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数学课代表的那真紧的作文:好好感受我是怎么要你的

2022-05-30 13:07:0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对,余相思,这就叫风水轮流转!当初所有人都喜欢你,连我喜欢的人都被你抢走了!可现在你就算生气也只能忍着,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被人踩在脚下的滋味不好受吧!”李丹丹眸光闪着光,

对,余相思,这就叫风水轮流转!当初所有人都喜欢你,连我喜欢的人都被你抢走了!可现在你就算生气也只能忍着,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被人踩在脚下的滋味不好受吧!”

李丹丹眸光闪着光,兴奋又嫉妒的说着。

“我从来没抢走你什么人。”余相思皱眉。

李丹丹愤怒,“你少这么装模作样了,别以为这么说,我就会对你手软!”

余相思眯了眯眼,轻说了一句。

“唯有小人,才会做出这种不堪入目的事情,李丹丹,你真的一点长进都没有。”

她清楚李丹丹的心思。

但余相思不会让她得偿所愿,看到自己痛苦的样子。

三千块丢了就丢了,全当喂了狗。

她再难受也不会让任何人看到。

“你!”李丹丹的脸色突变。

“如果没事的话,我还要继续打扫了,请经理不要妨碍我。”

余相思手拿着拖把和桶,远离了李丹丹。

李丹丹在那气急败坏的跺着脚,“余相思!你给我等着!”

只是余相思不知道,她前脚离开后,李丹丹就去了楼梯口。

瞥见在那等了许久的林心,李丹丹点头哈腰的说着。

“林总,事情我都处理好了,那张卡我已经弄坏了,余相思拿不到一分钱。”

“这是答应给你的一万块,做得不错。”

林心把一叠钱给了李丹丹,满意的笑了笑。

李丹丹立即弯腰结过,笑呵呵的说着。

“余相思那种人就是活该,谁让她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还不识趣的得罪了您。”

林心笑了笑,把玩自己的指尖。

没错,她故意这么做,就想让李丹丹戏耍余相思一下。

怎么可能真的给余相思钱?

刚才余相思拿到钱的时候,心里肯定很高兴,李丹丹把钱给毁掉的时候,余相思就有多痛苦。

虽然刚才余相思什么都没表现出来。

但认识了余相思这么久,林心知道她是难受的。

呵!

这不过是个小小的教训而已。

以后,她会让余相思体会到什么是失去的滋味。

“以后,不必对余相思留什么余地,既然她愿意当保洁的话,你就好好成全她,明白吗?”

李丹丹瞬间心领神会,“您放心,我一定会的!”

——

下班后,余相思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去。

在门口灰暗的灯光下,余相思看到了那一抹身影。

她脸上的疲惫瞬间消失,脚步飞快的走了过去。

“阿玥。”她声音很轻的呼唤了声,脸上却全是喜悦。

薄临玥的眸光在月色下柔和了几分。

他很自然的牵起余相思的手,嗓音低沉,“姐姐,今天回来晚了。”

“别提了,因为香薰比赛要办在我们酒店,我的工作多了很多,所以耽误了时间。”

余相思同他走在一起,一边吐槽着。

薄临玥眸光微闪,在暗色下更为深邃,“姐姐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高兴什么?”余相思疑惑的问。

“比赛办在你们的酒店。”薄临玥压低了声音。

倒是听不出他的语气,有什么多余的情绪。

这个问题,余相思不知道怎么回答。

其实她畏惧薄氏的到来。

若是薄氏的人得知她提前出狱,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甚至在得知比赛举办在明华酒店的时候,她生出辞职的心思,但为了阿玥和自己接下来的生活忍住了。

“姐姐?”

余相思闻声回过神,摇头,“姐姐都无所谓啊,我只是个小小的保洁而已,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姐姐只希望阿玥能好好的。”余相思道。

怕阿玥担心,她最终没告诉阿玥,其实当初送她坐牢的人,就是举办比赛的薄氏财阀。

希望这比赛早些结束,她也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进了屋子内,余相思的目光却落在破旧桌子上的一堆东西上。

几样水果和一些菜,旁边还有一沓钱。

余相思面露惊讶,薄临玥跟在她的身后说着,“白天的时候,周志勇过来了一趟,非要塞给我这些东西,还说要带我离开。”

“他送来的?”想起周志勇,余相思就犯恶心。

“嗯。”薄临玥漫不经心的点头。

顿时,余相思拿起所有的水果以及菜全部扔在了门口。

至于桌子上的钱,她攥在了手心,嘴角带着自嘲。

“真是可笑,看到你就眼巴巴的讨好,甚至还拿出这么多钱来,要知道母亲当初病死的时候,他一分钱都不肯拿。”

而原本好好的家,也被周志勇这个吸血鬼给吸死。

“我没要,我会跟姐姐在一起,这些钱我们要送回去吗?”

薄临玥低眸,余相思那张精致的脸蛋上,此刻多了些许愤怒。

她讨厌周家。

明明周家,还有她,对他来说不过,同样都是陌生人而已。

甚至可以说是玩物,并没有什么不同。

可现在却因为她的讨厌,薄临玥对那些人也生出了厌恶。

余相思开口,“嗯,姐姐会把这些东西和钱都还给他们,周家的东西脏,我们不吃,我们吃点别的,阿玥想吃什么?”

余相思把钱放回口袋,以后找个机会还给周家人。

薄临玥嘴角带着一抹笑,视线定定的看着她,轻开口,“姐姐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好,阿玥真乖。”余相思笑起来。

月色笼罩,两人在破旧的屋子内忙碌着。

虽然环境差了点,但是他们都觉得此刻的生活才是最幸福的。

晚饭过后,他们依旧像从前那样,睡在一张床上,只是中间隔了一块悬挂的布料。

余相思阖上眼眸,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渐渐紧绷起来。

因为在监狱的那三年,每当深夜的时候,她就会被人揪着头发扯下床,随后就是一顿痛打和折磨。

那些人以折辱她为乐!

所以每当睡觉之前,她总是陷入无端的恐惧和胆颤当中。

可不知怎么的,现在夜晚降临时的那种孤寂感和紧迫感,仿若因为身边多了一个人的缘故,而似乎消散了,带给她久违的心安。

是因为阿玥的存在吗?

仿若只要有阿玥在她身边,这日子就变得有希望了。

渐渐的,余相思唇角微微的弯起,沉浸在香甜的睡梦中。

直到听到身边传来女孩均匀的呼吸声,薄临玥的眸子才缓而掀开。

从床上起来后,俯身看了那张熟睡的脸庞好一会,情不自禁的将手贴在她的脸颊好一会儿,直到余相思贴着他的大掌无意识的蹭了蹭,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余相思。

余相思。

薄临玥呢喃着她的名字,黑曜石般的眼眸中浮动着难以勘探的流光,替她掖好被子后,才走出房间。

房间外,明远站在薄临玥的身侧,附身说着。

“薄爷,荷包的主人没找到,这荷包,似乎是那女人自己绣的,没有什么出处。”

能清晰感受到薄临玥身上传来的阴冷气息。

明远头皮一紧,便知道薄爷这是生气了。

“这样就找不到了?”薄临玥的眼眸,在月色下披上几抹寒霜。

“还是非要我亲自动手你们才能找到?”

明远的身子忍不住抖了抖,立即说着,“薄爷,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查出来到底是谁。”

“嗯。”男人淡应一声。

明远还未走,犹犹豫豫的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有话直说。”薄临玥偏眸看他。

明远低头,这才汇报说,“今天白天的时候,林心给了余小姐一些钱,让她替自己做事,但是后来那些钱又被李丹丹找理由给毁了,我看她们是故意这么做的,想给余小姐一些难堪。”

“钱?”薄临玥皱眉。

其实这件事,是明远自己查的。

他觉得薄爷对这个女人不一般,就让人时时刻刻盯着余相思。

没想到今天正巧撞见这一幕。

“三千块。”明远一边回答,一边小心翼翼的留意着薄爷的情绪。

不过三千块,但也是余相思现在十分需要的。

夜色笼罩了薄临玥的整个身子,薄临玥棱角分明的面容,隐匿在黑暗中。

只听他嗓音低沉的吩咐,听不出什么情绪,“看来慕心很穷,连一个清洁工都要算计了,明远,你去帮帮他们,总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自食恶果吧。”

“薄爷,您的意思是……”明远有些诧异。

看来薄爷是铁了心要护着余相思了,这是又要为她出头的意思?

可是余相思是薄家的仇人不是吗,薄爷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明远无法揣测他的心思,但很清楚,林心和沈慕谦恐怕要倒霉了。

男人淡淡的开口,“没错,就是你想的意思,去办好了。”

“薄爷,我立马去办。”明远微微低身后,马上离开。

而与此同时,慕心香氛公司,莫名涌进来一大批税务局的人。

见状,沈慕谦和林心都胆颤心惊起来。

要知道,在商场上哪家公司都或多或少有些糟粕,只是没摆到明面上而已。

现在税务局的人忽然说要查税,他们怎么能不着急!

于是,沈慕谦拉着税务局的一位小领导,到走廊里没人的地方,掏出一叠厚实的钱,塞在那人手中,那人半推半就,也就收下了。

沈慕谦忙说,“咱们也是老朋友了,以往就算要查账也会提前一个月通知我们,这次怎么大半夜来查?而且从来没通知过我啊!”

那人把钱收好,才跟他耳语,“沈总,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你也知道,我就是个小领导没什么实权,上边让我做什么,我就得做什么,刚才,我和另外几个小领导收到上边的紧急通知,点名了要查慕心的账务。”

“上边?”沈慕谦诧异。

那人点头,拍拍他的肩膀,“沈总,你仔细想想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要不然怎么不查别人,就单单查你呢,你好好想想吧。”

这一番话,简直让沈慕谦如芒在背,头发丝都泛着凉意。

能操纵税务局来查税的人,可想而知具有多么大的权力!

可他一向最谨慎不过了,那些大人物他恨不得好好供起来,怎么可能主动去招惹啊?

林心走过来,见他脸色苍白的吓人,顿时心里一咯噔。

“慕谦,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些查账的人究竟是想干什么啊?”

沈慕谦扶着墙,感觉头晕目眩的,左思右想,自己没得罪哪路大佛啊!

忽而想到什么,猛地按住林心的肩膀,忙问,“心心,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

林心一愣,瞪大眼睛,“怎么可能!你这是怪我的意思吗,慕谦,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怎么可能得罪别人啊!”

也是……

沈慕谦握住她肩膀的手垂下来,捏了捏眉心,“总之,好像是有人在针对我们了,要不然也不会忽然明目张胆的查账。”

闻言,林心咬着唇角,也思索最近做了什么。

不知为何,脑海里忽然想起一个名字。

那就是——薄临玥!

上一次,在明华酒店的时候,薄临玥可是动用了权势逼迫她下跪的,而且威胁说,要是不照做的话,就会查林家的税,也是同样的手段!

难道这次也还是薄临玥吗?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林心就浑身发冷。

“慕谦,你说这个事情会不会跟余相思有关?”

因为最近,她折辱的人只有余相思而已。

想到这,林心就觉得细思极恐,但很快就否认了,喃喃自语,“不可能的,她怎么会认识薄临玥?而且余相思当初害死的可是薄家的人啊,按道理说,余相思是薄家的仇人才对,我折磨余相思,薄家的人应该高兴才对,薄临玥怎么可能会因此而针对慕心呢?这根本说不通。”

沈慕谦还沉浸在这些头疼的事中,没听到她的自言自语。

现在当务之急,是等待结果。

然后补税!

要不然,慕心很有可能因为偷税漏税而被冻结资金!

“余相思算什么,怎么可能和税务局的人有关系,她这样的清洁工,就是进入税务局的资格都没有。”沈慕谦全当她是忧心则乱,疲惫地说,“眼下,你快去准备一些现金,至少要三千万,把我们之前逃得税全都补上吧。”

“三千万!”林心眼睛都瞪圆了,倒吸一口气。

沈慕谦无奈,“没错,三千万!要是你不想公司冻结的话,越快准备这些钱越好!”

闻言,林心就算心有不甘,也只能认命的去准备钱。

要知道,慕心香氛还只是个小公司,这两年挣的钱并不多,宣传费就是一大笔钱,有时候她还要从自己腰包里倒贴一些进去。

现在忽然掏出三千万出去,简直就是挖她的血和肉啊!

“还有,我们要尽快查清楚到底是哪个大人物在针对我们,否则,再这么下去,慕心就是倒闭都有可能。”

沈慕谦忧心忡忡的话,简直让林心糟心不已。

最近怎么这么不顺心,难不成是在余相思身上沾染的晦气?!

——

翌日清晨,刚来上班的李丹丹心情很好似的,整个人精神焕发。

大概是因为昨天惩罚了余相思,再加上今天又有好事发生,她让所有人一大早就等大厅等她过来。

等了半个小时左右,还不见李丹丹的人影,大家伙已经不耐烦了。

王姐在余相思耳边小声嘀咕,“不知道李丹丹又在搞什么幺蛾子,你可要小心点。”

李丹丹针对余相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王姐的话,是出于对她的关心,余相思点头,刚对王姐道谢,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

众人不由得看去,余相思也顺着声源看过去,只是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却直接愣住了。

怎么会……

李丹丹身边跟过来的,居然是阿玥!

他换上与余相思一样的衣服,发丝干净利落的垂在眼前,露出的下颌线棱角分明,皮肤更是白皙干净的没有一丝瑕疵,简直就像神话中古城堡里的王子似的,一步步似乎走到了李丹丹以及旁边看过来的所有女人的心尖上。

明明是最简单不过的清洁工工作服,怎么穿在他身上,却好像什么大牌似的?

众人都不由得惊叹出声。

只有余相思的眼底忧心忡忡。

这到底怎么回事?

阿玥怎么跟她一起来了!

她不由得捏住手指,只听李丹丹介绍——

“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新同事周祈安,大家热烈欢迎!以后他就是我们其中的一员了!”

动漫关键词:数学课代表的那真紧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