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他扒开我的裙底把舌头伸进去,岳故意装睡让我进去

2022-06-01 14:54:4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众人纷纷猜测,周诺孩子的父亲一定来头不小。只有周妍妍,听完周诺的回答以后,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周诺已经放开了她,她看着周诺那双盛满了笑意的眸子,身子一僵。她的意思…

众人纷纷猜测,周诺孩子的父亲一定来头不小。

只有周妍妍,听完周诺的回答以后,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

周诺已经放开了她,她看着周诺那双盛满了笑意的眸子,身子一僵。

她的意思……该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

还不等周妍妍想明白,周诺就已经叫来了保安,“把这两个胡言乱语诋毁我的疯女人赶出去。”

她是音乐艺术馆馆长都要礼让三分的人,保安自然不敢怠慢,当即上来了七八个身形魁梧的男人,就要将秦许跟周妍妍带出去。

有眼尖的认出秦许跟周妍妍来,大声喊道,“那不是周家夫人跟周小姐吗!”

秦许顿时觉得脸上无光,比刚才周妍妍被周诺打了一巴掌还要丢人,“我们是楚氏总裁楚凌臣请来的,你们敢对我们无礼!”

周诺面无表情的抱起双臂,“通知赵馆长一声,这两个人永远都不能放进大剧院。”

在大剧院观众奚落讽刺的目光当中,秦许跟周妍妍被架着丢出了大剧院。

两人重重摔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好半天站不起来。

周妍妍大声叫嚣,“周诺,你别得意的太早!总有一天我会要你好看!”

路人与散场的观众经过他们身边,脸上露出了看小丑一般的表情。

“周夫人,周小姐。”身穿黑色燕尾礼服的赵馆长从大剧院里走了出来,他一推鼻梁上的金丝框架眼镜,不悦的看着秦许跟周妍妍,“如果你们再敢在大剧院门口大放厥词,造谣中伤Anna小姐,我会依法保留对二位的诉讼权利。”

她们母女二人已经吃过一次官司了,怕再生事端,秦许赶紧拉起来地上的周妍妍离开。

“对了二位,应Anna小姐的要求,二位以后永远都不能再进大剧院半步。”赵馆长道。

秦许边走,边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我记下了!”

周家虽然在m城算不上顶级的豪门,可是她却也从未受过这样的怠慢!

都是因为周诺那个贱人!

回周家的路上,秦许吩咐司机掉头。

“妈,我们不回家吗?”

秦许正心烦意乱,“回什么家,脸都被丢尽了!”

“周诺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她的!”周妍妍自然也是怒火中烧,默默攥紧了双拳。

秦许看了一眼身边的周妍妍,有些恨铁不成钢。

自己辛苦栽培了这么多年的女儿,怎么到如今还及不上周诺那个臭丫头了呢。

“你现在拿什么不放过她?”秦许头疼的撑着额角,用力揉捏着发胀的太阳穴。

周妍妍一噎,才与周诺交锋两次,她就已经输得一塌糊涂了。

“你放心,”秦许闭目养神,声音沉闷的说,“我都已经替你想好了。”

周妍妍闻言,一下子来了精神,“妈你有主意了?是什么好办法,你快告诉我。”

“当年我既然能玩得过周诺她妈,如今我就能把周诺这个臭丫头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秦许的声音里透出一丝得意,“别着急,等会你就知道了。”

车子行驶了一会儿,最终停在一家咖啡馆的门口。

周妍妍跟着秦许下车,不知道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妈,你不是说有好办法能治住周诺吗?来咖啡馆干什么啊。”

“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秦许低斥一声,“一会儿见的人,保证能让她周诺万劫不复!”

周妍妍一听,赶紧跟上秦许,走进咖啡厅里。

因为正值工作时间,咖啡厅里很少有客人,周妍妍看到角落的位置里坐了一个头戴鸭舌帽的男人。

秦许挎着包包,步态摇曳生姿的走了过去,周妍妍赶紧跟上。

“宋编辑,久等了。”秦许在男人对面落座,“这是我女儿,周妍妍。”

被叫做宋编辑的男人点了点头,“早听说过周小姐的风采,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听到夸赞,周妍妍这一天受的气才泄出分毫,脸上带了点笑意,“哪里哪里,宋编辑这样一说我都不好意思了。”

宋编辑淡淡一笑,“周太太,谈正事吧,今天是什么消息。”

“今天我要给的消息,还望宋编辑多给些曝光。”秦许面露狠色,“是我们周家那个不孝的二女儿,她跟不明不白的男人生下了孩子,回来以后傍上了大款,被大款包养,还把她包装成国际知名的钢琴家。她刚有点名气,就翻脸不认人,不仅设计陷害我们周家,还对我跟他爸爸不敬,刚刚动手打了她姐姐!”

秦许说到愤慨处,拉着周妍妍给宋编辑看她肿起的半边脸上那个鲜红的指印。

宋编辑不断在自己随身携带的本子上记录秦许的话,期间间隙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周妍妍的脸,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这二小姐也太过分了。”

“宋编辑,你跟我们家老周是好友,这次可一定要帮帮我们家惩治这个不孝女啊。”秦许说着说着还掩面哭了起来,“她昨天还设计讹了我们家一个多亿……”

“周夫人你别难过,”宋编辑抽出纸巾递给秦许,耐心安慰她,“我一定会如实把你告诉我的登报,到时候这个周诺一定会遭到m城所有人的唾弃!”

秦许边擦眼泪,边从随身的包包里抽出一张银行卡,推到宋编辑的面前,“老周也被她气的心脏病发作了,宋编辑我们周家这口气,就靠你来争了。”

宋编辑不动声色的​收下那张卡,连连点头,“夫人放心。”

告别宋编辑,秦许与周妍妍母女走出咖啡厅。

周妍妍挽住秦许的手臂,回头看了一眼咖啡厅里的宋编辑,“妈,既然他跟我爸是朋友,又何必多此一举给他钱?”

“你不明白,现在的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给他钱,他才能把事情办的更稳妥。”

周妍妍忍不住朝秦许竖起大拇指,“妈,还是您高明。”

“你以后要学的地方,还多着呢。”秦许得意一笑。

.​

周诺晚上带四个小豆子吃了顿大餐,餐厅里蔻蔻咬着蜜汁烤翅奶声问,“妈妈,今天下午的演奏还顺利吗?”

“顺利,当然顺利。”想起刚才秦许跟周妍妍母女那副快要气疯了的嘴脸,她心里就一阵畅快。

周诺看着蔻蔻吃的满嘴是油的模样,一颗心都被萌化了,忍不住拿出手机想要给小九拍张照片。

刚解开锁屏,一条软件的推送消息忽然蹦了出来——“周家二女儿周诺消失五年再度归国,打压家人,不孝父母,有悖人伦!”

看着最后那四个大字,周诺秀眉微挑。

嗬,有悖人伦这么大的帽子都给她扣上了。

不过真的要说有悖人伦,她可是赶不上周家人的万分之一。

蔻蔻察觉到她神色微异,凑过来看,漂亮的小脸蛋上顿时浮现出一抹不悦之色,“妈妈,他们怎么都在骂你啊。”

周诺微笑着揉了揉蔻蔻的脑袋,“他们在跟妈妈闹着玩,你乖乖吃饭。”

经历过这五年后,她的内心早已经变得坚不可摧。几句无关痛痒的言语辱骂,根本对她构不成任何威胁。

林林在一旁听到两人的对话,默默背过身去,从自己的小书包里掏出平板电脑。

电子版日报上,已经刊登了宋编辑写的文章,不止报纸,就连网络各大社交软件上都随处可见那篇报道。

底下的评论更是说什么的都有,

“这个周诺也太不要脸了吧,简直就是白眼狼!”

“这种人根本不配活在世上,居然为了钱坑骗自己的父母!”

“我要是她我都根本没脸做人,私生活败坏的贱货!”

林林看着那些不堪入目的评论,悄悄攥紧了自己的小拳头。

他一定要让这些骂他妈咪的人付出代价!

林林灵活的小手在平板上敲击几下,网络上有关周诺负面的新闻统统被撤了下来。

林林手上动作不停,又将那些辱骂周诺的评论id一个一个的黑了。

周诺早已经将林林的小动作看在了眼里,脸上露出欣慰的笑意。

“好了宝贝们,吃饱了我们就回家吧。”周诺拎起包包,另外一只手抱起了蔻蔻。

林林闻声赶紧藏起平板,从木木手里接过餐巾纸擦了擦嘴角,乖巧的站好。

周诺看着他故作镇定的模样,难掩笑意,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走吧。”

林林有些得意,只要有他在,根本没人能伤害到妈妈!

因为林林设置了网络关键词屏蔽,有关周诺与周家恩怨的新闻再也无法传播到网络上,秦许与周妍妍看着这样的结果都傻眼了。

“这个周诺难道有通天的本事,居然也网络上的新闻都能撤的下来?”秦许顿时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她可是给了宋编辑十几万块呢,难道这钱就白白打水漂了?

“是不是那个宋编辑根本就不灵啊。”周妍妍怒道,“拿钱不办事,亏还是我爸的熟人!”

秦许笃定道,“不会,宋编辑很有诚信,不可能不办事。一定是周诺这个贱人,在背后刷了什么花招!”

周妍妍原本还等着看周诺的笑话,没想到却是空欢喜一场。

“我有几个朋友是做公关跟传媒行业的,我先他们去帮忙!”周妍妍就不信,她周诺还能手眼通天了不成!

周妍妍花大价钱置办了一场聚会,特意托朋友请来公关与传媒届的大神,通过各自的途径去黑周诺。

他们都让周妍妍放心,只管回去等消息就好了。

周妍妍以为这次终于能够高枕无忧,虽然心疼花出去的钱,但只要一想到能将周诺置于万劫不复,人人唾弃的地步,她就觉得这钱花的值得!

林林晚上洗完了澡,刚打开电脑,便察觉自己压下的那些消息再一次传播开来。

这次,对方用了稍微高级一点的防火墙,不过对于林林来说,破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不出十分钟,林林再一次将那些信息给撤了下去。

这一切,都被楚凌臣看在眼里。

屏幕之后,他看着网络上有关周诺的黑料被发了撤,撤了发,最后又被撤,不由得对周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究竟是只能怎样呢黑客高手在背后帮她呢?

好久没有碰过网络的楚凌臣忍不住在电脑上敲下了一堆程序,对方的网络安全做的很到位,楚凌臣费了好大一番功夫,也只是黑进对方防火墙,无法真正攻破。

令他觉得更加有趣的是,对方的网络ip地址居然就落在周诺的家里。

难道,周诺的另外一层身份是电脑高手?

楚凌臣从来没这么兴奋过,他对周诺很好奇。

披上外套,楚凌臣离开公司,回到私宅。

偌大的别墅里,周妍妍正气的浑身发抖。

听到背后有开门声,她暴怒的大吼,“滚——一群废物,连周诺都搞不定!”

周妍妍脱下高跟鞋,看也不看便朝门口丢了过去。

男人略一侧身,​尖锐的鞋跟擦着他面无表情的俊脸飞了过去。

“怎么动这么大火气。”他长腿交叠,慢慢走了进来。​

听着这个声音,周妍妍一愣,反应过来慌乱的扭头看着男人解释,“​凌臣……你别误会,我不是冲你发脾气的,是手下人办事不利……”

周妍妍在自己面前表现的一直都尽善尽美,乖巧懂事,从来没发过这么大的火气。

楚凌臣挑了挑眉,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你在为你妹妹周诺的事生气?”​

周妍妍脸上闪过一抹心虚之色,这事儿怎么都传到楚凌臣的耳朵里了?

“是啊,”她知道瞒不过楚凌臣,索性一口承认,“周诺已经离开周家五年了,前不久刚回来,就闹的我们周家人仰马翻。”

“网络上那些黑周诺的新闻,都是你传出去的?”这话不像是在询问她,语气笃定,仿佛只是在确认。

周妍妍脸上温顺的表情微微一凝,“没错。”

“她可是你亲妹妹,”楚凌臣的声音微微抬高了一些,“亲人之间能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值得你那么大手笔的去败坏她的名声。”

听到这话,周妍妍无端有些委屈,她咬了咬下唇,眼中带着幽怨看向楚凌臣,“凌臣,你这是在质问我吗?”

​“你一贯不是个爱计较的人,”楚凌臣解释道,“一来你这样大肆宣扬你妹妹的丑事,于你们周家名声有碍;二来你们姐妹之间是否有什么误会,不如就此解开,一家人也能和和美美的。”

凌臣,既然你清楚我不是个爱计较的人,就应该知道,如果不是我真的忍不下去了,我是绝对不会跟人撕破脸的。”周妍妍说的可怜兮兮,满脸委屈的表情仿佛自己才是那个无辜的受害者,“周诺她虽然是我妹妹,却从未拿我当过姐姐。这些年她一直嫉妒我的才华,动辄对我恶语相向,从来没有顾及过姐妹的情意。”

“五年前她神秘失踪,回来以后有了点成就,眼睛里就更是容不下人了。这次,她借着拍卖老宅一事,讹了我们周家整整一亿四千万,还对我妈妈出言不逊,直接就把我妈气到心脏病发作了,凌臣你觉得这口气我能忍得下来吗?”

楚凌臣每多听她说一句话,英挺的剑眉就越是蹙紧一分。

虽然从前他很少跟周诺打过交道,但对于她另外一个名字Anna他却十分熟悉,Anna是国际上德艺双馨的钢琴家,口碑很好,不像是周妍妍口中说的那种人。

“妍妍,你是不是误会她了?”

楚凌臣的这句话,仿佛点燃了周妍妍的火药包,如果对方不是楚凌臣,她一定会把说这话的人给骂的狗血淋头。

但为了在楚凌臣的面前伪装纯情小白兔,她只能压抑住内心的怒火,“凌臣,你根本就不了解周诺,我跟她从小一起长大,最清楚她的为人。她就是心里不平衡,觉得我妈妈不是她的亲生母亲,所以与我也有隔阂,想要借着机会打压我们周家。”

她有些狼狈的踩着一只高跟,踮起另外一只脚,走到楚凌臣的身后,动作轻柔的替他按肩膀,“凌臣,你平时工作那么忙,就别分心我们周家的事了。你放心,我自己有分寸,会处理好的。”

楚凌臣没说话,微微点了点下颌,精明的双眸里一片晦涩。

直觉告诉他,周妍妍并没有完全跟他说实话,这对姐妹不和的理由,一定潜藏着更大秘密。

楚凌臣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错开周妍妍柔若无骨的双手。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周妍妍愣怔片刻,“凌臣,今晚你不在这儿睡吗?”

楚凌臣摆了摆手,“公司事务多,我先回去了。”

说罢,他大步流星走向门口。

周妍妍追了上去,“我炖了乌鸡汤,你不留下吃点东西再走吗?”

楚凌臣没回应,背影却已经走远了。

周妍妍站在门口,用力的抠住了门框。

这五年来,楚凌臣总是以各种理由搪塞她,不肯留在私宅休息。

她这样跟守活寡又有什么两样!

离开私宅,回公司的路上,楚凌臣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心里对周诺也越发觉得好奇。

他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听筒里,传来特助迷迷糊糊的声音,“喂,楚总。”

楚凌臣闻声这才意识到已经十一点多了,“公司过几天有周年酒会,节目单还没定吧?”

特助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自家总裁半夜不睡觉,就是为了跟自己说这事儿?

“公关部已经在洽谈知名歌星了,楚总您放心,差不多谈下来,咖位一定够……”

“不用请歌星,”楚凌臣冷冷打断他,不容置喙的说,“让公关部去找钢琴师家Anna,请她来参加公司酒会,不论多少出场费都满足她。”

特助一刻也不敢耽误,挂断电话,接着便吵起来了公关部的同事,下达楚凌臣的命令。

周诺接到邀请的时候,正在送四小只去上学的路上。

蔻蔻听到她平板响动,小手捧起,三下五除以二划开锁屏,屏幕正中跳出一封邮件。

蔻蔻看了一眼,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推了推手肘撑在车窗边缘,昏昏欲睡的周诺,“妈妈。”

周诺闻声睁开眼,揉了揉蔻蔻的小脑袋,“怎么了宝贝?”

“妈妈,有人邀请你去参加酒会。”蔻蔻把平板递给周诺,原本圆滚滚的双眼笑弯成了月牙,“最后面说想要多少报酬都可以哦,妈妈是不是又可以给小九买好吃的了?”

“小馋猫。”

周诺笑着接过平板,可在看到屏幕上的落款时,脸上的笑意却僵住了。

她迅速的删除邮件,摁灭平板锁屏,将平板放在一旁,脸色有些难看。

小九看着她的动作困惑不解,“妈妈不去参加吗?”

“不去了。”周诺心脏跳的很快,她要阻断一切与楚凌臣接触的机会。楚凌臣那样手眼通天的男人,若被他知道了宝宝们的存在……周诺不敢设想下去。

车子在幼儿园的门口停住。

江晚站在门前,亲自迎接宝贝们。

周诺送四小只下车,江晚热情洋溢的迎了上来,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拥住他们四个,在四张白白嫩嫩的小脸上来回亲了几遍。

“宝贝儿们,想死阿姨了。”

林林嫌弃的擦了擦脸颊的口水,“晚晚阿姨,我们昨天不是才刚刚见过吗?”

“小没良心的,阿姨一晚见不到你们都想的很。”江晚扁了扁嘴,一脸幽怨委屈。

周诺看着这一幕,脸上浮现出笑意。

她轻轻拥了拥孩子们的后背,“好了好了,上课该迟到了,先让他们进去吧。”

江晚唤来身后的老师,让她先带宝宝们进幼儿园。

“要是真喜欢,就搬来跟我们一起住吧。”周诺提议,虽然带着宝贝们热热闹闹,但是宝贝们太小终究不能够倾诉心事,而且宝贝们闹闹腾腾,她也照看不过来。

江晚两眼放光,“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周诺失笑,“我们之间客气什么,等过几天我带宝贝们搬回我姥姥留下的老宅,家里就更宽敞了。”

“只要你不嫌弃宝贝们闹腾。”

江晚求之不得,她实在太喜欢周诺的四个宝贝了,“我喜欢他们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他们闹腾。”

“有你在,我就放心的多了。”周诺抓起江晚的手,叹了一口气,“这四个孩子在国外长大,从小没有父亲在身边,都格外独立,小九还好些,木木、小肆还有森森都有自己的个性,总是嫌弃幼儿园幼稚,不肯来学校。”

动漫关键词:岳故意装睡让我进去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