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穿戴式跳D放在里面逛超市的,在车后面和岳坶做第一章

2022-05-30 13:05:2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余相思在这酒店当保洁?真有意思啊!林心扬起倨傲的嘴角,踩着高跟鞋过去。“林总、沈总,酒店的会议室已经打扫干净,我这就带你们过去。”李丹丹谄媚的迎上去。注意到林心

余相思在这酒店当保洁?

真有意思啊!

林心扬起倨傲的嘴角,踩着高跟鞋过去。

“林总、沈总,酒店的会议室已经打扫干净,我这就带你们过去。”

李丹丹谄媚的迎上去。

注意到林心看着余相思,李丹丹眼球一转,马上又说,“余相思现在是我们酒店的保洁,我正准备让她去打扫男厕所呢。”

当初,沈慕谦追求余相思的时候,她嫉妒的要死,后来沈慕谦甩掉她,又和富家女林心相恋,大家看尽了笑话。

现在前女友扫厕所,而现女友是豪门千金。

这画面看起来,就无比的讽刺。

“好巧啊,余相思,上次还听你信誓旦旦的说,失去你,是我们公司的损失,你要用实力证明你自己……”

林心打量她这一身,顿时嗤笑出声,“结果,你就是在厕所证明自己的啊?”

李丹丹闻言,险些笑掉大牙了,“林总,您真会开玩笑,她现在就是一个扫厕所的,哪有资格去你们公司上班啊。”

“话可不能这么说,看在她曾经照顾过慕谦的份上,我给她一份工作,也不是不可以。”

林心挽着沈慕谦,娇笑,“慕谦,咱们部门正缺一个实习生,不如让余小姐试试吧,总比好过在这扫厕所强,你说呢?”

沈慕谦的目光,只在余相思身上停留一瞬,即刻,又温柔的看着林心。

“我知道你善良大度,但余相思害死的是薄家的人,帮她,薄家的人会不高兴。”

一声声讥讽入耳,余相思握住拖把的手紧了紧,随后面不改色的转身。

他们是故意给她难堪,倘若她露出半分胆怯或是羞愤,才是如了对方的愿。

索性抄起工具,早点完成工作的好。

阿玥说,要在家等她一起吃饭的,这是阿玥第一次下厨,她不能耽误下班的时间。

余相思旁若无人的打扫起卫生来,没看到他们似的,可把李丹丹和林心气得够呛。

尤其是林心,脸色肉眼可见的黑沉下来,上次分明跪下磕头的是余相思,可到最后被羞辱的,反而是她一般?!

林心生怕不够打击她,还特意强调一番,“你也听到了,就算我们想帮你,只要薄家不同意,你照样进不了调香界。”

“不过……”林心话音一转,用高高在上的语气。

“如果你肯求我们的话,我和慕谦可以想办法给你找份体面的工作,毕竟在深城,有不少老总愿意卖给我面子。”

余相思恍若未闻,依旧埋头拖地。

直到一双高跟鞋,踩在她的拖把上,她才缓慢的抬起头。

“你到底想干什么?”她平静的道。

谁知林心却是大惊失色,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叫出声,“余相思,我好心帮你找工作,你却故意弄脏我的鞋,你知不知道这双鞋,就是用你一百年的工资也还不起?!”

余相思埋头拖地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她走来。

拖把上的污渍,此刻不小心弄到她的银色高跟鞋上。

沈慕谦的俊脸顿时染上薄怒,“余相思,你太过分了,林心为你着想,你却恩将仇报!”

余相思的视线,从林心的高跟鞋上移开,“恩将仇报?”

她冷笑,“我什么时候接受过你们的恩?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李丹丹,你们酒店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沈慕谦护在林心身边。

李丹丹慌张的道歉,“沈总、林总,真的抱歉,我这就让余相思为林总擦干净。”

她指着余相思,骂道,“看看你做的好事,笨手笨脚的,连地都拖不好,现在你赶紧跪下,用纸巾帮林总把鞋擦干净,否则,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

然后把一包纸巾,摔在余相思的脸上。

余相思抿了抿唇角,“是林心自己踩上来的。”

“你还敢狡辩?客户就是上帝,得罪林总,你担待得起吗!”

李丹丹可不管这么多,她可巴不得借此机会,攀附林心。

林心走到她面前,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轻鄙的道,“就算是我故意的又怎么样,你还不是要乖乖的擦鞋?记住,在深城,我说的算!”

然后,转而换成抱歉的语气,“不好意思啊相思,原本看在同学一场,本想算了的,但是待会儿我要去见薄爷,这鞋你必须要擦干净呢。

余相思抿唇,盯着她。

知道林心是故意搬出薄家的人来压她。

换作以前,她完全可以将拖把丢下,然后不管不顾的离开,可是现在,她好不容易找到这份工作,还有妈妈等着钱来买墓地下葬……

“还不赶紧擦!余相思你真不想干了?!”李丹丹催促。

余相思闭了闭眼,“我擦。”

她缓缓的蹲下身,自尊被人踩在地上碾压一般。

打开拿包纸巾,要给林心擦鞋。

林心只觉得快意,看了眼李丹丹。

李丹丹马上说,“我让你跪下擦的,你蹲着怎么能擦干净?跪下擦!”

余相思的手一顿,紧攥的骨节泛白。

林心最喜欢看她这副屈辱的模样,生生的将她的骄傲折断,才能衬托她此刻的高贵一般。

“还不赶紧跪下?”李丹丹推了她一把,余相思的膝盖重重的撞到地上。

就在这时,沈慕谦的手机忽然响起,一看来电显示,无比震惊。

“明特助,我们已经到楼下了,现在就上去……”沈慕谦忙说。

只是……“不必了,看到酒店大厅门前停的那辆车了吗?”电话那边,明远说道,同时余光瞧见后座薄爷的面容,心中忽然一凛。

薄爷此刻的神情,明显是动怒的前奏。

沈慕谦忙将视线投向外边,果然看到酒店进门处,停着一辆无比昂贵的迈巴赫。

此刻车的四周站着两排保镖,隔绝周围人的靠近,而那位从来不以面目视人的薄爷,应该就在车里。

他登时牵着林心,快步走去,“我这就过去……”

“不用,你站在那里就行了。”明远按照薄临玥的吩咐,一字一顿,“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吧,如果你想让慕心参与念今昔的竞标,那么就要满足薄爷的要求。”

沈慕谦马上表态,“当然,能为薄爷效劳,是我的荣幸!”

结果下一秒,他的欣喜的脸色骤然一变,身体也僵硬在原地,只因电话那边,对方提出的要求——

“既然如此的话,那薄爷让你磕三十个响头,现在,你就对着车磕吧。”

“什……什么?”沈慕谦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他从未见过那位薄爷,更别说惹怒他,又怎么会让他平白磕头呢!

“明特助,是不是哪里搞错了,磕头?我们没得罪薄爷啊?”

明远看了眼窗外,跌在酒店大厅地上的余相思,心想你是没得罪薄爷,可是你得罪了薄爷想要保护的人,那代价比得罪薄爷,恐怕还要付出更多。

“没有错,你现在就磕头吧,薄爷在车里看着呢。”明远没有耐心的说。

而林心站在沈慕谦的身边,谈话的内容听得很清楚。

当下有些生气,“就算薄爷再怎么有权有势,也不能随便欺负我们吧,大不了我们不竞标了!”她对沈慕谦说,“慕谦,即便这份标书对咱们帮助很大,可犯不着没了脸面吧,真要是磕头,咱们以后还怎么在深城待下去?”

沈慕谦觉得林心说得对,他抱歉的对明远说,“明特助,我们不参与竞标了。”

结果,那边冷笑一声,“沈总,你以为现在一句不参与,就可以全身而退了吗,既然薄爷想要让你下跪,那么你就不得不跪下了。”

沈慕谦脸色一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明远淡笑,“不如沈总和林总先看看慕心内部的消息再说,看完之后,或许沈总和林总就会改变主意了呢。”

林心和沈慕谦相视一眼,心中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随后,林心打开手机一看,发现公司董事已经打来四五十个电话,其中爸妈就打来十几个。

沈慕谦的手机一直在通话中没接到,而林心的手机来之前开了静音,此刻才看到,登时回过去电话。

结果听到薄氏要吞并慕心的消息后,两人脸色双双一白。

不止如此,林氏集团忽然来了一批税务局的人,此刻正要准备查账,而这也出自薄临玥的手笔!

“明特助,薄爷究竟想干什么?我们林家和薄氏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啊!”林心夺过手机,忙对明远急声询问。

明远还是那句话,“林总,沈总,薄爷没有多少耐心了,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如果没听到三十个响头,那么明日深城就不会有慕心和林家了。”

说着,已经挂断电话。

林心不可置信的后退两步,倘若别人说这样的话,她还能嗤之以鼻,可如果是薄氏……

林心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栗起来。

只要薄临玥一句轻飘飘的话,就可以将一家上市企业,轻而易举的打入地狱。

过往惨痛的案例,让林心和沈慕谦,根本不敢挑衅薄家的权势。

公司的电话一个个响起,她的手机快要被打爆了。

林心屈辱的咬着下唇,居然‘噗通’一声,下跪在地上。

接着连沈慕谦,也对这车的方向跪了下去。

李丹丹登时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完全没搞懂什么状况啊!

明明是让余相思下跪的,怎么这会儿,沈总和林总忽然齐刷刷的跪下去了?

不只是李丹丹傻眼,就连余相思也诧异了起来。

谁能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她顺着两人跪的方向看去,在注意到门外那辆黑色的迈巴赫时,不由得屏住呼吸。

仿佛隔着窗户,都能感受到那道视线的锐利和薄凉。

那车牌是……薄家?

因着薄家特殊的背景,连车牌也是国家特批专属的,每每薄家的车出行时,后边都会跟好几辆保镖车,排场之大,无不令人敬畏。

而能让林心和沈慕谦都忌惮至此的人,恐怕除了薄临玥,没有别人了。

传说中的薄爷堪称绝色,但无人不忌惮他的狠戾薄情、手段决绝。

他不愿意照片传到网上,所以各家媒体不敢泄露半分,曾经有家媒体发了一张偷拍图,结果当天,整家报社就消失了!

这会儿,大厅来往的人开始多起来,看到林心和沈慕谦跪在那里,不由人议论纷纷。

李丹丹忙走到林心身边,“林总,您这是?”

“滚!”林心脸色铁青,怒吼一声。

屈辱沁入她的四肢百骸,这一刻感觉被打了无数了巴掌似的。

沈慕谦皱眉,对李丹丹吩咐,“把现场清空,还有今天的事,不许外传!”

李丹丹愣了一愣,忙是点头,开始维护现场。

然后就看到沈慕谦和林心,对着那辆看起来就奢侈的迈巴赫,开始磕头。

一下,两下……两个人各磕了十五下,才算停。

这场面简直无比滑稽。

这会儿,余相思已经站起身,拿着拖把离开了。

不过当时那场景,哪怕李丹丹已经明令禁止不能外传,但身边同事都忍不住八卦和议论。

“相思,你刚才离得最近,你说说,那林总和沈总为啥给一辆车下跪磕头啊?”

“我看那车还挺贵的,就查了一下,结果一个多亿啊,是什么私人定制版,全球就一辆!”

“可真有钱,咱们当保洁的,一个月能拿到四五千就心满意足了。”

“相思,你快说说啊……”

余相思扫着地,摇头,“我不太清楚。”

当时她只想尽快离开,生怕薄家的人看到她。

“好了,大家赶紧干活吧,别耽误下班,要是让李丹丹听见咱们议论,恐怕又要找事了。”

王姐过来让大家散了,等人都走完了,她才对余相思说,“你膝盖没事吧?”

余相思摇了摇头,“没事。”

“我这有药,你拿回去抹抹,李丹丹就那样的人,就喜欢找新人麻烦,显威风的。”

王姐在这工作的时间长,对谁都和和气气的,余相思也喜欢和她说话。

等到下班的时候,余相思已经结识了两三个饭友,中午那事,也抛到了脑后。

她刚从酒店后门出去,谁知,看到有道熟悉的身影在那里等着。

“阿玥,你怎么来了?”她惊讶一下,然后笑眼弯弯的跑向他。

薄临玥顺手接过她手上的袋子,里面只有纸巾之类的东西,旁的女人背的包包里盛着各式各样的化妆品,可是她从来没带过这些,却还是那样心满意足的笑得这么开心。

“我下班的路上,顺便接姐姐回去。”薄临玥牵着她的手,往回走。

只是在经过酒店正门时,余相思的视线,又不由自主的落在那辆迈巴赫上。

林心和沈慕谦在车前,弯着腰,恭谨的在说什么,那车窗却始终没落下半分。

“姐姐在看什么?”他的视线,同样落在不远处的沈慕谦身上。

漆黑的眼眸,昏暗许多。

余相思摇头,“没什么,就是中午的时候看了场闹剧。”

“那姐姐不如说说是什么闹剧吧,我也想听听。”薄临玥掀了掀薄唇。

“算了,也不是重要的什么人和事。”余相思收回视线,牵着他往回走。

不重要吗?

薄临玥垂眸看着前边的女人,刚才,她的眼睛里明显有很深的忌惮和闪躲。

“对了阿玥,你刚才说下班?你出去找工作了?”余相思扯开话题。

薄临玥漫不经心的回,“是啊,不过是份兼职而已,需要我的时候,我去做就行了,不过工资不多……姐姐会嫌弃我挣得钱少吗。”

“当然不会!”余相思忙说,“阿玥挣多少,我都很开心。”

薄临玥弯唇笑了笑,眉眼间的凉薄散去,泛着浅浅的暖意。

之前在出租屋那会儿,光线比较阴暗,这会儿,阿玥的背影笼罩在余辉中,精致的五官无比清晰的在她眼前,一笔一划,都仿若精心雕琢的那般,惹眼的厉害。

尤其是那双似冷非冷的桃花眸,因为此刻笑着,眼尾的红痣妖冶起来,比她见过的大明星都好看。

“姐姐,我脸上有东西吗?”他蓦地俯下身体,眼眸直直的看着她。

面前陡然放大的俊脸,让余相思怔愣了一瞬。

下一秒,赶紧回过神来,“没,没有,就是阿玥长得这般好看,我就想着,以后肯定能让不少小女孩喜欢,到时候,我就不愁给你找媳妇了!”

估计家门槛都会被踏穿了吧!

薄临玥微微一笑,“那么姐姐喜欢吗?”他执起她的手,抚摸自己这张脸,目光灼灼,“你也喜欢这张脸吗?”

“喜,喜欢……”她脱口而出,恐怕没人能拒绝这样一张天使般的容颜吧。

可她不知道的是,这天使的背后,他究竟藏着怎样恶魔般的一面。

动漫关键词:穿戴式跳D放在里面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