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强行扒开女同桌腿玩弄的视频,办公室扒开衣服揉吮奶头

2022-05-27 12:42:4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付阿茶皱了皱眉,心里显然有些无奈,但是想到许千禾还愿意帮助妈妈,也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回答了许千禾的话,“我知道了!”得到了付阿茶的回答,许千禾的嘴角这才挂起了一抹

付阿茶皱了皱眉,心里显然有些无奈,但是想到许千禾还愿意帮助妈妈,也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回答了许千禾的话,“我知道了!”

得到了付阿茶的回答,许千禾的嘴角这才挂起了一抹笑意,沉冷的面色舒缓了几分。

餐厅里,许千禾点的菜都是付阿茶喜欢吃的,这倒是在她意料之外,没想到时间过去这么久了,他还记得她喜欢吃些什么。

只是和他在一起,付阿茶的情绪总是有些压抑的。他们之间的关系,根本没办法用言语表达。

付阿茶工作次日,部门陆经理忽然提出迎新聚会,她本是打算下班就到医院去替换父亲照顾妈妈,毕竟最近几天都是父亲辛苦照顾。

可是毕竟是刚刚入职,有些事情终归是推不掉的,第一次聚会就不去,难免会被人说不合群。

餐厅里,付阿茶和同事一起吃了饭,期间也被灌了几杯酒,她的酒量一向不好,几杯酒下肚,头已经晕乎乎的。

为了躲酒,付阿茶以去洗手间为由,出了包厢。

包厢外,她找了走廊边的垃圾桶,一阵干呕。

她失去过太多次工作了,所以在付阿茶的心里,能够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实属不易,为了和同事搞好关系,她今天也是豁出去了!

楼梯处,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上楼,看起来,几人各个都不平凡,而巧合的是,许千禾就是其中一个。

“许总,这次的合作对于我们两家公司来说,都是个不错的机会,所以这件事情你真的要好好考虑一下。”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边走,一边说道。

许千禾点点头,“合作上的细节,之后你让人将文件送到我的公司,今天……”

许千禾正要说下去,目光中忽然就撞进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的脚步顿了顿,开口说道,“你们先过去,我有些事情要处理。”

说完,许千禾直接走向了付阿茶,面色也有些阴沉。

说实在的,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他今天之所以会选择在这个餐厅,的确是因为付阿茶。顾衡说,付阿茶和部门的同事出来聚会了!

但是许千禾没想到的是,他才刚刚到了餐厅,就见到了付阿茶这丫头。

他皱着眉头走过去,沉冷着声音开口,“为什么喝成这样?”

付阿茶这丫头的酒量,许千禾再清楚不过,加上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本就不好,不知道喝酒对眼睛会不会有什么影响,许千禾的心里难免有些担心。

忽然听到许千禾的声音,付阿茶的身子就僵了一下。

她侧过头,视线落在了他的脸上,难免是有些震惊。

然而几秒钟之后,付阿茶也是无奈的摇摇头,打消了心里那乱七八糟的想法。怎么可能是许千禾?她才不相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他碰巧就在。

而且这一年多来,她梦到许千禾的次数也不是一次两次,付阿茶觉得,一定是她出现了幻觉。

她已经喝的醉醺醺的,嘴角也挂起了一抹苦笑,下意识的抬起手,抚摸着许千禾的脸,“为什么?你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我还是会看到你?”

她分明说好了,不再想念许千禾,分明也下定了决心和许千禾撇清关系,可她的心为什么就这么不听话呢?

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付阿茶的眼睛也红了起来。

这两年来,她一直不敢提起关于许千禾的事情,也只有在做梦的时候才敢和许千禾说说话。

“怎么?见到我你不高兴?”许千禾皱了皱眉,看着付阿茶迷离的眼神他就清楚了,这女人是喝醉了酒。

他抬起手,扶住了她的胳膊。

原本眼神就不好,还把自己喝成这样,回家都成了问题,让他怎么能放下心来?

付阿茶听着,忽然委屈巴巴的撇撇嘴,摇摇头。

“阿茶?”这会儿,一个女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女人是付阿茶的同事唐书,和她一样是新入职的员工,所以相对来说,两人更为亲近。

迟迟不见付阿茶回去,唐书的心里有些担心,这才出来看看。

听到唐书的声音,付阿茶愣了一下,抽回了自己的手,“许千禾,我要走了,你可千万不要再出现了哦!”

她说着,摇摇晃晃的转过身去,他若总是这样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又该如何放下他呢?

只是她刚刚转身,就被许千禾抓住了胳膊。

许千禾的视线落在了唐书的脸上,带着几分警告,“我的人,我带走了!”

说完,他直接将付阿茶打横抱起,大步往餐厅外走。

知道付阿茶会喝成这个样子,他早就该来,或者早就该阻止。现在她这样浑浑噩噩的,他哪能放心把她留下?

车子一路开走,车子里是片刻的沉默。

付阿茶有些头疼,酒精的刺激让她更加浑浑噩噩。

良久的沉默之后,许千禾这才开口,“你喝了多少?”

她笑呵呵的伸出一根手指,在他的面前晃了晃,“一点,就一点,喝醉了酒才能见到你。”

许千禾听着,心头就咯噔一下,她说,不要让他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不知道是出于幻觉,还是真的不希望他出现。

可说出这一番话的同时,她仿佛又在期待见到他。

她抬起手抚摸他的脸的那一刻,已然触动了许千禾的心。

这个女人,似乎就连自己都处于矛盾之中。

“茶茶。”许千禾皱了皱眉,叫着她的名字,声音都沉冷了几分。

他不喜欢她喝酒。

“嗯?”付阿茶嗯了一声,越发的凑近她几分,她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几乎贴在他的脸上。也就是这样的一双眼睛,乍一看,谁又看得出是有问题的呢?

她温热的呼吸扑在他的脸上,乱了他的心弦。

车子吱啦一声停下,许千禾心跳加速,明显感觉呼吸困难,身体发热。

这女人……

“千禾,我不是故意的……”付阿茶觉得见到他是自己产生的幻觉,以至于下一刻,她的举动忽然更加大胆了起来。

她搂住他的脖子,目光迷离的摇摇头,“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呢?”

付阿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满满的都是委屈,许千禾从来都不相信她,她和傅恒之间分明只是朋友,分明没有他们所说的那种关系啊?

这件事情一直都是付阿茶的心结,虽然之前她选择了逃避,可终究是没有逃掉心里的疤。

“我没有不相信你。”许千禾皱了皱眉,猛然按住了她的肩膀,将她压在了车座上,“我相信你。”

他的话说的坚定,却也明显呼吸急促了起来,许千禾可是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这样的挑逗,他怎么可能承受得住。或许付阿茶哈做出这个举动的时候并没有觉得什么,但是在许千禾的心里,的确掀起了一番波澜。

许千禾相信付阿茶的话,相信他的光明是她给的。

也就是因为如此,他恨意散去,只剩下了对他的内疚,甚至是无法割舍的,曾经那么深刻的情感。

“骗子。”付阿茶苦笑一声,忽然就红了眼眶,“你相信任何人说的话,唯独不肯相信我,我和傅恒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

或许是酒精作祟,她抛下了所有的事情,只记住了自己所无法忘怀的曾经。

他不相信她,她认准了这一点。

付阿茶的话出口,许千禾的心里瞬间就咯噔一下,心头也狠狠一颤。原来付阿茶所介怀的是这件事情。

“我相信你,相信你。”不知道怎么的,听着付阿茶和自己这样说,许千禾的心里忽然就酸楚的不得了。

当年的确是他有所犹豫,仔细想来,是他的问题,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他最该相信的都该是付阿茶没错。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带着满身火热,许千禾开口质问,“你和傅恒,做没做过?”

听着许千禾的话,付阿茶哇的一声,哭的更加汹涌了!她多年的委屈几乎都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

“有没有?”许千禾再次开口质问。

“我没有,我没有。”付阿茶的拳头不断的砸在许千禾的身上,显然是带着几分抗拒,埋怨,可偏偏是她这一副抱怨的样子,竟也像极了是在和他撒娇。

以前的付阿茶,不正是这样的一个姑娘吧?

坚强,向阳,可偏偏又会和他撒娇。

却也是因为付阿茶的这一句我没有,许千禾心底的火热瞬间就爆发了出来,他压住了付阿茶的肩膀,直接将她的座椅靠背放下去,随后毫不犹豫的解开安全带,压住了她。

身上突如其来的重量压的她呼吸困难,付阿茶皱了皱眉,刚想开口,就被许千禾吻住了唇。

火热的柔软压下来,许千禾的吻霸道蛮横,带着多年来的思念,内疚,不甘心。

一个吻结束,许千禾紧紧的将她抱在了怀里,低沉的声音撞进了她的耳朵,“茶茶,这将近两年,我很想你。”

哇!

下一刻,身下的女人忽然使尽了力气推开他,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她的确不胜酒力,却还喝了这么多。

许千禾的面色越发的难看了起来,皱着眉头抽出了车上的纸巾,给她擦拭着身上的污秽,“我带你回去。”

别墅里,许千禾抱着付阿茶上楼,直奔自己的卧室。

别墅里的佣人迎过来,震惊不已,“少爷?”

“准备一身干净的女装,送到我的房间去。”说完,他直接带着她上楼,抱着她走进浴室,付阿茶的身上脏兮兮的,尽是酒味,他要先把她处理干净了!

付阿茶已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这些年来,她也是第一次把自己喝成这样。

温热的水浇在身上,微微拉回了付阿茶的思绪。

她睁开眼睛,就见到了面前的许千禾。

幻觉,一定是幻觉。

“醒了?”他低沉的声音撞进了她的耳朵,触动着她的心弦。

又做梦了……

付阿茶叹了一口气,困意袭来,再次睡去。

许千禾皱了皱眉,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无奈。

他给她洗了澡,抱上床,女佣送来了衣服,耐心的给她换好。

可偏偏看着床上的女人,许千禾心里就忍不住的躁动。

忍忍。

许千禾深呼吸,不断的提醒自己要冷静下来,没有付阿茶的允许,他不应该碰她。

可偏偏这个时候,床上的女人翻了个身,直接抱住了他的胳膊。她痛苦的呢喃一声,也是一个细微的举动,猛的让他全身的细胞都炸裂开来。

“该死。”

付阿茶这女人……

还好今天他找了过去,带着她离开了餐厅。若是他喝成这样被别人带走,说不准要出什么事情。面对这样的付阿茶,相信没有哪个男人承受得住。

“千禾。”

“千禾。”

身边,付阿茶忽然就开了口,呢喃着他的名字。

她梦到他的时候不在少数,为数不多的醉酒之时,也是这样叫着他的名字。

她对他的感情准确的印证了四个字,爱而不得。

许千禾的手紧握成拳,冷静散去,翻身而上。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这般诱惑,承受得住才是不正常的。

不管后果如何,他负责。

这许家少夫人的位置,本也是她付阿茶的。

偌大的卧室房间,气氛越发的火热,付阿茶疼的咿咿呀呀的,口中直骂他混蛋。

许千禾的动作轻下来,捏住了她的脸,“茶茶,看着我,知道我是谁吗?”

“千禾,唔……”

她的一句千禾,仿佛给了他更多的动力,那一晚,许家别墅的卧室里翻云覆雨。

付阿茶知道她在做什么,只是那种感觉特别的不真实,她以为他是在幻觉之中,她以为,她可以在梦里放任自己一次,却没想到……

看到身边的男人和床单上的嫣红,付阿茶傻眼了!

不是幻觉,昨晚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她懊恼的锤了锤自己的头,随后动作又放轻下来,生怕吵醒了身边的男人。

现在这种情况,付阿茶也不知道自己改以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许千禾。

她蹑手蹑脚的起身下床,第一个反应就是,跑!

看着付阿茶跑出别墅的身影,楼下的佣人微微一愣,有些不解。

这姑娘是怎么回事?

这可是少爷第一次带女人回家过夜。

付阿茶的衣服凌乱的挂在她的身上,因为走的过于急切,上衣的纽扣都扣差了一颗。

她匆匆忙忙的拦下了出租车,说了出租屋的地址。

还好之前的出租屋还没有到期,否则以她现在的这个状态,完全是不敢被爸妈看到的。

车外,阳光明媚,付阿茶坐在车子里,心情却阴云密布。

她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和许千禾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对于昨晚的事情,她隐约还是有一些记忆的,都是她太蠢了,竟然觉得就是自己在做梦,就是幻觉。

如今……

付阿茶皱了皱眉,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下,她的下面隐隐还有些疼痛,清楚的提醒着她昨晚的情况有多激烈。

浴室里,付阿茶洗了澡,温热的水淋在她的身上,却依旧无法平息她的情绪。

许千禾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将近一小时之后,身边已经不见了付阿茶的身影,昨晚的事情的确是如梦如幻,但是床单上的血迹清楚的提醒着他,他睡了付阿茶。

也是这一个认知,忽然让他的嘴角上扬起来。

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新的进展。何况昨晚那小妮子也是配合的很……

自然,你最让许千禾心情愉悦的是付阿茶竟然真的是第一次,她一直在解释她和傅恒的事情,或许他们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但是有一点,傅恒对于付阿茶,绝对不只是朋友那么单纯。

但是从现在开始,付阿茶就是真正属于他的女人了!

别墅里,许千禾找不到付阿茶的身影,佣人说,付阿茶已经离开了!

约摸着上班时间,许千禾的电话打给了顾衡,顾衡说,付阿茶已经到了公司,许千禾这才放心一些。

电话那边,顾衡的嘴角挂起了一抹无奈的轻笑,“你对付阿茶还真是关心的很,这样的事情竟然也要亲自打电话来问一问。”

“不管怎么样,人一定给我照顾好了!”许千禾说着,目光也是严肃了起来。

如果可以,许千禾真的恨不得让付阿茶留在自己的公司,时时刻刻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但是那女人的性格也是执拗的很,根本就不会答应。

没办法,他只能将人送到傅恒这里来。

而许千禾早就又了和付阿茶重新开始的准备,昨晚的事情就是一个最大的转折点,如今他们之间已经有了无法断绝的关系,抽个时间,他得去见见那女人了!

“放心。”付阿茶对许千禾做的事情,顾衡也有所感触,加上自己和许千禾的关系,自然会好好照顾付阿茶。

“对了……”只是随后那一刻,许千禾想到什么,不禁也有些犹豫,“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是沈安怎么办?”

这些年来,许千禾身边的女人少之又少,他几乎对于任何类型的女人都提不起兴趣,尽管他一直以恨付阿茶自称,可留在他身边醉酒的也只有沈安一个。

顾衡曾经以为,如果许千禾结婚了,对方绝对会是沈安,却没想到到如今,出现了付阿茶这个变故。

“我会处理。”许千禾声音平淡的回答他的话。

对于沈安,许千禾算不上喜欢,只因为当初留在医院照顾自己的情分,这些年来他对沈安才这么客气。

他并非不知道沈安对自己的感情,但是两个人能不能在一起,从来都不是一厢情愿就可以的。

一上午的时间,付阿茶一直都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自己和许千禾的事情。

好在公司的同事还算好相处。

中午的时候,唐书凑到了付阿茶的身边,轻声开了口,“茶茶,昨晚在餐厅,我看见你被许千禾带走了!你们是什么关系?”

从唐书的口中听到许千禾的名字,付阿茶的脑子瞬间就轰的一声,炸了开。

“你认识许千禾?”付阿茶没想到,偏偏昨晚的事情还被人看到了!

唐书摇摇头,“不算,许总和我们公司算是有交集,加上平日里在新闻上见到过。茶茶,昨晚……”

唐书说着,也是咬咬唇,心里也有些为难。

她不知道许千禾为什么要带付阿茶离开,她原本是想追上去的,可后来觉得,许千禾这样的男人根本不是自己能够得罪的,也只能做罢!

虽然她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对不起付阿茶。

付阿茶的眉头微微一皱,吱吱唔唔的说道,“我们……其实我们就是老同学,算是认识,昨晚他看我喝醉了酒,这才送我回家。”

她总不能说,自己被许千禾带走了,还发生了关系。

更不能说,她和许千禾之间是前任男女朋友的关系。

唐书倒是也没有多想,这就点点头。

一直到下班时间,付阿茶离开公司,准备到医院替换父亲,却没想到,在公司楼下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尽管时隔两年,她还是一眼认出了对方。

许千禾的妈妈。

许千禾躺在医院里的时候,付阿茶见过她,这个女人哭的泪眼婆娑,苦求医生一定要治好许千禾的眼睛。因为是自己喜欢的人的妈妈,仅一面,付阿茶就印象深刻。

可是在这种地方见到许妈妈,付阿茶也有些意外。

更意外的是在那之后,许妈妈就走向了她,“你就是付阿茶吧?能给我一些时间吗?我想和你聊一聊。”

咖啡厅里,付阿茶双手握着杯子,情绪紧张。

许妈妈的嘴角挂起了一抹弧度,开口说道,“你对千禾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当年我也没有多想,只觉得千禾是运气好,没想到……”

“那件事情,谢谢你。”

付阿茶咬咬唇,坚定的摇摇头。

那是她欠下许千禾的,心甘情愿。

“你的眼睛……”许妈妈有些意外,目光落在了付阿茶的脸上。

付阿茶微微一愣,这才开口回答,“有幸接受了二次手术,找到了角膜捐献者。虽然手术出了一些小问题,如今看东西不是特别的清楚,但我已经很知足了!”

她笑了笑,声音温婉。

对于这个一手带大许千禾的单身母亲,付阿茶很尊敬,她不容易,值得敬佩。

动漫关键词:强行扒开女同桌腿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