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苏雪把腿抬起来让我进去小说,征服美艳馊子赵雪

2022-05-21 16:16:1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 简灵溪幽幽醒来,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烫伤严重的手臂经过专业的包扎,药液顺着透明的管子流入她的体内。  闭了闭眼,身上的疼痛清楚地告诉简灵溪,她还活着!  “

 简灵溪幽幽醒来,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烫伤严重的手臂经过专业的包扎,药液顺着透明的管子流入她的体内。

  闭了闭眼,身上的疼痛清楚地告诉简灵溪,她还活着!

  “砰”地一声,门被撞开,南宫宸跌跌撞撞朝她走来,衣衫零乱,白衬衫还染了血。脸色阴沉扭曲,眼底充血,仿佛要吃了简灵溪。

  “你快把解药给我,我快痒死了。”南宫宸一边抓着血迹斑斑的背,扭着身子大吼。

  简灵溪知道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不帮他减轻痛苦,他可能来个鱼死网破。

  现在小彤下落不明,或许他还有利用之处。

  “把我的针包给我。”她的衣服换了,针包也不见了。

  南宫宸半刻没有耽误,从简灵溪换下的衣服里找出她的针包:“快,快……我痒死了,痒死了……”

  接过针包,简灵溪狠了狠心,拔掉自己手上的点滴。

  忍着剧痛,捻起一根针扎向南宫宸肩部的穴位。

  瞬间,南宫宸觉得舒服极了,奇痒慢慢消失,他长吁一口气。

  简灵溪一针接一针扎着,半个小时后,她手上的纱布已经被血染红,脸色更是苍白得几近透明。

  “好了。”简灵溪收起针包,体力不支,跌坐在沙发上。

  痒是暂时止住了,可抓伤的疼痛漫延,南宫宸还是浑身难受。

  简灵溪强撑着意识:“快叫医生来给我重新包扎,要是我的手废了,你这痒恐怕就治不好了。”

  “该死的,谁伤了你?”虽然他很想掐死简灵溪,但她没有治好他之前,谁都不能动她一根毫毛。

  “这件事与你无关。”妹妹是她的软肋,要是让南宫宸知道了,她往后的日子更加暗无天日。

  “你……”南宫宸怒极,好,都给爷等着。等他好了,他一定要将简灵溪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

  翌日,简灵溪在地上拣到一张照片,上面竟是她的妹妹,简若彤。

  妹妹看上去还好,身上没受什么伤,只是,衣服破破烂烂的,双眼空洞无神,痴痴呆呆。

  简灵溪又惊又喜,心疼又担忧。

  看照片的日期,小彤还活着。

  只是,她现在在哪里?

  照片背面写着一行极小的字:想知道她的下落,就回别墅去。

  这是神秘女人做的吗?她一直在暗中监视自己?

  简灵溪没有迟疑,马上要求出院,回别墅去。

  她只想偷偷去看眼妹妹,并不是真的想离开。

  如今凭她的能力根本不是秦兰的对手,何况,简世勋一直跟她沆瀣一气。

  南宫宸这几天被简灵溪折腾出奴性,不敢违抗她的意思。

  一行人回到别墅,简灵溪将自己秘制的小半罐药膏给南宫宸。

  在这奇怪的症状没有完全消失前,南宫宸不敢轻易动简灵溪,只得听她的话,先回去。

  送走了南宫宸,简灵溪上楼去看南宫萧谨。

  不管怎样,她现在的身份是他的妻子,还是要当好一个妻子的本分。

  两天没见南宫萧谨,他腿上的伤没人上药,又加重了些。

  简灵溪给他把了脉,秀眉深锁,她两天不在,他是没吃东西吗?怎么脉象这么虚弱?

  拿来自己调制的药膏,仔细给他伤口上药。

  南宫萧谨没有拒绝,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和简灵溪单独在一起时,南宫萧谨没有戴面具,冷厉的目光使疤痕更添几分狰狞:“你还回来做什么?”

  面对南宫萧谨的质问,简灵溪怔了一下。

  抿了抿唇,才讷讷地说:“我不是想逃跑。”

  “不想逃跑,你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南宫萧谨冷笑。

  “我……”张了张嘴,简灵溪终是没有说出口。南宫萧谨自身难保了,无法对她提供帮助。

  “南宫萧谨,不管我们的关系怎样,我都感激你。因为你,我才有出狱的机会。你明明有可能痊愈,却不肯接受治疗。或许,你有你的苦衷和盘算,我不会拆穿你。如果你愿意,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治好你。请你允许我保有自己的秘密,我们和平共处,好吗?”简灵溪满脸真诚,小彤是她的软肋,越少人知道越好。

  南宫萧谨眸深似海,唇紧抿着,用沉默代替回答。

  手臂的烫伤还没好,疼痛钻心。简灵溪很疲劳,走到她之前睡的沙发上躺下。

  她是学医的,知道休息是最好的良药。

  脑子乱轰轰的,简灵溪辗转反侧,与小彤相处的一幕幕如同幻灯片般在她脑海里闪过。她泪流满面,却只能紧咬下唇,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怕被南宫萧谨发现。

  简灵溪被冻醒,浑身发颤,才发现已经半夜了。

  在监狱里她伤了根本,如今受伤更是体虚内寒,一条薄毯挡不住寒气。

  她浑身犹如冰块,忙爬起来翻箱倒柜却找不到一条防御的被褥。

  “到床上来。”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夜色下透出几分魅惑。

简灵溪垂眸,不敢看南宫萧谨:“不用了,我找几件衣服盖吧。”

  她又在衣柜里找了一圈,竟然没有一件羽绒服或厚外套。

  “不想冻死就上来。”南宫萧谨翻了个身,背对着她。

  正值初春,春寒料峭,昼夜温差大,伤未愈若再感染风寒,她怎么救妹妹?

  简灵溪没有矫情,掀开被子,躺了进去。中间隔了一段距离,可男人的刚阳气还是充斥着被窝,暖暖的。闻着熟悉的药香,简灵溪竟很快进入梦乡。

  一夜无梦,简灵溪睡了被陷害入狱以来最舒服的一觉。

  鼻间全是她熟悉并喜欢的药香,被子很暖和,关键是这个抱枕温度宜人,还有弹性。

  抱枕?弹力?

  简灵溪混沌的脑子瞬间清醒,慌忙睁开眼,对上一双幽深不见底的眸子。

  天啊,她竟然像个八爪鱼般紧紧抱着南宫萧谨。

  “轰”一下,脸瞬间成了煮熟的虾子。

  从角度上来看,很明显是她怕冷缠上了南宫萧谨,人家一直好端端躺在原处。

  “对不起,对不起……”简灵溪下意识道歉,慌乱掀被要下床才发现自己的腿挨着他的敏感……

  这下子简灵溪连想死的心都有了,顾不得会弄伤南宫萧谨的腿,手脚并用,连滚带爬下了床,转过身用整理衣服来掩饰尴尬。

  “我饿了。”相较于简灵溪的窘迫,南宫萧谨没有半分情绪起伏。

  “好,我马上给你做。”简灵溪匆匆往门的方向走。

  “如果你还想要你的手,就别逞强。厨房有个帮佣叫秋婶,你教她,让她动手。”南宫萧谨坐了起来,光线照在他完好的侧边,俊美如嫡仙。

  简灵溪眉头微蹙,却没有多问。

  来这里也有十天了,她知道南宫萧谨不似他看上去这般落魄和无能。感觉他在下一盘棋,简灵溪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他手上的一枚棋子,但除了相随相信,她别无选择。

  已经九点多了,佣人们开始忙碌起来了。

  简灵溪来到厨房,一名身材微胖的中年妇人正坐着摘菜,一见简灵溪忙站起来:“二少夫人。”

  “你叫秋婶?”简灵溪问。

  “是,二少夫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秋婶长着一张笑脸,十分和善。

  简灵溪也不客气:“秋婶,厨房有什么中药材吗?”

  “哦,有的,二少夫人,您来看。”秋婶打开冰箱,里面满满一抽屉都是名贵的中药。

  简灵溪眼前一亮:“这是……蔓莲……”

  “秋婶,麻烦你帮我洗点米,我要熬药膳粥。”简灵溪挑选着药材,将难得的蔓莲放进口袋,这可是十分珍贵罕见的疗伤圣品。

  “好嘞。”秋婶手脚麻利,很快淘好了米。简灵溪也选好了药材,不同的是,她只取药材一小截。

  简灵溪和秋婶配合得十分默契,一个加配料,一个观察火候,一个搅拌,一个仔细将药放进去……

  很快,一锅香喷喷的药膳粥煮好了。简灵溪尝了下,洒了一把葱花提鲜。

  婉拒了秋婶的好意,简灵溪自己端上去给南宫萧谨。

  推开门,床上空荡荡的,浴室传来“哗哗”水声。

  想到某人的反应,简灵溪脸颊爆红。

  他这时候洗澡,要是不小心让伤口沾到水就糟。

  “叩叩叩……”忍着羞意,简灵溪敲响了浴室的门:“那个……南宫萧谨,你洗澡注意点,伤口不要再沾到水了。”

  她话音刚落,浴室传来一声巨响,似是重物倒地。

  简灵溪大惊,忙问:“南宫萧谨,你怎么了?是不是摔倒了?”

  里面无人回答,隔着门板喘气声浓重。

  南宫萧谨现在腿脚不便,他要是摔了就糟了。

  顾不得多想,简灵溪闯了进去。

  只见南宫萧谨没穿衣服,倒在湿滑的地上。

  他身材极好,结实的肱二头肌,充满力与美,并没有因为卧床而变得松驰。水滴往下淌,在八块腹肌上滚动……

  简灵溪慌忙闭上眼,转过身去:“对,对不起……”

  “还不快扶我起来。”南宫萧谨声音冷凝,似冰水浇灭了简灵溪的浮想联翩。

  “是。”简灵溪暗骂自己,都什么时候还在胡思乱想。

  她是医生,南宫萧谨是病人,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

  简灵溪蹲下来,强忍羞意忽略他未着寸缕。将南宫萧谨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想借力使力将他扶到轮椅上。

  可是,浴室地板上全是水,又湿又滑。

  “啊……”简灵溪没能将南宫萧谨扶起来,反而压倒在他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简灵溪慌乱不已,可她越是紧张越爬不起来。

  手臂传来一阵剧痛,她撑不住身体,再一次倒在南宫萧谨身上,唇好死不死印上他岑薄的唇,简灵溪如遭雷击,瞳孔放大。

简灵溪忙不跌爬起来,红着脸,冲出浴室,靠在门边直喘气。

  天啊,这可是她的初吻。

  虽然刚刚是个意外,但她真的和南宫萧谨肌肤相亲了!

  一颗心狂跳不止,这种感觉十分陌生,又羞又恼,又有几分理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发酵。

  拍了拍自己滚烫的脸颊,简灵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南宫萧谨现在是个病人,她怎么能这么大惊小怪?

  做好了心理建设,简灵溪重新进去。

  这次有了准备,简灵溪借助轮椅将南宫萧谨扶坐在浴缸旁边。

  眼睛不敢乱瞟,将浴缸的水放满,调试好温度,问南宫萧谨:“你自己可以吗?”

  “不可以。”南宫萧谨回答得十分干脆。

  简灵溪眉头深锁:“你刚刚已经快洗好了。”

  “可是我摔倒了。”

  简灵溪睁大双眼,若不是南宫萧谨满脸严肃,她真当他是逗她玩的。

  “没人给我搓背。”无视简灵溪置疑的目光,南宫萧谨双手用力一撑,整个人以一种极其优美的姿势“跃”入浴缸,背对着简灵溪,意图十分明显。

  “……”简灵溪一脸懵逼,他手臂这么有力,刚刚为什么爬不起来?害她如此狼狈。

  她有理由怀疑他是故意的!

  “还不快点,等下水凉了。”南宫萧谨淡淡提醒。

  压下疑惑,简灵溪从柜子里取出一块搓澡巾,认命当起搓澡丫鬟。

  简灵溪满面滚烫替南宫萧谨搓好了背:“你的伤要赶紧包扎,不能再泡了。你快点起来,我去外面等你。”

  这次简灵溪也不管南宫萧谨能不能自己起来了,匆匆出了浴室。

  南宫萧谨微微侧头将简灵溪落荒而逃的身影,尽收眼底,目光渐渐深邃。

  趁南宫萧谨还没出来,简灵溪小心翼翼取出蔓莲,用剪刀剪开,挤出一点汁液在自己的烫伤上。原本因为给南宫萧谨搓澡而裂开的伤口,瞬间不疼了,红肿消退。

  简灵溪开心极了,这种蔓莲她只在医书上见过,是绝佳的疗伤圣药。现在因为气候改变和环境破坏,这种野生的蔓莲已经绝迹很多年了,没想到竟出现在这里。

  浴室门开了,南宫萧谨坐在轮椅上,身上已经穿上干净的睡衣。

  简灵溪在他身前蹲下,卷起他的裤腿,露出伤口。取来蔓莲,用同样的方法给南宫萧谨上药,一边解释道:“这是珍贵的疗伤圣药,有了它,你的腿很快就能好了。”

  这对任何人都是一个重大的好消息,南宫萧谨却没有展现出半分兴奋,仍是平静无波。

  “南宫萧谨,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试着治疗你脸上的伤痕。”简灵溪眼底一片认真,她之前没有太大的把握,可现在有了这蔓莲,她信心大增。

  他曾集世间光华于一身,所到之处皆是艳羡,崇拜的目光。

  如今顶着这半边烧伤的脸,他肯定不愿意见人。

  “先治好你自己再说吧。”南宫萧谨的不信任如同一盆冰水临头浇下,简灵溪的自信被浇灭了大半。

  南宫家有钱有势,现在整容技术已经很成熟了,只要他愿意,一定可以去除这道丑陋的伤疤,恢复如初。

  她只是一名未毕业的中医院学生,凭什么在他前面大放厥词。

  简灵溪将粥端给南宫萧谨:“你不是饿了吗?趁热吃吧。”

  南宫萧谨接过,默默吃了起来。

  两个人的空间,隔了一道无形的墙。

  ……

  蔓莲的疗伤效果名不虚传,没两天简灵溪的伤口就结痂了。可奇怪的是,南宫萧谨的腿伤并没有她这么好的效果。

  简灵溪百思不得其解,她真想把医书拿出来再仔细研究研究,可妈妈临终前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让第三人知道她手上有这本医书,否则会给她招来杀身之祸。

  “叩叩叩……”敲门声打断了简灵溪的思绪。

  简灵溪看了眼在轮椅上看书的南宫宸,开了门。

  傅琴打扮得雍容华贵,站在门口:“你怎么还在这里?”

  “大夫人认为我该去哪里呢?”简灵溪淡淡反问。

  傅琴被怼得一怔,怒意爬上心头:“你蓄意伤害萧谨,就该将牢底坐透!”

  “有没有受到伤害,南宫萧谨本人说了算。”简灵溪退后几步,让傅琴进来。

  “你……”太嚣张了,真是太嚣张了,竟敢用这种态度跟她说话!

  气死她了!

  看到坐在轮椅上的南宫萧谨,想到此行的目的,傅琴强压下愤怒,扬起慈爱的笑容走向南宫萧谨:“萧谨啊,几天没见你,你怎么憔悴了这么多?是不是下人伺候得不称心?告诉大伯母,我会替你做主

 

动漫关键词:征服美艳馊子赵雪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