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往下边塞玉器骑马沈驰,语文课代表哭着说不能再深了

2022-05-26 12:45:1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到了晚上大约九点左右,林予砚作为主治医生,要来这里进行例行查房,罗小暖一听见门外林予砚的声音,吓得立马躲进了厕所里,等他走了才出来。她暂时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去面对林予砚。&l

到了晚上大约九点左右,林予砚作为主治医生,要来这里进行例行查房,罗小暖一听见门外林予砚的声音,吓得立马躲进了厕所里,等他走了才出来。

她暂时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去面对林予砚。

“怎么?你害怕见到那个林医生?”阎昊堔笑着开口。

罗小暖摸不准阎昊堔的脾气,有时候冷的像个冰人,有时候又笑得像个狐狸,比如现在,摆明了是想看他的笑话。

但不管是冰人还是狐狸,她罗小暖统统都惹不起,所以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坚决不顺着他的话说,谁知道他会不会又给自己暗中挖坑呢。

罗小暖把托盘放在桌子上,打算给他清洗一下伤口,换一下药,一边闭紧嘴巴,他问什么她都不回答。

阎昊堔也极为难得地配合着,毕竟受伤的是他自己。

罗小暖小心翼翼的拆开他大腿上的纱布,用棉球沾了双氧水,给他清洗着伤口。

他大腿上的伤是被人用刀砍的,伤口不算很深,没有伤到动脉,但伤口却足有七八厘米那么长。

昨晚上,她差点就看见他的伤口了,如果不是因为后面……

虽然伤口已经被缝合了,但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恐怖,那么的触目惊心。

罗小暖极为专注的给他清洗着伤口,并没有因为他是阎昊堔而故意暗中做什么小动作。

作为护士,她公私还是很分明的,就算他再怎么讨厌眼前这个男人,她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和他做对。

毕竟,阎昊堔的伤好得越快,她也就可以越早地离开了。

虽然辞职暂时被阎昊堔给压了下来,但罗小暖想,只要等阎昊堔一出院,她还是会选择离开的。

“其实,我真的不是你说的那种人。我昨天晚上把你带回家,真的只是以为你发烧了想要去救你。”

可是她对阎昊堔下午那句话耿耿于怀,在心里酝酿了好一会儿,才说。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罗小暖还是无法忽略下午阎昊堔那么伤人的话。

她不是那种为了钱可以出卖尊严的女人,她不是。

昨天晚上,她回家路上看见一个人趟在地上,冬天的外面又冷,他手机也坏了,周围也找不人帮忙,他烧得厉害,她就先把他带回家照顾,却没想到……

她也不明白自己这个时候会什么会冒出这么一句话。

罗小暖不再言语,嘴角挂着一抹苦涩的浅笑,换好药后,认真的给阎昊堔缠着纱布。

虽然罗小暖那句话很轻很轻,像自言自语一样,但还是被阎昊堔听了进去。

阎昊堔的目光开始打量着眼前的小女人,柔和的米白色灯光洒在罗小暖的脸颊上,照的她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

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不同的,但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看着罗小暖那微微皱着的眉头,阎昊堔下意识的伸出手,轻抚着她的眉心,似乎是想为她抚平皱着的眉头。

这过于亲昵的动作,让两人都蓦地一怔……

阎昊堔及时收回手,脸色有着些许的不自然,他也真是鬼迷心窍了,竟然会想着要她开心一点儿。

昨晚的事情,大家都没有错,大概错

而罗小暖则略显手足无措的怔怔的望着他,她不明白这男人究竟又是哪根筋搭错了。

她最终鼓起勇气,说:

“阎昊堔,我虽然不知道你把我留下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但我告诉你,你可以用林予砚来威胁我一次两次,但终究会有我厌倦这招的时候,我是迟早会走的。”

罗小暖很讨厌阎昊堔这种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做事方法,她现在既然打算暂时留下来,有些事情,她还是想要跟阎昊堔说清楚的好,省的他以后再拿这件事来伤她。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罗小暖不是你口中的那种女人,我有自知之明,不会因为那一晚的关系,就故意死皮赖脸的抓着你不放,更不会打着你的名号去招摇过市。”

顿了顿,罗小暖抬起头,望向阎昊堔的目光满是真挚:“那晚的事情,就当作它完全没发生好了,至于我打你那一巴掌,我向你道歉,我只希望,以后你不要再总是故意来捉弄我、找我麻烦了。”

罗小暖无疑是很聪明的,既然以后避免不了要和阎昊堔打交道,那为了以后的日子着想,她现在只有先跟阎昊堔服个软,希望他能够不再跟自己计较什么,至少不要像白天那样,让她当这么多人的面出丑,暗中更是各种损招折磨她。

他到底是个大人物,总不能跟自己的一个小姑娘过不去。

她目前想的,就是慢慢熬到阎昊堔出院,然后就马上离开这里,离开A市。

罗小暖等了很久,等到她以为不会有回应的时候,这才听到阎昊堔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口气。

“你答应我的提议了?”

罗小暖十分期待地问。

阎昊堔不耐烦地挑了挑眉头,反问道:“怎么?你以为我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吗?”

“不,当然不是了,你能答应,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罗小暖很高兴,连带着心底对阎昊堔的态度也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改观。

一连几天,罗小暖吃住都在阎昊堔的病房里,因为阎昊堔嫌弃医院饭菜的缘故,他总是会让人从外面带吃的过来,一顿要吃七八道菜,有些菜顶多夹一两筷子就全部扔了,正好可以便宜了罗小暖,反正她是不会嫌弃的。

几天下来,她竟然还吃得珠圆玉润的,没办法,伙食太好!

那个穆小小这几天也难得的没有出现,倒不至于两人见面那么的尴尬。

所以,这几天总起来看,罗小暖生活的还是蛮不错的,就连阎昊堔那个男人也没故意找她的麻烦,特别是再也没让他给她脱裤子了。

罗小暖甚至觉得,这一次是真的否极泰来了。

但她的好运,却也只是维持了这么几天而已。

这天晚上十点钟,罗小暖一个人来到外面的小花园透气。

只是这一次,她正打算回去的时候,却遇上了林予砚,那个她现在最不想面对的男人。

她喜欢他 ,可是她却再也没有资格争取他了。

“林医生好。”

其实这几天来,罗小暖也设想了许多两人见面的场景,也想好很多说辞,但真当她遇到林予砚的时候,她的脑袋反而一阵空白了。

罗小暖微微低着头,她不敢去看林予砚那温暖柔和的目光。

“小暖,我怎么觉着,你最近总是在躲着我呢?”林予砚一如往常那般暖暖的笑着,大大的手掌落在她的脑袋上,轻轻地揉着她的头发。

“林医生,我没有啊……”

她虽然非常渴望跟林予砚在一起,可是现在的她,配不上那么优秀的他啊!

如果没有遇上阎昊堔,那该有多好啊!

“小暖,你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林予砚率先开口,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啊,没,没有。”罗小暖没有想到林予砚会主动问起自己的事情,一时之间更加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林予砚再一次揉揉她的头发,像个邻家大哥哥般温柔,说:“傻丫头,以后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话,随时可以来找我这个哥哥,知道吗?”

林予砚还笑着刮了刮罗小暖的鼻尖。

“哥哥?”罗小暖喃喃的重复着,心里一阵久久的无法平静。

原来林予砚只不过是把她当作妹妹罢了。

不过,很快罗小暖便调整好了心态。

哥哥就哥哥吧,总比以后再也没有机会站在他身边的好,或许当他的妹妹,也会是这世上再幸福不过的事情了吧,罗小暖如是想着。

就这样,两个互有好感的人,因为一个不肯迈出最后一步,因为一个选择逃避,从而导致这最后一层窗户纸没有被捅破,而他们两个也就此注定了有缘无份。

“林医生,谢谢你,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罗小暖甜甜的笑着,她想,用这种方式来和林予砚分享她的喜怒哀乐的话,她也很满足了。

林予砚宠溺的揉了揉罗小暖的头发,两人又有说有笑的聊了一会儿,这才分开。

跟林予砚的说开之后,一直横在罗小暖心里的疙瘩也因此解开了,罗小暖的心情别提有多美妙了。

只是,当她心情愉悦的哼着小调儿回到病房的时候,却不知道,一双眼睛已经在暗中将她和林予砚会面的整个过程看完……

罗小暖脚步轻快地回到病房,一推门进去便就很敏感的察觉出屋子里的气氛不太对劲儿,于是乖乖的闭上嘴巴,缩到沙发一角,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我渴了。”

阎昊堔厚重低沉的声音传来。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罗小暖也算是摸清了阎昊堔的脾气,他是老大,他说的任何话都不能忤逆,一切自然好,如果不按照她要求的做,那就惨了……

不等他再开口,她急忙麻利地倒了一杯温水给他。

谁料阎昊堔只是刚一碰到水杯,就毫不客气地把杯子里的水顺势泼了出来,故意泼她一身,上身顿时湿透,衣服都紧贴在胸口上了。

罗小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咬牙切齿:“阎昊堔,你干什么!”

阎昊堔只是淡淡的瞄了她一眼,颇为理直气壮的开口道:“我不高兴,拿你撒气。”

说完,还猛地把手里的玻璃杯也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杯子瞬间变得粉碎。

“你……”罗小暖也不知道阎昊堔他又哪根筋不对劲儿了,只好忍着,又重新去给阎昊堔倒了一杯水。

千万不能跟他来硬的,他炸毛,她得顺毛,不然自己吃亏!

就算她反抗了,结果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这一次,罗小暖不敢直接把水杯送到阎昊堔手里,而是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也不说话,默默地蹲下身,整理着地面上的玻璃碴儿。

那杯水说烫倒也不算很烫,但毕竟是大冬天,水倒在她衣服上,贴着衣服很难受,而且还把内衣的形象都给勾出来了,看起来难为情极了。

罗小暖心里很是委屈,她不明白,明明这几天都是好好的,怎么又开始胡搅蛮缠起来了呢!

她现在总算知道‘伴君如伴虎’是什么意思了,真是随时随地,毫无理由就开始发飙!

她一时有些走神,导致手指被玻璃碴儿给割到了,鲜红的血珠瞬间便涌了上来。

罗小暖急忙把出血的手指放到嘴里吮吸着,淡淡的血腥味儿在她嘴里弥漫开来。

尽管罗小暖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要在意,可心里还是觉得一阵莫名的委屈,眼泪顿时不受控制的涌了上来。

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摊上这么个病人,每天真是道不完的委屈。

罗小暖索性也不再收拾地上的玻璃,只是一动不动的蹲在那里,任由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儿,却又倔强的咬着手指,不肯让眼泪就这么留下来。

一旁的阎昊堔瞧着这幅模样的罗小暖,顿时感觉心里一阵莫名的烦躁。

他并不是故意要这样对她的,只是谁让她对着别的男人就笑靥如花谈笑自若,而对着他就时刻板着脸呢?

阎昊堔所在病房的落地窗,视线正好可以将小花园一览无遗,所以正好让他看到了刚刚罗小暖和林予砚如此亲密的一幕。

也正是因为如此,阎昊堔这才会感到一阵莫名的烦躁。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每当看到罗小暖和林予砚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里就会莫名的涌起一股焦虑与怒意,让他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把林予砚赶走,恨不得和罗小暖如此亲昵的人是他自己。

总之,他就是不愿意看到罗小暖和林予砚在一起。

所以,阎昊堔才想着给罗小暖一点儿小小的惩罚。

但他真的没有想过,要去弄伤她。

就这么过了十分钟,还是阎昊堔最先服软。

“喂,蠢女人,你别哭了。”

阎昊堔别扭地开口。

罗小暖抬手抹去眼中的湿润,伸出自己流血的手指,说道:“我受伤了,我要请假一天。”

阎昊堔盯着她的伤口,这么一个大点伤口,请什么假?!

罗小暖说完,便也顾不得阎昊堔那要吃人的目光,转身大踏步的离开了这里。

离开医院后,罗小暖便径自回家了。

这几天她实在是累的不轻,她现在只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回到家之后,罗小暖迅速的冲了凉,然后瘫在床上,倒头便睡了过去。

只是她这一觉,睡的并不怎么好。

就算在梦里,她还是无法逃脱阎昊堔的影子,而阎昊堔则是更加肆无忌惮的折磨她。

本来罗小暖睡的很不踏实,但模模糊糊间,她好像感觉到有个人影在她身边躺了下来,把她紧紧拥在了怀里。

看着像个小猫儿一样蜷缩在自己怀里的罗小暖,阎昊堔黝黑的眸子里不禁染上一抹愉悦。

延先生,听说您找我?”穆小小推开阎昊堔的病房门,眸中流光盈转的盯着病床上的男人看,甜甜地说道说着。

得知阎昊堔居然主动找自己,穆小小连忙去洗手间补了个妆而她更是把大衣的扣子给解开,露出她里面穿着的大红色紧身连衣裙,一头褐色的波浪大卷发衬得她的肤色很是净白,高挑身材,配上这条紧身连衣裙,更是把她的好身材展现的一览无余。

确信这一次会万无一失之后,穆小小出现在了阎昊堔面前。

阎昊堔却是连头也不抬,连个眼神儿也不肯施舍给她,冷冷的开口道:“给罗小暖打电话,告诉她今天不用过来了,这两天由你来照顾我。”

穆小小一听,眼底的笑意逐渐扩大,随后抛出一个自认为很魅惑的笑容,说道:“延先生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哼,她就知道,这几天一定是罗小暖那贱女人暗中给她使绊子,好去勾引阎先生,否则延先生怎么可能一连几天都不见自己!

看吧,现在延先生肯定是看穿了罗小暖的伪装,知道了她穆小小的好,这才又重新把自己调回了他身边。

穆小小内心如是想着。

“延先生,您用不用我扶您去厕所?”

穆小小走到床边,咬了咬嘴唇,朝着阎昊堔魅惑的抛了个电眼,而她的手指已经放在了他的胸口,然后不断向下,最后勾住了阎昊堔的裤子。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

阎昊堔这才抬起头瞥了穆小小一眼,只是那黝黑的眸子里没有任何的欲望,有的只是如冰的冷意。

穆小小很漂亮,也确实很懂得如何去讨男人的欢心。

但她却忘了,阎昊堔可不是一般的男人。

“阎先生,你坏。”穆小小装作一副害羞的模样,手指戳了戳阎昊堔的胸口,用着她那特有的甜蜜声调,听的人心里痒痒的酥酥的,但这绝对不包括阎昊堔。

他最讨厌的,就是自动送上门来的女人。

他冷冷道:

“好了,你先下去把衣服换了,然后再过来。”

只是,阎昊堔却是低估了穆小小那丰富的联想能力。

阎昊堔原本那再正常不过的一句话,在穆小小听来,却以为阎昊堔更喜欢职业装一些。

穆小小的手掌在阎昊堔胸口摸了几下,娇羞道:“阎先生,你好好等着,我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然后,穆小小这才扭着水蛇腰,一如进来时那般高傲地离场。

阎昊堔眼里的冷意,似乎从未断过。

走出病房,穆小小拿出电话,想直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罗小暖,可转念一想,还是等她来医院再当面告诉她吧!

她真是迫不及待地想看见她那一脸失宠之后的落幕表情!

昨天下半夜的这一脚,罗小暖颇为难得的睡了个好觉,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九点了。

罗小暖抓紧时间洗漱之后,这才匆匆忙忙的去赶了公交。

她本不想去医院的,可是一想到昨天没有经过阎昊堔那个恶魔的同意就擅自离开了医院,为了避免阎昊堔再找自己的麻烦,罗小暖也只好硬着头皮去了医院。

她住的地方本来就比较偏僻,当她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快要十二点了。

“罗小暖,你怎么这么晚才来?知不知道我都已经等你半天了。”

罗小暖刚一进医院就被穆小小给拦了下来。

“你等我干什么?”罗小暖警惕地后退一步。

穆小小双手环在身前,一声冷笑,“干什么?咱们两个共同作为阎先生的私人看护,你说我找你干什么?”

阎昊堔让穆小小找她的?

罗小暖不解地皱起眉头,一脸迷惑。

穆小小瞧着罗小暖那一张无辜迷茫的脸,勾了勾嘴角,抬手就是一巴掌挥了出去。

哼,她罗小暖不就是凭着这一张无辜的小脸儿得到了阎先生的喜欢吗?

她罗小暖有什么资格能靠近阎昊堔,要身材没身材,要气质没气质,要内涵没内涵,整一个草包!哪里比得上她穆小小!

现在她已经在阎昊堔面前失宠了,看她不毁了她的脸!

但穆小小这一巴掌却是超乎她意外的落空了。

罗小暖心里对穆小小一直有防备,在她出手的时候,她很快便躲了过去。

如果现在这情形换做是成笑在场,肯定会二话不说抓住穆小小的手,然后再重重地打回去,穆小小和成笑算是这医院里最不好惹的两个人,惹了穆小小,她会暗地里报复,但是如果惹了成笑,她可能当场就会报复了。

可现在面对的是罗小暖,她的善良而有点儿小懦弱的性子使然,注定她这一次只会躲开,而不是还手。

“穆小小,你到底想干什么?难不成阎昊堔让你找我,就是为了打我?”

罗小暖以为穆小小打她是受了阎昊堔的吩咐,狠狠地道。

这个臭男人,到底是想干什么?

“打你?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吗?真不明白阎先生他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种贱女人?”

穆小小那一巴掌被罗小暖躲了过去,觉得自己丢了面子,于是嘴上更加的不饶人,什么话难听捡什么话说。

虽然厌烦穆小小一口一个贱女人的叫着,但罗小暖却不想跟她多生事端,她只想早点离开这里,永远地离阎昊堔那个恶魔!

她的语气也变得冲了起来:“你找我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再不说我就走了。”

她的性子一向是很好的,在这里工作几年了,还从来没有跟人大嗓门说过话。

可自从遇见阎昊堔那晚开始,罗小暖感觉自己总是在受气,全是因为阎昊堔!

穆小小这才想起了正事儿,下巴微抬,高傲地开口道:“从现在开始,阎先生那里将由我穆小小一人全权负责,而你还是乖乖儿的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呵!”

不让她继续当阎昊堔的私人看护了?

罗小暖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个恶魔竟然肯放过自己?

不,这怎么可能,她辞职了他都把她给抓回来了,说不定是穆小小诳自己的!

罗小暖急忙追问道:

“这话是阎昊堔亲口说的?还是别人转答给你的?”

动漫关键词:往下边塞玉器骑马沈驰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