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小SAO货叫大声点妓女&白天叫儿子晚上叫老公

2022-05-21 16:15:2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傅琴匆匆走了,陈琳没有将简灵溪送警局,而是将她关了起来。  哼,没想到啊,她这么快就栽在她手上!  她会她知道知道谁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事之人!  被关在潮湿阴冷的地下室,简灵溪

傅琴匆匆走了,陈琳没有将简灵溪送警局,而是将她关了起来。

  哼,没想到啊,她这么快就栽在她手上!

  她会她知道知道谁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事之人!

  被关在潮湿阴冷的地下室,简灵溪饿极了,冷热交替,她知道自己生病了。

  在炼狱的一年里,她被各种折磨,导致现在体质很差,挨不了饿,一饿就会胃痛,严重时还有高烧,休克。

  算算时间,她已经被关一天一夜了。

  原本她对南宫萧谨还有一丝期待,事实证明她还是太天真了。

  对南宫萧谨而言她什么都不是,是老爷子硬将她塞到他身边。他可能巴不得她早点滚蛋,省得碍眼。

  简灵溪用力拍门,扯开嗓子大声喊:“来人啊,快来人……放我出去……”

  不管她怎么喊,门外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越来越虚弱,绝望慢慢爬上心腔。

  没有死在监狱,她要命丧于此吗?

  不,炼狱里那段惨绝人寰的日子,她都撑过来了,怎么能被这点小挫折打败?

  好冷啊,好冷。

  时间一点点流逝,她身上好冷,胃好痛。

  简灵溪蜷缩在墙角,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牙齿打颤,冷从骨头缝里浸透出来。

  意识渐渐模糊,耳畔传来一声声遥远而怯懦的呼唤:“姐姐,姐姐,你在哪里啊?姐姐,你不要丢下我,姐姐,我好饿,姐姐……我怕黑……”

  “小彤。”简灵溪费力睁开眼,她若有事,谁来照顾小彤?

  简灵溪掐了掐自己的人中,使混沌的脑子清醒一点。

  踉跄着慢慢站起来,环顾四周。

  这是一间杂物房,堆放着各种无用的杂物,老鼠和蟑螂穿梭期间,肆无忌惮。她虽害怕,却早已学会淡然处之。

  一年的炼狱生活,她尝尽了人间疾苦。

  明白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害怕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给别人欺负你的机会。

  顺着老鼠的活动轨迹,简灵溪找到一个被咬得破破烂烂的麻袋。惊喜地发现,里面还有一些糙米。

  简灵溪抓起一把,放进嘴里,用力咀嚼着。

  糙米已经发霉了,味道难以形容,好几次作呕想吐,都被她强行压下。

  一遍遍告诉自己,这些不是发霉的糙米,是她生存的珍馐!

  吃了点东西,胃里的绞痛缓解了不少。

  简灵溪换了个姿势,闭目养神,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体力,等待!

  时间在煎熬中一寸寸流逝,身体上的变化,让简灵溪越来越绝望。她开始怀疑,她真能等到奇迹吗?

  疼痛和寒冷,瓦解着她的意志。

  意识越来越模糊,她开始希望就这么结束吧,或许死了,是种解脱。

  可是,她不能这么自私,她若死了,小彤怎么办?她还那么小,她没有照顾自己的能力。她若就这么舍她而去,有何颜面见妈妈?

  简灵溪徘徊于生死边沿,天人交战。

  “吱”地一声,紧闭的门终于开了,微光照在简灵溪苍白的脸上,唇角溢出淡淡的笑。眼前一黑,她彻底失去意识。

  ……

  简灵溪是被一阵阵惨叫声吵醒了,挣扎着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南宫萧谨房间的沙发上。南宫宸满头大汗在地上打滚,俊脸痛苦扭曲。

  见简灵溪醒了,像是看到了救世主一般,挣扎着爬向她:“你快给我扎几针,快啊,我快痛死了,痛死了。”

  胃里仍绞痛得厉害,简灵溪慢慢坐起来,看了眼墙上的日期。秀眉微蹙,离他发作的时间还有半日,他怎么像是忍耐已久?

  南宫宸紧紧抓着简灵溪的手,声泪俱下:“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对你无礼了。以后你治好我,我什么都答应你。你要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我好饿,没有力气拿针。”简灵溪虚弱开口,她暂时管不了南宫宸为何会提前发作了。他发作得正是时候,否则,她可能等不了了。

  “快,来人,快给二少夫人,弄些吃的,快。”南宫宸喝斥着自己的保镖。

  “是,宸少。”保镖不敢怠慢,匆匆下楼。

  南宫宸扬起讨好的笑:“他们已经去准备饭菜了,你能不能先替我扎几针,我真的快痛死了。”

  简灵溪脸色惨白,唇因缺水干裂,看上不去并不比南宫宸好多少。她摇了摇头:“针灸讲究手法和力道,扎不准会更严重。”

  “你……”南宫宸恨得牙痒痒,他发誓等他好了,一定要将简灵溪剥皮抽筋,以泄心头之恨。

  “你不是说三天后才来找你吗?为什么我两天就发作了?”南宫宸咬牙切齿,也不知她给他下了什么药,他找遍名医,个个束手无策。

“就是什么?”南宫宸急得不行,背上奇痒好了些,抓破的地方就很痛,这种感觉堪比酷刑。

  经过了这两次,他不敢再轻举妄动了,他的小命还捏在简灵溪手上!

  简灵溪犹豫了一会儿才说:“我需要自己去买原料药。”

  “这个简单,我马上让司机送你去。”南宫宸满口答应,他再不敢小觑简灵溪了。

  见简灵溪还是犹豫,南宫宸快抓狂了:“还有什么问题?”

  “也不是什么大事,这里归陈管家管,我要出去须得她同意。”陈琳差点就借刀杀人弄死她,这个人心狠手辣,不得不防。

  “我当是什么事,陈琳就是我们家的一条狗!你是南宫家的二少夫人,就是她的主人,她还敢咬你不成。”南宫宸怒极,一个两个都想造反吗?

  简灵溪故意不看南宫宸的眼睛,让他误以为自己害怕。

  果然,南宫宸上钩了,提高音量大声喝:“叫陈琳滚进来。”

  不一会儿,一身西装裙的陈琳恭敬站在南宫宸:“宸少,有什么吩咐?”

  “你不让简灵溪出门?”南宫宸是三房独子,自幼被宠坏。欺软怕硬,嚣张跋扈。

  陈琳微怔:“这里偏僻,出门不便。二少夫人是有什么缺的吗?尽管吩咐我,我马上去办。”

  “还真的是!陈琳,你只是个下人有什么资格管主人的行踪?还是你看我二哥残了好欺负?”南宫宸将对简灵溪的怒气全撒在陈琳身上。

  原本还指望南宫宸能弄死简灵溪,没想到这个没用的草包竟然帮她说话!

  “宸少,你这话严重了。二夫人从来没有提过,我也不知道啊。”面对趾高气扬的南宫宸,陈琳只能低眉顺眼。

  这种时候得罪他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

  “现在你知道了?”南宫宸怒吼。

  “是,我马上安排车,送二少夫人去。”陈琳躬身往回走。

  “那个……”简灵溪吞吞吐吐。

  南宫宸满脸不耐烦:“还有什么事?”

  简灵溪不好意思搓了搓手:“我从监狱出来,身无分文。”

  “这个简单,拿去。”南宫宸从钱包里取出一张副卡,递给简灵溪:“没有密码。”

  “谢谢宸少。”简灵溪也不客气,大方收下。

  “你快去快回,我在这等你。”南宫宸对简灵溪是又恨又怕,又无可奈何。

  ……

  别墅离市区要一个小时的车程,简灵溪让司机把车停一家大型百货商场的地下停车场。

  她下车,司机跟了下来。

  简灵溪顿住脚步,看了眼这个长相憨厚的中年司机:“王司机,你在车上休息就好了,我买点东西,半个小时就下来。”

  王德恭恭敬敬地说:“二少夫人不用客气,我来就是帮少夫人提东西的。”

  简灵溪明白了,他是陈琳的人,是来监视她的。

  没再说什么,简灵溪乘坐电梯上了二楼。

  这层是卖女装内衣的,王德半分没有尴尬,亦步亦趋跟着。

  简灵溪也十分镇定,精挑细选着。倒是众人对这对奇怪的组合投来异样的眼光,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看了半天,简灵溪挑中一款运动型内衣,拿着往试衣间走,王德仍是亦步亦趋。

  简灵溪终于忍不住,冷凝地问:“王司机,你要跟着我进试衣间吗?”

  “不,我在外面等二少夫人。”王德恭敬垂眸,退到了等候区。

  简灵溪转身进了试衣间,把门上锁,手在墙上摸索着,过了一会儿,顺利找到了接缝处,用力掰开一块隔板,这两间试衣间是相通的,但门朝不同的方向。

  她跟同学来过几次,无意间发现了这个秘密,没想到这次能派上用场。

  暗吁一口气,幸好这试衣间没人,不然,她会被当成B态抓起来的。

  简灵溪片刻不敢耽误,匆匆拐进电梯下了楼。

  她拦了辆出租车,报了地址。

  十几分钟后,简灵溪到了简家。她从后院的侧门进入,没有惊动任何人,来到小木屋。

  “小彤。”简灵溪激动地推开门,屋内很黑,她摸索着找到了开关,开关按了又按灯还是黑的。

  “糟糕,灯坏了,小彤最怕黑了。”简灵溪心疼不已。

  她不敢大声,怕惊吓到胆小的妹妹,放柔音量:“小彤,姐姐回来了,姐姐来接你了,小彤。”

  适应了黑暗,简灵溪看清了屋里的情况。

  这里很久没人收拾了,又脏又乱,堪比猪圈。地上有些吃剩下的发霉食物,却不见简若彤。

  简灵溪心如刀绞,她被判了无期,若彤的际遇可想而知。

  但她一直心存侥幸,希望简世勋还有点人性,至少能给小彤一口饭吃。

  现在看来,她高估了简世勋。

  他能让她顶罪,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小彤,小彤,你在哪里?

动漫关键词:白天叫儿子晚上叫老公

很赞哦! ()

推荐漫画