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他在街上用遥控器要我作文,里面插着笔写作业

2022-05-30 13:16:4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啊~桀然,你讨厌,怎么那么重......”“妖精,你不就喜欢我重一点吗?过来,我们再来一次!”“啊~桀然,人家跟你老婆比起来,谁更厉害?”“呵!她怎么能跟你比

啊~桀然,你讨厌,怎么那么重......”

“妖精,你不就喜欢我重一点吗?过来,我们再来一次!”

“啊~桀然,人家跟你老婆比起来,谁更厉害?”

“呵!她怎么能跟你比,那个不干不净的女人,我看着就倒尽胃口......”

白雅站在1108号房间门口,脸色苍白无比。

房间里面的男人,是她的丈夫苏桀然。

如果没算错的话,里面这个女秘书,是苏桀然的第十八个外遇。

结婚三年,这样抓奸的事情白雅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但苏桀然丝毫没有改正的意思,依旧我行我素,放浪形骸,放纵着自己,也...报复着她。

白雅闭上眼睛,眼泪从眼角流下。

三年前的一场意外,白雅被人绑架。

她在逃跑途中,被一个蒙面男人破了身。而当时,苏桀然的车就停在不远处,她眼睁睁的看着苏桀然跟那个绑架了她的女人颠鸾倒凤。

当时的她,承受着身后的一次次撞击,眼睛却一直盯着面前那辆震动的车子,心如刀割。

白雅深吸了一口气,不再听房间内狗男女的声音,转身离开了酒店。

夜已深

白雅没有选择回家,而是去医院值班室睡觉。

刚到办公室,一个穿着军装的士兵跑过来,着急的大喊:“妇产科医生在吗?附近有一个孕妇被挟持,现在羊水已经破了,情况非常危急,快跟我走一趟。”士兵紧急的说道。

羊水破了,对孕妇和胎儿来说非常危险。

白雅来不及细想,连忙应声,“我收拾一下急救箱,我们马上就走!”

白雅迅速收拾好东西,跟着士兵往外跑。

好在事发地点距离医院不远,她跟着士兵来到案发地的一个房间。

一眼,她就看到了正在指挥中的男人。

他拥有刚毅的脸型,凌厉的眼神。

深刻的五官,如同雕刻师手中完美的艺术品。

肩膀上一连串的星星更是昭示着这人的身份不俗。

忽然,男人犀利的眼神扫过来,白雅一怔,急忙低下头。

看清来人之后,顾凌擎眼底闪过一抹错愕,是她?

旋即他凌厉的命令道:“让她走,换一个进来。”

白雅不解,“为什么我不行?”

“里面面对的是三个贩毒头目,他们杀人不眨眼,你敢吗?”顾凌擎凛然问道。

“怕死就不到这儿来了。”她正面回道,直直的锁着顾凌擎,临危不惧。

顾凌擎拧眉,深邃的看着她。

他的眼眸太过漆黑,她清晰的看得到他眼中倒影出的她……

“我送她进去。” 三秒后,顾凌擎改了口道。

他松开手,往后推开了一步。

“不行啊!”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说道。

尚中校担忧的提醒道:“首长,您进去太危险了。要是副统知道了,我们不好交代!”

“少废话,谁进去不是危险,留下待命。”顾凌擎果断的命令道。

“可是首长……”尚中校还想说什么。

顾凌擎一道冷冽的目光扫过去。

尚中校闭嘴了,无奈的颔首,“是。”

顾凌擎拽过白雅的胳膊,力道有些重,拉着她往案发地门口走去。

白雅去敲门。

他握住了她的手。

“里面被挟持的孕妇是某高官的女朋友,务必保证她和孩子的安全,另外,我没有出事之前,你就不会出事,我保证。”顾凌擎沉声说道。

白雅顿了顿,清冷的目光望进他如宇宙般浩瀚的眼底。

心里有些发酸。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她说,我没出事,你就不会出事。

让她感觉很温暖。

“谢谢。”

“不用谢。”顾凌擎说道。

他把白雅拉到身后,敲门。

门被打开一条细缝。

顾凌擎推开门,走进去。

一支手枪顶住了顾凌擎的脑门。

“别耍什么花招!不然的话,我拉你们一起死!”

白雅心神一凛,但来不及思考,立刻朝着床上的女人扑了过去。

孕妇脸色苍白,捂着肚子,床上已经湿了一片,“救我,救我。我不要死。”

“最近的B超给我看看。”白雅紧迫的说道。

“抽……屉里。”孕妇疼的满头是汗。

白雅打开抽屉。

在B超上压着一个相框。

相框里是孕妇和苏桀然合影的照片。

白雅微微一怔。

原来,高官指的是苏桀然。

而那个孕妇,是苏桀然在外面又一个女人。

但白雅现在没时间想这些。

她给孕妇检查了一番,眉头皱紧,“孕妇现在血压很低,必须立即输液,住院观察。”

顾凌擎看向歹徒,毫不犹豫的说道:“放他们走,我做你们的人质。”

那三人面面相觑,平头看向手上的时间。

“飞机还有四十分钟才过来,我们放她们走,让你留下来,岂不是多了一个炸弹。”

“我留下来。”白雅说道。

顾凌擎诧异的看向白雅,眉头紧蹙。

白雅看向平头,“留下昏迷的孕妇,或者训练有素的特种兵,对你们都是负担吧?但我不会,留下我,是你们最好的选择!”

“让他们走。”年纪略大的高个子说道。

平头点头,站在了一边。

顾凌擎睨了白雅一眼,弯腰背起产妇快速走了出去。

外面一群人接应。

他们看到产妇安全出来,都松了一口气。

“送他们去医院。”顾凌擎把孕妇交给士兵。

他犀利的目光扫向801室,咬牙命令道:“尚中校,准备狙击手!”

三年前,她救了他一次,三年后,他必定不能让她丧命于此!

顾凌擎站在了窗口,望着外面,目光幽黑。

三年前,他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

他被丢在荒郊野外,还被注射了药性非常强的性药物。

在快要爆血身亡的时候。

她就这样出现了。

他没有忍住,要了她。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军医院。

他动用了关系,用了两天的时间,找到了她。

但当时的她却穿着白色的婚纱,站在了教堂的高塔上,义无反顾的和苏桀然交换了戒指,成了他的新娘。

今天收到苏桀然女朋友被绑架的消息,他以为被挟持的孕妇是她,所以来了。

他没有想到,那个孕妇,居然是她丈夫养在外面的女人。

而她……选了用自己护丈夫的私生子和情人安全。

顾凌擎扫了一眼案发房间,凝重的问道:“直升机还有多长时间到?”

尚中校跟着顾凌擎身后,汇报道: “还有三十分钟。”

顾凌擎没有再说话。

他把梯子架在两个厨房中间,一跃而上。

他答应过保护她的安全,不能食言。

“首长!”尚中校着急大喊,赶紧对着士兵命令道: “008,101,立马跟上,势必要保护首长。”

“是。”士兵接收到命令,上了梯子。

尚中校担忧的眼中快要滴出水来。

首长前途一片光明,将来成为总统也有可能。

要是出事了,副统会扭断他的脖子的。

顾凌擎动作敏捷的跳跳进房间,警惕的盯着周围,小心翼翼的朝着白雅靠近。

此时的白雅也看到歹徒后方的顾凌擎,微微一顿。

她立刻反应过来顾凌擎的意图。

“我要上趟洗手间可以吧?”白雅机灵的说道。

“在这上。”年长的男人谨慎道。

“你们其实跑不掉的,窗外几十支狙击枪对准着你们呢。”白雅下颔瞟向窗口。

年长的歹徒一惊,立马走到窗口,撩起一角,往外看去。

白雅趁机朝着门口跑去。

年长的歹徒意识到上当了,举起手枪,朝着白雅的腿上开去。

顾凌擎更快一步拽过她的手臂。

她撞到了他的怀里,抬眸,正对上他的眼睛。

“你怎么又来了?”

“你躺在这里,贴近沙发,不要动,我会尽一切能力保证你的安全。”顾凌擎承诺道。

白雅抬头看向顾凌擎。

她没有想到,会是这个陌生人,尽一切在保护她。

而本该保护她的丈夫,此时此刻,在另外一个温柔乡里。

歹徒杀红了眼,扫射电视机。

电视机碎了。

他们暴露在敌人的视野之下。

顾凌擎立刻冲上前,把她按在自己怀里。

咚!咚!咚!

那一瞬间,白雅的世界非常安静。

记忆深处的痛楚袭来,交织着苏桀然的背叛,欺骗。

如果人生就此结束,也挺好的!

白雅闭上眼睛,悄悄地落下一滴泪。

千钧一发之际

“砰砰!”两声枪响!

躲藏在暗处的008和101号在顾凌擎的指导下,顺利的歼灭了敌人。

他们冲出去查看后,回到顾凌擎的身侧,敬礼道:“报告首长,歹徒已经就地正法。”

顾凌擎放开白雅。

她睁开眼睛,嘴角往上扬起,“没想到这样还活着。”

顾凌擎不明白她的语气,好像有些失望。

白雅爬起来,一双漂亮的大眼睨向他,清澈中有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沉静,仿佛一潭平静的水面,清冷,却也淡定。

白雅扯起向上的嘴角,“谢谢首长的保护,任务完成,我先回去了。”

她转过身,拿起自己的急诊箱,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房间中很安静,仿佛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顾凌擎再次俯视一眼胸口的湿润,有种莫名的情绪。

“尚中校!”

“是!”

“去查一下她的资料,我要全部。”顾凌擎面色冷酷的下命令道,眼中流淌过深谙。

“是,首长!”

......

位于宁区半山腰的别墅里。

幽暗的灯光,苹果香薰的房间。

粉红色的床上,床单褶皱。

苏桀然大喇喇的坐在床上,盯着身下的女人,面容魅惑温柔,眸子里却没有一丝温度。

在他的双腿间,一个粉红女郎正趴在那里,红润的薄唇,性感的微微张开。

蹲着的女子卖力的用口舌取悦他最薄弱的神经,发出旖旎的魅惑之声邀请他。

“长官......求你看看我。”女孩请求着。

他低头,勾起邪魅的微笑,捏着她可人的下巴,抬起来。“想要?”

“长官,我一定比你妻子伺候的好,求求你给我吧。”

她声音一落,原本淡然的苏桀然眸子倏然转冷,猛地起身,掀翻了面前的女人。

“扫兴!”

苏桀然轻嗤一声,大步朝着浴室走去。

*

基地

顾凌擎翻看着尚中校交过来的资料,眉头拧了起来,漆黑的眼中掠过一道内疚。

他不知道,结婚后的她,过的这样凄惨。

她和她的丈夫是分居的,公婆关系很不好,母亲进了精神病院。

她的丈夫,查出来的情人就有十八个。

基本上是两个半月换一个女人的频率。

顾凌擎合上资料,对尚中校命令道:“去跟那边的院长打声招呼,让她升为副主任。”

“是。”尚中校惟命是从。

“还有,今年的特种兵里特招两位医生,确保以后不会再紧急用上普通老板姓。跟歹徒斗阵是我们军人的职责。”

“是!”

“今天的行程安排是什么?”顾凌擎利落的穿上了军装。

那套衣服穿在他的身上,一身正气,光芒万丈。

尚中校仰望的汇报道:“回首长,今天晚上,空军部苏首长约了您在将军令俱乐部会面。”

顾凌擎微微皱眉。

将军令是有名的酒色场合,里面的人大多是去艳遇的。

他心底莫名排斥这种地方。但琢磨着苏畅浩找自己有事,也没拒绝,“知道了!”

*

白雅做完最后一个手术出来,疲倦的推开办公室的门。

好友刘爽敲着二郎腿,坐在她的椅子上下,笑眯眯的看着她。“姐妹,听说你升副主任啦?”

白雅笑着点头,刘爽是她唯一的闺蜜,在她面前,她可以短暂的放下所有的烦恼。

“从哪儿听来的消息?还挺灵通。”

刘爽顿时更为激动,“这么好的消息,姐妹你还上什么班,走,我今晚带你去庆祝一下!”

刚好也忙完了,白雅没有拒绝,笑着点头,“好,等我换个衣服。”

刘爽眼中闪过一道狡黠,“我给你准备好放在办公室了,你快去!”

等她转身,刘爽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药片,如果白雅此刻在,一定能认出,这是有名的性药......

刘爽嘿嘿一笑,转身拨了个电话出去,“你好,是将军令俱乐部吗?我们要预定个位置......”

将军令俱乐部中,

白雅坐在椅子上,局促的拉了拉领口,下摆又太短了。

她看着刘爽兴奋的模样,有种中了圈套的感觉。

刘爽不仅给她穿了一条V字领的吊带短裙,还化了她妈都认不出她的浓妆。

“我们什么时候走?”白雅催促道,喝多了,现在头重的不得了。

“急什么,来这里的,都是中尉以上的军官,他们身强力壮,有身份,有背景,有颜值,如果你能勾上一个,今晚上肯定能享受了。”刘爽道出自己的目的。

她对白雅的婚姻早有耳闻,听着那狗男人小三一个又一个的找,她早就想这样做了。

苏桀然官大,那她就给白雅找个官更大的,给他戴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白雅按着额头,闭着眼睛缓解一会,喃喃道:“你疯了,我不要。”

刘爽瞟到门外。一个气场很大的男人走进来。

连大堂经理都去迎接。

他没有进大厅,而是在经理卑躬屈膝的引导下,进了消费不菲的钻石包厢。

关键是,那个男人长的可真好看,刀削一般的深刻立体的五官,透露着完美,如同上天缔造的艺术品,风姿卓越。

就他了。

刘爽对酒保勾了勾指头,贼兮兮的说道,“给我一杯白开水。”

酒保把白开水递给刘爽。

刘爽把早已准备好的药片丢进去,推着白雅,“小雅,醒醒,你喝了这杯白开水,我让人送你去睡觉。”

白雅不疑有他,抱着水杯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口。

不一会,热量从脊椎出发,到处乱窜,视线开始模糊了起来,身体软绵绵的。

她靠在刘爽的身上。

刘爽扶着白雅,走到钻石包厢门口,敲门。

顾凌擎打开了门,一双幽眸淡漠的看着她,冷声道:“你找谁?”

刘爽被他的气场震撼住。

静距离看,他简直帅的令人屏息。

为了姐妹的幸福,她豁出去了。

“帅哥,我临时有点事,你帮我照顾一下我姐妹好吗?”刘爽把白雅推出去。

顾凌擎警觉的扫了一眼,触及到刘爽怀里的白雅时,他眸子猛地一怔。

眼看着她快摔倒在地上,他更快一步的拉住白雅的手。

白雅软绵绵的靠在了他的肩头。

身上浓重的酒味扑在他的脸上。

他的心中闪过疑惑,看向门口。

刚才那个女孩已经不见踪影了。

顾凌擎低头看她,一眼,就看到她的呼之欲出,眼眸一紧。

这里并不安全,他只能抱起她,对身后的好友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他抱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开。

白雅歪着脑袋,迷糊的看着顾凌擎。

眼前是很多个重叠的影子。

她压根就看不清楚是谁。

隐约中,还出现了幻觉。

身体的难受,燥热,越来越明显,有些湿湿的感觉,让她难以启齿。

顾凌擎进了VIP专属电梯。

她捧着他的脸蛋。

顾凌擎全身一怔,平视这前方。

“今晚,要我好吗?”

白雅温柔的出声。

他毫无表情的脸上微微拧眉,墨莲的眼眸更加深邃,俯视向她。

三年前的记忆涌上心头。

他清晰的记得,在她身体里的感觉,因为欲罢不能,所以,就算她求饶,在药物的作用下,崩溃的理智中,他没有停止。

甚至,渴望得到更多。

“你喝醉了。”顾凌擎移开眼神,冷酷的说道。

白雅不甘心。

他就那么不想碰她吗?

她摆过他的脸,送上红唇。

嘴唇接触的瞬间,闪烁出流光溢彩。

顾凌擎背脊僵直着,没有反应,也没有后退。

她的红舌扫过他的唇形,深入他的口中,满满的柔情尽用在这亲吻之中。

一阵娇吟从她呼吸之中毫不保留的溢出。

顾凌擎的腹部开始紧绷了起来。

喝了酒的她,主动的她,更加的魅惑。

她比三年前成熟了,妩媚了。

是他让她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她也变得更加迷人了。

叮的一声

电梯打开。

顾凌擎别过脸,快速朝着车子走去。

白雅难受,够不着他的嘴唇,亲吻着他的喉结,在口中婉转,吸取,留恋,弄出一个红色的印记。

尚中校守候在车旁,看到他们高高在上的首长第一次遇到强吻居然没有暴怒的推开。

他瞠目结舌的张开了嘴巴。

“还不开门。”顾凌擎命令道。

“哦。”尚中校赶紧的拉开后车门。

顾凌擎把白雅放在后车位上,他坐到了她的旁边。

她扑了上去,手忙脚乱的解开他的纽扣,低头吻上去。

小巧的舌头划过他的肌肤,寻寻觅觅,到他心口。

顾凌擎拧起了眉头,紧握住了拳头,理智在挣扎之中。

得不到回应,白雅非常的难受,水雾弥漫了眼睛,娇柔的说道:“吻我,嗯?”

顾凌擎快要在崩溃之中。

三年前,她什么都不懂,干净的就像是一张白纸。

现在的她,火热的就想是蚀骨的妖精。

尚中校好奇,想要回头。

顾凌擎一道锋锐的目光扫向尚中校,下巴紧绷,霸气的命令道:“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回头!”

尚中校不敢看了,挺直了腰杆,看着前面。

白雅苦闷他的无动于衷,心中涩涩的发疼。

她亲吻他的耳垂,委屈的问道:“你就那么不想碰我吗?”

顾凌擎喉节性感的滚动着。

天知道他现在需要多大的意志。

除了那次和她外,他没有碰过其他女人,本来就是血气方刚的年龄。

他捏住她的下巴,抬起来,凛然的目光带着几分侵略性,呼吸浓重的吐在她的脸上,“你确定想要?”

白雅睨着他。

那种感觉是陌生的,让她微微有些害怕但是又期待的。

她和苏桀然是夫妻,早就应该睡过了,不是吗?

她水盈的大眼被谷欠望折磨的发红,羞涩的点了点头。

他墨染得黑眸灼灼发光,刚毅的脸孔紧绷,沉声道:“你不要后悔!”

尚中校听的都面红耳赤,小心翼翼的问道:“首长,我是在路边停下来下车,还是送你去酒店?”

“去军区。”顾凌擎命令道。

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温热的唇舌勾起她的缠/绵婉转,那升起来的阳刚之气,灼热的像是要把她燃烧,烧尽。

手掌,不知觉的在她心口流连,慢慢的移向左边。

白雅轻呼出声。

她那,除了被那个神秘男人碰过外,没有被其他人碰过。

非常的敏感,身体微微颤动着。

她的反应生涩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难道,她跟苏桀然从来就没有做过吗?

怎么可能,他们都结婚三年了。

意识到这点,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他特意不去想这点,握住她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两个人的呼吸在狭窄的车中变得急促,混乱,暧昧。

温度也越升越高……

动漫关键词:里面插着笔写作业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