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人妻在卧室被老板疯狂进入:激情偷乱人伦小说视频在线

2022-05-26 12:47:3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听完阎昊堔的话,林予砚面色很不好看,起身,把汤放在了病床边上,说:“小暖,我先走了,你注意身体。”罗小暖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阎昊堔这个大魔王看来是想找林予砚的麻烦了,让他

听完阎昊堔的话,林予砚面色很不好看,起身,把汤放在了病床边上,说:“小暖,我先走了,你注意身体。”

罗小暖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阎昊堔这个大魔王看来是想找林予砚的麻烦了,让他现在走了也好,免得麻烦上身。

林予砚离开病房,走到门口的时候,看了一眼阎昊堔,又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罗小暖,似乎觉得这两人之间的氛围有点奇怪,可是也没有多问,可心里还是有点担心罗小暖……

病房里只剩下罗小暖和林予砚两人了。

哒、哒、哒。

阎昊堔一步步地向病床上的罗小暖走去。

罗小暖冷着脸不说话,也不看阎昊堔。

病床桌板上,一盅香喷喷的汤还在冒烟,落在阎昊堔眼里真是不顺眼极了,他一把把汤盖上盒子,拿走了。

罗小暖全程没说话,就这么看着他,似乎和他多说一句话都是对自己的侮辱。

阎昊堔扔掉了林予砚送来的那盅汤之后,在罗小暖的桌子上放了另外一盅汤。

放下汤之后,他就离开了,也是一句话都没说。

看着他离开,罗小暖眼里充满了疑惑……

他是来给她送汤的?

一股汤的美味传入了她的鼻翼里,真是好闻极了,罗小暖虽然很饿,但是却还没那个胆子吃阎罗王送过来的东西,万一是毒药呢?

她躺下了,汤一点没动,可是肚子里的馋虫完全被勾起来了,她肚子也跟着咕咕叫唤。

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喝掉了阎昊堔送来的汤……

阎昊堔盯着监控画面里的罗小暖喝了汤,才走出了监控室,对身边的助理冷森说道:

“再给你们半天的时间,今天晚上我要是看不见那小子……”

冷森是阎昊堔的得力下手,一丝不苟地回道:“是老板。”

阎昊堔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手里的手杖发出一声脆响,应声而断。

冷森作为阎昊堔的头号下属,动作很快,更何况本来就已经确定了罗梵所在的大致范围,等到晚上七八点的样子,罗梵已经被人给秘密带到了阎昊堔所在的vip病房。

“给我老实点儿!”罗梵被人反手绑着手腕,推搡了进来跪在了阎昊堔的面前,他浑身是血,已经吃了不少苦头。

阎昊堔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叉叠放在茶几上,而他的手里则把玩着一把泛着寒光的手术刀。

“说,谁派你来刺杀阎先生的?”

冷森亲自出手,揪住了罗梵的头发,冷冷问道。

罗梵瞪了阎昊堔一眼,一声冷哼,没有说话。

啪——

一声强烈的撞击声传来,冷森摁着罗梵的衣领,将他的脑袋狠狠的撞向了茶几一角。

罗梵的额头瞬间鲜血直涌,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看起来很是恐怖。

手下的动作还在继续,而坐在沙发上的阎昊堔,仿佛对此视若无睹一般,专心致志的盯着手中的手术刀,眼中倒映着手术刀的寒光。

直到罗梵倒在地上,鲜血顺着地板流淌,阎昊堔这才抬了抬手,示意他的手下停下来。

“罗梵是吧,只要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指使的你,我或许还可以考虑放你一条性命。”

罗梵仍旧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死咬着牙不肯说出一个字。

“不说是吗?”阎昊堔一声低沉的轻笑,望向罗梵的眸子里满是阴鸷。

阎昊堔随意一抛,将手术刀扔在了地上,冷冷下着命令道:“废了他一条腿。”

手下的人得到指示,立刻捡起地上的手术刀,狠狠一握,按住了罗梵的腿,就要往他大腿上扎,这么一扎下去,这条腿可就是真的要废了。

忽然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助手!”

还穿着病号服的罗小暖冲了进来,阎昊堔的手下似乎都知道这个女人和自家老板有不可描述的关系,看阎昊堔都没有太阻止,都没有太出手阻拦。

“罗梵,你们让开,让我进去……”罗小暖进来就看见了倒在血泊之中的罗梵,吓得差点晕过去。

她眼泪瞬间就涌了出来,急忙跪在地上,死死的捂着罗梵膝盖上的伤口,想要帮他止血。

可是无论她如何用力,还是没有办法阻止血液一股脑儿的向外涌出。

鲜红的血液染满了罗小暖的手,浸湿了她的衣服。

“罗梵,罗梵,你坚持住,你一定要坚持住……”

罗小暖急忙爬过去抬起罗梵的脑袋,将他紧紧抱在怀里,任由眼泪在她脸上肆意的流淌。

而阎昊堔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着一切。

这个叫做罗梵的,看来是个硬茬子,任凭殴打折磨都不透露半个字。

身体上的折磨已经不能审问出了,只能打感情牌了,让他认识的人出马兴许能问到些什么,而罗小暖似乎跟他关系特别熟的样子。

“小乐,小乐在,在他们手上……”

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句话,罗梵便彻底失血过多昏了过去。

“罗梵……罗梵……”

罗小暖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把罗梵背到了她自己身上,佝偻着腰,一步一步的拖着他朝门口走去。

阎昊堔的人看看阎昊堔,见他似乎也没有反对,就默默地放走了罗小暖。

阎昊堔眸子微眯,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阎先生……”手下跟了他这么久,却也不懂阎昊堔的用意了。

“派人看紧他。”

似乎有点眉目了……

罗小暖背着浑身是血的罗梵,在地上留下一道道血迹,那道血迹一直延续到了林予砚的办公室,林予砚得知了消息出来一看,就看见罗小暖背着一个血淋淋的人。

“小暖,这是怎么了?”

顺便接过了她背上的罗梵,林予砚顾不得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急忙背着罗梵去了手术室。

手术一直进行了四个多小时,罗小暖一直在手术室外等着,成笑陪在她身边。

罗小暖从一开始的嚎啕大哭,到后来都直接哭不出来了,双目空洞无神,脸色惨白的就像是破败的娃娃一样。

直到林予砚从手术室里出来,罗小暖的眼睛里这才恢复了些许的神采。

“林医生,罗梵他怎么样了?”罗小暖紧紧的抓着林予砚的双手,黝黑的眸子里满是希冀。

“他的命虽然暂时保住了,可由于失血过多,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还不一定,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林予砚当医生这么些年来,头一次后悔进了这一行,他不想要亲口告诉罗小暖这么残忍的真相。

“做好什么心理准备?林医生,你就直说罗梵能有多大的几率活下来。”成笑问了个最直接的问题。

林予砚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敌不过罗小暖期待的目光,说道:“五成,有五成的几率活下来。”

听到这个消息,罗小暖的身子一下软了下来,幸好成笑及时抱住了她,这才避免跌倒地上。

她自己就是医院护士,知道所谓的五成几率到底是有多大。

罗梵,多半是保不住了,伤势这么重……

黑暗一下子将罗小暖包围,直到这时,罗小暖仍旧是隐忍着咬着嘴唇,眼泪却顺着眼角放肆地滑落。

罗梵,你不能死,你一定不能死!

你死了小乐怎么办?

她怕,她好怕。

一直以来,她都是把罗梵当作她的亲哥哥,可如今他却随时都有可能离开她。

她好怕好怕!

恐惧就像是天罗地网一般将她死死地包围,她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后来的事情她都记不清楚了,她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似乎是成笑把她给抬进了病房里,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罗小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她只知道,她睡的得很不安稳。

她做了个很恐怖的梦,她梦到所有她在乎的人,林予砚、成笑、罗梵、小乐,他们四个浑身是血的站在她面前。

他们仿佛一个血人似的,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好的地方,宛若僵尸,一点点地朝她靠近。

恐怖,绝望,昏暗,千丝万缕环绕着她,逃也逃不了。

她拼命地逃,一抬头就看见手里正拿着屠刀的阎昊堔。

阎昊堔宛若一个恶魔,拿着刀到处追杀人,她亲眼看着他们四个满身鲜血,一个又一个接连地死去,一个又一个的离开她,留下她一个人。

“不要,不要……”

罗小暖嘤咛着啜泣着,双手不断在空中挥舞着,想要触碰到些什么,可最后什么都触碰不到,什么都抓不到,梦里的她正在一个深渊里快速下坠,她拼命地想抓住什么东西保护自己,可就是抓不到。

深渊之下,是无尽的血水和地狱。

“蠢女人!”

罗小暖床前,阎昊堔站在那里,他眉头微微拢起,猜不透他现在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病床上的罗小暖,无助,可怜,仿佛一个无助的破布娃娃,脸色苍白得不像话。

他上前两步,似乎是想干什么,朝罗小暖探出了手,即将触碰到她的时候,忽然听见她一声梦呓。

“阎昊堔,你这个恶魔,走开,走开,不要靠近我!”

恶魔——

阎昊堔眉头微蹙,十分不高兴。

原来自己在她心里,就是个恶魔?

阎昊堔转身而去,可是走了两步,忽然听见睡梦之中的罗小暖发出一阵无助的哭泣。

“救命,救我……不要!”

阎昊堔离开的脚步顿住了,犹豫了一下,他还转身,走向了病房。

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蠢女人!

他伸手握住了罗小暖挣扎着的双手。

他的手很大,甚至可以一只手就将罗小暖的两只小手握在手里。

罗小暖的手很凉,没有丝毫的暖意,在触碰到那双手的时候,下意识地就紧紧地握住了。

“真是蠢女人!”

梦境之中,正在下坠的罗小暖忽然就被一只大手给握住了,那只温暖的大手带着她脱离了深渊。

她似乎浑身都被温暖包裹住,绝望的冰冷一点点抽离,她终于安稳了下来,沉沉地睡了过去……

阎昊堔用空着的一只手擦掉了罗小暖眼角的泪水,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来这儿,只是一想到她刚才哭得撕心裂肺的模样,他就忍不住心里一阵悸动。

自从他遇到了罗小暖这个蠢女人之后,他竟然做了那么多幼稚的事情。

几次三番故意找她的麻烦也就罢了,竟然还会半夜跑去这女人的家里看她有没有睡好,为了她的安危特意让她那天没有来医院,可她却还是因此受到了伤害。

当看到罗小暖受伤的时候,该死的他心里竟然有着一丝的不忍!

他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一遇到罗小暖的事情,他的理智就好像离家出走一般,总是忍不住做出一些出格的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阎昊堔并没有在这里久待,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看着罗小暖安稳地睡了过去之后,他便转身离开去找林予砚了。

重症病房外,阎昊堔透过玻璃瞥了一眼里面的罗梵,冷冷地问道:“他怎么样了?”

林予砚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虽然不情愿,却还是开口道:“只有三成的几率活下去。”

阎昊堔的属下下手那都是往死里打的,罗梵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五成都还是他哄骗罗小暖的!

阎昊堔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然后背着手转身离开。

他想知道的差不多都知道了,罗梵的死活已经与他无关了。

若不是因为罗小暖,他才懒得来看。

他手中人命不少,可是因为罗小暖,他竟然生出了该死的罪恶感。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竟然会因为一个差点弄死自己的人的死而感到罪恶!

“阎昊堔。”

林予砚忽然开口叫住了他,“你的事情我不想过问,但如果你再敢伤害小暖,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阎昊堔没有回头,更没有回话,只是一声淡淡的轻笑,然后踏着王者的步伐离开。

林予砚看了一眼病房里的罗梵,眉头紧皱。

他跟罗小暖说的五成几率完全是骗她的,而实际上罗梵活下来的机会连三成都没有。

vip病房,阎昊堔洗漱完毕正坐在床上,水滴顺着他的发丝滴落在被子上。

他的电脑进来了一封新邮件,冷森把查到的东西发了过来,上面把有关罗小暖和罗梵的所有资料都集中在了一起。

阎昊堔的视线认真看邮件,不断下移,最后停在了人际关系这一行。

上面表明,平日和罗小暖关系较好的,除了林予砚和成笑以外,就是这个叫做罗梵和罗小乐的。

罗小暖和罗梵之间的关系标注为兄妹,而小乐则是罗梵的儿子,但现在失踪了。

罗小暖,孤儿院出生……

罗梵一个人呆着一个孩子,平时的来往也十分简单,不像是会杀人的那种人。

看来是有人绑架了他的儿子,让他来杀阎昊堔。

他们两人是……兄妹吗?

阎昊堔看着那两个字出神,罗小暖既然是出生孤儿院,那罗梵对于她的意义就非同一般了。

阎昊堔皱了皱眉头,再度拿起电话,“明早七点,我要见到人,见不到人,提头来见。”

电话那头回复道:“保证完成任务。”

这一晚上,不管是谁都没有睡好……

这一晚,是罗小暖这辈子最难过的一晚上。

她绝望,无助,仿佛找不到活下去的动力。

罗梵还躺在重症病房里,小乐不知道踪迹,报警了也没有用。

这一切都是阎昊堔那个恶魔害的!

如果不是他,罗梵也不会成这个模样,小乐也不会失踪!

都是他,都是他!

罗小暖一整天都在重病病房外转悠,一笔鼻涕一把泪。

成笑抽空来安慰她:“好了,一切都会过去的,你别等罗梵没醒来,你自己先倒下了,来吃点东西。”

罗小暖才想起自己已经一整天没吃点东西了,连忙从吃了点东西,吃完就开始骂:“如果不是阎昊堔,事情就不会成现在这样!”

“那个恶魔,那个禽兽!她害了罗梵,害了小乐,还——”

谁知道她的话被一道凉薄的声音生生打断了。

“你在说谁恶魔?”

一抬头,罗小暖和成笑就看见了阎昊堔站在医院的走廊里,一身黑色风衣衬托得他神秘冷魅。

罗小暖短暂地失神了一下,立马悲愤无比地站大步朝阎昊堔走过去。

“都是你,如果不是你,小乐也不会被人绑架,罗梵也不会——”

“小暖姐姐,呜呜,小乐好怕啊,小暖姐姐……”

阎昊堔的身后,忽然飞奔出一只肉呼呼的小包子,飞扑进了罗小暖的怀里,死死的抱着她的脖子不松手,一阵。

罗小暖先是一愣,直到耳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她这才彻底反映过来。

竟然是小乐!

她激动的将小乐紧紧抱在怀里。

“小乐小乐,你没事了,你回来就好了。”罗小暖激动得直掉泪,“你去哪儿了,知不知道爸爸会担心你!”

罗小暖急忙检查着小乐,见他没有受伤,一颗悬起的心这才稍微有所安定下来。

衣服也穿得干干净净的,不像是受苦的样子。

“小乐,你究竟是被谁抓走了?他们没有怎么对你吧?”罗小暖紧张无比地问。

小乐一双明亮的眸子里闪烁着泪花,糯糯的说道:“小暖姐姐,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只说是爸爸的朋友,让我跟他们一起去找爸爸,本来我并不想去的,可是他们直接把我打晕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就见到堔叔叔了。”

堔……叔叔?

是说阎昊堔?

罗小暖警惕地看了一眼一边冷漠站立着的阎昊堔,悄声问小乐:“是这个人把你救回来的吗?”

小乐一张小脸蛋布满笑容,点头:“是的啊,堔叔叔还带我去吃饭,还给我买了玩具!”

小乐高兴地亮了亮自己怀里的小青蛙玩偶,高兴得要死,一点都不想被绑架的模样。

罗小暖看着那个青蛙玩偶,充满了怀疑。

给小孩子买玩偶的堔叔叔……竟然是阎昊堔这个恶魔!

“怎么?难道我是透明人吗?你就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

站在一旁的阎昊堔终于冷冷开口,神色算不得好看。

他一大早便带着人把那小家伙给救了回来,还送去大吃了一顿,买了玩具哄好了才带过来,可罗小暖倒好,到现在竟然连个正眼也不给他。

阎昊堔这么个大活人在这儿,罗小暖自然不会看不见,可是她却不想搭理他。

只要一看见她,罗小暖就会想起罗梵。

罗梵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原谅阎昊堔的。

“小暖姐姐,就是堔叔叔救我回来的,他对我可好了,不仅给小乐买了好吃的,还给小乐买了新衣服呢。”

小乐窝在罗小暖的怀里,睁着大眼睛,指了指自己的新衣服。

显然,小乐对于阎昊堔的印象是很好的。

“小乐乖,到我这儿来,你小暖姐姐还在生病,别累着她了。”

阎昊堔笑着朝小乐伸出了手。

罗小暖诧异地看着他。

这……是阎昊堔说出来的话?

小乐想要过去,但罗小暖抱着他的手却紧了紧,警惕地盯着阎昊堔,“你想要干什么?”

说不定是这个恶魔假装的!

他骨子里就是个恶魔!

阎昊堔轻笑,竟越发显得好脾气起来,“我还能干什么,不过是怕你累着罢了。”

“小暖姐姐不用害怕,叔叔他是好人的。”小乐用他那肉肉的小手拍了拍罗小暖,然后从她怀里钻了出来,乖乖地坐在了两人的中间,还抬头看着阎昊堔:“叔叔,小乐坐在这里。”

虽然他很想去大叔那儿,可这样的话,小暖姐姐就会不开心,所以他只好坐在了两人中间,这样大家就都会开心了。

罗小暖揉了揉小乐的脑袋,柔和的笑道:“小乐乖,你先去找笑笑姐姐玩儿,小暖姐姐等一会儿就过去找你。”

小乐黝黑的眸子滴溜溜的转着,看了看罗小暖,又扭头看了一眼阎昊堔,这才爬起来溜到地上,乖乖地朝着门口走去。

“那小暖姐姐可要早点儿去找我哦。”

等到小乐一离开,罗小暖脸上的笑容也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阎昊堔,你这是什么意思?”

罗小暖质问着。

这个恶魔绝对不会这么好心,一定还有别的企图:“我告诉你,小乐还小,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你放过小乐!”

又一次好心被当做驴肝肺,阎昊堔被气得笑了。

他冷笑一声,毫不留情:

“冲你来?你觉得你这个一穷二白的小身板,有什么东西值得我图谋吗?”

“宠溺我把小乐给救了回来,你难道不应该跟我说一声谢谢吗?”

“谢谢?”罗小暖冷笑,“罗梵现在危在旦夕,这都是拜你所赐,你竟然还好意思让我说谢谢?”

罗小暖的话成功的让阎昊堔的脸色黑了下来。

阎昊堔本身就是那种霸道不会服软的人,但今天他已经把小乐给救了回来,而且还处处赔着好脾气。

罗小暖的冷言冷语,在阎昊堔看来就是蹬鼻子上脸的表现。

真是不知好歹!

他忽然燃起来的一点善念又被熄灭了下去。

“如果你想要那小家伙死,我不介意现在把他再送回到那帮人的手里。”

动漫关键词:人妻在卧室被老板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