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古代荡女丫鬟高H辣文纯肉,从书房一路做到阳台

2022-05-30 13:18:1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苏筱灵叫嚣着,面目狰狞。白雅睨向她,也没犹豫,干脆的解开了衬衫的纽扣。柔弱无骨的腰肢有节奏的扭动,华丽玄幻的动作展示着高超的舞蹈技术。她时而妖媚,时而柔美,就像是舞蹈精灵,在

苏筱灵叫嚣着,面目狰狞。

白雅睨向她,也没犹豫,干脆的解开了衬衫的纽扣。

柔弱无骨的腰肢有节奏的扭动,华丽玄幻的动作展示着高超的舞蹈技术。

她时而妖媚,时而柔美,就像是舞蹈精灵,在音乐中游刃有余。

所有人都被惊艳到了,包括顾凌擎,他目光深邃紧锁着她。

他不知道,她会跳舞的,还跳的这么好。

周围的男人如狼似虎的紧盯着她。

顾凌擎拧眉,“脱下西装,朝着她走过去,给她围上,挡住所有人贪婪的目光。

她的身上散发着清甜的香味和湿润的热气,直扑他的鼻间。

“呵呵。呵呵。”白雅傻傻的笑着,眼睛中毫不掩饰的伤感,湿润的快要滴出水来, “我现在这个样子肯定很蠢吧?”

他墨莲般的黑眸很深,脱口道:“你想让我喜欢你?”

“嗯?”白雅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睨向他。

她觉得她听错了。

顾凌擎拉着她走,沉声道:“你喝醉了。”

白雅垂下眼眸。

她是喝醉了吧……

不一会,他拉她到二楼,把门卡递给她,“你今晚住这个房间。”

“今晚不回去了吗?我明天早上要上班的。”白雅担心道。

“明天早上回码头,我会送你去医院,不会让你迟到的,放心。”顾凌擎承诺道。

既然如此,她也不好强人所难,毕竟,轮船不是她开的。

“谢谢。”白雅转过身,开门,走进去。

他瞟了一眼她红红的脚跟,眉头拧起来,闪过怜惜,转过身,离去。

白雅进了房间,坐在了沙发上,脱下鞋子。

刘爽给的这双鞋,鞋跟太硬了,脚后跟的皮都磨破了。

她不应该要的。

白雅闻了闻身上,都是酒味。

她明天还要上班呢。

她换了房间一次性拖鞋,走进了浴室。

洗了头发洗了澡,把外面衣服,里面衣服全部都洗了,晾在卫生间。

她围着浴巾出去。

顾凌擎坐在沙发上。

沙发的前面是一个医药箱,他正在翻找着他需要的东西。

余光看到白雅出来,他抬头,看了过去。

她只围着浴巾,露出漂亮的锁骨。

浴巾只能包裹住她的屁股,露出修长,白皙的美腿。

白雅看到他,一惊,毕竟她里面没有穿衣服。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紧张的问答。

“过来。”顾凌擎命令道。

白雅尴尬的解释道:“我的衣服洗掉了,不太方便。”

“你在担心什么。”他有些愠怒,沉声道:“过来。”

语气之中是不能拒绝的霸气。

她只能,缓缓的走了过气,轻声道:“我想休息了!”

顾凌擎不理会她,在药箱里找到了碘酒和伤口贴。“坐下。”

他懒得抬头,把伤口贴两边的纸撕掉,放在桌上备用。

白雅知道了他的用意,心中有一丝的暖流,轻柔道:“我可以自己来的,谢谢你。”

他不再命令。

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中的还倔。

他直接拉过她的手,把她强制性的拉着他的身旁。

白雅还没有坐稳。

他拎起她的脚,放在他的腿上,动作干净利落,就像他之前的行动,雷厉风行。

白雅一惊,她里面没有穿任何衣物,那样会曝光。

她立马侧过面,大腿夹着,不让有一点缝隙。

顾凌擎好像没有发现,他拿起碘酒,轻柔的涂着。

这种轻柔,和他本身给人的印象不符合。

碘酒涂在她的脚上,她没有感觉到疼痛。

相反,他温热的手掌握着她的交换,感觉很舒服。

“那双鞋子皮质太硬,以后不要穿了。”顾凌擎提醒道。

“嗯。”白雅应了一声。

“另一只脚。”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先侧向另外一面,把脚抬上去。

顾凌擎觉得她的行动怪异,拉了一下她的脚腕到他手中。

白雅轻呼了一声。

他下意识的看过去。

一眼,就看到了……她那……

只是0.1秒。

但他看到了。

白雅脸通红,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别过脸,不敢和他对视。

顾凌擎清了清嗓子,喉结滚动,低下了头,帮她处理伤口。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空气中流淌着爱昧的因子,让人口干舌燥,心慌意乱。

“好了没有?”白雅催促道。

“不要乱动。”顾凌擎提醒道。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充满了雄性荷尔蒙和危险的味道。

“等下船后,我和首长你,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吧?”白雅问道。

顾凌擎眼眸一凛。“如果你不希望见面,相信以后也不会有机会见面。”

他说的这句话也有歧义,什么叫如果她不希望,如果她希望呢?就可以见面了吗?她们又以什么样的身份见面?

他们毕竟在两个不同层面的世界,生命中偶然有的温暖的插曲。

明天,她会回归她正常的人生轨迹中去。

“嗯。”她只发了一个字,却是正确的表达了不要见面的意思。

顾凌擎脸色难看了几分。

他贴好了创口贴,没等白雅自己把脚收回来。

他径直起身,笔直的站立,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幽邃的目中凹陷进去,闪过一丝愠色, “今晚我睡在这里

他的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白雅睁大诧异的双眼,立马站起来,尴尬的说道:“这房间,不是给我住的吗?”

“嗯。”他从喉间发出这个音,仿佛不屑回答一般冷傲,“你睡床,我睡沙发。”

孤男孤女在一个房间里,她和苏桀然都没有这样过,脸迅速的就烧红了。

“我,我们只是假的男女朋友,不用住在一间房间里。”

话音刚落,只见顾凌擎漆黑的眸仁掠起层层暗芒。

他朝她走过来。

白雅被他身上凌冽的气势吓到,她后退一步,跌落在沙发中。

顾凌擎压下来,手撑在沙发上,把她圈在怀里。

“我是蛇还是猛兽?你有这么避之不及吗?”他问,锐气不减。

“我不是这个意思!”白雅赶忙解释,“只是……”

只是,他高高在上,她是有夫之妇,两个永远不可能有交集的陌生人。

住在一个房间里,不合适。

可说出来,感觉,她不信任他似的。

她没有说出来,改了口道:“我睡沙发吧。”

他的眼神瞬间柔了几分,依旧浩瀚的不着边际,“只剩下最后一个房间了,委屈你一下,我不会碰你的,放心,你睡床,我睡沙发。”

原来是这样!

白雅猛地松了口气。

她不由自主的选择相信他,毕竟,他要碰,昨天早就碰了。

到现在都没动手,应该是看不上她的吧。

顾凌擎起身,朝着浴室走去。

她想起她的衣服,裤子,裙子还凉在洗手间中,着急的喊道:“等一下。”

他冷眸睨着她,目光微微迷上一层昧色,嘴巴往上扬起,“怎么?想跟我一起洗澡?”

“当然不是!”她很是局促,“我有些东西在里面,我收拾一下,你再进去。”

顾凌擎只是看着她。

白雅着急把东西收下来。

一次性鞋子沾到水特别的。

“啊。”她惊叫一声,眼看着要摔了。

他疾如闪电的进去,握住了她的手臂,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动作太大,浴巾掉了下来。

他不小心,握住了她的柔软。

顾凌擎魅瞳收紧,体温升高,睨向她。

白雅尴尬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肌肤的颜色都变得绯红起来。

“对……对不起。”白雅开口。

顾凌擎松开她。

掌心中,她滑嫩的触感还在,正如三年前的她。

白雅立马捡起浴巾围住身。

他似乎不着急走,灼热的目光盯着她红润的脸,走向前。

白雅往后退,靠到了冰凉的墙面,那凉心透的温度让她一怔。

他走到她的面前,手撑在她的脑残,俯视的目光让她觉得快要把她灼伤了。

“你在害怕?”顾凌擎低沉的说道,目色混乱。

他见她不否认,又黯淡几分,“你不必害怕我,其实跟你住在一个房间,是我更加担心。”

他担心自己随时失控。

“房间留给你,我出去。”他沉声道,转过身,眼中多了一层幻色。

他深怕,对她又做出三年前的那种事情来。

三年前,他是受了药物的蛊惑,刚才……是他也说不明白的一股冲动。

白雅躺在床上,睡不着,拿出手机玩贪吃蛇。

电话进来。

她按不了方向键,她的小蛇撞到了墙壁上,死掉了。

白雅火大,接听了苏桀然的电话,不耐烦的问道:“你有什么事?”

“然哥哥,快来,人家好想要!”他助理的声音传了进来。

白雅微微一顿,坐了起来,靠在了床背上,狐疑的出声,“喂。”

“小妖精,真是喂不饱你,哪里想要?这里?”苏桀然的声音响了起来。

“别这么弄,会坏的!”他助理娇滴滴的说道。

“我坏?那还想不想要?”苏桀然声音邪肆而魅惑。

“嗯……”

手机里面的声音越来越过分。

白雅握着手机,定定的听着,睫毛颤抖着,目光,却清澈无比。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痛,好像被丢进了绞肉机,呼吸都困难。

可,她并不想要挂电话。

为什么还要维持这段婚姻?

在这段婚姻中,她受到的是,无止境的伤害。

一点都不觉得爽快。

无非,是她还念着他以前的好,对他,还抱着那一点点的希望,所以,坚持的走了下去。

现在,她要深刻的记住现在他对她的残忍,以至于,以后想到他这个人,都不要。

“然哥哥,如果白雅……知道了我们这样,会不会对付我啊?啊。”助理零零散散的声音传过来。

“嗯!”苏桀然如嘶吼一般闷哼一声,随后微怒的,烦躁的说道:“别在跟我做事的时候提起她!”

“啊,然哥哥,为什么一提起她,你就不行了,人家不依。”助理故意说道。

“知道你还在我的面前提她,影响兴致。”苏桀然厌恶的说道。

白雅扯了扯嘴角,眼泪,静静的流了出来。

不是因为还爱着,而是因为她觉得过去的白雅可怜。

用尽力气爱一个人,被陷害,被背叛,被伤害。

如果她在坚持,她还爱,她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对方挂了电话。

白雅慢慢的躺回床上,看着白白的天花板,静静的感觉痛感从心出发,流淌进血液,以至到四肢百骸。

*

苏桀然别墅

助理眼中流淌过得意的阴鸷。

这个录音是她之前就录下来的。

这次,白雅该气死了。

苏桀然从浴室出来,围着浴巾的他,性感又危险。

他睨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散漫的拿起,打开通话记录,看到白雅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冷凝了下来,犀利的扫向助理,质问道:“你给她打电话了?”

助理一惊,害怕的身体微颤,眼睛红润,眼泪倾巢而出,“然哥哥,我,我就是想......”

她还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苏桀然的手机再度响了起来。

是白雅的短信,简单的一句话——苏桀然,我们离婚吧!我净身出户,没有任何条件,明天民政局见。

苏桀然眸子一缩,立刻拨了过去。

“白雅,你发什么疯?”

虽然他之前也想离婚,但直觉告诉他,这次白雅提起离婚,跟过去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她来真的。

白雅的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平静过。

过去三年,她不知道抓了多少次奸,早已经麻木。

如果不是妈妈的原因,她根本不会苦撑着这段婚姻。

白雅闭了闭眼睛,“我被你的情人绑架,刚逃出来,就看到你和你的情人在车上做那种事情,我才知道,这是你一手策划的好戏。”白雅陈述道。

“但我没有设计你跟被的男人睡觉。”苏桀然火道。

“如果不是你绑我去荒郊野外,会发生这种事情吗?你没有设计,不代表你的情人没有设计,我在想,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白雅眼中衍生出一股恨意。

“因为你贱。”苏桀然没有理智的骂道。

“是!我是贱!现在我不想贱下去了!我们离婚,明天民政局见!”

说完,她直接挂了电话。

苏桀然犀利的扫向小优,腥红的血丝在他的眼中蔓延,射出来的都是冰针,可以把人千刀万剐。

小月不知道那头的白雅说了什么?

苏桀然的脸色让她害怕的瑟瑟发抖。

“你跟她到底说了什么?”苏桀然冷冷的问道,萧杀的气焰跳跃出来。

“没,没,我只是想……”小月欲言又止,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平息眼前这个男人的怒气。

“到底说了什么?”苏桀然喝道。

小月被吓到了,坦白的说道:“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把我们之前做那个事的录音发了给她。”

苏桀然反手一巴掌甩在了小月的脸上,瞪出杀机,“谁给你的权利这么做的。”

小月摔倒在地上,跪在苏桀然的面前,抱着他的腿,“我只是想让她知趣一点,离开你。”

苏桀然掐住了她的脖子,仿佛在用力一点,就能置人于死地。

他愤怒道: “你以为你是谁?不过就是我随便玩玩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让她离开我?”

小月的脸上没有了血色。

她的气息一点一点的被抽空,断断续续的说道:“然……然,然哥哥,饶过……我!”

苏桀然没有松手的意思。阴鸷的杀气越来越深。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桀然眼眸闪了闪,松开了手。

小月无力的趴在地上咳嗦着吸气。

苏桀然接听手机。

“苏总,你说的那辆车牌查到了,是军区特种部队高级首领顾凌擎的车子。”苏桀然的手下汇报道。

苏桀然眼中杀气消散,扯了扯冰冷的嘴角, “原来是他,夫人呢?回公寓了没?”

“跟着顾凌擎上了轮船,据说明天早上才上岸。”手下如实汇报。

苏桀然魅瞳剧缩,脸色铁青,紧咬了牙,狠狠地吐到:“明天陪他们玩玩。我苏桀然的女人不是任何人可以招惹的。”

“是。”

苏桀然挂了电话,冷漠的看着地上的小月,命令道:“三天内离开这里,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不要,然哥哥,我爱你,我不能够离开你。”小月恳求道。

“滚。”苏桀然踢开音月,冷眸中没有一点情感,拨打电话出去,“收回一切在音月名下的房产,公司,车辆,已经奢侈品,取消她一切和我相关的银行业务,并且,封杀她。”

小月的脸色如死灰般难看,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瘫在了地上。

船舱里,第一缕阳光照在白雅身上,她缓缓睁开了眼睛。

看了眼周围的环境,白雅有些诧异。

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但她还是第一次睡的那么安稳。

她起身,刷牙洗漱,从浴室出来。

敲门声响起。

白雅去开门。

顾凌擎笔直的站在门口,手上拿着三个袋子。

“你昨天的衣服应该不会干,穿这个。”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心里微动,“我好像欠你的越来越多。”

顾凌擎不想她说这些,语气冷了冷,“如果你不相欠,等你回去后,把这些扔进垃圾桶就可以了。”

白雅微微一笑,他可真霸道。

“我不会的,还是要谢谢你,首长。”

“你不是我的部下,也不是军人,不用叫我首长。”顾凌擎冷酷的说道。

“嗯?”她有些难堪,“对不起。”

“我叫顾凌擎。”他看向海岸, “你叫这个就可以了。”

白雅心中有种怪异的感觉。

“化妆品的钱和这衣服和鞋子的钱一块算上吧,我不能白拿你的东西。”白雅转移了话题。

他的眼中掠过一道愠色,斜睨向她平静的面容, “如果真想撇清关系的话,下午陪我买衣服吧,你出钱。”

白雅顿了顿,垂下了眼眸。

这样也算是一个好主意。

“我今天要上班,下班后可以吗?”白雅问道。

顾凌擎的脸色更差了一点,她还真想跟他撇清关系。

“尚中校开车过来了,上车吧。”顾凌擎没有等她看清楚他的脸色,就大步朝着码头走去。

尚中校恭敬的站在路虎的旁边,打开后车门。

顾凌擎上车后冷冷命令道:“先送她回家。”

“是”尚中校收到命令,“请问白小姐你住在哪里?”

“蓝天公寓,谢谢你们。”白雅回答道。

她转眸看向顾凌擎。

顾凌擎闭着眼睛假寐,矜贵,优雅,张扬着生人勿进的气场。

白雅也没有再说话影响他休息,看向窗外。

一辆摩托车来势汹汹。

顾凌擎猛的睁开眼睛,扫向窗外。

摩托车主举起枪。

白雅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快速的压在了她的身上,手捂着她的头,把她蒙在了自己的胸口。

“砰。”的一声。

一颗子弹射过来,穿过了窗户……

子弹擦过顾凌擎的手臂而过,撞到了车门上。

尚中校赶忙停车,那辆摩托车呼啸着而去。

“首长,你没事吧!”

顾凌擎犀利扫向远去的摩托车, “封锁青山路段,调取监控,不要打草惊蛇。”

“是,首长。”

白雅手指微颤,她手上满是血迹,但却找不到伤口。

似乎想起了什么,她猛地看向一旁的顾凌擎,他的手臂上到处是被玻璃片刮的伤痕。

如果不是因为他,刮伤的就是她的头颅,可能还会是脸蛋。

一股心悸从心中流淌而过。

“你手受伤了,医院就在附近,要不要先过去包扎一下。”白雅关心的说道。

顾凌擎看向白雅,抱歉的说道: “不碍事。我不能送你回去了,要回军区一趟,到时候再电话联系。”

白雅连忙点头,“没关系,你们赶紧去忙,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只是......

她看着顾凌擎的手臂,上面满是斑驳的血痕。

这男人,似乎对自己好像关心太少了。

她的心里有种怪异的情愫一点点在在蔓延。

......

白雅自己打车回到公寓,一进门,就看到苏桀然慵懒的躺在沙发上面,手里把玩着水果刀,眼底满是锋芒。

白雅看到苏桀然并不意外。

昨天她已经跟他说了离婚,按照苏桀然的性子,应该很迫不及待。

“我拿下结婚证和身份证,可能还需要户口本,等我下。”白雅朝着卧室走去。

“那个男人让你爽了?”苏桀然讽刺道。

白雅睨向他。

她厌恶他的龌龊,扯了扯嘴角,没有否认,“恩,挺爽的。”

苏桀然起身,狠狠地一巴掌耍在了她的脸上,“你可真贱。”

他出手很重。

她顿时头晕目眩,眼冒金星,一丝血迹在她的嘴角。

白雅清冷的擦了擦嘴角。

她最贱的事情就是爱上他!

“如果这就是贱的话,那么多次劈腿的你呢?”白雅讽刺道。

说出来,才觉得再计较都是没有意义的。

“算了,今天之后我们各奔东西,也没有什么好谈的,这边的公寓是你的,我下午就搬出去。”白雅朝着前面走去。

苏桀然眼中腥红了几分,摆过她的手臂,虎口,牵制住了她的脸蛋,把她脸上的肉捏的深深的发疼。

“学会给我戴绿帽子了啊?”苏桀然生气的说道,额上的青筋爆了起来。

白雅瞪着他,理都不想理他,打开他的手,“从此男欢女爱,各不相干。”

他的心中一紧。

她还想爱别人?

他再次握住她的下巴,暴怒的气息吹在她脸上,火热火热的,就像要把她烤熟一样。

他却不知道,听到她要离婚,不再管他,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白雅,我今天会让你知道背叛我的后果是什么?”他拉开裤子的拉链,邪魅的双目充满了危险和讽刺, “你不是一直想要我上你吗?今天我就满足你,绝对喂饱你。”

动漫关键词:从书房一路做到阳台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