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今晚咱们试试阳台%被罚把筷子放屁眼里不能掉

2022-05-30 13:11:4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司暮朝亲眼目睹他将这碗药喝完,眼中飞快闪过毒蛇般的冷意。

他面容温和,“玄夜是享誉国际的名医,我已经将他请到庄园里常住,相信你长期服用他的药,身体很快就能恢复。&rdqu

司暮朝亲眼目睹他将这碗药喝完,眼中飞快闪过毒蛇般的冷意。

他面容温和,“玄夜是享誉国际的名医,我已经将他请到庄园里常住,相信你长期服用他的药,身体很快就能恢复。”

司时樾神情有所缓解,倔强地闭上眼,没有答话。

司暮朝唇角勾起一抹冷嘲,无视穆蓁,大步离开。

其他人都走后,穆蓁将房门反锁。

床上的男人立刻坐起,手指熟练地按在喉咙的某处,将刚才喝下的东西吐个干净。

穆蓁将一杯温水递到他面前。

司时樾将它一饮而尽。

穆蓁莞尔,“你就这么相信我?”

他明明对司家的所有人都很防备。

司时樾将水杯递还,没什么情绪波澜,“既然是赌注,就必定有输有赢。更何况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穆蓁挑起精致的黛眉,“司少真是有意思,演技也很精湛。看来你们司家的游戏更精彩,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将你彻底医治好,看看你和司暮朝最后到底谁输谁赢。”

男人双手撑在桌上,将她牢牢圈禁在身前。

他微微俯身,高大的身形极具压迫感,“我的太太就这么迫不及待将我推进战场,一点都不心疼我。嗯?”

两人靠得太近,穆蓁一时间不知该看哪。

她目光不自觉闪躲,嗓音清丽悦耳,“司少应该不缺女人疼吧?”

司家大少苏醒的消息一旦传出去,想爬上他龙床的女人必定前仆后继。

司时樾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嫣红唇瓣。

她很奇怪,似乎总想把他推远。

司时樾身体故意向她贴得更近,“我们倒不如假戏真做,可以让你的计划事半功倍。”

这男人有着一张妖孽的俊脸,薄唇吐出的每个字眼织成一张紧密的网,能轻易将人紧缚其中。

他的气息越来越灼热,和她靠得越来越近。

穆蓁心脏小鹿乱撞,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在她心底浮沉。

她好像……真的禁不住他的吸引。

就在男人的薄唇将要贴上她时,五年前的某些画面从她大脑一闪而过。

“不要!”穆蓁抗拒地将他推开,满脸防备和警惕。

她拿出了战斗状态,身上布满刺,禁止任何人踏进她的领域。

又像是个溺水的人,大口地喘息着。

司时樾神情探究,“穆蓁?”

穆蓁恍惚听见有人呼唤她,渐渐从噩梦中惊醒。

司时樾双手插在西装裤袋中,毫不遮掩对她的打量。

穆蓁捏了捏眉心,“抱歉。”

她进了浴室,锁上浴室门,用最冰冷的水浇向自己,强迫自己清醒。

司时樾回味着她刚才的反应,若有所思。

俱乐部VIP包厢。

沙发上的两个男人神情专注地听完了故事。

戴着金丝框眼镜气质儒雅的男人率先开口:“也许她经历过某些刺激,才会做出这种应激反应。”

另一个银色短发的男人撇了撇嘴,“谢南栀,你好歹也是情场老手,她这种行为分明是欲擒故纵!”

“欲情故纵?”司时樾晃动高脚杯,神色晦暗。

面前这两位是他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对他假装植物人多年和穆蓁冲喜的事情一清二楚。

谢南栀扶了扶金丝框眼镜,用看白痴般的眼神看向裴慕野,“这年头,还有女人敢在樾哥面前欲情故纵?”

裴慕野瞥了一眼司时樾那张颠倒众生的俊脸,眼神充满崇拜,像是小迷弟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偶像,“也是!还有谁能拒绝樾哥的魅力?就算是男人,都愿意脱光了衣服跪着爬上他的床。”

司时樾直接将他无视,看向谢南栀,“所以你的意思是,她在男人身上受过刺激?”

“从你的种种描述来看,有这个可能。”谢南栀看着他的眼神多了几分揶揄,“只是个冲喜的女人,你怎么这么在意?”

裴慕野将一张照片扔到他手里,“她美得堪比一线女星,就连小爷我都看得心痒难耐。”

谢南栀盯着照片里的女孩。

她脸型小巧弧度流畅,一双黑眸像是倒映着璀璨星辰,鼻梁高挺精致,殷红的唇瓣如同罂粟,美得让人心悸。

女孩脸上清甜的笑容仿佛夏日晚风,能将人心间的浮躁吹散。

她像是这世间圣洁的天使,让人忍不住将她保护,让她一辈子免受世俗之苦。

谢南栀也忍不住赞叹,“难怪从来不近女色的樾哥也栽了跟头。”

司时樾冷睨他一眼,“我纯粹好奇。”

“是是是。”谢南栀俊美的脸上带着斯文败类的笑容,“但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险,我就怕你难以抽身。”

司时樾脑海里放映出穆蓁今晚将他推开时的抗拒表情,心里萌生异样的感觉。

他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只是个女人而已。”

他冷静自持多年,不可能让自己轻易对女人沉沦。

看着司时樾戴上鸭舌帽和口罩离开,裴慕野还没停止八卦,“谢哥,打个赌,樾哥要是真的对她动了心,你给我这个数。”

谢南栀看着他比划出的天文数字,盯着男人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不如反着来。”

裴慕野更加兴奋,“哟!你胆子挺大,你忘了樾哥这辈子还没碰过女人?”

就算穆蓁,也不可能成为这个意外。

谢南栀挑眉,“感情本就难以把控,你和他认识二十几年,难不成听他提过第二个女人?”

裴慕野一愣,拍了拍自己脑袋,“靠!看来我输了!”

司时樾进入房间,女孩已经睡了。

他走到床边。

她睡得很香,睫毛像是洋娃娃般卷而翘长,粉唇轻轻合着,一股香甜的气息在她周身萦绕。

司时樾薄凉的指腹从她唇上轻轻抚过,眼神深邃如同倒映着浩瀚星空。

他手指在她唇瓣停顿许久,又冷静自持的收回手,在她身侧躺下。

听着男人呼吸声逐渐均匀,穆蓁藏在被褥中紧攥在一起的手掌微微松开。

她强忍着自己不去回忆五年前痛苦的一幕,但身体还是忍不住往外挪,努力和男性身体保持距离。

次日一早,穆蓁被穆天宏的夺命连环call吵醒。

她故意等到中午才接起,“爸,有事吗?”

“为什么到现在才接电话?”穆天宏声音火爆。

穆蓁莞尔,语气无辜,“我在乡下习惯了睡懒觉。”

穆天宏像是一拳砸在棉花上,“立刻给我滚过来!”

穆蓁乖巧地答应了。

她伸了个懒腰。

司时樾一大早就出去了,但床上还残留着余温。

以及淡淡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穆蓁脸颊微红。

五年前那次之后,这是她第二次和男人躺在同一张床上。

幸好司时樾一整晚都没碰她。

穆蓁不紧不慢来到穆家,一进客厅就听到鸡飞狗跳。

“天宏!我对你忠心耿耿!昨晚我也只是遭到贱人的暗算啊!”

“爸!妈不可能背叛你的!你就相信她吧!”

林芳华和穆曼溪跪在穆天宏面前哭诉。

穆天宏面容阴鸷,没有一丝动容。

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妻子给自己戴绿帽!

更何况昨晚突然出现的记者,早已将这桩丑事传得人尽皆知!

穆蓁看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林芳华,心中闪过一丝快意。

比起她和妈咪吃过的苦,林芳华这算轻的。

她故意惊讶问:“阿姨,你的脸怎么了?”

林芳华一听到她声音,眼中迸射出杀意。

她抓起剪刀冲来,“贱人!你将我害得好惨!我今天就要让你死!”

穆蓁心中冷笑连连,面上一副害怕的样子躲到穆天宏身后,“爸!救救我!我还不想死!”

场面一度混乱,林芳华脚步踉跄,剪刀不小心刺中了穆天宏的手臂。

啪!

穆天宏恼羞成怒,一巴掌扇向林芳华的脸,“滚开!”

他力道很重。

林芳华本就红肿的脸皮开肉绽,有鲜血溢出。

“天宏!我也是受害者!”林芳华气得要发疯。

先是她的女儿和苏云亭乱搞,紧接着她和朱成通奸被抓。

事情不应该这样发展啊!

穆蓁贴心得按住穆天宏的手臂帮他止血,茫然地眨了眨眼,“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贱人居然还敢惺惺作态!我今天就让你付出代价!”穆曼溪挥舞着爪子扑向她。

“够了!”穆天宏耐心到了极限,目光阴冷盯着她们母女俩,“没用的东西!滚开!”

身边的穆蓁吓得身体抖如糠筛。

这一幕落在穆天宏眼里,让他更加烦躁。

可偏偏他找不出穆蓁半点错处来。

相比较之下,林芳华和穆曼溪像极了两只聒噪的苍蝇,只会吵得他心烦意乱。

林芳华被骂得恢复清醒,拉着穆曼溪往外走,“我们先回房间。”

穆曼溪不甘心地跺着脚。

林芳华没理会她的脾气,将她生拉硬拽进了房间。

将房门关上时,林芳华怨毒地瞪了穆蓁一眼。

来日方长,她一定会让穆蓁付出惨痛代价!

客厅恢复安静,穆天宏面无表情看着被吓得脸色惨白的女孩,“你老实告诉我,昨晚到底怎么回事?”

穆蓁缩着脖子,咬紧唇瓣,“昨晚……不就是阿姨让我出来给她倒水喝吗?”

穆天宏眼中闪过老辣的光,威胁道:“别耍花样,你外婆还躺在医院里。”

穆蓁抬头,泪眼汪汪,声音委屈,“你忘了阿姨当时也在房间里,没有她的允许,我怎么可能出来?”

穆天宏一怔。

她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可林芳华真的为了一己私欲坏了他的好事?

不!

林芳华就算想要给他戴绿帽子,也不可能选择那种场合,将自己栽进去。

穆天宏深深看了她几眼。

穆蓁小鹿般的黑眸透着怯意,脸上没有丝毫破绽。

穆天宏遇到了无解的题,烦躁地在沙发上坐下。

“爸,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穆蓁走过去帮他揉肩膀,状似无意提及,“妈咪活着的时候,一直让我长大之后要好好孝敬你。”

想起她妈咪,穆天宏表情变得不自然。

他回头,目光审视盯着她,“所以,你会帮我对吗?”

穆蓁眼神坚定,“只要能让你解除烦恼,我一定竭尽所能。”

女孩认真的语气像是一颗定心丸,穆天宏脸色恢复了些许光彩,“爸的公司遇到了麻烦,现在有个项目急需资金周转。你身为司小太太,跟司家要点钱也是理所应当的。”

穆蓁心中冷嘲。

穆天宏这是想让她不要脸的跟司家要钱?

“可大家都说我只是个冲喜工具,就连司家的佣人都不愿意搭理我。”穆蓁一副想要帮忙,却又帮不上的为难模样。

穆天宏对她的说法深信不疑。

穆家算得上中产阶级,但在庞大的凌天集团面前,简直是蚂蚁和大象的区别。

他想了想,又坚持道:“听说司老爷子有些老年痴呆,你找个机会和他谈谈。”

穆蓁心中鄙夷。

穆天宏居然想让她去骗一个老人家。

她若无其事问道:“爸,你到底想要多少钱啊?”

“两千万。”穆天宏狮子大开口。

穆蓁认真思考,“这不是小数目,而且我平时和司爷爷见面的机会也很少。不过能帮你解决难题,我愿意试试。”

穆天宏激动地搓着手,“司家家大业大,肯定不缺这笔钱。蓁蓁,你一定要帮爸爸争口气!”

穆蓁乖巧点头,从急救箱取出纱布帮他包扎手臂的伤口,“阿姨可能真的有苦衷,妹妹性格骄纵了点,但为人还不错。我很多年没在这个家住了,却也希望你们能和睦相处。”

她的听话懂事,让穆天宏神情不自在。

他难得说出一句人话,“家里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但以后谁敢欺负你,你直接来找我。”

穆蓁羽睫微颤。

妈咪当年就是轻信了他的甜言蜜语,才落得惨死的下场。

穆天宏要留她吃饭,穆蓁懂事地挥了挥手,“我想快点去找司爷爷谈谈,爸在家等着我的好消息。”

穆天宏心情愉悦地将她送走。

远离了穆家,穆蓁卸下伪装,翦瞳倏然变冷。

她已经成功将他们引入棋局。

接下来,她会让他们亲身体会到‘自食恶果’!

穆蓁回到司家,前方传来嚣张跋扈的声音:“你忘了司家谁说了算?快把东西给我!”

她抬头,认出前方那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是司暮朝的二女儿司菲菲。

穆蓁不想惹火烧身,径直往别墅方向走。

路过他们身边时,她看清墙角有道小身影。

小男孩粉雕玉琢又白又软,身上穿戴干净整齐,非常贵气。

他双手负在身后,小手紧攥着几件玩具,漆黑的瞳眸满是防备。

 

穆蓁盯着他精致的小脸,脚步不由自主停下。

她神色有些恍惚,几年前医生从她体内取出胎儿,残忍地说出那只是个死婴时的画面历历在目……

“给我!”司菲菲让佣人将小男孩团团围住,轻而易举抢走他的玩具。

小家伙不甘心地抿紧唇,踮起脚尖伸长了手想要将玩具夺回来。

在意识到他们的身高差距后,小包子眼神落寞,脑袋耷拉下来。

司菲菲居高临下睥睨,“记住了!你在司家只是个外人,我想要任何东西,你都必须给我!”

“凭什么?”穆蓁冷着脸夺走她手里的玩具,塞回小包子怀里。

小家伙眨了眨眼睛,不可置信。

穆蓁怜惜地摸摸他的小脑袋。

她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但刚才看到他被欺负,她的心就像是扎了针般疼。

司菲菲完全没想到有人敢跟她叫板,怒目圆瞪,“你是谁?”

有佣人在她身边耳语。

司菲菲神情讥诮,“原来你就是来给我堂哥冲喜的女人!真把自己当成司小太太了?要是不想死,就立刻跪下向我道歉!”

她父亲可是司暮朝,她有嚣张的资本。

“如果我偏不呢?”穆蓁冷嗤,“而且你一口一个‘野种’,未免太没教养。”

“你骂谁没教养?”司菲菲指挥着佣人,“把她给我抓起来,我要亲手教训她!”

她卷起袖子,准备好好扇穆蓁几巴掌。

小包子看着向他们扑过来的佣人,脸色惨白,但还是讲义气的陪在穆蓁身边。

穆蓁冷眼看向司菲菲,“如果你今天真的打了我,消息传出去,会不会坐实了司家大房二房不和的传闻?”

司菲菲神色一僵,“你这是什么意思?”

佣人们也不禁停了下来。

小包子扬起脑袋,像只小猫咪好奇地打量穆蓁。

穆蓁勾唇冷笑,“只是想提醒你,司家关系错综复杂,你身为司家小姐更应该注重自己的言行。要是传出一些影响了司家名声的消息,不知你是否能负责得起?”

“你!”司菲菲一阵哑然。

她是司家二房小姐,虽然性情跋扈,却也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只是仗着司羽星年纪小不敢反抗,才敢明目张胆欺负他。

可是,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为什么这么能说会道?还敢这么嚣张!

司菲菲不服气,握紧拳,“你敢威胁我?”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穆蓁将小包子抱起,“如果你不怕给你父亲添麻烦,我也无话可说。”

她抱着小家伙离开,司菲菲气得直跺脚。

可想到司暮朝还没彻底拿下司家的大权,司菲菲也不敢在这时候惹祸。

她向另一座别墅跑去,“妈!有人欺负我!”

怀里的小家伙像只受惊的小猫咪,面对陌生人的怀抱,他身上充斥着十足的戒备和抗拒。

只是碍于他们现在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小家伙才没做太多的挣扎。

穆蓁拐了个弯,远离了司菲菲的视线,将他放下。

她盯着小男孩黑漉漉的大眼睛,声音温和,“我已经向佣人打听过了,你叫司羽星对吧?”

听说司老爷子的大儿子因故去世后,司老爷子难以忍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常年沉浸在悲伤里。

直到他几年前突然将这个小男孩领养回家,还把他当成自己去世了的大儿子来对待,情绪才逐渐有所好转。

但司羽星终究是外人,司家嫡亲旁支都生怕有人分走凌天集团一杯羹。加上他年纪小,司老爷子日渐苍老健忘不管事,所以就连司家的佣人都毫无顾忌的欺负他。

小家伙眼神警惕,抿着唇瓣没回答。

穆蓁担心是自己吓到他了,声音更加柔软,“小星星,你不用怕,我很喜欢你,不会伤害你。”

想到自己十月怀胎生的那个死婴,穆蓁眼神黯然。

五年前她和陌生男人错乱的一夜,让她怀了身孕。

那晚她醒来后,男人已经不在了。

她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所以对突然怀上的孩子也很抗拒。

可医生说她长期营养不良身体很虚弱,强行引产会让她永久丧失怀孕能力,也会给她带来生命危险。

最后,她选择将这个无辜的生命留下。

怀胎的十个月里,她也对这个小生命有了特殊的感情。

在那一个个崩溃痛苦孤寂的夜里,肚子里的小生命陪她度过无数个难熬的时刻。

他是她生命里的光。

可惜那束光就像流星,转瞬即逝——

小包子正抱着玩具要逃走,发现穆蓁眼角居然流下一滴泪。

他脚步僵住,有些错愕,探究的多看了她几眼。

小包子表情纠结,过了许久才试探的向她靠近,将一个玩具放在她脚边,又一溜烟跑远了。

穆蓁从悲伤的思绪中回神,捡起脚边的玩具,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

老天爷一定是后悔夺走了她的孩子,才让她生命里又出现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包子来弥补她。

穆蓁快步走进别墅,拿出纸笔将司家人物关系谱整理清楚。

她不会忘记自己来司家的目的,只有找到当年那个男人,才能快点将林芳华那些卑劣阴狠的手段公之于众!

“在写什么?”低哑磁性的嗓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穆蓁下意识要将纸笔藏好,身后一只大掌伸来,先一步抢走布满文字的纸张。

司时樾视线从这张关系谱上飞快掠过,扬起剑眉,“你对司家这么感兴趣?”

“还我。”穆蓁不打算回答。

因为男女身高差距,她不得不踮起脚尖去抢。

司时樾故意将手抬高,穆蓁脚底失去重心。

男人先一步用另一只手,牢牢锢住她盈盈一握的腰肢,避免她摔倒。

穆蓁双手不自觉地抵上他结实的胸膛。

他的身体好热,像一团火。

清贵的脸庞更溢出成熟男人的质感。

“司少,你越界了。”穆蓁抢走纸张,不满地后退。

司时樾慢条斯理地扯了扯衬衫领口,每个举动都透着欲,“你忘了这里是谁的地盘?别墅里的所有东西都是我的,包括你。”

他狭长的眸子微眯,目光像是审视自己到手的猎物。

动漫关键词:今晚咱们试试阳台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