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两个领导斗把我夹在中间,公憩止痒玉米地

2022-06-01 14:55:2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我倒不希望他们小小年纪就过度的承担起太多,只希望他们过普通人的生活,健康快乐的长大。”江晚是最明白她的人,知道她现在虽然看似风光,但这五年里经受的磨难和痛苦

“我倒不希望他们小小年纪就过度的承担起太多,只希望他们过普通人的生活,健康快乐的长大。”

江晚是最明白她的人,知道她现在虽然看似风光,但这五年里经受的磨难和痛苦常人根本难以想象,“孩子们在幼儿园都很乖,林林是比同龄人聪明懂事了些,也不怎么爱跟小朋友们交流,不过你别担心,在老师们的引导下,他会很快适应的。”

周诺相信她,会把宝贝们照顾好的。

搁在包里的手里响铃剧烈震动起来,周诺拿起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正是楚氏集团的集团号码。

没有丝毫犹豫,周诺滑向了挂断键。

她掀唇正要再与江晚说话,手机铃声却再一次锲而不舍的响起,江晚看着她的脸色,好奇的询问,“怎么不接?”

周诺勉强一笑,“骚扰电话。”

“晚晚,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下午会来接宝贝们。”

江晚点点头,目送她离开。

回去的路上,周诺心绪难宁。

楚凌臣何其淡漠的一个人,为什么最近会对她如此上心呢?

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周诺的手陡然攥紧了怀里的包包,呼吸有些紊乱。

“周小姐,到了。”司机在驾驶室里说道,“公寓门口怎么那么多人呢?”

司机的话,唤回了周诺的思绪。

她看向窗外,自己的小公寓门口停了两辆黑色迈巴赫,车下站了几个身着黑色笔挺西装的年轻男人。

周诺眉头微蹙,推开车门下了车。

“周小姐。”为首的男人见她回来立即迎了上来,恭恭敬敬的跟她打招呼,“我们已经恭候多时了。”

周诺冷冷扫了他们一眼,“等我?你们是……”

“我是楚氏集团总裁贴身特助,我叫简森。”男人自报家门,拿起一张名片,双手奉送到周诺的面前。

白色的名片纸触感犹如花瓣般柔软,周诺接过垂眸看了一眼上面的小字,神色微凝。

“我们冒昧前来,或许唐突了周小姐,不过实在是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简森歉意的说。

周诺冷笑一声,纤细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揉皱了那张名片,顺手丢尽了垃圾桶里,“你们可太唐突了。”

简森一噎,看着周诺的动作,心里有些不悦。

他堂堂楚氏总裁特助,何曾受过这样的怠慢?

可想到他来之前楚凌臣冷言对他说,如果请不来周诺他就卷铺盖滚蛋,简森还是忍了,脸上依旧是那一副温和的笑意,“周小姐,我们的来意在昨天晚上的邮件里已经说明了,楚氏周年酒会在即,周小姐却迟迟没有给我们集团回应,我们实在不得已才来这儿等周小姐。”

周诺漂亮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既然我没有回复,想必贵公司已经知道我的意思了。楚氏集团的酒会我不会参加,以后不要来我住的公寓找我了。”

周诺踩着高跟,绕开简森,往公寓里走。

简森朝着她的背影拔高了声音说,“周小姐,我们总裁说了,如果周小姐不答应,就说明是我们的诚意不够,让我们每天都在周小姐公寓门口等着,直到周小姐答应。”

周诺一愣,转过身来,对上的依旧是简森那副笑眯眯的表情。

“你威胁我?”

简森一躬身,彬彬有礼,“不敢威胁周小姐。”

周诺深吸了一口气,唇侧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意,“你们楚总果然有手段。”

既然躲不过,总有见面那一天,不如一次性把事情解决清楚。

“好,我跟你去楚氏。”

简森将她带到楚氏,这才松了一口气。

总裁交给他的任务,可算完成了。

“楚总在顶楼,我带周小姐去。”简森殷勤的对周诺说。

“不必。”周诺淡淡道,“我自己去就好了,你忙你的吧。”

她迈动优雅的步伐,缓缓走进电梯间。

简森看着她的背影,挺拔笔直,优雅如一只黑天鹅。

他在楚凌臣身边见过了各种各样的女人,可还是忍不住在心里默默说一句,这个周小姐,可真飒啊!

电梯门“叮咚”一声打开,周诺径直走向走廊尽头的办公室。

站在门口,她抬手轻轻敲了两下门。

“进来。”

门板后,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

周诺推门进去,黑白两色极简的装潢风格令人感到有些冷,办公桌后,男人垂眸,神情严肃认真的看着手里的文件。

令周诺微微惊讶的是,办公桌的旁边,还站着一个女人。

数九寒冬里,女人只穿了一件紧身的藕粉色连衣裙,针织的面料将她婀娜的身形勾勒的恰到好处,她俯身在楚凌臣的身旁摆弄饭盒里的菜品,圆润丰腴的臀因为她的动作微微翘起,格外诱惑。

周诺眸光一暗,耳根泛红,觉得自己来的似乎不是时候,“抱歉,打扰了。”

她转身欲走,男人在背后冷声叫住她,“周小姐留步。”

周诺脚步顿住,站在原地,静等楚凌臣的下一句话。

楚凌臣没开口,他身边的女人听到周诺的声音,却侧过身来,一脸诧异,“周诺?”

周诺眉头一皱,转过身来,看着怒目瞪着自己的周妍妍,恍然反应过来,原来那女人居然是她。

“没想到,能在这儿遇见你。”周诺眼眸微眯。

周妍妍看见她这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心里就嫉妒的要死,但更让她难受的是,周诺这个贱人居然找来了楚凌臣的公司!

难道,她想要把当年的事抖出来?

周妍妍脸色心虚的一白,“你来这儿做什么?还嫌把爸妈气的不够,想要来楚氏丢人现眼的闹吗!”

“是我请她来的。”沉稳的男声透着股子淡淡的不悦。

周妍妍怔了怔,扭头看向楚凌臣,脸上满是困惑与不解。

楚凌臣淡淡解释,“周诺是我请来参加楚氏周年酒会的。”

周诺眉眼弯弯,表情挑衅的看向周妍妍。

周妍妍胸腔里的愤怒眼看就要压不住了,如果不是碍于楚凌臣在场,她一定会当场发作。

“原来是这样,”周妍妍毕竟也是人精,缓和下了情绪,放下手里的饭盒,转身走到楚凌臣的身边,手扶住楚凌臣的肩膀,身体仿佛没有骨头一样想要往楚凌臣的怀里靠,“周诺,想必你离开m城还一定不知道吧,我已经跟凌臣结婚了,他现在是你的姐夫。”

她挑了挑眉,故意说道,“周诺你年纪也不小了,别总跟那种有家室的老男人混在一起。改天我帮你介绍个好人,以后你安定的过日子吧。”

她的言辞举止都在向周诺宣誓着主权,却又不动声色的贬低着周诺,暗示她私生活混乱。

周诺也不恼,只是听到周妍妍与楚凌臣结婚的笑意有些惊讶,她状若无意的扫了一眼那被周妍妍纠缠着,眉头紧蹙,似有些不大高兴的男人,了然抱起双臂。

看来周妍妍婚后这日子,似乎也不太好过啊。

“我的事倒还用不着你管,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好不容易得到你想要的,”周诺微微一笑,露出皓白的贝齿,“周妍妍,你可要稳稳接住了,别把自己摔的粉身碎骨才好。”

两个她最不想见到的人恰好凑到了一起,周诺巴不得坐火箭离开这间“乌烟瘴气”的办公室,扭头就要离开。

“站住。”

她那笑容晃的周妍妍心里难受,踩着高跟,周妍妍风风火火的快步追上周诺,拦住她的去路,“周诺,你以为这是哪儿?这是楚氏集团的总裁办,可容不得你撒野!”周妍妍本来就不想让周诺跟楚凌臣有过多接触的机会,听说楚凌臣要让周诺来参加楚氏集团的酒会,她心里更是火冒三丈。

“楚氏集团又怎么样,”她的口吻轻描淡写,“只要我想,在m城哪里撒野,都没人管的住我。”

周诺明亮狡黠的瞳眸像一把锋利的匕首,能够精准的刺入人心最阴暗的一面。

周妍妍被她看的心里发毛,忽然背过身去,委屈的对楚凌臣说,“凌臣,你也看到了,我根本就拿我这妹妹没有办法……”

“谁是你妹妹,”周诺没好气的打断她的话,“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女儿,可从来没有给我添过什么姐姐。”

她红唇微掀,瞪着周妍妍一字一顿的说,“周妍妍,想当我姐姐,你这种人根本不配。”

周妍妍一愣,楚氏毕竟还是楚凌臣的地盘,她没想到周诺居然还当着楚凌臣的面就这么跟她说话。

反应过来,她嘴一扁,瞬间就委屈的掉了眼泪,“凌臣,我说的都没错吧?周诺在家里也是这么对我爸妈的,可见我妈都那么大一把年纪了,还被她气到心脏病发作。”

周诺越是对她恶语相向,她反而越开心。

只要楚凌臣看穿周诺的真面目,拒绝让她参加楚氏集团的酒会,甚至现在就发怒将周诺给赶出楚氏,那才让她解气呢!

可令周妍妍失望的是,男人端坐在办公桌上,神情淡然,薄唇微抿,似乎并没有想要加入她们的意思,反而还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你妈有心脏病,我怎么不知道?”周诺讽刺的看了周妍妍一眼,抱起双臂,意有所指的说,“周妍妍,人不能造孽说谎太多,毕竟报应屡试不爽。”

周妍妍看着她脸上似笑非笑的神色,一下子就明白了她指的是五年前那一晚她替自己与楚凌臣春宵一度的事情,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来人,安保,安保呢?赶紧把这个女人给我赶出去!”她怕周诺再说下去事情败露,到时候她与楚凌臣的婚姻就彻底完蛋了。

可周诺就算再傻,也不会把当年的真相说出口。

她不过是想恐吓周妍妍,看她自乱阵脚的模样罢了。

“不用安保,我自己会走。”周诺四下里扫了一眼这间办公室,“这个地方,以后请我来我都不会再来!”

简直恶心透了。

周诺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楚凌臣的办公室。

她走以后,周妍妍走回办公桌旁,看着面若寒霜的楚凌臣忍不住委屈的哽咽,“凌臣,我都被她那么欺负了,你怎么也不帮我说话。”以前楚凌臣最维护她,根本容忍不了别人说她的一句不好,可今天楚凌臣却眼睁睁的看着周诺“打”她的“脸”。

“你们姐妹之间的事,我管不了。”楚凌臣一把将她从自己身边推开,声音冷到出口就恨不得将人给冻成冰碴,“况且,方才似乎是你先挑起的矛盾吧?”

他锐利如炬的眸光陡然扫向周妍妍,周妍妍一哑,神情错愕。

“妍妍,我提醒你一句,万事给自己留一线余地。”

说完这句话,楚凌臣直起身来,不再理会周妍妍,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过了好半晌,周妍妍才反应过来。

她看着桌面上那些自己精心准备的食物,怒从中来,抬手狠狠扫落!

为什么,为什么楚凌臣现在都要站在周诺那个贱人那边了!

周诺刚下楼,就听见身后有人追了出来。

男人步伐沉稳,脚步犹如鼓点一般敲击在人心上。

“周小姐,我们能谈谈么?”

周诺转过身来,冷漠疏离的看着他,“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

她面容清秀,面色却冰冷,仿佛带刺的玫瑰,神情变换间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感。

楚凌臣看着她的脸,一时间只觉得熟悉,却又实在想不起来曾在哪里见过她。

“我知道你跟妍妍之间发生过很多不愉快,”楚凌臣态度温淡,收敛起了往日里的锋芒,“但我不希望你因为这些不愉快而对楚氏产生负面的情绪,楚氏的周年酒会,我希望你能来。”

他卸下了架子,态度诚恳真挚,周诺有一瞬间的恍惚。

但也只是片刻,她冷笑一声,“我跟周妍妍之间,可不仅仅是不愉快这么简单。如果楚先生真的了解过我们之间的恩怨,就应该知道,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跟周家人以及与周家有关人的扯上任何关系。”

“楚先生,我言尽于此,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周诺说完,转身去路口拦的士。

来时是楚凌臣的特助简森送她来的,眼下这情形,显然得她自己想办法回去。

这次楚凌臣也果真没再追上来,周诺坐上的士,看着楚氏集团的办公楼迅速在视野里倒退、消失,她微不可查的叹出了一口气
 

五年前那狂乱的一夜,无形中给她和楚凌臣牵涉起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那一晚以后,他们只能是陌生人。

回公寓以后,周诺亲自开车去接宝贝们。

回家路上,除了蔻蔻一路绘声绘色的跟周诺描述学校里的所见所闻,其他三个男孩子却对学校里的事情一概不提。

周诺知道,他们的智商高于常人,难免会觉得同龄的小朋友幼稚,格格不入。

或许,过些天该考虑让他们跳级升入小学了。

将车停在车库里,周诺率先下车,从后排座椅的宝宝椅上抱起蔻蔻下了车,刚走到公寓门口,走在最前面的森森忽然指着公寓门大声说,“妈妈,好多礼物啊!”

木木跟林林闻声也加快脚步追上森森,周诺闻声微微困惑,她怀里的蔻蔻却兴奋的挥舞起了小手,“三哥!是什么礼物啊?有小九的份儿吗?”

森森失望的声音从前头传来,“没有……都是送给妈妈的。”

周诺恰好抱着蔻蔻拐弯过了花坛,公寓的门口清楚出现在事业当中。

只见门前十几阶的台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礼品盒,或印着大牌的logo,或是进口价值不菲的保养品。

周诺抱紧了蔻蔻,快赶了几步。

林林眼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是谁给妈妈送了这么多礼物?”

蔻蔻奶声奶气,抢先着回答道,“今天幼儿园的小朋友送给我一朵小红花,他说礼物只送给喜欢的人,所以这些是不是妈妈喜欢的人送的?”

“别瞎说。”周诺虎着脸,却只是跟她开玩笑。

她把蔻蔻放了下来,上前几步,从最中心那个印有高定奢侈品的logo袋子上取下了一张字条,龙飞凤舞的笔记,处处透露着娟狂,

周小姐,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每样挑了几件送你。

下个周的酒会,希望你能来。

落款处,“楚凌臣”三个大字赫然醒目。

看来他还是没有放弃。

周诺头疼的一脚把那些拦路的纸袋踢向一旁,然后按开密码锁带宝宝们进去。

木木一脸惋惜的看着那些袋子,“妈妈,看起来很贵的样子,你不拿进屋子里去嘛?”

“妈妈做不到送礼物的人想要妈妈做的事,所以不能收这些东西。”周诺耐心的跟他解释过后,让宝贝们进了房间。

虽然她没有收下那些礼物,可公寓门口的包装纸袋还是每天更换一批,周诺每天出门看到都要头疼好一阵。

那天,门口的纸袋忽然消失了。

看着干净的台阶,周诺心情大好,以为楚凌臣终于放弃了。

正要叫四小只出门,送他们去幼儿园,周诺耳畔忽然传入一道温润的男声,

“周小姐。”

周诺浑身一颤,不动声色的将蔻蔻刚探出来的那颗小脑袋塞了回去,然后直接关上了公寓门。

她恢复镇定,看着台阶下一身银灰色西装的“不速之客”,脸色瞬间冷到了极致。

“你来做什么?”

她话说的也很硬,楚凌臣眉头蹙了一下子,但很快恢复如常。

“我送的礼物周小姐从来不收,所以楚某想亲自上门来问一问,周小姐到底想要什么。”

“无功不受禄,楚总的礼物我受不起。”

顿了顿,她又道,“楚总的条件,我也做不到。”

“只是演奏一场而已。”楚凌臣淡淡道,“不会浪费周小姐很多的时间。”

换做别人是这个脾气,楚凌臣一定不会给好脸色。

周诺钢琴弹的好不假,但楚凌臣也不是非她不可。

可他对周诺实在太好奇了,这个女人身上隐藏的秘密,令他忍不住的想要探寻。

“我说过很多遍了,我不会再跟周家人扯上关系。”周诺说的不容置喙。

“可我不是周家人。”

楚凌臣的话,干脆利落。

他用眸色轻浅的眼紧紧看着周诺,两人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似乎有一股微末的电流在两人之间来回游移。

“周小姐可以完全信任我。”楚凌臣的声音坚定沉稳。

周诺心头一动,生出别样的情绪。

他说话的间隙,林林跟森森听到动静,忍不住想要推门出来看。

公寓的门在周诺身后被推开了一半,两颗黑咕隆咚的小脑袋从门缝里探了出来。

森森没留神,毛茸茸的脑袋蹭到了周诺垂在身侧的手,周诺察觉,回头看了一眼,便见两人眯着眼睛朝自己笑。

周诺的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好在楚凌臣还没有注意到。

“周小姐,我说过,如果你愿意来参加楚氏的酒会,你可以任意向我提报酬……”

周诺伸手将他俩的脑袋往后拱,森森却越挫越勇,一个劲儿往外抻头,想要向外看过去。

楚凌臣的目光已经往这边瞥了,周诺实在没有办法,一边用身体勉强挡住两颗小脑袋,一边咬牙对楚凌臣说,“好!我答应你!”

楚凌臣心下不免感到不解,她的态度为什么转变如此之快呢。

“楚总没有别的事情,就先离开吧。酒会那天,我会准时到场的。”周诺仓促说道,“楚总再停留,我怕要收回决定了。”

楚凌臣眉心微攒,“那我们酒会上见。”

说罢,他冷冷转身,上了路边停靠的黑色迈巴赫。

车子绝尘而去,直到连车尾灯都看不见,周诺才松了一口气,放开了手。

林林跟森森从门缝里冲了出来,周诺怕他们不留神摔下台阶,赶紧在门口护住,两小只直挺挺的栽进了她的怀里。

周诺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抱住他们,而是松开手,一脸严肃的看着两人。

刚才真是太险了,如果让他们两个挤出来被楚凌臣发现了,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尤其林林,那一张小脸简直就是楚凌臣的翻版。

“你们两个刚刚想要做什么,造反吗?”周诺的语气微微提高,脸色也似从前温和。

林林低下头,森森却一脸委屈的看着她,“妈妈,我只是好奇……”毕竟,这么多年除了秦叔叔,她还从未看见过哪个男人能接近妈妈。

周诺看着他拧巴的小脸,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口吻太急躁了。

其实她也不是生气,她只是太害怕了。

在这个世上,她的软肋只有这四个宝贝。

动漫关键词:公憩止痒玉米地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