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王丽霞第6部1一30章 小莹与公憩第26章

2022-05-27 12:45:5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三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母亲从里面被推出来,江阮立即回神,一站起身,膝盖传来的疼意顿时让她倒吸一口冷气,眼前晕眩。“病患家属去缴费取药,病人刚做完急救手术,不能用餐,

三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母亲从里面被推出来,江阮立即回神,一站起身,膝盖传来的疼意顿时让她倒吸一口冷气,眼前晕眩。

“病患家属去缴费取药,病人刚做完急救手术,不能用餐,先输营养液。”

江阮顾不及疼痛,立即点了点头:“好,我立马就去。”

等她拿着药回到病房后,母亲已经醒了过来。

江阮嘴角轻扬,绽放出笑容,小跑过去,坐在病床上拉起母亲的手,声音软糯乖巧:“妈妈,你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肚子饿不饿,你刚刚做完小手术,还不能吃东西,我帮你把营养液输上。”

李香玉看着江阮照顾殷切的样子,眼底没有丝毫心疼,“你有几日没来看过我了?工作就这么忙吗。”

闻言,江阮垂下眸:“妈妈,我忙完这几天就能多来陪陪你了,我也可以从江家搬出来在病服陪护……”

自从母亲手术确认下来的近100万高额费用时,江阮的工作几乎占用了她一天的大部分时间,尤其这几天为了筹10万元,除了那三天,她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多少……

可这话一落,就听到了母亲的斥责!

“像什么话!江阮,我送你去江家,你应该知道我的用意,只要你好好表现,他们不会亏待你,你怎么还是那么不懂事!我是不是跟你说过,别跟江夫人作对,听予凝小姐的话,只有讨好她们,你的日子才能好过,我也能放心!”

望着母亲动怒的样子,江阮谨记医生的叮嘱,立即上前轻拍着她的背,声音带了丝颤抖:“妈,你别生气,我没有和她们作对,我在江家一直都很听话,没有做错事,但比起在江家,我更想跟妈妈你在一起,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想让我在江家过上好生活,可是和妈妈在一起,我才会快乐,我也能赚钱让我们过上好日子的。”

李香玉眉头一蹙,立即推开江阮。

江阮防备不及,向后踉跄过去,手掌摁上桌角,钻心的疼痛直让她眼冒金星。

李香玉看过去,江阮疼的面色发白,膝盖上的血珠再次冒了出来。

江阮也注意到了母亲的眼神,企图着她能关心她两句,可却看到母亲淡漠的移开了目光。

“你说要搬出来病房陪护,是不是在江家惹事了?江阮,我希望你能乖一点,予凝小姐长的那么好,又是学霸,又才艺双全,还是马上要嫁入战家的人,你在酒吧卖酒,就已经很丢江家的脸,我知道是我的病拖累了你,如果这样,那我宁愿不要你再来管我。”

听到这话,江阮立即站起身,走过去握住母亲的手。

“妈妈,我知道错了,你刚做完手术,别生气,医生说你要好好休养,情绪不能过激,我去酒吧卖酒是为了凑手术费,没有做过任何不对的事,我已经攒到六万块了,没有乱搞的。”

六万?

李香玉轻握住江阮的手:“六万块在你身上,万一掉了,被偷了怎么办,妈妈来给你保管,存着。”

江阮抿了抿唇,这本就是给母亲治疗的手术费,她没多犹豫,掏出银行卡递过去:“妈妈,你知道密码的,是你生日。”

“恩,乖孩子。”

看着母亲终于缓和下来的神色,江阮才破涕轻笑,将脸缓缓贴近母亲手背:“我一定会治好妈妈的。”

江阮没在病房待太久,她在酒吧请了三天假,经理已经开始催了。

她匆匆走出电梯,刚从医院里的人潮中挤出来,迎面就遇到江予凝。

她身着一身白色洋装,外面披着高级定制的羊绒外套,穿着高跟鞋居高临下的看着江阮走来。

江阮脚步一顿,江予凝中指上的尾戒太过光彩夺目,江阮想不注意都难,她轻轻收紧掌心。

正要张口喊着予凝小姐,迎面就被甩来一巴掌!

江阮被扇的右脸一歪,火辣辣的,难堪的心情从脚底升起,直达大脑皮层。

江予凝露出极度厌恶的表情:“江阮,送你去跟枭寒睡三天,就想做着天鹅梦了是吗,尾戒这么重要的东西,你都没告诉我,我真想用刀刮花了你这张脸!”

江阮死死咬住唇,想要反驳,耳边却响起了母亲说过的话。

她闭了闭眼睛,硬生生将这些情绪全都吞下去。

等来的却是江予凝毫不留情的威胁:“江阮,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和枭寒的事情你若敢泄露出去,我让你和你妈消失!

话落,她高傲的离去,江阮缓缓抬起头,瞳仁无温,掏出硬币去乘坐着公交车。

与此同时,战枭寒刚到公司,助理便将江阮的资料拿了过来。

他接过,眉目冷厉的一一扫过去,却在看到上面江阮的种种劣迹时,脸上瞬间蒙上一层寒霜,下意识生理性厌恶。

江阮的确长期在酒吧打工,是兔女郎,经常半夜不归,身心不干不净。

虽江阮与江予凝的脸相似,但战老夫人那么严谨,是不会找这样的女孩送到他的房间里。

所以……真的不是她。

下一秒,手机铃声响起,战枭寒扫了眼,神情没有丝毫的松动,接起:“什么事。”

“枭寒,我好歹刚从国外回来定居,今晚不应该聚一下?当年咱们京都四少那么风光,如今都两三年没见了,我不管,是哥们就必须来,就在倾城酒吧,到时候我把卡座号发你。”

没等战枭寒拒绝,楚陌辰便直接掐断了电话。

然而余光却不经意瞥到了资料上的工作地点,倾城酒吧。

他面色微变,正好助理此时拿着晚上的工作应酬走了进来,还没等助理先开口,战枭寒便冷声道:“晚上所有工作全部推掉。”

助理诧异:“战总,可晚上要去见的是……华联公司的老总……”

“改成明天。”

助理不敢再多问,“是!”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倾城酒吧早已热闹非凡,纸醉金迷。

江阮在休息间换上了保守的工作服,望着镜中的自己,右脸颊红肿的厉害,她整理好心情,拿出化妆包,在脸上轻轻拍着粉,轻描着眉,涂了口红,简简单单化了个淡妆。

最后出去时,江阮扫了眼放在角落的兔耳朵……

她蹙了蹙眉,戴上这个,推销效果的确要比之前好许多,也能卖出去更多的酒……

可她必须要多赚钱,钱被母亲拿走保管了,想还那个男人的钱……只能重新再赚。

江阮抓起兔耳朵,戴上后,才去了后台拿酒来到最热闹的吧厅推销。

*

VIP卡座,楚陌辰叫了满屏的酒,左手边拥着一个穿着性感的辣妹,望着枭寒来到酒吧了,手里还握着个手机去看股票走势图,他就咬了咬牙:“枭寒,说好来迎接我回国的,怎么还在看工作,你不陪我喝酒,我很无聊的哎。”

“是啊,战少,不如喝一杯嘛。”女人勾起一抹妩媚的笑,撩起长发,悄无声息的凑近。

可这酒杯才刚伸出去,就感到一股寒气向她窜来,压迫感极强。

楚陌辰皱了皱眉,他知道自家兄弟最厌恶这种艳俗女人的靠近,也不再任由女人撩他,从钱包里掏出几叠现金:“识趣的就拿着现金滚。”

一句话,女人惨白了脸,哪里还敢再惹这两位,端着酒杯落荒而逃。

楚陌辰嘴上边说着,边朝战枭寒身边挪过去。

“这下女人赶走了,咱兄弟俩能好好聊聊了吧,你这么多年都没有过一个女人,怎么结婚的消息突然就传出来了,还是老夫人给你找的女孩,你不是一向不听你家奶奶的话吗,难不成这女孩貌若天仙?能力卓越?也能让你看中了?”

战枭寒依旧寒着脸:“离远点。”

楚陌辰哑然,抬手嗅了嗅自己:“靠,我身上也没那么多香味吧,枭寒,你这样对女人洁癖可不行,结了婚那方面都不会不和谐吧?”

话音一落,战枭寒眼前蓦地闪过那些暧昧身影,炽热交缠,几乎一瞬间,他腹部便有些一紧。

楚陌辰倒是不在意战枭寒的回答,他太了解自家兄弟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过那方面生活,恐怕人老珠黄了也不会有……

就可惜他这优良的基因了,都没能有个后代来继承。

他怅然一声,目光漫不经心的扫着,忽的,视线落在远处一个身穿海蓝色制服的女孩身上。

“哦豁,现在酒吧里还有这种小可爱了,这小妞长的挺漂亮的,不过,穿的那么保守来卖酒,这一晚上恐怕都卖不出去吧。”

战枭寒抬眸扫了一眼,只一眼,他的视线便定睛在女孩身上,薄唇微抿,周身气场逐渐阴沉。

尤其在看到女孩冲着那些男客户浅笑嫣然的样子,怒火好似一瞬间涌了上来。

“啧啧,小妞长相不错,雪肤花貌,眸光如水,可惜了,就是穿的太多,能不被人家拒绝吗,我倒是有些好奇她是怎么推销酒水的了。”

“恩。”

楚陌辰一愣,震惊的看向战枭寒。

刚刚那声恩,是从他的口中发出来的??

他眼睛快要瞪出来,盯着战枭寒反问了一声:“恩?”

战枭寒不耐:“那就叫过来。”

楚陌辰噗呲一笑:“枭寒,你喜欢这类型女孩啊,那我今儿必须给你叫过来!”

他转身看过去,招手,扬声喊着:“喂!那边的女孩儿看过来!”

楚陌辰一向招摇,这一喊,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而且众人顺着楚陌辰的目光全都看向了……江阮。

江阮目光微惊,在众人的注视下尽量保持着平静镇定,她看向楚陌辰的位置,男人嘴角扯着戏谑的笑,身着高定品牌衣服定制,光手腕上的表便是上百万的。

经理不止一次开会提到过,遇到这样的客户,无论如何都要伺候好了,绝不能有任何不愉快发生!

江阮挺直背脊,端着酒盘走过去,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一抹礼貌得体的微笑:“先生您好,今天倾城酒吧重推这瓶格兰菲迪,口感如丝绸般顺滑,融合浓郁的果香,很适合先生您和友人畅饮,有兴趣的话,您可以先试饮一杯……”

还没等江阮官方的表达完,楚陌辰便招了招手,“小妞……呸,sorry,我嘴瓢了,这种常规的介绍酒法我都腻了,有没有别的方式啊?”

“别的……方式?”江阮眉头轻蹙。

“这样吧,我不为难你,事实上啊,是我兄弟对你……对你的酒感兴趣,但他为人冷漠的很,平日里想看他笑都难,如果今天你能把这酒成功推销给他,你今晚的单子我们全给包了,如何?”

“全……全包?”

江阮瞳眸微缩,脑海里飞速的计算着全包后的薪酬,竟然将近1万块!

她点了点头,仿佛已做好了准备。

然而,当楚陌辰身旁的男人从暗处抬起头,与她四目相对时……

江阮神情凝滞了,呼吸像被扼住一般,几近窒息。

怎么会是他……

怎么会是!

而战枭寒望着她的目光,毫不温柔,而是冷漠与嘲讽!

就像是江予凝给她泼脏水的那些话在这一刻全部都被证实了一般,江阮立即低下头,水眸涟漪,泛着雾气,指尖捏的发白。

“抬起头。”

战枭寒语气冷如寒霜,带着不容违抗的命令。

连楚陌辰都有些惊了,他看了看战枭寒,怎么自家兄弟看着人家女孩,一副旧情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样子?

而且语气冷得跟冰一样,他起了些鸡皮疙瘩,暗中戳了戳战枭寒的手臂:“枭寒,没必要吧,人家就是推销卖酒的,咱别那么严肃,别拿出你平时工作的气场。”

战枭寒冷眸扫了一眼楚陌辰,“我认识她。”

认识?!

“你还有认识的女孩子?我怎么不知道!”

江阮在一旁稳了稳心神,抬起头看向战枭寒,红唇轻启:“这位先生,我重新介绍一下这瓶酒……”

“枭寒,你也在这里?”

尾音未落,身后便传来江予凝温柔的声音。

她缓步靠近,自然的坐在了战枭寒的身边,轻轻挽上她的手臂,昏暗的灯光下,江予凝手中的尾戒显得格外明显。

楚陌辰还在纳闷这女的从哪里冒出来时,便被她手中戴着的尾戒惊的坐直了身子:“卧槽,我没看错吧?枭寒,她手上戴着的不是战家传家宝吗?她就是老夫人给你介绍的那个女孩?”

江予凝含羞带怯,轻声道:“你好,我是枭寒的未婚妻江予凝,你叫我予凝就好,这个尾戒……是枭寒那晚给我戴上的,我会珍重一辈子的。”

信息量太过刺激,楚陌辰眨了眨眼睛,凑近战枭寒,轻吐一口气:“开荤了?”

不过……

他为毛觉得眼前的江予凝和这位推销卖酒的小丫头有几分相像呢。

“你们俩……”

江予凝立即端出一副无奈的神情,斥道:“妹妹,爸爸说的话,你还是不听吗,每晚还要我来酒吧劝你回家。”

三人目光皆落在自己身上,江阮只觉背后发麻,僵硬的站在原地,连逃离的空间都没有。

战枭寒不说话,楚陌辰倒是接着话茬:“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看这个小丫头很乖啊,可不像是不听话的坏孩子,而且你看全场酒吧,哪有穿的那么保守的来卖酒的,既然是枭寒的未婚妻,那江家定也是有钱的,难不成对姐姐好,苛待妹妹啊?”

一番话差点戳破了江予凝的脸皮,脸色一阵发白。

她转了转眼眸,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握紧了战枭寒的手臂:“不是的,她是我们江家的养女,而且枭寒白天在家里也看到了,妹妹差点把枭寒给我的定情信物都偷走了,我爸爸不知道给她收拾了多少烂摊子,她还是不领情,继续干着这种勾当。”

江予凝望向江阮,眼神里丝毫不掩饰威胁:“江阮,你承认吗。”

动漫关键词:小莹与公憩第26章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