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和领导一起三P娇妻&骑在突出的木棒上吃饭JOY

2022-05-30 13:15:0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住手!” 穆蓁冷脸将佣人们拽开。“啊——”为首的佣人差点摔倒。小包子看到穆蓁,眼神微亮。在看到穆蓁向他伸来的手时,又眼神逃避地将双手负

“住手!” 穆蓁冷脸将佣人们拽开。

“啊——”为首的佣人差点摔倒。

小包子看到穆蓁,眼神微亮。

在看到穆蓁向他伸来的手时,又眼神逃避地将双手负在身后。

他身体微微颤抖,小脸泛白。

穆蓁知道他是被吓坏了,看着佣人们眼神更加不满,“他是司家的外人?那你们呢?”

她睨向为首那个年轻女佣的工牌,“你叫张琳?”

张琳扯高气昂的抬起下巴,“小太太,你最好别多管闲事。要不然,司家没人能护得了你!”

穆蓁盯着张琳,精致的眉眼一片冷然,“我记得你有一位常年卧病在床的母亲,你父亲又嗜赌成性欠下一大笔债。如果你在这个时候被赶出司家——”

她进司家这半个多月一直没闲着,用最短的时间将司家能打听到的都打听清楚了。

张琳心中一个咯噔。

没了司家每个月给的高薪水,她母亲的医药费就没指望了,她还会被父亲卖去夜场!

“你、你有什么资格赶我走?”张琳表情变得不自然。

身后其他佣人煽风点火,“她只是个被送来冲喜的工具,你怕什么?”

司时樾醒来的消息,传播出去会给司暮朝带来极大的影响。

所以司暮朝在第一时间就将消息封锁住,就连司家庄园知道司时樾醒来的人,也寥寥无几。

在这些佣人眼里,穆蓁只是顶着司小太太的空壳。

等哪天司大少爷一命呜呼了,也就是穆蓁被扫地出门的时候!

张琳想到自己的靠山,又挺直腰板,“老爷子老年痴呆,现在司家就是二房的天下。二夫人说了会好好栽培我,你如果不想死得太难看,就跪下向我道歉!”

穆蓁眉梢微挑。

看来她猜得没错,那天司菲菲在她面前吃了闷亏,肯定咽不下这口气。

但豪门最注重脸面,司暮朝现在野心勃勃想要夺下司家的大权,二房在这个时候不管闹出什么丑事都会对他不利。

这才是司菲菲到现在还不找她算账的原因。

司菲菲不方便亲自出手,却可以借刀杀人。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抓住她!”张琳嚣张的指挥其他佣人。

小包子害怕得小脸惨白,但还是紧紧攥着穆蓁的衣角,不愿意离开。

穆蓁笑着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你真讲义气,想跟我同甘共苦?接下来,你可要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砰砰砰!

一眨眼的功夫,冲过来的佣人全部被穆蓁打趴,倒在地上哀嚎。

小包子睁大了黑漉漉的眼珠子,惊叹的看着穆蓁。

张琳眼瞳倏然一缩。

穆蓁意犹未尽收回手,像是还没打够。

月光下,女孩精致的脸庞溢出令人惊艳的美丽,灵动的双眸灿若星辰。

五年前那场噩梦没能摧毁她对生活的信念,她像一块海绵疯狂汲取各种知识,也学会了各种各样的能力来保护自己。

看到张琳想要逃,穆蓁脚步敏捷的追上,扯住张琳的衣领将她扔了回去。

张琳身体砰的一声,不由自主跪倒在小家伙面前。

“道歉!”穆蓁命令。

“凭什么?!”张琳不服气的要起身。

穆蓁手掌按住她的肩膀,唇角噙着散漫的笑,“你信不信,我有办法让你粉身碎骨?”

她看似没使劲,张琳却觉得自己的骨头随时都能被她掐断,疼得龇牙咧嘴,“疼!快开我!”

穆蓁没有松手,张琳肩膀咔嚓一声传来骨头脱臼的声音。

“啊!!!”

张琳痛得哀嚎,顾不得脸面,声音颤抖,“对……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小家伙看了看自己的小手掌,又看了看穆蓁,眼中盛满新奇的光亮。

穆蓁居高临下环视这几个佣人,语气微冷,“都给我记住这次教训!”

她嫌弃的松开手,张琳和其他佣人逃命似的跑远了。

“小星星,你以后要多学点武功,才不会被坏人欺负,知道了吗?”穆蓁看着又白又软的小家伙,神情落寞,“只可惜,我没办法再保护你了。”

司时樾性格阴晴不定,她只能另谋出路,去寻找当年那个男人。

小包子眉心微不可查地蹙起。

穆蓁担心自己继续久留,会更加不舍,狠心的站起身快步往外走。

小家伙将掉落在地上的玩具捡起来,想送到穆蓁手里,这才发现她拉着行李箱走远了。

他瞳眸里的星光迅速黯淡,脑袋像是蔫了的花朵耷拉下来。

此时,另一座别墅里。

站在二楼阳台的美妇将刚才一幕幕都看在眼里。

司菲菲站在她身后,愤懑道:“妈!我上次就和你说过,她太嚣张了!那些笨佣人是搞定不了她的!”

如果不是担心影响到她父亲的声誉,她真想亲手撕了穆蓁!

“她这点小手段,有什么好怕的?”江慧茹转过身来,不紧不慢道:“我们司家的佣人在这里过惯了好日子,才会被乡下来的土包子那点三脚猫功夫给唬住。”

司菲菲挽住她的手,“我不管!你一定要帮我教训她!”

江慧茹宠溺地拍了拍她的手背,“你是我的宝贝女儿,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她敢踩到你头上来,就必须给她苦吃头!”

穆蓁刚从司家庄园离开,就发现有人一直跟着她。

她眼神一凛,故意在前面路口拐了几个弯,最后在一处角落停下。

“谁?!”穆蓁指尖多了根银针,直直逼向来人。

眼前一空,她狐疑垂下视线,发现出现在她面前的,居然是软乎乎的小包子!

小家伙拖着个背包,背包装得鼓鼓的,还有一截外套的衣袖露在拉链口。

穆蓁诧异的在他面前蹲下,“小星星,你这是想陪我……离家出走?”

小家伙抿着唇瓣,眼神怯怯的,像是一只怕生的小猫咪。

他眼珠子转了又转,最后像是终于鼓起了勇气,将一个玩具塞进穆蓁手里,小手抓住穆蓁的衣袖。

穆蓁一愣,举起玩具好笑的问:“这是你给我的酬劳?”

小家伙神情认真的点头。

穆蓁捏了捏他的小脸,小家伙虽然脸上表情有些不自然,但也没再躲开了。

看着他软乎乎的样子,穆蓁简直忍不住想将他紧紧抱在怀里啵唧。

她又想到了难题,表情纠结,“但你是司家的人,我不能带你走。”

她知道小家伙是害怕在司家又受到欺负,所以想跟她一起离开。

可他是司老爷子的养子,她将他带走,会给自己招惹很多麻烦。

小家伙眼中的光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抓着她衣袖的手也松开,无力地垂落下来。

他脸上没有了任何光彩,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小猫咪,无助又孤独。

看着小包子转身往回走,穆蓁的心突然沉甸甸的。

几年前得知孩子是个死婴时的痛楚,陡然从心底蔓延,肆意侵蚀了她每个细胞,疼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等……等等!”穆蓁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不自觉的跟上。

当她牵住小家伙的手时,小家伙身体一颤,将她的手甩开,躲到了角落。

他眼神充斥着防备和失望。

脸上有着一种终于鼓起勇气对某个人敞开心扉,却又惨遭抛弃后的悲伤。

穆蓁觉得自己连呼吸都是痛,声音苦涩,“很抱歉,是我让你失望了。”

如果可以,她也想带着这么可爱的小包子远走他乡,去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过上安稳的生活。

可她身上背负着太多的仇恨,现在大仇未报——

想起了她母亲的惨死和五年前自己经历的那场噩梦,以及死去的孩子,穆蓁眼角不经意留下一滴泪。

小家伙一怔,探究地盯了她许久。

在确定这不是她的虚情假意后,他才犹豫着再次伸出手,扯住她的衣袖。

穆蓁回过神,将眼角的泪擦干,自嘲道:“让你看笑话了。”

她认真看了小家伙许久,清丽的脸庞恢复明艳的光彩。

“你还是想跟我走,对吗?”穆蓁将他抱起来,“其实我习惯了独来独往,但身边偶尔有小伙伴也不错。”

她相信司老爷子在发现小家伙失踪后,会第一时间找到他。

她也许还会遭受很多指责和处罚。

可现在,她只想放肆的享受小家伙给予的温暖。

今晚,就让她好好弥补她当年死去的孩子吧。

小家伙被她抱在怀里,身体有些僵硬,他不习惯陌生人的怀抱。

可看着穆蓁亲切的侧脸,他纠结了许久,两只小手最终还是试探地抱住了她的脖颈。

小家伙目光惆怅的看向远方,发出无声的字眼:麻麻。

穆蓁带着他上了一辆出租车,揉了揉小包子头上一撮呆毛,“小星星,我今晚要给你买很多好看的新衣服!”

他们来到银座商场,穆蓁带着他在童装店逛得不亦乐乎。

小家伙像是没逛过街,眼神新奇地看着穆蓁在衣架上挑挑拣拣。

虽然他在司家经常受人欺负,但吃的穿的都是司老爷子每天让人给他准备好的。

像现在在商场上买衣服,是他人生中的初体验。

小家伙扬起小脑袋,看着认真为他搭配衣服的女人,唇角抿起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

穆蓁心情愉悦享受着和小包子的美好夜晚。

角落里,一道黑影阴恻恻的盯着他们……

司家庄园。

“老爷子!不好了!小少爷不见了!”老管家脸色惨白地跑来汇报。

司崇海手里的茶杯哐当一声掉落在地,苍老的脸上不可置信的表情,“我的宝贝儿子不见了?!”

老管家心里翻了个白眼。

你的大儿子早就去世了,那只是你不知从哪抱来的养子。

但他可不敢在老爷子面前说这些,连忙安抚:“我已经加派人手去找了,相信很快就能将他找回来。”

“一定要快点查清楚是谁将他带走的!如果他出了什么三长两短……!”司崇海话说到一半,激动得陷入昏厥。

“老爷子!您怎么了?!”

“快叫救护车!”

阳台上。

司菲菲看到司老爷子被抬上救护车,有些担忧:“妈!爷爷好像被吓晕了,他最宝贝司羽星了,我们要不快点将他找回来?”

“我故意将他放走,哪有这么快让他回来的道理?”江慧茹雍容华贵地坐在沙发上。

司家庄园非常宽阔,戒备森严。

司崇海担心司羽星的安危,所以在四年前将他带来庄园后,就没再让他离开过。

如果不是她今晚有意指使,司羽星怎么可能有本事离开庄园?

江慧茹幽幽晃动着红酒杯,“菲菲,我今晚就教你一招,什么叫做借刀杀人!”

另一座别墅里。

秦若兰走进房间。

“BOSS,您找我?”她正要将催眠钟表取出,就见男人比了个手势制止了她。

司时樾大脑的痛感已经逐渐褪去,修长的手指顺着额头插入短发,嘴里叼着正在燃烧的香烟。

缭绕的烟雾模糊了他的俊脸,神秘得让人更加难以琢磨。

他许久没说话,秦若兰目光近乎贪婪的盯着他。

对组织里的所有女人而言,他是个完美又遥远的存在。

直到香烟燃烧殆尽,司时樾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烟蒂扔进烟灰缸,淡淡道:“有个紧急任务。”

秦若兰挺直身板,能被BOSS亲自下命令,对他们而言是一种殊荣。

司时樾指尖多了一张照片,“二十四小时内,护住她的周全。”

秦若兰看到照片里明眸皓齿的女孩,垂在两侧的手握紧成拳。

BOSS让她保护穆蓁!

她心里萌生难以言喻的情绪。

司时樾看着她脸上复杂的表情,低醇磁性的嗓音透着冷意,“怎么?”

秦若兰想起组织里的规矩,立马恭敬低头,“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组织里,司时樾就是主宰一切的神。

谁敢违逆他的命令,都会立刻被驱逐。

十五岁那年,她对他一眼万年。

只有她清楚自己这些年付出了多少血与泪,才终于如愿站在了他身后。

秦若兰保持恭敬的姿态离开,在走廊上发现几张纸,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药方和针灸疗法。

她大脑闪过穆蓁那张明艳动人的小脸,心中涌起阵阵嫉妒。

秦若兰藏身到角落,拿出打火机,将这几张纸燃烧成灰烬。

房间里,司时樾盯着照片里女孩清丽的脸庞,唇角噙着自信的笑容。

任性都要有个限度。

二十四小时,足够她想明白回来求他了。

……

穆蓁和小包子从商场出来时,天色已晚。

她带着小家伙来到一座老旧的公寓,“小星星,这是我自己的家。有点小,住起来肯定没有司家庄园那么舒服。”

她的家的确很小,一室一厅,小家伙一眼就能看到底了。

不过他脸上没有任何嫌弃,从穆蓁怀里下来后,卷起袖子拿着抹布帮她擦去沙发上的灰尘。

好懂事的小包子!

穆蓁的心简直要被融化了。

如果不是怕自己的热情吓到小包子,她简直想在他软乎乎的脸上mua几下。

这间房子是她在嫁进司家不久后就租下来的,本来想着等外婆的身体康复后让她在这里住下,没想到现在派上用场了。

两人将房子收拾干净,穆蓁带着他进了浴室,“我来帮你洗头发吧。”

穆蓁手指轻柔地在他头发上揉搓着,小家伙的表情从害羞到享受。

因为身边没有其他人,穆蓁放下了戒备,自言自语说了很多自己在乡下的趣事。

可小家伙只是给她表情上的回应,没有任何答话。

穆蓁想起今晚张琳骂他是个小哑巴,心脏有些疼。

这么可爱的小包子,怎么可能是哑巴?

她得找个机会好好查清楚,看看他到底是身体出现问题没法开口说话,还是因为其他原因不愿意和人交流。

两人各自洗完澡,换上了今晚买的同款睡衣。

睡衣帽子上还有两个兔耳朵,一大一小都毛茸茸的像是可爱的兔子。

夜色渐浓,穆蓁听着身边的小家伙呼吸逐渐均匀,她脸色变得凝重。

她知道快乐的时光转瞬即逝,也许明天一早,司家的人就会找上她了。

那么以后,她还会有机会见到小包子吗?

如果当年她的孩子没有死,他们现在是不是也可以像这样幸福地躺在一起?

穆蓁紧紧握住小家伙的手,怀着苦涩的心情步入梦乡……

许是因为有小包子在身边,这是穆蓁近五年来,第一次睡得这么香。

她睁开眼,天已经大亮。

“小星星,你醒了吗?”穆蓁第一个想法就是要揉揉小家伙白白嫩嫩的脸蛋。

她手朝身边摸去,却是空的!

穆蓁心脏猛然一缩。

心脏像是裂开了一个口子,巨大的悲伤从心底爆发。

当年她没能守住自己的孩子,现在竟然连司羽星也保护不了吗?

她心中充斥着浓浓的自责,脸上难得浮现慌乱的表情。

“小星星!”

穆蓁下床时,因为太紧张,不小心崴到了脚。

她没有理会脚踝的疼痛,跌跌撞撞往外走。

这时,一道小身影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还端着两份早餐。

穆蓁一怔,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小包子依旧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小家伙像是被她恐慌的态度吓住,小脸有些白,僵在原地不敢动。

“原来,你还在我身边。”穆蓁苦笑,在他面前蹲下,将小家伙紧紧抱住。

感受着他小小的身体传递过来的真实体温,穆蓁悬着的心终于落回原地。

“太好了,你还在这里,我没有把你弄丢。”她将小家伙抱得更紧,贪婪的感受着他身上真实的温度。

小家伙目光错愕的打量她,在看到女人脸上恋恋不舍的表情时,他更加讶异。

他在心里纠结了很久,才试探地伸出手,扯了扯她的衣袖。

穆蓁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扶额,不好意思地笑道:“抱歉啊,其实我做了噩梦……咦!这些早餐都是你自己准备的吗?小星星好棒!”

两个小盘子里各自装着煎蛋吐司和一些洗干净切好的水果,餐桌上还摆了两杯热牛奶。

看得出他非常用心。

小家伙抿着唇,腼腆地笑了笑。

阳光透过窗幔洒落在一大一小身上,两人都安静的吃着早餐,画面温馨美好。

穆蓁忍不住想,如果时间能定格在这一瞬,该有多好?

嘭!

对面一道声音将她从美梦拉回现实。

刚才还吃得正香的小家伙,脸色突然变得青紫,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你怎么了?!”穆蓁一惊,忙将他抱在怀里。

她刚想要查看小家伙的情况,外面突然传来几道脚步声,紧接着她的家门被人用重物砸开。

为首的是司家庄园的老管家徐瑞。

徐瑞走了进来,当看到小家伙脸色难看的倒在穆蓁怀中时,他神色一僵,“小、小少爷?”

听到老管家的声音,穆蓁准备取出银针的动作僵住。

她擅长医术的消息一旦在京城传出,会给她带来不少麻烦。

但司羽星——

穆蓁瞥了一眼怀中小家伙青紫的脸色,没再犹豫,准备将银针扎进他身上某个穴位。

和自己的未来相比,现在小星星的性命更加重要!

“住手!”徐瑞注意到她的举动,吓得脚步踉跄,“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立刻将她抓起来!”

虽然他也不将司羽星放在眼里,但这次是司老爷子亲自派他来将人带回去的。

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他可没法交代。

穆蓁手肘被冲过来的保镖踹了一脚,如果不是因为抱着司羽星,她本来可以闪躲开。

因为那保镖的一脚,她扎针的动作被迫中止。

“你敢踢我?”穆蓁冷眼看向那个保镖,手掌翻动,指尖的银针朝那保镖的脚踝刺去。

她冰冷的眼神让保镖动作一僵,完全没想到嫁进司家当天模样柔弱的女孩,居然也有这股令人畏惧的气势。

下一秒,保镖的脚踝传来一阵刺痛,紧接着一股僵硬感从脚底蔓延至全身。

砰!

那保镖全身无法再动弹,重重跌倒在地。

其他保镖见状,吓得不敢轻易再上前。

徐瑞也傻眼了,“你、你对他做了什么?!”

穆蓁精致的脸庞没有一丝温度,继续给司羽星施针,“别担心,他十分钟后就能恢复动弹。小星星可能中毒了,你们要是敢再打扰,他出了什么情况都由你们来负责!”

徐瑞深吸一口气,恢复镇定,冷哼:“好!这可是你自找的。要是他在你手里出了什么意外,老爷子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穆蓁脸上没有因为他的威胁产生一丝动摇。

女孩认真施针的表情,莫名也让在场人逐渐安心。

就连徐瑞也好几次探出脑袋,想看个究竟。

十几分钟后,怀里的小家伙虚弱地睁开眼,脸色有所好转。

“小星星,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好点?”穆蓁语气变得温柔。

小家伙听到她的声音,因为紧张和畏惧而绷直的身体才逐渐舒展。

他轻轻点头,注意到屋里多了不少人,怯怯的将脸埋进她怀里。

穆蓁将他抱起,看向徐瑞,“他被人下了毒,好在毒性还没在他体内完全挥发。我已经将他的毒性扼制,现在必须将他送去医院用专业仪器给他做更加细致的检查和治疗。”

虽然她的针灸有效,但也不是万能的。

从她刚才的诊断,已经可以确定小家伙是食物中毒。

只要及时将他送去医院洗胃,他的身体很快能恢复如常。

徐瑞将信将疑道:“好,那就快去医院吧。”

许是徐瑞也不敢拿司羽星的性命开玩笑,全程没再刁难,直到将他们送往医院。

司羽星被带进诊疗室洗胃,徐瑞脸色再次冰冷,“穆小姐,老爷子想见你。”

听到他对自己的称呼从‘小太太’变成了‘穆小姐’,穆蓁就知道这些人不再将她当成司小太太。

她不以为然。

昨晚她贸然让小家伙留在自己身边时,就已经做好了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

穆蓁冷静点头,“好。”

司老爷子看着面善,也该给他老人家一个交代。

穆蓁被他带进一间VIP病房。

司菲菲当即扯着嗓子喊:“爷爷!她就是个人贩子!您千万别放过她!”

穆蓁无视了围在病床边的众人,看向躺在病床上的司崇海。

他苍老的面容惨白憔悴,显然司羽星的失踪给他带来很大的打击。

穆蓁冷静地问:“司爷爷,您相信我吗?”

司崇海茫然地眨了眨眼,在病房里左右看了看没找到司羽星的身影,声音惨然,“我的儿子啊!他是不是又要离开我了?!”

他苍老的眼睛盈着泪花,因为伤心过度胸口剧烈起伏。

徐瑞忙轻拍他后背帮他顺气,“老爷子,小少爷已经被我找回来了。他食物中毒,我已经交代医生给他洗胃了。”

他这话给出的信息量可谓是一波三折。

司崇海的脸色变了又变。

“肯定是你下的毒!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司菲菲扬起手向穆蓁冲来。

她忍了好几天,这一巴掌终于能如愿打下来了!

动漫关键词:和领导一起三P娇妻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