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那些荒唐的日子免费阅读&渺渺在公车被灌满jing液

2022-05-23 15:56:0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 陌然走在花园里神情有些茫然,她望了望花园里的花,笑了笑百花盛开的季节一片桃色花海,空气中更是流动这浓郁的花香。风吹过,无数花瓣儿翻转飘落。   不远处陌然发现有一位男

 陌然走在花园里神情有些茫然,她望了望花园里的花,笑了笑百花盛开的季节一片桃色花海,空气中更是流动这浓郁的花香。风吹过,无数花瓣儿翻转飘落。

 

  不远处陌然发现有一位男子站在那,那是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头发用同色的发条拴着,真的是风华绝代,只是伫立,就让他身边的事物黯然失色。

 

  蓦然只觉得此人的背影很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从他身旁走过,那男子突然转身拉住陌然,一个失足撞进了那男子的怀里,“对不起”陌然小声的道歉,并准备离开,可那人抱的更紧,陌然蓦然抬头才知道此人是谁,‘暮日。悠你怎么在这!’“陌然我寻你千年了终于让我找到你了”暮日。悠抱起陌然转了一圈,陌然用手抚摸了下头。

 

  “陌然,怎么了!”暮日。悠亲切的问“暮日。你太激动了”陌然定了定神“暮日。悠,百花宫里住得好好的为何却要下凡寻我了?”

 

  “陌然自从你走后百花宫的花儿都很想你”说道这暮日。悠停住把脸侧过轻靠在漠然的肩上轻声说“还有就是,我想你了。”暮日。悠身上独有的莲香让陌然很怀念“是么”陌然淡淡的说“陌然随我去百花宫住吧”

 

  “对不起暮日。悠我不能和你回去,你走吧”

 

  “陌然”说话间一道白光从陌然头顶划过,暮日。悠不舍的看了一眼陌然。

 

  手一挥一阵莲花飘过,人却已经不在。

 

  “公主,你在和谁说话了!”走在最前面的丫鬟看迟迟不见公主叫了一声,“没有”陌然快步跟上了前面人的脚步。

 

  进房间,从外面走进一群少女“公主快更衣吧,维月国迎亲的队已经到了,“嗯”

 

  宫中错金大鼎里焚着苏合香,淡白轻烟如缕,一丝丝散入宫宇深处。

 

  紫檀锦红海棠的软榻上,陌然伏在那,长袖飘飘,层层叠叠依着裙裾直垂到地上的红毯上,如西天灿霞般绚丽流光。正在暮春迟迟,窗外雨声渐渐,窗纱是新换的烟霞色贡纱,朦脓透出阶下萱草芳草一点绿意盈人映在她的脸庞越发显得面颊如玉。

 

  “公主可以上装了。”

 

  “免了,”陌然挥手“就这样吧!”

 

  素装一直是她最喜欢的,可是丫鬟准备要说什么后又欲言又止,搀扶着陌然上了迎亲的花轿,伺候在左右,陌然坐在花轿上,花轿上的鲜花霎时好看,外面的轻纱将陌然遮掩,丝丝微风吹过轻纱被吹动飘了起来。围观的路人这才隐隐看见里面坐着的少女有何等的姿容,有何等的美丽。

 

  陌然看了看一路的人,面无表情,她最大的爱好和乐趣就是收藏天下拥有美丽脸蛋的男子或女子,她只是用一些东西作为交换条件,要他们自愿选择,天下又称她为;魅仙”可是她发现这么多脸中没有一个是记忆深处那张美的让人窒息的脸到底是谁。

 

  她的住所,不再仙界反而在人间在一座山谷中那山唯独一座整座山有仙气护山很少有人,妖,仙进的了。上通仙界,下通妖界,左右各通人界,因此取名;绝尘谷,她本想在谷中静修,可奈何她的好姐妹若惜心地善良,想让凡人少受些苦说是为陌然收集脸而借机救人,自那绝尘谷在人间被封为圣地

  陌然有些困倦了,不知为什么她感觉自己的仙力越来越弱了,当她在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在华丽的床上躺着,屋子里很黑,外面却如白日一样明亮的很,她手一挥几盏灯瞬间被点亮,她走下床长长的红衣拖地推门,看了看天空有些失神,今天是中秋啊!不由想起前些日子谱写的曲子,于是,一人独自坐在亭中吹箫,悠远的箫声徐徐响起,霎那间好似舞动了,天地间最绚烂的色彩,一切都变的生动,片片花瓣落入水中,绚丽的颜色映着水光如梦似幻,荡人心魂的箫声,他抬手,修长的十指随意的按动,箫声飘然如云色,萧声突然停止,他抬头,淡淡的笑容似多情又似无情。

 

  “曲动听,人更倾城”从花丛中走出一个人眉目清朗,陌然面无表情的说“是嘛”正要走,那少年手一拦,“想必这位就是风池国的公主上官蓝吧,果然是倾国倾城可为何身上多了份仙气”风掠过陌然的头发“你要说的就这些么,说完了吧,那我可以走了吧”表情清淡如水,又让人觉得她清冷高贵。

 

  “说完了,公主请”眼波温润的看着陌然“真有趣”转身消失在月光中,陌然推开门,走进里屋,坐在床上,卸下身上的嫁衣,准备睡下。刚躺下,就听见有人推门,那人手一挥,满屋的灯都亮了,陌然面无表情的看着推门进来的人,男子有着琥珀般透明的眼睛,她对上他的视线,他微薄的菱唇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弧度,如瀑布般垂顺的的火红的头发整齐的披于他的身后,午夜的妖精一般妖艳的美丽,“这张脸长得的真好,可惜”陌然看了看后又摇头,“怎么个可惜法啊”西门黯含着一抹浅浅的微笑,快步走到陌然的身边,伸手一把扣住了她的纤细的手腕,“你的父皇和母后没教过你,新婚之间怎么能不等新郎就睡觉了?”陌然轻松的抽回手,西门黯眼眸微皱“你不是上官蓝”“如假包换我就是皇上不知道我自小就随师傅修行么”陌然眼中透着淡然,“是么,那让朕好好教教你”西门黯神秘的轻笑一下,“免了”轻身跳下床,“前几日为什么要逃婚,就这么不想嫁给朕,你可知自从那年夏湖一面回来以后我派人打听你西门黯微微皱起秀眉再一次开响道。

 

  “对不气我已经有心上人了”长袖一挥正准备走,西门黯向门前一战“是么,不过不管怎样你现在是我西门黯的皇后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陌然悠悠坐下倒了杯茶“如若我不愿意你有能怎样”“是么,试试”陌然手一抬无数花瓣气势逼人的冲向西门黯,西门黯一个侧转身,在一回头,眼前的女子已经不见了“我会回来,找我是多余”只听的这句话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只有风沙沙的响,悦耳极了“可恶”西门黯冷哼一声。

  桃花源“静儿,你看我这一身装扮怎么样,”只见上官蓝一身淡蓝色的装束,头发用同色的发带绑着,左手拿着一把扇子,给人感觉清俊秀丽。

 

  “嗯,公主怎么打扮都好看”

 

  “敷衍,静儿出门可别在叫我公主了要交公子懂不”上官蓝轻敲了下文静的头,“是公子”文静的表情惹得上官蓝笑了半天,“俩位公子我叫主人早已准备了马车,请问什么时候起程“姐姐准备的真周到”

 

  坐上马车上官蓝靠在马车里闭上眼,过了好长时间,上官蓝被外面的吵闹声吵醒了,就问了马夫,“这是那里呀!”“到了圣静国了”,上官蓝只觉得马夫的声音真好听,“公子怎么了”文静拍了拍在发呆的上官蓝,“静儿,咱们去这月宛楼玩玩怎么样,”都穿越了怎么能错过有美女的地方,再说没去过古代的妓院那真是枉此行了!想必这花魁必然很美,“公子,这可是男人们去的地方我们怎么能去了”古代最让人头痛的封建,汗!“晕,叫你去你就去怎么有这么多废话,记住我们现在是男的”上官蓝拉着文静就往月宛楼走,“呦俩位公子要点哪位啊”这就是传说中的老鸨,长得太对的起她妈了,清秀可人上官蓝心想。妓院还是粉色暧昧的粉,吐,“你是老鸨?”上官蓝疑惑的问。

 

  “不是,我是负责招待的,有什么可以直接找我”女子柔弱的说“嗯,花魁我要花魁”“这个嘛”女子吞吞吐吐的说。

 

  上官蓝从胸口掏出一定金子“这个够么”女子拿起金子说“可以”带我们左转右转终于一间清雅的阁楼出现在我们的视线,女子在此时停了下来“这就是风妍的住所了”这间阁楼于这妓院的布置截然不同,真的不知这女子为何沦落于此等的地方。推门,一阵清香扑面而来的是淡淡的青草香,一位女子坐在窗前台边凝望着东边微微出头的太阳,暖暖的阳光洒落在她的脸上,让她原本白皙的肌肤更加的晶莹剔透。“这位应该就是风妍姑娘吧”风妍收回目光回过头去“正是小女子”她额前的细发被风吹掀起来,那水灵灵的大眼睛在阳光照耀下展露无咦,闪烁着灵气的光芒,胜比夜空的繁星“请问公子贵姓”“在下姓上官,字蓝”“蓝公子特来此,正好小女子昨日刚好谱了一首新曲子,公子且听听看”

 

  只听见婉转动听的琴声传来,“俩相情愿的幸福,有什么错误,蛮不讲理的隔阻,比绑架还要残酷,门当户对的世俗,害了多少无辜,有情人不能眷属,人间那么的无助,乌云密布,迎娶的路,心里早已想好了归宿,为爱付出,他的生命已经结束,化作蝴蝶来飞舞,天空灿烂夺目,是生命绚丽的蓝图,迎着晨露无拘无束来到一个自由的国度,哪怕仅仅是一棵树,人间残酷,留恋何苦,还不如于蜘蛛为伍,梁祝一曲流传千古,你与之哭诉,我悉心听从”一曲唱完我不禁问道“曲谱的这好,不知是谁写的”“是我的一位朋友”“奇怪怎么听都像是在说梁祝貌似这不是梁祝那个时代吧”上官蓝自言自语的小声说道。这个时代应该没有人知道这个故事吧!“我和公子有缘,就把这幅画送于公子如何!”风妍从袖中拿出一副字画,轻轻的打开“看破红尘”上官蓝看了看微微笑道“说,谁都会,可是又有谁真正看破,如若真的看破那是世间没有它留恋的事,是人谁能做到”“公子说的是”风妍笑笑“这字还有下联,他人公子会见到下联的”“这么神秘”风妍看了眼上官蓝“失礼了”“那里”

 

  只听得外面闹哄哄的,文静匆忙推门而入“公子不好了”,老鸨风风火火的冲进来跑到风妍面前在她耳边说了什么风妍脸色微变,“蓝公子我看你们还是先走吧,王爷要来了”“靠,王爷也来妓院玩,哎,国家之悲哀”走进来一大群人最中间的那个人身着黑束装的男子一手摆在腰上,脸上的线条是十分刚毅,微薄的唇瓣,不苟言笑的肃穆神情,加上高大的身材,有眼睛的人都知道此人狂妄自大,目中无人!冰冷的眼色中透着残忍。

 

  “就是你”浓眉一挑“是的”我刚说完立刻感觉到呼吸很困难,原来一个黑衣人掐着我的脖子“敢和王爷这么说话”风妍见如此走上前去“王爷这位是风妍的朋友,王爷就饶了他吧”一道蓝影从我眼前一闪过没几分钟掐着我脖子的人灰衣男子就倒下了,“来者何人”“在下南宫介见过王爷”南宫双手抱拳说道“原来是江湖四帮的南宫少侠,来此所谓何事”“王爷这位是绝尘谷的人,难道王爷想和绝尘古德人作对”黑衣男子很不耐烦的说“如果我不放了”“那王爷得罪了”

 

  “你觉得可能带走他?”黑衣男子她挑着眉说“黑风斩”只见黑衣男子右手发出一团黑气瞬间气势逼人的飞向南宫。他测身一转可黑气还是伤到他,他捂着胸口吐了一口血。

 

  “南宫介你没事吧!”上官蓝关心的问,他摇摇头看向黑衣男子“你既然会失传已久的魔攻”

 

  一阵花香飘落让房子里变的安静,一转眼所以的房子都不见了,唯独的白色,层层白云围绕着我们,黑衣男子捂着头蹲下来,南宫介觉得自己的伤都好了,一位女子映入我们的视线,“万物如此美好为什么要轻易动怒”女子的面容被青纱遮掩隐约可以看见五官,身边各站着一位女子每个女子的脸上都有一朵梅花的文印。尤为突出。“参见主人”风妍躬身行礼啊“起来吧”“绝尘谷主”黑衣男子捂着胸说“你修炼魔攻差点走火入魔要不是我用天香散怕你早就武功尽失”“多谢他日必会还你这份人情”转身离去,上官蓝听出是姐姐的声音忙跑过去,却被旁边的女子挡这“涟漪让她过来”“是主人”“蓝儿姐姐要静修三年,到绝尘谷要听风璃的话”“知道姐姐”一阵风吹来花瓣卷地,刚站在那的人就凭空消失,只是空气中的淡淡花香,是梦是幻。

 百花宫“艳儿你这么急叫我来有什么是么?”暮日悠皱着秀眉说道。

 

  “花王你为了寻陌然上仙已经千年,千年你都没来一次百花园,百花园的花斗败落好多,如果再这样艳儿怕王母知道会怪罪花王您呀”“艳儿我终于找到陌儿了,我找到了”暮日激动的按着艳菊的双肩,艳菊小声的叫了一下“艳菊没事吧,对不起是我太高兴了”

 

  “没关系只要您开心就好”艳菊笑着说只是转身时脸色流露出忧伤。

 

  “可是陌嗯还是不愿与我回来?”说话间暮日已经从高心的神色转为哀伤“花王可知千年前上仙曾就过一朵蓝花”

 

  “记得怎么”暮日悠疑惑的问。

 

  “救这多有千年的蓝花可没那么容易,拿花千年开一次,吸收日月之精华,因为偷吃仙丹被守在一旁的上古圣兽咬坏了一朵花瓣,就她必须要昙花一现的金华,上古之花蓝莲之花的蓝幽之起气加上仙的血和她一半的仙体,也不到上仙和这蓝花有何渊源不知是还以是孽缘,最后救是救了但还是被西王母打下凡间守轮回之苦,上仙也随之下凡,上仙有意渡她成仙”艳菊安慰道。

 

  “艳儿若陌儿渡了那蓝花成仙,就会回来么”

 

  “会得”

 

  陌然不要怪我,一切都是为了爱,请饶恕我自私。

 

  想着想着泪就不知流出来,“艳儿你怎么哭了”暮日悠轻轻为艳菊把泪擦掉“我为花王高心呀!”

 

  “放心我会等陌儿等着她回来”暮日看着窗外。

 

  “了花王再点睡吧,艳菊回房了”艳菊转身关上了了门。

 

  回到自己的房中,她脱去外衣上床入睡了。梦中有梦见三年前的那一幕。

 

  云卷云消波生波灭转瞬千年“一年一度的百花盛会在天庭隆重举行,天庭广发请帖请各路上仙,西王母特请了冥界之王,冥王,冥王带着自己的儿子一起参加了这次百花盛会,有是很巧的陌然的位置正好在他儿子对面不由好奇的看看住在自己对面的男子,刚抬头他突然一时间失神,她从来没见过如此美好的男子,就算暮日悠没不由逊色一点他,虽然都还是小孩但给她感觉,干净,安静,优雅周身给人寒冷却有一点亲切感,”

 

  泊姬寒本就很生气父王非要带他来,陌然就这样看着他伴着眼的时候冷如冰霜,笑起来似春风吹桃花落,无限勾魂。

 

  泊姬寒本就够生气现在加上还有人老是盯着他看很不自在,他厌恶的看了眼对面的女子。

 

  “你长的可真美!”陌然笑嘻嘻的勾勾手指头,泊姬寒微微有些惊讶,哪有女子说男子美啊!略有些好奇这才抬头正眼一看,猛然一惊,眼前女子,淡雅脱俗,素面倾城,尤其是那眼睛清澈美丽,一身淡淡的绿锈长裙。

 

  他轻娺一口血红的酒,修长的手衬着白色瓷杯,姿势分外优雅。

 

  “陌儿会喝酒么?這可是百年陈酿的美酒哦!醇美幽香回味无穷”易南青不怀好意的笑道。

 

  陌然非常羡慕,也倒了一点酒看着那漂亮的血红的颜色,深处舌头小心的舔了一下。立刻舌头上像被火烤了一样,又辣又痛,顿时麻木“呜哇哇,易南青你骗我;舌头好痛啊!”陌然后悔不及,连连叫道,跳过去打易南青,他边躲边呵呵笑。  

动漫关键词:渺渺在公车被灌满jing液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