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岳每晚被弄得嗷嗷到高潮&岳把我用嘴含进满足我第一章

2022-05-30 13:06:2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阿玥,永远不要学我,那么彻底的掏空自己去爱一个人,这样终究会迷失自己。”“原来你爱的人,却厌恶极了你,才是这世上比死还要痛苦的事,阿玥,这世上有太多求而不得的人,我宁

阿玥,永远不要学我,那么彻底的掏空自己去爱一个人,这样终究会迷失自己。”

“原来你爱的人,却厌恶极了你,才是这世上比死还要痛苦的事,阿玥,这世上有太多求而不得的人,我宁愿你一辈子都不知情爱的滋味,也不想你如我这般魂不守舍痛不欲生。”

“阿玥,等你长大便会明白,等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愿意为之付出生命也甘之若贻,这样她总会因为愧疚而怜爱你几分,哪怕卑微祈求得到她的垂怜,得到她片刻停留的爱意,也会让你高兴的整日整夜睡不着觉,连念着她的名字,都可以让你肝肠寸断……”

男人高大的身影牵着他的手,似乎谈及此的时候,清隽的眉眼总含着化不开的温柔。

那时候,他总以为父母是相爱的。

可有一天,父亲将整栋别墅浇上火油,将他的手和母亲,用手铐牢牢的栓在一起时。

他惶恐的叫出声,“不要……求求你不要,不要就这样离开……”

在父亲惨烈的笑声中,烈火熊熊燃烧。

他嘶哑的喉咙,恳求不要丢下他,可那场火无情的吞没了他所有的声音。

不要!不要!

他看到炽热的大火中,父亲温柔的对母亲笑着,而他身边的女人发疯似的在咒骂。

“薄明渊我恨你,我恨你!下辈子,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你就是魔鬼,魔鬼!”

不要在吵了,求求你们……他冲进大火,想要救下他们。

可总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拉扯他的腿和身体,无论如何,他都无法扑灭那场火。

那股窒息的痛吞噬他的神经,如同溺水一般,他拼命的挣扎。

“不要,不要走……”忽然他抓到了什么温暖的东西,下意识的靠近。

耳边隐约的传来一阵阵安抚的声音,有双手抚着他的后背,好像在说着,“阿玥我在,我不会走,我会永远陪着你……”

薄临玥缓缓的掀开眼眸,发觉此刻的他,被她紧紧的按在怀里。

余相思看到他醒来,忙去端来一杯热水,薄临玥怔怔的看着她忙碌的模样。

直到那杯水送到他唇边。

“阿玥,是不是做噩梦了?”她削瘦的小脸上满是担心。

怀里的温度骤然失去,他好似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般,有些怅然若失。

“恩。”薄临玥闭了闭眼,不知为何,又做起那个无聊的梦。

许是余相思说的‘喜欢’,他也在另一个女人嘴里听到过吧。

“吓死我了,刚才你一直在梦魇,怎么都叫不醒。”余相思摸了摸他的额头,好在没发烧。

薄临玥垂着眼帘,微抿着热水。

然后抬眸盯向她,“那我有说什么吗。”

“说了不要走之类的话,你好像很害怕的样子。”余相思起身,打算再去拿那条毯子过来。

就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有道力量,攥住她的手腕。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又忙问。

“没有……”薄临玥看着自己伸出的手,刚才他下意识地牵住她,只是不想她离开而已。

曾几何时,他会这样主动想要一个人留下了?!

“姐姐……陪我睡吧。”薄临玥侧开身体,让出一边的位置。

自从上次接吻之后,余相思就想到年龄的问题,所以昨晚,她便临时用木板搭了一个床,姐弟两人睡得地方,用了一道门帘隔开。

可这会儿,看到阿玥脆弱的模样,她有些不忍拒绝。

摸了摸他的头发,犹豫片刻后,余相思便点头,“好。”

她脱掉拖鞋,躺在他的身边。

而他的手和她的手十指相扣,在这简陋的出租屋里,仿佛是最温情不过的事。

“阿玥,你是不是时常会做噩梦?”她睡不着,看到阿玥一直盯着自己,便找话题说着话。

薄临玥淡淡的开口,“最近也只是这一次而已。”他的视线,依旧锁在面前的女人身上。

他身边从不乏出色的女人,性感的,妩媚的,清纯的,她们总会想法设法引起他的注意,那会儿,他会极不耐烦的让明远把人轰走。

可此刻这张不算出众的小脸,却有种让人移不开视线的魔力,看多久都不会腻一般。

“我的脸……有什么东西吗?”余相思摸了摸脸蛋。

“没有。”薄临玥收回视线,温吞的开口,“你知道我刚才梦到什么了吗。”

“什么?”她问。

“是很重要的人,背叛了我。”他的手搭在眼帘上,淡淡自嘲,“那个人被火烧死,我说不出的畅快,但又觉得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余相思仔细听着,心里猜测在她蹲监狱的那段时间,阿玥该是吃了不少苦。

“既然是过去的事情了,那便忘了吧。”她说。

“不,我不要忘掉。”他幽幽的盯着她,“我会牢牢记住他说的每一个字,这样我才不会重蹈覆辙。”

不知为何,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余相思隐约察觉到深深的戾气。

她侧身看向阿玥,他已经阖上眼眸,“阿玥,别担心,以后姐姐在,不会让你再失去什么。”

与她十指相扣的手紧了紧,她知道阿玥能听见的。

后半夜的时候,听到耳边平缓的呼吸声,余相思为他掖好被角,打算悄声回到自己的床上去。

却发觉,她的一只手还在与他十指相扣着,无论怎样,都不能掰开似的。

担心吵醒好不容易熟睡的阿玥,便只好又躺了回去。

只是这后半夜,怎么都睡不着了。

一直等到天亮,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连闹钟都没听到。

薄临玥缓缓的掀开眼眸,按下闹钟,余相思不安分的往被子里钻了钻,手环在唯一的暖源处。

低头看着抱住自己腰身的胳膊,薄唇微微上扬。

他的手不由得伸向了她的腰紧了紧,阂眼,沉沉的睡去。

不知这种安心感,能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也不知道当余相思发现一切时,又会怎么想呢?

——

“你们听说了吗?薄氏所开展的调香比赛,要把我们的酒店作为比赛场地。”

“真的吗?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亲眼看到薄总了?我听说他长得很帅,比明星还要耀眼,但是从来不在公众场合露面,说不定这次我们还能看到他究竟长什么样呢!”

“但我也听说他暴戾残忍,手段狠绝,说不定是因为丑所以才……”

听到薄氏的名号,余相思的身子不禁一僵。

即便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可每次听到关于薄氏的消息,还是会让她有种如坠深渊般的恐惧!

那个只手遮天的存在,几乎没有给她任何反抗和辩驳的机会,直接将她关进监狱。

甚至她在里面遭遇的痛苦,多少也有薄家的手笔。

几个人在那议论着,余相思却低着头,闷不吭声的准备离开。

但,总有人却偏偏来招惹她。

“余相似,你以前不也是调香师吗,只可惜调香害死了人,啧啧!要是你不杀人,说不定还能一展宏图呢!”

李丹丹过来,对着她就是冷嘲热讽。

余相思抬眸,淡漠的眸子看着她,“然后呢?”

“你这什么态度啊余相思!”

李丹丹看着她这模样很是不爽,“我记得你害死的人就是薄家的一位大佬吧,当时还上了新闻,这次薄氏在我们酒店举办比赛,你可不要惹是生非,否则我饶不了你!”

余相思扯了下嘴角,“经理,你想多了,我一个保洁能做什么,难道去报复诺大的薄氏财阀吗。”

“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像你这样的人,在薄氏面前就跟个蝼蚁似的,人家只要动一动手指就能碾碎你,你还是你老老实实当你的保洁吧!”

余相思轻言,“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李丹丹抬起下巴,继续道,“还有,你不要以为那天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虽然林心和沈慕谦不知道什么原因,莫名其妙的当众下跪。

但李丹丹觉得这跟余相思,肯定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余相思一笑,语气冰冷,“经理,那天的事跟我没关系,如果你没事的话,我要继续去打扫卫生了。”

见她要走,李丹丹立即拉住了她。

她眼底的愤怒转化为得意,“余相思,谁说我没事安排了,你接下来就去负责薄氏比赛场地的卫生,要是被我发现一丁点脏的地方,我扣光你的工资!”

提起工资,余相思毫无波澜的眸子,才微微动了动。

她来这里就是为了挣钱,好养活自己和弟弟。

但同时也清楚,李丹丹只是找个机会羞辱她而已。

薄氏将她送入监狱,李丹丹却让她去打扫薄氏的比赛场地。

可又能怎么样呢,这份工作她好不容易才找到。

余相思不反驳,只是淡淡的“嗯”了声之后,提着桶和拖把大步的离开了。

“呵!余相思,以前你再风光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落在我手上,连句话都不敢顶撞我?以后还不是要看我的脸色!”

越想,李丹丹就舒坦。

自在的看着余相思忙碌的背影,感觉自己都高人一等了几分。

自从公布了薄氏调香比赛的酒店之后,不少人都唏嘘不已。

明华酒店是不错的,但众所周知,薄氏旗下的酒店数不胜数,五星级酒店少说上百家。

以往这种比赛,都会在自家旗下的酒店举行,而这家明华酒店并不出名,甚至没什么特色,居然会被薄氏亲定为比赛的酒店,真是令群众大吃一惊。

不少人纷纷来往,想知晓到底有何不同。

余相思低着头,正打扫空出来的地方。

没意识到身后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

沈慕谦刚走进酒店,准备看一下比赛场地。

便看到那抹消瘦的背影。

曾经那个明媚骄傲的余相思,这会儿连普通人都不如,更配不上如今的他。

但上次的事情虽然没有被传出去,却被余相思给看见了。

她肯定会在心里嘲笑他吧!

这种感觉,就像是男人的自尊上扎了一根刺,越发不舒坦起来。

身边的林心看到沈慕谦,一直盯着某个方向,结果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余相思。

昨日压抑的难堪,仿佛找到了发泄口。

林心瞬间松开沈慕谦的胳膊,朝着余相思走了过去。

“余相思,你居然负责这里?”

余相思没想到,林心还会来这。

看来昨天的事,对她来说似乎已经解决了。

现在过来,应该是为了比赛的事,毕竟慕心香氛要想扩大知名度,必不会错过薄氏举办的盛典。

“是。”她道。

林心抬起下巴,阴阳怪气的开口。

“怎么会让你这种人负责这块的场地!你曾经害死的可是薄家的人,你该不会是想趁着比赛还没开始,就在场地做手脚,方便你动手杀人吧?”

“杀人?杀谁?”

余相思嘴角带着一抹嘲讽,手也不由得紧了紧拖把。

“不过你说的对,我可以杀了你。”

“你——”

林心被惊到了,她瞳孔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余相思。

“你疯了!你要是敢杀了我,你以及你身边所有人都要跟我陪葬,我听说你还有弟弟不是吗?”

提起阿玥,余相思的眸光明显的颤了颤。

阿玥是她唯一记挂的人了。

见她慌神后,林心也是拿捏住了她的小心思。

最近她派人去调查余相思,倒是没想到她居然还有个弟弟。

“看样子你很在乎你的弟弟吧,呵呵,要是你敢对我做什么,或者给我捣乱的话,我可以保证,我让你和你弟弟都不好过!”林心有这种自信做到。

余相思咬着唇,“你如果敢对他动手,我会亲手杀了你。”

抬眸之际,余相思那双冰冷的眸子直击林心的心口。

林心愣了下,猛地抬手抓着余相思的下巴,恶狠狠道,“你这是在威胁我?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

“林心,不要逼人太甚!”余相思眼眶泛红,“你究竟想怎么样?”

林心嗤笑,“我想怎么样,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如果你乖乖听我的话,我当然不会对他动手,说不定我心情好还会给你一点钱,让你和你那穷弟弟能够吃一顿饱饭。”

字字珠玑,羞辱人心。

余相思的手紧握成拳。

要是林心真的对阿玥动手,她该怎么办?

盯着林心,余相思咬牙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至少也要表达一下你的诚意吧,余相思,我知道你还想继续当调香师,不如我给你个机会?你帮我调香。”

林心抬着下巴,趾高气昂的眸子倒是十分的欠揍。

余相思明白她的心思,语气淡淡,“你是想让我在比赛的时候帮你?林心,你想作弊?”

她讥诮的看着林心,“你就不怕我揭穿你?”

“好啊,那就试试喽,你要是敢,我就让你那弟弟也活不下去。”

林心抓着这个软肋不放。

如果没有那件事发生的话,当年的余相思,现在应该站在调香师的顶端了吧?

只可惜,一条人命就让她从天堂跌落地狱。

看在她们曾经相识一场的份上,她当然要善心大发的“帮”她一把喽!

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一张卡,施舍似的给了余相思。

“这里面有三千块,算是我的诚意了,你拿去给你那可怜的弟弟换一身新衣服,然后这几天给我调一个香出来,要是效果不错的话,后续我再给你一些钱怎么样?”

只要能成为一级调香师,在薄氏面前展露头角,那些钱对林心来说不算什么。

看着这卡,余相思内心嘲弄。

哪怕林心在侮辱她,但她真的很缺钱。

哪怕只有三千块!

即便是三千块,也足够让她跟弟弟过一段时间的好日子了。

而且这的确是一个机会!

准确来说,是让她重新回到那个位置,并且能够洗清自己冤屈的一个大好机会!

“好,我答应你,这几天,我会给你调制出来一款香。”

余相思接过,眼底的异样转瞬即逝,很快就恢复如初。

寻常人根本没资格参加这次比赛,既然林心给她机会,那她一定会让林心悔不当初。

林心露出满意之色,“算你识相,你需要的材料我会给你,但我想要看到的是大卖的香,明白吗?”

余相思没有说话,林心知道她听见了。

而且余相思有这个能力。

“余相思,别让我失望,为我办事,我不会亏待你的。”

说完这句话后,林心踩着高跟鞋走到沈慕谦身边。

挽上男人的臂弯,像个胜利的孔雀。

沈慕谦收回落在余相思身上的视线,温柔的问她,“你找她说了什么,用这么长时间?”

“没什么,就是一些小事情而已。”林心不打算告诉沈慕谦,她反倒吃味的问,“不过,你一直看她,该不会是还惦记着余相思吧。”

沈慕谦捏了捏她的手,无奈,“怎么会,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你一个。”

闻言,林心这才满意的依偎在他怀中。

“慕谦,我们去那边看看,咱们比赛的地方在那边。”

“好。”沈慕谦挽着她离开。

而余相思低头看着卡,手指渐渐收紧。

刚把银行卡塞进口袋里,一只手伸过来夺走了那张卡。

吆喝声传来:“好啊你余相思,居然敢收客人的小费!余相思,你知道公司的规定是什么吗?”

“这不是小费。”余相思伸手。

李丹丹退后一步,手上拿着卡,铁证如山的说着,“余相思,我刚才都已经看到了,不然我们对峙一下?”

“可以啊。”余相思并不心虚。

但是林心已经消失不见了。

三千块虽然不多,但真的对她而言已经足够了。

却被林丹丹夺走。

余相思冷着脸,淡漠的眸光看着李丹丹,“那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是客人给我的小费?”

“我亲眼所见她给你的,还能有假的?”李丹丹立即说着。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应该听清楚她说什么了吧,你应该有林心的电话,大可以打过去问问。”

余相思嗓音沙哑,她的那双眼都没离开过那张卡。

李丹丹却偏偏不干。

“你让我打电话我就打电话?你算什么东西,要是惹林总生气了怎么办,你负的起责任吗!”

甚至当着余相思的面,把那张卡就硬生生的给“咔嚓”一声给毁掉了,然后扔在了垃圾桶内。

“余相思,你收客人小费,扣你半个月的工资!”

李丹丹抬着下巴,冷冷的说了一句。

她是故意的。

不管余相思是不是真的收了小费,她就是不想让余相思好过!

余相思看着已经被毁掉的卡,冷笑一声。

“既然已经毁了,那么经理,你怎么证明这卡里有钱呢,又怎么能算是我收了小费?所以就算你是经理,没有证据,你也扣不了我的工资。”

李丹丹顿时语噎,这样做她的确是出气了,但是也毁了证据。

要想证明里面有钱的话,她只能打给林心。

可想到林心的嘱咐,这想法只能歇菜。

“那又怎么样,反正卡也毁了,你也拿不到钱!”

余相思眯着眼看她,李丹丹似被她的眼眸看穿似的,一时间有些慌乱。

“虽然不知道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我想,这样做,你肯定很得意。”余相思道。

动漫关键词:岳每晚被弄得嗷嗷到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