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他在街上用遥控器要我作文 如何自己玩自己的身体

2022-05-27 12:47:4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江予凝想到这里就气不打一处来,她在外面,那些男人哪个不是求着她,宠着她,听着她的。“好了,战家给的彩礼,你爸已经拿出一部分给你买了你最想要的那辆限定款跑车,开心点,至于江

江予凝想到这里就气不打一处来,她在外面,那些男人哪个不是求着她,宠着她,听着她的。

“好了,战家给的彩礼,你爸已经拿出一部分给你买了你最想要的那辆限定款跑车,开心点,至于江阮,妈妈帮你处理。”

江予凝瞬间喜悦,“谢谢妈咪!”

江夫人摆了摆手,然后独自走进地下室。

江阮无力的趴在地上,血水沾了一地,衣服也被浸湿,凸显的江阮更加瘦弱,几乎没有什么肉。

江夫人眼底闪过狠色,比起江予凝,她更想亲手将这两个狐狸精给撕碎!

听到渐渐靠近的脚步声,江阮紧咬着唇,试图撑起身子,抬起头,可稍稍一动,全身便痛的痉挛起来。

她……真的好痛。

“很疼吧。”

听到这话,江阮敛了敛眸,想起母亲嘱咐的话,她气若游丝的喊道:“江……夫人。”

“每天工作那么辛苦,饭也没好好吃,这样下去,怎么能行?等查出怀孕了,就把工作辞了,在江家好好待产。”

江夫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萎靡的女孩,美目一掀,毫无同情与心疼。

“等你生了孩子后,我可以送你和你母亲出国,给你找个好的学校,把学上完,在国外发展也不错,气候适宜,换个新的地方好好生活。”

江阮扯出一抹苦涩笑意,她不傻,这种话她怎么能听不明白呢。

她的作用榨干了,就可以尽快滚蛋了,不让她在出现在她们面前碍眼。

江夫人没听到江阮的回复,也不恼,只冷声警告最后一句:“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说的话,你都能懂,况且我们江家救助了你母亲生病那么多年,现在,就是你报恩的时候了。”

说完,江夫人不再久留,掩着鼻转身离去!

翌日

江父从隔壁市出差回来,江夫人一身素雅淡裙,妆容精致,贴心的接过丈夫的公文包。

“爸,谢谢你送予凝最爱的车,女儿最爱你了!么么哒。”

江予凝露出软萌可爱的笑容,抱着江父的胳膊撒娇着。

江父一脸悦色,摸了摸江予凝的脑袋。

“那当然,我女儿那么优秀,上的还是全京都最好的学校,爸爸在外面,能不骄傲吗,未来啊,我女儿还是战家少夫人呢!”

提到学校,江予凝神色微微一滞,但她很快便恢复如初。

反正,那件事做的那么干净,爸爸是不可能查到的!

江夫人上前,“你每次出差回来,予凝都得黏你好半天,我这个当妈的都要吃醋了。”

一家人和乐融融,连佣人端着茶水上来都不禁露出艳羡的神情。

江父却突然开口:“江阮呢,把她喊出来,一块喝喝茶,她母亲生病,肯定这几天也没好好休息。”

话音一落,江予凝撇开脸,瘪了瘪嘴,又是江阮!

“爸,我和江阮,你更喜欢谁。”

江父一愣,眸色一闪:“予凝,你是爸爸的宝贝女儿,爸爸不疼你疼谁,你这话说的。”

江夫人颔首,示意着一旁的佣人:“江阮昨晚回来的晚,我让她多休息会,那你现在去把她叫出来。”

佣人接收到目光,立即应道:“是,是,夫人,我现在立刻去叫。”

三名佣人一路小跑到后院,打开生锈的地下室铁门,铁门生锈发出刺耳的声音,江阮缓缓醒了过来,她蜷缩在地上睡了整整一夜,此刻看着三个人朝她气势汹汹的走过来,江阮心脏一窒。

“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让老爷这么喜欢你。”

她们直接将江阮从地上扯起,手上用力毫无分寸,江阮瞬间疼的额头冷汗直冒。

可她却没有任何挣脱的能力,任由她们剥着她身上的衣服,简单的处理着伤口,不让鲜血溢出来,又拿过新的衣服严严实实的盖住她身上的每一道伤口!

江阮的脸正对镜子,能看出惨白的吓人,连唇瓣都没什么血色!

佣人快速拿着粉在她脸上拍着,嘴里骂骂咧咧着什么。

最后被推到客厅时,入目,便是江家三口和乐融融的样子,江予凝倚靠在江父的怀里,笑容甜蜜。

在看到江阮后,江父才目光看过来:“睡好了吗,听你阿姨说,你昨天回来的很晚,你妈妈的病……还在恶化吗。”

江阮垂眸,视线扫到地上:“老爷不用担心,我妈妈没事的。”

“恩,那就好,有什么问题就跟我说,我会帮助的。”

“我现在想去医院看下我妈妈。”

江阮轻声祈求着,她现在根本不想待在这里,仿佛是一个跳梁小丑。

他们一家三口那么幸福,她在这里,该多碍眼啊。

这是不属于她的地方。

江父微怔,还没说两句话就要出去了?

“那……好吧,我派车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正好想去买点东西送去医院,自己可以的。”

得到准许后,江阮快步出了江家。

江予凝也从沙发站起,借口去洗手间,一关上门,她便拨打着电话,冷声吩咐道:“给我跟好江阮!有什么事立刻汇报给我!”

*

走在松柏路上,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江阮的心情才放松了些。

尽管身体每一处都在被疼意噬咬着,江阮捏了捏掌心,绕过一道道小路来到半地下室。

这是她唯一能放松的小天地,虽很小的空间,江阮却也感到幸福至极,连房租都友好的不得了!

每月只收150。

每当她伤心难过的时候,便能躲到这里。

无人能找到她,也不会有人骂她打她。

江阮半坐在地毯上,重新抽出抽屉里的医药箱,给自己重新包扎上着药,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叮叮两声!

她睇眸看去,上面连连迸出两则短信。

分别是奖学金一万到账和昨晚酒吧的一万收入。

江阮唇瓣轻弯,眸光璀璨,这么好的消息瞬间抹平她低迷的心情。

忽的,脑海里闪过那个男人的脸庞。

江阮立即拿起手机,推出她的小电瓶车,出了地下室,去了银行将卡开开,两万块全都存了进去。

只要尽快存到十万手术费的钱,她就能全部还给战枭寒了。

江阮小心翼翼的将银行卡收起,斗志满满的出了银行,骑上小电瓶,开始了白天的送快递工作。

到了晌午的天气开始炎热起来,连地上都滚烫的厉害。

江阮将最后一单快递送达战氏公司,她戴着小黄鸭头盔,两只手都不闲着,各抱着两个快递向大厅里面搬运着。

这时,一辆十分骚包的红色轿跑停在了战氏大楼门前。

楚陌辰降下车窗,摘掉墨镜,望着烈日炎炎下,女孩小跑的身影。

她白皙的小脸,被晒得红扑扑的,虽有些小小的狼狈,楚陌辰却不自觉的弯起唇角:“真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女孩。”

楚陌辰掏出手机,扫了眼28楼顶楼。

那边很快接起,传来冷漠的嗓音:“什么事。”

“枭寒,我就不上去了,你直接下来吧,你知道我遇见了谁吗?”

“说。”

“就是昨天那个小丫头啊,真有意思,白天送快递,晚上推销卖酒,啧啧,昨天不打一声招呼就离开了,我还有些遗憾呢,没想到,命运就是这么的奇妙,让我又遇到她了,我去要个联系方式,在楼下等你啊,你尽快下来。”

说完,楚陌辰毫不犹豫的掐断了电话,迫不及待的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而总裁办里,战枭寒脸色阴寒的看着手机,江阮来战氏送快递了?

他眼前不觉闪过昨晚亲吻的场景,眼底锋芒一黯,再无犹豫直接起身出了办公室!

与此同时,江阮擦着额头的汗从前厅走出,室内室外的温度真是‘冰火两重天’!

楚陌辰突然蹿了出来,江阮一个防备不及,差点撞上去,好在她及时刹住了脚步才没让自己碰到他的西装。

“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望着小丫头连连道歉的样子,楚陌辰眼底的戏谑收了几分,反倒有些怜惜与心疼。

他挪了挪脚步,用自己的身子遮住太阳,让她站在阴凉处。

“小丫头,不认识我了啊,才一晚不见。”

江阮一听,望着楚陌辰逐渐张大了口。

“您,您是战先生的朋友。”

楚陌辰撇了撇嘴:“只记得战先生,却不知道我的名字,我会很伤心的,这是我的名字,私人号码也在上面,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一定要call我哦。”

楚陌辰太过热情,江阮局促的笑了笑,一时间不知该怎么拒绝,只能悻悻的接了过来:“谢谢楚先生。”

“对了,昨天你的提成薪酬,酒吧应该给你打过来了吧。”

想到那一万块,江阮懵懵的点了点头。

“那就行。”楚陌辰看着江阮,忍不住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啊,工作的时候还是多长几个心眼吧,你那同事还想取代你,挣原本属于你的钱,好在,你遇到了我这么好的客户,指名点姓要求把薪酬给你。”

原来……是这样。

江阮真诚的弯了弯腰:“楚先生,谢谢你,我现在……的确很需要钱,抱歉,我现在还有工作没忙完,需要先忙完。”

说完,她便走向电瓶车,将剩下的快递搬出来。

楚陌辰勾了勾唇,走上前,抢过她手上的快递:“我帮你。”

双手突然一空,江阮讪讪的摸了摸头盔,跟着走进去拿单子。

谁料,两人一前一后刚走进去,便迎面看到战枭寒走了过来。

他一身西装革履,棱角分明的脸上没什么表情,黑眸深邃,望向他们这边。

似是没想到会突然遇见,江阮脸上的笑容微微僵滞。

江夫人脸上也浮现出喜悦,目光看向瘦弱的江阮。

她起身,走过来,话语虽温和,却又带着不可违抗的威严。

“江阮,我们江家待你不薄,你好好生孩子,为了养胎,生产前哪里都不要去了,就在江家待着。”

江阮猛地抬起头:“江夫人……不行,我妈妈没有人照顾,我还要给她赚治疗费。”

江夫人美眸紧眯:“你现在肚子里怀的孩子最重要,你母亲那边,我会派人照料,不用你担心,如果这个孩子出了事,你我都担不起,听到了吗?”

江阮紧紧攥着指尖,继而,便听到了江夫人命令的声音。

“你们去把江阮带到后院,好好照顾,看好了,有什么差错,你们都兜不了!”

江阮轻轻扯唇,苦涩自嘲一笑。

最终,她还是成了江予凝的生子工具。

就算日后孩子生下来了,宝宝也不会认她,不会叫她母亲。

那是江予凝与战枭寒的孩子。

从出生开始,就会与她无关。

看着江阮被带走,江予凝还是有些不放心,拽了拽江夫人的胳膊:“妈,应该不会有事吧,我怕江阮整幺蛾子。”

“她能整出什么幺蛾子,现在她除了江家,哪也别想去,但是,予凝你从现在开始不准在出去乱玩,别玩脱了暴露了,知道吗!酒吧也不准再去!”

江予凝见状,表面上听话的答应着:“好了好了,妈,我知道的,我一向保密工作做的严,爸爸都没发现过,枭寒又怎么会发现!”

“听话,等嫁到了战家,我们江家也会一飞升天,跻身上流名门,你的那些同学,都比不上你的。”

江予凝勾起唇,撒娇一般抱着江夫人,“妈,江阮这个贱人,过这么舒服的日子肯定不习惯,不如让她在家里当保姆打扫卫生吧,活动活动对身体好呢。”

“你这孩子,怀孕的身体怎么能……”

还没等江夫人说完,就被江予凝娇嗔打断。

“妈妈,拖地、做饭又不是重活,加上她月份小,不然让她在家白吃白喝岂不是便宜了她!而且,这个小贱人的妈差点抢走了我爸爸,您可不能放过折磨她的机会!”

话落,江夫人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李香玉……自始至终都是她心里的一个阴影!

而她的女儿江予凝,又看起来处处不如这个贱人的女儿。

就连考试,都是逼着江阮化妆成予凝替考成了市状元!

江夫人美眸轻掀,看向一旁走过来的管家。

“怀孕了也的确需要运动,李管家,全程监督好江阮,做好杂务之事!”

闻言,李管家黝黑的大脸瞬间充满喜意,原本抠搜的江家还让她干着做饭、拖地的杂活。

现在她什么都不用干了!

“好的夫人!我一定好好监督这个小贱人干活!”

江予凝警告她,句句狠辣。

“李管家,千万别把她肚子中的孩子累死了,否则我要你的命!”

李管家农妇出身,丝毫不为意。

“好的小姐,我们年轻那会生孩子前一夜都下地干活呢,江阮这么年轻健康,哪怕包揽江家所有脏苦活都没问题,您放心吧!”

江予凝得意的望向江阮所住的房间,“恩,晚饭还没做,现在就让她滚出来做饭吧。”

李管家立刻拿着鸡毛掸子上了楼。

江阮被听到脚步声抬起头,就见一直不待见她的李管家一脸凶相的踹开门。

“赶快死出来做饭!这可是夫人的命令,你要是不听,哼,后果你自己知道的!”

李管家穷凶极恶,仿佛自己就是江阮的主人。

江阮这几日辗转忙碌,又要去酒吧工作,又要去医院照顾母亲,身体早已筋疲力竭。

可是为了在医院的母亲,她还是站起身,一步步走向一楼的厨房。

原本在厨房帮衬的佣人,似乎早就听到了客厅江予凝的谈话。

她立刻躬身拍李管家的马屁,“李管家,我都听到了,这个小贱人我来帮大小姐收拾!”

李管家点头,趾高气昂的望向瘦弱的江阮。

“好,你歇着吧,今天就让二小姐行行好,顺便把我们女佣的饭也做好吧。”

江阮深吸一口气,她知道平时在江家她连仆人的地位都比不上。

可是也不至于被当成驴用!

李管家挑眉,挥舞这手中的鸡毛掸子,“还不动?你想让你妈死在医院吗?!”

江阮冷眸扫过去,只一眼,李管家莫名有怵到!

这还是平时那个逆来顺受的江阮吗!

只听江阮一字一句道:“别在让我从你口中听到我妈死在医院这几个字,不然,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

话落,她走向厨房,恬静的脸上没有任何怨气,静美的好像一幅画。

逆来顺受……

并不是因为她没有骨气,而是医院药费压垮了她的脊梁!

动漫关键词:他在街上用遥控器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