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在卫生间被教官做好爽H*下面都流水了硬了就进来

2022-05-27 12:38:0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夜晚,偏僻的小路上,客车缓慢行驶。昏暗的环境之下,只有车灯发着昏黄的光芒。车内的女孩带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她死死的抓着手中的包包带子,大大的眼里满是恐慌。她是在逃,是在躲

夜晚,偏僻的小路上,客车缓慢行驶。

昏暗的环境之下,只有车灯发着昏黄的光芒。

车内的女孩带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她死死的抓着手中的包包带子,大大的眼里满是恐慌。她是在逃,是在躲着许千禾,距离他们分开已经一年多,可就在今天,许千禾找过来了!

她看向窗外,视线模糊,却隐约见一辆车子极速驶过,吱啦一声之后,拦在了长途客车前面。车子紧忙停下,车里议论四起。

付阿茶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不安,恨不得躲到座位下面。

随着车门打开,脚步声的靠近,男人沉冷的声音撞进了她的耳朵,“茶茶,你就算化成灰,我都认得出。”

她的心头咯噔一下,紧张,慌乱,让她不知所措。

她被许千禾拽下车,直接按在了跑车后座上,“茶茶,你还挺能跑的,可许家想找到一个人,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许千禾,你,你放开我,我们之间已经没关系了。”付阿茶紧张的呼吸困难,双眸瞬间就红了起来,她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可见她心里有多慌乱。

啪!

随着她话音落下,清脆的巴掌声响彻在车里。

付阿茶的脸火辣辣的疼了起来,眼泪瞬间滑落。

模糊的视线之下,许千禾的嘴角挂起了一抹讥讽和的笑容,如恶魔一般,给人一种危险的可怕感,“放过你?怎么?我放过你,让你去和傅恒过安逸的日子吗?可谁又能放过我?”

男人的声音提高,仿佛是嘶吼出声,声音里也带着无尽的苦楚,“比起我的一双眼睛,你所承受的这一巴掌远远还不够。”

“我没有和傅恒在一起,我没有要和傅恒一起过日子,你放过我,好不好?”付阿茶的声音颤抖,带着几分请求。

“你是在求我吗?”他冷笑一声,如刺骨寒针,扎在了她的心头,“你知道吗?这些年我一直都没想明白一点。为什么当年跑掉的,会是我小心翼翼的保护着,甚至可以为之付出生命的女人。为什么我对你这么好?你却还是要背叛我。”

他捏住了她的下巴,力气极大,“茶茶,你还真是将忘恩负义四个字展现的淋漓尽致。”

他的目光紧盯着她,一句茶茶,带着几分久别重逢的依恋,也带着无尽的恨意。

“当年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许千禾,你放过我,好不好?我不想留在这里。”付阿茶紧紧地抓住了许千禾的手腕,心里焦躁难安。

“我没有背叛你,我和傅恒之间什么都没有,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

“什么都没有?”男人冷笑一声,话语中满是嘲弄,“当年在后台,是我亲眼见你和傅恒抱在一起,这件事情,是还是不是?”

“是,可是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付阿茶急的差点哭出来,不知所措的回答他的话。

不等她继续说下去,话语就被他打断,“既然你承认是,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付阿茶,你骨子里就是个贱人,这么多年,仍旧改变不了。”

当年,学校的新生欢迎会上,许千禾亲口听别人议论,“付阿茶那么好的运气,得到了许千禾的心,可偏偏她不知道珍惜,竟然还背着许千禾在外面乱搞。”

“可不是吗,她和那傅恒在后台鬼鬼祟祟的,谁知道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许千禾坚信付阿茶不会背叛自己,他带着满心的疑惑到了会场后台,却亲眼见她和傅恒抱在一起,傅恒的吻正要落在她的脸上,暧昧刺眼。

他笃定了她的背叛,争吵之中,电路出现问题,后台起火。

那一场大火之中,许千禾仍旧不顾性命的将她护在身下,他怪罪她的背叛,却终究无法狠下心来对她不管不顾。

大火之后,许千禾瞎了眼睛,好在,当年他遇到了合适的角膜捐献者。

许千禾手术之后,陪在他身边的只有他一直都瞧不上的沈安,可他心心念念,用生命去保护的付阿茶早已不见了踪影。

他疯了一般的找她,沈安却说,“千禾,你还不明白吗?”

“你瞎了眼睛,付阿茶靠不上你了,她的离开,本就该在你预料之中啊!她早就和傅恒不清不楚了,傅恒也一直在追求她,你早就知道的。”

“千禾,好在你遇到了捐赠者,否则……”沈安红了眼睛,靠在了他的胸口,眼泪汹涌落下,“不管怎么样,我会一直陪着你,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

自那以后,许千禾对付阿茶的喜欢全部转换成了恨意。

一年多以来,他一直都在找她,他要让她亲自尝一尝自己所承受的痛苦,他要将她所亏欠她的一切全部都讨回来。

“你亏欠我那么多,你这辈子都别想逃掉,你该用你的一生来弥补我。”

“你最好是别想着跑,否则……”他的手落在她的腿上,冰凉的手指带着几分可怕的危险气息,“爷打断你的腿。”

黑暗之下,车子极速行驶,付阿茶坐在车后座上,看不清外面的路,心里格外紧张。

距离她和许千禾分开,时间已经过了一年多。

而这会儿,一年多以前的场景也猛然撞进了她的脑海。

漫天大火,烟雾呛的付阿茶双眸通红,大火的炽热更是让她的肌肤火辣辣的发痛。

许千禾打湿了衣服,紧紧的将阿茶抱在怀里。

阿茶的眼泪不停的流,她曾问许千禾,你说你爱我,可你愿意为我付出什么?而那一天,许千禾要用生命来证明自己对她的感情。

“……”她和傅恒的事情,依旧让他心底发寒,可他仍旧抱着她躲在角落,虚弱的抬起手,揉了揉她的头。

付阿茶晕倒了,醒过来的时候,周围一片雪白,刺鼻的消毒水味让她格外不适。

付阿茶死死的抓住了护士的胳膊,询问,“许千禾呢?”

“你那男朋友?暂时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不过……很可惜,以后他可能都看不到了,他眼角膜受损,如今……”

哗啦!

护士的话没说完,付阿茶下床,因为太久没有走路,双腿一软,撞倒了床头柜上的杯子。杯子掉落在地,碎片扎伤了她的脚,她顾不及脚下的疼,到处寻找许千禾的病房。

记忆中,许千禾的眼睛缠着纱布,她站在门外,泣不成声。

“把我的眼角膜给他,我要他好起来。”她哭到呼吸困难,终究是做出了这个决定,她忘不了许千禾将自己护在身下的样子,她希望他好。

“付小姐,捐赠眼角膜之后,是否要隐瞒捐赠者信息?”

付阿茶捐献了眼角膜,隐藏了捐献者的信息,她拖着瞎了的眼睛,离开了那个不顾一切保护她的男人。

她知道,许千禾恨她,在他的心里,认准了她的背叛。

可在他满是恨意的情况之下,他仍旧选择在大火中护她周全。

付阿茶也清楚,她欠他的实在太多了!

当年角膜移植手术后,她的世界彻底的陷入了黑暗,后来,她万分幸运的再次接受了移植手术,可手术不算成功,她只能顶着这样一双视线模糊的双眼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的这双眼睛是有问题的。

许家别墅,付阿茶被他拽下车子,直奔别墅二楼。

可路过大厅的时候,沙发上坐着的沈安急忙站起身,见到她的时候,付阿茶也愣了一下,尽管视线模糊,可那身影略微熟悉,猜也知道,是沈安。

来不及多想,她就被许千禾拽上了楼。

房间里,许千禾咯噔一下,将门反锁。

他从未放弃寻找她,有一句话来形容,便是因爱生恨。

而如今,他好不容易抓住她,哪能轻易让她离开?

付阿茶心脏狂跳,面色苍白,“许千禾,沈安还在楼下等你。”

“你有什么脸提起她的名字?”他的声音中满满的都是嘲讽,带着所有的恨意,恨不得将她彻底撕碎。

他扣住了她的手腕,猛地将她摔到床上,她的骨头磕的生疼,脑子嗡嗡作响。

这是许千禾的房间。

很快,付阿茶就确定了这一点,他睡不习惯过软的床垫,所以这里一定是他的房间,这是他的习惯。

“茶茶,我为你所付出的一切,全部都会从你的身上讨回来。”

“既然我抓到你了,游戏就可以开始了!茶茶。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他放开捏着她的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他的指尖冰冷,语气残酷,让付阿茶胆战心惊。

“许千禾,你要做什么?”付阿茶看着他,视线里满是惊恐不安。

这样的许千禾,让她打从心底的害怕。

“你逃离的这些年,竟然会连你的父母都不管不顾。”说着,许千禾的嘴角忽然就挂起了一抹讥讽的笑容,“既然如此,就从你的父母开始吧!”

“茶茶,好好的住在这里,享受以后的生活。”他的目光动了动,放开她,转身离开。

看着许千禾的背影,付阿茶的脑子嗡嗡作响,她匆忙跟上去几步,试图抓住他,却在抬起手的那一刻,就见房间的门嘭的一声被关了起来。

门被上锁的声音传来,一瞬间,付阿茶如被抽走了灵魂,不知所措。

爸爸妈妈。

这些年,付阿茶虽然没有回来,却会定时转账给爸妈,她带着这样的一双眼睛,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来面对生她养她的父母。

可当年,付阿茶亦不能负了许千禾。

可她也想不明白,当年那个尽是柔情,绅士有礼的许千禾,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恶魔。

她砰砰砰的敲着房间的门,却得不到任何回应,“许千禾,你究竟要做什么?”

她无力的质问,终究变成了轻声的啜泣。付阿茶瘫坐在地,抱着膝盖,眼泪终究是流了下来。

客厅里,见到许千禾下楼,沈安急急忙忙的站起身。

见到付阿茶的那一刻开始,沈安的心里就格外不安,她的手死死的握着拳头,如今手心尽是冷汗。

可沈安不敢吵,不敢闹,只能强行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等待着许千禾的出现。她之所以能留在许千禾的身边这么多年,也无非是因为,她识相,知进退。

“千禾。”她扯了扯嘴角,努力挂起一抹笑容,随后走到他的身边,甜甜的挽住了他的胳膊,“千禾,我订了今天晚上的电影票,是新上映的片子,很好看。”

“你和我一起去吧,顺便去餐厅吃饭。”

许千禾面色平淡,眸子清淡如水。

沈安是非常了解许千禾的,可如今这个时候,竟然也猜不出他的情绪。

片刻的沉默之后,许千禾开口说道,“付阿茶回来了!”

沈安动作一顿,嘴角的笑容挂不住了,目光也黯淡了几分,“我知道!”

她亲眼所见,清清楚楚。

付阿茶的出现,会改变她的生活,会打破她这些年来,辛辛苦苦和许千禾维持着的感情。

“千禾,她配不上你,所以你能不能,别这样执着?”沈安咬了咬唇。

这些年来,主动接触许千禾的女人不在少数,沈安从不将那些人放在眼里,因为她清楚,许千禾一个都瞧不上。

可唯独是付阿茶,她是沈安心里最大的情敌。

许千禾不知道的事情,沈安知道。

一年多以前,沈安去医院探望许千禾,遇到了跌跌撞撞逃出医院的付阿茶。

她就那样摔在了她的面前,狼狈不堪。

沈安说,“小姐,你没事吧?”

她蹲下去,扶她起身,可见到了那张脸的时候,沈安就愣住了,是付阿茶,她的眼睛遮着纱布,面色惨白。

也是那一瞬间她就明白了,许千禾的光明是付阿茶给的。

这些年,许千禾被瞒在鼓里,恨极了那个落跑的女人,可若是他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他还会给她和他接触的机会吗?

而她也知道,许千禾恨她,不只是因为她当年的逃跑,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她当年的背叛。或许付阿茶和傅恒的事情,对于她来说才是最有利用价值的一个点。

“配不配得上,你有什么资格说?”也是那一瞬间,许千禾的面色就沉冷起来,阴霾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满是警告。

那场事故以后,许千禾的情绪阴晴不定,虽然平时对她还算包容,但唯独不许她提起付阿茶的名字。

“对不起。”沈安被说的哑口无言,急忙道歉。

“你先回去吧!”僵持了几秒之后,许千禾留下一句话,大步离开别墅。

沈安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鼓起勇气上楼,敲了敲房间的门。

听到了敲门的声音,付阿茶犹如抓到了救命稻草,急忙起身跑到门前,“是谁?”

门外迟迟都没有回应,付阿茶犹豫了一下,试探的询问一句,“沈安,是你吗?”

“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在他的面前?”门外的沈安目光收紧起来,视线里带着几分无法言语的恨意,她紧握着拳头,指甲陷进掌心,“你不是该瞎了吗?”

她这样直接的叫出她的名字,说明上楼的时候她见到她了!

“沈安,放我出去。”付阿茶不想和她讨论眼睛的事情,如今的她只想尽快离开别墅。

现在的许千禾让她陌生,让她恐慌,她害怕他会对自己的父母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不能放你离开。”沈安知道许千禾的脾气,她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我只是来提醒你,你知道他的,如果他知道你的眼角膜移植给了他,他能接受吗?”

“你的眼睛,是你对他的亏欠,当时若是没有他,你说不准会死在那一场大火中。”

“何况这些年来,陪在他身边的人是我,他为了你做过的事情,同样也为了我做了!”

“他会送我礼物,吃饭,看电影也是家常便饭,还有,情侣之间的那些事情,就算我不说,你也清楚的。”

门外,沈安轻笑一声,心底却带着几分只有自己能察觉的苦涩。

“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你最不该出现在他的面前,还有当年的事情……”

“付阿茶,瞒下来吧!”

门外,沈安咬咬唇。

片刻的沉默之后,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嘟嘟声渐行渐远,付阿茶的世界再次陷入和沉静。

许千禾。

许千禾。

房间里,付阿茶一遍一遍的念着许千禾的名字,当年的事情她若不是想隐瞒,也不会直接逃掉。

可许千禾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恶魔?

沈安的话,虽然她早有预料,可如今亲耳听到,还是那么的让她心痛。

她不知道自己在房间里等了多久,眼看着天色暗淡下去,门外这才再次响起了脚步声。

她目光一动,全身的细胞都防备起来。

也是那一刻,房间的门声响起,钥匙转了两圈,咯噔一下被人推开。

许千禾回来了!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服,面容傲慢,高高在上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啪!

他看着一脸恐慌的付阿茶,直接将一份文件砸在了她的身上,“看看,这是我给你的礼物,还喜欢吗?”

文件掉到地上,付阿茶愣了一下,可看见文件上的名字时,她的脑子瞬间就嗡的一声。

付阿茶匆匆忙忙的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文件,越是往后翻看,她的情绪就越是激动,就连双手都微微颤抖。

这一份文件里,包括了爸妈的辞退信息,甚至是叔叔家弟弟的开除信息。

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却活生生的将她的家人逼上了绝路。

“许千禾,你凭什么这样做?凭什么伤害我的家人?”付阿茶吼出声来,情绪激动的走了音,她握着文件的手微微颤抖。

她知道这份文件代表着什么。

妈妈的身体一直不好,还需要爸爸的工资来维持妈妈的医药费,如今她被关在这里,就连她对妈妈的病情都无能为力。

疯子,现在的许千禾就是个疯子。

“凭什么?”许千禾说着,忽然捏住了她的下巴。

他的身子越发的逼近她,付阿茶只能惊恐的后退,却终究是摔到床上,躲无可躲。

她的下巴被捏的生疼,她面色发白,嘴唇也毫无血色。

“就凭当年我为了保护你,瞎了我的眼睛,可是你呢?你背叛我,跟着傅恒跑了!”

许千禾的情绪也激动了起来,声音有些声嘶力竭,只要想到当年的事情,她就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撕碎。

她眼里的惊恐,更是让许千禾恨意暴增。

她何曾用如此不安的视线和他对视过?

付阿茶心脏狂跳,情绪显然也无法冷静,“当年我之所以会离开,是因为我……”

轰!

付阿茶本想说出真相,脑子里却忽然撞进了沈安的话。沈安说的没错,若是知道了当年的事情,他必然是无法接受的。

而那眼睛,以及她该承受的一起,都是她欠下他的。

这些年来,她无数次梦到那场大火,梦到他将她护在身下。

“因为什么?嗯?”许千禾嗯了一声,尾音挑起,带着深深的讥讽,“因为我瞎了眼睛,因为你在我的身上看不到希望,没指望了?因为你看上了傅恒?”

“不是的。”付阿茶双眸通红,死死的抓住了许千禾的手腕,不是他说的这样。

可如今,她被心中的纠结逼的快要疯掉了!

她慌乱的开了口,“许千禾,你放过我好不好?你让我去见我的爸妈,你会把他们逼上绝路的。”

付阿茶最了解家里的情况。

“这些年,你不是也没关心他们吗?现在倒是来跟我装模作样了!”许千禾放开了捏着她下巴的手,反而戳了戳她的心脏处,“你这里是空的,你这个女人,根本没有心。”

许千禾不知道,现在的付阿茶,心脏正揪着发疼,呼吸都跟着困难。

“我没有。”付阿茶痛苦的摇摇头,她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甚至没有和他说出真相的勇气。但是有一点,她和傅恒之间清清白白。

那天傅恒的确和她表白了,可她清清楚楚的说自己的心里只有许千禾,那一个拥抱,是傅恒和对她的感情在做最后的道别。

可他不信她。

嗤!

下一刻,付阿茶倒吸了一口凉气,不顾她的反抗,许千禾毫不犹豫的将她按在床上。

“你这个女人,配不上我的喜欢,付阿茶,你该死。”他按着她的肩膀,将她禁锢在床上,“不只是一个拥抱,这些年你和傅恒在一起,没少做不清不楚的事情吧?”

他知啦一下撕开了她的衣服,大手落在她的身上,从上至下,“说说,你和傅恒有没有做过那种事情?”

想到他们抱在一起的场景,许千禾就愤怒的发狂。当年对于她,他可是碰一下都舍不得。

凉意袭来,许千禾的举动让她倍感羞辱,她咬着唇摇摇头,眼泪控制不住的滑落。羞耻的感觉也让她愤怒的开口反驳,“许千禾,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动漫关键词:卫生间 被教官做好爽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