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带着小怪兽上班喷了:强壮的公么把我弄得好爽

2022-05-30 13:13:3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穆蓁早就听说过他是个掌控欲很强的男人。更何况他变成植物人之前,已经久居高位,他有着强势霸道的资本。可她,也不是任人拿捏的小白兔。穆蓁双臂环胸,这是一个和对方保持距离的姿

穆蓁早就听说过他是个掌控欲很强的男人。

更何况他变成植物人之前,已经久居高位,他有着强势霸道的资本。

可她,也不是任人拿捏的小白兔。

穆蓁双臂环胸,这是一个和对方保持距离的姿势。

她嗓音清丽又透着疏离,“司少,我们约法三章吧。”

司时樾迈开长腿朝她逼近,眼神危险,“你还敢跟我谈条件?”

“如果,我有可以跟你谈条件的本事?”穆蓁被逼退到了墙角,指尖多了跟银针,“我知道你有很多秘密和计划,但我保证绝不会介入其中。所以也请你不要再打探我的过去,更不要插手我的未来。”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被女人推远。

司时樾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笑话。

这个女孩身上就像是蒙了一团迷雾。

神秘,让人更想要靠近。

又像是经常从他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女孩,虚无缥缈让人难以捕捉。

大脑在这时又发出一阵锥痛,司时樾面容阴鸷,眉心紧蹙。

“又发病了?”穆蓁将银针移向他脖颈的某个穴位。

“不必。”男人冷脸推开她的手,走进书房。

他关上书房门,隔绝她的视线。

穆蓁回味着他高挺隐忍的背影。

生气了?

也是。

像他这种能在商界翻云覆雨一手遮天的男人,最讨厌身边的人不受他掌控。

穆蓁黛眉微蹙。

她不能再将司时樾推远了。

一旦被他赶出司家,她很难再找到当年那个男人。

穆蓁想到了些什么,离开房间。

书房,司时樾双手撑在桌面,大掌攥紧成拳,额上青筋暴跳。

他在努力隐忍痛苦。

过了许久,脑海里零碎的画面消失,痛感褪去。

司时樾睁开眼,深邃的狭眸恢复清明。

他在一个本子上记录:1726。

这是第1726次了,每次脑海里只要闪过那个画面,大脑就会爆发让人难以忍受的痛。

他能感受到那并不是病,而是身体开启了某个保护机制。

所以依靠穆蓁的医术,是无法根治的。

司时樾拨打了一个电话。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黑衣的年轻女人走进书房,“BOSS!”

她长发高高束起,样貌妖冶美艳。

更重要的是,她是全球数一数二的催眠师——秦若兰。

也是司时樾忠诚的下属之一。

秦若兰瞥了一眼他本子上记录的数字,“BOSS,这几天您出现那种症状的次数增多了。”

司时樾颔首。

他今年原本有所好转,几天才出现一次。

但最近不知为何,脑海里出现那画面的频率陡然增加。

秦若兰取出催眠钟表,“您仔细想想,最近是不是接触了什么人?又或者发生了什么事?”

司时樾盯着在他面前晃动的钟表,眼皮变得沉重,失去意识前脑海里闪过一张面孔——穆蓁。

他醒来时,已经过了两个小时。

秦若兰将他被催眠后录下的画面给他看。

视频里男人反复呢喃两个字眼:“穆蓁。”

秦若兰神色凝重,“您这种症状已经持续五年了,但每次我帮您催眠后,您总是只进入熟睡状态,什么线索都没留下。唯独这次……穆蓁?我记得是穆家送来给您冲喜的女孩。”

她取出手机,“我立刻让组织调查穆小姐的所有底细。”

司时樾大脑浮现穆蓁那张如月光皎洁的脸,抬手,“不必。”

“BOSS?”秦若兰困惑又紧张,“五年了!现在终于有了线索,为了您的身体,我们不能懈怠。”

司时樾捏了捏眉心,“她只是个普通女孩,别搅乱她的生活。”

他声音充斥警告,秦若兰深吸一口气,“我知道了。”

……

穆蓁带着买来的东西回到别墅时,秦若兰正好从书房出来。

穆蓁眉心微不可查的蹙起。

她记得自己没在司家见过这个女人。

但能进司时樾书房的,肯定不是简单人物。

穆蓁识趣地没有多嘴,面容乖巧从她身边经过。

她在偷偷打量秦若兰的同时,秦若兰也在打量她。

当看到女孩的第一眼时,秦若兰眼中闪过惊诧。

她看过穆蓁的照片,没想到女孩现实中比照片更加明艳动人。

像是百花之首,美得动魄人心。

想到司时樾今天反常的决定,秦若兰双眸微微眯起,心里有了想法。

“叩叩叩!”

穆蓁在秦若兰走远后,试探地推开书房门。

男人好整以暇坐在书桌前,神情淡漠。

“咳咳!”穆蓁尝试放低姿态,“司少,我买了永福斋的糕点。”

司时樾没有错过女孩眼中的狡黠,他矜贵的脸上毫无情绪起伏,声音很冷,“想讨好我?”

“对丈夫好,是身为妻子的义务。”穆蓁强调自己现在的身份。

想让他记起他们两人的约定。

司时樾在女孩将一块糕点送到他嘴边时,大掌扣住她纤细的皓腕,扯着她在自己大腿上坐下。

他薄唇贴到她耳畔,嗓音如大提琴般低沉富有磁性,“司小太太,想取悦男人,要用合适的方式。”

男人灼热的体温,烫得穆蓁的脸像是煮熟的大虾。

她努力保持镇定,“想追女孩子,也不能操之过急。”

“追?”司时樾被这个字眼惹得发出一声轻笑,“你知不知道,我最不缺的就是女人?”

“我知道司少有本事坐拥万千佳丽。”穆蓁表情认真,“但我更想让你知道,我对男女之事不感兴趣。”

五年前的那场经历,到现在仍像一场噩梦。

司时樾挑眉,若有所思打量她。

穆蓁从他大腿上离开,正经道:“我觉得可能是我们这层关系让你有所误解,所以我决定和你好好说清楚。我进司家有非常明确的目的,但那一切都和你无关。准确来说,你从始至终都不在我的计划里。”

司时樾骨节分明的手指随意解开衬衫第一颗纽扣。

听着她这么急切想和他撇清关系,他心里莫名有些烦闷。

“我会在半年内将你的病情根治,并且彻底离开司家。如果半年后你的身体没能好转,要杀要剐随你便。但这半年里,我希望彼此留点空间。”

穆蓁盈亮的黑眸看向男人,“我这点要求,不过分吧?”

司时樾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漫不经心轻点着,“我想知道你进司家的目的。”

让一个不明不白的人留在他身边长达半年,已经是他的极限。

穆蓁这次主动找他,就是为了打消他对她的顾忌。

她如实回答:“我来司家,是为了找一个人。”

她视线越过窗外看向远方,神情深远,补充道,“而且是个男人。”

“你和我结婚,是为了找另一个男人?”司时樾唇角勾起玩味的笑,“有意思,我不会再阻挠你的计划。”

他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值得她留在司家这个危险的魔窟里。

“我相信司少不会出尔反尔。”穆蓁向他伸出手。

司时樾睨着她伸过来的小指头。

幼稚!

他站起身,却发现女孩的指腹在灯光照耀下,肌肤嫩得像是剥了壳的鸡蛋。

那么光滑,那么白净。

司时樾不自觉的伸出手,小指头和她的勾上。

两人手指触碰的刹那,有一簇电流从穆蓁心底快速窜过。

接下来几天,相安无事。

司时樾似乎很忙,只有在司暮朝每次假惺惺送药来时才会出现,其他时候都不见踪迹。

有了那天的约定,穆蓁更加安心进行自己的计划。

从她这几年调查到的种种线索来看,那晚的男人和司家有关。

可司家庄园太宽阔,很多地方不是她能随便进的。更何况司家关系错综复杂,这件事情短时间内没有进展。

然而比她更焦灼的,是穆天宏。

“蓁蓁,已经过去一星期了,你跟司老爷子提过注资的事情了吗?”穆天宏在电话里声音很着急。

他和朱成的项目黄了。

现在必须从其他地方填补上。

要不然公司可就周转不下去了。

穆蓁眼中闪过冷意,声音乖巧,“我已经跟司爷爷提过了,他说钱不是问题,这几天会安排。”

“真的?!”穆天宏喜出望外。

“是啊!爸你不也说了,司家家大业大,不缺这点钱。”穆蓁信誓旦旦的保证,“所以你就放心吧,等两千万拿到手,你的公司很快就能恢复运转了。”

穆天宏耐着性子说了不少虚情假意的话,挂断电话时声音都带着笑。

穆蓁也在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穆天宏家境普通,如果不是遇到了她妈咪,他这辈子怎么可能挤入上流圈子?

但现在,她会让这个贪得无厌的男人,将本就不属于他的一切都吐出来!

穆家。

穆天宏得到了穆蓁肯定的答复后,心情畅快地松了口气。

林芳华瞧见他脸色好转,小心翼翼将茶端到他面前,“天宏,喝杯茶吧。”

穆天宏看到她,没了好脸色,“如果你有蓁蓁一半的本事,公司也不至于变成这样。”

“爸!我们都是被那个贱人算计的!”穆曼溪不甘心的从房间走出来。

砰!

穆天宏抓起茶杯朝她扔去,“没用的东西,先好好想想自己和江家的亲事该怎么处理!不要只会在这里推卸责任!”

穆蓁如果能拿到那两千万注资,简直了了他一桩心事。

以至于穆天宏现在对这母女俩越看越不顺眼。

茶水烫到穆曼溪的手臂,她疼得嗷嗷叫,“妈!我的手好疼!”

“好了,你先出去。”林芳华知道他只看重利益不讲感情,忙将穆曼溪赶了出去。

她耐心地将地上的茶杯碎片整理好,抬头看穆天宏时,眼中飞快掠过一抹寒芒。

如果不是为了得到穆天宏的珠宝公司,她怎么可能对他忍气吞声!

林芳华强压下怒火在他身边坐下,“两千万也不是小数目,你就这么相信蓁蓁能拿到注资?”

穆天宏稍微冷静下来,有些迟疑。

穆蓁嫁进司家后的地位,他们比谁都清楚。

一个冲喜工具,真能向司老爷子要到钱?

林芳华握住他的手,温婉道:“不是我想挑拨离间,只是你公司现在情况紧急。你最好还是等拿到注资,再进行下一步的策略,免得造成更大的损失。”

她还想靠这家珠宝公司给自己带来荣华富贵,所以也不能让公司毁在穆天宏手里。

更重要的,是他们绝对不能轻信穆蓁!

穆天宏冷静分析,“其实我正准备启动几个大项目,刚要和合作商们签合同。不过你说的话也有道理,如果到时候没能拿到那两千万,我又得承担一大笔毁约金。”

林芳华见他听明白了,没有再啰嗦,安静的又给他倒了杯茶。

穆天宏接过茶喝了几口,看着她的眼神终于有所好转。

又过了一周,这次穆蓁主动约了他见面。

穆天宏神采奕奕,“蓁蓁!两千万是不是快到手了?你把我的银行账户发给司老爷子了吗?”

穆蓁咬紧唇瓣,模样为难,“爸,其实……出了点状况。”

穆天宏心里一个咯噔,眼神冷了下来,“到底怎么了?”

“司老爷子本来答应要给你公司注资,不过……”穆蓁尴尬地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穆天宏更加不耐烦,“不过什么?快点跟我说清楚!”

穆蓁像是被逼得无奈,闭着眼睛快速吐露,“爸!阿姨和朱总的丑事传得人尽皆知!司爷爷说钱不是问题,但他担心自己给你注资后,旁人会觉得他眼光不太好。”

“你这是什么意思?”穆天宏有了不好的预感。

穆蓁眼神怯怯的,“其实司爷爷的想法,我也能理解。毕竟上流圈子最看重脸面——”

意味深长的话,让穆天宏很快明白其中的缘由。

林芳华那件事情,给他自己带来很大的影响。这半个月出去应酬时,饭局上其他老总总是用富有深意的眼神看着他。

头顶绿帽,他非常丢脸。

司老爷子身份尊贵,更加避免让丑事缠身。要是司老爷子和他一个戴了绿帽的男人有往来,只会拉低了司老爷子的身价。

穆天宏看着穆蓁的眼神变得冰冷,“照这么说,他还是不愿意注资。”

幸好有林芳华提醒,要是他急匆匆签下那几个项目,现在又得赔付一大笔毁约金了!

穆蓁察觉到他的不满,心中冷笑,脸上依旧一副发自内心为他考虑的样子,“爸,也许你和阿姨暂时避免往来,司爷爷还能网开一面。”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和林芳华离婚?”穆天宏眼中闪过精光,审视着她。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穆蓁忙捂住自己的嘴,“我知道你和阿姨这二十年非常恩爱,我刚才说那些也都只是为了你的公司着想啊!”

她怯怯的站起身,“我知道自己不该说胡话。爸,看来这件事情我帮不了你了。”

“等等!”见她要走,穆天宏急了。

其实他当年从穆蓁妈咪手里抢走那家珠宝公司时,珠宝公司正发展盛大。

但他没有穆蓁妈咪那种经营手段,公司日渐亏空,他这两年实在撑不下去了,才在林芳华的提议下,将穆蓁从乡下接回来嫁入司家。

为的就是想从司家搜刮一点好处。

可现在——

穆天宏看着她的眼神非常复杂,既责怪她没本事要到钱,又清楚她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穆蓁翦瞳倒映出他虚伪的嘴脸,对他的所有想法了然于心。

她眼眶通红,走过去轻轻扯住他的衣袖,“爸,我真没用。”

看着女孩小心翼翼又自责的样子,穆天宏不禁将她和嚣张跋扈的穆曼溪拿出来对比。

穆天宏眸色软了下来,拍了拍她的手背,“你先稳住司老爷子,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穆蓁乖巧的点头离开。

穆天宏看着她纤细柔弱的背影,眼中闪过老辣的光,心里有了想法。

车上,穆蓁面容恢复清冷。

她相信自己今天说的话,已经在穆天宏心里种下一颗种子。

林芳华,你霸占我妈咪的位置那么多年,也是时候还回来了!

穆蓁顺势去医院看望外婆。

从医院出来时,天色已晚。

“穆小姐,请留步。”一道黑影挡住她的去路。

穆蓁眼眸微闪,抬起头时面容乖巧单纯,“你是?”

两人视线对上的刹那,穆蓁认识面前这位是半个月前从司时樾书房走出来的年轻女人。

秦若兰毫不遮掩对她的打量,“我很好奇,你接近BOSS的目的。”

她突然伸手,穆蓁眼神一凛。

对方掌风来势汹汹,她不得不做出回击。

几个回合后,秦若兰突然停下,掌心多了一个黑布包,笑容幽冷,“原来穆小姐是学医的?”

她从黑布包里取出一根银针把玩,银针在路灯照耀下泛着神秘的光彩。

“真是好身手。”穆蓁莞尔,丝毫没有被揭穿后的窘迫。

她也摊开手,掌心是一张照片。

“你有私藏司少照片的习惯?”穆蓁将司时樾的照片举起。

秦若兰脸上笑容僵住,手快速在自己身上摸索了下。

她心中微怔,自己明明把照片藏得很好——

穆蓁将照片扔回她面前,“你和严助理一样,是司少的下属?可对我来说,你还没有资格质问我。”

她进司家只是为了找到当年那个男人,不想跟其他人有太多牵连。

穆蓁转身就要走。

秦若兰眼中闪过寒芒。

这女孩能留在BOSS身边,是因为她有医治BOSS病情的能力?

可如果只是这个原因,BOSS为什么不让自己调查她?

更奇怪的是,她经过半个月的调查,发现穆蓁近五年来的过往,像是被人刻意抹去,没有留下一点线索。

这女孩,一定有问题。

秦若兰紧攥着司时樾的照片,想到刚才穆蓁的好身手,谨慎的没有再跟上。

穆蓁回到司家庄园,刚进房间就闻到一股血腥味。

司时樾正坐在沙发上,左手臂有一大片鲜血将他身上的白衬衫染红。

他受伤了。

男人一边抽着香烟,一边漫不经心给自己伤口清洗包扎。

他后背也受了伤,包扎时不太方便。

穆蓁本能的走过去,想帮他包扎。

可想到秦若兰今晚的纠缠,她不得不停下脚步。

司时樾身份特殊,她和他走得太近,已经招来旁人的误解。

穆蓁若无其事回到床上躺下。

她的任务是医治好他的病情,其他情况不在她的职责内。

她不想多管闲事,惹火烧身。

被女孩这么无视,司时樾给自己包扎伤口的动作停下。

他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盯着她,“看到丈夫受伤了,你一点都不心疼,嗯?”

男人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精致的下颌,微微加重力道,宣示自己的不满。

穆蓁纤长的羽睫颤了颤,不得不睁开眼,声音含笑,“司少不也说了你不缺女人,所以这种事情好像轮不到我。”

司时樾狭眸微眯,发出低低的笑声,将她从床上拉起来,“谁打翻了你的醋坛子?”

他深邃的视线在她小脸上游离。

他这半个月很忙,和她见面次数少之又少,没想到她对他的态度更加生疏了。

穆蓁拍掉他的手,“我记得我们约定过,不再介入彼此的生活。”

秦若兰今晚的打扰,给她带来不安。

她不知道这男人的下属们还会对她抱有多大的敌意,又会不会给她今后的计划带来麻烦。

司时樾叼在嘴里的香烟升腾起缭绕烟雾,将面前女孩的面容变得更加模糊。

虽然她的说法没错,但他心里那股烦闷的感觉总是没法消散。

她越是远离,他越想要靠近。

司时樾将这理解为是自己身为男人的挑战欲。

他再次扣住她纤细的皓腕,微微俯身,“帮我。”

男人喝了红酒,气息微醺。

看着他唇角噙着的那抹揶揄,穆蓁坚定拒绝,“我不要。”

她只要退让了一次,这男人就会让她退让第二次。

这次是让她帮忙包扎伤口,那下一次呢?

穆蓁知道他一本正经的表面下总是藏着坏坏的心思,保持冷静不让自己掉进他的陷阱里。

她的拒绝,让他心里有了更多捉弄的兴致。

司时樾站直身体,不容置喙的语气,“立刻离开司家。”

“你想出尔反尔?”穆蓁不悦的拧起秀眉。

“我不会让不听话的人留在身边。”司时樾神情淡漠矜贵,卷起衬衫袖子,露出结实的小臂。

穆蓁看着他受伤的手臂,眉心皱得更深,心中闪过一丝异样。

可她不喜欢受人威胁。

“好!司少,我们后会无期!”穆蓁硬气的收拾行李,准备离开。

司时樾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香烟,在烟灰缸上轻弹着烟灰,优雅的手势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以及成熟男人的风情。

他嗓音嘶哑清冷,“出了这个房门,你别想着再进司家。”

穆蓁脚步微顿,纤长的羽睫垂落下来。

她用了几年的时间,才终于查到当年那个男人和司家有关。

远离了司家,她的线索便再次断了。

穆蓁抓着行李的手拢紧,精致的小脸上闪过复杂的表情。

许久,她背对着他,发出一声轻笑,“司少,我从一开始就说过,不会让任何人介入我的生活。所以,你也不会成为那个例外。”

所以,他也不会成为那个例外。

司时樾狭眸闪过晦暗冷光。

明明她只要学其他女人向他撒娇求饶,她就能轻而易举得到她想要的。

可她还是倔强的,想要彻底跟他划清界限。

女孩头也不回的离开。

司时樾将烟蒂在烟灰缸里掐灭,淡淡的看了一眼她在床上躺过的位置,心中萌生阵阵不舒坦。

脑海里浮现她纯净如水的脸,司时樾忍不住想,她离开了司家,还能有什么好去处?

司时樾迈开长腿准备跟上,大脑在这时传来剧痛。

他后背抵在冰冷的墙壁,强忍着痛苦……

穆蓁走出别墅时,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拿出纸笔,将一些药物配方以及针灸疗法仔细记录下来。

她将写满文字的纸张贴在墙上,这才放心离开。

穆蓁路过一个角落时,几道佣人嚣张的声音传来:“二小姐说了,如果你以后还敢搬救兵,就不是抢走你所有的玩具这么简单了!”

她循声望去,就见被几个佣人围堵在墙角的,果然是司羽星。

小家伙粉雕玉琢的脸蛋非常慌张,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猫咪。

面对嘲弄和讥讽,他始终没有出声反驳,一直抿着唇瓣,准备伺机逃跑。

为首一个佣人更是放肆地揪住他的耳朵,“老爷子真是老年痴呆了,才会把你当成他死去的大儿子。你一个外人,在司家没有说话权,以后看到我们,都要低着头打招呼,听见了没有?你这个哑巴!”

身后另一个佣人用手机拍下这一幕,像是要拿去给司菲菲邀功。

动漫关键词:强壮的公么把我弄得好爽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