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边缘控制玩到哭的感受 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榨果汁

2022-05-30 13:09:4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穆蓁身子灵敏闪躲。“哗啦啦!”滚烫的液体泼到墙上,地板一片湿漉。穆曼溪言语阴狠,“贱人!你还敢回来!”穆蓁好整以暇打量她,啧了声,“穿得这么光鲜亮丽,

穆蓁身子灵敏闪躲。

“哗啦啦!”滚烫的液体泼到墙上,地板一片湿漉。

穆曼溪言语阴狠,“贱人!你还敢回来!”

穆蓁好整以暇打量她,啧了声,“穿得这么光鲜亮丽,行为动作却像泼妇。”

她鞋踩着地板上的水渍,“只是热水?我以为你会泼硫酸。”

穆曼溪咬牙切齿,“你下次再出现在我面前,泼到你脸上的就是硫酸!”

“好响亮的狗吠声,要是吵醒我外婆,我不介意再把你送上苏少爷的床。”穆蓁眼神戏谑,言语嘲弄。

“我今天就让你死!”想起自己昨天被众目睽睽捉奸的狼狈,穆曼溪怒火滔天扬起手。

手掌还没落下,穆蓁率先跌倒在地。

“妹妹,我只是来看望我外婆,为什么你要朝我泼热水,还将我推倒?”穆蓁声音委屈可怜。

音量不高不低,却正好能让前来的穆天宏听见。

穆曼溪被怒火侵蚀了理智,抬脚要向她踹去,“我偏要打死你!”

“曼溪!这里是医院!”穆天宏看着穆蓁的眼神带着厌恶,但也不想让外人看到穆家的笑话。

“爸!你知不知道这个贱人对我做了什么?!”穆曼溪手腕被他钳住,气得脸扭曲。

“你给我闭嘴!”想到穆曼溪昨晚丢的脸,穆天宏脸色铁青。

穆曼溪和苏家风流少爷的丑事被传出,以后该怎么向江家那门亲事交代?

穆蓁站起身来,模样乖巧,“爸,妹妹不是故意的,您就别怪她了。”

她垂下眼眸,遮住眼中的狡黠。

“是她害我跟苏少上床的!”穆曼溪咬牙切齿地告状。

穆天宏冷脸看向穆蓁。

“我只是个乡下来的,爸也觉得我有这种本事?”穆蓁眼眶通红,脸上是被污蔑的委屈表情。

穆天宏收敛探究的眼神。

穆蓁在乡下生活那么多年,还能有什么手段?

“你还想狡辩!”穆曼溪愤怒挥起水盆砸向穆蓁。

穆蓁灵活躲到穆天宏身后。

水盆哐当掉在地上,溅起的水花泼湿了穆天宏的裤腿。

“啪!”穆天宏不耐烦地一巴掌重重扇在了穆曼溪脸上,“够了!闭嘴!”

林芳华姗姗来迟,目睹这一幕,盯着穆蓁的眼神充斥愤恨。

碍于穆天宏在场,她强忍怒意,“曼溪!我不是让你要听你爸的话?”

穆曼溪昨晚的丑事,彻底摧毁了穆天宏对她们母女的好印象。

在彻底得到穆家家产之前,还不能和穆天宏闹翻。

穆蓁小手拽住林芳华的衣袖,闷闷的嗓音透着委屈,“阿姨,妹妹好像对我有很多误解。我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让她消气?”

林芳华眼中闪过一抹阴鸷,虚伪的面容有了些许裂痕。

“你们看看她多懂事!”穆天宏心里的天平不经意偏向了穆蓁。

“我会好好教导曼溪的。”林芳华握紧拳,指甲刺入掌心,心里的怒火乱窜,恨不得当场将穆蓁剥皮抽筋!

穆曼溪不甘心的要反驳,被林芳华警告的瞪了一眼,恨恨的将话都咽了回去。

林芳华强压下怒火,向穆天宏眼神示意:“你不是有事要找她?”

穆蓁眼底讥诮。

他们果然有备而来!

穆天宏眼神不自然,“蓁蓁,这是你时隔多年从乡下回来,京城很多人还不知道你的存在。你明晚跟我去参加晚宴,我正好向大家介绍我的宝贝女儿。”

穆蓁看透他的虚情假意,心中冷嘲。

无事不登三宝殿。

她脸上神色不变,笑容开心纯真,“爸对我真好,我会去的。”

“真的?”林芳华非常意外她答应得这么爽快。

穆蓁藏起眼中狡黠的光,有些不好意思,“我在乡下一直听说京城光鲜亮丽,我也想去见见世面。”

果然是个土包子。

林芳华心中不屑。

穆天宏看着女孩脸上期待的表情,长松了口气,“那就好,明晚见。”

他带头离开。

穆曼溪和林芳华放慢脚步跟上。

“妈,爸明晚要去参加什么宴会?为什么不带我?”穆曼溪不满地问。

林芳华压低声音,“傻瓜,有好处当然会轮到你。至于那些糟心的东西,必须留给她好好体会。”

穆曼溪眼眸亮起,“原来明晚是个鸿门宴?”

林芳华神秘一笑,“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穆蓁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唇角勾起冷笑。

明天的晚宴,她当然会去。

不接近他们,她怎么施展复仇计划?

“蓁蓁,永福斋的糕点真好吃。”病床上的老太太吃下穆蓁递来的糕点,心满意足。

穆蓁握住她的手,“外婆,我不在的这些年你受苦了。以后,我会让你享福。”

“你能回到我身边,已经是我的福气。”老太太怅然若失,“只可惜你妈去世得早,我病重多年,当时也没能阻止他们将你送去乡下。”

提到母亲,穆蓁神色黯然。

穆天宏在她母亲怀上二胎时抛妻弃子,林芳华为求上位将她母亲毒害抛尸荒野,还在五年前设计将她送上陌生男人的床。

这些账,她会让他们双倍奉还!

司家关系错综复杂,穆蓁只能让外婆暂时留在医院休养。

穆蓁回到司家,这一晚司时樾仍一夜未归。

梦里,又浮现五年前的那一幕。

她被林芳华下药后,昏昏沉沉走在酒店走廊,身后的野男人们脸上流露猥琐和贪婪,手里还抓着变态工具,一副要将她在床上蹂躏致死的架势。

她深知背后就是一个魔窟,一旦被抓住,她没办法再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就在身后那些魔鬼即将扑过来时,前面套房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掌伸出,扣住她的皓腕,将她扯进房间。

她以为自己终于脱离黑暗时,套房里的男人又将她拽进一片欲海……

“不要!”

穆蓁从噩梦中醒来,眼角溢出一滴泪。

她将眼泪擦干,精致的脸上一片决绝。

那场噩梦让她一夜成长,她已经不再是个被欺负之后只会哭泣的小女生。

当晚,穆蓁准备好一切,前往‘战场’。
 

穆蓁前脚刚走,一身禁欲气息的男人翻窗进房。

司时樾清冷淡漠的黑眸在房内扫了一圈,没有任何身影,徒留一缕香甜。

是她身上特有的栀子花香。

脑海闪过一些支零破碎的画面,柔软的床和身体娇软的女孩……

司时樾努力将那些画面拼凑在一起,大脑在这时像是被重锤敲下,他疼得眉心深深蹙起。

又是这样。

这些画面长达几年在他脑海里若隐若现,每当他想将所有画面拼凑在一起时,又头疼欲裂不得不停下。

以至于他到现在仍不明白这些到底是零碎的梦,还是被他遗忘的真实。

司时樾不让自己再想,打电话给严斌,“查查穆蓁的去向。”

她身上有很多秘密,他要亲手查清楚。

穆蓁到达穆家,盯着别墅的雕花大门,神情恍惚。

她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和妈妈在这座别墅度过几年幸福温馨的时光。

直到穆天宏露出真实的嘴脸,抢走了妈妈辛苦打拼的事业,将她们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蓁蓁来了。”林芳华走出大门,笑容虚伪,上下打量她。

穆蓁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配牛仔裤,干净利落纤尘不染。

穆曼溪炫耀地拎起自己的名牌包包,“你没衣服穿吗?我送你几件?”

看着她一副施舍乞丐的眼神,穆蓁不在意地笑了笑,“衣服干净就行,没必要打扮得像花母鸡。”

“你骂谁是母鸡!”穆曼溪表情狰狞。

穆蓁将一面镜子举到她面前,‘好心’提醒,“注意你的表情,脸上的粉都要掉光了。”

穆曼溪恼怒扬起手,“你!”

“又在吵什么?!”穆天宏走出来,一个冷眼瞪过去。

穆蓁不紧不慢从包包里取出粉饼,声音乖巧,“爸,我想帮妹妹补个妆。”

“你别装模作样!”穆曼溪气上心头,收不住自己的脾气。

林芳华见自己的女儿智商居然被碾压,将她拉到身后,“好了,你今晚不是约了朋友聚会吗?还不快去。”

穆曼溪接收到她的眼神示意,气又消了一大半。

她临走时得意地瞥了穆蓁一眼。

穆蓁今晚羊入虎穴,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穆蓁低着头,羞赧地问:“爸,你也觉得我这身装扮会丢了你的脸吗?”

林芳华抢着道:“不会的,你年轻貌美穿什么都好看。”

现在那种心理变态的老男人,最喜欢玩弄清纯的女大学生。

穆蓁假装没看到林芳华眼中的毒辣,跟着上车。

宴会厅,觥筹交错。

穆蓁怯怯的躲在穆天宏身后,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穆天宏和林芳华对视了个眼神,将她带进一个套房。

“爸,你不是想向大家介绍我的身份吗?”穆蓁天真期待地问。

穆天宏脸色不自然,“我有一位好朋友一直想要认一个干女儿,我相信他会喜欢你的。”

穆蓁眼神一凛。

是那种‘干女儿’吗?

她歪了歪脑袋,好奇问:“你的意思是,想让我认个干爹?”

“是啊,我们这些年没能照顾好你,想给你找个照应,方便你以后在京城立足。”林芳华笑容和蔼,像是一个称职的后妈。

“朱总性格很好的,相信你和他会有很多话题聊。”穆天宏轻咳一声,“他就快来了,我们走吧。”

穆蓁心里冷笑。

穆天宏还将她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兔?

林芳华反倒留了个心眼,“天宏,我看她胆子小,就在这里陪着她等朱总过来吧。”

穆天宏颔首,“也好。”

免得让这丫头逃跑。

等朱总来了,她就插翅难飞了。

他心心念念的那个项目,也就有着落了。

穆天宏离开后,林芳华端来一杯水,“你口渴了吧?先喝点。”

穆蓁知道这女人心思很多,一昧地装单纯无知是骗不了林芳华的。

她故意防备往后退,“我不想喝。”

林芳华眼中闪过阴狠,“你爸不在这,我也没必要和你演戏。立刻将这杯水喝下,要不然我停了你外婆的医药费!”

“不!我外婆不能死!”穆蓁表情悲伤愤怒。

林芳华更加得意,将那杯水堵到她唇边,“所以你现在不想喝也得喝!”

毕竟她在这杯水里下了好东西。

“嘶——”

林芳华手背突然一痛,水杯哐当一声掉在地。

她警惕后退,“你对我做了什么?”

穆蓁翦瞳闪过狡黠的流光,做出赌气的样子,“我不想喝,所以掐了你一下。”

“死丫头!必须给你点颜色瞧瞧!”林芳华眼神毒辣的扬起手。

穆蓁好整以暇。

三,二,一!

砰!

就在林芳华手掌距离她脸颊只有几公分时,她突然两眼一翻昏倒在地。

穆蓁居高临下睥睨,勾唇,“林女士,我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

不一会儿,有人刷房卡将套房门打开。

肥头大耳的朱成走了进来,又迅速将门关上。

“人呢?”

啪嗒啪嗒——

朱成按了几下开关,灯迟迟没亮。

他狐疑往前走,一个成熟美妇的模糊身影躺在床上背对着他。

这不是年轻女孩啊?

朱成失望地撇撇嘴,但有现成的好处他也不想错过。

他手掌在女人圆润的身体上摩挲,没心思开灯细看女人的脸,拿出助兴喷雾在自己身上喷了下,迫不及待扑上去。

像是一头发情的公猪,暴力宣泄体内的欲望。

浴室里,穆蓁听着油腻的喘息声,满意勾唇。

林芳华,这就是你算计我的代价!

她正准备从浴室窗口离开,一只大掌牢牢锁住她的皓腕。

穆蓁心中一惊。

房里居然还有人!

什么时候来的?

她竟没能察觉!

女孩指尖微动,一道灼热的体温以极快的速度压下。

她耳畔传来低哑磁性的嗓音,“又想谋害亲夫?”

穆蓁一怔,借着月光看清一张如上帝之手铸造异常俊美的脸。

她握着腿部黑布包的手掌微松,“怎么是你?”

“你很失望?”司时樾捏住她精致的下颌,她皮肤非常娇嫩,只轻轻一捏,就泛出诱人的殷红。

他向外瞥了一眼,眼神揶揄,“难不成希望其他男人陪你看这场好戏?”

穆蓁想起朱成和林芳华现在所做的一切,结合那此起彼伏的喘息声。

她心跳乱了节奏,“我可不是你所想的那种女人。”

司时樾盯着她脸颊两抹异样的红,故意拉着她往外走,“出去看看。”

 

司少,你太过分了!”穆蓁拍掉他的手,“看那种画面,是会长针眼的。”

她青涩的声音,让司时樾心情莫名愉悦。

看来她还是个女孩,而不是个女人。

“我该走了,你慢慢欣赏。”穆蓁担心被他误了事,准备先离开。

司时樾又将她紧紧抓住,“我想看现场直播。”

“你自己去,别带上我!”穆蓁耳廓一热。

她就知道不该招惹这种成熟男人。

两人一推一拉,碰倒了浴室里的东西。

“谁?”朱成听到动静,警惕停下动作。

穆蓁贝齿在男人肩上咬了一口,“都怪你。”

她不敢下重口,对他来说就像是隔靴挠痒。

司时樾盯着月光下女孩嗔怪的脸,大脑萌生出很多不健康的想法,“司小太太,你撩到我了。”

穆蓁眼中闪过狡黠的光,在朱成脚步声靠近时,将他往外推。

司时樾敏锐抓住她的手,眼神危险,“胆子大了?”

女孩一脸无辜,“你不是想看现场直播?我这是在帮你。”

“帮我将我醒来的消息公之于众?”司时樾惩罚地在她手掌上重重捏了下,留下温热的触感。

穆蓁身体被他凌空抱起,脸色一变,“你想干什么?”

男人薄唇贴在她耳边,富有磁性的气息带着成熟男性的禁欲感,“难不成你想留在这里,让他看我们的现场直播?”

她才不想和他来一场现场直播!

听着他好听的嗓音说出这种话,穆蓁心脏噗通乱跳。

“抓紧我。”司时樾抓住她柔软的手,抱住自己结实的腰身。

下一秒,他动作敏捷地往外窜。

“你疯了!这里是三楼!”穆蓁吓得将他抱得更紧,清晰听到他的每一个心跳声。

奇怪的是,他的怀抱结实温暖,让她短暂地不再抗拒男性。

“司小太太,你还想抱我多久?”

直到耳边传来男人的低语,穆蓁这才发现他们已经安全落地。

“真是好身手。”她假借整理头发,掩饰自己的尴尬。

司时樾微凉的指腹从她脸上划过,将她散落在小脸前的碎发整理到耳后,“这就是你进司家的目的?想利用我惩罚这些人?”

穆蓁后退两步避开他的触碰,狂跳的心脏才勉强稳住节奏。

她神秘一笑,“报复他们,是我的计划之一。但我进司家,还有其他目的。”

想到某些往事,她眼神微狠。

司时樾来了兴趣,“跟我说说。”

“你不会懂的。”穆蓁目光防备,“总而言之,我们各取所需。司少,祝你自己玩得愉快,再见!”

司时樾回味着女孩离开时复杂的表情,没再阻拦。

穆蓁回到宴会厅,众人交头接耳。

外面突然来了一群记者,听说有大事发生。

穆蓁看向正在和其他老总谈笑生风的穆天宏,冷笑一声主动走过去。

“爸,听说来了好多记者,这种宴会好好玩。”穆蓁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穆天宏一怔,“你怎么出来了?”

朱总明明已经进了套房!

穆蓁乖巧地眨了眨眼睛,“阿姨说有点渴,让我出来帮她倒杯水。”

“是芳华让你这么做的?”穆天宏心中不满。

这死女人,为什么要破坏他的计划?

穆蓁手里端着一杯水左右看了看,“我找不到阿姨,难道她还在房间里?”

穆天宏心里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可是亲眼看见朱成进了那间套房。

穆天宏一言不发拿出手机,拨打林芳华电话。

这时一道尖锐的嗓音在人群中炸开:“我家老朱呢?让他滚出来!”

扯着嗓门正在嚷嚷的中年女人,正是朱成的妻子李玉萍!

大家都知道她性格泼辣,纷纷避让。

李玉萍气愤不已地在人群中寻找朱成身影。

她刚才收到消息,朱成又背着她在这里玩女人了!

穆天宏打电话的手一抖。

要是惹怒了这只母老虎,他的项目可就黄了!

在他准备打圆场时,穆蓁一副人畜无害的单纯模样,手指向那间套房,“我刚才看到一个胖胖的大叔进了那个房间。对了,他脸上还有一颗黑痣。”

“你给我闭嘴!”穆天宏想要捂住她的嘴,但已经来不及了。

李玉萍听完她的描述向那间房间‘杀’去。

在她的强势命令下,宴会厅经理不得不用房卡将门打开。

穆天宏冲过去想要阻止,男人正在泄欲的粗重喘息声率先传出。

“看!真的是朱总!”身后看热闹的人惊呼。

朱成那张脸就算化成灰,李玉萍都能认得出来。

更关键的是,现在他和一个女人身体紧紧缠在一起,场面劲爆!

众人哗然。

天啊!朱总居然被母老虎捉奸在床,他完了!

穆天宏想要挤进人群看看那女人是谁,但围观的人太多,他被众人挡住视线。

李玉萍面容阴鸷冲进房间,两手分别扯住一男一女的头发,强迫他们分离。

“居然敢背着我玩女人!今晚我就让你们死在这!”

林芳华头皮一痛,恢复清醒。

她刚睁开眼,就被李玉萍扔到门外示众!

门口的宾客看清她的面容,更加震惊。

和朱总通奸的人居然是穆太太!

啧啧!听说她以前就是靠这种手段上位的,真是死性不改!

穆总简直头顶呼伦贝尔大草原!

穆天宏听到这些言论,震惊得血液凝固。

房间里的女人是林芳华?

不可能!

他奋力拨开人群挤进去,看见浑身赤裸的林芳华时,双眸赤红。

“你个贱人!”穆天宏一巴掌将林芳华扇得脑袋嗡嗡作响。

记者们听到风声涌了进来,疯狂拍下这劲爆的场面。

相机的咔嚓声,和怒斥声哀嚎声形成阵阵胜利的凯歌!

穆蓁惬意地打了个响指,心情愉悦地离开。

这只是开始。

好戏还在后头!

穆蓁回到司家庄园,刚进房间,察觉气氛不对劲。

司暮朝正坐在床边,亲自给司时樾喂药。

床上的男人俊脸透着病态的白皙,神情痛苦,迫不及待喝下司暮朝碗里的药。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