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公交车NP粗暴H强J玩弄,换个姿势我们再来

2022-05-25 15:58:4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一声令下,萧浅被当做了刺客,被阿修罗的军队追杀。张开双翼奋力突破重围。弓箭如疾风骤雨一般向她涌来。锋利的箭镞穿透她的羽毛,迸出一个个血花。萧浅逃出追捕,不敢停歇,一直飞向

一声令下,萧浅被当做了刺客,被阿修罗的军队追杀。张开双翼奋力突破重围。弓箭如疾风骤雨一般向她涌来。锋利的箭镞穿透她的羽毛,迸出一个个血花。

萧浅逃出追捕,不敢停歇,一直飞向雪山。

雪山脚下。

战火将这里的一切变成荒凉的废墟。这里什么都没有了,到处是一片焦土和尸骨,这座山直入云霄,一个人从山崖上跳下来,一定是粉身碎骨了吧,怎么可能找得到尸骨。

她向山崖飞去,不知为何,她想去那个地方。漫天飞雪遮掩了她的视线,。

这座雪山很快被阿修罗的军队封锁,她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

一簇一簇的阿修罗的黑色火焰向她袭来,将她的羽毛吞噬。

萧浅终于摔倒在地上,无法动弹。她倒在雪地,飞雪覆盖了她的身躯,很快将她淹没在里面。冰雪刺骨寒冷,最终她被冻得晕厥过去。

不远处的山洞中,有一道身影缓缓向她走来。

萧浅从山洞中醒来,身旁是一堆柴火,旁边还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她看见那个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狠狠掐了自己一把,不是梦。

那个人是……墨渊?

萧浅下意识地想要拿下面具,她曾经很多次发现,她看谁都是墨渊的样子。她摸到自己的脸,惊讶地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戴面具。

是真的,她没有看错。

她疯狂地抓住他的手,“墨渊你没有死,你去哪儿了,我怎么找不到你!”

“你是谁?”墨渊向后一退,她看见那双空洞无神的眼。

他看不见了。

“我……你不记得我了吗,你再想想,我是萧浅。”

“不,你不是,她已经死了,她自尽了,我亲眼看到她死了!”

“我没有死,是你救了我,你用返魂香让我复活,我还活着。”

萧浅耐心解释着,可无论她怎么说,他还是不相信,他已经失去了使用返魂香的这段记忆。

但他还活着,这就足够了。

身上有很多剑伤,砍的、刺的。萧浅在手指上划出一道口子,用鲜血治愈他身上的伤口。

墨渊好像很害怕她这样做,每次闻到血腥味就按住她的伤口,不让她流血,而且他的精神也很不稳定,加上失忆,他总是会说一些颠倒的话。

“我没有想杀人,我是太生气了,都是你的错,你为什么不听话……”

“我马上放了他们,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

“她死了,我也去死,她为什么要死啊,我没有让她死……”

萧浅听着他胡乱的话语,不禁垂泪。墨渊现在变得又疯又傻,什么事都忘了,这样的人,无法再对他做出什么残忍的事。

他们两个人现在都一样,什么都没有了。

“墨渊,跟我走,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跟你走,我不走!”墨渊躲在角落。

“我是萧浅,你跟不跟我走?”萧浅轻声问。

“你不是萧浅,她正在睡觉,她身上很冷,一定是冻坏了……”

萧浅看着他怀中的石头,沉默不语。

她必须想办法让墨渊复明,让他看见自己。萧浅一掌将人劈晕,背出了山洞。

阿修罗的军队在外面,萧浅悄悄展开双翅,用羽毛做了一个萧族幻象,引开了追兵,接着往反方向飞去。

萧浅抱着墨渊翻山越岭,不知几天几夜,她终于精疲力尽地倒下。

萧浅醒来后,发现这里是神山,原来他们已经离开这么远了。

她在神山的水池中找到了一种鱼目珠,这种鱼目珠可以用来当做墨渊的眼睛。

墨渊被定住躺在石头上,萧浅拿起鱼目珠,放在他凹陷的双眼处,施展法术。墨渊痛苦地大喊,扭曲着身体。

萧浅点燃残余的返魂香,以血肉为引,帮助墨渊复明双目。

法术施展完毕,很成功。

墨渊缓缓睁开眼,周围一片清明,眼前还有一个身后长着双翼的女子对他微笑。

“你能看见了吗?”萧浅欣喜地握住他的手。

“你是谁,为什么长着翅膀?”墨渊疑惑道。

萧浅苦笑,他还是没有恢复记忆。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我是谁,你还记不记得?”萧浅不死心地继续追问。

“我不知道,我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你能告诉我吗?”

“我是你的妻子,我们被人追杀,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萧浅伸手抱住他,墨渊楞了一下,没有拒绝她的拥抱。

“你受伤了。”墨渊小心地触碰她的翅膀,被利箭射穿,长时间的颠沛流离,金色的羽翼早已失去光泽。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记得,你一定很伤心吧。”墨渊愧疚道。

岂止是伤心,萧浅心想,但那些事已经无法挽回,她也不愿意一直活在痛苦之中,如果能忘记这一切重新开始,她愿意。

“不记得也没关系,我们以后再也不会分开了。”

萧浅紧紧握住他的手,她曾经以为自己什么都没有了,但现在至少还有一个人可以陪着她。

神山一隅,建起了一座简陋的房子。萧浅在四周洒下了太阳花的种子,总有一天,这里会变成一片太阳花海。

每天早上,当第一缕金色的阳光洒下来,萧浅便早早地出去寻找食物。墨渊也固执地要跟着去,但她说自己有翅膀更方便赶路,这才作罢。

在神山中,萧浅发现了一块山石,上面刻着神祗的铭文。

那些文字对她来说非常熟悉,因为那是她曾经和墨渊一起立誓的誓词。

“永生永世,不离不弃。”萧浅抚摸着镌刻在上面的文字,眼泪不知不觉流下来。

萧浅带着墨渊来到这里,指着那块石头。“你还记得这个吗,我们之前一起刻的。”

“不记得。”

“那我现在告诉你,这是我们立过的誓言,可是你都已经忘记了……”萧浅叹气,她明知他不记得,可还是一再试探。

萧浅终是失望,她不再追问,而是准备离去。

“我们再立誓一次。”墨渊说道,不知怎么,看到萧浅这般委屈的样子,他的心就像被刀划过一样。

两人站在山石前,念诵上面镌刻的文字。

“这是我们第二次立誓?”墨渊问道。

“我曾经还以萧族之神对你起誓,我只属于你一个人。”萧浅轻声道,她为了救人才立下这个誓言,但她不会背弃。

没有婚礼,也没有祝福。他们终于结为夫妻。

回到简陋的居所,他们还是像往常一样生活。萧浅觉得很满足,她什么都不去想,只想一直像现在这样。

墨渊还是什么都记不起来,他也曾经问过好多次,自己是谁,当初发生了什么事。

萧浅不知从何说起,只告诉他,他们刚刚经历过一场战争,一切都过去了,现在他们不能离开这里,否则会被敌人追杀。

萧浅每天采集草药给他治疗,他的骨头似乎是被一种神奇的力量拼接起来的,而且这股力量她觉得十分熟悉。

在这些药草的治疗下,墨渊的外伤恢复了,身上再也没有可怕的伤痕。但他在夜里偶尔还是会被梦魇惊醒,在梦中他看见无数长着翅膀的人,浑身是血地对他撕扯啃咬。

萧浅理解这种感受,也明白了当初辛昀为何要给她喝忘忧思,这种记忆简直就是煎熬,是噩梦。不知神山有没有这种草药,萧浅心想。她也想用忘忧思让墨渊永远忘记这一切,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一直这样安稳下去。

萧浅去神山寻找忘忧思,这种草药极难寻找,她翻遍整座山,才找到一株。寻找的途中,她被树枝和荆棘划破皮肤,但总归是找到了。

虽然只有一株,她还是将草药带了回去。萧浅一回到他们的院子,就看见墨渊安静地站在那里。

她走过去,墨渊反常地不敢和她对视,她有不好的预感。

“我都想起来了……”墨渊红着眼睛说道,“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萧浅后退几步,紧张地看着他,她没有心思和他解释,也不想和他争辩,她只想和他一起过平静的生活。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你想起来什么了?”萧浅笑道,她想装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萧浅……”

“你别说了!忘记这一切不好吗,你为什么还要让我想起来,我们把这些都忘了,全都忘了……”萧浅蹲在地上崩溃大喊。

墨渊不忍心再看她。

“我们已经立过两次誓言了,你还想怎么样,你又想逼我吗!”

“我不想再伤害你,我早就应该去死!”墨渊痛苦不堪,他当初跳下了山崖,但并没有死,因为萧浅曾经对萧族神起誓,生死不离,神祗的神力延续了他的生命,要他继续完成这个誓言。

没想到这条命最后还是萧浅向神祗换来的,他欠她的实在太多了。

萧浅停止哭泣,她冷静道:“你不想伤害我?为什么要救我让我生不如死,为什么不让我死?”

“我想让你活下去。”

“怎么活?我什么都没有了,你打算让我怎么活!”萧浅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去

动漫关键词:换个姿势我们再来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