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把女的下面扒开添高潮H小说;青梅竹马第一次

2022-05-27 12:46:4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见江阮不说话,江予凝再次狠瞪了她一眼。江阮扣紧掌心,冷汗一点点渗出来,以往的江阮都会为了母亲忍让,可现在,她却不想让眼前的男人误会……她红唇微张,正要开口时,楚陌

见江阮不说话,江予凝再次狠瞪了她一眼。

江阮扣紧掌心,冷汗一点点渗出来,以往的江阮都会为了母亲忍让,可现在,她却不想让眼前的男人误会……

她红唇微张,正要开口时,楚陌辰便发话了。

“江……予凝小姐是吗?我混迹酒吧多年,还真没见过有穿的这么保守卖酒,稍微逗一下就脸红的,你们是不是对她有误会?当然,你和枭寒快要订婚了,我也没什么别的意思,这个小丫头我看着就很中意,说不定未来我们还会成为一家人呢。”

几乎话音刚落,不止江阮震惊的目光看过去,连战枭寒都冷眸狠狠剜去。

楚陌辰一怔,随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战枭寒。

“小丫头,你今晚卖的酒,我全包了。”

江阮眉眼轻弯:“谢谢你,我现在去仓库把剩下的酒给您送来。”

楚陌辰摆了摆手:“注意安全哟,不然我会担心的。”

江阮立即转身离开,楚陌辰正要拿起桌上的酒喝着,就听到战枭寒冷冷问着。

“你真喜欢她?”

楚陌辰差点没一口喷出来,震惊的看向战枭寒,然后抬起下巴指了指江予凝的位置。

“枭寒,我就算喜欢好像也没什么吧,你知道我的,有过那么多女友还从来没和这样的女孩子在一起过,清纯如水,逗起来很好玩。”

“你怎么知道她不是装的清纯?”

“不是,枭寒,你以前从来不会去评判一个女孩子的,不能因为你未婚妻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吧,再说了,就算这真是她迷惑我的手段,我想上钩,那又怎么样。”

楚陌辰越说越上头,看着自家兄弟渐渐沉下来的脸色,他大概都清楚了,他混迹女人堆那么多年,女人脸上的小心思他能不知道?

江予凝在一旁坐着,对于楚陌辰的眼神,只让她感到极其不舒服,却又担心被他看出什么来,只能端正着坐姿,露着假惺惺的微笑。

她缓缓收紧战枭寒手臂:“枭寒,妹妹的事情,我和爸妈会管好的,你不用担心了,她之前那些事迹,这里很多人都知道的,我和妹妹无仇无怨,又怎会平白捏造事实来诬陷她呢。”

战枭寒不动声色的挣开她的手臂:“江小姐,我不喜欢别人随时调查我的行踪,今天是第一次,下不为例。”

江予凝脸色倏地煞白,这是……在警告她?!

偏偏旁边的楚陌辰还搭话:“枭寒,今晚是咱们兄弟的叙旧局,不如让助理送江小姐回去吧,免得我们待会身上的酒味冲到她。”

战枭寒颔首,眼底掠过一抹情绪,“恩。”

江予凝忍着不能发作,他们这分明就是想赶她走!支开她!

难道,真的要瞒不住了吗?

不,江阮那个小贱人绝对没有胆说出来的,除非她想她和母亲都死在这个世界上!

等江予凝被助理带走后,楚陌辰才舒了一口气,自顾自的开口:“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眼看到她就不是很喜欢,她和那个小丫头长的挺像的,那小丫头又怎么可能是养女,呵,豪门掩藏出轨事实的借口罢了,不过,长的像归像,那小丫头可比江予凝好看舒服多了,皮肤又白,五官又柔和,枭寒,你确定要娶那什么予凝啊。”

战枭寒沉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忽的放下手中的酒杯起身:“我去洗手间。”

这边,江阮穿过热闹拥挤的舞厅来到走廊,走廊这边昏暗寂静。

倏地,一道浓重的酒气味传来,江阮下意识皱了皱眉,男厕所里便踉踉跄跄走出一个胡子大叔。

“小妞长的很标致啊,还是卖酒的啊……”

男人突然靠近,目光毫不收敛的盯着江阮胸前的工牌。

他打了一个极响的酒嗝,手开始不老实的摸向江阮的衣服,“来,给哥哥推销,哥哥给你买单,或者,你亲一下哥哥,哥哥就把你的酒都买去好不好。”

男人笑容恶劣,露出满嘴的大黄牙,恶心至极!

江阮咬紧牙关,脸上未露出分毫惧色,抓紧了手中的托盘,狠狠砸过去!

“砰!”

托盘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气氛也像是一瞬间陷入死寂一般,那醉醺醺的男人也清醒了些,他伸手摸了摸脑袋,手掌上顿时一片温热,鲜血渗透着指尖。

江阮瞳孔微缩,下一秒,男人的脸瞬间变得狰狞可怕。

“臭娘们,你敢打我,老子给你脸了!”

“你今天要是不跟老子睡,老子让你去坐牢,你信不信。”

他像个狂暴的狮子一样恶狠狠的冲上来,揪住江阮的领子,就要扒上她的衣服。

江阮失声,心脏跳动的厉害,抬手紧紧护住自己的衣服。

这时,她像是落入了一个拥抱里,江阮脑袋一片空白,低头快速看去揽在她腰间的手。

但男人的惨叫声更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江阮抬眸看去,战枭寒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边,神色冷硬,一手攥住男人的手腕,毫不留情的掰折。

“啊啊啊!”

男人疼的连连倒吸一口冷气:“你……又是谁?!”

战枭寒英俊的脸上冰冷如霜,寒芒毕现,冷冷启唇:“你配问?”

“别让我以后再看到你,否则……”

“啊!我跟你拼了!”

男人紧握拳头,藏住手里藏着的伸缩刀,就向战枭寒刺过来!

战枭寒黑眸一眯,向前一步,完完全全遮住江阮的身子。

他早已看出他掌心里露出的尖锐,双手皆迎上去,握住男人的手用力,男人叫的更惨烈了!

刀尖在手心上不断滑着,鲜血如决堤一般涌了出来,浸湿了战枭寒的手掌!

下一瞬,男人的身子瞬间被扔出去,嘭的一声,后脑勺便狠狠砸在了墙上。

“滚!”

男人浑身一激灵,哪里还敢在此地久留,不然小命就没了!

他连滚带爬的立刻往外面跑去。

江阮面色僵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战枭寒稳了稳神色,转身,目光落在她身上,眼底的怒火暂未褪去,几乎要灼伤她。

他眸色一深,用那只干净的手抬手摁在她的唇上。

“张嘴,呼吸,想把自己憋死?”

江阮回神,下意识恩了声,像是小猫嘤咛一般。

她很快意识到两人此刻暧昧的姿态,想都没想就从他怀中退去。

“谢……谢谢你帮我,待会我会多送你朋友两瓶酒,还有,医院手术的事,我不会忘记,会赚钱还你给的手术费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她这番刻意疏离的话,战枭寒的心头有些燥。

他救了她,可不是想听她说这个的!

“江阮。”

战枭寒眯起黑眸,眼底掠过危险的暗光,嗓音暗哑。

“我问你最后一次,那三天的人,是不是你?”

江阮下意识紧捏手心,“不是我,战少,您认错了人。”

“我……我先去给您的朋友拿酒,先走一步。”

就在江阮转身欲走时,手腕就被他再次攥住!

一股温热袭来,江阮立即惊慌的低头看去,她的手腕上顿时被鲜血染红。

他……受伤了?

江阮蓦地抬头,“你受伤了!”

战枭寒目光紧盯着她,那不是他的血,他懒得解释。

“你要谢的人是我,给我朋友送什么酒?”

“我……我知道了,我会谢你,但你现在要立刻包扎伤口。”

话音刚落,远处便传来那男人带着保安来的声音。

“就是一个男人重伤了我,这就是恶意伤人!你们酒吧今天不给我个说法,我以后就不在你们这里办卡了!”

江阮一惊,紧张的看向战枭寒:“他找过来了!”

战枭寒难得挑了挑眉,眸底掠过一抹玩昧之色。

“那就躲一躲。”

“什么……”

江阮只觉得身子被人狠狠一扯,战枭寒便将人拐进了男厕所。

他推开一个隔间门,江阮的身子倏地被甩到门板上抵着,耳边是落锁的声音!

她更加羞燥,明媚干净的眼睛难得带着一丝恼意。

“这里是男厕所。”江阮压低声音。

“我不可能去女厕所。”

“我可以出去和保安说明刚刚情况,你是正当救我,而且……”江阮抿了抿唇,没敢将后面的话说出来。

他势力那么大,动动手指就能把这个酒吧都给收购了,又怎么会惧怕一个男人和保安?

战枭寒心情莫名好了些,此刻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就算她不说完,他也能猜得到。

但此刻的气氛仿佛有了一丝变化,密闭的空间里关着一男一女,距离又极近。

借助灯光,战枭寒能清晰的看见她今天化了淡妆。

如凝脂白的皮肤白皙透亮,脸颊两边有些绯红,是害羞的原因。

不由得让他想起那晚……

战枭寒黑眸涌动,心里有个声音不停的在告诉自己,是她吧?是她吧!

江阮尚未感知到危险的降临,她闷闷的吐出一口气,将制服外套解开,露出里面干净的白衬衫。

她抓住衣摆,用力一扯,衬衫衣角便被撕裂下来。

“我先帮战先生您将伤口包扎了。”

可当她执起战枭寒的手心,想要包扎时,却发现……

他手上鲜血虽多,却没有受伤的痕迹!

江阮一愣,立即用手指擦了擦,指尖上沾了血,但他的手是完好无损的!

她下意识抬头,美眸微敛:“你没受伤?”

“你这是在……”骗字还没说出口,战枭寒的吻突然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

江阮惊得衣角落在了地上,很快反应过来这是在做什么!

她立即推着战枭寒,却被他紧紧用手箍住腰,一时间,两人近乎严丝无缝的紧贴着!

唇上也被他趁机撬开,彻底占有。

江阮的脸颊瞬间如火烧一般,她只被战枭寒这一个男人吻过,而仅仅过了一天,他再次吻上来时,江阮身子顿时战栗着。

仿佛那三天的身体记忆全部苏醒……

战枭寒睁着眸,仔细的观察着女孩的变化,她长睫轻颤,眼里很快有了雾气。

战枭寒眼里终于有了些笑意,正想加深这个吻时,忽的,唇上一痛。

他防备不及,从江阮的口腔中退了出来。

江阮紧紧咬着肿胀的唇,快速推开他,打开了厕所隔间的门跑了出去。

她不敢有一丝懈怠,立即逃回休息室,将门紧紧关上,背靠着门板,深深喘着气。

她和战枭寒,在那三天后,就不该再有接触的!

可刚刚,却发生了那么荒唐的事!

江阮抬手紧紧摁在心脏处,江阮,你不可以动心……

他未来会和江予凝结婚,生宝宝,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这一切都不属于你。

哪怕你和这个男人有过最亲密的举动,也只是泡影罢了!

江阮恢复神智,打开保险柜想拿出酒时,却发现里面的酒全部不见了。

江阮立即翻了翻其他的柜子,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起。

她掏出来,是同事的。

“喂?”

“喂,江阮,你的酒我已经送去给客人了,别让人等久了,你就不用过来了,还有,刚刚外面有人找你,你快去酒吧外面看看是谁吧。”

说完,没等江阮回复,就掐断了电话!

江阮攥了攥手机,平复着心里的酸涩,起身,从员工通道出了酒吧。

而正当她扫视着是谁来找她时,后颈突然一痛,接着失去了意识……

再度醒来时,江阮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四周昏暗无光。

可她却熟悉,这是江家后院隔壁的废气地下室。

江予凝小的时候没少把她关在这里。

正当江阮想撑着地板坐起来时,一盆冷水直接浇了下来!

江予凝坐在椅子上,挥了挥手,示意佣人拿着桶下去。

“江阮。”

江阮抬眸,便对上江予凝冷意十足的目光。

而江予凝在看到江阮嘴上的红肿时,愤怒顿时冲击上神经,连声音都气的发抖尖锐:“江阮!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在酒吧是和谁亲的?战枭寒是不是?!”

江阮无从反驳,只能双手撑在地上,一点一点屈起。

江予凝浑身颤抖:“既然枭寒老是错认我们,不如我就先刮花了你的脸,再送你去整个容,如何?看你还怎么勾搭枭寒!”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接过佣人手中的鞭子,狠狠抽了过去!

瞬间,钻心的痛意蔓延至四肢百骸,冷汗一滴滴落下来。

耳边全是江予凝的谩骂声,狐狸精,不要脸,贱人……

这些侮辱的字眼,比鞭子狠狠抽打在皮肤上还要让江阮感到疼,感到难过!

她闭着眼,唇瓣被她咬的出血。

妈妈,她快坚持不住了。

她不想……在江家待着了,不想再看她们任何一个人的眼神了。

等江予凝彻底出完气后,她将鞭子直接扔给身旁的佣人,另一位立即上前揉着她酸软的胳膊。

“小姐,您辛苦了,待会出去我们给你好好按按。”

江予凝扫了一眼江阮,地上泛着浓浓的血腥味,她嫌恶的皱了皱眉:“江阮,以后,再让我看到你和枭寒在一起一次,我就打你一次!”

她冷哼一声,高傲的转身离开。

出了地下室的门,月光下,江夫人清冷的站在树旁边,面色凉薄。

在看到江予凝出来后,脸上才多了几分温和。

“出完气了,女儿,还气吗?”

江予凝见状,立即扑进江夫人的怀里撒娇:“妈,江阮跟她妈一样,一个个都是狐狸精,我真的好怕她把战枭寒抢走!”

“是你的,就一定会是你的,她有什么本事抢走?”

江夫人伸手摸了摸江予凝的脸颊:“生孩子很疼,有江阮给你生,等你嫁到战家,就是全京都最尊贵的阔少夫人,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别在战枭寒面前露太多马脚,把你的脾气收一收,知道吗。”

“我已经装的很温婉了!语气很轻了!可枭寒就是不看我一眼,我能怎么办。”

动漫关键词:青梅竹马第一次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