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办公桌添的我好爽_男票用手揉我下面很痒

2022-05-27 12:39:2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你觉得多少合适?”付阿茶的话,问的沈安哑口无言。看出来了,付阿茶想狮子大开口。但只要她给得起,她可以豁出去。以后她若是嫁给了许千禾,还差这一点半点的钱财吗?何况

“你觉得多少合适?”

付阿茶的话,问的沈安哑口无言。

看出来了,付阿茶想狮子大开口。但只要她给得起,她可以豁出去。以后她若是嫁给了许千禾,还差这一点半点的钱财吗?

何况在她的心里,没有任何物,任何数目,能和许千禾的感情比较。

“我只是想提醒你,情分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我和许千禾之间的事情,也不需要你参与。”付阿茶说话的声音沉冷起来,因为沈安的这个举动,她显然很不开心。

“如果你只是想和我说这件事情,那么请你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沈安今天过来,无非是要用金钱来羞辱她,她穷也穷的有志气,不会拿不该拿的钱,她和许千禾之间的事情怎么处理,也不需要沈安来安排。

付阿茶说着,直接站起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沈安的眉头皱了皱,忽然被下逐客令,面色瞬间也黑了,“付阿茶,你应该清楚,你和千禾之间已经不可能了,留在这里,不过只会彼此伤害。”

“还有……”她说着,嘴角忽然挂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还会伤害到傅恒,你不是最在乎他吗?”

沈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就起身离开。

只是出了付家,沈安的面色就再次难看了起来。

不是不可能。

她之所以这样说,也只是想让付阿茶放弃,可她比谁都清楚,付阿茶在许千禾的心里仍旧留有一席之地。

雨过的城市,潮湿又闷热。

许氏总裁办公室,许千禾的管家站在对面,“少爷,当年手术的捐献者信息确实没办法查到,不过有一点,许夫人当年真的没做什么。”

许千禾怀疑是妈妈做了什么,才那么快就有了合适的眼角膜,但是之前付阿茶的话,戳中了他的心。

“至于付小姐,我查不到付小姐的眼睛信息,或许当年的那一场大火,确实也伤了付小姐的眼睛。”

许千禾醒来之后,付阿茶不见了,当年她是不是也伤了眼睛,许千禾不得而知。

他面色沉冷,回答了管家的话,“我知道了!”

酒吧里,音乐震天。

酒吧经理打量着付阿茶,嗤笑一声,“小姐,就凭你,可能不太适合我们这里的职业。”

付阿茶的身材不算好,也没有那种蛊惑人心的魅力,说的直接点,不够骚。在这种地方,付阿茶这样的姑娘是很吃亏的,很少会有恩客喜欢这样的女人。

付阿茶顿了一下,急忙摇头,“我不是来……卖的,经理,我来卖酒,可以吗?”

经理一顿,显然还是有些犹豫。

付阿茶继续说道,“经理,你就让我试一试,我真的很需要一份工作。试一试,对你也没什么坏处,不是吗?”

傅恒要介绍工作给她,可是以她的眼睛,完全找不到适合的工作。她不能长时间盯着电脑,只能打打零工。若是被老板发现了眼睛的问题,也顶着被开除的可能。

付阿茶不想给傅恒添麻烦,就算是总还工作,她也不会放弃往前走。

经理沉默几秒,点点头,“行,那就给你一次机会。”

工作的时候,付阿茶认识了一个叫做郭美的同事,年纪和她相仿,长得漂亮,为人热情。

对于任何事情都不熟悉的付阿茶,郭美讲起了自己所知道的经验,“我们工作的这家酒吧在我们这里也是赫赫有名,到这里来的一般都是有钱人。”

“有些人最喜欢吹捧,所以见到他们的时候,一定要多夸一夸。”

郭美笑了笑,继续说道,“你先跟我来,看看我是怎么做。”

郭美提着酒,进了一个VIP包厢。

包厢里,形形色色的男女站在一起,唱歌喝酒,气氛暧昧。

却也是在那一刻,付阿茶的视线里就撞进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许千禾。

她的脚步一顿,心里瞬间咯噔一下。

许千禾坐正悠闲的靠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杯酒,身边的一个姑娘不断的往他的身上贴,投怀送抱。

尽管环境黑暗,尽管她看不清许千禾的表情,尽管时隔一年多,他仍旧是她只见一眼就能认出来的人。

见到付阿茶,许千禾显然也有些意外,然而几秒过后,许千禾的嘴角就挂起了一抹讥讽的笑容。看来离开了自己,这女人的日子过的并不好。

口口声声要保护她的傅恒,竟舍得她来卖酒。

郭美已经走了过去,抓准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啤酒肚,“老板,这是我们酒吧最新推出的酒,可是进口的,老板尝尝吗?像你们这样的人,一定要这样的酒才配得上你们的身份。”

“哟?”忽然凑过来一个女人,啤酒肚瞬间来了兴趣,眼里都泛出光芒,“妹妹果然有眼光。”

啤酒肚倒了一杯酒,送到了郭美的面前,“妹妹,哥哥买你的酒可以,你是不是也要给哥哥一点好处?干了这杯酒,表表你的诚意。”

说着,他大胆的抬起手,搂上了郭美的肩膀。

郭美顿了一下,下意识的想要后退。

付阿茶见情况不对,急忙上前一步,扶着半蹲着的小美起身,“小美,算了,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

小美也要走,却直接被啤酒肚搂住了腰,他将人往回一带,直接按在了自己的怀里,“妹妹,今天可是你主动送上门来的,你让我买酒,不是也得付出点什么?”

“天下没有白来的午餐,这个道理你还是懂的吧?”

“我给你这个面子,妹妹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小美慌了神,她卖酒的日子也不算太多,遇到过脾气不好开口赶人的,也遇到过破口大骂动手动脚的,但是耍流氓到如此地步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这位老板,您不想买酒就算了,请不要强化人所难。”付阿茶担心小美,也是看不下去了!

付阿茶的话更是扫了啤酒肚的兴致,包厢里安静下来,音乐停下。

“你又算什么东西?如果看不下去了,不如你来代替她?如何?”放开了小美,啤酒肚站起身,大胆的摸了摸付阿茶的脸,“哟,皮肤保养的不错。这么纯,该不会是第一次出来卖吧?”

付阿茶后退一步,匆忙躲过,“不好意思,我们只是卖酒,而不是先生所说的卖,请你放尊重点。”

“你这不是开玩笑的吗?区区一个卖酒女,还想让我们放尊重?卖酒和卖身又有什么区别?”

啤酒肚的话一出,包厢里瞬间响起了一阵笑声。

届时,许千禾的面色黑了下去,眼里迸发出凌厉的光芒。

他恨极了这个女人,可也只能他来报复,见她被如此羞辱,许千禾丝毫都感受不到出气的快感。怒意漫上心头,许千禾握紧了手中的酒杯。

“妹妹,你若是放不开,谁会买你的酒?你若是陪我玩的高兴了,你这里我酒,我全包了,如何?”

啤酒肚还想动手,却也是在下一刻,一个酒杯就砸在了他的头上。

“他妈的,谁……”啤酒肚疼的破口大骂,可见到是许千禾扔出的酒杯,瞬间就怂了下来,“哟,原来是许总,你看,我是不是夺人所爱了?”

“许总看上这个女人了?”啤酒肚一脸殷勤,对于许千禾,显然是有些敬畏。

付阿茶的唇动了动,心情复杂,许千禾出手,显然是在她意料之外。

他恨极了她,该是最盼着她不好过的一个。

“滚。”许千禾沉冷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不容抗拒的威严。

那啤酒肚吓了一跳,几秒后回过神来,急忙说道,“行,我们这就滚,给许总腾位置,快走。”

“许总。”许千禾身边的女人显然不甘心,搂着许千禾的胳膊,往他的身上贴了贴。

许千禾没有说话,危险的目光就落在了她的脸上。

被许千禾这样瞪了一眼,就算是再不甘心,也不敢多留。

他的脾气是出了名的不好,可偏偏大家都不敢得罪,并且挤破了头都想有和许千禾一起玩的机会,想趁机拉近和许氏关系的人可不在少数。

酒吧里的人呼啦啦的离开,一时间,包厢里就安静了下来。

付阿茶目光黯淡,双手死死的抓紧了装着酒的袋子,心底满是不知所措。许千禾的出现,几乎清空了付阿茶的大脑。

郭美刚想开口道谢,许千禾就开口说道,“你也出去。”

一时间,郭美也有些尴尬,却也明白了其中缘由,许千禾出手,是因为付阿茶。她深吸了一口气,丢给付阿茶一个祝你好运的表情,转身就走。

付阿茶也要走,身后就再次传来了许千禾的声音,“怎么?道谢也不会吗?”

付阿茶的身子僵住,脚步顿在了原处。

偌大的包厢之内,只剩下许千禾和付阿茶两人。她深吸了一口气,视线落在了许千禾的脸上,“许总,谢谢你出手帮忙,我就不打扰你了!”

“付阿茶,对于你当年的行为,你可有后悔过?”他低沉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默然。许千禾漆黑的眸子紧盯着她,隐忍着心底的怒火。

“当年靠不住我这个眼瞎的许千禾,跟着傅恒跑了,却也是没想到吧?离开我,你竟然沦落到今天这个卖酒的地步?”

许千禾的嘴角挂起一抹轻笑,笑容中满是讥讽,“怎么?傅恒不给你钱花?”

付阿茶咬了咬唇,许千禾的话,显然是在羞辱她。

她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视线模糊,却无比坚定,“许千禾,感谢你今天的帮助,但如果你只是为了说这些话给我听,那么大可不必。”

“难道你所有的快乐,就只能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她轻笑一声,却也是在隐藏心底的无力和酸楚。

许千禾翘着二郎腿,无所谓的耸耸肩,“你说的没错,你这种女人,不配过上好日子。”

“那你的人生未免太过无趣了!”她咬了咬唇,一字一句的回答着许千禾的话,“许千禾,我和你,不想再有任何联系。”

说着,付阿茶转身要走。

身后,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许千禾沉冷着脸,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猛然将她按在了墙上,“我的人生自然不如你有趣,你和傅恒这对狗男女日子过得倒是自在。”

“许千禾,你嘴巴放干净点。”付阿茶和傅恒之间清清白白,从未有超出朋友的任何举动。

许千禾这男人,如今简直不可理喻。

他面色更怒,手上的力气也加重了几分,“付阿茶,你是最没有脸说这一番话的人,告诉我,之前你在别墅里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许千禾手上的力气加重几分,疼的她面色发白。

她皱了皱眉,别过头去。

当时她为了傅恒,实在是被逼无奈,可是如今,她终究是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了!在她的心里,那是她欠下的,是她该还的。

见她不回答,许千禾就恨不得撕掉她这个女人。

他猛然将她扛在肩上,直接扔到了不远处的沙发上,随即欺身而上,“既然怎么都是出来卖的,卖给谁又不是卖呢?不如卖给我,如何?”

他一手压着她,一手抽出了钱包,“价钱随你开。”

他说出的这一番话,一是因为愤怒,二也确实是在羞辱她。

付阿茶面色发白,慌忙的别过头去,躲开了他炙热的目光,“许千禾,我没你想的那么龌龊,就算是卖酒,也是我为了生存而做出的努力。”

他凭什么这样侮辱她?

当年的事情,的确是他们人生中重要的一次变故,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一年多的时间,许千禾变成了如今这个恶魔。

“为了生存,所以背叛我?嗯?”许千禾嗯了一声,尾音挑起。

“既然如此,我给你钱,你陪我睡,有何不可?”说着,许千禾忽然就落下了自己的吻,毫不犹豫的撕咬着她的皮肤。

付阿茶倒吸了一口凉气,痛苦的抗拒着他的触碰,抬起手不断抗争。

奈何她的力气不如他,根本推不开身上的男人。

她的抗拒越发的让许千禾不爽,当年的场景不断的撞进她的脑海,在学校的晚会后台,她和傅恒抱在一起时也不见她如此抗拒。

啪!

却也是在下一刻,付阿茶猛然抬起手,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脸上。

清脆的响声随着火辣辣的痛感,许千禾的耳朵嗡嗡作响。

房间里的气氛诡异起来,许千禾有片刻的呆滞。

却也是几秒之后,他回过神,怒气直冲脑海。

身上的男人越发的愤怒,付阿茶显然也是被自己的举动所吓到了,她的脑子嗡嗡作响,使尽了力气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

“和傅恒在一起的时候,你也是这么抗拒?”他的笑容中满是讥讽,心中越发愤怒,“付阿茶,的确是瞎了眼睛。”

他的力气越来越大,火热的吻再次落了下去,他死死的将她的双手压过头顶,一个吻火热蛮横。

付阿茶双眸通红,眼泪滑落,不知所措。

许千禾疯了!

他过往的温柔,细心,不断的刺激着她的心脏。

却也是这会儿,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付阿茶的思绪,她心脏狂跳,双手死死的握着拳头。

许千禾的面色难看至极,愤怒之余,还是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手机号码。

是许妈妈。

见他放松警惕,付阿茶这就抓准了机会,起身就要跑。

只是下一刻,她仍旧被许千禾抓住了手腕,他目光沉冷,一双漆黑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看,随即薄唇轻启,开口警告,“付阿茶,我们之间的事情,没完。”

随着他的一句话,付阿茶的心里咯噔一下。

手上的力气一松,许千禾这才放开了手。

付阿茶匆忙转身,往包厢外跑。

或许是因为惊吓,也许是因为许千禾的最后一句话,一直到离开酒吧,她的心脏都狂跳不止,万分不安。

卖酒也好,其他职业也罢,付阿茶不过是想找一个收入来源好好生活。却不知道因为什么,许千禾这样阴魂不散,竟然会在这样的地方和他相遇。

她匆忙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家的方向,生怕许千禾等下出来,会和她再次撞见。

只是这好不容易找来的工作,怕是又要换掉了!

酒吧里,许千禾接通电话。

电话那边,许妈妈的声音传进了许千禾的耳朵,“千禾,明天是什么日子,你没有忘记吧?”

“自然没有,今晚我会回去。”许千禾坐在了沙发上,烦躁的抽出一根烟,点燃。

烟雾之下,他的视线落在了包厢门的方向,脑海中尽是那女人逃走的样子,如今的付阿茶怕极了他,这让他有些不爽,在傅恒面前的时候,她必然不是这番模样。

而跟着那个男人,也不见她过的多好,

“好,那妈妈等你回来。”电话那边,许夫人说完,挂断电话。

明天是许千禾爸爸的忌日,往年的时候,许千禾都是前一天回去,第二天一早和妈妈一起去祭拜爸爸。

只是许千禾也没有想到,他回去的时候,竟然在老宅里见到了沈安的身影。

沈安坐在沙发上,和妈妈聊的开心。

见到许千禾,沈安急忙站起身,目光中带着几分惊喜,“千禾,你回来了!”

许千禾的唇动了动,没有说话。

一时间,老宅里的气氛也有些尴尬。

许妈妈见状,急忙开口缓和气氛,“千禾,刚好安安来看妈妈,就陪着妈妈聊了一会,妈妈平时一个人在这边,也是无聊的很。”

“安安知道你爸爸的事情,希望明天能和我们一起过去。”许夫人的嘴角挂起了一抹笑意,心里别提多开心了,对于沈安这个孩子,许夫人一直都非常喜欢。

当年千禾眼睛受伤,陪在医院里的一直都是沈安。

“千禾,你觉得呢?”许夫人说着,目光就落在了许千禾的脸上,等待着许千禾的回答。

许千禾的眉头皱了皱,看了看一脸期待的沈安,不禁心里烦躁,他现在着实是没有心思想这些事情。

“随你。”片刻的沉默之后,许千禾回答二字。

许夫人听着,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知道付阿茶回来了,如今最希望的就是许千禾能够和付阿茶保持距离,所以不管是沈安也好,其他的女孩子也罢,许夫人如今最希望的就是许千禾能够找一个女朋友。

所以如实说,许夫人有撮合许千禾和沈安的意思。-

他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其实也挺合适的。

“我去休息了!”留下一句话,许千禾直接就往房间的方向走。

沈安顿了一下,急忙跟了上去,在许千禾关上门前,挤进了他的房间。

沈安匆忙的抓住了许千禾的胳膊,眼里带着几分请求,“千禾,我已经好久没见到你了,我们聊一聊,可以吗?”

因为距离近了,沈安清楚的闻到了许千禾身上的烟酒味。

两年前的许千禾烟酒不沾,而如今他之所以变成这样,全部都是因为付阿茶。

最近这段时间他们的联系之所以少了,必然也是因为付阿茶那个女人,沈安想不明白,付阿茶何德何能。

许千禾放开了要关门的手,走到了床边坐下,也是不爽的扯了扯领带,“说吧!”

“千禾,最近这段时间里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了,是因为付阿茶,是吗?”沈安看着许千禾的眼睛,心里有些酸楚,这是她心中所想,便毫不犹豫的问了出来。

许千禾扫她一眼,显然是懒得回答。

沈安眉头一皱,心里清楚,被她说对了!

“千禾,你明知道我喜欢你,所以不管我做什么事情,必然是以为你考虑为主。当年……终究是付阿茶对不起你,她不知道被你喜欢。”

沈安咬咬唇,付阿茶那个女人一出现,许千禾就彻底变了。如今他们的生活一团糟,折让沈安很是不安。

听着沈安的话,许千禾的嘴角就挂起了一抹轻笑,“那么你呢?”

他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目光锐利。

付阿茶一直是他心中的禁忌,沈安不该提起她。

沈安一愣,一时间没明白许千禾的意思。

“你就值得我喜欢了吗?”

对于许千禾的质问,沈安竟然无言以对,但是沈安自认从未做任何对不起许千禾的事情,至少她比付阿茶值得。

她收紧了握着拳头的手,咬了咬唇,但是在她的心里,只有一件事情,她欺骗了他。

动漫关键词:办公桌添的我好爽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