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翁公在厨房添我下面高潮&老头把舌头伸进她腿间花缝

2022-05-27 12:45:1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江阮,今天是你排卵期,好好伺候里面那个男人。”“替我怀上孩子,你母亲就有救了。”江阮浑身冰冷,想到生命垂危的母亲,她咬了咬唇。“好,我答应你。&rd

“江阮,今天是你排卵期,好好伺候里面那个男人。”

“替我怀上孩子,你母亲就有救了。”

江阮浑身冰冷,想到生命垂危的母亲,她咬了咬唇。

“好,我答应你。”

她被推到总统套房里。

黑暗的房间里充斥着浓浓的酒精味。

下一秒,天旋地转,江阮惊呼着被男人拉着压到了身下。

男人呼吸灼热,喷洒在她脸上。

极具侵略性的黑眸扫着她的脸,强势又怜惜道:“予凝你来了。”

“别怕……”

“我会娶你。”

他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的脸,温柔至极,下一瞬炙热霸道的吻侵袭而来,体内的药翻涌,他到达了忍耐极限。

身下软糯,水眸含怯望着他的女孩更加激发了他的占有欲。

痛意席卷全身,江阮一滴泪顺着眼角落下,她抬手捂紧了唇,被迫承受着。

男人不知节制,疯狂索取。

一遍遍在她耳边低沉的唤着:“予凝,予凝……”

可她不是江予凝。

她只是江予凝找来的替身、生子工具!

只因为江予凝没有生育功能。

而战家老夫人却要求怀上身孕才能进门。

江家收养了她,加上母亲的病,她连拒绝的资格都没有!

整整三天,她被关在昏暗的房子里,他抱着她洗澡,亲自喂她吃饭,同时也疯狂热烈毫不停歇的在她身上索取,爱极了她的娇软。

他像对待珍贵的洋娃娃一样,情到浓时,他咬着她的耳朵一遍遍说:“真要命。”

“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真想早点把你娶回家。”

他摘掉常年戴着的战家家主的尾戒,套到了她的中指上。

江阮心狠狠一颤,双手情不由己的搂住他的脖子,第一次有人说喜欢她……

天亮之后,她捡起地上的衣裳穿好,回眸望了一眼沉睡中也依旧俊美到让人不敢直视的男人。

她不敢多看,匆匆走出房间。

江家

江予凝高高在上的睨着她,嗓音厌恶,“过来。”

江阮不敢抗拒,一步步走过去。

“扒光她!”

江阮瞬间捂住衣裳。

佣人朝江阮走过来,粗鲁的撤掉她的衣裳。

“不要……”

衬衫被撕裂,她满身的痕迹,暴露在空气中。

江予凝瞬间嫉妒的红了眼睛。

要不是她以前打过胎,不能生育。

和战家掌权人战枭寒睡的好事怎么能轮得到江阮这个贱人?!

她走过去,啪的扬手狠狠打了江阮一巴掌。

“贱货!跟你妈那个骚狐狸精一样会勾搭人!”

什么收养?这小贱人长得跟她有八成像!分明就是他爸故意接到家里养的私生女!

江阮脸火辣辣的疼,浑身颤栗,自尊被踩到地上碾压。

她眼睛微红,却也习惯了,在江家十几年,打骂虐待是常态。

她只在乎她妈妈的病!

江阮忽然直直盯着江予凝,“小姐,你答应了我只要替你……会请国外的神医给我妈治病。”

江予凝冷冷一笑,凑近她恶劣道:“我答应的是你怀上孩子,才替你妈治病。”

“所以你最好祈祷你没白白被睡,早日替我怀上战家的继承人!”

她冷戾的命令道:“把她给我关到后院里。”

“等会儿战家会来提亲,别让这个贱人坏了我的好事!”

绝对不能再让她出现在战枭寒的面前!

加长林肯浩浩荡荡的开往江家

浑身矜贵,高不可攀的男人下车,江家人瞬间殷勤的迎上来。

“战少您来了!”

战枭寒目光落到打扮精致,笑容甜美的女孩身上,他心里微微一怔,莫名有点怀疑,昨晚乖顺的女孩,是她吗?

“今天早上你……”

江予凝连忙道:“对不起,我今天早上实在太累了,不好意思面对你,就先走了。”

闻言,战枭寒点点头,淡声道:“予凝,这三天,辛苦你了。”

老太太催生心切,给他下了药,叫来了江予凝。

他对这个商业联姻本不感兴趣,但这三天……这个女孩让他上了瘾,食髓知味。

然而江予凝却瞬间脸色僵硬了下,眼眸里闪过浓浓的嫉妒。

眼前的男人比杂志上还好看!

况且他还是站在整个京都巅峰的男人,战家的掌权人!

她缓缓攥紧掌心,装出羞涩的笑容,上前挽住他的胳膊,娇声道:“不辛苦,我是心甘情愿的。”

江父和江母热络的看着战家抬进来的一箱箱聘礼!

战家不愧是豪门中的豪门!出手就是大方。

等予凝奉子成婚,成了战家少夫人,那得是多滔天的富贵啊!

一家子眉开眼笑的把战枭寒迎进了门。

江阮满脸焦急,心脏不停的下坠,她就母亲一个亲人了,她绝对不能失去母亲!

然而佣人们只冷冷嘲讽道:“小姐吩咐了,不准你踏出去一步!”

“人命关天!我求你们放我出去。”

可惜佣人毫不在乎,甚至恶劣的踹了她一脚。

江阮摔倒在地上,膝盖破了皮溢出血。

她恨恨的盯着这些人,嘴唇微微颤抖:“我母亲生病了,你们都听到了,放我出去。”

“你母亲那病生了十几年了,不也没死!今天,你休想踏出这个院子一步,去阻挡我家小姐和战少的好事!”

江阮闭了闭眸,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眼前趾高气昂的女佣们,江阮咬牙,忽的伸手狠狠推开她们,向外冲了出去。

身后的人瞬间大惊:“不好了,千万不能让那个小贱人跑进前院!快给我拦住!”

别墅庭院,战枭寒婉拒了江家的晚饭邀请,他眉头微舒,凉薄的声音从口中吐出:“战家的婚约很明确,予凝怀了孩子,将会立刻举办婚宴。”

江母在旁笑着附和道:“我们予凝回来后,明显比以前稳重多了,走路都轻轻的,这肚子里恐怕已经怀上和您的小宝宝了呢。”

“恩,辛苦了。”

江予凝就站在战枭寒身旁,一抬头,便能清楚的看到他的侧脸,肌肤冷白,眉如墨描,鼻梁高挺,连下颌线条都完美到极致!

直接碾压她以往拍拖的那些少爷公子哥们。

江予凝心如鹿撞,正欢喜于日后要做豪门富太太时,一道厌恶的身影忽的冲出眼前。

她笑容一滞,眼底闪过阴冷,几乎迅速的挽上了战枭寒的手臂!

江阮怎么敢跑出来?

刹那间,战枭寒的目光落在了江阮的身上,女孩穿着普通的棉质白裙,身形瘦弱,模样与江予凝有着几分像。

那晚炽热交织的情景忽的涌入脑海里,战枭寒黑眸冷冷一眯,紧紧盯着那个女孩!

她眼底的惊慌和他三天夜里见到的惊慌的眼眸,一模一样!

看见战枭寒的目光紧紧盯着江阮,江予凝瞬间慌了,他不会认出来了吧?!

她努力镇定下来,快速道:“妹妹,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叛逆了,昨晚跑出去酒吧乱玩,被爸妈关起来好好反省,现在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江予凝冷声呵斥着,身旁的战枭寒眉头一皱。

出去酒吧乱玩?

他下意识的厌恶,但却又忍不住盯着那个女孩。

是他!

江阮看了一眼就闪躲的低下了头。

在看到男人闻言紧皱起眉头时,江阮垂在身侧的双手缓缓收紧,心口苦涩,他误会她了……

她抑制住颤抖的身子,咬唇:“我妈妈重病,求你们放我离开,再不赶去医院,她会死的!”

“江阮,你又拿你母亲做借口,我们江家给你母亲花钱治疗,那么多年,从未少过!”

江予凝亲密的挽紧战枭寒,声音变得轻柔:“战总,我妹妹有些不太懂事,您不要介意,不如我们先进去……”

战枭寒看着她,却突然出声:“先让她去医院看看她妈。”

他知道那三晚上应该是江予凝才对,可莫名的他还是产生了一些怀疑。

江父也立刻道:“对,管家,开车送小姐去医院!”

江予凝死死攥住掌心,狐狸精!

江阮得到允许,立即抬步往前跑,却在经过战枭寒身边时,一股淡淡的馨香味传来,瞬间牵动着战枭寒的神经。

倏地,江阮纤细的手腕一把被男人温凉的手指攥住,江阮攥紧的双手瞬间松开,背脊一寒。

头顶上传来男人低沉冷戾的声音,不同那夜的温柔。

“抬起头。”

一旁的江予凝面色僵硬,立即求助般的看向江父江母。

战枭寒的视线由上而下,在看到女孩玉白的手指上戴着战家尾戒,瞬间挣开江予凝的手臂,执起江阮的手。

“戒指怎么会在你这里!”

所以,是她吗?!他黑眸暗沉,充斥着危险,压迫!

江予凝身子抖了抖,立即看过去,什么尾戒?她怎么不知道!

但这尾戒,一看就价值不凡!

该死的,江阮这个小贱人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告知她!

她布满危险阴鸷的目光死死盯着江阮,快速走过去,一把夺过她指上的尾戒,表情受伤:“妹妹,从小到大我什么事都让着你,尽管你是我们江家的养女,我们却待你如亲人,以前你抢我东西,我都让给你了,可这次,你太过分了,连枭寒送给我的定情信物,你都要偷!”

她眼里顿时泛起泪水,看向战枭寒,柔声抱歉:“对不起,枭寒,是我没有保管好它,在我洗澡的时候被妹妹她拿走了……”

她故意露出她今早对着江阮身上痕迹,在脖颈上掐出来的各种痕迹。

战枭寒目光一凛,目光落在江予凝锁骨上、耳垂。

这三天他格外钟爱的地方……

所以,是江予凝。

而那个女孩,只是个出去乱玩,卑劣偷窃的小偷。

战枭寒的脸色沉下来,黑眸危险的眯起:“偷戒指的代价,你负的起吗?”

望着男人阴戾的脸色,江阮心脏震了震,不知为什么,被他误会了,就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火辣辣的,无地自容。

她鼓起勇气,语气很软却很坚定:“我没有偷。”

“不是我做的事情,我不会承认!”

江父派的车已经抵达门口,江阮不再多做解释,跑向门口,快速上了车。

战枭寒的目光下意识望着江阮离开的地方,她真的……不是那个和他缠绵三天的女人吗?

江予凝立即将尾戒待入中指上,有些紧,可她还是在战枭寒的面前晃了晃:“枭寒,以后我会管理好它,不会再弄丢它!”

明显的,战枭寒此刻的注意力根本无法放在江予凝身上。

他声音恢复以往的冷漠,“既然聘礼已经送到,我先走一步。”

话落,战枭寒长腿直迈向外走,江予凝死死的盯着战枭寒的背影直到消失,她骤然转身,看着跟来的几名女佣。

见状,她们立即跪在地上:“小姐,是我们的错!是我们没能拦住江阮,让她从后院跑了出来!”

“你们这群废物!都给我滚出江家,别再让我看到你们!”

江母一身旗袍,身姿优雅,端庄静仪,看着江予凝的脾气越来越爆,而江父还在眼前,她及时出声制止:“予凝,好了,别担心,能嫁入战家的只有你,江阮只是养女,身份不足,不足以对你构成威胁,就算战总想查,我们握死了证据,他也只能相信那晚的女人是你。”

与此同时,林肯车内,气氛诡异到极点。

助理透过后视镜望了望后座的战总,轻声请示道:“战总,我们现在是回公司还是……”

“立即调查江家养女的全部资料给我。”

助理有些诧异,但还是迅速应着:“是,战总。”

“等等。”

“战总怎么了?”

战枭寒黑眸紧眯,周身气势骇人,盯着前面那辆车:“跟上。”

助理不敢多问,立即紧跟行驶,直到了京都医院。

江阮不敢耽误一分一秒的下车后直接跑进医院,膝盖上的痛意越来越明显,她浑然不觉,直到满身是汗的来到病房,隔着窗户便看到里面的母亲已经戴上了氧气罩。

她连忙求道:“医生,我妈妈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恶化?”

“病人器官早就慢慢衰竭,三个月前我便跟你说过,需要尽快做手术,你的手术费筹好了吗。”

江阮本就因为疼痛而煞白的脸色更加苍白,“手术费我在筹,我会尽快缴上的,医生,求求你先给我妈妈做手术好不好。”

“江小姐,我们已经给了你很大的宽限!今天,倘若你无法先拿出十万,这个应急手术我们无法给你做!”

说完,医生便要准备离开去下一个病房。

胳膊却被江阮死死的拽住,她急声开口,“医生,我求求你,我一直都在攒钱,我先缴费六万好不好?就差四万了,再给我点时间!”

“江小姐,医院有医院的规矩,恕我不能再给您宽恕!”

这时,病房的仪器忽的发出滴滴警报声,仿若一把冷刃狠狠插在江阮心脏,重创一击!

医生一点点掰开江阮的骨节,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流下来。

“安排本院院长来做这台手术!”

男人熟悉薄凉的声音忽的在江阮耳边响起,江阮回了神,缓缓转身看去,目光直接撞入战枭寒那双毫无温度的深眸里。

医生反应比她更加明显,立即快步走过去:“战总,是给23号病房5床的病人进行手术吗?”

战枭寒冷眸扫过去,“给她的母亲,安排手术。”

“是是是!战总,我这就去请示院长!”

走廊一时间只剩下他们两人,江阮暗暗的松了口气,便再也无法忽视战枭寒审视的目光。

他为什么会帮她?

而且……为什么她心里会有种暖暖的感觉。

正要说声谢谢时,战枭寒已然走到她面前,伸手挑起她的下巴,“江阮?”

他盯着她,从上而下打量着,最后定睛在她的清澈眼眸上,睫毛上沾着湿意,软糯可怜。

“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便让院长来做这台手术。”

江阮敛眸,她记得江予凝的威胁,不准泄露那晚是她的事情……

可是,母亲的病……她无法再拖。

“好,你说。”

“你这三天去哪里了?”

江阮心里酸涩,“这三天我在打工。”

忽的,下巴上被男人狠狠一捏,疼的她张开了紧抿的红唇。

她被迫看着他的眼睛,战枭寒眉头紧皱,耐心逐渐流失:“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那三天,是不是你?”

江阮轻颤,她能清楚的看见他眼底蕴藏的深沉与审视。

他的手越收越紧,“说话!”

“不是我,战先生,你认错人了。”

话落,江阮用力一挣,往后退了几步,与他保持着距离。

她低垂着头,咬唇轻声道:“十万块钱我会尽快筹齐,报答战先生今日的帮助。”

“江阮。”就在江阮转身要走时,身后的男人再次叫住了她。

“我不希望别人对我撒谎,倘若我查出那三天的人是你,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江阮不敢回头,深吸了一口气,快步离开。

手术室门口,江阮靠着墙,双手抱着膝盖,一闭上眸,眼里便闪过男人俊美的容颜。

尽管再见时,他眼里已经褪去欲色与温柔,而且在他的认知里,江予凝才是那三天陪她一起的女人,他即将娶过门的妻子。

可江阮还是感激,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他帮了她……

后院里

江阮接到了医院里的电话。

“江小姐,你母亲病危!急需手术,需要家长签字!”

“我马上来!”江阮猛地站起身,往外走。

佣人凶神恶煞的拦着她。

“我要去医院,你们放开我!”

动漫关键词:老头把舌头伸进她腿间花缝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