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让人腿软的小甜文_跟自己的兄弟做了

2022-05-30 13:19:1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白雅想起昨天电话里的内容,她觉得胃里一阵呕心的翻腾,“苏桀然,你闭嘴!”苏桀然讥笑道:“装什么贞洁烈女?看来那个男人没让你爽啊,想要吧?”白雅缓过神来,&ldquo

白雅想起昨天电话里的内容,她觉得胃里一阵呕心的翻腾,“苏桀然,你闭嘴!”

苏桀然讥笑道:“装什么贞洁烈女?看来那个男人没让你爽啊,想要吧?”

白雅缓过神来,“滚。”

他眼中掠过锋芒,朝着她的嘴唇上吻过去。

确切的说,这不是吻,而是撕咬,咬破她的嘴唇,吸她流出来的血液,却始终没有深入她的口中。

白雅死命挣扎着,但他的力气太大,她压根就挣脱不了。

苏桀然品尝着她的鲜血的甜美,闻着她的馥香。

她的嘴唇,该死的柔软。

他都有些控制不住了。

脑中闪过她居然和顾凌擎在外面一晚上,眼中掠过锋锐,松开她,危险的问道:“哪里还有被其他的男人碰过?”

他的手往下移动!

白雅被吓到了。

她不想被他碰。

目光看到茶几上的水果刀。

她趁他防备,握到了刀,抵在了苏桀然的脖子上。

苏桀然一顿,看向白雅。

眼中却一丝恐惧都没有。

他讥讽道:“你有本事就下手,让我看看你这样的女人可以冷血到什么程度?”

白雅手颤抖着,眼神犀利的防备着他。

“不是不屑碰我吗?不是说提到我就不举吗?你现在在做什么?别自己打自己的脸。”白雅火道。

“呵。”苏桀然轻笑了一声,邪痞的说道:“我现在后悔了,我倒要看看,你这女人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被别的男人看上,会要上你。”

他再次朝着逼近,撩起她的裙子。

白雅被吓到了,朝着他的手臂刺过去。

她还没有碰到,手就被他迅速按住。

他的力道很大,捏的她的骨头似乎要碎了,刀掉在了地上。

他勾起嘴角,邪魅的眼神蒙上了怒意,“朝着我的心脏啊,刺手臂,我是死不了的。”

“杀死你怕脏了我的手。”白雅憎恨的瞪着他。

苏桀然嗤笑一声,冰冷的手,拂过她白皙的脸颊,眼中一点怜香惜玉都没有,“昨天他是怎么碰你的,手指进去没,舌头进去没?”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恶心,他压根没有碰我。”白雅掰他的手指。

苏桀然压根不信,“你在说笑?孤男寡女共处一夜,衣服换了,澡洗了。是他有问题?还是你在侮辱我的智商?”

“信不信随便你。”白雅的眼中掠过一道精光,朝着他的腹部不留情的踢过去。

苏桀然一惊,没有想到她会踢他那。

他下意识的往后跳开,躲开了白雅的脚。

白雅把桌上的水果盘朝着苏桀然身上丢过去。

苏桀然躲闪掉。

白雅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房子。

“靠。”苏桀然火道,猛地掀翻了茶几。

......

有了前车之鉴,白雅再也不敢回公寓,她一整天都在医院中度过。

下午,刚结束一台手术出来,白雅一转身,就看到顾凌擎靠在她办公室外的墙上,安安静静的看着她。

白雅微微一惊。

“你,你怎么在这里?”

以他的身份,院长都会到门口去接的吧。

要是被人知道他等在这里,那还了得!

顾凌擎看着她,“买衣服,我们说好的。”

原来是这个,白雅点点头,刚想说什么,顾凌擎猛地欺身过来,指腹在她唇上摩擦,似乎在帮她擦干净什么。

“这里怎么了?”

她嘴唇上的伤明显是咬的。

一想到这可能是某个男人的痕迹,顾凌擎眸子里杀气腾腾。

白雅一惊,她往后一退,摆脱他的手。

“不小心磨破了。”白雅心虚的说道。

“你被打了?”顾凌擎猜测道。

白雅顿了顿,低声道:“以后不会了,这种日子也快到头了。”

“什么意思?”顾凌擎不解。

白雅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顾凌擎别过脸,跟自己生闷气。

到底还是顾凌擎忍不住,看了她一眼,主动开口,“走吧,尚中校还在外面。”

他说的是陈述句,容不得她一点拒绝。

白雅也只能跟着。

到了停车场。

他的车子换了一辆私人的劳斯拉斯。

顾凌擎带着白雅坐上去,跟前座吩咐,“去水月国际。”

水月国际是一家高端的商场,一般情况下,白雅是不敢去消费的。但想着欠顾凌擎的钱,她咬了咬牙,扯出一抹微笑,“我知道那里有一家不错的。我请客。”

顾凌擎没有说话。

她果然是时时刻刻都在想着跟自己撇清关系。

不一会,他们就到了水月国际五楼的一家法国餐厅。

尚中校以有事为理由,消失了。

他们点好餐,顿时沉默了下来。

白雅挑起话题,“那个开枪的歹徒抓到了吗?”

“没有。对方显然有预谋,摩托车进了山洞后就再也没有出来,等我们赶到,车在,人已经消失了。”顾凌擎解释道。

他的声音沉沉的,好像是大提琴的音一样。

这个时候听,还挺好听的。

“你的工作一直都这么危险吗?”白雅想起那一幕,还是心有余悸。

他微微的一笑,笑容很好看,眼睛里也如波动的湖面,“你在关心我?”

“共同经历过两次生死,想不关心,好像都不容易。”白雅不自然的说道,抿了一口柠檬茶。

顾凌擎眼中柔了一些,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思索了一下,道,“军区特种部现在特招医生,你有没有兴趣试试?”

“你们特种部队里面有孕妇?我的职业好像不对口吧。”白雅微笑,面容甜美。

顾凌擎看着她, “就是因为没有妇产科医生,这么危险的任务会落在老百姓的头上。”

白雅认真思索了一下,“我觉得我可能不太合适,我喜欢自由一些。”

顾凌擎:“……”

她不去,他还有些失望的。

就在此时,桌子前忽然来了个人。

“真巧。”苏筱灵的声音响起来。

她站在了他们的桌前,厌恶的扫过白雅,目光放在了顾凌擎的脸上。

顾凌擎面无表情,低头吃着牛排,直接把这个挑衅的女人忽视了。

苏筱灵咬牙,得意洋洋的说道:“顾凌擎,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现在是特种部特招的医生,以后,好好合作。”

顾凌擎拧眉,淡然的看向苏筱灵,“你能不能来,还需要我批示。我不批,你想必也来不了。”

苏筱灵勾起嘴角,“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顾伯伯已经批了,直接下达。”

“所以呢?”顾凌擎冷声道。

“所以……”苏筱灵看向白雅,趾高气扬的挑衅道:“我会缠着你,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个世界上没有挖不了的墙角,只有不努力的三。”

白雅定定的看着苏筱灵,仿佛看到了苏桀然身边的那些女人。

瞬间,恶心充斥了心底。

“苏筱灵,有件事情,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也报名了。”白雅淡淡然的说道。

苏筱灵撑大了眼眸,不可置信的看着白雅,“你也是医生?”

白雅扬起笑容,这份笑意不达眼底,“是的。”

“就算你是医生,你以为部队是什么地方,你报就能被选上吗?”苏筱灵不淡定的说道。

“她可以。”

“什么?”苏筱灵不可置信的出声。

顾凌擎冷声道,“我说,她可以。事实上,这个岗位就是我为她开的特例!”

虽然知道顾凌擎是撒谎的,白雅的脸还是微微泛红了。

这种霸气保护的方式,是个女人都受不住。

苏筱灵气得咬牙切齿,“走着瞧,我不会让她进特种部队的。”

她抽出手,恨恨的离去。

顾凌擎看向苏筱灵,沉声道: “明天我让尚中校把申请单交给你填写。”

白雅有些尴尬,“那个……”

刚才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脑子抽了,说出这样的话。

现在改口,还来不来得及?

“平心而论,我觉得,我胜任不了军中的职务。”白雅委婉的说道。

“你也听到了苏筱灵刚才的话,现在反悔,是不是有些晚?”顾凌擎简单直白道,压根不容拒绝。

白雅低下了头,无意识的切着牛排。

顾凌擎看她一眼,

“你不必担心自己胜任不了,从你那天救人的表现来看,你完全可以胜任的。”顾凌擎把自己的盘子放在她的面前,拿走了她切好的那盆。

“你这是……”白雅不解。

“我觉得你切的挺好。”

白雅:“……”

吃完饭,白雅走去收银台,从包包里拿出钱夹。

“我们是8号桌子的,多少钱?”

“8号桌的已经付过了。”收银员彬彬有礼的说道。

白雅诧异的看向顾凌擎。

“我让尚中校付了,你现在欠我一顿,改日再请吧。”顾凌擎解释道,朝着门口走去。

改日?

她其实准备今天给他买了衣服后,就再也不要往来了。

有种……好像被人握在鼓掌之间的感觉。

而她,不喜欢这样。

从餐厅出来,白雅跟在顾凌擎的后面不紧不慢的走着。

顾凌擎走的不快不慢,似是有意在等她。

正在这时,白雅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刘爽。

“喂,爽妞,有事吗?”

刘爽兴奋地喊,“我看到你跟个男人在一起!就是你在他家过夜的那个男人吧,好帅啊,姐妹,你终于开窍了!”

“没有......不是, 你想多了。”白雅的脸更红了。

她意识到刘爽就在附近,看向四周。

刘爽心里暗暗感叹,雅雅实在是太容易害羞了。还好她早有准备。

“你等等,我给你买了礼物。”刘爽说着,从楼下朝着她跑过来,瞟了顾凌擎一眼,抿着嘴笑。

她把礼品袋塞到白雅的手里,“妞,这个晚上好好用用。”

“什么啊?”白雅诧异的打开袋子看。

是……女性……那个时候的……用品。

白雅的大脑好像被闪电劈中了一样,赶紧把袋子合上了。

“我不……”要。这句话还没有说出来,刘爽已经跑掉了。

“她是你朋友?”顾凌擎俯视她问道。

“嗯。”白雅应了一声,低着头,思维还停留在看到的礼物上。

“她送给你的是什么?”顾凌擎狐疑的睨了一眼她的礼品袋。

“没,没什么。我们快去买衣服吧。”白雅眼眸闪烁。

幸好,顾凌擎也没有逼她。

他走进了水月国际里面的五楼。

这层楼上的衣服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好一点的西装价值都在十万以上。

白雅一眼看到模特身上的西装,独特地剪裁修身,米色的基调,如果穿在顾凌擎身上,一定很好看!

白雅握住了顾凌擎的手臂,视线看着模特,问道:“这件,你喜欢吗?”

顾凌擎看了一眼她的手,目光移到她的脸上。

白雅的皮肤很白,就像是剥了皮的鸽子蛋一样,吹口即破,一点瑕疵都没有。

很耐看的五官,越看越好看的精致。

顾凌擎凝望着她,也没看那件衣服,就应道,“嗯,喜欢。”

“那就这件。”白雅松开他的手,走进精品店,对着服务员问道:“这个衣服麻烦给他试一下。”

“这边请。”服务员热情的把顾凌擎领进更衣室。

白雅等在外面,百无聊赖的看着店里的衣服。

忽然,她余光里,看到苏桀然往这边走过来。

想起他之前的所作所为,她顿时一阵反胃。

现在更是不想看到他。

于是,她猛地冲进了更衣室。

顾凌擎刚换上衬衫,纽扣还没来得及扣上。

强健的胸肌,随着优美的肌理线条下去,是强劲有力的腹肌。

白雅吓了一跳,手中的袋子不小心掉到了地上,一瞬间,里面的东西全部滚了出来......

顾凌擎看向地上。

地上一地的火热碟片以及...

一套看起来就十分火辣的情趣内衣。

还有一根很大,很“不错”的假的那个。

白雅的脑子里哄的一下,炸了。

更衣室里温度急剧的上升。火热火热的,快要透不过气来。

“不……不是我的。”白雅尴尬的解释道。

顾凌擎墨莲般的黑眸中染上了一层迷离之色,深的好像是不见底的漩涡。

他单手撑在她脑侧的墙上,暧昧的气息笼罩她的全身,沙哑的问道:“想跟我睡吗?”

“啊?”白雅抬头看他。

她的心飞快的跳动,无法想象这样撩情的话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

他勾起她的下巴,紧锁着她红润的嘴唇,多了一分迷离,“你突然冲进来,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不,不是的。”白雅解释、

他在她的面前蹲下,把她地上的东西放进纸袋里。

白雅想找个地洞。

“这东西,我没收了。”顾凌擎沉声道。

嫣然一副刚正不阿的首长模样。

白雅尴尬脚趾在地上抠出一套三室一厅。

“确实……那个,我用不着,我……我那个”开口,她发现自己居然语无伦次,有些懊恼。

顾凌擎扬起嘴角,转身,拉开插削。

“别。”白雅紧张的拉过他的手。

他回过神。

嘴唇碰到她的嘴唇。

白雅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退开,到了墙角。

刚才那一下,是因为她拉他的原因吗?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白雅解释道。

他英俊的脸朝着她缓缓地靠近。

今天的顾凌擎给她了不一样的感觉,有种不亚于苏桀然的危险。

白雅紧张的握住了拳头,她心跳快的,快要窒息。

他锁着她紧张的模样,好像小白兔一样,惹人怜惜,“好了,没事,衣服我试好了,我出去付款,我们离开这里。”

白雅想撞墙。

她刚才到底在想什么?

顾凌擎走出更衣室,直接去了收银台,把一张黑卡递给了服务员,“买单!”

黑卡?

这种卡,不是普通富豪能办到的。

眼前这个人,肯定是权贵。

服务员立刻恭敬起来,“您请稍等!”

然后买单的的动作快了很多。

白雅后知后觉的追出来,发现服务员正把黑卡递给顾凌擎,她赶紧说道, “说好我买的!多少钱,我转给你!”

“我已经付了钱了,以后等你来了部队,还有机会。”顾凌擎深邃的望着她。

白雅顿时局促起来,“有,有道理,,那个,我跟小姐妹还有约,我先走了!”

白雅对着他颔首,逃也似的离开了。

顾凌擎望着她的背影,嘴角微勾。

*

白雅从商场出来,刚才的尴尬总算是消散了几分。

她不可避免的想到了苏桀然。

事情解决不了,她就永远没有自由,在面对苏桀然的时候,只能躲藏。

有些事情,逃避,解决不了。

白雅抿了抿唇,拨通了苏桀然的电话。

“我想跟你谈谈。”

“我在你家。”苏桀然说完,挂了电话。

白雅想起之前的事情,心有余悸,她在药店买了一只防狼喷雾,才回去。

回到公寓,白雅推开门,就看到苏桀然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他的心情好像不错。

白雅坐到他对面,一不小心,看到了他正在聊天的屏幕。

无情的人:“我老婆本来不同意,一听到你也来,就同意了,桀哥,还是你魅力大。”

桀骜不驯:“除了你老婆还有谁?”

无情的人:“老李带着他的新宠过来,是一个电影明星,身材超火辣的,桀哥,你老婆也会来吧?”

白雅皱起秀眉。

这群人聊得话题怎么这么奇怪?

怎么话题都是他们的老婆?

苏桀然看向白雅。

白雅收回视线。

她知道桀骜不驯是苏桀然的网名,无情的人,估计是他的朋友。

“我们明天去民政局,不知道你有空吗?”白雅轻声问道。

苏桀然眼中掠过一道愠色,收起手机,“陪我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白雅防备。

“你去了就知道了。”

“我不想去。”白雅直接回绝。

苏桀然扬了扬嘴角,“不是想离婚?陪我去,我就同意。”

白雅忍不住的对他厌恶。

她以前是脑子里进了多少的水,才会喜欢他这种肮脏的人。

“记住你的话!”

白雅冷冷道,“去哪里?”

他把车钥匙丢给她,“你开车,去水云间。”

......

路上,章子给苏桀然发来消息。

【桀哥,你老婆来吗?】

【她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太棒了,我家那口子早就等着桀哥了,一会给桀哥一个大大的惊喜。】

对面的章子十分兴奋。

苏桀然没有回过去,晦暗的看着白雅。

她其实长得很美,放在一群人里都是佼佼者的存在。可惜,就是不洁,还有,不听话。

把她给章子他们玩,他好像有些舍不得了。

“今晚上表现好点。”苏桀然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表现好,他可能会放过她。

让她来参加H妻,本来也是吓吓她的,谁叫她不听话。

大半个小时候,车子停在了水云间门口。

苏桀然先从后车座上下来,正眼都不看她一眼,命令道:“跟上。”

白雅握紧了自己的包包,跟在了他的后面,到了302包厢的门口。

他敲了敲门,过了很久,门才被打开。

白雅看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穿着奇怪的服装,像是泳衣,带着兔耳朵的头箍,泳衣后面还有兔尾巴。

她脸红着,扬起笑容,双手捧着鞭子,娇滴滴的望着苏桀然说道:“小奴在这里等主人很久了。”

白雅心里咯噔了一下,一种不祥的感觉隐隐升起。

“桀哥,她是我老婆,漂亮吧。”章子喘着粗气说道。

白雅下意识的看向章子,这一眼,她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动漫关键词:跟自己的兄弟做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