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你是不是欠C了原文,用胡萝卜弄到高C

2022-05-30 13:09:0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听到这声音,穆蓁大脑立刻嗡嗡作响。又是他!她还未做出反应,男人却将她松开,走到一旁的窗边,拉开厚厚的窗帘。月光洒下,勾勒出他颀长高大的身形和棱角分明的俊脸。待月光落入房间后

听到这声音,穆蓁大脑立刻嗡嗡作响。

又是他!

她还未做出反应,男人却将她松开,走到一旁的窗边,拉开厚厚的窗帘。

月光洒下,勾勒出他颀长高大的身形和棱角分明的俊脸。

待月光落入房间后,他才迈开长腿,在沙发上坐下,从柜子里取出一根雪茄,点燃后身形慵懒斜睨着她。

一语不发,但他的种种举动却已表明了他对这里的一切特别熟悉。

可这里本该是司家大少的房间。

穆蓁心中陡然升起一丝狐疑:“你究竟是潜伏司家多年的贼,还是这里真正的主?”

“你喜欢哪个结果?”司时樾摊开掌心,黑布包赫然出现在他手里!

穆蓁眸色一沉,手覆在裙摆,常年缠在大腿的东西已不见踪迹。

“真是好身手。”她将手中仅剩的那枚银针扔下,缓缓走到他面前,目光薄冷的注视着他。

司时樾将黑布包随手扔在茶几上,狭眸微眯。

视线落在她做工精致的裙摆,他掌心仿佛还残留着触碰过她柔软大腿的触感。

“看来穆小姐嫁入司家另有目的。”

没人会信这么一个聪慧机灵的女人,会真心甘愿嫁给一个植物人冲喜!

在豪门世族一旦没人庇护,也注定只是顶着一个司家小太太的空壳,这里的一切财富权势都将与她无关!

穆蓁还未答话,外面传来脚步声。

司时樾躺上床,警告地瞥她一眼,“不想死,就闭上你的嘴。”

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一七旬老者眼眶发红的走了进来。

穆蓁一眼便认出,面前那位一身威严正气的老人家,正是司家现在最有话语权的老爷子——司崇海!

她乖巧的叫唤了声:“爷爷好。”

司崇海像是没听到,难以置信看着司时樾,“我听佣人说,你醒了!”

司时樾含笑虚弱的唤了一声‘爷爷’,司崇海神情更加激动,“时……时樾!你真的醒了!我的乖孙真的醒过来了!”

穆蓁心中了然,脸上果然如此的表情。

看来她猜得没错,这个男人的确是传闻中因车祸变成植物人的司家大少爷——司时樾!

也正是她名义上的丈夫!

房外又传来嘈杂的声音。

“听说时樾醒了?”司暮朝快步走来,他无视了穆蓁,看着司时樾时脸上带着笑意。

只不过,那抹笑未能到达眼底。

司时樾深邃的狭眸讳莫如深,“二叔,我成了植物人几年,也是时候该醒了。”

“醒了就好。”司暮朝琢磨着他这话,表情变得不自然。

司崇海将司暮朝推开,紧紧攥着司时樾的手。

他苍老浑浊的眼眸泛着泪花,“你昏迷的这些年,我一直……”

司时樾眼神总算流露出暖意,反握住司崇海的手,“爷爷,我一定不会再让你担心。”

司暮朝见司老爷子真情流露,眼眸飞快闪过一抹寒芒。

穆蓁不动声色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也将司家的大致关系摸索清楚。

司崇海无疑是真心实意对待司时樾的。

司暮朝和司时樾明显剑拔弩张,只是为了某些原因,才勉强维持表面上的平和。

司时樾的父亲已经去世,而他的母亲——

穆蓁悄悄打量,没能在屋内找到司大夫人的身影。

传闻多年前司大先生惨遭变故后,司大夫人天天吃斋念佛。可现在连自己儿子醒来了,也事不关己?

“既然已经醒了,接下来一定要好好调养身体。”司暮朝不动声色开口。

司时樾狭眸闪过一抹戏谑,“听说二叔这五年来坚持找名医帮我医治,我能醒来也多亏了你。”

他刻意加重了‘医治’这两个字眼,司暮朝眼中闪过阴狠。

他探究目光紧紧锁在司时樾的脸,却久久无法在这男人脸上找到一丁点的异样!

司时樾状似无意问,“听说今天二叔丢了东西,现在找到了么?”

司暮朝审视的目光里裹挟寒意,“你才刚醒来,消息倒是灵通?”

“听说丢的是司家的掌事钥匙,二叔还是早点找回来的好,免得事情传出去后,惹得司家受人群嘲。”司时樾一本正经的‘好心’提醒。

司崇海见司时樾俊脸虚弱苍白,看向司暮朝不满打断:“你不是还没抓到贼吗?还不快去!”

听着他的驱赶,司暮朝深看了司时樾一眼,含恨离开。

路过穆蓁身边时,手掌微痛,但也没在意。

穆蓁始终乖巧站在一侧看戏,微垂着眼眸,如果忽略她眼底的狡黠,倒像是柔弱无害的小白兔!

在他们谈及丢失的掌家钥匙时,她精致的小脸也毫无诧异之色。

司时樾玩味扫了她一眼。

“爷爷,我有点累了。”男人疲惫闭上双眸。

司崇海不忍心再打扰,叮嘱了几句,在管家的搀扶下离开。

穆蓁确认一行人走远,将房门关上,身后传来男人探究的问话:“你刚才对我二叔做了什么?”

“司少真是好眼力。”穆蓁莞尔,“我在那针上下了痒痒药,会让他体验将近十小时瘙痒难耐的感觉。”

她抬了抬精致的下巴,“司少爷装植物人这事只怕不简单,那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

司时樾薄唇噙着丝笑,“这么急着向我示好?”

“我们现在可是同一条船上的人。”穆蓁直言不讳,“我进司家当然有自己的目的,只要你愿意帮忙,相信我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司时樾眼神嘲弄,“你有什么资本?”

话音刚落,他额上突然青筋暴跳,黑眸迸射出阴鸷的光,手掌紧拢成拳,犹如一只困兽,奋力要逃出束缚着他的牢笼!

然而,只是挣扎两秒,他身子便重重倒下。

穆蓁本能的抬手就将男人推开,却见男人面色惨白,本就白皙的俊脸此刻更显病态。

她忙抓起男人的手腕把脉,脉搏很弱,他身子很虚。

穆蓁在黑布包取出干净的银针,刺入他身体的几个穴位。

半小时后,床上的男人如同一只刚苏醒的猛兽,惺忪的睡眼警惕的环顾四周,眼神中迸射出的冷光犹如一把把利刃,直逼人心!
 

“醒了?”穆蓁放下吃了一半的点心,面色平静的看向他。

司时樾声音颇冷,“你倒是真把自己当成这里的女主人了。”

穆蓁走到床边,看着男人在床上坐起身来,她轻笑道:“比起其他女人,我认为自己对司少更有用一些!”

司时樾闻言,目光落在她手中的银针上,深邃的黑眸微沉,却未开口。

就在穆蓁打算继续‘毛遂自荐’时,只见司时樾一跃而起,落至她面前后,大掌倏地掐住她咽喉,无情的用了不小的力道。

“咳咳咳!”呼吸快速被抽干,穆蓁情不自禁咳嗽起来。

她没急着反抗,举起手里的银针,费劲仅剩的最后一分力气,用嘴型无声的朝他说道:我可以帮你。

司时樾动作一滞,抬眼看向钟表。

这一次,他居然只晕了半个小时!

比平时的时间,缩减了一半。

他眸光一凛,缓缓将她松开。

穆蓁手撑在床上,大口喘着气。

司时樾一言不发的盯着她,等待她的回答。

知道他不是个有耐心的人,穆蓁快速调整好呼吸,回头对上他审视的眼神。

“刚才,是我帮你扎了针。你身体虚弱,作息混乱,入眠的时间和次数难以靠自己把控,所以每次在身体机能消耗殆尽后,会立刻陷入昏迷。”

穆蓁声音坚定,“只要你配合治疗,我能让你身体彻底康复。”

司时樾唇角勾起耐人寻味的轻笑,“你该让我怎么相信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他身份特殊,任何靠近他的人都是定时炸弹。

穆蓁能救他,也能害他。

穆蓁能理解他对自己的疑忌。

如果她是他,也不可能对突然出现在身边的女人放松警惕。

面对他的发难,穆蓁眼神坦然聪慧。

她重新将银针刺入他后颈一个穴位中,半响之后将银针取下。

“是不是觉得身体又舒服了点?”穆蓁神情自信,“你的病情再不及时医治,结局也是死,倒不如赌一把。”

司时樾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很清楚,这些年一直装成植物人,更是因为身体日渐虚弱,他已经难以把控病情了。

如果不是司暮朝这几个月步步紧逼,为了守住司家大权,他也不会这么快‘醒’来。

体内浮现的舒适感觉让他无法忽略,司时樾毫不遮掩对她的打量。

许久,他薄唇噙起残忍的笑:“好,给你半年时间。半年后我的身体没能恢复如常,你的结局——就是下、地、狱!”

穆蓁眉梢微挑,“一言为定!”

她心里松了口气。

只有留在司家,她才能找到当年那个男人——

司时樾下床,将衬衫脱下,露出结实的胸膛。

穆蓁小脸倏然一红,立刻转身。

司时樾看向面前落地镜,镜子折射出女孩的举动。

他淡然道:“我还没习惯家里多了个女人,以后会注意点。”

男人随手抓起新衬衫去浴室里穿。

穆蓁眉梢一挑。

传闻中手段冷酷杀伐嗜血的司家大少,竟也有几分绅士?

司时樾换好衣服走到窗边,敏捷的从窗口一跃。

穆蓁惊讶走过去。

男人的一只手还抓着窗台,像是预料到了她会过来。

他轻声一笑,“管好你自己。现在,我得继续这场好玩的游戏。”

说完稳稳落在地,站起身来后,像是一只敏捷的猎豹,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穆蓁玩味一笑。

司时樾“醒”了。

司家也要变天了!

次日一早,司家庄园难得纷乱。

司暮朝的身体从昨晚就奇痒无比,彻夜难眠,找过了十几位名医,吃药针灸完全无法根治。

这位平时不苟言笑沉稳冷静的司二先生,昨晚疯狂挠痒时,像极了一只搞怪的猴!

穆蓁醒来时,司时樾还没回。

她来到后花园,挑选了一辆较为低调的车。

“小太太,需要我送您吗?”司机问。

穆蓁拒绝,“谢谢,不需要。”

有些事情,她不想被太多人知晓。

她接过钥匙,正要上车,这才发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身影正躺在车轮旁。

穆蓁走了过去。

是昨天那个小男孩。

他睫羽卷长得像是精致的洋娃娃,一张小脸粉扑扑的。

小家伙像是一只熟睡的小奶猫,在车轮边蜷缩成了一团,双手紧紧地环抱住自己的小身体。

这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姿势。

穆蓁朝司机问:“这男孩是谁?为什么在这里睡?”

“这是老爷子领养的……”

小家伙在这时睁开惺忪的睡眼。

察觉有人靠近,他瞪大了眼珠子,满脸警惕和防备。

小家伙将垫在身下的笔记本电脑抱在怀里。

“以后不能睡在这里,很危险。”穆蓁忍不住伸手想捏捏他可爱的脸蛋。

他唇瓣抿得更紧,警惕地避开走到另一处,手指噼里啪啦地在笔记本键盘上跳跃。

电脑屏幕显示出一行行复杂的代码。

穆蓁神色赞赏,“原来是你个电脑高手?”

“小太太,他是不会和你说话的,因为他——”司机说到这,就被老管家叫走了。

小家伙似乎害怕她的注视,抱着笔记本电脑跑开了。

穆蓁神色困惑。

是因为畏惧她吗?还是有其他更复杂的原因?

穆蓁想起正事,独自驱车前往一家名为“永福斋”的糕点店。

这是一家百年老店,糕点每日出售数量有限,糕点品质口味极佳,顾客络绎不绝。

穆蓁耐心排队。

她今天要买这里的糕点,去送给一位非常重要的人。

两个小时后,已经快要排到她了。

“让开!”后面一人见到糕点所售数量不多,将穆蓁一推。

穆蓁皱着眉回头。

站在她身后的短发女人,竟然是穆曼溪的好闺蜜——叶婷婷!

叶婷婷认出她,阴阳怪气:“穆蓁!你怎么也在这?”

“你都能来,我为什么不行?”穆蓁讽刺一笑。

叶婷婷扯高气昂,“这家店的店长是我爸的老相识,我们叶家来这里消费从来不用排队!哪像你这种土包子,想吃永福斋的糕点,你也配?”

嚣张的话惹来其他人的不满。

有了特权,就可以这么嚣张?

原来永福斋的顾客也分三六九等?我不买了!

排队的人立刻散了一大半。

穆蓁没急着离开,这些糕点她不是买来自己吃的,只因那人喜欢。

见她迟迟未走,叶婷婷眼神厌恶。

她注意到了穆蓁身上的某处,指着穆蓁肩膀星星点点的红痕,“哇!你跟哪个男人鬼混了?昨晚这么激烈!”

穆蓁侧眸,那道红痕是司时樾昨晚将她逼到墙角,她肩膀撞到墙壁留下的。

司家内外关系错综复杂,还没将司时樾醒来的消息传出去。

叶婷婷当然认为她去偷人了。

“你这是不甘心被嫁去给一个植物人冲喜,迫不及待红杏出墙了?真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啪!”穆蓁懒得废话,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甩在她脸上。

叶婷婷被打得晕头转向,狼狈的朝一旁倒去。

她刚才嚣张的态度将这里的人都得罪了,没有人愿意扶她一把。

叶婷婷身体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穆蓁清亮的水眸透着狡黠的光,似笑非笑:“你今天印堂非黑,有血光之灾,我劝你早点回家。”

叶婷婷气得跳脚,“你敢打我?!”

穆蓁眉目一冷,朝她伸出的手猛的一拍。

“啊!”一股刺痛从手背传来,叶婷婷疼得惊呼,“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她垂眸,手背流露出一丁血。

穆蓁挑起精致的黛眉,“我都说了,你今天会有血光之灾。”

她幽幽转着夹在指尖的银针。

“你这个贱人!”叶婷婷怒目圆瞪抬手向她扇来。

穆蓁没躲,在心中默数:三、二、一。

“好痒!”一股难以忍耐的瘙痒从手背传来,迅速蔓延全身,叶婷婷惊叫着收回手给自己挠痒。

越挠越痒,体内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她的肌肤!

穆蓁唇角冷讽,“大庭广众的,注意点形象。”

叶婷婷气得肺都要炸了,向几名店员指挥,“立刻将这贱人扔到大马路上去!”

店员们得到店长的眼神肯定,向穆蓁冲来。

穆蓁掏了掏耳朵,“真是聒噪。”

她记得自己身上还有一根针,能让人暂时发不出声音。

穆蓁手伸进口袋准备拿银针,不小心碰到其他东西。

一张银行卡从她口袋里掉了出来。

店长看到那张黑卡,脸色立刻变了。

“都给我停下!”店长一声怒呵,店员们就像是机器人被关闭了电源,身形立马僵住。

许店长将那张黑卡捡起来,看到黑卡上一个烫金的“司”字,惊得面色惨白!

他用自己的衣袖,将黑卡上看不见的灰尘擦掉,恭恭敬敬把黑卡双手奉还给穆蓁。

许店长小心翼翼地问:“这张黑卡,是您的?”

其他人距离远,没能注意到黑卡上的那个“司”字。

但光是看到黑卡,众人脸色都变了。

能够得到环球银行的白金卡,就代表拥有了常人难以超赶的财富。更何况是这种数量只有白金卡百分之一的黑卡用户!

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叶婷婷脸色铁青夺走黑卡扔进垃圾桶,“这张黑卡,是她偷来的!”

土包子手脚不干净,肯定偷了司家不少东西。

许店长在穆蓁面前又挺直了腰板。

穆蓁翦瞳光彩流转。

昨晚司时樾跳下窗口时,似乎往她衣服里塞了什么东西。

他这又是什么意思?

许店长等不到她回应,眼神鄙夷,“司家的东西你也敢偷?看好她,别让她跑了!”

他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心里做着拿这件事去司家邀功的美梦。

穆蓁淡然自若。

她也很想看看,司时樾会不会帮她出头?

这时一辆黑色悍马悄然停在对面马路上。

后座上的男人眯起狭眸,目光落在那抹清丽的身影上。

副驾驶座的助理严斌在这时接到电话,向他问:“管家问您,您的环球黑卡还在吗?”

司时樾斜睨他一眼,眼底漫不经心。

严斌了然,向电话那边回道:“司少没丢任何东西。”

警察很快就来了,“谁偷了东西?”

“她偷了司家的黑卡!”叶婷婷得意洋洋指着穆蓁。

穆蓁神色玩味,“如果我没偷,你就当众下跪给我道歉。”

“凭什么?”叶婷婷被她盯得莫名心虚。

穆蓁勾了勾唇,“这就怕了?赌一把。如果是我偷的,我也向你下跪。”

“你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一个冲喜的工具人真以为司家的东西随便你拿?”叶婷婷冷哼,“赌就赌,谁怕谁?”

穆蓁拿出手机,又陷入犹豫。

她该打给谁?

司时樾?

他好像很忙。

除了他,司家其他人又对她爱理不理。

许店长急着讨好叶婷婷,冷脸抓住她的手,“既然拿不出证据,那就等着吃牢饭!”

“住手!”

一道冷沉的声音震人耳膜。

声音极具威严,众人谨慎看去。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冷脸走来。

他路过穆蓁身边时,朝她轻轻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严斌经常代替司时樾出现在公众场合,在场不少人认出了他的身份。

他是凌天集团非常有话语权的严助理,也是司少的左膀右臂!

“严先生!”许店长摆出更加谄媚的姿态。

严斌冷笑一声,“你们觉得司家会丢东西?”

司家庄园戒备森严,连一只苍蝇都难以飞出去,更何况是小偷!

叶婷婷讨好地挽住他的手,“严先生,你别忘了她只是冲喜的工具。而且她昨晚还背着司少去偷人!”

砰!

话音落下,严斌一脚踹上她小腹,冷着脸,“我本来不打女人。”

但她说了不该说的话。

叶婷婷脸色骇然巨变。

怎么连司少的助理也——

“给我跪好。”穆蓁居高临下睥睨。

叶婷婷足足浪费她十几分钟时间,还对她一口一个‘贱人’,也该给点教训!

严斌带来的保镖将叶婷婷摁住,叶婷婷屈辱地跪在穆蓁面前。

穆蓁眼里没有丝毫同情,又向许店长问:“现在,我可以买永福斋的糕点了吗?”

许店长从震惊中回神,拿出哈巴狗面对主人的姿态,“这位贵宾,我现在就将店里所有的产品打包给您。”

严斌揪住许店长的衣领,将他扔开,“脏!”

他亲自帮穆蓁打包糕点。

这家店,是BOSS投资的。

永福斋这几年换了店长,媚上欺下的事情从没少过。

现在BOSS‘醒了’,也该将这些蛀虫全都清理了!

穆蓁接过严斌细心打包好的糕点,莞尔:“谢谢严助理。”

她澄眸盛满笑意,眼神干净明亮。

严斌恭敬低头:“请小太太跟我去见一个人。”

穆蓁猜到他指的是谁,颔首,“好。”

多了解司时樾,对她今后在司家有好处。

且今天这事,也该向他道声谢。

穆蓁被严斌秘密带到角落一辆黑色悍马旁。

“BOSS,小太太来了。”严斌神色更加恭敬。

“嗯。”车里传来一道好听性感的嗓音。

穆蓁脑海里莫名浮现司时樾昨晚贴在她耳边低语的画面。

她耳廓一热。

严斌将车门打开,穆蓁坐了进去,“司少,谢谢你。”

后座上的男人一袭奢华的高级定制西装,皮鞋程亮,短发打理得一丝不苟。

清晨的阳光从车窗洒落,勾勒出他棱角分明的轮廓,薄唇轻抿着,神情寡淡。

他那双黑眸犹如一片深海,让她总莫名联想到了五年前那个男人。

司时樾斜睨她,“司少?”

穆蓁圆润的指腹在自己唇瓣上轻点,思忖道,“还是应该称呼你为‘BOSS’?”

司时樾顺着她手指的动作,目光黏在她娇软粉嫩的唇瓣。

他狭眸微眯,声音带着几丝调侃,“需不需要我在这里做点什么,才能让你记起自己是我的夫人。”

副驾驶座的严斌一听这话,立刻升起中间的隔板,给他们创造独处的空间。

穆蓁小脸一红,轻咳一声,“老公?”

她这么叫唤着,还是觉得别扭,以至于声音都是颤着的,带着几分勾人的味道。

女孩的星眸盈着水光,司时樾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嗯。”

封闭的空间里,穆蓁身上那股浅浅的栀子花香越来越清晰。

而味道,还有些熟悉。

他微微俯下身,鼻尖当即嗅到她身上的香甜,像极了一块可人的甜品,让人迫不及待的想要品

动漫关键词:用胡萝卜弄到高C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