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看到两人紧密相连的地方_真的可以把人c哭吗

2022-05-26 12:46:4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动手。”随着阎昊堔一声令下,前后十几个人立刻朝着中间的劫匪冲了过去。“你们别过来,别过来……”劫匪情绪很激动,立刻转换位置,自己靠在墙上,把罗

动手。”

随着阎昊堔一声令下,前后十几个人立刻朝着中间的劫匪冲了过去。

“你们别过来,别过来……”

劫匪情绪很激动,立刻转换位置,自己靠在墙上,把罗小暖横在身前做挡箭牌。

而在这番动作中,劫匪手中的手术刀不可避免的碰到了罗小暖的脖子,顿时划出一道三四厘米的伤口。

鲜红的血液顿时往外冒了出来,在罗小暖那原本就偏白的肤色衬托下,显得更加的艳红。

罗小暖吓得一直掉眼泪,不止是因为脖子上的伤口疼,更多的是因为阎昊堔那一句话。

她罗小暖的死活,跟他阎昊堔有什么关系?

呵,是啊,他们之间本来就不过是陌生人罢了。

平日里阎昊堔就经常的故意折磨她,现在恐怕更是巴不得她死了才好,又怎么会出手救她呢?

可笑她竟然去乞求阎昊堔那个恶魔来救她。

“住手,统统给我停手!”

就在那十几人不断逼近的时候,一个人忽然冲了出来,及时把他们给拦了下来。

罗小暖眼前顿时一亮,竟然是林予砚!

关键时刻,竟然还有林予砚为自己着想。

罗小暖顿时破涕为笑,可是脖子上的刀依旧驾着没有松开。

林予砚刚刚正在做手术,当他出来知道罗小暖被挟持的消息后,便以最快的速度感到了这里,他白大褂上都还有患者做手术时候的血。

“延先生,以你的势力,想要抓一个人也不急于一时吧,你又何必搭上小暖的性命呢。”

瞧见罗小暖脖子上直往外冒的鲜血,林予砚的心里也是一阵揪心的疼,他宁愿被挟持受伤的人是他自己,也不愿看着罗小暖有事。

“林医生……”看到林予砚到来,看到他为她担心,罗小暖的眼泪彻底决了堤,就像一个迷了路的小孩儿,终于找到了依靠那般。

林予砚眉头紧皱,急忙安抚着她,“小暖,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就绝对不会再让你受伤害的。”

罗小暖满是水雾的眼眸里流露出浓浓的感激。

至少在这种生死关头,林予砚愿意站在她这一边,她就已经很感激了。

看着他们两人之间的有爱互动,阎昊堔的脸色冷若冰霜,脸黑如锅底。

对付这么一个小喽啰根本不需要什么技术,他能保证可以救下罗小暖,没想到这个白痴医生居然在这个关键时刻跳出来捣乱。

“还不动手!”

他的那些手下也再一次冲了上去。

林予砚却是转身挡在了罗小暖的身前,和阎昊堔的那十几号手下打了起来。

能够做阎昊堔的保镖,那十几个人的身手确实很不错,但林予砚也不差,他大学那会儿便是跆拳道社的社长,虽然工作几年,但身手也没有荒废。

而且,加上周围走廊的限制,一时之间林予砚和那十几号人也打了个不相上下。

但双拳不敌四手,为了保证罗小暖的安全,林予砚也硬扛了那些人的拳脚。

“林医生……”

瞧着林予砚为了救她,多次被打但仍不肯退让半步,罗小暖就感觉一阵阵的揪心,眼泪更是不要命的滑落。

可现在她被劫匪挟持,除了哭以外,她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而阎昊堔居然在一边冷冷地看着。

和他一对比,林予砚简直就是个天使!

“阎昊堔,我求你,让他们停手啊,我求求你……”罗小暖沙哑着嗓子,乞求着阎昊堔能够大发慈悲,赐予她些许的仁慈。

远处的阎昊堔却一直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局面越来越失控,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本来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可偏偏,他的心很乱。

就在刚才罗小暖对着林予砚露出依赖神情的时候!

这让阎昊堔心里很不爽,极度的不爽。

而罗小暖为了林予砚求他,无疑让阎昊堔的心里更加不平衡。

为什么她对林予砚总是笑语盈盈,可对自己就总是冷冰冰的呢?

阎昊堔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讨厌看见罗小暖和林予砚在一起。

每当看到罗小暖对着林予砚时甜蜜的笑容,他内心的暴虐因子就被触发。

他讨厌看到罗小暖那样的笑容,所以他要摧毁她,不断的折磨她!让这个难看的笑容从自己眼前彻底消失!

罗小暖没有得到阎昊堔的回应,而林予砚一个人对十几个人,已经落入了下风,到了被人按着打的节奏。

另外有人逼近了罗小暖和她身后的劫匪。

“别过来,别过来……”劫匪靠着墙壁,拖着罗小暖一步一步的向外移动着,因为紧张,手里的刀一直在摇晃。

而罗小暖现在已经根本顾不得自己还在被劫匪挟持,她现在最关心的是林予砚。

“林医生……”

林予砚已经被打瘫在地上,却仍旧尽他最大的能力固执的拖着几个人,他身上都是血,虽然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刚才手术患者的,看起来实在是凄惨极了!

“都别再打了,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过来。”

这时,成笑举着手机跑了过来,大声地吼着。

挟持罗小暖的劫匪更加的慌了,他不想被阎昊堔的人抓住,但更加不想坐牢。

阎昊堔面色难堪,叫停了手下的人。

这件事情要真闹到警察那里,他也不好收场了。

场面混乱极了,成笑冲了过来,远远看着被劫持的罗小暖,心里着急,把医院的保安也叫过来了,林予砚还在拖住阎昊堔的人。

“走,快走!”

劫匪急忙拖着罗小暖,冲出了大门,拦了一辆计程车,扬长而去。

“林医生,林医生,你怎么样了?”医院走廊上,成笑急忙跑过去把半昏迷的林予砚给扶进了急诊室。

阎昊堔冷冷的瞥了一眼林予砚的背影,这才重重的吐了一个字,“追。”

他的那群手下立刻追了出去,一场闹剧也以罗小暖被挟持而收尾。

“延先生,您没受伤吧,刚刚可真是吓死我了。”穆小小一副担心的模样,快步来到阎昊堔身边,还伸手假装给他顺气,其实就是在他胸口摸来摸去。

一双大手迅猛伸出,狠狠掐住了穆小小的脖子,大手上,有手上青筋暴起。

“延,延先生……”

穆小小惊恐地看着阎昊堔,双眼蓦然睁大,感觉喘不过气来了,急忙拍打着阎昊堔,想让他松开自己。

可当她触碰到阎昊堔那冷若冰霜的眼神时,穆小小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我不是让你打电话告诉她今天不用过来了吗?她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阎昊堔的眼神阴鸷而锐利,整个人不像人,反而像是恶魔,每一寸肌肤都笼罩在一层暗黑之中,毫不客气的展露着他的阴暗面。

本来阎昊堔是让手下把砍伤他的人带过来,亲自审问,那个小混混肯定跟他无冤无仇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对他下手,定是拿人钱财。

他要亲自审问,撬出幕后主使,过程定然是血腥残暴无比,为了避免让那蠢女人看到太过血腥的场面,所以他这才让穆小小通知罗小暖她今天不用过来了。

可穆小小并没有电话通知罗小暖,而是故意等她来了再告诉她,就为了看见她那一脸失望落幕的神情。

最终,罗小暖还是来医院了,她不止来了,还正好被那个混蛋给挟持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穆小小的自作主张。

穆小小惊恐无比地看着他,说不出半句话,实在不明白自己是哪里得罪阎昊堔了!

“滚!以后再敢出现在我面前,就等着为自己收尸吧。”

阎昊堔一声低喝,然后颇为嫌弃的松开手,任由穆小小跌落在地上。

现在最首要的是找到罗小暖那蠢女人的下落。

罗小暖被劫匪带上计程车之后,劫匪先是逼着司机去附近的药店买了些消毒水和纱布,然后又把司机赶下了车。

“小暖,你的伤没事吧,这些你拿着,你先自己处理一下伤口。”劫匪把买来的消毒水和纱布递给罗小暖。

罗小暖拿过东西,疑惑地看向了歹徒。

小暖?他知道自己的名字?难道他认识自己?

歹徒之前被阎昊堔抓住了,看来是经过了一场恶斗,他整个人鼻青脸肿,都已经看不清楚模样了,头发乱糟糟的,脸上还都是血,说话的声音极度沙哑,罗小暖还真是没把她给认出来。

罗小暖的脸色非常的苍白,她的嗓子已经沙哑的说不出话来,现在也没力气去追究歹徒是谁了,一颗悬着的心也暂时放了下来。

她想,既然劫匪和她认识,又好心给她买药,暂时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了。

更何况,就算劫匪想要对她怎样,她也没有任何反抗的力气了。

罗小暖苦涩的扯了扯嘴角,自顾自的处理着脖子上的伤口。

因为伤口在脖子上,所以罗小暖根本就看不见自己的伤口,只能凭着感觉来清洗伤口。

她脖子上的伤口已经自动凝了血痂,罗小暖忍着痛意,把伤口周围的血迹擦干净,然后包上了纱布。

做好这一切,罗小暖感觉自己累极了,一辈子都没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事儿。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温暖的小屋里,仔细一看,竟然是在自己的家里!

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是晚上了,都不知道过了多久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声音忽然传来:

“小暖,你醒了,你脖子上的上没事了吧。”

罗小暖吓了一跳,坐起来:“谁?谁在哪儿?”

一个脸上包着纱布,还在拿冰块敷脸消肿的年轻男人走了出来,一看就是今天的歹徒,可是脸消肿了不少,罗小暖一眼就把他给认了出来。

“罗梵,怎么是你?”

罗梵是她的邻居,因为两人都姓罗,所以这几年,罗梵一直向对待亲妹妹照顾罗小暖,两人也多有来往。

罗梵瞧见罗小暖醒了过来,急忙走过去把她给扶了起来。

罗小暖还是感觉有些头痛,但当她瞧见罗梵时,脑袋便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罗梵?怎么会是你?”

她万万没想到,在医院的那个劫匪,竟然会是罗梵。

罗梵没有结婚,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平时看起来也是十分老实本分的,怎么就成了劫匪了呢?

罗梵皱着眉头,神色很是凝重,他抓住罗小暖的肩膀,盯着她的眸子,嘱咐道:“小暖,我现在要马上离开,不管是谁问起,你都不要说见过我。”

见罗梵要走,罗小暖急忙追问着:“罗梵,你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吗?你怎么就成了阎昊堔要抓的绑匪了呢?”

罗梵没有说明,他把罗小暖送到家已经是极限了,“小暖,今天弄伤你并不是我的本意,对不起。记住,如果阎昊堔问起你,你坚决不要说认识我,明白吗?”

说完,罗梵挣脱开她的手,戴上口罩帽子,迅速地离开了这里。

“罗梵,罗梵……”

当罗小暖追出去的时候,已经不见了罗梵的人影,她不断给罗梵打电话,那头也显示无人接听。

“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罗小暖不知道到底罗梵发生了什么事,但只要和阎昊堔那个恶魔有关,就绝对不会是好事,不然阎昊堔也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派人抓罗梵了。

越想事情越不对,可罗小暖却一点儿头绪都没有,只能像火烧蚂蚁一样急的团团转。

正当她想要出门找罗梵的时候,她自己反倒是脸色潮红的晕倒在了地上。

罗小暖本就受了伤,瞧见林予砚被打又哭的声嘶力竭的,被罗梵送回来的时候又着了凉,现在又知道罗梵得罪了阎昊堔这个A市的无冕之王,所有的事情一下子全都压在了她的身上,这才让她支撑不住,往后一倒,就在床上昏了过去。

昏迷之中,忽然听见一阵咆哮:

“蠢女人,真是蠢女人!你这么蠢,到底是这么活到现在的!”

罗小暖软软地睁开了眼,看见阎昊堔恶魔般阴沉的嘴脸。

可是她眼皮太沉重了,意识完全都是模糊的,睁开了一下眼,又立马闭上了。

当罗小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她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健康医院的病房里输水了,穿着一身护士服的成笑在她身边守着。

“小暖,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都昏睡十几个小时了,你是要担心死我啊!”

罗小暖一醒,成笑就在她身边兴奋的叽叽喳喳着,但手上的动作却是很温柔。

成笑把罗小暖给扶了起来,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口干舌燥的罗小暖看见水就咕咚咕咚地喝了一大杯,喝完了才问:“怎么回事?我怎么在这儿?我不是应该已经回家了吗?我记得……”

好像是阎昊堔出现了,把她给抱走了。

可是阎昊堔那个恶魔怎么会这么好心呢?

他不是还要赶她走,还差点要了她的命吗?

罗小暖喝完了热水,感觉浑身舒服了不少,这才问道:“我怎么在这儿啊?我记得昨晚我不是在家里吗?”

成笑一边给她削苹果,一边说:“是阎先生把你给带回来了,昨晚我没值班,听说是阎先生大半夜把你带回来的。”

昨天晚上成笑担心罗小暖,就一直在医院等消息,到了半夜终于等到阎昊堔把罗小暖给救回来了。

那个阎罗王,竟然是那个阎罗王把自己给带回来了?

难道说昨晚不是自己在做梦吗?阎昊堔居然闯进了她的家?

那也就是说罗梵已经被他们给抓住了?

顿时,罗小暖慌了,问成笑:

“阎先生他要抓的人抓到了吗?”

希望罗梵不要被阎昊堔抓到。

说起那个差点让罗小暖丢掉小命的劫匪,成笑咬着牙愤恨不平的开口道:“哼,也是那个劫匪够狡猾,阎先生派出去的人手还没有抓到他。”

罗小暖松了一口气,喃喃道:“没抓到就好,没抓到就好。”

愤慨完毕,成笑忽然话锋一转,说:

“不过小暖啊,你这次可要好好谢谢阎先生,如果不是他把你从劫匪手里救回来,你现在恐怕就要去见阎王了。”

成笑一边削着苹果,一边眉飞色舞的说着。

昨晚那情形啊,真是记忆犹新呢,她看着阎昊堔一脸阴沉地把罗小暖从车里抱出来,还是公主抱啊!

简直太温柔了,看得她的少女心都活了!

罗小暖却嗤了一声。

感谢他?当真是可笑。

什么差点见阎王,她现在就在见阎王,阎昊堔就是个活生生的阎王!

如果不是阎昊堔,她的生活会一如往常那般的平静,又怎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还有罗梵这种人一定不会无缘无故地找阎昊堔的麻烦,一定是他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罗小暖闭上眼睛,她不想再听到阎昊堔这三个字,更不想再见到他。

也不知道现在罗梵怎么样了。

可她只要一闭上眼睛,昨天下午的场景就自动在她脑海里浮现。

罗梵被逼得走投无路挟持自己,阎昊堔对她乞求的视若无睹,林予砚被打得半死……

一幕幕不断在罗小暖脑海里重复的播放着,惹得她一阵头痛。

罗梵肯定不是那种伤天害理的人,定然是阎昊堔干了什么事情让他不得不反抗!

罗梵不能有事,他如果出事了,小乐怎么办!

对了,小乐?

罗小暖忽然发现,出事之后,她都没有去看小乐,小乐才这么大,一个人在家出事了怎么办!

阎昊堔,你这个阎罗王!一切都是你害的!

“你已经一夜没有吃东西了,先吃点儿苹果垫垫肚子,我等会儿再去给你弄一些吃的过来。”成笑把小果盘递给了罗小暖。

“谢谢。”罗小暖扯了抹笑容,可她现在根本就没有胃口,只吃了一小块就再也吃不下了,想起了林予砚,忙问:

“对了笑笑,林医生,他还好吗?”

成笑脸上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拍了拍罗小暖的手,笑道:“你就放心吧,林医生他只是些皮外伤,并没有伤到筋骨,好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倒是你,脖子上的伤口很有可能会留下疤痕的。”

女孩子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外表了,成笑自然不希望自己最好的姐妹有事了,她脖子上的伤口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万一留疤就麻烦了。

罗小暖笑了笑,下意识摸了一下难得地调侃道:“那这几天可就要麻烦我们的成笑大美女好好照顾一下我了。”

“那是必须的,你饿了吧,等我去给你弄点儿吃的过来。”

成笑离开没一会儿,门再次被打开了,罗小暖还以为是成笑回来了,但是一抬头,就看见了林予砚。

他确实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脸上和嘴角的淤青还没有下去。

“小暖,我刚刚听笑笑说你醒了,所以就过来看看你。”

林予砚进来的时候,他手上还拎着一个食盒。

“我担心你有事,所以一早给你炖了鸡汤给你补一补身子,来,你尝尝看怎么样?”林予砚熟练的把鸡汤倒进碗里,舀了一汤匙,递到了罗小暖的嘴边。

“小心烫。”林予砚那轻柔温暖的视线,就像暖阳一般将她包围。

罗小暖一阵受宠若惊,目光呆愣愣的看着林予砚,张嘴喝了一口,味道出奇的好。

“味道怎么样?”林予砚那充满期待的小眼神儿盯着罗小暖。

暖汤入口,罗小暖感觉脸颊有些发烫。

“嗯,味道很不错。”每当遇到林予砚的时候,罗小暖的大脑总会不自觉的短路起来。

得到罗小暖的中肯,林予砚嘴角的笑意也逐渐扩大,“既然好喝,那就多喝一点儿。”

“那个,林医生,我自己来就可以了。”罗小暖害怕,她怕林予砚对她太好,她会不舍得离开他了。

但林予砚只是把她当作妹妹看罢了。

当意识到这个她以为的事实时,罗小暖的心里有着一丝丝的苦涩。

自然,罗小暖的这个举动,看在林予砚眼里,则是以为她又在拒绝着自己。

阴差阳错的,两人再一次的错估了对方的心意。

林予砚坐在病床边,再一次为罗小暖送去去一勺子汤,罗小暖小心翼翼地喝了下去,喝完一口汤,整个人都暖暖的,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十分不客气的冷硬声音从门口传来。

阎昊堔出现了。

他拄着拐杖,依旧是穿着一身正装站在门口,高大的身躯似乎把整个病房门的门框都堵住了,英俊的面露透着非同一般的冷意,正冷冷地看着病床上坐着的两个人。

病床上的两个人看见他出现都楞了。

林予砚皱了皱眉头,而罗小暖则是浑身一颤,下意识地就和林予砚保持了距离。

阎昊堔心里一阵怒气冲天,他为了把她找回来,腿断了还亲自去到处找,亲自把她抱上车,亲自把她送到医院。

这才一会儿时间不盯着,她就和这个小白脸开始卿卿我我了。

很好,很不错!

病房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僵硬冰冷了。

罗小暖根本不敢说话了,还是林予砚坐起来,说道:“阎先生,你来有事吗?”

阎昊堔冷冷一笑:“林医生倒是很空闲啊,没时间巡房,却有时间在这里和女护士卿卿我我。”

一股酸味弥漫在小小的病房里。

动漫关键词:真的可以把人c哭吗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