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英语课代表的胸软软的!我初一干了六年级的

2022-06-01 14:56:3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妈妈,”林林悄悄牵起她的手,温声细语的说,“我们不是故意的惹你生气的。”他们都还没有满五周岁,周诺觉得不能对他们太苛刻了,于是叹了一口气。“妈

“妈妈,”林林悄悄牵起她的手,温声细语的说,“我们不是故意的惹你生气的。”

他们都还没有满五周岁,周诺觉得不能对他们太苛刻了,于是叹了一口气。

“妈妈没生气,”她伸出手来,分别揉了揉林林跟森森的脑袋,“只是这个世界上的坏人太多了,妈妈想要保护你们,所以才不能轻易将你们在外面面前曝光。”

林林跟森森都懂事的点点头,白嫩的小脸蛋上浮现出懵懂的表情,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懂了。

周诺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好了,快到时间上学了,收拾收拾叫木木还有小九出门吧。”

见她不再生气,林林跟森森这才放下心来。

周诺本来想瞒着宝贝们去参加楚氏酒会的,她考虑了很久,觉得人还是应该言而有信,不然满嘴跑火车跟周妍妍秦许母女又有什么两样。可最后消息还是不胫而走了,楚氏集团酒会那天是周日,周诺只好将孩子们托付给江晚照顾,在跟江晚说这件事情的始末时,被趴在墙角的蔻蔻听到了。

蔻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哥哥们,木木听到后,眸底闪过一抹促狭的光芒。

“我觉得妈妈不想让我们知道,一定是因为这个酒会很凶险,或者会有很多困难。”他毅然决然的说,“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跟着去保护妈妈。”

想起上次祖宅拍卖会现场上那两个“老巫婆”,木木就感觉到胸腔里充斥着一股责任!

蔻蔻闻言,小鸡啄米似得点头,“大哥说的对!”

“小九你不能去。”蔻蔻身体不好,木木怕路上出意外,“蔻蔻,这种事哥哥们做就好了,你留在家里乖乖的。”

木木很有主意,可蔻蔻那张漂亮的小脸蛋瞬间就垮了下来。

“不过蔻蔻一个人在家里也不行,”蔻蔻需要照顾,身边离不了人,而且还需要有人拖住江晚阿姨,木木巡视的目光在林林和森森的脸上扫了扫,“还是林林陪我去保护妈妈吧。”

正摆弄平板的林林抬起头来,眼神沉静,小嘴微抿,算是默认。

森森有些不太高兴,虽然他很想照顾妹妹,但毕竟照顾妹妹的机会时时刻刻都有,但保护妈妈的任务错过了可能就再也没有了,“哥,为什么要我留在家里?”

木木分工明确,“小七你口才好,嘴巴又甜,江晚阿姨问起来的时候,你可以很好的帮我们打掩护。而且你还要照顾小九,任务比我跟林林还要重。”

森森听后,觉得是这个道理,勉勉强强答应了下来。

四个萌娃一拍即合,制定好了详细的计划。

转眼,就到了楚氏酒会那天。

江晚来了以后,周诺简单交代了她两句便驱车赶往酒会的现场。

木木跟林林见她离开,也赶紧行动,趁江晚不注意,偷偷的溜出了公寓。

酒会的地点,在全城最豪华的酒店里举办。

大厅中央,摆着一架无比奢华的三角钢琴,琴身流光溢彩,琴键黑白分明,是不可多得的佳品。

简森跟周诺介绍的时候,特意笑着添了一句,“这是我们楚总让国外工匠特意打造的,周小姐是第一个演奏它的人。”

琴是好琴不错,周诺抚摸着琴键,在琴凳上坐了下来。

看着宾客到的都差不多了,她掀眸问简森,“什么时候开始演奏?”

简森答,“楚总说了,只要周小姐想,随时可以。”

周诺皱了皱眉,“我今天可只演奏一曲。”这是她的规矩。

简森点点头,“只要周小姐肯到场,就已经令酒会蓬荜生辉了。”

“你倒是会讲话,”周诺冷冷道,“让你们楚总选曲子吧,毕竟今天是他的主场。”

“楚总说了,如果周小姐同意,他想听莫扎特的k545小鸣奏曲。”

周诺比了一个“OK”的手势,简森不敢耽误,安静退场。

周诺稍微活动了一下手指,白皙的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显嫩滑,黑色的秀发如同瀑布般倾泻而下,让人不禁想,沉醉于它所散发的温柔气场中,而同样吸引人的,还有她手指落在琴键时,那流淌着的琴声。

美,曲子和人一样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小协奏曲欢快至极,可人们却将更多的心思全部放在了周诺的身上,他们早知道Anna琴技高超,却没想到本人比琴技更加惊艳。

众宾客之后,巨大的巴洛克风格立柱后,楚凌臣定定的站在那看着,坐在高台上肆意挥洒才华的女人,竟也和普通人一样移不开眼睛。

简森立在楚凌臣身后,看着楚凌臣明显是对他很有兴趣的神情,心道自己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家总裁如此痴迷于一件事情。

一而再再而三的请周诺前来演奏,甚至在对方不予回应后,亲自去请,这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是简森不曾见过的,甚至就连他一直留在家里的夫人周妍妍都未曾有过这样的待遇。

说到周妍妍,其实她也在这一次的宾客之中,此刻的她握紧拳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坐在上面,受众人仰慕的女人。

那个曾经连医药费都付不起的废物,凭什么现在能被这么多人欣赏?

她为什么没有死,不死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以Anna的身份回国。

当年那件事情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再提,就是担心楚凌臣从中发现什么,而如今就算他们不提,周诺也已经回到了M国,还出现在了楚凌臣面前。

周妍妍可不希望自己苦心经营了这么久的感情付之一炬,她一定要让周诺付出代价。

一曲弹毕,台下传来了热烈的掌声。

周诺优雅起身,对着台下微微鞠躬,便想快速离开,家里还有四个娃等着自己呢,若是耽误太长时间,还不知道他们要怎么闹脾气。

可就在她即将走到台下时,忽见楚凌臣正向这边走来,周诺警惕,只见他靠近自己,微笑说道,“不愧是Anna,像小协奏曲这样简单的曲子,能被你弹的这么富有新意,怪不得我请了这么久你都不肯答应,是我们这台面太小,确实衬托不出您高超的技术。”

周诺讽刺,“楚总您客气了,特意命人打造的钢琴已经是对我最大的尊重,只是我现在还有事需要快些回去,还希望楚总不要纠缠。”

纠缠?

楚凌臣挑眉,难不成这些日子在她看来都是纠缠。

既然都已经被这么误会了,那他何不纠缠到底,他勾嘴一笑,“既然都是见过大场面的钢琴家了,再留几分钟又有什么问题,更何况只是弹完了曲子根本没有办法满足各位宾客的好奇心,不如说两句如何。”

周诺紧握着拳头,搞不明白楚凌臣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见她不为所动,又小声道,“你总不希望在这里说话吧,客人们可都看着呢。”

周诺媚眼一挑扫向众人,果然见他们都看向这边,但因为这处没有灯光,光线阴暗,所以他们只能看到两个模糊的身影,却看不清这边究竟在做什么。

“是不是我上台说两句以后,你就不会再缠着我?”周诺看向楚凌臣是在和她做交易。

楚凌臣却并没有说话,只是笑意盈盈的看着她,只是这笑容总让周诺觉得有些不怀好意。

就咱俩人僵持之际,忽听一个尖锐的声音从上面传来,竟是周妍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台子上,此刻就站在钢琴前,光晕之下对着那边道。

“这曲子是弹完了,可是钢琴师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在座宾客可都是有身份的人,为何不上来介绍一下你自己。我觉得应该有很多人想要好好了解一下国际著名钢琴家周诺小姐吧。”

不是Anna,而是周诺,周妍妍话意已经非常明显。

楚凌臣也看向那边,略显不悦,她是什么时候站到台子上去的,简森难道没有拦着她吗?

周诺看着台上的周妍妍忽然冷笑,又回头看向楚凌臣,“里应外合,你们都已经把我逼到这种份上了,还过来假惺惺的问我做什么。”

楚凌臣皱眉,刚想说误会,便见她已经提着裙子走到了台上。

周妍妍今天也穿了一件礼裙,是一件桃红色的包臀鱼尾,上面是镂空的设计,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她衣服内包裹着的形体,和同样穿着礼裙却尽显优雅的周诺,起来多少有些难以入眼。

周诺一把夺过话筒,“好啊,不就是说两句吗?你和楚总都已经如此盛情邀约了,我要是再不同意,岂不真的显得我很没有礼貌。”

周妍妍看向她,又看向慢慢一起走上台子的楚凌臣,忽而错过周诺,走到楚凌臣跟前,亲昵的搂住他的胳膊。

“凌臣,我妹妹她不懂事,你要是只是和他说的话,她是不会上来的,还不如像这样更简单一些。”

周妍妍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无比贴心,好像真的是在为楚凌臣解决问题。

既然阻止不了楚凌臣对周诺感兴趣,那么她为何不将计就计?过多的反抗只会让楚凌臣觉得自己不懂事。

楚凌臣不置可否,虽然周妍妍私自上台让他不悦,但确实是将周诺留下了。

而周妍妍说完这番话后,依旧揽着楚凌臣的胳膊,周诺人的地位彰显无疑,没错,她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才是楚凌臣的正室,自己怎么胡闹都可以得到他的容忍,这个周诺就算再怎么优秀再怎么厉害,也不过就是一个配角而已。

不过就算她再怎么动这些小心思,与周诺而言都不过而已。

她薄唇轻启,同琴声一样美妙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朵。

“居然让我说,那我就随便说两句吧,想必我是谁大家应该都清楚,就不做过多解释,今天得了楚总的面子在各位面前献丑了,今后我还会有更多场演出,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来支持,不过就算不支持,我也无所谓。”

周诺似笑非笑,这话听上去多少有些不尊敬。

不过却让楚凌臣对她更感兴趣。

国际上都知名的钢琴师,当然不需要别人的支持。

周诺说完后又扫了还在那边搂在一起的狗男女,不屑的转头从另一边下场。

楚凌臣本意想要去追,谁知却被周妍妍拉住,周妍妍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看向他,嗫喏道,“凌臣你要去哪里呀?台下还都坐着客人呢。”

楚凌臣这才回过神来,确实见台下了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台上的自己和周妍妍。

他不知为何心生厌恶,他总觉得周妍妍如今站在了台上不合适,但自己与周妍妍是夫妻关系,为了公司也好,为了客户也好,他现在不能离开。

周诺一下台子就松了口气,恶狠狠的踹了踹自己脚下的礼服。

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随随便便什么人就敢来,自己面前找麻烦,自己以后还是离这个公司远点好了,面对一个两个的都让自己烦心。

因为这是私人活动,经纪人并没有跟上周诺就只好自己提着离去向外走,还没等走出会场便见一朵玫瑰被人扔在地上,这玫瑰孤零零的煞是可怜。

周诺心软将其捡起,忽然察觉到了些什么,见不远处还有一朵小花躺在地上,周诺勾嘴一笑,又将另一朵小花捡起,她每捡起一朵,前面就会再出现一朵。

这小花一直断断续续地停留在一扇门前,周诺怀里已经有差不多十几朵玫瑰。

她毫不犹豫大方的将门推开,直接砰的一声,礼花彩带就像是不要钱似的撒在了自己面前,弄的礼服和头发上都是。

木木和林林两个小宝贝,一人踩着椅子,一人踩着桌子,费劲儿地向这边喝彩。

“恭喜妈咪再一次完成演出,我和哥哥一直在后面听着,妈咪的琴技可真是越来越高超了。

周诺无奈的笑了笑,佯装生气道,“你们两个人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好了让你们在家里等着我的吗?”

木木和林林立刻又从刚刚调皮的小朋友变成了委屈的小坏蛋,“我们怎么可能让妈妈一个人来,妈妈压根就不想见到那个坏叔叔,我们是来保护妈妈不被坏人伤害的。”

周诺叹气,心道楚凌臣和周妍妍还在台上,现在快速离开应该不会被发现,于是她立刻对两个小宝贝约法三章,“你们在这里等妈咪一下,妈咪去换一下衣服,你们哪里也不许去,更不能离开这个房间,若是有人来也不要开门,不要让任何人看到,你们知道了吗?”

木木和林林虽然不知道妈咪为什么要和自己这样约定,但还是猛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会听话,周诺这才放下心来。

可谁知她刚转过身,却见门忽然打开,周妍妍就站在门外,抱手对着里面冷哼,“呦,出来演奏还要拖家带口的,怎么,家里穷的请不起佣人,没人帮你看孩子吗?”

周诺皱眉,默默地将木木和林林护在身后。

“周妍妍,你想做什么?”

周妍妍一步步逼近,表情狠厉,”做什么?你刚刚可真是威风啊,国际知名钢琴师就是了不起,都不需要去讨好那些听众,只是不知道你的那些听众若是知道你在外面。和野男人生了孩子,他们还会不会这么买你的账?”

周诺冷声道,”这一招已经过时了,你在网上散布了我那么多的假消息,如今真正没有人买账的应该是你才对。”

周妍妍哈哈哈大笑起来,“那是因为没有证据,如今我可把你和孩子们的照片全都拍了下来,还有录音,只要我稍作手脚,你就能从高贵的白天鹅变成跌落泥潭的丑小鸭,周诺别怪我,这是你惹我的。”

周诺眉头紧蹙,伸手就要去抢手机,却被周妍妍巧妙躲过。

周诺身后木木大眼睛咕噜一转,忽然扑了上去,紧紧的拽住周妍妍的裙角。

周妍妍一愣,她这衣服本就暴露颇多,这么一拽更是无法入眼

她用空着的时候去扯木木,骂道,“你个死孩子还不快放开,你知道我这衣服值多少钱吗?”

木木嘲讽,“值多少钱你都不配,林林快来。”

他向着着周诺那边一喊,只见林林也冲了上去,伸手便躲过了周妍妍手中的手机。

周妍妍因为没有防备手机被夺,更加怒不可遏,“贱人生的贱货,还不快点给我把手机还回来!”

林林对着那边吐了吐舌头,拿着手机就向外跑。

周诺担忧出去追,木木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从周妍妍的身上跳了下来,还呸呸了两声。

“臭死了,臭死了,阿姨的身上好臭啊,亿点都没有妈咪身上香,长得也没有妈咪好看!”

周妍妍简直要气死了,这些孩子一个比一个让人生气,她作势要打,不过这巴掌还没有落下,便在半空被人截住,她诧异回头,见是楚凌臣站在自己旁边,一脸冷色。

“周妍妍,动手打孩子这可不像是你会做的事。”

周妍妍立刻装出了一副可怜的模样,委委屈屈地扑到楚凌臣怀中,“凌臣你可不要被这个孩子给骗了,他刚刚骂我,骂的特别难听,我也是实在忍不住才会动手的,你千万不要误会我,我真的是被气的不行了。”

她越说越可怜,垂涎欲滴的模样让旁边的木木看了直呼恶心。

“你个丑阿姨怎么这么不要脸?分明是你先招惹我们的,如今要和别人装可怜,木木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楚凌臣又看向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他虽然现在气鼓鼓的,但楚凌臣依旧认出了这个小娃娃正是那天在慈善晚宴上和自己比赛玩魔方的那位。

他眉头微微一挑,推开了周妍妍道,“你先出去。”

周妍妍不想,跺着脚撒娇,“凌臣,你怎么能把我赶出去呢?难道你不想和我……”

“我说了让你出去!”楚凌臣声音极其冷漠,还没等她说完就将其打断,对待周妍妍就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一样,没有丝毫的留恋与温情。

周妍妍心里忍着不甘,又狠狠的瞪了木木一眼,泄气似的踏着高跟鞋走出了房间。

房间内只剩下了楚凌臣和木木两个人,木木迈着小短腿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没有那么矮,有些气势。

楚凌臣扫了一眼地上还留着的彩带残渣,问道,”刚刚你是在给你的妈咪庆祝演出?。

木木点头,“没错,我妈咪天下第一厉害,每次演出完我都会和……”

他刚要说和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庆祝,但想起周诺说过不想暴露身份,便立刻止住。

楚凌臣看着他,似乎还在等他的下一句。

木木脑袋一转道,“和妈咪一起庆祝。”

楚凌臣两人点头,并没有细究刚刚的问题,而是忽然从背后掏出了一个魔方。

这是一个八阶魔方,造型独特,每一面都闪烁着属于自己的金属光泽,但是从某一个特定角度看,它又只像是一个铁块块。

木木立刻来了兴致,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魔方。

她伸手要去拿,楚凌臣却往旁边伸手,不让他拿到,然后问他,“之前我们就做过约定,再见面的时候比赛魔方,你这应该没忘记吧?”

木木警惕,他可没忘记,妈咪并不喜欢这个坏叔叔,“是又怎么样?反正你也赢不了我。”

楚凌臣没想到这小家伙居然想食言,不经意间已经将魔方打乱,“小朋友,言而有信难道你妈妈没有教过你吗?还是说你自知赢不过我,所以才在这里故意逞强?”

木木堵气,“不就是一个破魔方嘛,我怎么可能会输?”

楚凌臣笑道,“这可不是什么破魔方,你知道魔方大师Tina吗?”

那个曾经在魔方界不断打破自己刷新的记录,迄今无人能敌的魔方大师,这个木木当然知道。

楚凌臣又道,“这个魔方就是他亲自设计的,全球只有这一个,你若是能够成功解开,就能看到她的某一面上有Tina大师的亲笔签名,这样你还觉得这是一个破魔方吗?”

木木听后眼睛都亮了起来,“给我玩,我和你比赛!”

楚凌臣大方的将魔方递给了他,蹲在木木的面前,一手支着脑袋看着他聚精会神的模样,莫名其妙觉得有些熟悉,对啊,正和在台上认真弹钢琴的周诺一模一样。

下意识的他便开口问道,“和你说话时,你总是提到妈咪,却没有提到你的父亲,你的父亲没有回国吗?”

木木手下一滞,但很快恢复正常,“我没有爹地,我的爹地已经死了。”

楚凌臣一怔,没想到一个小娃娃竟然能够如此平淡无奇的将亲人逝去的事情说出口。

他手指动了动,又问道,“那你见过你的父亲吗?”

小团子这次没有说话,而是在下一秒将一个已经拼好的八阶魔方递到楚凌臣的面前,”好了,我完成了,你要遵守承诺,之后这个魔方是我的啦。”

楚凌臣真是被他搞败了,但也惊讶他竟然能这么快的将八阶魔方完全拼好。

自己想知道的事情还没能得到结果,他可不能这么早就将木木放走,他想了个主意立刻联系杰森,没一会儿杰森便也出现在了这个房间里,手中拿的是一个异形拼图。

“别着急啊,我这里还有一个好玩的,这是一个十级Puzzle,你要是能够拼完,我一样送给你。”

楚凌臣还真是给了木木无限的惊喜,一个又一个好玩的东西全都摆在了自己的面前,木木现在也不着急离开了,还在心里默想,其实这个大叔也没有那么坏啦,至少好玩的东西还是挺多的。

两个人在这里玩得不亦乐乎,周诺另一边可是好不容易才追上一路狂奔的林林。

平日里林林高冷的不行,连个话都不愿意说,就喜欢和自己一起待在钢琴房里弹钢琴,可谁知道这小家伙,腿不长跑的倒是挺快。

周诺追她的时候,还险些有好几次踩到自己的礼裙,是一直在他后面喊了好几声以后,林林这才反应过来追自己的人并不是那个坏阿姨,而是自己的妈咪。

周诺气喘吁吁地蹲在林林面前,见林林现在也已经跑得小脸通红,但是碍于自己的性格并没有喘得非常明显。

“林林呀,妈咪在后面叫你,你为什么不停下来。”

林林认真道,“我以为是坏阿姨在追我。”

周诺哭笑不得,“你连妈咪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

林林没有说话,刚刚跑的那么着急,她怎么可能去认真听,周诺向他伸出手来。

“把手机给我吧。”

林林将手机藏在身后,“妈咪是不是想要把手机还给那个坏阿姨,坏阿姨想破坏你的名声,林林不可能允许的。”

周诺道,“怎么可能是还给她,这手机上应该有不少关于我的东西,我当然是要彻底清理干净才行。”

林林听后眼睛瞪大,“真的吗?”

周诺点头,“我为什么要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呢?快点把手机给我,木木还在那个房间里呢,我们得快点回去。”

林林点头,乖巧的交手机递给周诺,周诺看着锁屏只想了一会儿,便输入了楚凌臣的生日,果然下一秒便解开。

虽然这个周妍妍人挺讨厌的,但是在设密码这方面还真是单纯的不行,难不成她真的以为支是把自己的锁屏密码改成楚凌臣的生日,就能够彰显自己的深情吗?

她心里这么想着,林林却在旁边看得认真,妈咪怎么会知道那个坏叔叔的生日?

周诺点开手机相册,三下五除二将里面的所有照片删干净,就在删除时,忽然一张照片映入周诺眼帘,这是一笔转账记录,转账方是自己的父亲周敬申,而上面的金额周诺再熟悉不过了。

五百万,不多不少,正是当时自己姥姥重病时所需要的金额,但是因为这笔钱迟迟没有到账,医生也放弃了对姥姥的治疗,这才让自己和姥姥两个人天各一方。

所以其实当时周家是有钱的,但是他们宁愿将这笔钱拿去给周妍妍花天酒地,也不愿意把这笔钱给自己救姥姥的性命。

周诺握紧了拳头,这群杀人魔!

动漫关键词:我初一干了六年级的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