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岳扒开下面让我添_厨房岳呻吟胡秀英

2022-05-30 13:07:4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说话的时候,李丹丹那双色眼一直在他的身上逗留着。她怎么都想不到,她所管理的部门居然会来一个超级大帅哥!众人也都惊叹出声,私底下议论纷纷——“这么帅气的小

说话的时候,李丹丹那双色眼一直在他的身上逗留着。

她怎么都想不到,她所管理的部门居然会来一个超级大帅哥!

众人也都惊叹出声,私底下议论纷纷——

“这么帅气的小伙子怎么会来我们酒店,还是当保洁啊,真是可惜了这么帅气的一张脸。”

“估计只要他愿意,不少富家小姐都会给他很多钱的。”

“就算不做那个,也可以出道,当模特什么的啊,他估计都快一米九了吧,还有他那张脸简直比偶像都好看,真是可惜了!”

不过,也有人看出来了端倪,立即说了句,“我记得他,那天他还来找余相思来的。”

“对,我也看到了!”

几个人谈起这个,众人的目光全部打在了余相思的身上。

余相思面色淡淡,轻启唇,“他是我的弟弟。”

“什么,这是你弟弟?”众人诧异。

王姐闻言倒是不意外,早就听余相思说她有弟弟的,只是惊艳的说,“相思,你弟弟可真好看,你也好看,你们家的基因也太好了吧。”

没有哪个姐姐不希望听到这种夸赞的,余相思也觉得阿玥很帅气。

还记得当时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她就被惊艳到了的。

闻言,李丹丹却翻了个白眼,“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帅气的弟弟,就你也配啊。”

话里面都是嘲讽,但眼神还是在薄临玥身上游走着。

虽然是余相思的弟弟吃了点亏,但这么帅的男人,要是被她拿下的话……

想到这,李丹丹就狠狠吞咽了一口吐沫。

薄临玥长腿一迈,到了余相思的身侧,他微微弯腰,俯身在余相思的耳边低声说了句。

“以后,我就可以跟姐姐天天待在一起了,姐姐开心吗?”

“阿玥……”余相思紧紧的锁着眉头。

薄临玥伸出纤细的手指,当着众人的面,抚平她锁在一起的眉心,“姐姐,这样皱着眉就不漂亮了,我不喜欢看你这样。”

“可是阿玥,这里很辛苦的。”余相思眸光微动,说了句。

薄临玥微笑,眸光定定的落在她身上,“跟姐姐在一起,就不会辛苦。”

余相思顿时噎了噎。

很快,李丹丹就让所有人散去,余相思立即拉着薄临玥,到了一旁无人的地方。

她还没开口,薄临玥就率先说着,“姐姐是觉得阿玥做不好吗?”

“不是。”她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薄临玥勾唇,颠倒众生的面容上,挂着寡冷笑容,“阿玥长大了,想要替姐姐分担一些,姐姐要是觉得我连累了你,你可以直接说出来,只要你说出来的话,我大可以离开你。”

薄临玥的话让余相思语塞。

“阿玥,我怎么可能会这么想,你从来都不是我的拖累,反而是我应该感谢你的出现才对。”她呢喃着说。

最后,余相思叹口气,“那阿玥好好工作,姐姐会帮你的。”

“好。”他露出一抹餍足的笑意,那双潋滟的眼眸藏着清浅的光芒。

余相思被说服了,但她心疼,心疼这个还没彻底的长大,就要来酒店里面当保洁的弟弟。

不过她在金钱上满足不来阿玥,但一定会保护好他的!

而不远处,明远看着自家向来高高在上,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总裁,拿起那个与自己格格不入的拖把和桶,简直像见了鬼似的,脸上带着复杂的神色。

最后叹口气,“薄爷,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吧?”

“继续开车!”

寒风刺骨,男人身上浓郁的血腥味弥漫整个车子。

穆蓁刚抬眸,眼前的视线陡然被高大的身影遮掩住!

“我需要你帮我摆脱后面那帮人,否则我不保证你的脸会不会被划花。”男人阴测测的话语在耳边响起,腰间抵着的冰冷物体不容人拒绝。

穆蓁扫视了眼男人脸上的银质面具,不动声色道:“先生,你弄脏我的婚纱了。”

她平静出奇的语气让男人深邃眸子微微怔住,“你不怕死?”

“怕有用吗?”穆蓁被迫抬起脸,一双眸子澄亮清透,带着不卑不亢,“你可是连司家的新娘都敢劫?”

司家?

男人有些错愕。

早些年司家太子爷出车祸成了植物人,这几年全靠进口药在吊着命,司老爷子信鬼神,定要娶个女人去冲喜。

想必她便是那个“可怜”的穆家女人。

男人微微眯起阴鸷的眸子,冷漠地打量着她,唇角却不自觉的勾起。

“身材不错。”他冷冷的把手中的匕首顺势向下,压到她白皙的胸前,“把婚纱脱了。”

穆蓁眸光瞬然变冷,下意识的攥紧了身后的黑布包。

婚车被劫就算了,但清白被毁她就彻底完了。

男人狭长的眸子里密布阴鸷,渐渐染上暴躁的血色,“别挑战我的耐性,你只有一分钟考虑时间。”

“要么就脱了陪我演场戏,要么我就扒了你的衣服来场车震。”他冷笑之余,唇角的笑也放肆嚣张起来,“你自己选。”

穆蓁神色微变,余光却是扫到了婚车司机的身上,随即怒然斥道:“你不怕死就尽管碰我试试!我是司家太子爷的女人!司家的小太太!”

她字字铿锵,眸光冷硬倔强!

反倒是让男人意外的挑了下眉梢,从喉咙间发出了声类似于嗤笑的动静,眸底的兴趣也愈发浓厚了起来。

“哧——!”

婚车突然猛刹住!

婚车司机满头大汗,骇然惊恐的望着前方冲出来的几辆轿车。

这种拦法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车上冲下来的西装男少说也有八九个,迅速围住婚车要查探。

男人眸光一冷,带有薄茧的宽厚手掌拧住她的婚纱,“脱!”

就在婚纱要被扯开时,婚车的车窗被“砰——”的下敲碎!强行拧开车门!

车外的这帮人明显是冲着男人来的!

但穆蓁也明白面前这男人怕是亡命徒,两边都不是好应付的!

车门被拉开之际,穆蓁果断抓过喜车上摆着的迎宾香槟!当头砸在男人的头上!

“啪——!”

酒瓶碎裂的动静让开车的人也愣住!

男人脸上的银质面具被穆蓁当机立断的扯下!鲜血顺着脸上的轮廓滑落至下颌!半张脸都被血色侵占!

他生的俊美精致,高挺的鼻梁如同混血儿般深邃优秀,紧紧抿着的薄唇透露出将要爆发的怒气。

这样出众的样貌让穆蓁意外了下,她还以为这样的亡命徒多半生的凶悍狠辣。

男人一双黑眸更是深邃得如同倒映着整座浩瀚星空。

等等!这双眼睛——

男人阴沉密布的脸色饱含杀气,鲜血“滴滴答答——”的落在衣服上。

穆蓁来不及多想,抢先一步开口,双眼泛红,蛮横的骂道:“结婚这么大的事儿你还在这犯浑!我都说了让你别去赌!别去赌!这下人家追债都追上门了!这婚谁爱结谁结!我不结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在场的人都傻了眼!

婚车司机紧张的就连手心里都沁出了冷汗!

而男人冷冷的皱起了眉,周身的戾气隐隐环绕!

这女人是在报复他?还是在耍他?

“我告诉你!别指望我再给你还债!我现在就跟你去民政局离婚!”穆蓁的眸中泛着盈盈泪花,斥责的语调带着愤怒和泣声,十足的被渣男祸害的模样!

她猛然抬眼,瞪上车门口围着的一帮西装男!

“看什么看!要讨债就找他!老娘一毛钱都不会再给他还!”

拉着车门的西装男满脸尴尬,一帮人站在原地手足无措,就连原本强硬的气势都被压了下去。

他们望了眼满脸凶悍的穆蓁,又眼神复杂的望了眼满脸是血的新郎官。

没想到这新娘漂漂亮亮的跟个小明星似的,发起火来这么狠。

为首的西装男咳嗽了声,对着耳机迅速道:“人不在婚车上,肯定还在刚刚附近的位置,继续搜!”

但还没等这帮人有下一步动作,穆蓁怒气冲冲的把“新郎”往车内拽开!伸手揪住对话的西装男人!

“怎么着?不是讨债的?不是讨债的你们砸什么车门?!知道我这车是保时捷的吗!我现在就打电话叫警察!行车记录仪都拍下来了!你们都别想跑!”

她此刻的架势像极了女流氓,可偏偏是个女人又占着理,让一帮凶悍的打手顿时就没了主意。

叫警察?那不是找死吗?

为首的西装男气势气势蔫的如同小鸡仔似的,连连道:“实在不好意思!这车玻璃钱我们赔!”

“赔?这是赔的事吗?今天我结婚你们存心搞破坏呢?要不是你们我老公脸能花了吗?”

穆蓁水波连连的眸子里满是怒气,身后的“新郎”作势扯了她下,被她抬手拍掉,“就你会做好人!这车可是我家出的!少于三十万今天他们都别想走!”

价格一报出来,一众打手的下巴差点没惊掉!

就连婚车上的司机都不自觉缩了下腰板。

新小姐可真敢要价啊!

穆蓁叉着腰,十足的泼妇样,“怎么着?不想赔是吧?我马上就打电话给警察,这片地的警察局长刚好是我舅妈的表大爷的三外甥的姐姐的妹夫!”

一众西装男见她真要掏出手机,心跳都是猛地一顿!

“不好意思,小姐,我们出门都不太方便,没带这么多现金。”

穆蓁小手一挥,“没事,支付宝转账还是微信转账?实在不行就上车,咱们去银行转账。”

紧接着她又笑眯眯的冷声道:“砸了姑奶奶的婚车还想跑,你真当姑奶奶是吃素的?”

一众西装男:“……”

拦车的一众西装男赔钱道歉后,才急匆匆的上了车撤走。

穆蓁看着银行卡短信上多出来的款额,唇角不自觉的上扬。

反正砸的也是穆家送婚的车,跟她有什么关系?

“你好大的胆子,敢砸我?”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阴沉沉的从身后传来,“你找死?”

他紧捂着额头上的伤口,双眸被猩红渐染侵占。

如果不是被竞标的对手暗算,他怎么可能会这么狼狈,还被这女人砸破了头?

穆蓁看着他一双狭长深邃的黑眸,神情有了片刻的恍悟。

她之所以答应替嫁,是为了来京城找一个人。

只不过,世界上不可能会有这么巧的事。

穆蓁收敛思绪,神色自然的道:“我答应了配合你,可我没说要怎么配合,更何况刚刚那帮人还是我赶跑的。”

她复而伸手,“我可还没跟你收费呢。”

男人脸色冷沉的从车上迈下,深邃阴厉的目光居高临下的注视着她。

他周身冷厉的戾气如同黑夜里的王者般蚕食着弱者,眸中隐含的怒意让猩红色越发明显。

穆蓁心中警铃大作。

她敢肯定如果不是在马路边,这男人绝对会弄死她。

“BOSS,您没事吧?”

迟迟赶来的保镖们打破了僵持的气氛。

在看到男人满脸鲜血的惨状时,纷纷倒吸了口凉气。

司时樾此刻的模样狼狈极了,原本白皙的几乎病态的皮肤在鲜血的衬托下,更是透露着诡异妖冶的美感。

他眸底里的寒意攀升,“一帮废物,回去领罚。”

“是,BOSS!”

司时樾接过手下递过来的手帕和冰袋,狭眸微眯着瞥向她,“你打伤我,还想跟我要钱?”

简单的话里却透着森冷的语调,空气中夹藏着的血腥味更让气氛焦灼了起来。

穆蓁讪讪的笑了下,“那……要不这三十万分你一半当医药费?”

修长的手指紧捏着手机背部,指尖因为过于用力而隐隐泛白。

“……”

司时樾望着她眸子里闪动的光亮,冷沉的狭眸不知为何有了些松动。

活了将近二十多年,还头一次有人敢对他动手。

简直是找死!

他目光低垂,打量着面前胆大包天的女孩。

女孩水色流转的眸子里满是灵动,她看上去也就才大学毕业的年纪,如同森林间雀跃的小鹿般让人琢磨不透。

她穿着洁白的婚纱立在马路边上,美好的如天边皎月般明澈干净。

原本裙角上的血迹扩大到了裙身上,如同皑皑白雪中的红梅般灼热美艳。

问题在于,这还是司家给他娶的冲喜新娘。

司时樾看着她一脸肉痛割爱的表情,突然有了点捉弄的兴致。

他拨开穆蓁抓着手机的动作,狭眸中满是凉薄的笑意,“银行转账吧,我的银行卡是62……”

穆蓁牙齿都咬紧了,抓着手机的手指掐的更深。

怎么有钱人还会背银行卡卡号的吗?

说好了任性随便刷的呢?

被诓走刚到手的赔偿后,穆蓁恨的拎着婚纱上了车,狠狠地把车门猛然带上!

“砰——!”

司时樾稍稍抬起眼,他的手搭在车顶上,似笑非笑的盯着车内的人,“新婚快乐,份子钱我就不随了。”

毕竟,哪有新郎官随份子钱的。

穆蓁皮笑肉不笑的冲着他抿起了唇,而后催促着司机开车。

男人浑厚的嗓音还在耳边回荡,“我们有缘再见。”

穆家婚车被劫的消息一早就传到了婚礼现场。

宾客一片哗然!

尤其以司家人的脸色最为难堪!

这羞辱程度不亚于是当众在司家脸上甩了个巴掌!

当穆蓁坐着保时捷婚车赶到司家庄园时,立刻就有人传话从后门改道。

对此穆蓁毫不意外。

司家最看重的就是面子,未来太子爷的新娘哪怕只是冲喜的作用,也不能丢了脸面。

婚车停在后花园,穆蓁从婚车上刚下来,就看到穆曼溪那张气的扭曲的脸。

“你知不知道这辆保时捷值多少钱?是爸专门买来给我当生日礼物的!你竟然敢弄脏了了!你还真当你自己是什么穆家千金?要不是我可怜你让你回来冲喜,你这辈子都只能在乡下当村姑!”

穆蓁听着那尖锐的嗓音,幽幽嘲讽道:“看来司家的治安也不怎么好,疯婆子都能在这撒泼!”

穆曼溪一楞,随即反应过来,声音又拔高了几分:“小贱种,你骂谁呢?”

“谁搭腔我就骂谁啊。”穆蓁眸带讥讽,她勾唇像是在笑,却让穆曼溪的怒火焚烧的更盛!

话音刚落,穆蓁就看到穆曼溪提着礼服裙冲了过来!

在她扬手的瞬间,她身形一闪,避开了那一巴掌的同时,反手拧住她的手腕,藏在指缝间的银针狠狠扎了下去!

穆曼溪尖利的痛呼立刻将宴席上的宾客吸引了过来。

当穆蓁看到穆天宏和林芳华的身影时,眸色一闪,立刻松开了对穆曼溪的钳制,双眸泛红的退了一步。

穆曼溪并未察觉到身后的异样,见穆蓁松开,想都不想就要再次扬手过去。

可她的手还在半空中,就被人猛的拉扯开,还未等她看清状况,迎面耳边的便是一个狠狠的耳光。

“小畜生!你发什么疯!今天是你姐姐结婚的日子,我让你来接人当伴娘,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

穆曼溪捂着脸颊,不可置信的看着打了自己的父亲:“爸,你竟然为了她打我!”

穆蓁站在一旁,看着穆天宏怒目教训穆曼溪的样子,掩去眸底的凉意,也怯懦的喊了一声:“ 爸……”

随着她的开口,众人这才发现新娘子脸色惨白的站在婚车旁,婚纱上沾染的血迹触目惊心,隐隐含着的盈盈泪花随时都要从眼角滑落,羸弱柔弱的让人心生怜惜。

再看着一旁嚣张跋扈的穆曼溪,宾客的心中都已经偏向了穆蓁。

迎着众人打量的目光,穆天宏忍无可忍,怒然训斥道:“还不滚回去!少在这丢人现眼!”

林芳华心疼女儿却也不敢出声,只能让人先将女儿带下去,又心疼的上前抓起穆蓁的手,“好孩子,跟妈说有没有受委屈?知道你被人劫走,我和你爸都快急疯了!”

但穆蓁却是先她一步畏惧的缩回手,怯生生的小声解释道:“阿姨,我没事,你放心,我肯定会听你的话替曼溪嫁人冲喜的,不会跑的。你不用让姐姐一直看着我。”

此话一出,随行而来的司家老管家立刻沉了脸色,这让林芳华和穆天宏立刻僵住。

穆蓁看着眼前的两人模样,心中更是冷笑连连。

林芳华一贯会做人,在外人面前相当尽职。就连到乡下接人都是她亲自到场,不光替穆蓁的外婆垫付了医药费,还替村里修缮了新路。

包括替嫁这件事林芳华都能做的滴水不漏,从昂贵的保时捷婚车到她身上三十多万的婚纱。

满京城的人都在称赞她贤惠识大体,对前妻的女儿视如己出。

可没人知道,她母亲当年是在还怀着孕时,是如何被逼下位,最后在乡下遭到陷害一尸两命。

她很清楚穆天宏和林芳华对于这场婚事的看重,从对待司家区区一个老管家的态度就能看出来。

说到底谁愿意把女儿嫁给植物人?

林芳华察觉到楼上投来的打量,迅速反应过来,有些愧疚的哀然道:“蓁蓁,我知道你讨厌阿姨,但也不能乱说话,你外婆之前交代我要好好照顾你,这桩婚事也是你主动愿意嫁的,怎么能这么说呢?”

动漫关键词:厨房岳呻吟胡秀英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