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你是不是就喜欢我站着弄你&今晚咱们试试阳台

2022-05-30 13:08:1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穆蓁听出了她话中的威胁,浓密纤长的的羽睫垂下,掩盖住眸底的冷笑和讥讽。再抬头,眨了眨水汪汪的眸子,就连睫毛上都沾染了些许泪花,瘦弱的身影微微发颤,“是,阿姨,我知道了&hell

穆蓁听出了她话中的威胁,浓密纤长的的羽睫垂下,掩盖住眸底的冷笑和讥讽。

再抬头,眨了眨水汪汪的眸子,就连睫毛上都沾染了些许泪花,瘦弱的身影微微发颤,“是,阿姨,我知道了……”

“够了!今天是蓁蓁出嫁的日子,都少说几句!”穆天宏语气冷肃,说着便要上前一步,将人带回去。

已经有几分疲惫的穆蓁,眼尾注意到司家的管家正往她这边看过来,眸色微闪,便在穆天宏走到自己面前时,怯弱的问道:“爸,我……现在就要去见司少吗?”

“少奶奶,跟我来。”

司家管家的声音打破了父女两人之间的交流,看着穆蓁的目光,犹如在打量货物一般。

穆蓁立刻看向穆天宏,却见他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还不忘推了她一把:“快跟司管家去!别让他们久等了。”

眼底划过讥诮的穆蓁,温顺的跟着管家到了一座小别墅楼下。

刚进别墅,她就听到墙角边的窸窣声。

她目光警惕地看去,却见躲在墙角的是一个穿着精致迷你小西装的四五岁男孩。

小男孩长得粉雕玉琢,粉嫩的唇瓣紧抿着,一双黑碌碌的眼珠子转了转,充满防备的视线最后落在穆蓁身上。

穆蓁一怔。

这张脸——

穆蓁看了眼光滑墙壁映照出来她的面容,再看了看小男孩的轮廓。

她握紧了拳,锋利的指甲深深掐进肉中,丝丝血迹从她掌心蔓延出来,她却毫无察觉。

难道老天眷顾她,将她的孩子还回来了?!

“小少爷!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一名女佣从前方传来声音,打破了穆蓁的美梦。

她摇了摇头,唇角扬起苦涩的笑容。

她的孩子,生下来的就是死胎,怎么可能还活着?

但如果当初那孩子能活下来,现在也该像他这么大了吧?

“少奶奶,快走吧,别耽误了时间!”老管家转身朝她催促。

像她这样来冲喜的身份,就连司家的佣人都看不起她。

更何况这场婚礼注定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穆蓁连忙往前走了两步,回头又见被带走的小男孩漆黑眼瞳中的光亮逐渐黯淡。

他像是一只受伤的幼崽,双手不安地交握在一起。

穆蓁的心像是被一根线牵扯着,莫名传来一阵揪疼。

这男孩是司家的人?

老管家催促的声音变得不耐烦,穆蓁只能快步跟着他们上了楼。

老管家引着她到房间内,备用的三套婚纱被放置在沙发上,明显是一早接到风声就准备好的。

穆蓁惋惜的摸了下身上这件价值三十多万的法国婚纱,好歹也是从林芳华那薅下来的羊毛,就这么报废还真可惜。

欧式装潢的客房内,老管家淡然转过身背对着,沉声道:“少奶奶,麻烦你脱下婚纱先验身,这是司家的规矩。”

“规矩?”穆蓁略带嘲讽的扫过房内并排站立的四名女佣,冷声道:“我可没听说过司家有这种规矩,连少奶奶的身子都敢验。”

“少奶奶别怪我们冒犯,婚车中途被劫走三个小时,您总得给司家个交代。”老管家的态度不卑不亢,“麻烦您跟我们合作下,别为难我们这帮下人。”

话音才落,女佣人迅速上前配合要为她脱衣。

“我看你们谁敢碰我!”穆蓁“啪——”的下打掉离她最近的手,骤然间眼神冷了下来,“我是你们司家的新娘,要验也得你们少爷亲自来验,你们有什么资格碰我!”

这一喝把四名女佣都被震住了,纷纷看向老管家的方向。

老管家没料到这穆家冒出来的大小姐居然敢反抗,眉头略有不悦的皱起,“少爷的身子不方便来查验,您也别为难我们。”

“那就等他方便了再来验。”穆蓁毫不退让的冷道:“现在立刻出去!我要换衣服!”

老管家老态龙钟的脸上蒙上了层阴霾,他倏然转过身,提高了声调,“司家没这个规矩,您要进门就得先验身,司家不会让不清不白的人进门。”

穆蓁只是驻足在原地,眸光冷冷的注视着他。

她只不过是冲喜的身份,根本得罪不起司家的任何人,更别说是这种资历深厚的佣人。

可验身这种事说白了全然就是羞辱。

她能接受代嫁给植物人丈夫,为的是利用司家的权势打压穆家来报复,但不代表她要被人以这种方式羞辱验证。

更何况,她的清白在五年前,就被林芳华设计让男人夺走了。

“司家如果只会以这种方式来检验一个女人的忠贞,不如直接端着毒酒和匕首过来。”穆蓁眸光锋利,淡声开口道:“哪怕是我不贞,也是你们司家看护不周的责任,更何况我刚死里逃生回来就被你们质疑清白,司家这婚我怕是结不了了。”

这场看似盛大的婚礼,内里全是空荡荡的虚壳。

新郎不出席,司家不接亲。

完全就是穆家上赶着送女儿过来倒贴拉关系。

她对于司家来说只有一个作用,给司家太子爷冲喜。

说完这番话后,穆蓁抬手扯下新娘的胸花扔到了边上,全然不顾佣人们的脸色要离开。

她的确没了清白,但那并不是她的错,她不需要为此买单!

老管家沉着脸刚要阻拦,客房门却被人急匆匆拉开,伏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令得他脸色骤变。

“等一等!少奶奶,是我们冒犯了!”他急忙上前拦住人,语气和态度较之都尊敬了不少,“夫人让我们来传话,今天的婚礼仪式取消,请您直接到少爷房里。”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穆蓁颇为意外,她试图从老管家的神情上找出破绽,对方却是迅速带着佣人退出房间给她换衣的隐私。

客房里放置着的三条昂贵的婚纱上都细致的沾着碎钻,随着灯光的照耀仿佛蒙上了层薄纱。

光是设计和款式做工,穆蓁就看出来造价不菲,她身上这件婚纱怕是连这里最次的零头都比不上。

穆蓁解开婚纱的束腰系带。

暖黄的灯光打下,让她的五官极显柔美精致,肌肤更是吹弹可破的瓷白。

“哐——”窗户轻微的碰撞声传入耳中。

穆蓁敏锐的捕捉到这声动静,原本脱下的婚纱被她捂紧在胸前遮挡,“谁!”

她深邃湛亮的眸子里闪烁着警惕,手指搭上捆在腿上的黑布,隐隐泛着森冷的光泽。

淡淡的腥甜味在鼻尖环绕,一抹挺拔的黑影从窗帘后闪出,身手极快的掩住她的唇。

“别说话。”男人的嗓音熟悉,低沉的笑音滑过她的耳边,“我说过,我们有缘还会再见的。”

穆蓁没想到她才从这男人手上逃过,却又被他盯上!

阴魂不散!

她都在心里破口大骂了!

“这里是司家,你别乱来。”穆蓁察觉到他身上的血腥味加重了不少,沉着冷然的道:“我是司家的少奶奶,只要你不伤害我,我保证你能在这里躲到安全的时候。”

她知道这男人不简单,而且显然在躲避别人的追捕。

司时樾俯视着她,冷邃的眸子让人忍不住沦陷在内。

“我当然知道这里是司家,也知道你是司家未来的少奶奶,不过我更想知道如果被人撞见你和我在一起——”他笑,语气满是威胁和调侃,“你猜会怎么样?”

穆蓁被他按在墙上无法动弹,只能抬眸看他,“如果你想的话就不会翻窗进来。”

客房内的灯一早就被穆蓁换衣时关掉,从窗外渗透进来的亮光也被窗帘遮住,却巧妙地让两人间的气氛朦胧,沾染上了点暧昧之意。

她悄然无声的将手上的银针藏起,伺机偷袭。

但男人的动作比她更快,敏锐的掐住手腕按在了墙上,身形一时间贴的更紧。

“想暗算我?”司时樾的目光落在她的手指上,轻而易举的夺过了那几枚银针。

穆蓁没想到他的反侦察能力这么强,心中一惊,抬手就要去夺银针,“还给我!”

司时樾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颚,“要我还给你,谋杀亲夫?”

谋杀亲夫?

穆蓁的脑海突然炸开,她猛地抬手打掉对方的手指。

可司时樾的反应更快,反手揽住她的腰肢紧压在墙上,扯过窗帘紧挡在两人身前。

紧密无间的贴合度让穆蓁忍不住骂了句,“下流!无耻!”

“不怕被人发现的话,你可以继续叫。”司时樾把她环在怀里,压制的对方无法动弹。

穆蓁眸带羞愤,刚要说话却被他用指腹压住。

客房门外压低的交谈声,一字不漏的传入两人耳中,让穆蓁紧拧着的眉梢更深。

“这个乡下来的野丫头就便宜你了,记得玩完了多拍几张照片发给杂志社,我要让她丢尽脸,看司家还要不要她!”

“你这心可真够狠的,自己亲姐姐都下得去手。”

“她也配?要不是我不想嫁,你以为她那种泥巴地里长大的乡下人能回穆家?还司家少奶奶,真会往脸上贴金,谁瞧得起她啊!”

穆曼溪恨恨的声音分毫不差的传进穆蓁的耳中,“我让人下在婚纱上的迷药只有半小时功效,还不赶紧去!”

龌龊肮脏的对话让穆蓁迅速把目光投在了婚纱上,她居然差点中了这穆曼溪的招?

“见过笨的,没见过这么笨的。”穆蓁有些无语,一抬头见男人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立刻冷斥一声:“乱看什么?当心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脾气这么大?”司时樾覆在她的耳畔边轻笑,不待她发怒就接着道:“嘘,人要进来了,别出声。”

客房门传来悉悉索索开锁的动静,隐约可以听到穆曼溪压低的催促声。

穆蓁双眸泛冷,头一次对穆家的人动了杀心。

“脱。”司时樾突然出声,手上更果断,“撕拉——”下扯掉血渍斑斑的婚纱扔在了沙发后的地上。

这一变故只发生在六秒内,穆蓁被冷风吹的哆嗦了下才回过了神,瞬间羞恼的连耳垂都红了起来。

“你……!”

但刚吐露出一个字,对方的俊脸忽然间放大,温软的薄唇侵略性极浓的压了上来,堵住了她余下的话。

穆蓁赫然睁大了眼,表情惊愣,气的反口咬了下去!

腥甜味在两人间的唇齿间弥漫,司时樾不仅没放人,反而右手抚上了她的腰,逐渐加深侵入这个吻。

穆蓁恨的咬牙,细长的鞋跟对准位置狠踩了下去!

可这男人比她想的还要狠,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

客房房间里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婚纱被扯动的声响似乎也在人的心上拉扯。

此刻哪怕穆蓁再气恼,却也不敢乱动。

被别人撞到她和这家伙纠缠不清,到时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就在穆蓁想法子推开男人时,外面的脚步声却是慢慢变得清晰。

眸底闪过一道厉色,穆蓁在男人即将要放开她之际,突然主动踮脚环住男人的脖颈。

“嗯?”司时樾对她投怀送抱的行为意外。

但下一秒察觉到无法动弹的他脸色骤然大变,眼神也变得凌厉阴狠起来。

“嘘,就十分钟。”穆蓁学着他之前的模样,笑眯眯的把手指压在他的薄唇上,“只不过是被针扎了下而已,别怕。”

早在两人交谈时,她就已经趁机挑开了布包抽针。

只能说面前的这个男人太过自信,自信到不相信娇小柔弱的女人会对他造成伤害。

窗帘外的脚步声停住。

就是现在。

穆蓁眸色一厉,伸手便将眼前的男人狠狠的推了过去。

‘砰’的一声,两人相撞的沉闷声让人听的肉疼不已,而她此刻却无暇顾及。

迅速从窗帘后出来的穆蓁,在穆曼溪还没有反应之时,抬手往她的脖子上狠狠一劈。

将人劈晕了之后,她看向被人砸晕的男人。

苏家声明狼藉的苏少爷——苏云亭。

“看够了吗?”司时樾低沉的嗓音带着一缕戾意。

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用他来砸人,而且还是以这样……的姿势。

穆蓁看着两个男人叠在一起的样子,啧啧了两声才上前,抬手拍了拍他的脸:“你占了我的便宜,我利用了你的……身体,这也算是两清了!”

司时樾黑眸一眯,却是意味深长暧昧道:“我的身体,可不是这么好利用的!”

穆蓁眼皮子一跳,总觉得这个话有点偏了。

只是她现在没工夫和他多说废话,将人弄到窗帘后之后,她便将苏云亭拖到了穆曼溪的身边。

动作利落的将两人的衣服脱去后,直接对着两人下针,让他们醒来。

她扎的穴位并没问题,只是她这针上涂的可是助兴的好东西。

在连续拍了数十张后,见躺着的两人逐渐苏醒,而且已有了药性发的样子,刚想要离开,便听到门外吵闹的动静。

“有贼偷了东西!来人抓贼啊!”

抓贼?

穆蓁几乎是第一时间想到了窗帘后的男人,她当机立断去掀开窗帘,却发现里面早已空空如也,没有任何的痕迹。

“你在找我?”男人低沉嗤笑的嗓音从窗户的位置传来。

穆蓁抬眼,映入视线的就是对方俊美如画般的精致容貌,修长的双腿已经踩在了窗户的扶栏上,单手抓着窗边。

“你很不错,我本来还打算跟你再玩玩,但现在没什么时间了。”司时樾眸光幽深,轻笑着冲她抬手,“很快,还会再见面。”

语毕后,他从窗户台上一跃而下!

穆蓁双眸蓦然放大,冲上去想要查看时,门便被人敲响。

“砰砰砰!”

林芳华焦灼的嗓音响起,急促的催道:“曼溪!你搞定了没有,赶紧先出来!你爸让我通知你司家丢了东西在到处查,别为了那个小贱人把自己惹得一身腥。”

林芳华的话还没说完,房门就被人由内拧开。

她抬脸就看到穆蓁穿着新婚纱整整齐齐的站在房内,精致漂亮的脸蛋上满是错愕般的看向她。

林芳华这一瞬如同吃了苍蝇般,脸色变化的极快。

“阿姨,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穆蓁双眸泛红,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诧异的喃喃道:“可妹妹分明跟我说,她想嫁给苏家少爷,你们不同意,还求我帮忙瞒着的。”

这话让原本脸色尴尬的林芳华,瞬间厉色喝道,“你少在这胡说八道!我女儿怎么可能看得上那种人!”

只是她的冷喝声刚落,屋内的卧室便传来男女欢好的暧昧声。

其中女人的嗓音让林芳华脸色大变!

穆蓁看着盯着林芳华惊惧的模样,唇角微微勾起笑意。

“你在这里干什么!”穆天宏爆喝的怒斥声从迂回的走廊上传来:“不是让你去招待客人的吗?”

而和穆天宏并排立着的中年男人正蹙紧了眉头,儒雅俊朗的面孔上虽说布满了岁月的痕迹,但却透着股成熟稳重的气质。

穆蓁脑子里迅速锁定了他的身份。

司暮朝。

司家目前的掌事人,也是司家太子爷的二叔。

“不好意思,司总,让你见笑了。”穆天宏讪笑着赔罪,眼神却是狠狠地剐了一眼两人。

林芳华也没想到司家的人居然查的这么快,原本气冲冲的脸上瞬时煞白,连半点血色都没有。

“爸,阿姨只是误会了。”穆蓁怯弱的目光快速的在两人之间扫了下后,立刻垂下眸。

“这就是穆家大小姐?”

“是是是!这就是我的大女儿,因为身子不好,所以送到了乡下去养着。”

穆天宏笑的脸上都快挤出来了朵花,全然没注意到林芳华冲他使的眼色,“这婚事肯定是长女为主,我家蓁蓁性子温和又善解人意,嫁过来照顾司少肯定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

林芳华迅速回神,也在一旁附和道:“天宏,我是来看看蓁蓁婚纱换好了没有!”

说着,她往前一步,刻意的拦在两人的面前,并且伸手握住穆蓁的手腕,力道之大,像是要将人的手腕狠狠掰下一般:“她既然婚纱换好,也应该下去见客人了!”

言罢,她也不等对方是否点头,满脸堆着笑急匆匆的把人往外推。

穆蓁算了算时间,知道屋内的那对应该是到了情意正浓的时候,顺着林芳华的动作,刻意的脚一歪,摔倒在地上。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林芳华有些措手不及,而身后客房的里间卧室内,男人低吼的声音混夹着女人呻吟的动静让人听的一清二楚。

穆天宏一听这声音也是当场傻了眼。

“这间客房应该还没搜过吧?”司暮朝沉稳内敛的眸光略有不善,不等穆天宏回答,就冷声道:“现在就搜!如果放跑了贼,谁都别想有好果子吃!”

林芳华见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连忙上前阻止,“司总!这客房是蓁蓁换婚纱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贼呢!”

穆蓁见林芳华还在不死心的阻拦,眯了眯眼,顺势站起来之后,才疑惑的问道,“贼?那人是贼?”

司暮朝正想着若是让老爷子知道自己把重要的东西弄丢了,会有什么后果时,听到穆蓁疑惑的声音,眼神立刻阴鸷起来:“你说的是谁?”

“我之前在换婚纱的时候,听到外面窗户上有动静,好像是有人爬过去了。”穆蓁似乎是被他迫人的气势给骇住了,细致的肩膀缩了下,“就在你们抓贼前……”

可林芳华听到这话,立马察觉到不对,堵在门口,抢话道:“没有!哪有的事!别听她乱说,肯定是听错了,我一直在房间里陪着!”

司暮朝的眸底骤然沉凝,黑漆漆的双眸锐利的逼向穆天宏,上位者自带的压迫感让他顿时腰身压的更低。

“搜!”

冷冰冰的字从司暮朝的口中说出后,候在身后的司家佣人立马上前挤进了客房内。

“别!这……”林芳华乱的六神无主,就差没当场昏厥了过去。

客房内里的卧室传来穆曼溪失声的尖叫,她慌乱的抓起衣服挡住自己的身子,气的声音都变了形,“你们是什么人!对我干了什么!我怎么会跟他在一张床上!”

穆天宏听到之后脸色更是变得难看,不由分说冲进去抬手甩下,“你个混账东西!把我们穆家的脸都丢尽了!”

客房里一时间乱极了!男女的惨叫声络绎不绝!

林芳华气的是双眼赤红,怒不可遏的冲上去揪住穆蓁就要打,“都是你!都是你个扫把星!”

“妈!你不是答应过不再打我的吗?”穆蓁眼眶通红,双手迅速抱住自己的脑袋。

林芳华手掌没来得及落下,就接收到周围人无数道鄙夷的目光。

她动作一僵,心猛地往下沉。

穆蓁这个贱人说了什么?自己打她?

如果不是穆曼溪出了这种变故,她怎么可能失控!

这时,老管家走到穆蓁面前,“少奶奶,请跟我来。”

穆蓁颔首,“好。”

她心里也好奇,司家突然取消婚礼仪式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

路过林芳华身边时,她水眸一掀,眼底深处是不易察觉的狡黠与嘲弄。

但她唇角微弯的弧度,还是没有逃得过林芳华的眼。

这个贱人!

林芳华被气得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一旁的佣人见状,立刻将人抬到了房间内。

穆蓁暗暗冷笑一声,你当年对我和我母亲做的事情,我会一一让你偿还!

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暴虐,再抬头时,她的面上恢复了一贯的怯弱表情,跟着管家来到了小别墅的二楼。

“少奶奶,少爷的房间到了。”

说完便匆匆离开,不给她任何询问的机会,管家便匆匆离开。

穆蓁双眸微眯,谨慎的推开霸气奢华的雕花木门。

才刚打开一条缝,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掌扣住她的手腕,将她彻底拽进房中。

“不想死,就放开!”门被关上,穆蓁被那人抵在门板,她将银针探在对方的咽喉!

房间没开灯,一股清冽干净又有几分熟悉的气息传来。

那人旋即发出的低哑嗓音让她动作猛然一滞!

“我们又见面了。”

动漫关键词:今晚咱们试试阳台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