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人妻出轨合集500篇最新/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2022-05-21 16:24:0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但随着他咀嚼的动作,陆屹骁浑身一僵。这熟悉到让他恍惚的以为,这是小兮做的饭菜!是啊,哪怕过去那么多年,他依旧能记得她做的饭菜的味道,真的很相似!就在元皓以为咱四爷会发火&mdash

但随着他咀嚼的动作,陆屹骁浑身一僵。

这熟悉到让他恍惚的以为,这是小兮做的饭菜!

是啊,哪怕过去那么多年,他依旧能记得她做的饭菜的味道,真的很相似!

就在元皓以为咱四爷会发火——

陆屹骁紧蹙着眉心,从南兮手里夺过那碗凉拌的孜然牛肉。

南兮知道有戏,连忙递上一双新筷子,还小声说了句“慢点吃”。

她习惯照顾人,所以下意识把他当成自己组织里的杀手们。

元皓神情一喜,恨不得当场跳起来。

能不激动吗?

咱四爷终于吃饭了!

还吃得这么大口!

要知道平时各大厨神做的饭菜,咱四爷都爱答不理、没什么胃口。

然而每个厨神要做的一道菜、一定有孜然凉拌牛肉,但四爷只用吃上一口,就发火让人撤掉。

这是不是意味着那个女人能把咱们四爷的厌食症给医好?

南兮脸上微微露出震惊之色。

她没想到那么难搞的男人、居然能吃自己做的饭。

那自己又有一个利用价值,暂时不用死了?

大概是元皓太过激动,一路小跑到楼上,也不知道是去找谁。

此刻,偌大的开放式厨房吧台上,就南兮和陆屹骁。

从头到尾,陆屹骁就只吃那道孜然凉拌牛肉。

可以看得出,虽然他吃得很急,但良好的教养和生活习惯让他吃起来,不至于那么狼吞虎咽。

南兮没说任何话,盛了碗花胶鸡汤给他。

陆屹骁一直在抗拒,可在这一刻。

他不知道怎么了。

是被下蛊了?

他觉得这味道不仅熟悉,还越吃越上瘾。

以至于他根本没有多想,顺手接过她递过来的碗时,还卸下防备地说了句“谢谢”。

牛肉通过孜然、香菜、辣椒的凉拌下,不仅下饭,也让他吃得淋漓尽致,额头微微冒汗。

在那一刻,南兮觉得这男人好像并不是那么难相处。

他外表看着凶巴巴、冷漠又话少,甚至还戴着人皮面具伪装,但教养是刻在骨子里。

虽然南兮挣扎了下,但还是没忍住问:

“这个口味有点重,你要不要试试鲍鱼海鲜煲?清淡。”

说完,没等他的回复,就直接帮他盛了点。

从他接过花胶鸡汤、鲍鱼海鲜煲、再到后面的蟹黄拌面……

虽然他吃得不算多,但和之前相比,胃口算是大开了。

两人没有多余的话,但之间相处的气氛好像很有默契、特别好。

以至于南兮看着他吃得这么想,也没忍住盛了饭菜在吧台上吃了起来。

她之前作为杀手,平时要训练,运动量很大,所以胃口很好。

而重生到姜南兮这具身体里,原主这么虚弱,她自然也要快速补充营养,好早点恢复前世的体能力量。

厨房的窗户大敞开着,凌晨的帝都很静谧,餐厅里只剩碗筷击打的声音。

在暖黄的灯光下,一男一女各站一方,彼此低着头吃饭、慢慢咀嚼。

不看容颜,就但看两人的身形和站姿,也是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登对感。

“哎?陶医生,有没有觉得他们配一脸?”

陶慕苏冷幽幽地看了元皓一眼,那样子不是很认同。

“啊呸!”元皓立马一个激灵回过神,“口误口误!咱四爷这样的大人物,岂是那种丑女配得上?”

然而……

陶慕苏却慢悠悠地来了一句:

“我觉得这女人脸上要是没有疤,应该不丑。”

“啊?”元皓愣住,又循着他们的背影望过去。

因为在吃饭,那女人脸上的口罩已经摘掉了。

不丑?

额……

元皓打了个寒颤,明明很丑好吧!

“但要说配得上四哥的人。”陶慕苏认真想了下,“只有阮家那位独千金。”

一想到温柔、大方又善解人意的阮千金,还是帝都富豪榜排名前三的家族,元皓也很认同。

甚至不少保镖都把那位阮千金当成陆寒苑的女主人,因为只有她一个女人能出入这里……

“可惜了。”陶慕苏摇摇头。

元皓也知道陶医生说可惜是什么意思。

咱四爷不近女色,哪怕阮千金这几年一直用她的热情感染四爷,但四爷还是冷冷淡淡。

四爷不喜欢阮千金,一心只想找8年前的那个女杀手。

陶慕苏拍了拍元皓的肩:“行了,干活吧。”

说完,他就朝四哥走过去。

刚刚元皓照过来,就是汇报四哥终于能吃饭了。

自己是四哥的贴身医生,困惑了这么多年,自然很重视这件事。

然而当陶慕苏和元皓走到餐厅时——

南兮和陆屹骁之间的和谐的气氛全都不存在,又恢复到一开始的剑拔弩张状态。

起因是南兮看到此刻出现在陆寒苑的陶慕苏。

没记错的话,南兮死前,以‘ONE’的医圣身份接了陶慕苏发布的救治任务。

陶家老太太瘫痪昏迷在床,病情复杂,她第一次来帝都做过开颅手术,这第二次是准备复查开药的。

结果倒好,来的路上死了。

所以在她看到陶慕苏的那一刻,她反应有些激烈,下意识躲闪了下。

不过几秒,她就想明白了。

是自己当杀手有了后遗症,见着谁都警惕。

她现在可是姜南兮,为什么要躲?

然而,就是这躲避的姿势,顿时让陆屹骁警觉起来。

他刚刚还说元皓贪吃?

自己不也因为贪吃误了事?

有那么一瞬间,谨慎的他居然放下戒备,选择信任这个女人!

那好不容易培养的一点信任感,此刻再次拉响警报危机。

南兮明显感觉到有不悦的情绪从这男人眼底一闪而过。

等她仔细望过去时,陆屹骁眼底一片寒意。

“饭也吃完了,可以说了?”

随着他话音一落,连带着室内的空气都充满了压迫感。

南兮也只是略微惊讶,就收起了刚刚的慵懒,转而换了一副警备的样子。

是了,这男人怎么可能因为自己的一顿饭菜就放下戒备心?

既然躲不掉,那就随机应变。

“我是去过圣帝国。”南兮随后扯了个谎,“不过是去玩。”

陆屹骁不太满意。

半信半疑的他又问:

“眼睛变蓝是怎么回事?”

南兮面不改色:“大概是身体原因,我做过检查,医生说没任何原因。”

这是实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晚上、一动怒眼珠会变幽蓝。

陆屹骁精致的眉骨微微蹙起,有一抹不耐流传出来:

“你为什么会训狼术。”

为什么?这次南兮停顿了几秒。

因为爹不疼、妈不爱,将她丢在外婆家,南兮一直和狼群为伴,所以学会了训狼术。

可这话她能说?

两人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

于是,她胡编乱造了一句:“跟着别人稍微学了几年。”

“跟谁。”

面对这男人的咄咄逼人,南兮有些反感。

换做之前,她不可能忍的。

可现在……

“邻居。”

“哪个邻居?”

南兮抬起头看过去,四目相对时,她忽然后悔了。

怎么会觉得这男人相处起来不讨厌?

他的每一句话都跟在拷问犯人一样。

“我是几岁时遇见的。”南兮口气有些冷,“我不记得邻居的名字,现在已经搬走了。”

陆屹骁冷“呵”一声:

“搬走了?这么凑巧?”

“是。就是这么巧。”

“不记得名字,总记得相貌?只要你说,我就能找到。”

陆屹骁这是打算追问到底。

僵持数秒,南兮说:“虽然我在被你怀疑的范围内,但我不是你的犯人。”

陆屹骁微微扬了下眉,心想这就急了?

“不是犯人?”他寒着脸,“别忘了你进陆寒苑是带了监视器的。”

南兮一下哑口了。

她知道这男人难缠,但没想过这么难缠。

忽然,陆屹骁又冷冷开口: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答案。”

这次,南兮没吭声,就这么看着他。

两人目光在半空中交汇,是对峙、是试探,更是不善,一时间,气流窜动。

从某个角度来看,两人的气场都属于很强大的那种。

陆屹骁是人人惧怕的陆四爷,他气场一贯很强大。

那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又是怎么回事?

元皓手肘碰了碰旁边的陶慕苏,小声说:

“陶医生,其他人都不敢看我们四爷的眼睛,因为畏惧,可这个丑女居然敢对视这么久……”

显然,这也让陶慕苏惊了下。

“你说这女人真的是那个乡下来的窝囊废?”元皓皱眉。

这就是之前四哥让自己去查的资料。

结果才发现这女人并不是姜家二小姐姜嘉悦,而是被姜家丢到乡下养的姜家大小姐姜南兮。

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能有这么大的气场?

陶慕苏做了个“嘘”的举动:“等会儿说。”

这就是他之前为什么会觉得姜南兮不丑的原因。

她被送到乡下前,曾是帝都最漂亮的小千金,那么小就长得很看了,长大了一定是个大美人。

只是造化弄人,家庭变故,摊上那么一个父亲。

也就是在这时,南兮再次率先败下阵,她问:“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知道什么?陆屹骁想问的事太多了。

可这该死的女人满嘴谎话,他自然不信。

此刻,他决心赌一把,问:“我要知道北乾的事。”

有那么一瞬间,南兮脸色骤变,脑海中的警铃大响!

北乾是自己作为杀手组织的头领。

但外界都不知道北乾的真名字,只知道他叫北煞!

所以……

这男人到底是谁?

前后不过几秒钟,南兮的心境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男人今天一直在问有关圣帝国的事,现在又试探北乾的身份,所以他是自己杀手组织的敌人?!

作为杀手的南兮,这些年接了不少任务,也树敌不少。

但她印象中,并没有和陆家的人结了梁子!

“怎么?”陆屹骁开口,“需要想很久来编个谎言?”

南兮回过神,又佯装一副天真浪漫的样子,说:

“怎么会?我只是在想,我认识的人里没有叫北乾的。”

陆屹骁脸色沉了下来。

瞧瞧,这狡猾的小狐狸说得真是滴水不漏!

可就在她刚刚迟疑的那几秒和奇怪的表情,他已经判断,这女人绝对知道北乾!

这女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也就是说,不认识?”他本着最后一丝耐心,问出口。

南兮继续装,说:“不认识。”

“你在撒谎!”

气氛一下变得剑拔弩张起来,好像燃起了小火苗,随时能烧起来。

南兮神色微变,已经在观望四周的窗户了。

“就从和你打斗的过程来看,你的武力值跟北乾很像!”陆屹骁开始拆穿她,“而且你刚刚的沉默——”

“其实是心虚!因为你咬了2次嘴唇,眼神有些飘忽。”

虽然和北乾很像,但这个女人肢体力量不够、耐力不足,不过是北乾武力值的十分之一。

南兮怔愣片刻,没想到自己这么会伪装的,居然被拆穿了。

自己的武力值是跟着北乾学的,当然很像。

可她不能承认,于是继续装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早知道这男人不好相处,她已经开始计划逃跑路线了。

也就是这一句话,彻底激怒了陆屹骁。

骗子。

这女人就是大骗子!

怎么就把她当成了小兮?

“你信不信,我让你整个姜家陪葬?!”

暮色里,他冷毅的脸颊紧绷着,眸光似有一团火焰在跳跃。

南兮也知道激怒了这男人。

可她会怕?

姜誉对姜南兮和她母亲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南兮巴不得借别人的手灭了姜家,替原主报仇!

既然伪装的和平被识破……

她也冷冷地说:“随便你。”

这是头一次有人敢顶撞陆四爷的人,一旁的元皓和陶慕苏都被吓得不轻。

可他们心里却想,这女人居然不怕?

是她胆子真的很大?

还是强装镇定?

可他们却觉得很刺激?

毕竟情绪外露的四爷才更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然而,陆屹骁却一字一顿地说:

“那你就不怕我让人毁了你,让姜嘉悦在帝都声名狼藉?!”

口气狂妄又邪佞。

南兮又不是姜什么悦的!怕个毛线?

她微微凛眉,身上那种孤傲的气质乍现,于是说:“随便你。”

又是一句随便你,顿时让陆屹骁气得不轻。

这是什么?

是报应。

是自己心慈手软,导致这个女人得寸进尺、无法无天!

“所以,你是不怕我杀了你!”

“你杀我?”既然如此,南兮也彻底不要脸,“我可是你们陆四爷娶进门的妻子!是陆寒苑的女主人!”

“你不过是陆寒苑的一个保镖,就算你身份再高,但你也不能越过陆四爷杀了我!”

这话一出,南兮明显感觉到站在对面的那个男人没那么生气了,而是微微走神。

他刚刚不是还说要杀自己?

怎么突然熄火了?

元皓和陶慕苏相视了一眼,彼此也都是怪异的表情。

咱四爷没跟这个女人说身份?

不然她怎么就误会四爷是个保镖?

也是,刚刚这女人在做饭时,元皓让她不要加葱,也没明说是四爷要吃。

外界人都知道四爷‘危在旦夕’,谁能想到其实身体健康?

自然,他们三人之间的怪异氛围被南兮不动声色地捕捉到了。

她第一反应就是,难道自己说错了?

如果这个男人不是保镖,那又是谁?

难不成是陆四爷?

可陆四爷不是昏迷不醒?

带着这样的疑问,她不确定地试问了一遍:

“难道你不是陆四爷的保镖?”

四目相对,陆屹骁一敛刚刚的情绪,保镖的身份做掩饰,好像还不差。

他面无表情地说:“是,怎么不是。”

南兮明显从他眼里看到了一些别样的情绪。

但消失的太快了,她根本抓不到。

不过一瞬间,陆屹骁恢复了刚刚的冷厉:

“你又不是姜嘉悦,所以为什么不能杀你?”

他早知道这女人不是姜嘉悦,就算是被人替嫁进来,但他给过机会,是她撒了谎。

话音刚落,这回换南兮怔愣在原地。

她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顿时恍然大悟!

怪不得自己刚刚晕倒后醒来时,他先试探问地叫了自己一声姜嘉悦的名字。

她当时一答应,他就生气了。

当时南兮还不明白他为什么动怒,原来早知道自己不是姜嘉悦了!

也怪不得他强调了好几次、说自己是骗子。

“不是吗?”陆屹骁一字一顿,“姜家大小姐,姜南兮。”

他那句姜家大小姐在南兮耳里听来,就是讽刺。

如果是真的姜家大小姐,至于替嫁到陆寒苑,性命不保?

“是你骗婚,更是你撒谎在先。”陆屹骁双手抱臂,冷冷的看过来。

那模样像是在说:我看你还怎么狡辩。

既然替嫁的身份曝光,南兮也不打算隐瞒了。

她迅速冷静下来,大方承认:

“是,我是姜南兮,不是姜嘉悦,但我今天的话也不全是骗人的。”

不全是?也就说有些是实话。

可陆屹骁会信?这女人在自己这里已经没有信任度了。

他在想,待会儿是怎么从她口中拷问出自己要的东西。

如果用刑,她这个身板能承受?

“我也是被姜誉骗进来的。”南兮解释,“而且确实不知道红盖头里为什么有监视器,我只想活下去。”

“我不是故意撒谎骗你,这么做都是为了自保!”

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陆屹骁冷笑:

“所以,你撒谎还有理了?”

“我撒谎是不对。”南兮双眼沉沉的望着他,眼底暗潮汹涌,“但我说得是不是实话,你都会杀我。”

陆屹骁微微吃惊。

他没想到这小狐狸狡猾不说,还这么聪明。

南兮不卑不亢地迎上他的目光:

“因为你一开始就没打算信任我,更不会放过我。”

动漫关键词: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