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小浪货腿打开水真多真紧||一女多男同时承欢高辣H

2022-05-27 12:38:5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我和傅恒真的什么都没有,我们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好一声你们?你和傅恒?”她的话,更是激怒了许千禾,她和傅恒被称作我们,而他许千禾就是思想龌龊。为什

“我和傅恒真的什么都没有,我们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

“好一声你们?你和傅恒?”她的话,更是激怒了许千禾,她和傅恒被称作我们,而他许千禾就是思想龌龊。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不是拜她所赐?

“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你这女人从来都是满嘴谎言。是真是假,我自己来验证。”

付阿茶慌了,恐惧的惊叫出来,拼了命的想将他推开,“我没有,我们什么都没做,你不要碰我。”

看着抗拒的女人,许千禾猛然扼住了她的脖子,“这都是你欠我的。”

他的眼里满是恨意,危险的气息蔓延开来,付阿茶恐惧的想要躲开他,却一动都不能动。

却也是这会儿,手机铃声响起。

许千禾沉冷着脸,僵持几秒,这才放开了她,接通电话。

片刻之后,他看着她冷笑一声,低沉的声音撞进了她的耳朵,“你跑不掉的!未来的时间里,你就好好的留在这里吧!”

看着许千禾的背影,付阿茶的脑子嗡嗡作响,让她看到了希望的是这一次,许千禾没有将门上锁。

天色越发暗淡,付阿茶这才小心翼翼的离开了房间,她的手机被拿走了,她只能祈祷找到这别墅里的电话。

别墅里,只有一盏微弱的灯开着,昏暗的环境之下,付阿茶视线模糊,摸索着找到楼梯扶手下楼。

借着微弱的光芒,她走到门前,别墅的门也已经锁了,她根本逃不出去。好在客厅里空无一人,她拿起电话,拨通出去。

电话那边,男人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你好,我是傅恒。”

“傅恒,我是阿茶,傅恒,你救救我。”听到傅恒的声音,付阿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鼻子一酸,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听到她的声音,傅恒瞬间也紧张了起来,他蹭的站起身,急忙询问,“阿茶,出什么事了?”

“我在许千禾的家,我被关起来了,傅恒,救救我。”

“许千禾?好,我知道了,我这就想办法,阿茶你别急。”傅恒拿起外套,急忙离开了家。

别墅里,付阿茶挂断电话,这才松了一口气。

傅恒说会想办法,就一定会有办法。

她平稳了一下自己焦躁的内心,转身上楼,几步之后,她的视线里就撞进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二楼的护栏之后,许千禾正双手插兜,一脸不屑的盯着她看。

她上楼的时候,那种小心翼翼的样子显然是有些不正常,她的眼睛……

许千禾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抱有怀疑,难道当年的那场大火,她的眼睛也伤了?

不对。

许千禾很快打消了心里的念头,这些年她在外地,吃喝住行全部正常,甚至还找了工作,这不是一个瞎子该有的表现,或许只是环境陌生,灯光昏暗,所以她才会这样。

付阿茶的脚步僵在那里,心脏狂跳。

“你在给谁打电话?”

僵持了几秒之后,许千禾低沉的声音忽然就装进了她的耳朵。他没有发脾气,可就是这样平稳的态度,更是让她心里不安。

“我没有。”付阿茶死不承认。

“你以为,有人能从我这里把你救出去吗?”许千禾冷笑一声,虽然他不清楚她的电话打给了谁,却听出她不是在报警,与其求助别人,倒不如报警。

这么多年,她还是一样的蠢。

“不管是谁,他来了,我保证他不能站着出去。”

他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危险的开口。

付阿茶的心里咯噔一下,瞬间后悔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她找了傅恒,很可能会将傅恒也拖下水。

她紧忙加快脚步上楼,想要走到他的身边,却在那一刻,脚下一绊,直接摔下了楼梯。

楼上的许千禾目光一紧,下意识的抬起手,想要抓住摔下去的她。

尽管到了现在,他还是会有保护她的冲动,这个想法,让许千禾很不爽。

付阿茶摔在地上,头晕眼花,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要散开了。

她看着许千禾下楼,走到她的身边,蹲下脚步,嘴角挂起了一抹讥讽的弧度,“看不出来,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到我的身边来,这一下,摔的还舒服吗?”

外面的声响惊动了别墅里的佣人,李婶走出来的时候就见到了这一幕,不禁也有些担心,“少爷,我让吴医生过来吧?”

吴医生是许千禾的私人医生,接到电话以后,急忙赶往许家别墅。

“这付小姐还算禁得起折腾,开一些跌打损伤的药,擦在淤青处,过几天就好了!”没有摔出外伤,已经是万幸。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许千禾竟然金屋藏了个娇。

禁得起折腾?

许千禾眯了眯眼睛,吴医生的话,他着实是不喜欢,“药留下,人可以走了!”

付阿茶躺在沙发上,心里一直都很不安,随着吴医生离开,她忽然就见到了趁机跑进别墅的傅恒。

傅恒只身一人,却来势汹汹,他想带她离开,绝对不能不顾她的求救,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来了!”也是那一刻,许千禾的嘴角就挂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他扫了一眼身边的女人,开口说道,“这男人就是你找来的吧?一个人来,他当我这许家别墅是什么?”

很显然,这男人根本就没瞧得起他。

“李婶,带她上楼去。”有些男人之间的事情,还是不要让付阿茶参与进来的好。

付阿茶此时也回过神来,哪里肯任凭李婶带着自己离开,急急忙忙的起身跑向了傅恒,隔着一道玻璃门,付阿茶开口说道,“傅恒,快离开这里。”

此时的付阿茶已经感觉到了许千禾的不对之处。

她后悔了!

她不该把傅恒也搅和进这件事情中来。

傅恒如今哪里能一个人离开,他推门而入,直接抓住了付阿茶的手腕,“阿茶别怕,我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带你离开的,他没有权利将你关在这里。”

“权利。”许千禾听着,只觉得万分好笑,“你是在和我讲道理吗?”

不巧的事,许千禾一向不是一个喜欢讲道理的男人。

“原本还在好奇,这丫头是在和谁打电话,却也是没想到,竟然是傅家的公子。”许千禾站起身,走向他们

傅恒他之前见过,在一场宴会上,只是没有打过照面。

当时傅恒的父亲去和他打招呼,随手一指不远处的傅恒,开口介绍了一下。许千禾的记性一向不错,当时只是象征性的给了他父亲这一眼的面子,如今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见面。

“许千禾,你和阿茶之间的事情已经是过去了,现在的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你没有资格把她扣留在这里?”

“我们之间的事情,不是你一个外人能够多嘴的。”许千禾漫不经心的回答了傅恒的话,“若是你还考虑到你的那个父亲,你最好现在就离开。”

许千禾若是发起脾气来,不保证自己不会对他家的公司做出什么事情来。

当年的许千禾只是许家的小少爷,是许家最不可能成为继承人的小儿子,可偏巧,许千禾的爷爷格外的疼爱他。

加上这些年来许千禾的努力,如今他已然掌握着许氏大权。公司在许千禾的带领下蒸蒸日上,他也用实力证明了自己,如今公司里的这些老家伙为他马首是瞻。

许千禾若是决定和傅家抗衡,那些老东西自然是不会反对。

傅家地位的确不低,可在这座城市,并非是傅家一家独大,这两家比起来,许氏胜算更大。

傅恒的面色严肃了起来,抓着她的手腕却还是收紧了几分,“许总若是想以公谋私,也不是我能阻止的,总而言之,人我今天必须带走。”

自从许千禾出现在她的面前,付阿茶的情绪就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下,加上身体的疼痛,如今她的手心已经满是冷汗。

“许千禾,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能放下吗?”付阿茶深吸了一口气,声音虚弱的询问了一句。

尽管至今为止,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放下。可她希望许千禾能够放下,毕竟以她现在的这番模样,是不能和他在一起的。

听到付阿茶的话,许千禾强忍着的怒火直冲脑海,目光瞬间阴沉起来,“付阿茶,给爷滚过来。”

他声音低沉,带着几分怒意和命令。

见到这女人和别的男人站在一起,许千禾的心里就该死的愤怒,他恨不得立刻就将她抓过来,狠狠的掐死,再丢出去喂狗。

付阿茶的脚步一顿,下意识的往傅恒的身后躲了躲,坚定的摇摇头。

她的举动,更是惹怒了许千禾,许千禾点点头,带着几分疯狂的嘲讽,“好,很好。今天也总该让你知道,不听话的下场是什么样的。”

说着,许千禾抬起手,看了一眼时间。

“我早说过了,你们走不了。”

刺眼的灯光照进付阿茶的眼睛,她的眸子敏感的眯起,看向窗外的时候,脑子瞬间就嗡的一声。

别墅里,几辆轿车驶进停好,车上下来了十多个男人,各个身材魁梧。

保险起见,许千禾早在她拨通电话的时候就调了保镖过来,可若是知道来的只是一个傅恒,许千禾一个人也是能够处理的。

只是这些年来,许千禾从未亲自动手打架,也只因为当年付阿茶的一句话而已。

早年在一起的侍候,她给受伤的他包扎伤口,头疼又心疼的说,“许千禾,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做事能不能不要这么冲动?不要让我担心好不好?”

自那以后,许千禾遇到事情,能忍则忍。

只是如今时过境迁,若是真的和傅恒发生什么冲突,这女人心疼的,怕也不是他许千禾了!

许千禾沉冷着面色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腕,硬生生的拽着她走。

付阿茶的另一手被傅恒抓着,如今手腕被勒的生疼。

下一刻,许千禾抬起腿,一脚踹在了傅恒的肚子上。

傅恒没想到许千禾会忽然动手,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硬生生的挨了这一下。

看着他痛苦的面色,付阿茶的面上满是担心,情绪瞬间也激动起来,“许千禾你疯了吗?你以为自己是谁?想打人就打人?现在可是法治社会。”

懒得听她废话,许千禾扛起她就要走。

这女人,竟然和他谈起法制社会来了。

付阿茶不安的挣脱,极其担心傅恒的情况,“许千禾你放开我。”

她的拳头不停的砸在他的肩膀上,急的双眸通红。

却也是在那一刻,许千禾停住脚步,忽然改变了主意,“既然你这么舍不得,那我就让你亲眼看着,看着因为你的愚蠢,傅恒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他转变方向,直接将她摔在了沙发上,“李婶,把人看住了!”

李婶有些为难,却也不能违背许千禾的意思,她奉劝付阿茶,“付小姐,您还是不要乱动,你知道少爷的脾气,少爷就是吃软不吃硬。”

李婶的意思,是让她求求许千禾,好好的和他说。

可她来不及多想,就见许千禾的保镖已经和傅恒扭打在了一起,傅恒只有一个人,哪能讨到什么便宜。

许千禾就站在不远处,面色沉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如今就像个没有感情的恶魔一般,给了付阿茶一种陌生又可怕的感觉。

他现在简直是个疯子。

付阿茶拼了命挣脱了李婶的禁锢,跑到了傅恒的身边,将他护在身下,“对不起,傅恒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付阿茶承受着保镖的拳打脚踢,不断的和傅恒道歉,她不该将傅恒扯进来,她想不明白,许千禾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现在的他,阴晴不定的可怕。

“阿茶,你起来,我没事。”男子汉大丈夫,保护自己喜欢的女人是理所应当,哪能让喜欢的女人替自己挨打?

而见到这一幕的许千禾,心中的怒火轰的燃到极点,一年多以前,他也是这样保护着她,可如今,她竟然用同样的方式来保护别的男人。

“拖开这个女人,把傅恒打残了丢出去。”他暴躁的吼出声来,面色铁青,握着拳头的双手越发的收紧。

“许千禾。”付阿茶被人从傅恒的身上拽开,她红着双眸叫他的名字,“你闹够了吗?若说当年那场大火中我亏欠于你,我也早已经还完了!”

付阿茶吼出声来,一瞬间,别墅里安静下来。

许千禾的目光中满满的都是愤怒,快步上前,抓住了她的肩膀,“还完?付阿茶,你拿什么还给我?早在你背叛我的那一刻,你就该死。”

他声嘶力竭的吼出声来,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双手都在忍不住的颤抖。

“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肯相信,许千禾,你简直愚蠢。”付阿茶的鼻子一酸,眼泪控制不住的滑落下来。

她别过头去,躲开了他的视线,她本不想说出当年的事情,本想就这样结束他们之间的相互给予和亏欠,可她今天必须要保住傅恒。

“你以为你那么幸运,刚好有人给你捐赠眼角膜吗?每天排队等着眼角膜捐献的人有多少?为什么偏偏就轮到了你?”

“你觉得因为你是许家少爷,你就要快人一步吗?”

现在的许千禾,简直不可理喻,或许就是因为他并不知道其中缘由,才会变成这番模样。

“你这是什么意思?嗯?”许千禾手上的力气收紧几分,情绪显然有些激动,“说啊,为什么要这样说?啊?”

他晃了晃她的身体,晃得她眼前发晕。

付阿茶试图推开他,准备说出当年的真相。

却也是在这一刻,别墅外忽然就传来了一阵警鸣,屋子里的人停下动作,受伤的傅恒倒在地上。

警察闯进别墅,一切戛然而止。

沈家,沈安焦头烂额,不断的在客厅徘徊。警是沈安报的,她担心付阿茶破罐子破摔,只能说出当年的真相。让许千禾去警察局走一趟,好过真相揭露。

警察局里,几人做了笔录,警察也进行了调解。

一直以来,付阿茶都担心的扶着傅恒,紧紧的跟在他的身边。

傅恒说,私人矛盾,不再追究。

傅恒知道,尽管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情,但是在付阿茶的心里,仍旧不希望这个男人有什么事吧!

看着付阿茶扶着傅恒离开,许千禾暴躁的砸了一拳桌子,可手上的疼痛远远不及他们一同离开的场面刺眼。

许妈妈过来捞人的时候,也是面色难看。

一出警察局,这就开口斥责,“千禾,那个女人害得你还不够惨吗?你能不能放过自己,不要再和她联系了?她就是你的克星,她会害死你的。”

许千禾坐在车后座上,闭目养神,付阿茶的话仍旧不断的撞击着他的大脑。

“当年我眼角膜移植手术的事情,你知道多少?”片刻沉默,许千禾缓缓开口。

“什么我知道多少?我一直都陪着你,我什么都知道。”许妈妈不耐烦的回答了许千禾的话,“你知不知道,你把自己变成现在这幅样子,妈妈有多心疼?”

“那个女人值得吗?”

车子一路开走,许千禾的脑子乱糟糟的,事情绝对不只妈妈知道的那些。他还得去见付阿茶,他必定是要搞清楚当年的事情。

还有……既然回来了,付阿茶别想逃掉。

医院里,医生给傅恒处理了身上的伤,好在都只是皮外伤,但是伤处有青有紫,脸也肿了起来,怕是要疼上好长一段时间。

医生离开了病房,付阿茶看着傅恒,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傅恒对不起,我不该把你牵扯进来。”

见到付阿茶这副模样,傅恒心脏瞬间一疼,他急忙擦去她眼角的泪水,心疼的不得了,“阿茶,你跟我,不需要这么客气,保护你本就是我自己想做的。”

他没有多想,他只是想奋不顾身的去找他,却偏偏许千禾人多,只能吃了这个犯蠢的亏。

可是为了付阿茶,值得。

“阿茶,我问你。”身体的疼痛让他的话语顿住,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询问,“如果今天事情继续发展下去,你会不会说出当年的真相?”

对于傅恒来说,这个问题很重要。

这是付阿茶一直藏在心底,不想说出口的秘密,可若是她愿意为了自己说出事情的真相,就代表他在她的心里很重要。

付阿茶急忙点点头,“现在还说这些做什么,傅恒,你一定要养好身体。”

她的眼圈红红的,很是担心。

天色暗淡,付阿茶坐在窗边,视线落在远方,模糊的景色让她越发心乱如麻。

一年多的平静生活,如今再次被许千禾打破了!

敲门声打断了付阿茶的思绪,她愣了一下,心里瞬间就紧张起来。

不知道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找她,而她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许千禾找来了!

门前,她小心翼翼的往外看了看。

不是许千禾,而是沈安。

付阿茶皱了皱眉,打开了门,“你来做什么?”

“有些事情要和你说,关于千禾的。”沈安皱了皱眉,面色显然也不好看,付阿茶的出现,打破了所有人的计划。

付阿茶让出了一条路,让沈安进了房间。

她的目光在周围打量一圈,出租屋不大,但收拾的整整齐齐。

“付阿茶,我直奔主题,我希望你能够离开这里。”沈安走到沙发前坐下,打开包包,拿出了一张银行卡,“这张卡里有二十万,你拿着这笔钱走吧!”

付阿茶微微一愣,随即几秒,嘴角就挂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你这是什么意思?用钱收买我?”

沈安担心的什么,付阿茶清清楚楚,可那是她和许千禾之间的事情,不需要沈安来安排。

沈安的这个举动,显然让她不高兴了,她的这一笔钱,似乎是在羞辱她一般。

“你的出现会打乱千禾的生活,若是你还顾及当年的情分,离开是最好的选择,加上这笔钱,何乐而不为?”沈安挑挑眉。

倒是付阿茶,轻笑了一声,“怎么?你怕了?”

“……”付阿茶的话,听的沈安心头一颤。

的确,从见到付阿茶的那一刻,沈安就已经慌了!她辛辛苦苦在许千禾心中留下的那么一点点的位置,或许会再次被付阿茶打破。

“在你的心里,你和许千禾的感情,你们的未来只值二十万吗?”付阿茶再问。

沈安微微一愣,有些诧异。

不是不要,而是嫌少?

“你想要多少?”沈安的目光越发的收紧几分,只要她想要钱,就还有得谈。

动漫关键词:一女多男同时承欢高辣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