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新婚熄与翁公老张林莹莹|乡野俏媳妇全文阅读

2022-05-26 12:46:1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林医生好。”其实这几天来,罗小暖也设想了许多两人见面的场景,也想好很多说辞,但真当她遇到林予砚的时候,她的脑袋反而一阵空白了。罗小暖微微低着头,她不敢去看林予

“林医生好。”

其实这几天来,罗小暖也设想了许多两人见面的场景,也想好很多说辞,但真当她遇到林予砚的时候,她的脑袋反而一阵空白了。

罗小暖微微低着头,她不敢去看林予砚那温暖柔和的目光。

“小暖,我怎么觉着,你最近总是在躲着我呢?”林予砚一如往常那般暖暖的笑着,大大的手掌落在她的脑袋上,轻轻地揉着她的头发。

“林医生,我没有啊……”

她虽然非常渴望跟林予砚在一起,可是现在的她,配不上那么优秀的他啊!

如果没有遇上阎昊堔,那该有多好啊!

“小暖,你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林予砚率先开口,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啊,没,没有。”罗小暖没有想到林予砚会主动问起自己的事情,一时之间更加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林予砚再一次揉揉她的头发,像个邻家大哥哥般温柔,说:“傻丫头,以后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话,随时可以来找我这个哥哥,知道吗?”

林予砚还笑着刮了刮罗小暖的鼻尖。

“哥哥?”罗小暖喃喃的重复着,心里一阵久久的无法平静。

原来林予砚只不过是把她当作妹妹罢了。

不过,很快罗小暖便调整好了心态。

哥哥就哥哥吧,总比以后再也没有机会站在他身边的好,或许当他的妹妹,也会是这世上再幸福不过的事情了吧,罗小暖如是想着。

就这样,两个互有好感的人,因为一个不肯迈出最后一步,因为一个选择逃避,从而导致这最后一层窗户纸没有被捅破,而他们两个也就此注定了有缘无份。

“林医生,谢谢你,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罗小暖甜甜的笑着,她想,用这种方式来和林予砚分享她的喜怒哀乐的话,她也很满足了。

林予砚宠溺的揉了揉罗小暖的头发,两人又有说有笑的聊了一会儿,这才分开。

跟林予砚的说开之后,一直横在罗小暖心里的疙瘩也因此解开了,罗小暖的心情别提有多美妙了。

只是,当她心情愉悦的哼着小调儿回到病房的时候,却不知道,一双眼睛已经在暗中将她和林予砚会面的整个过程看完……

罗小暖脚步轻快地回到病房,一推门进去便就很敏感的察觉出屋子里的气氛不太对劲儿,于是乖乖的闭上嘴巴,缩到沙发一角,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我渴了。”

阎昊堔厚重低沉的声音传来。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罗小暖也算是摸清了阎昊堔的脾气,他是老大,他说的任何话都不能忤逆,一切自然好,如果不按照她要求的做,那就惨了……

不等他再开口,她急忙麻利地倒了一杯温水给他。

谁料阎昊堔只是刚一碰到水杯,就毫不客气地把杯子里的水顺势泼了出来,故意泼她一身,上身顿时湿透,衣服都紧贴在胸口上了。

罗小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咬牙切齿:“阎昊堔,你干什么!”

阎昊堔只是淡淡的瞄了她一眼,颇为理直气壮的开口道:“我不高兴,拿你撒气。”

说完,还猛地把手里的玻璃杯也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杯子瞬间变得粉碎。

“你……”罗小暖也不知道阎昊堔他又哪根筋不对劲儿了,只好忍着,又重新去给阎昊堔倒了一杯水。

千万不能跟他来硬的,他炸毛,她得顺毛,不然自己吃亏!

就算她反抗了,结果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这一次,罗小暖不敢直接把水杯送到阎昊堔手里,而是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也不说话,默默地蹲下身,整理着地面上的玻璃碴儿。

那杯水说烫倒也不算很烫,但毕竟是大冬天,水倒在她衣服上,贴着衣服很难受,而且还把内衣的形象都给勾出来了,看起来难为情极了。

罗小暖心里很是委屈,她不明白,明明这几天都是好好的,怎么又开始胡搅蛮缠起来了呢!

她现在总算知道‘伴君如伴虎’是什么意思了,真是随时随地,毫无理由就开始发飙!

她一时有些走神,导致手指被玻璃碴儿给割到了,鲜红的血珠瞬间便涌了上来。

罗小暖急忙把出血的手指放到嘴里吮吸着,淡淡的血腥味儿在她嘴里弥漫开来。

尽管罗小暖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要在意,可心里还是觉得一阵莫名的委屈,眼泪顿时不受控制的涌了上来。

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摊上这么个病人,每天真是道不完的委屈。

罗小暖索性也不再收拾地上的玻璃,只是一动不动的蹲在那里,任由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儿,却又倔强的咬着手指,不肯让眼泪就这么留下来。

一旁的阎昊堔瞧着这幅模样的罗小暖,顿时感觉心里一阵莫名的烦躁。

他并不是故意要这样对她的,只是谁让她对着别的男人就笑靥如花谈笑自若,而对着他就时刻板着脸呢?

阎昊堔所在病房的落地窗,视线正好可以将小花园一览无遗,所以正好让他看到了刚刚罗小暖和林予砚如此亲密的一幕。

也正是因为如此,阎昊堔这才会感到一阵莫名的烦躁。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每当看到罗小暖和林予砚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里就会莫名的涌起一股焦虑与怒意,让他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把林予砚赶走,恨不得和罗小暖如此亲昵的人是他自己。

总之,他就是不愿意看到罗小暖和林予砚在一起。

所以,阎昊堔才想着给罗小暖一点儿小小的惩罚。

但他真的没有想过,要去弄伤她。

就这么过了十分钟,还是阎昊堔最先服软。

“喂,蠢女人,你别哭了。”

阎昊堔别扭地开口。

罗小暖抬手抹去眼中的湿润,伸出自己流血的手指,说道:“我受伤了,我要请假一天。”

阎昊堔盯着她的伤口,这么一个大点伤口,请什么假?!

罗小暖说完,便也顾不得阎昊堔那要吃人的目光,转身大踏步的离开了这里。

离开医院后,罗小暖便径自回家了。

这几天她实在是累的不轻,她现在只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回到家之后,罗小暖迅速的冲了凉,然后瘫在床上,倒头便睡了过去。

只是她这一觉,睡的并不怎么好。

就算在梦里,她还是无法逃脱阎昊堔的影子,而阎昊堔则是更加肆无忌惮的折磨她。

本来罗小暖睡的很不踏实,但模模糊糊间,她好像感觉到有个人影在她身边躺了下来,把她紧紧拥在了怀里。

看着像个小猫儿一样蜷缩在自己怀里的罗小暖,阎昊堔黝黑的眸子里不禁染上一抹愉悦。

“延先生,听说您找我?”穆小小推开阎昊堔的病房门,眸中流光盈转的盯着病床上的男人看,甜甜地说道说着。

得知阎昊堔居然主动找自己,穆小小连忙去洗手间补了个妆而她更是把大衣的扣子给解开,露出她里面穿着的大红色紧身连衣裙,一头褐色的波浪大卷发衬得她的肤色很是净白,高挑身材,配上这条紧身连衣裙,更是把她的好身材展现的一览无余。

确信这一次会万无一失之后,穆小小出现在了阎昊堔面前。

阎昊堔却是连头也不抬,连个眼神儿也不肯施舍给她,冷冷的开口道:“给罗小暖打电话,告诉她今天不用过来了,这两天由你来照顾我。”

穆小小一听,眼底的笑意逐渐扩大,随后抛出一个自认为很魅惑的笑容,说道:“延先生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哼,她就知道,这几天一定是罗小暖那贱女人暗中给她使绊子,好去勾引阎先生,否则延先生怎么可能一连几天都不见自己!

看吧,现在延先生肯定是看穿了罗小暖的伪装,知道了她穆小小的好,这才又重新把自己调回了他身边。

穆小小内心如是想着。

“延先生,您用不用我扶您去厕所?”

穆小小走到床边,咬了咬嘴唇,朝着阎昊堔魅惑的抛了个电眼,而她的手指已经放在了他的胸口,然后不断向下,最后勾住了阎昊堔的裤子。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

阎昊堔这才抬起头瞥了穆小小一眼,只是那黝黑的眸子里没有任何的欲望,有的只是如冰的冷意。

穆小小很漂亮,也确实很懂得如何去讨男人的欢心。

但她却忘了,阎昊堔可不是一般的男人。

“阎先生,你坏。”穆小小装作一副害羞的模样,手指戳了戳阎昊堔的胸口,用着她那特有的甜蜜声调,听的人心里痒痒的酥酥的,但这绝对不包括阎昊堔。

他最讨厌的,就是自动送上门来的女人。

他冷冷道:

“好了,你先下去把衣服换了,然后再过来。”

只是,阎昊堔却是低估了穆小小那丰富的联想能力。

阎昊堔原本那再正常不过的一句话,在穆小小听来,却以为阎昊堔更喜欢职业装一些。

穆小小的手掌在阎昊堔胸口摸了几下,娇羞道:“阎先生,你好好等着,我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然后,穆小小这才扭着水蛇腰,一如进来时那般高傲地离场。

阎昊堔眼里的冷意,似乎从未断过。

走出病房,穆小小拿出电话,想直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罗小暖,可转念一想,还是等她来医院再当面告诉她吧!

她真是迫不及待地想看见她那一脸失宠之后的落幕表情!

昨天下半夜的这一脚,罗小暖颇为难得的睡了个好觉,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九点了。

罗小暖抓紧时间洗漱之后,这才匆匆忙忙的去赶了公交。

她本不想去医院的,可是一想到昨天没有经过阎昊堔那个恶魔的同意就擅自离开了医院,为了避免阎昊堔再找自己的麻烦,罗小暖也只好硬着头皮去了医院。

她住的地方本来就比较偏僻,当她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快要十二点了。

“罗小暖,你怎么这么晚才来?知不知道我都已经等你半天了。”

罗小暖刚一进医院就被穆小小给拦了下来。

“你等我干什么?”罗小暖警惕地后退一步。

穆小小双手环在身前,一声冷笑,“干什么?咱们两个共同作为阎先生的私人看护,你说我找你干什么?”

阎昊堔让穆小小找她的?

罗小暖不解地皱起眉头,一脸迷惑。

穆小小瞧着罗小暖那一张无辜迷茫的脸,勾了勾嘴角,抬手就是一巴掌挥了出去。

哼,她罗小暖不就是凭着这一张无辜的小脸儿得到了阎先生的喜欢吗?

她罗小暖有什么资格能靠近阎昊堔,要身材没身材,要气质没气质,要内涵没内涵,整一个草包!哪里比得上她穆小小!

现在她已经在阎昊堔面前失宠了,看她不毁了她的脸!

但穆小小这一巴掌却是超乎她意外的落空了。

罗小暖心里对穆小小一直有防备,在她出手的时候,她很快便躲了过去。

如果现在这情形换做是成笑在场,肯定会二话不说抓住穆小小的手,然后再重重地打回去,穆小小和成笑算是这医院里最不好惹的两个人,惹了穆小小,她会暗地里报复,但是如果惹了成笑,她可能当场就会报复了。

可现在面对的是罗小暖,她的善良而有点儿小懦弱的性子使然,注定她这一次只会躲开,而不是还手。

“穆小小,你到底想干什么?难不成阎昊堔让你找我,就是为了打我?”

罗小暖以为穆小小打她是受了阎昊堔的吩咐,狠狠地道。

这个臭男人,到底是想干什么?

“打你?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吗?真不明白阎先生他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种贱女人?”

穆小小那一巴掌被罗小暖躲了过去,觉得自己丢了面子,于是嘴上更加的不饶人,什么话难听捡什么话说。

虽然厌烦穆小小一口一个贱女人的叫着,但罗小暖却不想跟她多生事端,她只想早点离开这里,永远地离阎昊堔那个恶魔!

她的语气也变得冲了起来:“你找我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再不说我就走了。”

她的性子一向是很好的,在这里工作几年了,还从来没有跟人大嗓门说过话。

可自从遇见阎昊堔那晚开始,罗小暖感觉自己总是在受气,全是因为阎昊堔!

穆小小这才想起了正事儿,下巴微抬,高傲地开口道:“从现在开始,阎先生那里将由我穆小小一人全权负责,而你还是乖乖儿的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呵!”

不让她继续当阎昊堔的私人看护了?

罗小暖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个恶魔竟然肯放过自己?

不,这怎么可能,她辞职了他都把她给抓回来了,说不定是穆小小诳自己的!

罗小暖急忙追问道:

“这话是阎昊堔亲口说的?还是别人转答给你的?”

看着罗小暖那着急的模样,穆小小一阵冷哧。

小贱人,知道这消息肯定伤心死了吧!

在罗小暖关切的目光之中,她听她理所当然的说道:“那当然了,不然你以为我会专门在这里等你?罗小暖,我好心提醒你一句,麻雀就要有麻雀的觉悟,千万别想着做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梦。”

竟然是阎昊堔亲口说的!

幸福来得太快!

罗小暖整个人都被这个消息给震傻了,傻乎乎地站在那里!

能够离开阎昊堔,不再当他的私人看护,这绝对是再高兴不过的事情了。

看见‘大受打击’的罗小暖站在那里说不出来话,穆小小得意地扭着自己的细腰走开了。

临走的时候还朝罗小暖冷哧了一声。

跟我斗!

一直到穆小小脚上那刺耳的高跟鞋声音从自己的耳朵里消失了,罗小暖才回神。

她终于自由了!

前一刻,她还觉得自己身在地狱,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似乎上了天了!

虽然不知道穆小小究竟用了什么手段,但只要阎昊堔能够放过她,不再找她的麻烦,那就是极好的。

罗小暖大步地走着,她想要快一点儿把这个好消息跟成笑分享。

谁知道,刚走出两步,忽然,一双血粼粼的手就伸了过来,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

vip病房内,阎昊堔换了病服,身上穿着黑色的高订正装,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阎昊堔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整个人的气势就像是一把出了鞘的宝剑一般,浑身散发着凌厉霸道的气场,周围的气氛也显得越加的讶异沉闷。

冷漠的眼逡巡了一下在座噤若寒蝉的众多保镖们,终于发话了:

“人怎么跑的?”

他的声音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听的人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从心底升起一股浓浓的恐惧。

“阎先生,本来人都已经抓回来了,可没想到刚刚经过手术室的时候,让那家伙给趁乱跑了。”

回话的那人低着头,但仍旧可以明显看到他额头上不断往外渗出的冷汗。

“一群废物!”阎昊堔低喝着。

他们十几个人,竟然连一个小混混都抓不到,真是够有能耐的。

前一阵子阎昊堔被人下药袭击的事情,就跟那个小混混有着莫大的关系,如果能抓到那个小混混,定能一举抓出那幕后之人。

“是,是。”手下连忙应和着,“不过阎先生放心,我已经让人把医院的所有出入口都封了起来,他绝对是跑不掉的。”

阎昊堔闭上眼睛,背靠在沙发上,但常年养成的习惯,并未让他的身体完全放松。

就在这时,有一个手下急匆匆的冲了进来,看见阎昊堔,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道:“不好了阎先生,那个叫罗小暖的被抓了。”

罗小暖被抓了?

阎昊堔猛地睁开眼睛,眼底划过一丝担忧……

此时的罗小暖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见周围到处是慌乱的喊叫声,能感受到的只有放在自己脖子上那把锋利而冰冷的手术刀,她现在能听到的只有刀冰冷冰冷的,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

医闹?!

“你,你是病人的家属?你有什么委屈可以慢慢说,我们医院能解决的一定会帮你的……”

罗小暖现在反倒是异常的镇定,她以为劫持她的人是某个病人的家属。

在入职前医院有过培训,在遇到过激病人家属的时候该如何处理,所以罗小暖尽管心里很慌很乱,但表面还是装作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可是说话的声音还是忍不住颤抖。

“你给我闭嘴,再说话我就一刀捅死你。”

那劫匪改为站在罗小暖身后,左手缠绕着罗小暖的脖子,右手则拿着手术刀在她面前比划着。

罗小暖吓的保持着深呼吸的动作,白皙的额头上早已经渗出了豆大的汗滴,小腿肚也不自觉地打颤起来。

鉴于劫匪的威胁,她现在不敢再说些什么,只好配合着劫匪的动作一步步的向后退着,生怕劫匪一个手抖,自己的小命就没了。

那把手术刀明晃晃的就横在她的脖子前,似乎轻轻一下就能隔断她的脖子!

此时,周围慌乱的人群已经被疏散开,阎昊堔带着他那十几个手下,前后把劫匪给围了起来。

阎昊堔一手拿着手杖,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步一步缓缓第走了过来。

他的步子很是缓慢,但却极有规律,他的脚步声和手杖触地的声音,在这静寂的走廊里显得是那么的清脆响亮。

尽管身体不便,可此刻的他依旧是像是高高在上的王者一样,周身自动散发着强大而冷冽的气场,让人不敢小觑。

劫匪在阎昊堔出现的时候,明显的慌了,他缠绕着罗小暖的手明显加大了力气,但拿着手术刀的手却明显的小幅度颤抖起来,暴露了他内心的恐惧。

“阎昊堔,你要是不想让她死的话,就放我走。”

说着,劫匪手上的手术刀已经抵在了罗小暖的脖子上。

冰凉的触感从罗小暖的皮肤上传来,吓的罗小暖浑身一哆嗦,眼巴巴地看向了对面的阎昊堔,从来没觉得他这么帅气!

阎昊堔,现在就只有阎昊堔能够救她了。

蓦地,罗小暖心里涌起了一股希望。

罗小暖睁开眼睛,热烈的乞求的视线不断朝着阎昊堔的方向望去。

可阎昊堔却好似没有看到她一般,仍旧是那么的冷漠,那么的高高在上,触不可及,仿佛这世界的一切都和他无关。

“她?一个不认识的蠢女人罢了,你凭什么以为可以用她的命来威胁我?她是死是活,跟我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自始至终,阎昊堔连个可怜的眼神都没有施舍给罗小暖,说出来的话,更是像冰锥一样冷。

一旁看着好戏的穆小小见状,心里更加美滋滋儿的,她就知道,延先生怎么可能会在乎罗小暖那个贱女人呢!

她心里默默期盼着那个劫匪能把罗小暖给弄死!

动漫关键词:乡野俏媳妇全文阅读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