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女朋友逛街总是要戴蝴蝶,已经塞不下了 调教

2022-05-27 12:48:2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倏地,江予凝脸色顿僵。战枭寒是在关心江阮吗?身子微微颤抖着,手臂却被人一按,江予凝看过去,便见江夫人脸色不变,故作蹙眉:“这几日小阮跑去酒吧的次数多,李管家,你去看看二小姐

倏地,江予凝脸色顿僵。

战枭寒是在关心江阮吗?

身子微微颤抖着,手臂却被人一按,江予凝看过去,便见江夫人脸色不变,故作蹙眉:“这几日小阮跑去酒吧的次数多,李管家,你去看看二小姐回来了没有。”

一旁的江父脸色微变,毕竟是在战总面前,他们江家的面子还是很重要的。

尤其……他心里并没觉得小阮是个多么坏的孩子。

“小阮母亲重病,听说她找了些兼职,工作比较辛苦。”

江予凝在父亲眼中看到了对江阮这个贱人的维护,果然!

江阮就是爸爸的私生女!

一想到江阮和自己地位相当,真是恶心透了。

她状似无意的启唇,“是啊,枭寒哥哥,妹妹总是半夜三更回来,有时候还带着陌生男性……吓得我都不敢出门,不过谁让她是我妹妹呢,我当然忍着了,这几日她又虚弱了许多,毕竟刚刚打过胎……”

打胎!

江父直接觑了一眼江予凝,给予警告!

示意她不要再乱说。

他知道他把江阮带回来,委屈了她们母女,但江阮对予凝做了多少,他都看在眼里,怎么连这种胡话都能往外蹦!

每人一言一句,战枭寒脸色微沉,眼底掠过一抹冷意。

江阮被带过来的一刻。

女孩眉眼清丽,唇色苍白,一副瘦弱的模样到真像是刚打了胎。

如果不是江阮最亲近的家人的说辞,战枭寒绝不相信这样看起来单纯如纸的女孩,早在学生时代就混乱不堪。

他放下汤勺,冷眼看着女孩局促的坐下,夫人母热情的为她盛了一碗鸽子汤。

女孩小口小口的喝着,明显是饿了。

“予凝为你怀着孕炖了三个小时的汤,你怎么好意思带野男人回家恶心她?江阮,以后离予凝远一点。”

话音一落,江阮心脏差点停滞。

她听到了什么?

江阮放下碗,迎着江予凝得意的目光望去。

她紧紧攥紧汤勺,齿缝咬紧唇,疼痛让她清醒。

不用怀疑,江予凝又像往常一样,将脏水泼到了她的身上!

她现在在战枭寒眼中,就是一个乱搞、流产、无底线的小偷!

想到医院母亲的现状,还需要一大笔治疗费用。

她垂下头,忍住心头之痛,沉重的接下这一捧脏水。

“知道了,战少。”

只五个字,战枭寒心底颤动了一下,他竟脱口而出那些伤她的话……

他闭了闭眼睛,明明所有证据都指向是江予凝,现在予凝也怀了他的孩子,他的注意力为何频频望向江阮?

而被一次次的羞辱,江阮虽然习惯,可是不想在战枭寒面前丢丑。

吃饭她没多吃,总觉得男人的目光正火辣辣的盯着自己。

空虚已久的胃喝了几口鸽子汤,已经缓解了许多。

她站起身,向桌上人鞠了一躬,“我吃饱了,我先回去了。”

江父关切道,“你好好休息,一会饿了告诉管家。”

战枭寒望着她风吹欲倒的身体,不知为何也吃不下去。

江阮轻轻恩了一声,仍旧低着头。

她转身离开时,大脑一阵热意袭来,整个人仿佛落叶一般无力的倒了下去。

战枭寒下意识起身,快步将鼻息微弱的女孩抱住。

“你怎么样?”

难道是刚才自己的话,把她刺激到了?

战枭寒深吸一口气。

他只是不愿看女孩为了渣男糟蹋自己身体,并没有恶意。

江阮长长的羽睫颤抖,轻轻低喃道,“妈妈……”

她想妈妈了。

妈妈是她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可是她真的好累,今天干了不少累活,还住在潮湿的杂物间,还被他……误会。

种种委屈,让她身心疲惫。

江父也匆忙起身,“小阮!战少,不好意思,我现在就派车送她去医院。”

谁料,战枭寒却将怀中瘦弱的女孩打横抱起,发现她没有多少重量。

“我正好有事出去,顺便送她去吧。”

临走前,战枭寒望了江予凝一眼,“你好好休息。”

江予凝只能体贴的点头,下意识在桌子下狠狠的攥紧手心。

等男人踏步离去。

江予凝才彻底失智崩溃,将面前的杯子狠狠摔碎!

“妈,枭寒若是知道了江阮怀了……”

“不会!她没有那个胆子,予凝,以后你做事给我稳重点!”江夫人呼吸一沉,这还在她爸面前就敢摔杯子,真是将她太过娇惯!

*

江阮在男人怀中沉沉睡去,做梦又梦到了小时候的事。

她的八岁生日,李香玉两万块一把手买下了一个进口芭比娃娃礼盒。

芭比娃娃好逼真,她忍不住抱着礼盒开心的笑起来。

随后妈妈将她一把推开,“这不是给你的东西,你不要弄脏了!”

她眨眨眼,“妈妈,不是给小阮的是给哪个小朋友的。”

“这是给大小姐的!你忘记了江家人对我们的照顾了吗?你这个小白眼狼,只会自己玩!

江阮懂事的点头,不敢再去碰芭比娃娃。

如果不是江家人收她为养女,自己和妈妈又要去住桥洞过三餐不饱的生活了。

她很感激。

两万块芭比娃娃被江予凝随手丢了,她趾高气昂的站在李香玉和江阮的面前娇叱。

“外面的女人就是讨厌,我天天打你女儿,你还给我送礼物,你看不出来我有多讨厌你吗!别在我面前献殷勤了!”

李香玉卑躬屈膝,努力与江予凝平行对视。

“大小姐,这是我用江老爷给江阮的生活费买给你的,你就不要因为这个跟家里人置气绝食了,好好吃饭才能够长身体……”

小江予凝穿着隆重的生日礼服,抬手便将手中的玩具砸到了李香玉的脚边!

“你以为你是我妈妈?别以为我和我妈妈都不知道,你们就是想把我们赶走,然后和我爸爸在一起!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下次再敢从江家拿生活费给这个小贱人,我要你好看!”

小江阮一脸愤怒,红着眼睛护在李香玉面前:“别欺负我妈……”

钱是江叔叔强行塞给她们的,又不是自己要的。

“啪!”

李香玉的巴掌瞬间让小江阮小脸红肿。

李香玉咬牙切齿的提着她的衣领把她拽开,让她下跪给江予凝赔罪。

“你忘记妈妈怎么教你的吗!江家人对我们有恩情,你怎么敢欺负大小姐,我看你也不乖了是不是!”

随后,她江母下令扔到潮湿的地下室,哭嚎着握紧李香玉的手。

“妈妈……救救我,救救我。”

李香玉推开她的小手,蹙眉道,“小阮,夫人说的没错,你太没大没小了,乖乖进去受罚,出来还是妈妈的好女儿。”

于是,迎接小江阮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不要……不要打我,求求了。”

女孩陷入无尽的害怕,只能紧紧抓住身边人的手。

战枭寒握紧怀中女孩的手,劳斯莱斯正在飞速前进。

司机一脑门的汗,“战少,我已经用最快的速度了。”

战枭寒蹙眉,“她的鼻息越来越微弱,给我尽快!”

司机连忙应着,瞥了瞥后视镜,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战总这个模样……

抱着怀中的人像是他最挚爱的珍宝!

可,怀中的人明明不是予凝小姐啊。

到达医院,一众顶尖的医生接到命令已经准备就绪,直接将江阮推进了抢救室。

战枭寒坐在门外长凳上,手心已经沁满了汗水。

助理孟越将一张报告递过来。

“战少,您让我调查的江阮有结果了,她的同学都对她情况很了解,从高中就开始堕胎,学习也很差劲,多亏了江父帮忙才上了本市最好的大学,可惜这个学期旷课太多,已经被通知留级了。”

战枭寒结果报告,一目十行扫阅。

随后嘲讽的扯了扯唇,“果然,予凝家人说的没错,我还在期待什么!”

一张报告被男人攥紧,随手丢进垃圾桶内。

与此同时,手术门被打开,主治医生摘下口罩。

“战少,江小姐长期营养不良,低血糖非常严重,幸亏抢救及时。”

“恩。”

战枭寒不愿多听,手臂挽上西服,“随意把她安排在病房里,她的情况不需要再向我汇报了。”

医生不明所以的点点头,眼睁睁看着这位尊贵的男人离去。

小护士在一边插嘴,“江小姐怀孕报告不用给战少看吗?”

医生摇摇头,“不用了,战少说了,以后江阮的情况不需要对他汇报。”

江阮在噩梦中挣扎着醒过来,一抬眼,看到的是透明的点滴瓶。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几天,是同病室看电视的声音将她吵醒的。

江阮下意识往电视看去,满天地下都是报道战家和江家的订婚礼。

她抿住唇,脑海中回响起昏倒时战枭寒担忧的眼神。

第一次……有人这么关心她。

哪怕是亲生母亲,在她每一次生病时都只会不冷不淡说一句。

“小孩子抵抗力好,起来给小姐洗洗衣服锻炼一下,不用吃药就能好!”

江阮有些贪恋男人给他的温柔,随后自嘲一笑。

自己……拿什么配得上他呢!

从小到大,她的东西就是江予凝的,而江予凝的东西她敢碰一下,就会被打的九死一生!

为了重病的妈妈,江阮只能默默承受孤独。

“妈……”

想到病重的妈妈,她猛地掀开被子下床。

她跑向京都医院二楼,看到瘦骨嶙峋的李香玉,扑到母亲的怀中。

“妈……我好想你。”

李香玉蹙眉,随后将她推开,一双眼睛盯着电视屏幕。

“好了,又不是没见过,妈正看大小姐的订婚典礼呢。”

江阮的心猛地一缩,一抹苦涩在心里漫开。

“妈,其实,你很喜欢江予凝吧。”

她能感觉出来,妈妈对江予凝的偏袒。

李香玉拿住遥控器的手一顿,随后关了电视。

“我不是想着予凝嫁出去,你的日子能好过一些么,怎么,你难道还怀疑妈妈在想别的事情?”

面对李香玉突然沉下来的脸色,江阮立即摇了摇头,“我没有怀疑妈妈,我知道妈妈是最关心我的人。”

这时,护士跟着她的脚步走进来,拿着一沓缴费单据。

“你终于来了,你母亲手术后的疗养费又多了不少,我们医院不可能再给你拖了!”

“欠费?”江阮脸色一白,接过单据后,才发现上面拖欠的大额资金。

江家……江家人骗她!

江家母女根本没有如约给母亲交上住院费,一切都是骗她给江予凝白生个孩子!

难道是把她当傻子看吗?

江阮紧紧攥住收据单,望向护士,“可以先交六万吗?我很快就拿钱回来。”

护士很好说话,“可以,现在就去护士站交钱吧。”

江阮感激的点点头,望向虚弱的母亲,“妈,我给你的六万块,你先拿出来吧,我先把你住院费交上。”

否则,母亲真的要被赶出医院去了。

“什么六万块?”

李香玉眼神躲闪,抓住病床被褥支支吾吾。

江阮无奈一笑,母亲小手术后忘性也太大了。

“妈,就是我在酒吧打工挣的六万块啊,你说怕我乱花替我先保存一下的,我现在没有一点存款了,只能用它来交了。”

李香玉一皱眉,“没了,医院要把我赶出去就赶出去好了。”

“没了?!六万块没了!”

江阮一下变了脸色,却只能温和着声音问道,“妈,是不是被偷了,我去报警,你别害怕,钱肯定能找回来!”

江阮拿出快没电的手机,按下110拨打过去。

“啪!”

李香玉猛地将她手机打开,手机屏幕被摔得稀碎。

江阮怔了怔,心疼的捡起手机。

幸好只是外屏碎了,用着有些扎手但是屏幕还能看得清。

她疑惑的望向李香玉,“妈……你为什么打碎我的手机。”

她已经没有钱买手机了。

李香玉重病多年,六万块已经是她现在全部的积蓄。

李香玉脸色不变,“六万块被我花了,买了些营养品,你不要打电话报警,不然抓也是抓我这把老骨头。”

“妈,只买了营养品吗?还你买了什么,如果真的有用,我不怪你。”

提到买了什么,李香玉脸色红润,有些一些得意。

“我买了一条十字架项链,这条项链漂亮极了,据说还是大师开过光的,能够保人一生幸福平安,我生病那么多年,也没有对自己好过……”

江阮揉着眼角,泪花泛滥,“妈,我只要你平安……”

她的话还没说完,李香玉话头一转。

“江阮,听话,你去把项链送给大小姐,这就当是我们两个人送她的订婚礼物,也能让她对我们好点。”

这一瞬间,江阮尝到了什么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她难以置信的望着母亲喜笑颜开的模样。

失望的话脱口而出,“妈,江予凝对我对你做过什么你失忆了吗?我们不需要给她送去新婚祝福的,你……你知道她做了些什么吗,我……到底是不是您的孩子……”

“啪!

李香玉咬牙切齿的扇了她一巴掌。

“我没求着你给我治病,我给予凝买项链还不是为了讨好夫人的欢心,就算我病死了,这样你在江家也好过了!你怎么就是不懂我的用苦良心!”

李香玉一阵抽搐,口中渗出血腥之色,整个人几乎要昏厥过去!

江阮生生受了这一巴掌,李香玉这一副模样,让她害怕的不敢去怪她!

妈妈,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既然母亲用她救命的钱打点江家人,她作为女儿也无话可说。

江阮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疼,握紧李香玉的手,汲取她从小就渴望的温暖。

“对不起妈妈,是我错怪你了,钱的事我会想办法。”

李香玉有气无力的拿出一款丝绒盒子。

“如果你还想要妈妈,现在就乖乖把项链送给大小姐,向她认个错。”

“好。”

江阮不敢反驳,乖巧点头接过高档的丝绒礼盒。

李香玉这才满意的闭上眼睛,“你去吧,我休息一会。”

江阮眼看着李香玉呼吸匀称的入睡,才放心的离开医院。

她站在医院楼下,望着穿行不息的行人,握着六万块品牌项链,觉得自己活的很虚无。

从小到大,她被妈妈教育处处让着大小姐江予凝。

这二十年,妈妈都没有送过自己礼物,却给江予凝送去了新婚贺礼。

六万块,是她拼尽全力休学逃课在酒吧挣出来的钱。

现在,全部成了江予凝的嫁妆,是为了感谢她,这些年对她的欺辱?

江阮自嘲的勾起唇,不,她绝不会给江予凝,她从来不欠江予凝任何东西。

动漫关键词:调教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