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被罚把筷子放屁眼里不能掉,在玉势上抹春药调教她

2022-06-01 14:59:3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周诺的言外就是你都已经娶妻了,还浪什么浪,别人说是一家三口,你就赶快出来否认一下,免得到时候被别人当做话题炒作。想起自己的那段婚姻,楚凌臣眸光一沉,若是周妍妍有周诺一半的机

周诺的言外就是你都已经娶妻了,还浪什么浪,别人说是一家三口,你就赶快出来否认一下,免得到时候被别人当做话题炒作。

想起自己的那段婚姻,楚凌臣眸光一沉,若是周妍妍有周诺一半的机灵,他也就不会如此排斥自己现在的婚姻关系了。

他对周诺道,“周小姐放心,若是网上传出来与你我有关的事情,我一定会尽自己所能将其压下,不给您造成一点点困扰。”

周诺挑眉,“你最好说到做到。”

在楚凌臣面前,周诺总是忍不住张牙舞爪,露出自己锋利的刺芒,不希望他的靠近。

其实木木对楚凌臣的印象还算不错,看着周诺如此排斥,又忍不住将楚凌臣给自己点的小甜点向外推了推,坚定不移地站在妈咪这一边。

等到饭菜上桌,他们二人之间的话题也菜算是走向正轨。

“之前投资你的电影,是因为你是J.S,不过今天我看了一下你的剧本,发现是我想的太简单了,这部剧电影有国家大义,将来一定会卖座,我很看好。”

能够有人欣赏自己的作品,周诺当然欢喜,也毫不吝啬的对他道,“其实我这部电影可不止只有国家大义,这部剧的题材选自于民国,那个时代虽然短暂,但是浪漫,而且人才辈出,我欣赏有才华的人,也欣赏有才华的时代。”

楚凌臣在这一点表达了对周诺的赞同,“那个时代却是惊艳,无论是文人还是武将。到现在我的书架上依旧会摆放着那个年代的诗词和文学作品,每每读来都能够感觉得到别有深意。”

没想到二人在这一点上居然有着相同的见解,“看样子你以为并非完全没有话题可聊,不过我可不觉得楚总你约我出来,就是为了跟我聊民国。”

楚凌臣笑出声来,“当然不是,除了能够让你对我有所改观外,更重要的是我想投资你。”

周诺眉头一挑,似乎是在等他解释这句话的意思。

楚凌臣道,“我知道好的影视作品永远不缺投资,但我也知道好的影视作品永远缺钱,之前我投资的数目只是一小部分,但我现在想要给你更多的。”

“呦呵。”周诺笑道,“你就不怕这是一个亏本买卖?”

楚凌臣毫不在意,“大道总有牺牲者,若是亏了那就亏喽,我不介意,为了周小姐的事业身先士卒,毕竟我从来不差这些,而且我觉得,周小姐应该不会让我亏本的。”

这话倒是自信,周诺都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够将这部电影拍到自己预料中的程度,不过楚凌臣的这根橄榄枝,她却是抱定了。

帝都的楚氏,这恐怕是整个M国,谁都想要抱着大腿,而且是绝对粗壮的大腿。

“既然楚总这么看好我,我要是推辞了岂不是很亏。”说着她举起面前的高脚杯,冲着楚凌臣挑眉道,“互利互惠,共赢?”

楚凌臣笑着也将酒杯举了起来,在她酒杯上轻轻一碰,“共赢!”

这一顿饭让周诺对楚凌臣完全改观,她本以为娶了周妍妍那种花瓶,楚凌臣的品位也定当好不到哪里去,却没想到他们二人聊着聊着,居然聊出了很多共同点,例如喜欢同一个时代,喜欢同一个文学作品,甚至在工作方面居然都有着差不多的想法。

一旁的木木见着妈咪和楚凌臣的关系总算缓和,心情也好了不少,若是这样,那是不是以后他可以经常来找这个叔叔比赛玩魔方啊。

这个叔叔的魔方技巧很厉害,就算是出去比赛也绝对不在话下,木木喜欢和这些大神交朋友,也热衷于和这些大神们互相 PK。

楚凌臣与木木心有灵犀,也没有谁主动提起此事,直到周诺中间去了一趟卫生间,楚凌臣这才在木木的小脑袋瓜上弹了一下。

“是不是快憋不住了?总算是把你妈咪熬走了。”

木木道,“事啊,我一直很想和叔叔聊聊魔方呢,上次的那块儿puzzle我已经拼出来了,而且在这基础上我又自己做了一个新的款式,不过今天没有带在身上,等哪天有时间,一定要给叔叔你玩玩。”

楚凌臣欣然答应,“当然没有问题,你这么聪明一定知道我的公司在哪里,下次你想见我直接去我的公司就好。”

木木高兴道,“好啊,先偷偷告诉你,这一次的pizza我只用了五分钟就解开了,到时候你拼完也一定要告诉我你用了多长时间。”

木木说的无比自信,因为之前每一次的魔方比赛他都是赢了楚凌臣的,可他却不知道,楚凌臣给他放水已经放出整片太平洋了,每一次都故意停顿几秒钟,这才继续拼魔方。

偏偏木木还总觉得这是楚凌臣思绪混乱,没接上弦,这才停顿。

两个人聊的也很开心,整顿饭除了一开始气氛尴尬,剩下的简直就是老友畅谈,愉快至极。

周诺也很快从卫生间那边回来,看到他们有说有笑,询问道,“你们两个人说什么呢?”

木木将手举到嘴前,笑嘻嘻地回答,“这是秘密。”

周诺嫌弃,“这么快就把你妈咪抛到脑后了,你个小负心汉。”

木木扑到周诺的身上,甜甜的说道,“我才不是负心汉呢,我最喜欢妈咪了。

周诺勾着嘴角,伸手在他毛茸茸的小脑袋上摸了摸,这幅画面真是甜蜜而又美好。

再加上三个人的颜值真的很高,导致旁边不知情的路人不住羡慕的向这边看。

“那一家三口的颜值真的好高啊,我从进来就忍不住盯着他们。”

“那个女的是明星吧,我怎么总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是不是明星都无所谓,反正这个颜值我是爱了,连他们的孩子都长得这么精致,真让人羡慕。”

“不管了不管了,我要先把他们拍下来发到网上,这大概是我这些年来拍过的最养眼的照片了。”

说着那人便举起手机,咔咔一顿乱摁。

凌乱的衣物散落一地。

昏暗的光线里,男人紧绷的背脊起伏,汗水顺着他分明的肌理,一路滑落……

空气里漫着灼热荷尔蒙的气息……

“唔……”

宁暖暖醒来时,只觉得身体疼得像是散架一般。

突然,昨夜一幅幅香艳到极致的画面,在她的脑海里回放。

她在意识不清之下进了这间房,却被一陌生男人拉住……

她嗓子都哭哑了,可那男人却不为所动,狠狠地拥着她。

宁暖暖换上衣服,忍着腿软,从床上下来想在房间里找那个夺走她清白的王八蛋。

可她找遍套房都没瞧见男人的身影,只在床上找到了一个银色十字架耳钉。

是那个男人留下的?

宁暖暖将耳钉放进口袋里,刚准备离开,酒店套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年近五十的宁涛满脸怒意地大步进来,二话不说抬手扇在宁暖暖脸上。

“啪”一声脆响,格外清晰。

“你这个不知廉耻的逆女,我们找了你一晚上,你竟然在这里和男人鬼混!”

宁暖暖的孪生妹妹宁云嫣也面带埋怨道:“暖暖姐,这次你真的过分了!我和爸找你找得快疯了!”

宁暖暖捂住红肿的脸颊,拼命摇头:“没有,我没有。”

“你还想狡辩!你身上那些是什么!”

宁涛气得抄起身边的烟灰缸朝着她就砸了过去。

“彭——”

宁暖暖来不及躲,额头上多了一个伤口,血不断地渗了出来,流得满脸都是。

“宁暖暖,我刚答应你和秦总的婚事,你就给我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你现在身子脏了,你让我拿什么向人秦总解释?”

宁暖暖不敢置信地瞪圆了眼:“那个秦总都快六十了!老婆死了三任,你让我嫁给他?”

“怎么?嫁他还委屈你了!能嫁他是你的荣幸才是。”

宁涛拉着宁云嫣,一脸恨铁不成钢,“还好,你和云嫣只是长得像,品行完全不一样!你这样自我作践,把我们宁家的脸都给丢尽了!我宣布,从此我们云家没你这个女儿!”

……

十个月后,城郊一间公寓内。

“哇——”

“哇——”

伴随着两道啼哭声,两个新生命顺利诞生。

宁云嫣抱起浑身满是血水的小宝宝,狠毒地望向床上因生产而虚脱的宁暖暖。

“把孩子…还给我……”宁暖暖脸色苍白如纸,却还是勉力撑起身体。

“还你?你养得起这对龙凤胎吗?”

“我是你的姐姐…亲姐姐!”宁暖暖直勾勾盯着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宁云嫣:“为…为什么要陷害我?”

“那个女人…是你的母亲!不是我的!当初她在你和我之前选了你,把我留在那个满是豺狼虎豹的家里!我受苦受难的时候,你这个姐姐又在哪里?!”

宁云嫣笑了,笑得很瘆人。

“宁暖暖,这世界上长这张脸的,只要有我宁云嫣一个就够了!”

“你要做什么?”宁暖暖脸色巨变。

“烧死你!”

宁云嫣将她准备好的汽油倒在房间里,将打火机点燃后随手扔地上,抱着龙凤胎离开。

身后,火星遇上汽油,公寓内顿时火势蔓延开来。

宁云嫣走出公寓,看了一眼身后的火海,又瞥了眼怀里哇哇啼哭的龙凤胎,嘴角牵起得意的笑。

“有了你们,薄太太的位置就是我的了。”

十个月前,她想毁掉宁暖暖,却没想到这个贱人误打误撞进了薄时衍的房间!

薄时衍,那可是在帝都可以只手遮天的大人物,也是所有女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对象!

在震惊之余,她快速做了决定,她要薄时衍以为那一夜用身体做他解药的人是她!

毕竟她和宁暖暖是孪生姐妹,五官身形几乎一样,只要宁暖暖从这个世上消失,就没人会知道她顶替的秘密!

大火熊熊燃烧,求生的本能让宁暖暖拼尽全力翻窗逃到了外面。

她艰难地挪着步子。

突然,一阵熟悉的疼痛再次从身下传来,如小猫的哭声响了起来。

原来她怀的不止是龙凤胎……

宁暖暖双手颤抖地捧起她的第三个和第四个小宝宝。

为了这两个小宝宝,她就算再难也要撑下去!

……

五年后。

S国一间公寓。

镜子里倒映着女人堪比天人的容颜,出彩精致的五官,分分钟秒杀当红的女明星。

看到正摆弄电脑的小男孩,她喊了声:“小熠,别玩电脑了,我们该出发了。”

说完间,她对着镜子带上一张满是雀斑的人皮面具,原本的倾城佳人瞬间变成了一个丢在人群中都认不出的普通女人,唯有那双澄澈的眼眸却烁着灵动的光韵。

一旁粉雕玉琢的帅气小男孩坐在电脑前,手指在键盘上敲着代码,“妈咪,有人出价五千万定金请你出手,接不接?”

近三年里,一名女神医在国内外名声大噪,凭借华夏五千年流传下来的中医药理,治好不少人的疑难杂症。

众人原以为凭容貌就能查出她的身份,可诡异的是她每次行医救人都以不同的容貌示人。想查她身份的人不计其数,却偏偏谁也查不出她的姓名和身份……

而这名女神医不是别人,正是此时带着人皮面具的宁暖暖。

“五千万?”

宁暖暖挑挑眉,终于转身看了眼电脑。

只是当看到“薄时衍”这三个字,她直接拒了:“不接。”

“妈咪,五千万只是定金诶,你回绝得也太快吧?”

宁暖暖慢条斯理地启唇:“豪门水深,咱还是少掺和。那里面的活人,有时候还没死人可爱。”

这五年她虽然不在帝都发展,但仍然听闻过薄时衍的名字。

薄家在帝都乃至夏国都是举足轻重的财阀之家,看似低调谨慎,但他的产业早已渗透蔓延到夏国的各行各业。

这几年,她见识过太多的人心,特别是豪门大家的阴暗面,她可不想再卷入莫名其妙的争斗里。

“所以,妈咪你才放着神医不做,偏偏回国做法医?”

“就是这样!”宁暖暖起身轻轻拍拍宁小熠的脑袋,“走了,该回夏国了。”

飞机滑过天空,留下一道长长的白痕。

夏国,帝都机场。

一个其貌不扬的丑女人领着一个帅气精致的小男孩走在机场大厅,这奇异的组合瞬间惹来旁人的议论。

不过母子俩显然早已见怪不怪了,依然淡定地昂首阔步。

透过机场落地窗,宁暖暖望着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唇角微勾。

五年了。

是时候回来把账一笔笔算清楚了!

动漫关键词:在玉势上抹春药调教她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