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用药水控制老师让其服从的作文:打开双腿粗大噗呲噗呲白浊

2022-05-21 16:17:1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南宫萧谨不顾简灵溪的警告和抗议,一口一口帮简灵溪吸出毒液。  看着南宫萧谨不顾性命帮自己吸出毒液,简灵溪一颗心沉甸甸的,感动又惊恐。  她只是一个低微的劳改犯,不值得他

南宫萧谨不顾简灵溪的警告和抗议,一口一口帮简灵溪吸出毒液。

  看着南宫萧谨不顾性命帮自己吸出毒液,简灵溪一颗心沉甸甸的,感动又惊恐。

  她只是一个低微的劳改犯,不值得他这么做。

  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她万死难辞其咎。

  简灵溪用力推着南宫萧谨的脑袋,拼尽最后余力:“南宫萧谨,你快起来,别再吸了,你会死的。”

  南宫萧宸抬起头来,深眸似海,紧紧盯着简灵溪:“你这条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阎王爷都夺不走。”

  力气越来越弱,简灵溪阻止不了,连意识都开始模糊。

  她暗暗发誓,如果自己可以侥幸逃过一劫,她一定会好好报答南宫萧宸。

  ……

  简灵溪从床上弹坐起来,陌生的房间令她心揪扯了起来,恐惧袭遍全身每一个细胞。

  南宫萧谨呢?

  匆匆掀被下床,脚才沾地,伤口的疼痛袭来,简灵溪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但她没有气馁,挣扎着又要爬起来,一试再试。

  “二少夫人,你怎么下床了?”秋婶端着水果进来,见简灵溪这样子,忙将水果放下去扶她。

  此时的简灵溪顾不得自己的安然,紧紧抓着秋婶的手,水眸透着惊乱:“南宫萧宸呢?他怎么样了?”

  “二少,他……”秋婶吞吞吐吐。

  简灵溪一颗心高悬在半空:“你快说啊,他怎么样了?”

  “医生说二少中了毒蝎的毒,目前没有血清。二少还没有脱离危险期。”秋婶将简灵溪扶起来,一边说。

  “快,带我去见南宫萧谨,我有办法救他。”简灵溪急得额头沁出一层薄汗。

  “可是,你的情况……”简灵溪刚从鬼门关回来,她的状态不比南宫萧谨好多少。

  “救人要紧,我没事。秋婶,快带我去,快啊。”简灵溪催促着,眸中荡着哀求。

  秋婶不敢怠慢:“好。”扶着虚弱不堪的简灵溪往南宫萧宸的房间走去。

  出了房门,简灵溪才知道她就住在隔壁。

  进了房间,简灵溪眼里只有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嘴唇却是一片赤红的南宫萧谨。他昏迷不醒,手上挂着点滴。

  踉踉跄跄疾步走向他,简灵溪一屁股坐在床边,抓起南宫萧谨的手给他把脉。

  眉头始终深锁着,俏脸更加惨白。

  突然,简灵溪一把拔下南宫萧谨手上的点滴,一边的宫少宇终于忍不住吼:“你这是在做什么?这些都是清理毒素的药水,你这样拔掉,毒素就会在萧谨体内堆积,造成肾脏的负荷。要是有个万一,你担待得起吗?

  此时简灵溪才注意到房间里还有一个男人,俊美的五官精致立体,却偏阴柔,仿若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王子。

  简灵溪拿出自己的针包,没有时间理会这个咋咋呼呼的男人。

  眼见简灵溪要给南宫萧谨扎针,宫少宇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究竟想做什么?”

  “毒素已经在南宫萧谨体内漫延开了,这些药水根本就起不了作用。这种蝎子,名叫红蝎含有剧毒,且没有解药。现在能做的就是将他体内的毒逼出来,不然毒素到达脑部,就算不死他也会变成植物人的。”简灵溪目光清澈,透着一股坚毅的誓在必得。

  南宫萧谨是为了救她才中毒这么深的,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她都要救他。

  宫少宇被简灵溪目光里的笃定惊艳了,她身体虚弱,摇摇欲坠,仿若一阵风吹来,她就会化成烟尘消失不见。

  可她身上又有一股特殊的毅力,给人信心和力量,仿若有她在,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长这么大,宫少宇被誉为医学天才,在他的领域里,他没有服过谁,如今却被这小小丫头身上折射的自信折服了。

  想无条件信任她。

  这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

  简灵溪说完,不理会宫少宇的目光。

  一把扯开南宫萧谨身上的衣服,捻起一根银针,精准扎下。

  宫少宇张了张嘴,终是没有发出声音。

  不知为何,他有种感觉,这个女孩不会伤害南宫萧谨。

  行医时的简灵溪异常认真,每一针都扎得又快又准。尽管身体很虚,但她靠着一股信念撑着。

  不知过了多久,南宫萧谨身上扎满了针,如同刺猬。

  简灵溪额头沁出了层细密的汗珠,原本就惨白的脸色更是近乎透明。

  只是,南宫萧谨自始至终没有一丝反应,若不是胸膛微微起伏,还真像具下毒的尸体。

  宫少宇开始自己怀疑简灵溪的医术,万一南宫谨萧被她弄死了,他怎么跟老爷子交待?

  “秋婶,麻烦你帮我把柜子里的蔓莲拿来。”简灵溪连说话都有力无气,她体内毒素未清,这番折腾后,毒素加速漫延,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

  “是,二少夫人。”秋婶没有迟疑,从柜子里拿出简灵溪珍藏的蔓莲递给她。

  简灵溪看了看,心一横,咬了一口蔓莲嚼碎。脸颊微红,俯下身,喂进南宫萧谨嘴里。

  宫少宇震惊了,这是什么东西啊?

  现代人还用这么老套的方法喂药?

  莫非,这个女人想占萧谨便宜?

  不过,对着那半边烧伤狰狞的脸能下得口,也是重口味。

  简灵溪一心只想救南宫萧谨,没有半分涟漪心思。

  待确定南宫萧谨把药咽下,简灵溪才直起来身。

  一阵强烈的晕眩感传来,眼前一黑,她身子晃了晃。

  一旁的秋婶扶住了她:“二少夫人,你没事吧?”

  勉强扯出一抹浅笑:“我没事。”

  “二少夫人,你要不要休息一下?”简灵溪脸色比南宫萧谨还差,秋婶十分担心。

  “不用了,我没事。”简灵溪轻摇了摇头,暗中给自己扎了一针,让自己清醒一些。

  她的目光始终落在南宫萧谨身上,没有移开过。

  待看到一缕黑气自南宫萧谨额头划过,她马上抓起他的手,用针扎破,挤出一滴黑血。

  宫少宇震惊了,他在西方长大,接受西式教训,学的也是西医。一直以来他对中医嗤之以鼻,认为那些都是江湖骗术。

  如今亲眼所见,他被这神奇的景象惊呆了。

  简灵溪不受任何人影响,专心致志给南宫萧谨排毒。

  挤完一根手指,挤另一根。

  直到血的颜色渐渐恢复成正常的殷红色,她才露出释然的笑。

  最终体力不支,倒在南宫萧谨身上。

  ……

  “二少夫人……二少夫人……”迷迷糊糊间,简灵溪听到有人在呼唤她,声音忽远忽近,越来越急切。

  简灵溪挣扎着撑开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秋婶担忧的脸:“二少夫人,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南宫萧谨呢?他怎么样了?”简灵溪不顾自己的安危,她最害怕自己救不回南宫萧谨,欠他一条命。

  “二少爷好多了,已经醒了。二少夫人,你可真厉害。宫医生都直呼奇迹呢。”秋婶眉开眼笑。

  南宫萧谨没事,简灵溪神经一松,唇角上扬,眼角微微湿润,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二少夫人,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秋婶心疼地问。

  简灵溪脸色极差,白中透着青紫,看得人好心疼。

  “谢谢秋婶,麻烦你给我熬点粥吧。秋婶,我开一张药方,你给抓些药,煎了给南宫萧谨服下,可以帮助他尽快康复。”简灵溪双手撑着床要坐起来,可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她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秋婶忙拿来纸和笔:“二少夫人,你说,我写就是了。”

  简灵溪点点头,念出一串药名。

  秋婶记得很快,字也十分好看。

  简灵溪心里暗暗惊叹,南宫家真是藏龙卧虎,她以后一定要倍加小心才是。

 

 夜……

  大雨磅礴!

  “把这份离婚协议签了!作为补偿,我会给你五个亿做赡养费。”

  “北忱,是我做错什么了吗?”她在他面前,向来卑微惯了。

  “若若回来了,她不想再看到你!”

  “我们的婚姻也是时候结束了,所以,你必须离开!”夜北忱长腿交叠,淡然的靠在沙发上。五官矜冷如石雕,英俊又凉薄。

  韩乔干白的双唇颤抖着,浑身如坠冰窟,“就因为她回来了,你就要跟我离婚?你当婚姻是儿戏吗?”

  “我要娶的人,本来就不是你。两年前是你玩心机,逼走了若若。现在她回来了,我不会再放手。”

  “赶紧把离婚协议签了!两年时间,补偿你五个亿,你已经很值钱了。”他向来擅长诛心,从不留余地。

  “我……如果不签呢?”韩乔不甘心的问。

  “你若不签,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合法’的在这个世界消失。”

  作为港城第一财团的继承者,他想做的事,向来轻而易举。在港城这片天,谁又敢跟他对着干?

  两年前,夜氏与韩氏联姻。

  在夜北忱和韩若的订婚宴上。

  他被人下了药,在休息室里错将韩乔当成了韩若!

  第二天,韩氏集团大小姐勾搭妹夫的丑闻,传遍了各大媒体。

  韩若气的精神失常了,被送往国外的疗养院接受治疗。

  所有人都在骂韩乔是最不要脸的三儿,连自己妹夫都抢!

  夜北忱更是恨透了她,认定了韩乔挖空心思给他下药,爬上他的床。

  但,夜氏和韩氏是世交,更属于商业联姻。

  在韩老爷子和夜老太太的施压下,只能将错就错,硬是逼着夜北忱娶了韩乔。

  可这两年的婚姻,对于韩乔来说,活像一场人间炼狱!

  她的隐忍和迁就,她的包容和深情!换来的是变本加厉的羞辱和折磨,她已心力交瘁。

  离婚也好,她真的受够了!

  “……好,我签,但我有个要求。”

  “说!”他猜想她想要加钱!

  毕竟像她这样有心机的女人,眼里只有钱。

  “我要正式跟你过一次夫妻生活。”

  “这两年,你每次跟我一起,都喊着韩若的名字。呵~,你让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糟糕的女人,我实在受够了!”

  “我是你的妻子,我要你喊着我的名字,跟我正式做最后一次。”

  “我是韩乔,不是韩若!”韩乔第一次歇斯底里,浑身因愤怒而颤抖着!

  这两年,每每在床上,他都要故意喊错名字!他跟她做‘那事”,也不过是为了惩罚她,羞辱她,绝没有半点爱意!

  “别闹了,还有人在楼下等我……”

  韩乔唏嘘的笑了。

  等他的人,大概是韩若吧!

  “那就让她多等一会儿,两年都等了,不差这一会儿。”

  “做不做随你,我不介意在上一次媒体热搜!”

  夜北忱最恨被人威胁,薄唇冷笑了几秒,“好,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韩乔,你别后悔!”

  夜北忱站立起身,揪住她胸襟的衬衫,一把将她提了过来。

  随即……

  衬衫的扣子崩开……

  没有任何的准备!

  “啊--”韩乔惊叫一声,深深的闭上双眸!

  他一如既往的狠。

  仿佛她从来不会痛一般。又或者,他就是喜欢看她痛苦的样子!

  好!很好!

  这个男人对她的狠,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韩乔,韩乔,满意吗?”

  他终于在跟她做这事时,喊着她的名字。

  尽管很屈辱。

  可这两年积压在心口的恶气,总算是能咽下了。

  韩乔眼角的泪滑落,心碎又决绝的说:“夜北忱!我不会再爱你了!”

  夜北忱听了,不屑的卡着她的下颌,看着她的脸冷笑!

  她的脸……真美!

  长着这样一张清纯柔美的初恋脸,骨子里却都是算计。

  所以!

  她的爱,只会让他感到恶心和虚伪。

  “签了离婚协议,拿着钱,离开港城!”

  夜北忱说完,在没多看她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两个月后……

  医院。

  “韩小姐,您怀孕了,是多胞胎。”

  “但我建议你减胎,不然胎儿太多,会有危险的!”

  减胎?

  不,她不想剥夺任何一个孩子的生存权利!

四年后!

医院,重症监护室!

“抱歉,我们真的尽力了。韩老爷子已经不行了,家属们还是准备后事吧!”

韩旭蹙眉,一脸愁容,“医生,能不能在想想办法?老爷子若是在醒不过来,韩家的遗产就要全部捐赠给国家了……”

“这可怎么办?韩乔那个死丫头,这几年也不知死哪里去了。”

“老爷子也真是的,眼前两个大孙子不疼,却偏偏疼韩乔那个死丫头片子!”

韩家的所有人,这些日子都愁坏了。

韩老爷子在临终之际,立了一个奇葩的遗嘱。

把韩氏集团51%的股份,留给了大孙女韩乔。至于韩家的其他子孙,则继承另外10%的股份。

换句话说,韩乔直接成了韩氏集团最大的股东。

遗嘱还有一个附加条件,韩乔若是在韩老爷子断气前仍不出现。那么韩家所有的财产,全部捐献给国家。

所以,韩家一家人属实是急坏了,到处寻找韩乔的下落。

可韩乔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自四年前跟夜北忱离婚后,就跟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系。

“死丫头,真是成心跟咱们过不去!这些年也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韩旭的第二任老婆林月如边说边骂,气的脸都变形了。

当年,她凭着肚子里的一对双胞胎,硬生生的逼走了韩乔母女。之后又为韩家再添一个男丁,原以为就此地位稳固了。

却想不到,结局却是这样。

她生的两男一女,加一块也比不过韩乔那个死丫头。

“爸,妈,爷爷醒了!”

“乔乔~,乔乔~”韩老爷子昏迷了十几天,已经到了弥留之际。

临死前,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的大孙女韩乔。

韩乔已经失踪了四年了,老爷子心中一直有个疙瘩解不开,怀疑是林月如对韩乔下了毒手。

“爸,东东,阳阳,若若都是您的亲孙子孙女,您不能这么偏心!总得给他们留口饭吃啊!你把遗产都捐了,你让他们将来都要饭去不成!”

“乔乔~,见不到乔乔,你们一个子儿也甭想得到……”

“都四年了,谁知道她跑哪野去了?她若真是孝顺,也不至于爷爷快死了,都不回来看看!”

韩若垂了垂眼帘,也终于忍不住了,“忱哥,你知道姐姐的下落吗?”

“……”夜北忱下意识的愣神了!

四年前,俩人离婚后!他原本以为韩乔会纠缠不休,会大吵大闹!

却没想到,离婚的第二天,韩乔就搬离了他的住宅。并且什么都没有带走,就连他给的五亿赡养费的卡也没有带走,只带走了她的个人证件。

而这四年里,更是一点音讯都没有。当然了,高傲如他,也绝不会主动联系她的。

四年了!

夜北忱不信她会这么轻易的放手!曾经,他想了许多彻底摆脱她纠缠的办法。可惜,一次都没有用上!

她就这么从他的世界里,彻底消失了。

“乔乔~~,咳咳~~”

“爷爷不行了,快去叫医生……”

心电图在逐渐拉平,众人都哭着围到了病床前!

不过,他们不是哭病人,哭的是即将充公的遗产!

哒哒哒--

医院的走廊,传来高跟鞋的“哒哒”声!

咯吱--

病房的房门被推开。

来人,穿着一身白色定制版套装!背着爱马仕的限量版铂金包,夸张的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在高跟鞋的衬托下,纤细修长的双腿尤为迷人!

冷艳逼人的气场,似乎让整个病房的气压又降了几度!

“这女人是谁呀?是不是走错病房了?谁让她进来的?”

“是我,我来看爷爷!”韩乔缓缓摘下墨镜,一步一步向病床前走来!

“韩乔!”众人彻底惊住了。

韩乔的变化实在太大了!

从前万年不变的齐腰黑长直发,成了及肩的烟咖色短发。一向只穿休闲装,配平底鞋的邻家小妹。成了踩着细高跟,穿着套装的职业风御姐!

尤其是,她比从前消瘦了太多。一米六五的身高,看起来都不足八十斤了!从前灿若星辰的双眼,变得空洞而清冷,瞳底透着些许沧桑和疲惫!

“乔乔,乔乔你可算出现了,你若再不出现,韩家可就彻底完了……”

韩家所有人,还是第一次这么期待她的出现!

“爷爷,对不起,我来迟了!”

“~乔乔~”韩老爷子勉勉睁开了眼皮,“看见你没事,爷爷就放心了……”

韩老爷子说完,伸出的手又软软的落在病床上!头一歪,闭上了眼睛!

滴!

心电图逐渐拉成了直线!

“爷爷~,爷爷~”韩乔呼喊了两声,眼泪一颗颗滚落。

整个韩家,大约也只有爷爷牵挂她吧!

“成了,别假惺惺的掉眼泪了!你要真是孝顺,也不会四年都不来看望爷爷!现在爷爷死了,该分家产了,你想起回来了!”韩旭的大儿子韩东忍不住冷嘲热讽。

他向来没有将韩乔当成姐姐看待,现在韩乔成了遗产的最大受益人,他更是恨不得一把掐死她!

“行了行了,赶紧通知人安排后事吧!”

韩旭一脸沉痛,拍了下韩乔的肩,“乔乔,既然回来了,就搬回家来住吧!”

林月如撇了撇嘴,“就是,搬回来住吧!还有,你爷爷临终前立了遗嘱。要将韩氏集团的51%的股份让你继承!”

“老爷子也真是糊涂了,这么大的企业,怎么能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照看!乔乔,你年纪还小,还是让你爸爸继续掌管公司吧!”

林月如以长辈说教小孩子般不客气,心中更是不屑一顾!韩乔这个小贱婊子,跟她那个死妈一样蠢逼!

等她搬回韩宅,还不是捏的她要扁就扁,要圆就圆!

韩乔面无表情,“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只想先料理爷爷的身后事!”

“那倒是,那倒是,现在老爷子的葬礼才是头等大事,其它事都可以暂时放放

动漫关键词:打开双腿粗大噗呲噗呲白浊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