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女孩子把身体给男孩看说明什么,大爷你的东西太大了

2022-05-21 16:23:2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南兮定晴一看,是自己刚刚头上的红盖头。所以这有什么问题?“那不如解释下,红盖头里为什么有微型监视器!”陆屹骁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情绪。无论是她

南兮定晴一看,是自己刚刚头上的红盖头。

所以这有什么问题?

“那不如解释下,红盖头里为什么有微型监视器!”

陆屹骁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情绪。

无论是她说的话、还是用额头撞击自己,以及此刻撒谎,他可以直接杀了人。

但有那么一瞬,他不忍心,因为能从她身上看到小兮的影子。

随着他话音一落,男人身上那股子沙发决断的冷冽气息强势逼人,激得南兮愣了下。

她一下明白了刚刚门口的人在议论的事。

红盖头里被人动了手脚!

所以,替嫁是个幌子,姜誉是想利用自己嫁进来然后监视陆四爷?!

怪不得之前替嫁到陆寒苑的几个新娘活不过第二天,这尼玛不是找死是什么?

好一个渣爹姜誉,居然被他坑了!

眼下要先保命,南兮连忙解释:

“我真的不知道红盖头里为什么有监视器!我也是被我父亲逼着嫁过来的。”

陆屹骁眼神多了一抹杀气。

“真的!我没骗你。”南兮有些急,“如果我知道,那嫁过来不就是送死?我可不傻。”

不傻?陆屹骁脸色又沉了几分,她确实不傻。

“你不信?”南兮脸色也不太好。

遥想她世界第一杀手,只有她不信别人,还没有说实话、别人不信的份儿。

可她现在不是南兮了,而是一个窝囊废姜南兮。

“这样,你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会查出姜誉背后的陆家人,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然而,这却不是陆屹骁要的答案。

他用得着这女人查真相?自己能查得出。

“你以为还有机会?”

这话落在南兮耳里,就是他要杀自己了!

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你真要杀我?”南兮凛眉,寒气纵生。

如果陆屹骁真的要杀人,早就动手了,用不着在这里浪费时间。

他不过是半挣扎、半恐吓。

多稀奇,杀伐果断的陆四爷什么时候这样优柔寡断过?

忽然,南兮决定放手一搏,她抛出了一个问题:

“你不想知道我去没去过圣帝国?”

顷刻间,刚刚还目光平静的陆屹骁眼中多了一些波澜。

可也就是这细微末节,一下被南兮捕捉到了。

她知道自己赌赢了,就算暂时活下去,她也要试试。

于是,南兮又一点点试探:

“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懂训狼术?”

陆屹骁站在卧室中央,似乎周围所有的灯光线都被他吸引了,高大修长的身形笼罩在淡淡的光圈里。

光看外形,就知道这男人属于很帅的类型。

然而他原本就清冷的眉眼更加凌厉,整个人带着一股子煞气。

聪明的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这女人在试探自己?

人人都惧怕陆四爷,说他是大魔王,但没人敢试探、挑战他的底线。

这女人的胆子真是大的很!

南兮盯着他的眼神,心里一紧,可事已至此,她没有任何退路。

她必须要活下去!

至少要在陆家暂时站稳脚!

“你就不想知道,我眼睛为什么发出蓝光?只要你不杀我,我都告诉你!”

话音刚落,陆屹骁失了耐性,他寒着脸,一个箭步冲了到了床边。

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的元皓心想完了。

咱四爷亲自出手,这女人当场会死得很难看。

可下一刻,他看到了什么?

咱四爷被那个女人拉到床上了!

而且那姿势也太……太暧昧了。

一开始,陆屹骁并没有打算真动手,不过是吓唬她。

他陆屹骁是不近人情,但没有亲自打女人的习惯。

但这该死的女人防备心很浓,他不过刚伸手,就被这女人按在床上,两人激烈且迅速地扭打着。

陆屹骁没想到这瘦弱的女人反应速度这么快,毕竟刚刚不是晕倒了、才醒来?

并且她出击的招式,一看就是练过的!

所以这女人到底还藏了多少秘密?

然而……

陆屹骁神色一暗,这女人刚刚摸了自己?

她居然敢摸自己!

如果不是见她有几分像小兮,非得活剐了这女人!

就在他微微走神时,南兮不服输的性子,立刻用尽全力,整个人压在他身上,算是反败为胜!

明明是标准的格斗姿势,可南兮利用女性的身体柔软度,双腿攀在他腰上,想要先制服他。

可她哪里知道,这姿势落在外人眼中,就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旖旎感来……

在打斗中,陆屹骁好像碰触到女人柔软的地方。

顷刻间,男人浑身僵硬了下,视线移动到她胸口处,停留几秒,他又凌乱地移开了。

再看这女人,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还是不是女人了?!

陆屹骁有些恼怒,只是什么话都没来及时说出口——

南兮因为打斗过程,身上很重的禾服实在太碍事,她手下一个用力,就将身上的禾服脱掉。

尽管里面还穿了一件白色的衣衫,但很透。

原主姜南兮脸被毁了容,面黄肌瘦,但这身体却白皙的晃眼。

下一瞬,男人入手的肌肤滑腻微凉,如若无骨。

陆屹骁的眸色不自觉地深了几分,身子紧绷起来。

这些年,有不少人打着坏主意往他床上送女人。

可他没有心动、没有任何反应,有的只是厌恶和反感。

可当陆屹骁的目光落在她衣衫下的身体时,上面有无数道淤青痕迹交错,甚至有的疤痕还在流血。

这一看就是新伤旧伤叠加在一起,是被人打的。

他怔愣数秒,这女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可是下一刻——

只见南兮利用女性身体柔性的优势,立刻坐在了陆屹骁身上。

她眼里多了几分狡黠,对着身下的男人勾唇一笑,那架势像是在说:我赢了。

5月的帝都有些炎热,透过那层薄薄的布料,两人都能感受到彼此皮肤的一片灼热。

这女上、男下的姿势……

简直不要太过暧昧!

吓得元皓一个激灵,连忙转过身,不仅不敢上前帮忙,还不敢看了。

虽然他对这来路不明的女人很好奇,好奇她是怎么处理狼群和狼王的,但她居然引诱我们四爷!

就这丑女人也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你——”陆屹骁脸色难看,心里带着一股无名火,“你还是不是女人!”

这么明目张胆地引诱男人,还有其他外人在。

真是……

不知羞耻!

在男人堆里长大的南兮来说,打斗是家常便饭,她一心只想活下去,这点不拘小节算什么。

“我知道没资格跟你谈条件,但我不想死得这么冤,你给我一个查出真相的机会。”

南兮气息不稳,随后懊恼不已,她怎么把这男人当成之前练手的兄弟了?

于是,她又继续压低了嗓音解释:

“我还能告诉你想知道的事!等这一切尘埃落定,你再杀我也不迟!”

漂亮话谁不会说?

她当然没这么傻的等着被他杀。

不过是拖延点时间,能暂时得到他的信任最合适。

实在不行,等现在的危机解除,她到时候跑路就行,反正她不会一直呆在帝都。

再加上短时间的接触,南兮深刻意识到一点——

虽然陆四爷昏迷在床,但眼前这个人在陆寒苑的地位很高,所以她暂时不能得罪。

陆屹骁微微怔愣住。

所以这女人不是在引诱自己?

对,不是。

因为她眼里没有任何男女之间的那点欲望,只有强烈活下去的念想。

陆屹骁已经恢复了往日淡漠矜贵的模样。

他武力值很高,怎么会被一个女人制服?

下一刻,男人不再客气,一个翻身,又将南兮死死地压在床上。

于是,刚刚是女上、男下的姿势。

此刻,就是男上、女下的姿势。

两人距离很近,也有不少肢体接触,好像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声。

“我凭什么相信你?”他说出的话也像是带着一股冰渣子,“现在就说。”

他不信任她。

但有那么一瞬,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可以掐死她的。

谁叫这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自己?

但一想到她浑身的淤青伤口,想起查她的背景……他破天荒的仁慈了,手下力度减轻。

南兮又何尝信任他?

但有他这一句话,不也就是证明自己暂时安全?

忽然,她“哎哟”一声:“我头晕,好难受。”

陆屹骁狐疑的目光看过去,内心毫无波澜。

但那表情像是在说:我看你怎么演。

“真的,我已经好几天没吃饭。”南兮一双大眼滴溜溜地转动,“不吃饭就要晕,等我吃了再告诉你。”

世界第一女杀手,平时不仅要训练,就连撒谎、勾人的这些技巧也要掌握。

不是为了坑蒙拐骗,只是单纯地为了自保。

而她也是真的饿了。

别说,南兮装无辜的样子、再配合她的语气,是真的会哄骗到很多人。

然而……

却骗不到陆屹骁。

他面无表情地望着她,像是能看透她内心所想。

确定他现在不会动手杀自己时,南兮顺杆子往上爬:“你先放开我。”

陆屹骁不为所动。

“你弄疼我了!”南兮急了。

双手是被他制服,但她还有脚。

只是她刚准备抬脚踢人,结果陆屹骁像是未卜先知,立刻将她的脚也给钳住动不了。

弄疼了?男人冷冷丢出一句:“骗子。”

骗子?南兮挣扎着,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她豁出去了,质问一句:“你是不是喜欢我?”

喜欢?陆屹骁瞳孔一缩,震惊万分。

这女人没有羞耻心,也没有自知之明?

“你要是不喜欢我,抓我这么紧干什么?你这是占我便宜!”

占便宜?陆屹骁古怪的表情看过去。

刚刚是谁先摸自己的?

她倒好,还倒打一耙。

当他吃人的眼神看过来时,南兮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刚刚玩脱线了?

只是下一刻,陆屹骁松开了手。

这么多年,不少人往自己身边送长得漂亮、身材好的女人,他都不为所动。

就这?

他会占便宜?

重获自由的南兮就身一滚,立马跳下床,和这不好惹的男人站在对立面,一副警备防卫的状态。

她也知道刚刚的计划不要脸。

可那又怎样?

好用不就行了?

“元皓,带她去吃饭。”陆屹骁冷冷开口。

虽然发话了,但周身强势的气场依旧让人脊柱发凉。

反正跑不出陆寒苑,他倒要看看,这女人还准备玩什么花招!

“哎?”被点名的元皓愣住。

不过片刻,他一敛震惊之色,连忙回过身点头:“哦,好!”

能不震惊?

咱四爷可不是心慈手软的人,换做其他人,早被处理了。

而且咱四爷是出了名的高冷、话少,今天还跟这女人说了不少的话!

还有,因为咱四爷有厌食症,都是从外面五星级餐厅请厨神做,陆寒苑是没有佣人做饭的。

哎?这丑女人不会让自己给她做饭吧?!

结果……

“不用你做、也不用其他人帮忙,我会做饭。”

南兮从客卧下来,就跟在元皓后面去了餐厅,然后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会做?”元皓探究的目光看过去。

南兮“嗯”了一声,直径走到冰箱前。

表面看她在打量冰箱里的食材,实则脑海快速转动,在想眼前这个叫元皓的人。

作为世界第一杀手,掌握各种一线资料,虽没查出陆四爷的信息,但查到过他得力助手元皓是个吃货。

这就好办了。

可以利用起来,试探一些事!

……

卧室里。

“四哥,你为什么没直接杀了那个女人?”

陶慕苏扶了扶眼镜,一边提出疑惑,一边给眼前的男人换药。

因为刚刚的打斗,陆屹骁身上的伤口又裂开了。

虽然陶慕苏不在客卧,但知道那个女人不仅活得好好的,还去厨房吃饭了。

这很不像四哥的办事风格。

陆屹骁没说话,他摘掉人皮面具。

男人眉峰紧蹙,鼻梁挺直,完美的下颚线条凌厉而紧绷,即便只是侧脸,也遮盖不住他眼底的倨傲。

帅是真的很帅,甚至是为数不多能击败精修照片的人。

可他气场太强了,不近人情也是真的。

“你母亲去世后,一直受尽你那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们和父亲折磨,那女人肯定是他们的眼线。”

陶慕苏是陆屹骁的私人医生、是他的兄弟、更是他最得力的下属。

甚至富豪榜排前三的整个陶家,都为陆屹骁所用。

而陆氏复杂,陆屹骁的父亲生性风流,传言命硬,克死了好几任老婆。

所以他父亲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都是和不同的女人生下的,年龄差距也很大。

在陆屹骁6岁那年,他母亲意外去世,他一直被三个姐姐欺负。

可都这样了,陆屹骁的父亲依旧不管儿子死活,也不去查陆屹骁母亲的死因,在外花天酒地。

陶慕苏想起什么,又叹口气:

“从你胜任陆氏集团是继承人起,他们想尽办法打探你情况,巴不得你死了,好瓜分陆氏。”

“好在陆奶奶没放弃你,如果不是她,你不会隐忍这么多年,四哥,眼下宁愿错杀、也不能放过。”

这就是为什么替嫁进来的新娘子,没一个能活过第二天。

她们是陆家安排进来的眼线,留在身边就是隐患。

可这些年如果没有陆屹骁撑着,陆氏也不可能坐稳帝都首富。

陆屹骁微微抬了下眼皮,在换好纱布绷带时,他才淡淡开口:

“我知道你好心,但她眼里的求生欲很强。”

陶慕苏算是最了解四哥,他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说:

“所以四哥觉得她是被利用的?”

“一部分。”陆屹骁绑好绷带,开始穿衣服,“我和她交过手,是个可塑之才。”

陶慕苏知道四哥是个惜才的人。

但就这么个浑身都是疑点的女人,以四哥谨慎又冷静的性子是不会用的。

所以,一定还有其他原因。

忽然,陶慕苏没忍住开口:

“难道四哥觉得,能从她那里打探到有关圣帝国、那个女杀手的事?”

听到这话,陆屹骁心境没有任何波澜。

身边的几个亲信都知道他的一部分心事。

所以他大方承认:“是。”

陶慕苏就知道,一旦沾上那个女人,四哥什么理智都没有了。

否则,前两天怎么会去圣帝国?

他不知道四哥和那个女杀手之间的纠葛,而四哥也不愿多说。

“可你的小兮已经死了!我们的人说她在来帝都的路上,被人害死了。”

一瞬间,气氛霎时变得有些僵。

“慕苏。”陆屹骁眼底闪过一丝冷冽的幽光,压制着怒气,“她没死。”

她是最惜命的,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下,都能生存下去。

陆屹骁穿好衣服,顺手拿着桌上的人皮面具戴上。

他一边往楼下走去,一边说:

“继续查,直到找到她尸体为止。”

这就是他为什么不相信小兮已经死亡的事。

还没走到餐厅,开放式的厨房就传来了一阵阵菜香味。

动漫关键词:大爷你的东西太大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