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全是肉的NPC_掀起少妇的裙子挺进去短篇小说

2022-05-30 13:15:4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穆蓁灵敏地闪躲。司菲菲扑了个空,脚步踉跄差点摔倒。她气得咬牙切齿,“你居然还敢躲!”穆蓁表情无辜,“是司二小姐你自己还学不会走路,怎么怪到我身上来了?”

穆蓁灵敏地闪躲。

司菲菲扑了个空,脚步踉跄差点摔倒。

她气得咬牙切齿,“你居然还敢躲!”

穆蓁表情无辜,“是司二小姐你自己还学不会走路,怎么怪到我身上来了?”

她心中冷笑。

司菲菲上次是怕给司暮朝带来麻烦,才不敢在明面上找她出气。

现在有司老爷子撑腰,司菲菲底气十足。

她虽然没了司小太太这层身份,却也不是好惹的!

“爷爷!你看看她!”司菲菲不甘心的看向司崇海,实则是在打探他的态度。

司崇海擦了擦眼角的泪,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但不回应,就代表了不阻拦。

司菲菲挺直腰板,更加嚣张地指挥保镖,“把她抓住,我今天就要打烂她的脸!”

她心中洋洋得意。

司羽星这次是在穆蓁手里出了事,连司老爷子也不可能再帮穆蓁撑腰!

穆蓁心里有些犹豫。

她已经在徐瑞面前暴露了自己的医术,要是再在司崇海面前展露自己的身手,会不会给自己带来更多麻烦?

其中一个保镖抓住她的手腕,穆蓁不得不做出决定。

这时,病房门被人推开。

门板重重撞到墙壁发出的巨响,惊得病房里的人都下意识看去。

就见一个又白又软的小家伙从保镖脚边灵活穿过,扑到了穆蓁身前。

穆蓁讶异地收回手,“小星星,你现在不是该在诊疗室洗胃吗?”

小家伙抿紧唇瓣,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

因为昨夜的相处,他们之间有了不少默契。

穆蓁读懂了他的意思:他这是要保护她!

果然,小家伙背过身去,面向众位保镖。

他身体微微颤抖,但又紧攥着小拳头。

像是一只手无缚鸡之力,却又拱起背部想要拿出最凶狠的模样来吓退众人的小奶猫。

在场人看到他这副样子,都一脸错愕。

司崇海不可置信地喃喃:“小星星,你这是……?”

司羽星还在襁褓中就被司崇海接回司家收养了,从他两年前开始记事起就特别怕生。

整个司家庄园里能让他主动亲近的人,也就只有司崇海。

可现在——

所有人都愣住了,穆蓁眼睛有泪花闪动。

如果她的小宝贝还活着,现在是不是也会像司羽星一样,像个小男子汉来保护他的妈咪呢?

病房里陷入长时间的僵持。

过了许久,司菲菲率先反应过来,咬牙切齿愤懑道:“小星星一定是受到她的威胁,才会做出这种维护她的举动!你们都别被她唬住,快点把她给我抓起来!”

然而保镖们还没来得及行动,一道苍老颇具威严的厉呵传出:“都给我住手!”

司崇海虽然老了,但仍是整个司家的主心骨。

保镖们立刻往后退,全都低下头。

司菲菲今天铁定了心要出这口恶气,不甘心道:“爷爷!她……!”

“闭嘴!”司崇海冷脸瞪向她,苍老的眼眸如鹰隼迸射出犀利的幽光。

司菲菲吓得缩了缩脖子。

心中还有气,但也不敢再吭声。

他们都知道司崇海虽然老年痴呆,但对司羽星的维护从来不马虎。

司崇海再次看向坚定站在穆蓁面前的司羽星,激动地走向病床。

司羽星从记事起就没说过话,其实他也很担心司羽星像别人所说的,是个小哑巴。

“小星星!我……我是你爸爸啊!我的乖儿子终于回来了!”司崇海蹲下身,将小家伙紧紧抱在怀里。

他内心有着非常大的期待。

也许这次,小星星有办法和其他小孩子一样开口说话了!

令他失望的是,小家伙哪怕被他护在怀里,小身板也非常僵硬,手掌还维持着紧攥成拳的姿态。

穆蓁从复杂的思绪中回过神,看到小家伙僵直的背影,担心他是毒性又发作了,连忙握住他的手想要查看。

当女人的手掌将他的小手包裹在掌心时,司羽星紧绷的身体终于恢复放松。

司崇海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眼神微闪。

下一秒,司羽星突然倒在地上,脸色惨白。

穆蓁脸色一变,“快点送他去洗胃!免得毒性侵蚀了他的身体!”

司崇海先一步将小家伙抱起,在徐瑞的搀扶下颤巍巍往外走。

当他们走到门口时,小家伙用了最后一丝力气抓住门框。

就连司崇海也以为他是在赌气,声音自责:“我的宝贝儿子啊!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你就别再跟我怄气了,身体要紧啊!”

小家伙紧抿着唇,抓着门框的手仍然没有松开。

穆蓁着急走了上来。

她再次握住小家伙的手,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小家伙终于不再板着脸了,抓着门框的手也松开。

这次,就连穆蓁也错愕了。

如果第一次是意外,那现在这第二次是不是可以证明,她在司羽星心里的地位已经异于常人。

小家伙这是……在信任她。

司崇海不敢怠慢,快速将小家伙送去诊疗室。

司羽星在被洗胃的时候,一直没有松开穆蓁的手。

穆蓁看着他又白又软的小身体难受得蜷缩成一团,心也跟着揪痛。

好一会,洗胃流程才结束。

司羽星又被送去做全身检查,几个小时后所有检查结果都出来了。

医生将检查报告送到他们手里,“幸好你们及时将他送过来,他体内的毒素已经没有残留了。但他身体本就虚弱,接下来要好好调养才能让身体机能彻底恢复。”

司崇海和穆蓁悬着的心终于落回原地。

司菲菲强忍着怒气的声音传来:“爷爷,现在该好好追究她让小星星中毒的责任了!”

她一句话,直接给穆蓁扣上罪名。

司崇海虽然老年痴呆,但威严还在,气愤道:“这件事情会让人调查清楚!现在先带小星星回家!”

小家伙因为身体太虚弱,已经沉沉睡去。

司崇海亲自抱着他,带着一伙离开。

穆蓁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她已经被司时樾赶出来了。

司菲菲路过她身边时,还在装腔作势,“不管你逃到哪里去,我爷爷都有办法找到你!小星星可是他的掌中宝,等事情调查清楚,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她说这话时,又有些心虚。

真不明白爷爷为什么不立刻将穆蓁带回司家惩治。

穆蓁没将她放在眼里。

在司家所有人走远后,她若无其事拿出手机。

角落里一抹身影注意到她的动作,飞快地闪出她的视野。

但穆蓁还是眼尖看清那张脸。

那个穿紧衣皮裤的,是司时樾的下属,也是昨晚在医院门口拦着她的女人。

是司时樾派这人跟踪她的?

穆蓁轻轻摇头。

她就知道,司时樾不可能百分百信任她。

可她进司家,不是为了和这些人牵扯不清的。

穆蓁没再去理会那个女人,坐在走廊的长椅上陷入沉思。

她被司时樾赶出司家,计划已经被打断。

必须快点部署新计划,找到五年前那个男人,将林芳华的歹毒嘴脸公之于众!

书房。

秦若兰恭敬站立,将自己昨晚和今天目睹的穆蓁发生的事情快速讲了一遍。

其中,她刻意对穆蓁和司羽星在商场逛街的温馨一幕绝口不提。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长腿交叠,衬衫长袖被挽起半截,露出结实的小臂。

他双手随意搭在沙发扶手,骨节分明的指尖夹着一根正在燃烧的香烟。

随性的姿势透着深沉与尊贵。

听完了秦若兰的讲述,司时樾许久没有做出回应,表情漠然,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秦若兰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眼神近乎贪婪。

对他来说,人生里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执行完任务后,能亲自向他汇报多看他几眼的这一刻。

许久,司时樾将香烟摁灭,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打破了安静的气氛,“所以,她没有回来的迹象?”

他语气平静,秦若兰却不禁攥紧拳,心中萌生浓浓的嫉妒。

她跟在司时樾身边多年,第一次看到他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

虽然不知道穆蓁为什么突然离开司家,秦若兰还是坚决道:“没有!”

她顿了顿,又连忙补充,“听说她本来就是被穆家的人骗来替嫁,才勉强嫁进司家。她这次离开司家,肯定也是她早有预谋。”

秦若兰说完,心虚地低下头。

‘早有预谋’这几个字像是一颗石子,砸进司时樾的心湖,荡漾起阵阵涟漪。

穆蓁说过她进司家的目的不是他,也对他毫无兴趣。

可他真的让她这么厌恶?

让她宁愿放弃原本的计划,也要从他身边离开?

司时樾扯了扯衬衫领口,调整了一下姿势。

双手撑着膝盖,姿势更具压迫力。

秦若兰瞥见他这举动,心中的妒火快要炸开。

哪怕穆蓁医术了得,也不至于让司时樾做出这种反应。

他这分明是身为男人对某个女性的在意。

秦若兰继续煽风点火,“BOSS!她敢贸然离开司家,简直没将你放在眼里,这种女人……”

“够了!”司时樾俊美的脸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一声愠怒的呵斥,让秦若兰识趣地闭嘴。

男人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拢成拳,深邃的眼眸迸射出犀利幽冷的光。

秦若兰和他的其他下属一样,非常惧怕他发怒的样子。

可她心里,又有些窃喜。

书房里的温度因为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冷意快速降低。

司时樾站起身,勾了勾薄唇,“以后,无需再汇报关于她的消息。”

说到底,只是个女人而已。

他不紧不慢地穿上西装外套,恢复了冷静自持的模样。

听着男人脚步声走远,秦若兰长松了口气。

她得意地笑。

穆蓁,不管你接近BOSS有什么目的,我都不会让你得逞的!

当晚,另一栋别墅里,鸡飞狗跳。

因为司羽星醒来后,长达八个小时不进食。

管家徐瑞虽然不将他放在眼里,但在司崇海的命令下,只能好声好气地劝道:“小少爷,您醒来后一滴水都没喝,再这么下去身体会扛不住的!”

司崇海看着蜷缩成一团靠在背对着他们小家伙,着急地唉声叹气,“我的宝贝儿子啊!医生说你现在身体很虚弱,怎么可以不吃饭呢?”

床边围满了十几个人,都在苦口婆心地劝着。

小家伙对他们的话充耳不闻,唇瓣紧抿着。

虽然脸色憔悴,但神情坚决。

徐瑞无奈地向司崇海提议,“老爷子,要不然……咱们强行给他灌点粥吧?”

话音落下,小家伙身体颤了颤,但还是没有妥协。

司崇海心疼,手掌重重拍在徐瑞的脑门上,“你吓到我的宝贝儿子了!”

徐瑞郁闷地不敢再吭声。

司崇海着急地搓了搓手,又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小星星一定是想起我还没处置好他被人下毒的事情!你们立刻将那个女人给我带过来!”

小家伙忍不住转头,在看到几个保镖应声离开准备去将穆蓁带来时,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期待。

公寓里。

穆蓁刚吃完晚饭,收到一封陌生号码发来的邮件。

邮件附带着一段音频,音频里只有一句话:【以后,无需再汇报关于她的消息。】

这是司时樾的声音。

什么意思?

穆蓁联想到被司时樾派来跟踪她的那个下属,明白过来后,松了口气。

司时樾也同样不想再和她纠缠,对她来说反倒是一件好事。

砰砰砰!

客厅门在这时被人急促敲响,传来徐瑞的命令声:“穆小姐!别躲了!老爷子要见你!”

穆蓁冷嗤。

可心中挂念着司羽星,她没有拒绝。

她也想看看那小家伙现在的情况。

客厅门一下子被她从里面打开,徐瑞看着女人非但没逃跑,而是从容不迫地往外走,不禁一愣。

穆蓁走了几步见他们没跟上,不耐烦瞥他们一眼,“还愣着干什么?别浪费我时间。”

保镖们面面相觑。

他们还没告诉她,司老爷子这次找她是为了什么,她就不怕会被带回司家受罚?

徐瑞盯着她淡定自若的背影,眼神一凛。

他表面上是司老爷子的人,实则是江慧茹的心腹。

司羽星中毒的内幕,他是知情的。

穆蓁是他们这场计划的目标。

这一次,她逃不掉了!

穆蓁上了他们的车,回到司家庄园。

司崇海居住的这栋别墅装潢古色古香,但二楼却是卡通趣味十足的装修风格,墙壁上贴满了他和司羽星的合照。

有他将还在襁褓中的司羽星抱在怀里的,有他亲手喂司羽星吃饭的,有他亲手牵着司羽星在庄园里闲逛的……

每一张照片里,司崇海像是普通人家的慈父,脸上满是对孩子的宠溺。

想到前两天晚上司羽星被佣人们围堵欺负的场面,穆蓁心情复杂。

如果不是因为司崇海老年痴呆,以及二房逐渐收拢了司家的掌事权,司羽星在司家的地位怎么可能这么卑微?

但同时,她也看得出来司羽星不是一个受到欺负后,会去向司崇海告状的人。

真是单纯善良的小家伙。

穆蓁想着那张又白又软的小脸,忍不住加快脚步。

动漫关键词:全是肉的NPC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