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娇妻互换享受高潮嗷嗷叫:我才上六年级就C过

2022-05-26 12:45:5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看着罗小暖那着急的模样,穆小小一阵冷哧。小贱人,知道这消息肯定伤心死了吧!在罗小暖关切的目光之中,她听她理所当然的说道:“那当然了,不然你以为我会专门在这里等你?罗小暖,

看着罗小暖那着急的模样,穆小小一阵冷哧。

小贱人,知道这消息肯定伤心死了吧!

在罗小暖关切的目光之中,她听她理所当然的说道:“那当然了,不然你以为我会专门在这里等你?罗小暖,我好心提醒你一句,麻雀就要有麻雀的觉悟,千万别想着做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梦。”

竟然是阎昊堔亲口说的!

幸福来得太快!

罗小暖整个人都被这个消息给震傻了,傻乎乎地站在那里!

能够离开阎昊堔,不再当他的私人看护,这绝对是再高兴不过的事情了。

看见‘大受打击’的罗小暖站在那里说不出来话,穆小小得意地扭着自己的细腰走开了。

临走的时候还朝罗小暖冷哧了一声。

跟我斗!

一直到穆小小脚上那刺耳的高跟鞋声音从自己的耳朵里消失了,罗小暖才回神。

她终于自由了!

前一刻,她还觉得自己身在地狱,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似乎上了天了!

虽然不知道穆小小究竟用了什么手段,但只要阎昊堔能够放过她,不再找她的麻烦,那就是极好的。

罗小暖大步地走着,她想要快一点儿把这个好消息跟成笑分享。

谁知道,刚走出两步,忽然,一双血粼粼的手就伸了过来,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

vip病房内,阎昊堔换了病服,身上穿着黑色的高订正装,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阎昊堔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整个人的气势就像是一把出了鞘的宝剑一般,浑身散发着凌厉霸道的气场,周围的气氛也显得越加的讶异沉闷。

冷漠的眼逡巡了一下在座噤若寒蝉的众多保镖们,终于发话了:

“人怎么跑的?”

他的声音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听的人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从心底升起一股浓浓的恐惧。

“阎先生,本来人都已经抓回来了,可没想到刚刚经过手术室的时候,让那家伙给趁乱跑了。”

回话的那人低着头,但仍旧可以明显看到他额头上不断往外渗出的冷汗。

“一群废物!”阎昊堔低喝着。

他们十几个人,竟然连一个小混混都抓不到,真是够有能耐的。

前一阵子阎昊堔被人下药袭击的事情,就跟那个小混混有着莫大的关系,如果能抓到那个小混混,定能一举抓出那幕后之人。

“是,是。”手下连忙应和着,“不过阎先生放心,我已经让人把医院的所有出入口都封了起来,他绝对是跑不掉的。”

阎昊堔闭上眼睛,背靠在沙发上,但常年养成的习惯,并未让他的身体完全放松。

就在这时,有一个手下急匆匆的冲了进来,看见阎昊堔,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道:“不好了阎先生,那个叫罗小暖的被抓了。”

罗小暖被抓了?

阎昊堔猛地睁开眼睛,眼底划过一丝担忧……

此时的罗小暖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见周围到处是慌乱的喊叫声,能感受到的只有放在自己脖子上那把锋利而冰冷的手术刀,她现在能听到的只有刀冰冷冰冷的,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

医闹?!

“你,你是病人的家属?你有什么委屈可以慢慢说,我们医院能解决的一定会帮你的……”

罗小暖现在反倒是异常的镇定,她以为劫持她的人是某个病人的家属。

在入职前医院有过培训,在遇到过激病人家属的时候该如何处理,所以罗小暖尽管心里很慌很乱,但表面还是装作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可是说话的声音还是忍不住颤抖。

“你给我闭嘴,再说话我就一刀捅死你。”

那劫匪改为站在罗小暖身后,左手缠绕着罗小暖的脖子,右手则拿着手术刀在她面前比划着。

罗小暖吓的保持着深呼吸的动作,白皙的额头上早已经渗出了豆大的汗滴,小腿肚也不自觉地打颤起来。

鉴于劫匪的威胁,她现在不敢再说些什么,只好配合着劫匪的动作一步步的向后退着,生怕劫匪一个手抖,自己的小命就没了。

那把手术刀明晃晃的就横在她的脖子前,似乎轻轻一下就能隔断她的脖子!

此时,周围慌乱的人群已经被疏散开,阎昊堔带着他那十几个手下,前后把劫匪给围了起来。

阎昊堔一手拿着手杖,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步一步缓缓第走了过来。

他的步子很是缓慢,但却极有规律,他的脚步声和手杖触地的声音,在这静寂的走廊里显得是那么的清脆响亮。

尽管身体不便,可此刻的他依旧是像是高高在上的王者一样,周身自动散发着强大而冷冽的气场,让人不敢小觑。

劫匪在阎昊堔出现的时候,明显的慌了,他缠绕着罗小暖的手明显加大了力气,但拿着手术刀的手却明显的小幅度颤抖起来,暴露了他内心的恐惧。

“阎昊堔,你要是不想让她死的话,就放我走。”

说着,劫匪手上的手术刀已经抵在了罗小暖的脖子上。

冰凉的触感从罗小暖的皮肤上传来,吓的罗小暖浑身一哆嗦,眼巴巴地看向了对面的阎昊堔,从来没觉得他这么帅气!

阎昊堔,现在就只有阎昊堔能够救她了。

蓦地,罗小暖心里涌起了一股希望。

罗小暖睁开眼睛,热烈的乞求的视线不断朝着阎昊堔的方向望去。

可阎昊堔却好似没有看到她一般,仍旧是那么的冷漠,那么的高高在上,触不可及,仿佛这世界的一切都和他无关。

“她?一个不认识的蠢女人罢了,你凭什么以为可以用她的命来威胁我?她是死是活,跟我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自始至终,阎昊堔连个可怜的眼神都没有施舍给罗小暖,说出来的话,更是像冰锥一样冷。

一旁看着好戏的穆小小见状,心里更加美滋滋儿的,她就知道,延先生怎么可能会在乎罗小暖那个贱女人呢!

她心里默默期盼着那个劫匪能把罗小暖给弄死!

“动手。”

随着阎昊堔一声令下,前后十几个人立刻朝着中间的劫匪冲了过去。

“你们别过来,别过来……”

劫匪情绪很激动,立刻转换位置,自己靠在墙上,把罗小暖横在身前做挡箭牌。

而在这番动作中,劫匪手中的手术刀不可避免的碰到了罗小暖的脖子,顿时划出一道三四厘米的伤口。

鲜红的血液顿时往外冒了出来,在罗小暖那原本就偏白的肤色衬托下,显得更加的艳红。

罗小暖吓得一直掉眼泪,不止是因为脖子上的伤口疼,更多的是因为阎昊堔那一句话。

她罗小暖的死活,跟他阎昊堔有什么关系?

呵,是啊,他们之间本来就不过是陌生人罢了。

平日里阎昊堔就经常的故意折磨她,现在恐怕更是巴不得她死了才好,又怎么会出手救她呢?

可笑她竟然去乞求阎昊堔那个恶魔来救她。

“住手,统统给我停手!”

就在那十几人不断逼近的时候,一个人忽然冲了出来,及时把他们给拦了下来。

罗小暖眼前顿时一亮,竟然是林予砚!

关键时刻,竟然还有林予砚为自己着想。

罗小暖顿时破涕为笑,可是脖子上的刀依旧驾着没有松开。

林予砚刚刚正在做手术,当他出来知道罗小暖被挟持的消息后,便以最快的速度感到了这里,他白大褂上都还有患者做手术时候的血。

“延先生,以你的势力,想要抓一个人也不急于一时吧,你又何必搭上小暖的性命呢。”

瞧见罗小暖脖子上直往外冒的鲜血,林予砚的心里也是一阵揪心的疼,他宁愿被挟持受伤的人是他自己,也不愿看着罗小暖有事。

“林医生……”看到林予砚到来,看到他为她担心,罗小暖的眼泪彻底决了堤,就像一个迷了路的小孩儿,终于找到了依靠那般。

林予砚眉头紧皱,急忙安抚着她,“小暖,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就绝对不会再让你受伤害的。”

罗小暖满是水雾的眼眸里流露出浓浓的感激。

至少在这种生死关头,林予砚愿意站在她这一边,她就已经很感激了。

看着他们两人之间的有爱互动,阎昊堔的脸色冷若冰霜,脸黑如锅底。

对付这么一个小喽啰根本不需要什么技术,他能保证可以救下罗小暖,没想到这个白痴医生居然在这个关键时刻跳出来捣乱。

“还不动手!”

他的那些手下也再一次冲了上去。

林予砚却是转身挡在了罗小暖的身前,和阎昊堔的那十几号手下打了起来。

能够做阎昊堔的保镖,那十几个人的身手确实很不错,但林予砚也不差,他大学那会儿便是跆拳道社的社长,虽然工作几年,但身手也没有荒废。

而且,加上周围走廊的限制,一时之间林予砚和那十几号人也打了个不相上下。

但双拳不敌四手,为了保证罗小暖的安全,林予砚也硬扛了那些人的拳脚。

“林医生……”

瞧着林予砚为了救她,多次被打但仍不肯退让半步,罗小暖就感觉一阵阵的揪心,眼泪更是不要命的滑落。

可现在她被劫匪挟持,除了哭以外,她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而阎昊堔居然在一边冷冷地看着。

和他一对比,林予砚简直就是个天使!

“阎昊堔,我求你,让他们停手啊,我求求你……”罗小暖沙哑着嗓子,乞求着阎昊堔能够大发慈悲,赐予她些许的仁慈。

远处的阎昊堔却一直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局面越来越失控,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本来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可偏偏,他的心很乱。

就在刚才罗小暖对着林予砚露出依赖神情的时候!

这让阎昊堔心里很不爽,极度的不爽。

而罗小暖为了林予砚求他,无疑让阎昊堔的心里更加不平衡。

为什么她对林予砚总是笑语盈盈,可对自己就总是冷冰冰的呢?

阎昊堔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讨厌看见罗小暖和林予砚在一起。

每当看到罗小暖对着林予砚时甜蜜的笑容,他内心的暴虐因子就被触发。

他讨厌看到罗小暖那样的笑容,所以他要摧毁她,不断的折磨她!让这个难看的笑容从自己眼前彻底消失!

罗小暖没有得到阎昊堔的回应,而林予砚一个人对十几个人,已经落入了下风,到了被人按着打的节奏。

另外有人逼近了罗小暖和她身后的劫匪。

“别过来,别过来……”劫匪靠着墙壁,拖着罗小暖一步一步的向外移动着,因为紧张,手里的刀一直在摇晃。

而罗小暖现在已经根本顾不得自己还在被劫匪挟持,她现在最关心的是林予砚。

“林医生……”

林予砚已经被打瘫在地上,却仍旧尽他最大的能力固执的拖着几个人,他身上都是血,虽然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刚才手术患者的,看起来实在是凄惨极了!

“都别再打了,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过来。”

这时,成笑举着手机跑了过来,大声地吼着。

挟持罗小暖的劫匪更加的慌了,他不想被阎昊堔的人抓住,但更加不想坐牢。

阎昊堔面色难堪,叫停了手下的人。

这件事情要真闹到警察那里,他也不好收场了。

场面混乱极了,成笑冲了过来,远远看着被劫持的罗小暖,心里着急,把医院的保安也叫过来了,林予砚还在拖住阎昊堔的人。

“走,快走!”

劫匪急忙拖着罗小暖,冲出了大门,拦了一辆计程车,扬长而去。

“林医生,林医生,你怎么样了?”医院走廊上,成笑急忙跑过去把半昏迷的林予砚给扶进了急诊室。

阎昊堔冷冷的瞥了一眼林予砚的背影,这才重重的吐了一个字,“追。”

他的那群手下立刻追了出去,一场闹剧也以罗小暖被挟持而收尾。

“延先生,您没受伤吧,刚刚可真是吓死我了。”穆小小一副担心的模样,快步来到阎昊堔身边,还伸手假装给他顺气,其实就是在他胸口摸来摸去。

一双大手迅猛伸出,狠狠掐住了穆小小的脖子,大手上,有手上青筋暴起。

“延,延先生……”

穆小小惊恐地看着阎昊堔,双眼蓦然睁大,感觉喘不过气来了,急忙拍打着阎昊堔,想让他松开自己。

可当她触碰到阎昊堔那冷若冰霜的眼神时,穆小小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我不是让你打电话告诉她今天不用过来了吗?她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动漫关键词:我才上六年级就C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