但你别忘了饮食休息,我给你煲了猪肚鸡汤,回来就能喝上。”

想到小儿子的厨艺,宁暖暖不禁对着电话亲了下。

“小宝贝,爱死你了~~”

“妈咪,我也爱你。”

宁小熠又嘱咐了宁暖暖好几句,他才依依不舍挂了电话。

“头儿,你刚刚叫电话里那位小宝贝,是在和男朋友打电话吗?”姜怡菲听见那句‘小宝贝’,不禁好奇地问道。

男朋友?

宁暖暖不禁轻笑出声,拍了拍她的肩膀:“怡菲,我的宝贝,可不止一个。”

姜怡菲听得呆若木鸡,妈呀!头儿那么刺激的,前有薄时衍送外卖,后有两个鲜肉小宝贝。

宁暖暖下了楼,走出重案组大院。

但是她的脚才迈出去没几步,一辆锃亮的悍马车就停在她的身边。

车门打开,还没待宁暖暖看清来人面容,她就已经被掠上悍马车的后排座位。

宁暖暖猛地跌进车里,她大惊,正准备出手反击,对方却比她的速度更快。

她的胳膊被男人反剪住,一道灼热而又湿润的呼吸在她耳边近在咫尺,甚至她能感觉到男人的薄唇在她耳廓上轻轻刷过。

“放开我?你是不是男人?竟然搞偷袭这一套。”

宁暖暖越是想要挣脱,却越是被男人揽得更紧,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脊背和男人的胸膛紧贴契合得毫无缝隙。

男人嗓音充满磁性,低沉的笑声在她耳畔撩过。

“我是不是男人?你要亲自检验下吗?”

动漫关键词:将舌头伸入她两腿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