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将舌头伸入她两腿间的花缝里,走绳子打结play

2022-06-01 14:57:4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周诺懒懒散散地看着自己的指甲,反问道,“这算是什么理由,你说这是我回国后第一次见父母,不过奇怪,我怎么没看到,他们人在哪呢?”周敬申和秦许就坐在这,周诺却说没有父母,这

周诺懒懒散散地看着自己的指甲,反问道,“这算是什么理由,你说这是我回国后第一次见父母,不过奇怪,我怎么没看到,他们人在哪呢?”

周敬申和秦许就坐在这,周诺却说没有父母,这让周敬申脸上极其没有面子。

周妍妍也抓住了周诺这一点,斥责道,“周诺,我知道你这次回国涨了不少能耐,但是你这也太过分了吧,父亲母亲可都坐在这儿呢,你居然说他们不在。”

秦许也趁机道,“我知道你现在是个钢琴家,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两亿来拍卖房子,但是你可不能忘记了,我们周家对你的栽培,要是没有我们周家,你又怎么可能会有现在的成就。”

周诺冷笑,“是啊,你说的真的很有道理,若是没有你们周家,我又怎么可能知道人心如此险恶,周敬申这个父亲我勉强可以认,可是你这个小三上位的母亲,凭什么就觉得我要对你尊敬?”

“你!”秦许语塞。

周敬申怒道,“周诺!秦许虽然是你的继母,但同样是你的母亲,她作为你的长辈,你怎么能对他这样无礼?”

长辈也应该有长辈的样子,难不成周敬声申以为只要比自己大几岁,就都可以是自己的长辈了吗?

秦许刚刚被周诺堵了一番,斜眼看向周妍妍。

周妍妍立刻明白了母亲的意思,声音低婉的向周敬申撒娇,“爸爸你看看妹妹,虽然说她这次回来是以著名钢琴家的身份,但是她毕竟也是我们周家的女儿,而且不过就是一个著名钢琴师而已,如今我可是被J.S赏识的,不也一样没有骄傲踏踏实实地做事吗?”

周诺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就知道这个周妍没安好心。

周敬申道,“妍妍,她都多大了还孩子,她要是能有你一半听话乖巧,我也就不至于这么生气了。周诺,你一个人在外面生活确实辛苦,我们周家也确实没有帮到你些什么忙,但你毕竟还姓周,就是我们周家人。

之前在拍卖会上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如今妍妍能够被大导演青睐,只不过是让你过来陪着吃一顿饭你都不愿意,你到底有没有把我们这个家放在心上?”

他也知道自己只生不养,既然如此,他又何必非要把自己也列入周家的一份子。

秦许唯恐天下不乱,“敬申,虽然妍妍这次确实是得到了好资源,但是诺诺那边也不差,我听说他前两天还去给那些什么人弹钢琴来着,总之也挺厉害的。”

这话表面是在夸周诺,实际上那模棱两可的词汇,不过就是在说周诺根本比不过周妍妍。

周妍妍脸上得意,微微上调的眼睛,若有似无的看向周诺,想要看看她现在是什么反应。

周诺自始至终毫无夸张的表情,反而笑道,“一个导演的青睐就能让你们高兴成这样,我是该说你们有见识,还是该说你们没见识呢?”

周妍妍哼道,“你懂什么,答应和我合作的那位导演可是J.S,只要是出自他手的电影,没有一部不在国际上获奖的,而且我听说啊,人家要求是很严格的,并不是只有流量颜值就够了,最重要的还要有演技。

当时那位导演为这部电影选角的时候,可是一眼就看中了我,而且非要让我做他的女一号,其实我也是很为难的,毕竟凌臣其实并不是很想让我出去工作,不过这个机会难得,我也不想放弃。”

秦许在旁边笑道,“还是我们妍妍有心,做女人就不能全然依靠男人,能有自己的地位,那是最好的。”说着她意味深长的看向周诺,似乎是在暗示她些什么。

周诺不怒反笑,还心想自己是什么时候求着这个女人进组的,还好自己就是当事人,若是换了旁人,恐怕早就被他们哄骗过去了。

她假意应和,毫无感情地拍掌叫好,“那你真的是好棒棒噢,就是不知道这个导演怎么还不来呀,我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求你的呢?。”

“你!”周妍妍气极,不过还是坐了回去,决心不和她计较,等到时候导演来了,看自己再怎么狠狠的羞辱她一番。

周诺却不给她这个机会,“我什么我?难道我说错了吗?众所周知的捧配角专业户,如今也好意思说,自己被导演青睐?”

其实,周妍妍的演技一点都不好,甚至可以说是烂的让人抠脚,拍一部扑街一部,最要命的,是那些配角的演技都比她强,她甚至还得了个名号,叫做捧配角专业户,这件事情说出去可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可偏偏她那个双标的父亲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反而大笔大笔的钱往里面砸,专门给自己的女儿拉资源。

但凡他把用在周妍妍身上的钱分出来一点让自己去给姥姥治病,事情也就不至于走到如今这一步。

“周诺,我们好心好意想要请你吃饭,结果你就是这种态度吗?我演技不好又怎么样,至少我用不着到别人面前去卖!”

总算是说出真心话了,没错,就算周诺的这个身份再厉害又怎么样,在他们看来就是名不虚实,他们压根就不懂这一行业,所以才会猛烈的进行抨击。

周诺可真是对这一家三口不忍直视,拎起包来便要走,周敬申怒道,“你给我坐下!你不要以为自己有点名望,就可以居功自傲,你依旧是我们周家的孩子,我让你见谁你就该见谁,你什么时候能够学学你姐姐乖巧一点,让我省心!”

“学周妍妍?”周诺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学她浪荡成性,学她早早就把自己交代出去吗?若是如此,你们可真是给我找了个好榜样。”

“你!”周敬申没忍住,伸手就想要向她的脸上招呼,嘴里还骂道。

“混账,你说的都是什么畜生话!就算你不喜欢妍妍,她也一样是你的姐姐,你听听你刚刚说的,那是你该对姐姐说的话吗?”

不过如今的周诺可再也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任人欺负的小白花了。

她抬手拦下了周敬申的手,嘴角勾着一抹阴森森的笑意,“这么多年来你打我的次数还少吗?如今还想动手,周敬申,你真以为我还把你看作是我的父亲?”

周敬申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不想再继续在这方面和周诺掰扯,冷冷的,“不管怎么样,今天你必须给我留下来,好好看看你姐…看看妍妍她平时做的都是什么,再看看你。”

而这时,周妍妍也是为了讨喜,忙道,“要不然我向我和导演打个电话吧,都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他也应该到了。”

秦许也道,“是啊,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来妍妍快联系一下对方特别是路上出了什么岔子。”

毕竟J.S可是大导演,可不是谁都能够拨打得了他的联系电话。

那边响起了嘟嘟的忙音,而紧接着周诺的包中也响起了手机铃声。

周妍妍有些傻眼,诧异的看向周诺,周诺大大方方的将手机拿了出来,她并不打算掩饰,这一家三口恶心透了自己,那她就没有必要再留任何情面。

她当着所有人的面接起,紧接着周妍妍那边手机也立刻接通,传来的正是周诺在房间里说话的声音。

“周妍妍,有没有感觉很意外?没错,我就是那个眼瞎了的导演,经过了刚才的接触,我觉得你一点都不符合我剧中人物的人设,既然如此,也就没有继续合作的必要了。”

周妍妍吃惊的看向她那边,这才意识到问题,慌忙道,“怎么可能会是你。”

周诺好笑,“怎么不可能是我,我就是你们口中说的大导演J.S。”

周妍妍忙道,“诺诺你听我解释,我们毕竟是姐妹,刚刚不过都是和你闹着玩儿。”

周诺回应,“闹着玩啊,那抱歉,我当真了。”

周敬申也不难以置信的看一向这边,好像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女儿一样。

秦许更是不知所措,这可是她女儿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难不成就要这样错过?

这个女人在外面到底都做了些什么?既是钢琴家又是著名导演,这怎么可能?这究竟怎么可能!

周诺将电话挂断,眉头舒服的挑起,这一家三口本来想借着J.S好好嘲笑自己一番,不过这番计划落空了,赔了夫人又折兵。

她将手机收起,淡淡道,“其实本来我也没打算隐瞒,就是想着若是周小姐你能够态度好点,有点演员该有的尊重,我也会不计前嫌任用你为我电影拍摄的女一号,但没想到你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J.S的名义好用吗?抱歉,那是我的。”

周妍妍握紧着拳头,只觉得自己好像再一次被周诺戏耍于鼓掌之间。

然而为了角色,她又不得不向周诺低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她怎么能放弃?

“是你的,都是你的,我们没有要抢的意思。”周妍妍说这话都有些心虚,秦许也帮着女儿说话。

“那个诺诺呀,刚刚确实是我们有些夸张了,没想到你居然是大导演J.S,既然如此那好啊,你和妍妍是一家人,给她一个角色而已,又费不了你什么事儿,而且到时候妍妍红了,你一样载誉而归,这是好事,是双赢。”

当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的时候,他们对自己又恨又骂,如今知道自己对他们有用了,便对着自己摇尾乞怜,求巴结。

秦许若是有自己母亲半分骨气,就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不好意思,我的话说到做到,不用就是不用,就算你们再怎么求我,我也是不用。”

说完她又看向周妍妍,“给你一句忠告,作为演员,最重要的两点,一是人品,二是演技,这两个东西你一个都没有,你拿什么和我合作,就用你那张看着看着就让人生厌的网红脸吗?”

周妍妍气急,这还是第一次别人叫自己网红脸,可偏偏她又不敢反驳,只能这样忍着。

秦许也替自己女儿着急,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诺诺啊,角色的事情,我觉得……”

“不用你觉得,我都已经说过了,我不会用她就是不会用她,你们就是和我撕破了脸我也一样不会用。”

秦许赔笑,“我们怎么能和你撕破脸呢,我们是一家人啊,只是妍妍也好久没拍戏了,要不你就给他在剧里安排一个小角色,让她出去体验体验就行了。”

体验体验?秦许把自己当剧组当做是成年托儿所了吗?

“我的剧组里全都是成熟的演员,若你只想体验,建议你去报一个演技培训班。”

周诺从容应对,一直到走,秦许都没从周诺的身上讨到一点好处,反而被周诺挖苦的上下哪儿不是,真是让人好不生气。

周妍妍也默默将这口怒气咽下,默默发誓一定要让周诺付出代价,她觉得自己是个导演很厉害吗,那么自己就找来更厉害的人,一定要让周诺付出应有的代价。

走出酒店后的周诺心情还算不错,刚一上车便收到了一通电话。

她将手机放在后座,连接车内蓝牙按下接听键,瞬间,车子里传来了一个极其低沉好听的男声。

“诺诺,回来这么久,感觉怎么样?”说话的人正是当年帮助自己离开的秦深,也是她的青梅竹马,这些年来一直默默帮助自己的人。

听到他的声音,周诺只觉得如沐春风,就连心情都好了不少,她笑道,“你觉得我回来还能经历些什么。”

“周家人还是老样子吗?”秦深的语气里似乎有些无奈,周诺道,“这么多年我都已经习惯了,你更应该习惯才对。”

周诺一边留意着后方来车,一边将车打转拐弯,顺便回复他,“我这边叫老宅收拾了出来,等有时间请你吃饭”

秦深欣然答应,“当然没有问题,不过还是我请你吃饭吧,我这边有个小麻烦,不知道你肯不肯帮忙。”

难得秦深有事情需要自己帮忙,周诺大方道,“说来听听,只要是我能做的一定帮忙。”

秦深道,“我有一个朋友是M国电影学院的教授,他一直想找个接班人,接替他讲似的工作,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这倒让周诺有些兴趣,“没问题,只是我暂时可能还做不到教授那种地步,让我做一个小助教还可以,”

秦深喜出望外,“即使是这样也算是帮了我的大忙,改天约个时间我们见一面吧。”

周诺道,“好啊,刚好木木他们也一直说很想念秦深叔叔。”

秦深似乎有些无奈,“他们怎么总是喜欢叫我叔叔,之前明明教过他们叫哥哥的。”

“哥哥就算了,你这么说对得起你的年纪吗?”周诺调侃,眼尖的看到路边有几个熟悉的人影。

她一边迅速应付秦深,一边挂断电话将车在路边,看着那边的身影,哭笑不得。

江晚头发凌乱,优雅的开衩包臀长裙,却让她现在看上去力不从心,她一手抱着蔻蔻,一手拉着林林,前面还有一个撒欢奔跑的木木,场面简直混乱不堪,甚至还有些搞笑。

周诺看着他们这副模样,哭笑不得,没忍住,走了上去,一把拉住了在前面肆意奔跑的木木。

木木转头看到妈咪瞬间开心了起来,整个人像是无尾熊一样抱在了周诺身上,“妈妈咪,原来你在这里呀,人家好想你呢。

周诺点着她的脑袋道,“怎么这么不让你晚晚阿姨省心,他一个人带你们四个小孩已经很累了,你还这么调皮。”

木木哼道,“是晚晚阿姨说要带我们出来玩的,结果还走了没几步路,她就说累,我这是在帮晚晚阿姨打起精神。”

周诺看向在后面抱着孩子气喘吁吁的江晚,实在没看出来她还有什么精力继续陪四个孩子玩。

江晚总算是找到了救星,将蔻蔻放了下来,喘着气道,“你这四个小朋友的精力实在是太旺盛了,蔻蔻还好,女孩子文静些,这个木木实在是过分,对了,还有那个森森。”

说着她正要去寻找,这才看到森森一直低着头慢悠悠的跟在后面,手里拿着Switch,正低着头在那里玩的十分起劲。

江晚过去一把夺过,温声训斥道,“不是说过走路的时候不能玩游戏机的吗?这样子实在是太危险了。”

森森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半睁着眼睛,跟没睡醒似的,“晚晚阿姨你可真操心,再这么操心下去,小心长皱纹哦。”

江晚生气,也想学周诺点森森的脑袋,好好训斥一下,却被森森轻松躲过,小跑着抢过江晚手中的游戏机跑到周诺跟前。

江晚生气跺脚,“你看看他们,没有一个听我话的,仗着我喜欢他们就这么欺负我,要是再这样下去我可不帮你管他们了,你自己管好了。”

虽然江晚这么说,可是周诺知道江晚是不会不管这四个小朋友的,她这个人喜欢孩子,不然也不会开设连锁幼儿园。

当初自己在国外的时候,一个人真的很难一下子应付过来四个小孩,还是她一直在默默的帮着自己,自己是孩子的亲生母亲,那江晚就等同于是他们的半个妈,也是看着他们从小到大长起来的。

周诺随手又将蔻蔻抱了起来,说起来蔻蔻这个小姑娘还真是得到了所有长辈们的宠爱,平常四个孩子在一起,他们谁也不抱,只抱蔻蔻,导致蔻蔻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都不需要靠自己的双脚走路,一直到现在也是如此,出门江晚抱,有时候是周诺抱,总之幸运极了。

“先不说这些了,刚好老宅那边阿姨也已经打扫干净,我买了一些食材回去,今天晚上我们就回老宅吃饭怎么样?”

江晚高兴,“那当然好了,你姥姥留给你的那栋宅子,里面所有的建造全都是延续着古欧洲的风格,我老早就想过去一睹风采,而且我还听说,那老宅里有一处开放式的厨房,差不多有我幼儿园操场那般大小,我倒要看看这是不是夸张。”

周诺得意,“既然想证实那就一起去喽,保证让你大开眼界。”

其实周诺也已经很久没有去过那栋宅子了,当年姥姥还在的时候,她经常抱着自己坐在庭院里看风景,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这宅子有多么悠久的历史,也不知道那花园是由多么有名的园丁建造。

她只知道这里的风景真的很好,至于江晚所说的那操场般大小的开放式厨房,也并不是夸张。

她记得小时候姥姥会给她亲自做桂花糕,会让自己去厨房的某个角落里拿已经晒好的桂花。

她总是要不小跑着好久才会把这桂花送到姥姥面前,而这一切都是以前的回忆,现在老宅里面成了什么样子她还不清楚,只希望那些曾经姥姥给自己关怀的地方,还没有被周家那群丧心病狂的人剥夺干净。

车子慢慢驶向老宅的方向,途中经过一片高档别墅区,这里大概是除了那除老宅以外最贵的地方住宅区了,周诺并没在意,因为就以现在她的资产,随随便便就能将这一片买下,这种华而不实的住所,她不需要。

然而就在这华而不实的别墅里,周妍妍愤怒的摔着家里一切可以摔的东西,一旁的佣人不敢说话,只能瑟瑟的躲在角落里不敢说话。

周妍妍一边摔,一边吼道,“她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敢这样说我!还说我人品不行,她人品这么好了吗?这个贱女人在外面不知道跟哪个野男人生了一堆孩子,不知廉耻,丢人现眼!”

骂着骂着,她还觉得不够解气,又伸手捞起了一直放在旁边的陶瓷花瓶,哐当一声摔在地上,意识间玻璃渣子碎了一地,还不小心划伤了一个佣人的脚踝。

那个佣人吃痛,伸手捂住伤口,然而周妍妍却并没有觉得自己有错,反而指责起了这个佣人,“挡什么挡,本小姐又没伤到你,你在这里装什么可怜,如今连你们都知道欺负我了?”

那个佣人忙道,“不是的夫人,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周妍妍还不觉得过瘾,又踹了两脚落在地上的碎片,然而自作自受,一小片玻璃渣插进了她的指甲,顿时脚趾鲜红一片,看上去惨不忍睹。

所有人都不敢过去,周妍妍怒道,“你们这群不长眼的东西,还在那里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过来给我处理伤口,难不成还要让我求着你们吗!”

这才有人找出医用箱,颤颤巍巍的走过去,而这是周妍妍,灵光一闪,“不用了,不用给我消毒,快点叫辆车过来,我要去凌臣公司。”

“夫人,还是先处理一下伤口吧,不然血是止不住的。”对方也是好心,周妍妍却不耐烦的推了他一把。

那人一手按在了破碎的玻璃瓶扎上,顿时手心扎了好几个窟窿出来。

周妍妍还怒道,“你们怎么这么多话,叫你们去找车就去找车,还有今天这些东西都不是我摔的,我这伤口也不是背着陶瓷瓶子的碎片割破的,听到了吗?

动漫关键词:走绳子打结play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